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八話「推想」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八話「推想」

從襲擊之後過了一個小時.

我們一行人將尸體都處理完之後,在森林稍微深處的地方搭起了棚帳.

將篝火用石頭圍成的柵欄給包住,盡量不讓火光太明顯後,作戰會議開始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

盧克正擺出一副茫然若失的表情.

自從得知匹雷蒙成為了敵人之後,一直用空洞無神的眼神如此喃喃自語著.

有這麼不可置信嗎.

不,只有盧克是這樣.

艾麗耶魯和其他仆人們都很平靜.

可能是如此,這樣想比較好.

只有盧克受到那麼大的震撼,是因為與匹雷蒙是親人吧.

也或許是人神對他灌輸了什麼東西.

被灌輸了什麼嗎.

何況,我很清楚被灌輸的訊息都是一些謊言.

那家伙基本上來說,都只講些對他方便的話.

……關于這方面,應該試著問出來吧.

不對,首先這里應該先把話題給推進.

「艾麗耶魯大人」

「盧迪烏斯大人? 有何指教」

「剛剛歐貝爾喊了『重新來過』.

在這座森林,以及越過國境時,甚至可能越過國境之後也是,

我認為會持續的受到襲擊.」

艾利耶魯顯得有點困惑.

「是這樣呢,所以?」

露出一臉,這種事情從一開始就已經預料到了吧,的表情.

「這次雖然能夠平安的擊退來襲,但是歐貝爾是個超乎想像的強敵,

來襲的人數也比預期中還要來得多…….

我認為對方顯然是認真打算讓艾麗耶魯大人消失.

下一次,我認為會做好更加萬全的准備之後襲來.」

「……會難以擊退嗎?」

對艾麗耶魯的發言,我大大的點了頭.

「雖然說不上是困難…….

恐怕,下次的襲擊會埋伏在關卡處吧.

我認為會被設下陷阱」

「但是,已經沒有轉移魔法陣了.不往前的話不行吧」

和預期一樣的對話展開.

艾麗耶魯是個很容易說話的人呢.

簡直像是早就已經知道我想要說什麼一樣.

「嗯.但是,也沒有必要白白的往已經知道有陷阱的地方跳.」

「嘛……所以,意思是有不經過關卡就能穿越國境的方法嗎?」

「是的」

「那,怎麼做?」

不知何時,周圍的人都朝著這邊看著我與艾麗耶魯的對話.

雖然稍微感覺到一點壓力,但是沒什麼問題.

「我聽說在這個國境附近,有以走私和奴隸買賣為生的盜賊團.

去與他們接觸吧.

要是順利的話,說不定能夠不通過關卡就進入國內.」

說完,艾麗耶魯「嗯…」的一聲擺出了思考的姿勢.

希露菲也露出了有點訝異的表情.

愛麗絲和基列奴沒在聽.

「盧迪烏斯大人在此之前,不是曾經發言過,非法的事情不該去做嗎?」

「是的.關于那一點並沒有變.

但是,對情形的嚴重性稍微有點誤判.

為了達到目的也得做出一些痛苦的決定.」

「這樣嗎……」

說完之後,艾麗耶魯像是理解了般點點頭.

她環顧四周,和眉毛便成了八的形狀的希露菲視線相交了.

「希露菲,你怎麼想?」

「……我覺得可行.

雖然並不清楚那個盜賊團是否能夠信任,

但是既然是盧迪的提案的話,我想不至于太危險.」

雖然這樣說著,好像是有點不滿.

因為沒有事先說好嗎.

但是,提案之後就受到襲擊,那不就像襲擊是我指使的一樣嗎?

「盧克呢?」

艾麗耶魯轉了轉頭,看到了盧克.

然後,盧克像鬼魂一樣緩慢的抬起頭.

用有點猙獰的眼睛看著這里.

「你這家伙,到底有什麼企圖……?」

像從喉嚨擠出來一樣這麼說.

用顫抖的聲音.

用質疑的表情.

看著我.

