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話「托莉絲堤娜」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話「托莉絲堤娜」

隔天.

成功進入了盜賊的地盤.

沒有人追過來.

感覺不到歐貝爾或其他士兵追過來的氣息.

多半認為要離開這座森林不通過關卡不行,所以守備在道路的另一頭吧.

本來的話.

人神應該預知的到這樣的未來.

但是我看著手腕.

一個刻著龍神的紋章的手環.

多虧這個東西,人神無法看到經過我提案之後改變的未來.

也就是說,像這樣從別的路線通過的舉動,在人神的預知范圍之外.

應該是吧.

人神如果有好好記住日記的內容的話,或許能夠預測到也不一定.

照奧爾斯蒂德的語氣來看,似乎是不太可能.

所以當成不記得日記的內容應該沒問題.

考慮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呼的一聲,風向改變了.

「!……停下來!」

同時走在我稍微後面的基列奴,抓住了我的肩膀.

「有人」

聽了基列奴的簡短發言之後,愛麗絲一付想到前面去的樣子.

我伸手阻止了她.

讓愛麗絲走在前頭的話就會變成用拳頭交涉了.

愛麗絲老實地退到了後面.

但是,她的視線並不是看著前方,而是看著兩側.

「被包圍了呢……怎麼辦,現在的話突破的了」

「之前的對話你沒有在聽嗎?

由我來交涉」

「……嗯,我去保護公主大人」

基列奴簡短的說完後,也退到了後方.

轉頭稍微往後看了一下,基列奴和希露菲她們正在說著什麼.

與艾麗耶魯視線相交.

艾麗耶魯發出了「請多指教」的眼神.

她正裝出昨天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的態度.

盧克的事情和其他貴族的事情已經說了要交給他處理.

在路上也與盧克三言兩語的講了一些話……之後會如何呢.

無論如何,既然奧爾斯蒂德已經將盧克交給了她.

我也只能服從而已.

「……」

思考著這一類的事情,並等待著盜賊上前搭話.

會話中先出手的一方比較有利.

從自我介紹開始.

雖然這些是我的主張,但是先等對手現出身影再開始也不晚.

「……哼」

愛麗絲在我的正後方一邊待機,一邊看著周圍.

目光追著在森林之中若隱若現的黑影.

今天一整天.

不,昨天.

在遭到襲擊之後不久,跟我的距離就變得有點近.

因為昨天被歐貝爾奇襲的關系,在警戒著那種事吧.

一小段時間後.

愛麗絲視線的擺動停止了.

看來包圍已經完成了的樣子.

「5個人左右呢.應該能對付.」

愛麗絲小聲的告訴我.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配備了這種索敵技能嗎.

想著這些事的時候,前方的樹叢被撥開,出現了一名男人的身影.

幾乎同時的,從周圍的樹陰下,樹上,人影一個一個的出現.

1……5……10…….

喂喂愛麗絲小姐,有20個人唷.

說5個人是不是太粗略了一點?

最前面的男人.

穿著毛皮的夾克並留著落腮胡.

腰上插著山刀,手上拿著還沒點火的火把.

看起來就是山賊的樣子.

他用這邊也聽得到的音量,發出聲音.

「回聲傳來的是什麼?」

暗語也已經從奧爾斯蒂德那得知了.

「兔子的地窖,還有斑鶇的鳥鳴」

這段暗語,即是

「你要干嘛?」

「偷渡到國內,還有要找盜賊團的成員」

這樣的意思.

其他像人口販賣的話是「育兒的狐狸」

搜索國內的人的話是「貓的使者」

將通過赤龍的顎須的人殺害是「起床的熊」

像這種感覺的細分成了很多.

不知道這些暗號就誤入這里的話,周圍的人就會轉為洗劫的模式.

「啊啊……?」

聽了我的回答之後,山賊先生露出了訝異的表情.

「斑鶇的雛鳥是?」

「條紋圖案的橡實」

就是說托莉絲的事.

山賊先生聽了之後,訝異的表情變得更強了.

然後,像是算了隨便一樣舉起單手聳了聳肩.

周圍的人影一瞬間就全退下了.

