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九話「艾麗耶魯的選擇」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九話「艾麗耶魯的選擇」

在月光的照耀下.

我和艾麗耶魯漫步在森林當中.

只有我們兩個.

不管是希露菲,兩名仆人,還是盧克都沒有跟來.

艾麗耶魯手持著火把,走在前面.

再往前繼續走的話,就會到和奧爾斯蒂德見面的場所了.

「從以前就一直想要和盧迪烏斯大人這樣兩個人談話.」

希露菲和可莉涅並沒有跟來.

被艾麗耶魯給阻止了.

她說和我有很重要的話要說,然後就將我帶到了森林里.

深夜里的幽會.

是想要說什麼呢?

肯定不是當上廁所時的消遣吧.

要是有像是沒人看著就上不出來的特殊性癖的話,事到如今我也不會感到驚訝了,不過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會找我作伴.

艾麗耶魯走到了距離篝火大約五分鍾路程的地方.

確認已經離開夠長的距離之後,轉過了身子.

「因為盧迪烏斯大人似乎想隱瞞起來,所以就帶到這種地方來了」

停止開玩笑吧.

艾麗耶魯認真的表情像是在這麼說.

「……是指什麼事呢?」

雖然有大概猜測過了,但是我還是確認一下.

艾麗耶魯保持著異樣的笑容,伸手摸了我的下巴.

我是禁止觸摸的啊…….

「嘛,不需要如此焦急.夜晚還很漫長」

「雖然夜晚很長,但是睡覺的時間很短的」

「別這樣說,我只是希望盧迪烏斯大人能更放松一點說話」

艾麗耶魯這麼說著,邊把手從我臉上拿開,把腰放到樹根上.

姑且把魔眼啟動吧.

當然不可能是對艾麗耶魯警戒.

只是擔心艾麗耶魯發生什麼事而已.

「說起來,希露菲與愛麗絲大人,感情相當好呢」

帶出來就為了這種話題呢?

不對,這只是會話的起頭而已.

「……也是呢.原本還以為會吵架的,沒想到相當和睦的樣子」

老實說,曾經擔心過愛麗絲會不會為我的家庭帶來混亂與爭執.

還以為會跟希露菲與洛克希有更多沖突的.

但是家里從來沒有發生過像樣的吵架.

「前幾天也在盧迪烏斯巡邏的時候,兩個人躺在一起聊天唷」

「嘿,聊了什麼?」

「愛麗絲說著只要交給盧迪烏斯的話什麼都辦得到,所以大家只要乖乖聽話就好了.而希露菲則告訴她盧迪也會有犯錯的時候,所以我們不跟好他不行唷」

被信賴雖然感到很高興,但老實說愛麗絲對我真的過度評價了呢.

希露菲在背後支持著我也讓人感到很開心.

那兩個人,明明都對我接近奧爾斯蒂德的事情感到很不安.

但是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特別說什麼,也沒有提出反對,只是單純的聽從而已.

「兩個人是天平的兩端呢.

站在盧迪烏斯大人前面戰斗的愛麗絲大人.

站在盧迪烏斯大人後面支持的希露菲……」

「都是在我無法顧及的地方為我做些什麼的,從內心感到感激的存在」

我對她們的愛情,是源自于感謝的.

那是,到死為止都不會忘記的事.

「有趣的是,希露菲將愛麗絲大人當成不成材的妹妹這一點呢」

「不成材的妹妹,嗎?」

「是的.而且愛麗絲大人也接受了這件事.

對希露菲所講的話雖然不情願也會認真聽」

原來如此吶.

在說之前都沒注意到.

這樣說來,認真想一下,最近幾天好像都沒有和她們兩個好好談話.

視野被限制住了吧.

產生要是愛麗絲已經熟悉了就好的錯覺.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希露菲與愛麗絲也互相照顧很多呢.

