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七話「赤龍的上顎」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七話「赤龍的上顎」

赤龍的上顎.

一條路通到底的溪谷.

不像劍聖街道一樣筆直.

但是,仍是毫無分岔的單線道路.

在國境與國境之間,不屬于任何國家的區域.

正在此移動的,都是一些大型商隊.

十輛的棚馬車,五十匹以上載著貨物的馬.

大型商隊正運送著從阿斯拉王國到魔法三大國的貨物.

冗長的隊列中,每隔一定距離就會出現徒步走路的人.

就是作為護衛的冒險者.

而他們正用銳利的視線瞪著我們.

看著這些,就不禁讓我想起一些往事.

的確,在往北邊移動的時候,我也曾做為這些商隊的護衛.

比眼前的還要小的商隊,還記得商人里也有很多年輕人.

雖然記得好像跟他們有過一些交流,不過一個人的名字也想不起來.

那個時候,我只有一個人.

很孤獨.

很寂寞.

畢竟,那是沉浸在被愛麗絲拋棄的思緒當中的時期.

覺得做為男人已經結束了的時期.

想著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值得相信的東西,之類想法的時期.

那個時候,覺得只有鍛煉身體和膜拜禦神體是這個世界的真實.

在那以後,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從希露菲身上得到了名為自信的東西,現在是一個小孩的父親.

雖然還不能用『偉大』這個詞來形容,姑且算是父親.

與愛麗絲的事情也只是誤會,現在她變成我的妻子了.

洛克希也像順理成章一樣的結婚了,現在正在懷孕中.

妻子有三個人,所以夜生活也很充實.

這樣的情況要是讓當時的我看到會有什麼反應呢?

像這樣稍為想借一下誰的胸口,也能簡單地拜托的情況…….

「……什麼啊,一直不講話」

從旁邊傳來了愛麗絲的聲音.

猛然一看,不知不覺和愛麗絲的馬銜並列了.

順便一提,因為我不會騎馬,所以正抱在希露菲的後面.

「吶愛麗絲」

「干嘛?」

「可以讓我揉一下胸部嗎?」

「突然說什麼啊……肯定不行的嘛」

不行嗎.

就算能簡單的拜托,會不會得到許可卻是另一回事啊.

…………嘛.

當時的我要是看到現在的我,也什麼都不會說吧.

只會寂寞的笑著,說「恭喜你呢」之類的話吧.

以前的我,就是這樣的家伙.

嘴巴上雖然在道賀,內心卻覺得那份幸福與自己無緣而保持距離.

「……」

「那個啊,盧迪」

從前方傳來了聲音,是希露菲.

「明明問了愛麗絲能不能摸,為什麼不問我呢……」

注意到的時候,我的手正在揉希露菲的胸部.

怪不得覺得手掌感覺很舒服.

「喔喔,失敬.抱歉呢My Sweet.下意識地」

「嘛,在這里幾乎沒有魔物所以沒關系……離開溪谷之後要忍耐唷?」

「謝謝,謝謝,希露菲,你是好孩子呢,好孩子啊真的是……」

「不要一邊揉胸部一邊道謝啦……」

希露菲輕輕的搔了一下耳朵,同時苦笑出來.

她的胸部自從結婚之後沒事就會摸一下.

所以,希露菲也有習慣被我揉胸部的部份.

我也對希露菲的胸部有很深的情感.

「盧迪烏斯,明天坐在我後面也可以唷!」

愛麗絲燃起了對抗心,臉紅著這麼說,然後就逃到了隊伍的前頭.

哈哈,真受歡迎.

……接著,差不多要離開溪谷了.

面對著一定會來的襲擊,我也切換心情吧.

────

離開赤龍的上顎之後,映入眼廉的是一片廣闊的森林.

溪谷的出口是位于稍微偏高的位置.

因此可以同時看到整片森林,以及位于遠方的城牆.

不過因為樹木也有一定的高度,沒辦法看清楚整條道路.

