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一話「途中」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一話「途中」

隔天早上.

我們確認准備萬全之後,從小屋出發了.

旭日還尚未東升.

幽暗的森林中只傳來沙沙的樹葉聲.

「那麼,跟來」

我們以托莉絲為領隊,朝著森林的更深處前進.

因為太陽還沒升起,難以分辨東南西北.

從地面的傾斜方向來看,好像是在往山的方向移動.

隊伍里沒有多余的對話,默默地前進著.

深邃的森林給人像是會無限延伸下去的感覺.

但是一走出某個樹叢之後……,

「喔喔……」

森林突然地變得一片開闊.

在森林之中,有一片很大的湖泊.

雖然稱為沼澤好像也可以,但果然還是湖泊吧.

夾在高聳的山壁與高舉的樹林之中的半月形的湖,水面如天空一般青藍.

沒有連著河川或瀑布之類的.

應該是湧泉吧.

「地圖上沒有畫著這種地方呢」

「因為是從遠處看不到的位置吶.

而且被咱們管理著,所以不會被標在地圖上的.」

「嘿唉」

托莉絲悄悄地向我解釋.

我們沿著湖邊,朝山崖的方向走去.

到了山崖附近時,托莉絲朝石碑念出了某種咒文.

緊接著,一部份朝向湖泊的山崖消失了,從中露出一個洞窟.

「這邊唷.地上很滑小心一點」

托莉絲就這樣直接走向湖泊和山崖的交接處.

看來交接處是淺灘的樣子.

水大概只有到膝蓋的深度.

「盧迪烏斯! 我們快走吧!」

愛麗絲看著這個,眼睛一閃一閃的.

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快點進到洞穴里.

她也已經20歲了,但是這個部份還是和以前一樣沒變.

嘛,我也很喜歡狹小的洞里,所以沒資格說別人.

「瞧你那麼迫不及待的,要小心馬滑倒跌進水里唷」

「我知道啦」

愛麗絲用完全沒放在心上的表情,牽著松風叩叩叩地走進了湖里.

松風雖然看起來很不想進水里,

但是被愛麗絲握著缰繩硬是拉到了水里.

簡直像河童一樣吶…….

愛麗絲相撲好像也很強的樣子.

應該也很喜歡小黃瓜吧.

雖然看不太出來到底喜歡討厭什麼.

「盧迪,我們也走吧」

「嗯」

被希露菲這麼一催促,我們就以愛麗絲為首,排成一列的將馬牽入水中.

水非常冷.

這個時期就已經這麼冷的話,到了冬天還得了.

馬匹不會凍死嗎.

啊不對,冬天湖面會結冰的關系,說不定走起來更輕松.

還是說因為昨天下過雨的關系,所以水量增加了呢.

平常只到小腿的高度也不一定.

洞穴的入口處是上坡,所以能夠快速的從水里出來.

「來吧,好好跟好不要脫隊了,要是走丟的話會很危險的喔」

在灰暗的洞窟之中,托莉絲拿著火把帶頭.

我也姑且把燈精靈給召喚出來.

往背後一望,看到了因為褲子濕掉而面有難色的艾麗耶魯.

「艾麗耶魯大人.請忍耐一下,稍後會為您烘干」

「好,我知道了」

艾麗耶魯以困擾的表情,擠出了一個笑容.

「……」

結果,昨天托莉絲和艾麗耶魯互相認識的事情,被當成「偶然的巧合」做出了結論.

在偶然相遇的地方,艾麗耶魯用一直以來累積的威望吸收了新的同伴.

這樣的感覺.

小屋里彌漫著「真不愧是艾麗耶魯大人」的氛圍.

只不過愛麗絲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太高興.

愛麗絲的不滿先放到一邊.

艾麗耶魯真的很認真的在支援我的樣子.

「……盧迪」

看著艾麗耶魯的時候,從旁邊的希露菲發出了聲音.

「怎麼啦希露菲.我心愛的妻子唷」

「再這樣一直看著艾麗耶魯大人的話,我要拉你耳朵了唷」

「明白,只盯著希露菲一個人看就好了吧?」

耳朵被拉了.

希露菲好像很不希望我跟艾麗耶魯感情太好的樣子.

明明愛麗絲和洛克希就可以,為什麼艾麗耶魯不行.

雖然說七星好像也是勉強擦邊的情況…….

她對花心的分界線到底在哪邊呢.

做為被拉耳朵的回禮,我從背後舔了一下希露菲的耳朵.