「你這家伙的行動,簡直就像是早就已經知道了歐貝爾會埋伏一樣」

「推測過了」

「就像是知道他會如何戰斗一樣」

「因為我有預知眼呢」

你才是吧.

明明就在你幾乎看不到的死角里發生的,倒是很清楚嘛.

「歐貝爾撤退的時候也是,我印象還很深刻」

「要是最初的攻擊就把我收拾掉的話,根本就不會撤退吧」

「如果是你的話,難道沒辦法阻止他逃跑嗎?」

「……阻止得了唷,如果能用大規模的魔術的話呢.

在那個情況下,可能會波及到射線上的愛麗絲和希露菲,

而且被那個不知道是魔道具還是魔力賦予品的東西回避掉的可能性也很高」

「……實際上如何呢」

……喂喂.

簡直就像是已經肯定我跟歐貝爾互通的說法.

……啊,原來如此.

是這樣的思考方法嗎.

要是我和歐貝爾,甚至是大留士已經串通好的話,對他來講比較好過吧.

真麻煩呢.

我跟大留士及歐貝爾沒有互通的事,稍微想一下就應該明白了嘛…….

「……盧克前輩.我可是因為你的請托才來幫助艾麗耶魯大人的唷?」

「確實我是有拜托……但是,這不是很奇怪嗎.

父親不應該會背叛的.父親他……」

盧克的言行舉行有點奇怪.

果然是人神干的好事吧.

人神到底對盧克講了什麼建議呢…….

等等,難不成現在人神看不見盧克嗎?

我現在正戴著奧爾斯蒂德他給的手環.

手環能夠干擾人神.

也就是說,可能盧克現在接收不到建言.

……或者是,說不定盧克也有可能早就被人神給拋棄了.

「……剛剛開始在搞什麼啊」

愛麗絲正在用不快的表情瞪著盧克.

現在也感覺想要上去揍盧克一頓.

希露菲用比平常更尖銳的眼神輪流看著我跟盧克.

旁邊的基列奴頭上正冒著問號.

「艾麗耶魯大人」

盧克用嚴肅的表情,把臉轉向艾麗耶魯.

「本人反對.最近的盧迪烏斯好像隱瞞了什麼」

「……是這樣嗎?」

「那個盜賊團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問題.

關于沒有必要通過關卡這一點我也同意,

但是我認為這里應該先撤退,向佩爾吉烏斯大人提出援助才是」

向佩爾吉烏斯求援,嗎.

確實,有一點道理在.

配爾吉烏斯的精靈一個人可抵兩個護衛,增強戰力之後強行突破.

嗯,感覺這樣做也不錯.

對我來說只要艾麗耶魯沒事,其他怎樣都好.

雖然我的確是想和在人在盜賊團的托莉絲接觸.

不過也不是說一定要二十四小時都跟在艾麗耶魯旁邊.

雖然離開的話,艾麗耶魯也可能會遭遇不測就是…….

「……愛爾摩亞,可莉涅.你們怎麼想?」

「我支持盧克大人」

「我也是」

「這樣嗎」

兩名仆人似乎是支持盧克的樣子.

這樣就是二對三了嗎.

不過,這個隊伍終究不是民主主義.

隊伍里的領袖是艾麗耶魯.

以艾麗耶魯的想法為准.

嘛,不行的話,就一個人去跟托莉絲接觸吧.

說要一個人先到國內偵察之類的.

一個人的話好像有些奇怪.

或許也帶著希露菲或愛麗絲一起去…….

「……」

艾麗耶魯沒有詢問愛麗絲和基列奴的意見.

把頭低下來,暫時陷入了思考.

眯起雙眼,看著篝火飄搖的火焰,深深地思索著.

「好」

一段時間後,她把頭抬了起來.

輪流看著我和盧克.

交替看了大約兩輪之後,把視線停在盧克身上.

「照盧迪烏斯大人的提案實行」

「哈!?」

盧克的臉垮了下來.

「到底為什麼!」

「佩魯吉烏斯大人是不會把還沒回到本國就逃回去的人認為是王者的吧.