「很有趣呢.明明希露菲比較年輕,個子也比較矮」

「艾麗耶魯大人真的看得很清楚呢」

「和盧迪烏斯大人不一樣,該看的地方與思考的事情比較少的關系呢」

艾麗耶魯這個說著,然後對我拋出了魅眼.

非常的豔麗.

拜托不要對我做出那麼露骨的誘惑啊.

「那麼,我很清楚盧迪烏斯大人每天都很忙碌,視線遍及各個地方,

在看得見與看不見的地方都一直在思考」

艾麗耶魯像是在演戲一樣,看著我的眼睛.

要進入正題了嗎.

「對于那樣的盧迪烏斯大人,有一件想要詢問您的事情……

盧克的事,你怎麼想?」

盧克.

盧克的事情嗎?

不是奧爾斯蒂德的事.

「就算你問我怎麼想…」

追根究底,艾麗耶魯到底希望聽到怎樣的答案呢.

「盧迪烏斯大人的壞毛病又出現了呢」

「哎?」

「只回答我想聽到的答案.

如果是那樣的話這些會話的准備都不需要了吧,

現在,在這里,對我來說,那樣的東西都不必要唷?」

毛病嗎.

有那樣子的毛病嗎.

但是,確實注意到了最近都只考慮著那樣的事情在講話.

不管是對奧爾斯蒂德,還是對人神.

不只是這樣.

甚至,對家人也是.

「我──認為盧克背叛了」

艾麗耶魯單刀直入地說.

盧克的背叛.

啊,是在講那個嗎.

「雖然不能對希露菲她們說呢」

當然呢.

不過,還是有點驚訝啊.

「……我以為艾麗耶魯大人是非常信賴著盧克的」

我還以為艾麗耶魯透過那次的問答,確認了對盧克的信任.

希露菲也一樣,認為盧克應該不會背叛我們.

兩名仆人也是一樣的.

「我很清楚唷」

「……」

「盧克沒有背叛我的理由.

要是想背叛的話,應該在更早之前就已經背叛了吧.

畢竟要是盧克想的話,隨時都能在我睡覺的時候動手呢」

「……這樣的話,又為什麼?」

「將那樣的盧克逼迫到不背叛不行的狀況的話,也會背叛吧.

例如說……對了,盧克一直對自己的家族感到很驕傲,

如果家人被挾持做人質的話……」

艾麗耶魯非常平靜地說著.

家人被挾持為人質.

啊,原來如此.

這樣思考的話,就算人神不特別介入,也能夠說明盧克的行動.

大留士抓住人質後要脅盧克背叛,

然後,諾多斯.格雷拉特的私兵攻擊艾麗耶魯的事,代表約定被背棄了.

這樣想的話,一切都吻合了.

從那之後,盧克就保持著令人不舒服的沉默.

苦惱著究竟是要回到艾麗耶魯方,還是繼續待在大留士方.艾麗耶魯是這樣看的嗎?

「所以就問了,聽了這些事情之後

你怎麼想呢,

直到最近才突然加入幫忙的盧迪烏斯大人?」

而且,說不定也同樣在懷疑我嗎.

因為盧克說了一些懷疑我的話.

那些發言,簡直就像我在唆使盧克一樣.

「這樣好嗎,在這種場所?

萬一,我也背叛的話,說不定會取艾麗耶魯大人的命唷?」

「那樣子的話,雖然感到很遺憾…….

終究是我沒有識人的眼光的關系.就乖乖的被殺吧」

看起來相當堅毅不拔的樣子.

不對,根本就不用考慮,我並沒有背叛.

隨隨便便就能把我沒有背叛的理由列出來.

「……我認為,盧克並沒有背叛.

只是,被慫恿了而已」

「被誰?」

很難回答的問題.

該搬出人神的名字嗎.

把一切都給講清楚的話確實比較輕松…….

等一下,這樣子問我這些問題的話,有沒有可能其實艾麗耶魯就是人神的使徒呢?

雖然奧爾斯蒂德是說沒有…….

冷靜.

讓艾麗耶魯知道的好處及壞處.