無法得知森林的哪里有什麼東西.

在這里發生了什麼事,誰都不會看到.

奧爾斯蒂德說過.

從城牆可以看到這里,也就是森林的出口.

也就是不管誰進來了,誰出去了,都能從對面確認.

代表對方占有地利.

對襲擊來說,理想的,嗎.

「終于,回到這里了呢」

在森林的入口,希露菲停下了馬.

盧克也停止了.

馬車也停止了.

受到此影響,愛麗絲與基列奴也停下馬來.

仆人從駕駛座上跳了下來.

希露菲與盧克也從馬上下來.

從馬車之中,艾麗耶魯走了出來.

她的手上拿著一捆小小的花束.

五個人走到了路邊的一顆石頭旁.

那是感覺不到任何修飾的石頭.

特別是不可能有任何的裝飾在上面.

但是,在表面上刻著一個×.

走在前頭的艾麗耶魯在石頭上放上了花束,握起雙手.

那是米莉絲教團祈禱的姿勢.

艾麗耶魯並不是虔誠的米莉絲教徒.

也從來沒看過她向神祈禱的樣子.

盧克也是.

仆人不知道,但是希露菲也不是.

也就是說,在這顆石頭下長眠的是艾莉耶魯認識的人吧.

在這個森林,赤龍的上顎里死去的,擔任艾麗耶魯護衛的騎士,術師,或仆人.

聽說在赤龍的上顎,國境的附近死了特別多的人.

那麼,我也姑且跟著祈禱吧.

「從這里開始有很高的機率遭到襲擊.

今天就先在這里休息,明天一口氣突破吧」

艾麗耶魯語畢,希露菲等人便陸續的回到馬上.

那個表情看起來,比之前更加的嚴謹了.

────

在那天的晚上,重新確認了戰略.

在那里將各個成員所能使用的技巧或法術都全盤托出,當遇到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就這樣行動,這類的複習.

愛麗絲與基列奴是前衛.

能快速進行判斷,對應情況的希露菲是中衛.

擁有預知眼的我是後衛.

基本上我站在可以看見隊伍全員的位置.

畢竟預知眼看不見看不到的地方的未來.

另外,盧克與仆人愛爾摩亞是艾麗耶魯的直屬護衛.

這三個人的裝備也算是不錯,但是終究戰斗力不足.

與愛莉絲或基列奴一起戰斗的話也只會造成妨礙而已.

這樣的話還不如守在艾麗耶魯的旁邊,預防奇襲來得好.

仆人可莉涅使用艾麗耶魯的魔道具,做為影武者來回走動.

是能夠改變長相與發色的魔道具.

為了這一天,兩名仆人的頭發都剪到與艾麗耶魯差不多長.

體型與身高雖然不一樣……嘛,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總之,兩名仆人的命就像是艾麗耶魯的殘機一樣.

雖然我完全不了解她們的事情,也希望能夠在無人陣亡的情況下完成.

明天,將會假定在有襲擊的情況下行動.

「我們是透過轉移魔法陣移動的,要配置暗殺者的話,應該會在更之後吧?」

對與某人的提問,艾麗耶魯回答道.

「大留士上級大臣做事是很周全的.從父王染病之時就已經將所有准備都做好了吧」

就是這一回事.

這次的對手是怎樣的對手,目前誰也不知道.

但是大家都已經得知了北帝和水神正受到阿斯拉王國的雇傭.

其中,多半是北帝歐貝爾做為刺客吧.

這樣的預測也向大家說明了.

雖然想要提供有關他的作戰方法,以及到時該如何應對.

但是如果盧克與歐貝爾是人神的使徒的話,也有可能就這麼將計就計.

想要采取對策,但卻被反過來利用.

變成那樣的話,簡直無法想像.

這次就靠我自己一個人對應.

一邊警戒歐貝爾的奇襲,一邊守護著全員的安全.

基列奴的話……比起守護她,感覺更像是被她守護.