這種程度的事情就『拜托』是不行的」

艾麗耶魯這麼說完後,朝我看了過來.

……難不成,是刻意的要拉攏我嗎?

這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艾麗耶魯要刻意討好我呢.

雖然正何我意…….

「但是,死了的話就得不償失了.

盜賊團耶! 說不定會打算把艾麗耶魯大人給賣掉──」

「盧克」

艾麗耶魯一講,盧克就閉上了嘴.

「為什麼忽然變成這樣呢? 盧迪烏斯大人沒理由做出那樣的事情吧?」

「但是,父親他……」

「關于匹雷蒙大人背叛的可能性,之前也已經預測過了才是.

你以前不是也說過,如果是父親的話可能會這樣作也不一定嗎」

「的,的確以前是這樣想的.

但是,實際聽到的時候……」

說到這里,盧克忽然慌忙的用手擋住嘴巴.

艾麗耶魯也對這個反應有點吃驚.

雙眼睜大,嘴唇也抖了一下.

「難不成,盧克,你從哥哥那里…………」

艾麗耶魯話說到一半就停了.

然後,改變了話題,向盧克發問.

「盧克.諾多斯.格雷拉特,汝是何人?」

盧克用慌忙的表情看向艾麗耶魯.

然後看向希露菲,看向仆人們.

看著滿臉擔心的她們,他再次的,看著艾麗耶魯的雙眼.

眼神沒有一絲疑惑地跪在地上,抬頭往上說

「是您的騎士」

「對,而且我是你的王女.」

盧克跪著,艾麗耶魯點了點頭.

兩人像是放下了心中的芥蒂一樣露出滿足的表情.

像是說著這樣的話語就已經足夠一樣.

像是說著這樣就已經完全表達了一切一樣.

兩人露出了滿足的表情,希露菲和仆人們也松了一口氣.

「那麼,出發吧,盧迪烏斯大人.請帶路」

「是」

結果,就這樣我們開始前往與盜賊團接觸.

盧克沒有背叛.

但是,還是有少許不安.

因為根據這次的對話,可以確定了盧克就是人神的使徒.

────

從街道上離開,再度進入了森林.

關于盜賊團的位置早已確認過了.

從某個帶有標記的岩石進入森林,直直往東前進.

盜賊團的所在地就在森林的東邊.

也就是在山麓的懸崖下面.

只不過,移動的速度很慢.

因為分解後的馬車載在馬上牽著走的關系.

一開始的時候艾麗耶魯也是騎在馬上,但是看到樹木變得巨大之後就下馬了.

畢竟有從馬上摔下來的危險.

牽著馬往看似能夠通過的地方移動.

如果不得不拐個大彎的話,就要魔術做出道路.

雖然這樣會留下容易追蹤的痕跡.

但是要是在路途上與魔物發生戰斗的話,一樣也會留下痕跡.

不得不多加小心.

途中也數次停下來休息.

因為艾麗耶魯很快就開始覺得腳痛.

畢竟不習慣在森林里走路的關系吧.

雖然艾麗耶魯沒有發出任何哀號.

只是作業性地由希露菲對艾麗耶魯的腳施展治愈魔術,調整一下呼吸後再次出發,這樣不斷重覆.

「……」

沒有什麼對話.

我在思考著關于人神的使徒的事.

還有人神會對使徒做出怎樣的建議的事.

盧克是人神的使徒.

聽說了某種建議.

這一點不會錯.

只是在這個時間點,是怎樣的事情還尚未明了.

以我為例子的話,人神不會頻繁的給予建議.

雖然也不是說不能間隔很短,但是基本上會隔個一年.

盧克也一樣的話,這次是第一次或第二次的建議吧.

比較有可能的是,盧克到我這里之前.

為了艾麗耶魯,邀請成為同伴吧.

這樣的內容.

對盧克的行動直接下指示的建議.

只是,從這次遇襲的反應來看,稍微有點違和感.

恐怕他聽到的建議是跟諾多斯家有關的事情.