「過來」

簡短的知會之後,山賊先生就把火把的火給點著.

對後面做出「OK」的信號之後,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艾麗耶魯周圍的氣氛變得緩和下來.

接著,轉向前方時,和愛麗絲四目交接了.

不知道為什麼,眼神感覺很興奮.

「不愧是盧迪烏斯呢」

剛剛做的事情里,有哪個部份包含不愧是的成份在嗎.

算了隨便.

「走吧」

「明白!」

我們一行人跟著森林的盜賊團,往深處走去.

────

被帶領到的地方是,孤獨地座落在森林里的小屋子.

從外面看來蓋得十分用心,也有用來停放馬匹的地方,里面則有客廳,臥室和置物間.

臥室里排放著三層式的床.

雖然只有好像會跑出蟲似的床單與毛毯,姑且也算是個床.

會起名為樵夫的山中小屋,這種感覺的房子.

山賊先生.

沒有報上姓名所以不知道叫什麼,他向我們收取了傭金之後說,

「我去帶斑鶇過來.明天的黎明出發.

要是在這段期間內離開這里的話,就沒什麼好談了……」

這樣告知之後,就往某個方向走掉了.

應該是回去本部帶托莉絲過來吧.

沒有問我們詳細情況.

也就是說,不會打探顧客的底細.

有錢好辦事.

「呼」

總之先放下行李,向大家說明在這之後的預定.

關于黎明時穿越國境的事.

關于之後會過來的女子,引導她的事.

關于今天晚上,在這里過夜的事.

「只能祈禱不要在黎明的時候發現被出賣給大留士之類的吧」

盧克說著這種似是而非的話.

不過關于那方面,我也想祈禱一下.

正因為目前為止都很順遂,所以好像有什麼壞事要發生的預感.

嘛,雖然只是預感而已.

「夢想破滅,變成盜賊的慰安婦……這樣嗎.

盧迪烏斯大人.要是變成那樣的話,請讓愛爾摩亞和可莉涅逃走唷?」

艾麗耶魯開了個玩笑.

她明明知道這樣說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啊,看啦,被愛爾摩亞和可莉涅瞪了.

住手啊,就算是開玩笑也會造成丑聞的.

「首先,今晚是在有屋頂的地方過夜的樣子.

明天開始要穿過國境……多半也會走一些很難走的道路.

今天晚上就好好休息吧」

聽了艾麗耶魯的發言之後,其他人就開始動了起來.

艾麗耶魯則顯得非常疲勞.

因為平常不習慣在森林里走路吧.

原本以為兩名仆人也是這樣,但是那兩個人仍然很有精神.

現在這在幫艾麗耶魯的腳按摩.

畢竟也是為了這個時候,而在七年里不停鍛煉呢.

盧克靠在窗戶旁,絲毫不敢大意地望著窗外.

偶爾,向我投出銳利的視線.

果然是在懷疑我啊.

從人神那里聽到了,同伴里有一個人和敵人私通的情報也說不定.

雖然那不是指盧克的敵人,而是指人神的敵人吧.

嘛,他的事情已經交給艾麗耶魯負責了.

先拜見一下她的手腕吧.

基列奴在房間的角落,在能夠看到全體成員的地方站著.

就和平常一樣.

看向那邊的話,就會用點頭來回應.

這個點頭多半是無意義的點頭吧.

希露菲去了臥室,正在打掃.

我是沒什麼關系,不過真的要用那種床單和毛毯嗎?

不,行李里有布料,所以只用到床架就夠了吧.

愛麗絲在我的後面,手上正抓著劍.

一邊滿足地笑著,一邊磨著劍.

和劍身發出的不舒服的光搭配在一起,怎麼看都像是個危險的家伙.

嘛,某方面來說也算值得信賴就是.

雖然我也想去和奧爾斯蒂德取得聯絡…….

但是我可不想當說了不要出去還跑出去的傻蛋.

首先,先來好好檢查一下自己的裝備吧.

────

經過了大概兩個小時.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下起了雨.

雖然不是像大森林的雨季一樣的大雨,大顆的雨珠還是在屋頂上發出劈啪劈啪的聲音.