首先要把這些想清楚…….

「雖然這樣問了,對盧迪烏斯大人來說也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吧.

如果能夠輕松回答的話,應該毫不遲疑的就回答了」

艾麗耶魯的下一句話,注入著要將我的思考給打斷一樣的力量.

「既然如此,能夠向我介紹一下嗎」

艾麗耶魯笑了.

在幽暗之中,溫柔地笑了.

「盧迪烏斯保持著聯絡的那一位……奧爾斯蒂德大人」

「咦?」

哎?

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複雜化了.

出現過奧爾斯蒂德的名字?

不是在講盧克的事嗎?

哎?

「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對吧?

因為盧迪烏絲大人,是奧爾斯蒂德大人的下屬嘛」

「……」

「所以我,想要親眼確認一下,到底奧爾斯蒂德大人是『哪一邊』呢」

這是指奧爾斯蒂德是支持艾麗耶魯還是古拉維爾的意思嗎?

該死,拜托不要把話題兜這麼大一圈啊.

一直以來那位很好說話的艾麗耶魯大人去哪了.

「……親眼確認,那你打算怎麼做?」

「如果是『這一邊』的話,不管是多麼令人畏懼的人,我都會去忍耐」

「忍耐,嗎?」

「和討厭的家伙應酬,也是王族必要的技能之一,多半沒問題吧」

有這回事呢.

雖然不覺得奧爾斯蒂德的詛咒是這麼容易對付的東西.

「是『那一邊』的話呢?」

「說服他加入這一邊」

艾麗耶魯充滿自信的這麼說了.

好厲害啊.

「就在附近對吧……?

負責和奧爾斯蒂德大人聯絡的人」

但是,這樣還是有點困難.

這件事不是光靠我一個人的想法就能決定的.

雖然艾麗耶魯打算忍耐,但是奧爾斯蒂德的詛咒是很強的.

光是看到就會認知成敵人.

就算忍耐了,實際見到的時候,根據結果,我也被艾麗耶魯當成敵人的話,到時候就慘了.

反過來說,要是拒絕的話,就像是在宣告我有什麼愧疚的事一樣.

至少,我們並不打算去妨礙艾麗耶魯的王道.

想要妨礙艾麗耶魯王道的是人神,而想要妨礙人神的是我們.

要說明這些好像也很困難.

嗯嗯….

「毋需煩惱」

這個聲音,從我的背後發出來.

慌張的轉頭一看,他就在那里.

銀發金瞳的惡鬼……不對,是奧爾斯蒂德.

「艾麗耶魯.阿涅默.阿斯拉要是有對話的念頭的話,我也不會拒絕」

奧爾斯蒂德銳利的視線射向艾麗耶魯.

被盯著的艾麗耶魯,就像受到了電擊一樣,雙眼大開,兩腳顫抖不止,小便也漏了出來.

「啊……啊……」

表情因為恐懼而扭曲著,就像是惡夢化作了現實一樣的表情.

這樣子的話,我也確定會被當成背叛者了嗎…….

「啊……」

這麼想的瞬間,艾麗耶魯的表情變得恍惚.

看著那好像很舒服的表情,我心里想著.

好像沒問題吧.

────

一小段時間後,艾麗耶魯恢複了意識.

現在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擺著普通的表情.

髒掉的褲子和內褲被我用水魔術洗乾淨之後,用融合風和火的原創混合魔術『蒸氣干燥』給烘干.

以傷到布的質料為代價換取快速干燥的魔術.

用的話會惹愛紗生氣,所以在家里被列為是禁術.

這次因為是緊急情況,沒辦法.

……只不過,我也算是活了一段不短的日子,

但是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洗到王女大人的內褲.

果然,這個世界上最頂級的內褲是用絲綢做的啊…….

在完成這些作業之前,艾麗耶魯穿著我的長袍.

果然所謂的長袍就是要夠長呢.

現在,艾麗耶魯穿上了烘干的內褲和長褲,變回了原貌.