然後這次,對我展現出如此的敵意.

簡直像是認定我是犯人的敵意.

這樣的話像是……『我會奪取諾多斯家』之類的?

不對,不可能.

稍微想一下就會知道我對這種事情毫無興趣.

要是對這種事有興趣的話,就不會在魔法都市夏麗亞成家立業,而會更積極的接進艾麗耶魯才對吧.

不過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太一樣.

對自己來說最渴望的東西價值就最高.

如果聽說有誰對其圖謀不軌的話,說不定根本不會去懷疑.

喔喔,這樣說來,盧克難道想成為諾多斯家的當主嗎.

還真是看不出來.

這次,匹雷蒙背叛了艾麗耶魯.

這應該不是人神的建言造成的吧.

日給里沒有些到這部份呢…….

不,在日記的世界里匹雷蒙的家中有愛麗絲在.

愛麗絲在保萊阿斯那里,而保萊阿斯是第一王子派的.

這樣思考的話,匹雷蒙的背叛多半和人神沒有關系.

嗯∼果然匹雷蒙不是嗎.

從能做到的事及影響力來看得話,可以和大留士交換就是.

對,大留士.

另一名使徒.

大留士.席巴.迦紐斯上級大臣.

對他的建議是怎樣的感覺呢.

至少會有『艾麗耶魯正在朝王宮來』之類的情報.

艾麗耶魯說過「大留士在國王染病之時應該就已經預測到自己的歸國」.

但是就算這樣敵方的戰力也太強了.

北帝,還有北王.

兩個都應該是寶貴的戰力才對.

將其配置在還不確定會不會來的對手上嗎.

應該也是為了對第二王子戒備而留下來的.

我方是用轉移魔法陣移動的.

從魔法都市夏麗亞到阿斯拉王國的情報傳送速度有多快並不清楚.

但是,等情報送到之後才把歐貝爾和維.塔配置在這也太遲了.

這樣說來的話,歐貝爾是直接以我為目標的.

不是艾麗耶魯,是我.

這一點不考慮進去不行吧.

大留士狙擊的並不是艾麗耶魯,而是我的可能性…….

怎樣都好啦.

對大留士和人神來說,艾麗耶魯和我都是個妨礙.

所以建議也是跟這一類有關的吧.

容易理解就好.

最後的一個人還是一樣不清楚.

是歐貝爾吧.

歐貝爾是知道我方的組成之下說「帶維.塔一起來」的.

這樣的話…….

不對,這些大流士也知道嗎.

僅只這次,看起來不用判斷是不是人神的使徒也沒關系.

雖然知道我的存在,但是那些也能從大流士那邊得知.

不管是哪邊,歐貝爾都是打倒比較好.

就算這樣,該怎麼說歐貝爾呢,用不可思議的方法戰斗的家伙.

不只有魔力賦予品,還會使用各種道具.

油啊,催淚彈啊.

肯定還有更多把戲沒使出來.

這次雖然給人強烈的裝模作樣的感覺,

不過就奧爾斯蒂德所說,普通的肉搏戰也很強.

雖然姑且是聽說了這些事,但是聽說和實際見到還是有很大的差異.

當時是沒有打算要大意的,那個情況下不援護基列奴的話不行,但是像這樣稍微選擇錯誤,就被摸到背後.

下次希望能夠確實地解決他才好…….

奧爾斯蒂德說了,被跑掉一次的話要收拾他就很難了.

明明那麼顯眼,跑進森林里又很快的就消失不見.

北帝的名號看來不是說說而已.

嘛,比起北帝啊孔雀劍什麼的,感覺更像是忍者.

不對,是NINJA呢.

NINJA在異世界也存在呢.

那個催淚彈和油什麼的,我也想模仿看看…….

────

深夜

和奧爾斯蒂德取得了連絡.

經過了一次戰斗,該報告的事情很多.

「歐貝爾逃了嗎」

「是的,非常抱歉.明明已經聽說過應對法了……」

「不,這樣就好.本來就沒人可以光靠聽說就能妥善對應.