不論如何,為了全員生還而努力吧.

────

隔天

照著擬定好的戰略進行移動.

最前列有愛麗絲與基列奴,接著是我與希露菲騎乘的馬.

之後接著的是艾麗耶魯與兩名仆人所搭乘的馬車,盧克則跟在馬車的後面.

警戒的同時往森林里的唯一一條路前進,前方是難以看穿的彎道.

在那的正前方.

在一棵稍矮的樹上發現刻著一個圖案.

像是$一樣的形狀的圖案,是之前和奧爾斯蒂德講好的東西.

意思是『在前面,有埋伏』.

看起來不需要自導自演就能完成了.

我將預知眼盡可能的全開,手握緊著法杖.

也啟動了紮利夫的義手,做好隨時都能啟動手掌上的吸魔石的准備.

說不定會從森林中突然飛出毒箭或吹箭,也可能會朝馬車放出上級以上的魔術.

不管是哪個,只要睜大預知眼的話就能清楚的看見,也就能做出回避.

不過,好像沒這個必要了.

走在前頭的愛麗絲與基列奴的馬.

像是要阻擋兩人去路一樣的,身穿鎧甲的士兵排成一列.

人數有十人以上.

「停!」

愛麗絲與基列奴保持著距離將馬停了下來.

「是誰!」

鎧甲士兵沒有回答基列奴的問題.

因為全罩式頭盔的關系,也看不到表情.

鎧甲士兵的中間,有個配著特別華麗的裝飾品的人.

那應該是隊長吧.

「……」

他們一語不發.

沉默地,僅僅像禁止通行一般的把道路給擋住.

「盧迪……下馬」

遵照這句話,我從馬上跳了下來,走到了靠近艾麗耶魯馬車的位置.

希露菲就這樣騎在馬上,走到前面.

邊移動到愛麗絲與基列奴之間,邊向隊長大喊.

「我是護衛術士的菲茲!

知道這輛馬車上乘坐的是阿斯拉王國第二王女艾麗耶魯.阿涅默.阿斯拉還如此不敬嗎!

到底是哪邊的士兵! 報上名來!」

響起了高亢又凜然的聲音.

好帥.

「……」

但是,隊長仍然沒有回答.

而是不發一語地,拔出了配劍.

「!」

以此為起首,士兵們也拔出了在腰上的劍.

尖銳的拔劍聲回蕩在森林里.

同一時間,從森林里也陸續出現了武裝完全的士兵.

幾乎所有人都拿著劍,不過其中也有幾名是拿著法杖.

「敵襲!」

盧克早已從馬上下來,警戒著背後.

駕駛座上的仆人愛爾摩亞帶著緊張的表情緊緊地握著馬鞭.

馬車里的是變化成艾麗耶魯的仆人可莉涅.

確認這些之後,面向前方.

「嗚啦啊啊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

同時,愛麗絲與基列奴已經斬向了前方的士兵.

以連殘像也不會留下的劍速一個一個的將士兵們砍倒在地.

明明是對方先拔劍,先發動攻擊的卻是我們這邊,這是哪招.

「魔術交給我!」

希露菲將朝向兩人的魔術給確實的抵擋掉了.

雖然看不到,不過士兵群的後面似乎有魔術師在.

士兵的數量大約接近30人.

森林里還有沒出現的,所以應該有更多.

但是,對愛麗絲和基列奴來說數量上的優勢根本毫無意義.

一瞬間數量就開始銳減.

隨意行動的愛麗絲

她的死角基列奴則會補上.

同時對兩個人用魔術進行支援的希露菲.

一邊避免被包圍而進行走位,一邊攻擊全身鎧甲的騎士們.

好強啊……那三個人.

全交給她們也沒問題吧.

「盧克前輩! 後面的敵人呢!?」

「沒有!」

守衛著馬車背後的盧克這樣回答.

簡直像是叫我們往背後逃跑的形勢.