艾麗耶魯已經睡著了.

躺上希露菲准備的床後,不久就開始發出睡著的呼聲.

仆人愛爾摩亞也一起進入了寢室,盧克則像守門人一樣擋在門口.

希露菲與愛麗絲,仆人可莉涅三個人小聲的在談論著什麼.

從希露菲和可莉涅偶爾會發出嘻嘻的笑聲來看,應該不是什麼多認真的話題.

當然也不可能要求她們一直保持緊張的狀態,放松是很重要的.

基列奴剛剛開始就沒有在動.

已經不是站著了,而是坐在入口附近,閉著眼睛.

看起來不像是在睡覺.

沒有交談.

所有的裝備都檢查完畢了,我也已經無事可做.

接下來的空閑時間該做什麼好呢.

「……!」

當我這樣想時,基列奴的耳朵輕微的抖了一下.

「有誰來了呢」

呼應似地,愛麗絲站了起來.

兩個人都將手放在腰間的劍上.

房間里充滿緊張的氣息.

過了一下子,有人敲門了.

發出很大的碰碰聲.

「……」

基列奴向我使了個眼色.

我用點頭回答她,于是基列奴就把門給打開了.

進來的是,被著頭巾的女人.

她用以魔物的皮做成的雨具將身體給包了起來.

但是,就算透過雨具,也看得出來身材非常豐腴.

「真是的……開門開快一點啊,殘障嗎!」

女子一邊罵一邊脫下了雨具.

露出了在阿斯拉王國並不稀奇的小麥色頭發,

以及在阿斯拉王國很稀奇的敞胸衣.

好厲害啊.

比愛麗絲還大吧.

「那麼,是誰來著,說要找人家的?」

女子掃視了一下室內後,大吼道.

「我還以為肯定又是哪個白癡想讓我代替妓女,

看起來不是這麼一回事嘛,那就快點把事情說清楚!

我可是很忙的!」

這個令人頭痛般的大嗓門,在小屋中響起了威壓一樣的聲音.

愛麗絲皺起了眉頭,可莉涅發出了譴責一般的目光.

在我想要說什麼之前,希露菲先發言了.

「那個,雖然很抱歉,里面還有一個人正在睡覺.講話可以稍微小聲一點嗎?」

「哈啊!?」

那個瞬間,女子的心情變得非常差.

「在這樣的雨中叫人家出來! 要說的就是叫人家安靜一點!?

你小子,是在小看人家嗎!?

把我『急躁者』的托莉絲當白癡耍嗎!?」

這個女的,好像叫做托莉絲.

和日記上的印象不太一樣.

還以為是更安靜一點的人.

但是,突然間就發火了呢.

在日記里好像相當尊敬我的樣子,終究是因為我從米莉絲教團里偷出了聖典的關系吧.

現在的我和托莉絲之間毫無交點.

不過,關于這一點已經都跟奧爾斯蒂德確認過了.

「啊∼啊∼,嘖,搞什麼啊.開什麼玩笑.

人家啊,心情可是很差呢.

不但比賽輸了被東諾仿擺了張臭臉!

還被剛抓來當奴隸的女人給吐口水!

在下雨天被叫出來搞得全身都濕了!

不講要干嘛的話我回去了唷!?

因為今天是個壞日子吶!

等到下次哪天人家心情好再說吧!」

除了叫出來之外,都跟我們沒關系吧.

雖然想要趕快進入話題,但是現在要先讓她的怒氣冷靜下來才行.

在思考著該怎麼說的話,盧克突然咻地竄出來.

他抓住了托莉絲的手,用手帕將她額頭上流下的水珠給擦干.

「突然將您喚來,深感抱歉.

托莉絲小姐.無論如何,能請您先平息一下怒火嗎?

然後,可以請您從寶貴的時間中抽出一點空閑來聽我們說話嗎?」

真是裝模作樣的台詞和動作.

手被握住的托莉絲,因為這突然的舉動而把嘴巴打得開開的.

但是,看著看著她的臉就開始泛紅,眼睛也低了下來.

「嘛,嘛,既然你這麼說的話,只是聽聽也無妨……」

效果超群.