而且,要解決開始逃跑的歐貝爾也不太可能.」

從決定撤退開始歐貝爾的動作就變得非常迅速.

戰術很多變,也能用我所不知道的魔力賦予品.

雖然奧爾斯蒂德幾乎知道他所有的戰術,

但是我也不可能全部都能應付.

嘛,這樣子的話,感覺讓奧爾斯蒂德走在前面先干掉他比較好.

……不,已經決定不要太依賴人了.

都靠別人的話什麼事也解決不了.

我被托付的工作就是對付歐貝爾.

我不干的話不行.

就這樣想吧.

「這樣說來,叫作維.塔的是什麼家伙啊?」

「是誰呼喚來的吧.多半是人神的提案」

「……那個,是怎樣的家伙呢?」

關于對手的戰力,姑且聽一些也好.

「『光與暗』的維.塔.

奇拔派的北王,卡魯曼三世的弟子.

應該當了諾多斯家的護衛很長的一段時間才對」

諾多斯的?

這樣的話,莫非是保羅的師父嗎.

「正如其名,擅長用光來阻礙對手的視力.

白天就用拋光過的鎧甲和鏡子,

晚上的話就全身塗上墨汁,使用會冒出黑煙的魔道具與黑暗同化.」

也就是,白天把鎧甲給弄髒,晚上就用火魔術點亮來對應.

這樣子的意思吧.

「當然劍法也不會太差……不過如果破解了他的技倆的話,愛麗絲和基列奴應該能應付吧」

意思就是說,雖然用一些卑鄙手段,到底也只算是輔助而已.

也是呢,不可能光用鏡子照眼睛就能當上北王吧.

「不過不要認為只有維.塔啊.其他還雇了一些人也不一定」

「北王等級的嗎?」

「多半沒有劍王……水王,水聖,劍聖里有幾個也不一定」

「打算大批雇用之後,用壓倒性的戰力將我們殲滅嗎」

「不,要是有水神在的話,大留士不會雇用那麼多護衛,頂多一,二個人.」

有名為水神的絕對戰力在的關系,對手也有點放松的意思嗎.

人神應該有建議過雇用更多人…….

不過到底也只是建議而已呢.

「但是,這個時期北神三劍士應該都在阿斯拉國內才對.

有可能已經將他們全都雇用了」

「北神三劍士,有那種東西存在啊」

「對,關于他們的對應方法,我也告訴你吧」

北神三劍士

自稱是君臨北神流頂點的劍士.

全員都擁有奇特的技術,以及非常引人注意的特征.

請教完關于他們的對應方法之後,轉入下一個話題.

「關于盧克,是怎麼回事呢?」

「是個好兆頭.

因為人神能夠看見未來,所以變得不擅長預測.

操縱複數的使徒的話,就容易產生像這樣的破綻」

簡而言之,人神的建議沒有把使徒之間的連攜考慮進去的意思吧.

這次會搞得盧克這麼錯愕也是因為和大留士及歐貝爾之間的建議有抵觸的關系吧.

人神一直以來助言的部份或許都是正確無誤的沒錯,但是除此之外的部份一直都是謊話連篇.

對盧克也是,混雜著對他來說有利的謊言吧.

「您是覺得人神有可能會拋棄盧克嗎?」

「很有可能.

盧克的命運很弱.人神也對這顆棋子不抱期待吧.

頂多就是用來觀察你行動的監視員而已.

不過那個監視也因為和我靠得太近的關系,幾乎沒有功能了才對」

「……不過,棋子只有三個人的話,會做這種不利的事嗎」

一聽到這個,奧爾斯蒂德就擺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對于能看見一切的人神來說,看不見對手是很恐怖的.

明明就讓人去監視了,除此之外沒有更多理由」

「……原來如此」

從人神的角度來看,就是最依賴的能力被封印住了.

少了盧克的話,就沒辦法對變化的未來進行預測了.

會變成不得不在沒有任何提示的情況下去進行自己不擅長的事.