是陷阱嗎?

肯定是陷阱吧.

「怎麼辦,撤退嗎!?」

「不,好像能夠突破的樣子,從這里往前……」

這樣說著,往前一看的時候,士兵群分開了.

然後,看著從那里面出現的人物,愛麗絲與基列奴的停止了動作.

那個人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小.

大小頂多只有1公尺吧.

是小人族.

小小的身體上包覆著全身鎧甲.

被打磨得相當漂亮的鎧甲,在日光的照射下發出一閃一閃的光芒.

配合四肢短小的樣子,簡直像是舞廳里的鏡面球一樣.

他走出前面之後,周圍的士兵群漸漸沉靜了下來.

好像在說老師拜托了一樣

也就是說,似乎是強者.

那樣的話,這家伙就是歐貝爾嗎?

「吾之名為北王維.塔!

北神三劍士的其中一人!

『光與暗』的維.塔!」

……誰啊.

「拜見『黑狼』基列奴!

請求與吾來一場堂堂正正的單挑!!」

鏡面球拔出了劍.

按招身體的大小,大約是30公分程度的短劍.

但是,那把刀的刀身像鏡子一樣一閃一閃的.

就算這樣單挑什麼的.

已經是數十對三的情況了,到底有什麼打算啊.

「哼」

被指名的基列奴,發出了一聲鼻息.

劍尖指向維.塔.

「也好!

劍王『黑狼』的基列奴!

來當你的對手!」

基列奴將劍擺到了腰間,與其相對.

然後,動作停止了.

原本沖向這邊的士兵也停下了腳步,退到稍遠的距離開始觀戰.

希露菲也斷斷續續地確認這邊的狀況並退到後方,警戒對方士兵的動向.

那個叫作北王的男人,中止了混戰,彌漫著這樣的氣氛.

不過,愛麗絲不懂得看氣氛.

對著退下的士兵們,在這關鍵的時刻仍然一躍而上.

「搭啊啊啊啊啊啊!!」

「哎!? 等下! 愛麗絲!」

被牽聯的希露菲也跟著參戰.

保護著愛麗絲的背後,又開始混戰.

兩個人沒問題吧.

敵人的數量很多.

到現在為止,沒有被任何攻擊擊中,看起來相當充裕的樣子.

……很好,看來沒問題.

雖然很想上前幫忙,但是我沒辦法離開現在的位置.

而且因為愛麗絲沖進士兵群的關系,與馬車之間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

歐貝爾還沒出現.

在他出現之前,我不能動.

歐貝爾很擅長奇襲.

被某個東西支開目光的話,就會從後面出現一刀砍下.

非常單純的奇襲,但是對時機的掌控相當優秀.

意識的縫隙.

抓住那僅僅一瞬間的縫隙.

特別是想要擊垮強力的魔術師時,也能抓住魔術結束的瞬間.

因此,奧爾斯蒂德說了.

要是進入戰斗之後,仍然沒有看見歐貝爾的身影的話,在發現他之前不要使用魔術.

就算友方陷入了危機,也不要支援.

等下去的話,歐貝爾就會改變目標,選擇最大意的人進行攻擊.

就瞄准這一點.

所以,我還不能行動.

眼睛要不像盤子一樣警戒著周圍不行.

就算這樣,還是有點不妙啊.

北王維.塔的出現完全在預料之外.

要是出現了歐貝爾以外的強敵的話,不下達撤退的指令不行.

「嗚,咕!」

「哈哈! 『黑狼』基列奴! 只會嘴巴上說說嗎!」

基列奴稍微被維.塔給壓制了.

說起來基列奴的動作好像有點奇怪啊.

基列奴的攻擊要發出的瞬間,會突然停下,把臉轉開.

這個明顯的問題維.塔是不會放過的.

用與沉重的外表完全不符的高速度逼進基列奴的懷里,使出連續的突刺.