────

洞窟的地板上鋪著漂亮的地磚.

怎麼看都是人工打造樣子.

「前面開始道路會變得很複雜.請注意千萬不要脫隊了.

雖然不太會有魔物出現,還是要注意在最深處可能會遇到.

還有,就算看到遠處有光也絕對不能跑到外面去.

因為這里外面就是赤龍的地盤了呢.」

這樣一邊聽著托莉絲講著要注意的地方,一邊往前邁進.

洞穴里天花板很高,寬度也很廣.

但是和托莉絲說的一樣斗折蛇行,岔路也很多.

不是迷宮,而是人工的隧道.

「好壯觀喔」

希露菲輕聲說道.

「盧迪,這里不是迷宮對吧?」

「哎? 對,多半不是迷宮」

「這麼大的隧道,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呢……你知道嗎?」

聽希露菲這麼說,我歪了一下頭.

「嗯嗯……赤龍開始住在山上好像是400年以前的事情,

在這之前,炭礦族所遺留下來的遺址,之類的吧?」

「啊,對耶……照這樣說,是那麼古老的一條坑道呢」

我和希露菲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前進.

愛麗絲在前方興致勃勃地偷看著分支的道路,然後又被基列奴給拉回隊伍.

不管是好是壞,在有屋頂的地方睡了一晚,似乎讓氣氛變得比較舒緩了.

「說起來啊盧迪……」

「什麼?」

「……沒事,沒什麼」

希露菲這麼說完,瞄了一下後方.

稍微遠離一點的地方,有艾麗耶魯他們在.

隊伍整個亂掉了啊…….

保持距離不要分得太開比較好.

雖然沒什麼魔物,不小心脫隊的話也不是開玩笑的.

────

走出洞穴了.

從太陽的位置來看,時間應該是剛過正午.

從出發的時間來算,大概走了8個小時左右.

出口和入口一樣,被魔術給隱藏起來了.

不一樣的地方是這里大概是在森林的中間.

托莉絲說,從早上到晚上是偷渡入境的時間.

而從晚上到深夜則是偷渡出境的時間.

好像是為了不在路途中相撞吧.

讓我們待在那棟小屋也是因為時間上的關系.

「好,這里已經是阿斯拉王國啰」

現在的位置似乎是在國境的東南方.

從這里往南走的話,就是多納迪領地

往東南移動的話,則是菲多亞領地.

「艾麗耶魯大人,恭喜入國」

「嗯……謝謝你」

托莉絲雖然開玩笑般的這麼說,但是艾麗耶魯已經顯得心力交瘁了.

就算和盧克與其他仆人相比,艾麗耶魯的體能也不太好的樣子.

嘛,在學校里艾麗耶魯也是做為權威般的存在而君臨著.

雖然也有做肌肉與魔術訓練,但是慢跑之類的事不太行吧.

日常生活中好像也不太需要用到體力的樣子.

這樣的艾麗耶魯能夠在沒有肌肉酸痛及拉傷的情況下移動,

都要多虧了治愈魔術的幫忙.

治愈魔術對于肌肉酸痛,腰痛,肩膀酸痛都有很好的療效.

嘛,不過流失掉的體力當然不可能恢複.

只好一邊頻繁的休息,一邊朝森林外面前進.

────

在這之後的旅途也很順利.

托莉絲對阿絲拉王國里各處的小路都很熟悉.

雖然說是小路,也不是什麼龍蛇混雜的路.

只是除了互相連通的大馬路之外,住在附近的人常使用的小巷子一樣的東西.

在平常都只有貨車會通行的鄉間小路上,跑著載了王女的馬車,當地的居民都用稀奇的眼光看著.

移動的很迅速,和預期的一樣沒有遇到歐貝爾的襲擊.

多虧托莉絲提供的路線……雖然這麼認為,但是也不能保證人神還沒有掌握到我方的位置.

應該要認為戰力都集中在王城與王宮周邊了.

這部份是人神的判斷呢,還是大留士的判斷呢……嘛,不管怎樣都不能疏忽大意.

────

在路上,通過了菲多亞領地的近郊.

從開始複興之後經過了許多年,現在零星地散布著小麥田.

人們的臉上看起來也已經找回了活力了.

但是,仍然不是我們記憶之中那片,有如黃金色的海洋一樣的小麥田.

直到能夠再次看到那種光景為止,應該還要再經過十幾年吧.

愛麗絲與希露菲兩人,將馬靠在一起,眺望著這廣闊的草原與麥田.

兩個人的表情正好相反.