好厲害啊……這就是帥哥力嗎.

「……」

盧克轉過身來,向我使了個眼色.

像是在說剩下的就是你的工作了.

托莉絲追著咻一聲走掉的盧克,試著要跟他搭話.

「那,那個啊.在講話之前,可以問問你的,名字嗎……?」

「……我叫盧克」

盧克沒有報上家名,就這樣告知之後退到了後方.

托莉絲正對著那個名字出神……不,簡直是驚訝的表情.

像是在說好像在哪里聽過一樣的表情.

好,接下來輪到我出場了.

「初次見面,托莉絲小姐」

我試著擠出最棒的微笑和她打招呼.

「你誰啊」

這樣說著,托莉絲驚訝的表情,明顯的變成了厭惡的表情.

像是看著什麼怪東西的表情.

還是一樣,我不太擅長笑臉的樣子.

下次有空閑的話是不是該做一下笑臉的練習呢?

找笑起來很好看的家伙……愛紗之類的來幫忙吧.

嘛,到時候再說.

「我叫做盧迪烏斯」

我低下頭這麼說.

托莉絲像是把我全身舔過一遍一樣的看著我,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盧迪烏斯呢……好像在哪聽過……啊」

她在思考的途中好像想起了什麼.

兩邊的眉毛都上挑,變成了驚訝的表情.

「『泥沼』嗎?」

姆,知道我的名字嗎?

「夏麗亞最凶最惡的魔術師,為什麼會在這里……」

最凶最惡啊.

到底流傳了怎樣的情報啊.

當我這樣想時.

咔噤.

響起這樣的聲音.

托莉絲聽到那個聲音後,嘴巴就閉了起來.

我的屁股附近好像也有什麼癢癢的感覺.

「……」

咔噤,咔噤的聲音規律地響著.

往發出聲音的地方一看,發現愛麗絲在視野的另一端,用指甲敲著劍柄.

表示警戒的聲音.

表示不爽的聲音.

簡直像是地盤被入侵的響尾蛇一樣.

聽著這個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全身都發出顫抖.

從屁股往上延伸到頭頂的,恐懼的顫抖.

「啊,抱歉」

而且,顫抖的不只是我.

托莉絲也一樣,肩膀微微地顫抖著.

「也,也不是想要過問什麼啦」

這句話與其說是跟我說,不如說是在對愛麗絲辯解.

愛麗絲「哼」的一聲,停止了敲劍柄.

什麼啊那個.

「因為干這行的情報就是生命呢.

特別清楚危險人物的名字和外貌」

「並沒有像你說的那麼危險呢.」

「啊啊,的確是這樣.我明白我明白.

你是無名的盧迪烏斯,

不是坊間有名的,『泥沼』.

那邊那個女的也不是『狂劍王』,另一邊的獸族也不是『黑狼』.

這樣可以嗎?」

「……嗯,這樣就好」

報上姓名可能真的太粗心了.

雖然這樣,居然連愛麗絲的事情都知道.

難不成她也是人神的使徒?

……不,這當然不可能吧.

他只是知道『泥沼』的盧迪烏斯的情報.

『』與『』和『』一起行動的事情,只是從情報上得知而已.

發生什麼事都扯到人神的話,判斷會失誤的.

「那麼,這位無名的盧迪烏斯先生,找離群所居的小人物的托莉絲小姐有什麼事嗎?」

接著,該進入正題.

她最後應該會幫忙「公布大留士所做的壞事讓其失勢」.

但是,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肯定會被拒絕的.

所以,這里也不能單刀直入的問說「你是過去的阿斯拉貴族托莉絲堤娜.帕普魯赫斯對吧」.

對手是阿斯拉的大貴族.

就算說明了我方的立場,也不一定看得到勝算.

凡事都有一定的順序.

首先先從拉近關系下手.

然後在旅途中將勝算間接告訴她.

在最後,「要是有能讓大留士失勢的方法……比如說有被他給奴役過的貴族的話……」這樣灌輸她.

如果能上鉤就好.

要是不上鉤的話,就用比較強硬的手段來拜托她.

很好.