基列奴會將突刺彈開或回避掉,受到的損上只有皮膚上淺淺的傷痕而已.

從剛剛開始,基列奴就一次攻擊也沒有發出.

雖然會擺出攻擊的動作與集中力氣,但是不知為何那個時候就會將臉轉開,讓維.塔搶得先機.

被動什麼手腳了.

但是,從我的位置完全看不出來.

到底動了什麼手腳呢?

好好盯著維.塔.

雖然發出鏡面球一樣的閃光,不容易看清楚.

那家伙和基列奴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同時左手向前伸出.

左手里,什麼都沒拿.

那樣的話,是用了什麼魔術嗎?

基列奴把臉給挪開了.

這樣說來,是砂?

吹進眼睛了嗎?

不對,不是那種感覺.

看起來沒有從手中放出任何東西.

但是,確實當維.塔伸出左手的瞬間,基列奴就會把臉別開.

而且左手伸出時會,沒伸出時也會.

……不對,是這樣嗎.

是光….

那個像鏡子一樣的鎧甲將日光反射,奪去了基列奴的視力.

基列奴准備攻擊時就會施展,刻意的.

居然用那麼低劣的技倆!

但是,基列奴也很勉強的樣子.

這樣下去的話,說不定會輸.

該支援嗎?

怎麼辦?

要是太晚的話就來不及了.

更何況,歐貝爾真的在嗎?

我要為了警戒根本不知道在不在的敵人,而放著基列奴不管嗎?

…….

好.

我將魔力注入魔杖.

使用的魔術是水和土.

比起常用的泥沼,稍微松散一點.

混合魔術──.

「『泥雨』!」

天空一瞬間被云給覆蓋.

落下來的雨滴,是像巧克力一樣的咖啡色.

一瞬間就將戰斗區域給覆蓋了.

僅僅是含有泥土的雨.

沒有任何攻擊力.

然而掉到地面上的話,就會變成爛泥,阻止士兵群的行動.

許多人就這樣滑倒了.

對好像鍛煉過下盤的愛麗絲,基列奴沒有影響.

希露菲的白發雖然被染得像班馬一樣,但是毫不介意.

「奴喔喔!?」

然而全身打磨過的維.塔渾身沾滿泥巴,失去了像鏡面球一樣的光采.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基列奴斬擊的吼聲響徹森林.

從靠在腰間的劍,放出了光之太刀.

即使維.塔轉過身回避,肩膀上也噴出了大量的鮮血.

這樣就好.

繼續對歐貝爾的警戒…….

突然,把身體往後一轉.

「哎?」

「喔?」

就在正後方,那個男的出現了.

是個怪人.

彩色的上衣搭配只到膝蓋的褲子,腰上有三把劍.

臉頰上有孔雀的刺青,發型像衛星天線一樣散開.

背上披著棕色的披風.

從披風上不斷的有砂子落下,連成了一條線.

那條線延續到旁邊不遠處的一個地穴,那個地穴正好就在警戒背後的盧克的死角上.

在道路上挖洞躲起來了嗎,這個家伙.

「……」

樣貌,服裝一致.

這家伙就是北帝歐貝爾.

「居然注意到了……」

下個瞬間,預知眼看到了歐貝爾的動作.

<舉起右手的劍>

「但是魔術師在這個距離的話……受死吧!」

<歐貝爾將劍揮下>

反射地將左手舉到前面.

左手上裝備有紮理夫的義手.

雖然義手毫無重量的負擔,但是還是歐貝爾比較快.

「『手唷,飛吧!』」

「噗喔喔!?」

義手以離譜的速度噴射出去.

但是,歐貝爾轉過頭做了一個後空翻,閃開了義手.

義手發出了啪的聲音,插進了遠方的樹里.

歐貝爾就這樣拿著劍,眼睛圓滾滾的交互的看著這邊與飛到遠方的義手.

「何,何等珍妙啊……」

我的心髒正在撲通撲通的狂跳.

早就應該知道歐貝爾會埋伏才對.