露出懷念的表情的希露菲.

露出不屑的表情的愛麗絲.

「農田變得比之前經過的時候更多了呢」

「是嗎? 記不得了呢」

「快點複興就好了呢」

「……哼,怎麼都好啦」

愛麗絲把嘴巴彎成了へ形,不屑地把頭別了過去.

「才不是怎樣都好的事情呢.

終究是我們的故鄉啊.

雖然並不是特別想要回來……不過愛麗絲應該也有認識的人在吧?」

「沒有喔.我是個惹人厭的家伙」

「這樣說來,我也是被討厭著呢……」

希露菲這麼說著,懷念地眯起了雙眼.

好懷念吶.

兩個人都曾經孤獨一人過,但是完全是相反的.

被欺負,像烏龜一樣龜縮起來的希露菲.

被欺負前先痛揍對方而被遠離的愛麗絲.

當時的兩個人要是遇在一起的話,肯定沒辦法好好相處的吧.

……不對,糟糕了.

腦中只能想到愛麗絲把希露菲給打哭的畫面.

現在的愛麗絲多少能夠分辨對錯,但是當時可不是這麼一回事.

要是和那樣的愛麗絲一起生活的話,對希露菲來說簡直每天都如地獄一樣.

像是每天都被胖○揍的○雄一樣的生活.

現在的希露菲就會變得只有○夫一樣高也說不定.

「希露菲.我先說喔」

「怎麼樣,愛麗絲」

「我就算留在那里,實際上也什麼都做不到」

「……?」

希露菲的頭微微的傾斜.

簡直像松鼠一樣可愛.

「啊,對了.愛麗絲之前是領主大人的公主呢.不小心忘了」

「哼,不過是花瓶而已」

「可是那種架勢還在唷? 現在的愛麗絲就算變成了領主,也完全不會有違和感對吧?」

「……是嗎?」

愛麗絲心情似乎變得不錯.

單純真不錯啊.

「不過,我也不怎麼想成為領主.

肯定是我做不來的事情」

「愛麗絲還是揮著劍的模樣比較適合呢」

「對吧?」

希露菲不停的奉承愛麗絲.

「不過,要是有些不同的話,感覺愛麗絲也很有可能成為阿斯拉王國的貴族呢」

「沒那種可能唷」

「盧迪擁立愛麗絲之後,在背後操縱的感覺呢

有盧迪在的話,感覺不用一下子愛麗絲就會爬到保萊阿斯家的當主的位置」

希露菲愛特小姐,這個奉承太誇張了唷.

「然後,盧迪因為勾引我,接近了艾麗耶魯大人.

于是保萊阿斯成為艾麗耶魯派,愛麗絲和盧迪也變成伙伴,

就這樣和大流士及古拉維爾他們戰斗」

勾引.

那個情況下,希露菲打算被我勾引嗎.

這樣說來,那個情況下,我就遇不到希露菲了吧.

嘛,只是妄想嘛,隨便.

「好像也不是說跟現在差很多……」

「愛麗絲是保萊阿斯家的當主,而盧迪則是你的副官唷.

感覺一定很適合呢……」

「對我來說,只要能每天揮劍,然後和盧迪烏斯一起生小孩就夠了」

愛麗絲毫不害羞的這麼說.

聽的人這邊反而覺得害羞.

這是性騷擾呀.

「希露菲,對現在還不滿足嗎?」

「很滿足唷.說真的,和盧迪結婚之後到現在,一直都過著超乎想像的滿足的生活唷」

「……」

「剛結婚的時候,我和盧迪都像猴子一樣呢.

在只有兩個人的家中盧迪會用超級H的表情把我帶進寢室呢.

到今天想起盧迪對我做過的事情心髒還是會噗通噗通地跳…….

啊,這些不是該在白天講的話呢」

啊啊,沒錯呢,停下來真是幫了大忙.

從剛剛開始愛麗絲就因為嫉妒一直瞪著我看.

今天晚上說不定會用超級H的表情把我壓到哪個樹叢里也不一定.

雖然非常歡迎,但是會有點困擾呢.

現在可沒有空閑做這種事啊.

「我對現狀已經很滿足了,只是稍微妄想一下其他的可能性而已」

「……我也,要是懷上小孩的話說不定真的會那樣」

「愛麗絲和盧迪的小孩嗎,一定會長成一個很H的小孩子呢」

「什麼意思啊……」

要是遺傳到我的基因的話,

肯定毫無例外的會變成色胚.

這樣說來,好擔心露西的將來啊.