「你,莫非是托莉絲堤娜.帕普魯赫斯嗎?」

這個聲音從我的後面傳來.

將我的預定給打得七零八落.

慢慢轉過身去,在那里站著一位金發美女.

是艾麗耶魯.

她剛起床嗎,頭發比平常還要稍微亂一點.

但是,仍然發出了還平時一樣充滿威嚴的聲音.

一看到她,托莉絲的眼睛整個張了開來.

「那,那個名字為什麼你……」

「嗯,果然是托莉絲堤娜嗎.

……哎,還沒想起來嗎?

在我五歲生日的時候,曾經見過一面吧?」

正當我搞不清楚該怎麼做的時候,艾麗耶魯用手制止了我.

然後,對我眨了下眼.

是要我交給她吧

「艾……艾麗耶魯大人……!?」

托莉絲睜大著雙眼,驚訝的看著艾麗耶魯.

然後大概在跟記憶做比對吧,目不轉睛的看著艾麗耶魯.

是想起來了嗎,保持著驚訝的表情停住了.

「為,為什麼,艾麗耶魯大人會……在這種地方……?」

托莉絲的雙腳止不住顫抖,在原地跪了下來.

艾麗耶魯把我推開,走到了她面前.

「因為接到父王臥病在床的消息而趕回來,但是好像不怎麼被哥哥歡迎……」

艾麗耶魯自嘲地笑著回答.

那種事說出來沒問題嗎?

像我這樣的家伙雖然會這樣想…….

像這樣將隱藏的事情給講出來,也是為了爭取對方信用吧.

「啊,原來如此.所以為了安全的穿過國境,而來接觸我們……」

托莉絲理解了般點著頭.

我們在森林遭到襲擊的情報,或許已經被掌握了.

「托莉絲堤娜才是,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明明聽說你已經失蹤了?」

「那是……」

這個提問一瞬間讓托莉絲感到迷惘.

但是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又再度開口.

「其實──」

────

在這之後,會話順利的進行.

我什麼都不必說.

托莉絲像是在懺悔一樣,將從那以後的半個人生對艾麗耶魯全盤托出.

小時候被綁架的事,

做為大留士的性奴隸生活的事,

被賣給盜賊團的事,

然後,暫時做為盜賊首領的女人生活的事,

因為首領的一時興起而開始盜賊的修行的事,

首領輪替而成為自由之身,一直到現在的事.

其中也有相當苦澀的內容,但是托莉絲沒有哭也沒有笑,在平靜之下結束了對話.

艾麗耶魯為了她辛酸的人生而落下了眼淚.

看得出來是發自真心的眼淚.

艾麗耶魯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與她約定了「雖然無法體會那份辛酸,但是絕對會給將她推入地獄的元凶賜予天罰」.

為此懇求她「希望能對于被大留士作為性奴隸這一點做出證言」.

相當逼真的演技.

托莉絲沒辦法立刻做出決定.

阿斯拉王國不僅是很強大的王國,大留士也是個狡猾的男人,

認為就算如艾麗耶魯所說的也沒辦法勝過他.

對于這一點,艾麗耶魯回答她不對.

搬出了希露菲與我,愛麗絲,基列奴,還有佩魯吉烏斯的名字,說服她只要大留士失勢,就能夠取得王位.

托莉絲迷惘了.

時間大約一個小時.

經過了非常非常漫長的沉默之後,她點了點頭.

向神發誓會將艾麗耶魯平安的送到王城,然後幫忙對付大留士.

托莉絲成為了艾麗耶魯的同伴.

而我什麼都沒有做.

艾麗耶魯重覆著巧妙的言詞,漂亮地將托莉絲收為同伴.

當然,將托莉絲吸收為同伴這一點,在跟奧爾斯蒂德會合時也已經談過了.

只是關于實際方法並沒有特別討論過.

看到我兜著大圈子的作法感到坐立不安,所以便自己出手吧.

只能說,不愧是艾麗耶魯.

和說好的一樣,與貴族之間的事靠她自己本身就能處理.

那麼,我也專心在自己的工作上吧.

明天之後,又會開始旅行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七十九話「艾麗耶魯的選擇」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一話「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