明明已經從奧爾斯蒂德那里得知了……該死.

違反指令的後果就是這樣嗎.

變成和歐貝爾一對一對峙的情況了.

對手是北帝.

雖然說擅長奇襲,但是普通作戰肯定也不弱.

不過也知道暴露行蹤之後的應應法…….

能贏,沒問題的,冷靜下來,我很強,I’m strong,I’m Strachan,I’m Stallone.

「『泥沼』的盧迪烏斯」

歐貝爾並沒有馬上攻過來.

他就這樣站起來,開始說話.

「雖然已經聽說過了,原來如此,真的很厲害」

為什麼不過來.

雖然不過來的話就沒辦法使用應對法…….

「……我的名字,是從哪里聽來的?」

「在教某個野獸劍術的時候呢.

是那個野獸說的.

盧迪烏斯很強的.這樣說」

愛麗絲嗎.

「馴服那頭野獸的男人.

的確讓人覺得是奇特的男人呢,

不過跟傳說中的一樣手能夠飛出去還真是……」

好像被我的金○飛拳吸引了.

還能使出其他奇怪的手段嗎,這樣警戒著的眼神看著我.

真是沒禮貌的家伙.

把人看得像稀有動物一樣…….

不過,越警戒越好.

要說為什麼的話,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擊退維.塔的基列奴正在趕過來.

距離不怎麼遠,馬上就會到了.

二對一的話,勝率也會直線上升.

「從愛麗絲,到基列奴.

從無言的菲茲,到泥沼的盧迪烏斯.

雖為了以防萬一,還把維.塔給帶來了…….

在下不能解決盧迪烏斯的話,情況會變得有點嚴峻呢」

歐貝爾一個人自言自語地做出結論,點點頭.

會過來吧.

「但是,有做為對手的價值!」

別過來.

但是,現在的狀況的話,只要再撐幾秒,就能和基列奴一起夾擊他.

而且,歐貝爾會使用的技倆也都大概知道了.

能行.

能干掉他.

「在下的名字是,北帝歐貝爾.寇魯貝多!」

歐貝爾拔出了左手的劍,把右手的劍收回劍鞘.

我也呼應著這個舉動朝杖里注入魔力…….

「那麼就……再會了!」

歐貝爾踏了一腳縱身躍出.

不是向我,而是朝基列奴的方向.

咦?

剛剛,他說再會了?

「歐貝爾!」

「喔喔,基列奴,這麼久沒見到你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起來一點也沒變呢」

歐貝爾將一直抓在手上的袋子扔了出去.

袋子緩緩的劃出了一道拋物線,往基列奴飛去.

基列奴毫無遲疑地將袋子在半空中斬落.

就在這個時間,從袋子中啪地一聲冒出了許多煙霧般的東西.

基列奴的臉完全被煙霧給包圍了……

糟糕.

「『岩炮彈』!」

「喔喔唷!」

歐貝爾輕易的回避了從背後飛來的岩塊.

那就讓基列奴追擊……不了呢.

她因為臉上的粉而邊流出大顆的眼淚邊打著噴嚏.

那是混入辛香料的,歐貝爾特制的催淚彈.

歐貝爾像蟑螂一樣越過基列奴身邊,跑向正在不斷殲滅士兵的愛麗絲和希露菲.

「撤退! 撤退! 重新來過!」

收到這個命令,士兵開始一齊往森林里逃跑.

同時愛麗絲察覺到了歐貝爾.

像是要保護希露菲一樣移動身體,做出迎擊.

「嗚嘎啊啊啊啊啊!!!」

「『劍啊,點亮吧!』」

和詠唱同時,歐貝爾的劍被火焰給包住.

歐貝爾一邊跑著小碎步,一邊迅速的從腰中拿出了某種東西,含在嘴里.

這個技倆我也知道.

來得及.

「噗嗚嗚!」

「『水牆』!」

歐貝爾從口中噴出油,並透過炎之劍點火,向愛麗絲襲來.