這樣考慮的話,不會拋棄盧克吧.

也包含牽制的意思.

嗯∼要思考的東西太複雜了,理不出頭緒來.

「所以現在放著盧克不管也沒問題嗎」

「嗯. 不過,保持警戒.

人神要拋棄使徒的時候,

常常會讓他們去做不考慮後果的蠢事」

「嗯嗯……也是呢」

例如,煽動我去挑戰奧爾斯蒂德,之類的呢.

「要是有什麼明顯的舉動的話就殺了」

「……在此之前,可以試著與盧克接觸一次看看嗎?」

「打算說些什麼?」

「是否有接觸人神啦,聽到了怎樣的建議啦.

可能的話,不要去聽人神的話,

或是成為反面間諜,這樣試著說服他.」

「喔?……」

雖然不覺得作得到.

盧克正在懷疑著我.

從人神那里聽到了什麼也不一定.

要說會相信誰的話,我和盧克畢竟也沒有累積什麼深厚的信賴.

我和盧克的關系,就是這樣而已.

「……雖然覺得沒有用,試試看吧」

很好,得到許可了.

之後就是找機會搭話.

雖然也有可能會打草驚蛇.

「現在為止,事情正順利進展.

人神也沒有什麼動作.

繼續保持下去.」

「遵命!」

就這樣,定期連絡結束了.

────

我離開了奧爾斯蒂德的位置.

計劃正在順利進行.

正如這句話所說.

在赤龍的顎須中和歐貝爾戰斗,接著將托莉絲招為同伴.

雖然細部的地方和預期的有些出入,但還不到必需變更計劃的程度.

那樣的話,就保持自信向前吧.

雖然心里明白,但是說實話,我對于進行得太順利也感到有些害怕.

就像盧克那件事一樣,在什麼沒看見的地方留下了破綻.

不過奧爾斯蒂德似乎沒感覺到.

是沒有實際看到現場的關系嗎.

還是說,認為能夠容許一定程度的破綻呢.

或是單純是我想太多了.

奧爾斯蒂德到底在想些什麼呢,搞不清楚.

沒有問題的話就不要行動.

這一點已經很清楚了.

魯莽的行動的結果,常常會把事情更惡化.

前世也聽過比起什麼都沒做而後悔,做了之後再後悔比較好.

但是這畢竟是指不管選哪邊都會後悔的情況.

所謂的維持現狀也是選項的一種.

可以的話還是想選擇比較不會後悔的那一邊.

對我來說,關于艾麗耶魯和盧克,還是更深入一點的應對比較好.

事實上,是打算對盧克攤牌說話.

詳細要說什麼還沒有決定,而且也可能會打草驚蛇.

但是,關于人神的危險性,或許應該要提醒一下.

雖然,可能不說比較好.

「……」

一邊這樣想著,我回到了大家睡覺的地方.

裝作沒有注意到任何東西的樣子從森林出來,向負責篝火的兩個人傳達周圍安全的消息.

今天和我一起守夜的人,是希露菲和仆人可莉涅.

我離開的時間應該還不到30分鍾.

在這30分鍾內,篝火的人影多了一個.

有3個.

是誰起來了嗎?

要是我不在的時候受到魔物襲擊的話,愛麗絲和基列奴應該會起來.

但是人影並不大.

比嬌小可愛的希露菲還要大一點.

可莉涅大約是女性的平均大小,跟她差不多.

愛麗絲比兩人都還要來得高挑,也不是愛麗絲.

那就是仆人愛爾摩亞嗎.

為什麼她會在現在起來呢?

當我一邊靠近一邊這樣想著時,其中一個人影站了起來.

「真是美麗的夜晚呢.盧迪烏斯大人」

是艾麗耶魯.

她正站在篝火的背後.

火光在他美麗的臉上映照出了陰影.

希露菲與可莉涅正一臉困惑的表情.

「稍微,陪我散個步好嗎?」

艾麗耶魯露出了不尋常的笑容,這樣說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七話「赤龍的上顎」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九話「艾麗耶魯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