而我則穿著下半身半裸的女王大人穿過的長袍.

散發著某種淡淡的香味,讓我有點興奮.

不行了,因為這幾天都和H的事情無緣,好像累積了不少. 你不是早上才揉過希露菲的胸部嗎?

之後去處理一下吧.

雖然希露菲和愛麗絲都在,不過還是自行解決吧.

另外,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奧爾斯蒂德一直感覺很不耐煩的樣子.

「您好,讓您見笑了,奧爾斯蒂德大人」

「不,沒關系」

大致處理完之後,艾麗耶魯向著奧爾斯蒂德搭話.

雖然臉色還有點發青,但是沒有對奧爾斯蒂德表現出極端的恐懼.

「…………」

「請您不要擺出這麼令人害怕的表情」

「這是普通的表情」

「啊,那樣的話,這就是詛咒的效果呢」

「沒錯」

雖然這樣,但為什麼奧爾斯蒂德會出現呢.

算了隨便.

這是老板的判斷.

現在就先盯著兩人的對話吧.

「原來如此.我也遇過許多的神子,咒子…….

在這其中也是非常拔群的強力詛咒呢」

「不過,你好像有辦法克服的樣子」

「因為是阿斯拉王族的關系.將厭惡感給剝離之類的事情,易如反掌」

「但是,在你的心里還是完全無法信任我」

「是的,正因如此,才期望有這樣的對話機會」

像是互相牽制一樣的對話.

這次,不耐煩的人變成我了呢.

不,果然我還是認真的在旁邊聽比較好.

雖然從長袍中一直飄出很迷人的香味,但是不集中不行.

「請恕我單刀直入地說.

奧爾斯蒂德大人到底為什麼要幫助我呢?」

「因為躲在大留士後面的家伙,是我的敵人」

「大留士的後面……那是,哥哥? 第一王子古拉維爾?」

「不對」

「那麼,是哪一位呢?」

回答這個困難的問題吧大佬.

「『席特迦米』」

喔喔,直接搬出了人神的名字呢.

奧爾斯蒂德打算坦白到哪種地步呢.

雖然不是敵人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

「所謂的人神就是神話中出現的,創造神的其中一人……對吧?」

「如果那個人神和我所對戰的人神是同一個的話,不過那家伙只是繼承名字而已」

「那樣的神和……大留士結成一伙了? 為了什麼目的?」

「為了殺了你,讓古拉維爾登基為王」

「哈啊……」

艾麗耶魯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她保持著那個表情,轉向我的方向.

「……原來如此,雖然是天馬行空的事情,從盧迪烏斯大人的表情看來似乎不是說謊」

我的臉是測謊器嗎.

有這麼容易露出表情嗎.

我自己是打算擺出撲克臉的才對.

下次,問問看希露菲吧.

我的臉,你是怎麼想的.

多半會回說好帥之類的吧…….

「但是,這樣尊貴的神,為什麼會挑上哥哥……?」

果然,哥哥那邊比較有成為王者的資格吧」

「不,那家伙的動機是更自私的理由」

「是怎麼回事……請問能說來聽聽嗎?」

奧爾斯蒂德轉頭看著我.

露出了一點苦澀的表情之後,又轉回去面對艾麗耶魯.

「至今約100年後.阿斯拉王國會遇上重大危機」

「!」

「那個時候,是你當上國王

還是古拉維爾當上國王,會影響阿斯拉王國對危機的處理」

喂,什麼啊,開始說些我沒聽過的事情了.

「古拉維爾當上國王的情況,會試圖用武力脫離危機.

而你當上國王的情況,就會試著用魔術脫離危機.」

「100年之後的話,我們不可能還活著吧……?」

「因為當上國王之後的方針不同.

古拉維爾是偏向武力,而你是偏向魔力來增強軍備」

大佬,小的我可沒聽過這些話扭?

「依靠武力的話,阿斯拉王國就會毀滅.