但是就在千鈞一發之際被我張開的魔術阻止.

火碰到水牆後,一瞬間就被滅火了.

愛麗絲毫不在意面前的水牆什麼的.

以將我的魔術給一刀兩斷的氣勢,從大上段往歐貝爾揮出一記袈裟斬.

「搭啊啊啊啊!」

唰,的一聲.

咔擦,歐貝羅的上半身被切斷,掉到了地上.

「好啊!」

「嘖」

與高興的我相反,愛麗絲嘖了一聲.

仔細一看,掉到地上的並不是歐貝羅的上半身.

而是一顆圓木.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圓木在地上打轉著.

披著滿是沙子的披風的,圓木.

嗯……?

發生了什麼事?

預知眼應該有看到才對,可是還是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這麼想的瞬間.

有什麼東西朝著圓木飛過來.

是鉤爪.

系著繩索的鉤爪,朝著圓木飛去.

鉤爪鉤住了布之後,一口氣往回拉.

布就在空中飄蕩著,落到了抓著繩索另一頭的男人身旁.

在森林中,披著畫有花草迷彩的歐貝爾出現了.

歐貝爾將布用鉤爪回收了.

這樣說來,難道那個披風是一種魔法道具?

兩個披風,能夠瞬間替換披著披風的人,之類的.

金蟬脫殼之術嗎.

我可沒聽說過這種事啊,オヤブン!

「變得更厲害了吶,狂犬唷! 這次就先失禮了! 還會再相見吧!」

「給我等等!」

「要等等的是愛麗絲才對!」

愛麗絲好像想要追逐歐貝爾,但是被希露菲給阻止了.

「森林里應該還有士兵在! 請不要一個人跑走!」

愛麗絲聽了這句話,朝了我的方向看.

也就是歐貝爾消失的方向.

然後,口中嘖了一聲,便把劍收回腰上.

「哼」

用不爽的表情往這邊走過來的愛麗絲,

以及抓著法杖持續警戒周圍的希露菲

眼下,周圍已經沒有敵人的氣息了.

剩下的只有尸體而已.

「呼……」

目前來看,這次襲擊總算結束了吧.

但是就這樣松懈的話,說不定又會中了歐貝羅的計.

至少到晚上之前要保持警戒.

────

戰斗後.

敵人幾乎全滅.

我方幾乎沒有受到傷害.

只有基列奴眼淚與噴嚏不止將近一小時的程度.

因為治愈魔術和解毒魔術都沒有用,稍微擔心了一下,不過用水魔術沖洗之後症狀就改善了很多.

大概對花粉症無效吧.

雖然這個世界好像沒有花粉症就是了.

道路上的尸體馬上就被收拾乾淨了.

雖然就這樣放著也可以,但是畢竟是在森林之中.

要是放著不管的話,尸體就會變成不死族重生.

尸體放置不管的舉動,基本上就算是禁忌.

脫下鎧甲,將似乎能成為遺物的東西集中在道路上,然後把尸體給燒了.

「……」

在進行這些作業的時間,盧克的臉色顯得很差.

隨著他持續進行著作業,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差.

顯然不是因為不習慣尸體,而是注視著尸體的鎧甲.

上面有什麼呢.

「吶,盧克,這個紋章是……」

理由馬上就弄清楚了.

大量的尸體當中有一部份.

他們的鎧甲上,畫著某個紋章.

那個紋章是阿斯拉王國某個領土的領主的東西.

那個領土的名字,叫做米魯彭茲.

在阿斯拉王國中持有非常強大權力的地方四大貴族的其中一位所受封的領地.

襲擊我們的士兵當中,有治理那個領地的人的士兵.

這代表著一件事.

察覺到的盧克喃喃地說.

「怎麼可能……」

米魯彭茲領主.

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背叛了艾麗耶魯.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六話「朝阿斯拉王國出發」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八話「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