靠魔術的話,就能生存下來」

「……」

「人神他希望的正是阿斯拉王國的毀滅」

莫非奧爾斯蒂德正在說謊嗎?

淨對艾麗耶魯講一些好聽的話.

……不過,艾麗耶魯用我的臉來判斷真假的話,說謊就會被發現唷?

「為什麼,人神希望阿斯拉王國的滅亡……?」

「從阿斯拉王國里,會孕育出能夠打倒他的人材」

「為了要妨礙那個人?」

「正是如此」

艾麗耶魯擺出了解了的表情.

「然後,對奧爾斯蒂德大人來說,那個人是必要的嗎?」

「沒錯」

說到這里,艾麗耶魯將手靠到了下巴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用有點困惑的表情往我的方向望過來.

住手.不要看著我!

請不要用測謊器!

不對,這時候就要擺出撲克臉來支援奧爾斯蒂德.

「那麼,因為和想像中的答案有些不同,還存有一些疑惑.

該相信好呢,還是不相信好呢……」

好像認為是謊話啊.

該死.

「不需要相信我.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我想知道的事情,這樣嗎?」

奧爾斯蒂德很偉大似的這樣說,而艾麗耶魯一付很意外的表情.

「盧克.諾多斯.格雷拉特並沒有背叛你.

只是被人神給慫恿了而已」

從愛麗耶魯的臉上,笑容消失了.

像是預設表情一樣保持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被慫恿,是指?」

「人神用「為了你」當恍子,引導他走入了錯誤的道路」

「盧克是聰明的男人,會這麼簡單的被騙嗎?」

「聽到對自己來說很有利的情報時,人就會輕易的相信對方」

奧爾斯蒂德倒是從不給我很有利的情報.

還是說其實我不相信也沒什麼關系.

「……雖然是一時之間無法相信的事情……這樣盧迪烏斯大人又是怎麼想的?」

突然把球丟過來了.

這一手真是厲害.

如果奧爾斯蒂德真的講了一些子虛烏有的謊言的話,

要是我不能答出具有整合性的答案,就會當場被拆穿是說謊吧.

不過,這個問題的話,我能回答.

「我曾經被人神給操弄了很久.

那家伙會在夢中出現,說著一些讓我能得到眼前利益的建議.

拜此所賜,我得到了很多好處.

但是那些是,那家伙,為了在最後的最後,背叛你所布下的棋子.

我曾經聽從那家伙的建議,信任那家伙,然後被背叛.

結果就是和奧爾斯蒂德戰斗然後被打得慘不忍睹.

我認為盧克也是類似的情況」

我用連自己也嚇一跳的平淡語氣陳述著這一切.

艾麗耶魯以那失去笑容的臉聽著這一切,看向奧爾斯蒂德.

當張開口想說什麼的時候,又搖了搖頭輕聲說著不對.

然後再一次地,露出了思考的表情,為了思考,而思考.

「也就是說盧克他……不會是大留士那一邊的人嗎?」

「沒錯,雖然在不知不覺當中就幫助了他們,

但是盧克本人並沒有意識到」

雖然繞了很大一圈,不過艾麗耶魯最想知道的事,果然就是盧克的事情吧.

比起奧爾斯蒂德談話內容的真假…….

「……聽到這些,我就放心了」

「你相信嗎?」

「現在,如果不是這個時機的話,肯定不會相信的吧.

但是,其中一部份也能夠接受.

比如盧迪烏斯大人一直偷偷瞄著盧克看的理由……」

有這麼明顯嗎.

「當然也想說時機會不會太剛好了……

但是即使被騙,我也想要相信看看」

艾麗耶魯轉動眼珠看著我這樣回答.

奧爾斯蒂德的事先不說,代表願意相信我的事情吧.

雖然是很令人高興的事但是感覺有點複雜.

「還有,除了盧克之外,還有其他成為人神的棋子的人嗎?」

「恐怕大留士就是其中之一」

「最有效的選擇呢.其他呢?」

「北帝歐貝爾或水神蕾塔,這里面是使徒的可能性很高」

「使徒是……只有3個人嗎?」

「嗯,沒有更多了」

「原來如此」

艾麗耶魯點了下頭.

「換句換說,奧爾斯蒂德大人與盧迪烏斯大人的目的是,

一邊與三名使徒戰斗,一邊阻止人神的目的,

這樣一回事吧」

「沒錯.理解真快呢」

「我對我的理解能力可是很有自信的」

艾麗耶魯自豪地這樣說,但是並沒有笑.

從剛剛開始表情就一直沒有變.

「還有,奧爾斯蒂德大人.可以提出一個方案嗎?」

「什麼?」

「目的相同的話,我也希望能聽從奧爾斯蒂德大人的指示」

「……」

「……就算你這麼打算,周圍的人也絕不會聽的」

「不和周圍的人說就好了.

把靈魂賣給惡魔的話,就算誰都不知道也不能有半句怨言」

「……」

啊,被說成是惡魔的奧爾斯蒂德感覺有點挫折.

「我為了能夠得到確實的勝利,就要用盡所有的手段.

強力的友軍,越多越好」

「……如果我說謊,在最後背叛你的話怎麼辦?」

「我還沒有愚蠢到因為擔心危險而把機會白白放掉」

艾麗耶魯大人,說的內容雖然感覺很帥,

但是實際上就像是和邪惡大魔王宣示忠誠一樣的氣氛.

我在奧爾斯蒂德面前下跪時,也是這樣的感覺.

當然,我們奧爾斯蒂德有限公司可是員工福利很好的企業.

只不過社長是個看起來很壞的家伙,所以一直招攬不到員工而已.

「然後,奧爾斯蒂德大人.這一陣子,盧克的事情請交給我處理」

「喔?」

「盧迪烏斯大人請專心的和人神的使徒戰斗,

我則負責對付盧克和貴族們.

這樣一來,我想雙方的負擔都能夠減輕,能夠更有效率的行動」

「……也好.既然這樣,盧克這件事就交給你了.

可以的話試著說服,有必要的話就殺了」

「遵從您的吩咐」

艾麗耶魯向著奧爾斯蒂德跪下,奧爾斯蒂德則用一直以來的恐怖表情接受著.

────

所謂的不期而然,就是指這樣的情況吧.

注意到的時候,艾麗耶魯就變成奧爾斯蒂德的下屬了.

然後,之後的預定也開誠布公,組織了共同戰線.

與艾麗耶魯呢.

「盧迪烏斯大人.這件事情請對希露菲她們保密」

「嗯,比起這個,你這樣沒問題嗎?」

「是的.倒不如說正合我意.啊,不是說廁所的事情唷?」

艾麗耶魯和所說的一樣,正露出滿意的表情.

「這樣一來,總算和盧迪烏斯大人在真正的意義上組成了協力關系了呢」

「也是呢」

對我來說,還是有一部份不太安心.

不過既然交給了奧爾斯蒂德,我也只能聽從了.

「艾麗耶魯大人」

「怎麼了?」

「雖然之前有提過了

如果盧克那件事對希露菲或愛麗絲造成危險的話,

我打算先一步處理掉盧克」

「……不打算服從奧爾斯蒂德大人的判斷嗎?」

「因為我會服從奧爾斯蒂德大人,也只是為了守護家人而已呢」

接著就照剛才所說的去做吧.

實際上,會變得怎麼樣也不太清楚.

不過既然那樣自信滿滿的說能夠對盧克做些什麼,

那就交給艾麗耶魯吧.

比起我一對一的對話,還是這麼做比較妥當.

「我明白了,盧迪烏斯大人.從今以後也請多多關照」

「也請你多多關照」

就這樣,艾麗耶魯變成了奧爾斯蒂德的下屬.

成為我的同事.

當兩個人感情很好的回去的時候,

希露菲鼓起臉頰吃醋也是不用多說的事情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八話「推想」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話「托莉絲堤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