就算希露菲沒有那麼好色,他的祖母可是艾麗娜莉潔啊.

混合了我的基因之後產生返祖現象,

長大變成會補食純樸少年的孩子該怎麼辦.

好,有關道德的教育,盡早開始進行吧.

「好想要呢」

「很快就會有了呢.愛麗絲是人族嘛,相性總比我這樣的人來得好」

希露菲愛特小姐,不要說什麼「總比我這樣的人」這樣自虐的話啊.

最低限度,身體的相性也是無人可及的.

我身上的怪獸,現在可是也虎視眈眈地准備要讓希露菲懷上第二胎.

「不過,現在比起小孩子,保護盧迪烏斯比較重要呢」

「沒錯呢」

之後對話也持續進行著.

不太重要的對話.

回家之後,希露菲要教愛麗絲料理之類的,

洛克希現在在做些什麼之類的,

菲多亞領地的料理很美味之類的,

沒什麼重點的,適當的對話.

希露菲講了很多,不過愛麗絲話倒是不太多,說不定她不太擅長在會話中帶動話題.

不過,聽著這些對話讓我的心情變得很舒暢,從背後抱著希露菲的姿勢為我帶來了絕佳的安心感.

盡管想著不知何時何地會遇到襲擊,還是陷入了淺短的睡覺.

────

持續移動了數十天之後,我們在名叫里蓋特的城市過夜.

在多納迪領地的一端,做為與阿斯拉王國直屬領地連接點的大型城市.

負責著將北方的貨物運往中央,以及把中央的貨物往北運送的.

只不過,將物資從南往北運的行商人沒有反方向的商人來得那麼多.

因此,多納迪領地各個村莊的農家都會集中于此.

將自己的獲物往南流通,並購入其他各地的商品.

做為阿斯拉王國內重要的交易據點的感覺.

不過還真不愧是阿斯拉王國啊.

現這種轉運站一樣的城市,占地也比魔法都市夏麗亞來得更大.

原本預計在這個地方保持匿跡,繼續逼近王城.

不過在各村收集情報之後,仍然沒發現追兵的動向.

在這麼大的城市里的話,隱藏地點與襲擊地點要多少有多少.

反過來講,我方要隱藏起來也不怎麼困難.

雖然這樣想,但遺憾的是我方太顯眼了.

就算不報上艾麗耶魯的名號,基列奴,愛麗絲,還有希露菲.

一個一個都是看起來很顯眼的人.

而且在阿斯拉王國里,盧克也是個有名的人物.

但是,這個城市沒辦法避開.

托莉絲雖然的確對道路網很熟悉,但是不可能憑空生出道路來.

而且所謂的道路這種東西,就是從某處連到某處的東西.

雖然講起來好像很有詩意,但是並不是這一回事.

意思是從多納迪領地到王都的路線,非得經過這座城市不可.

在因為處在這種位置,在這座城市里受到攻擊的機率很高.

是繼關口之後的下一個檢查點.

原本是這樣想的.

但是在城市入口也沒有被衛兵叫住,

街道上也沒有穿著鎧甲的士兵把道路給堵住.

依托莉絲介紹的找到了最適合潛伏的旅館.

外表看起來是普通的旅館,但是其實是托莉絲的組織關系者所構成的非法集團旅館.

前後左右的建築物全部都是組織的所有物,要是有萬一的話也能用地下通道逃脫.

有如忍者屋一樣啊.

艾麗耶魯進入了旅館,托莉絲前往收集情報.

剩下的各人則繼續擔任艾麗耶魯的護衛.

────

現在,我和基列奴在一樓的樓梯旁,

愛麗絲和希露菲則在二樓艾麗耶魯的房間外,

負責各處的戒備.

兩名仆人變裝之後出外采購去了,盧克則和艾麗耶魯一起在房間里.

雖然怎樣也覺得不可能,不過還是要祈禱盧克不要一時昏頭而刺殺艾麗耶魯.

就算昏頭了,只是推倒之類的事應該沒問題就是了…….

即使如此.

看向基列奴.

「……」

她站在樓梯的側邊,耳朵直直豎起地看著入口的方向.

這一陣子都沒有和基列奴好好談過話.

她一直比我還認真的擔任著護衛的職務.

在這樣警戒的時候和她搭話的話,

也會說這樣會聽不到聲音,然後就中止了對話.

難不成,我被她討厭了嗎.

突然從心里湧出這種感覺.

但是從她跟愛麗絲也幾乎沒有對話這一點來看,應該只是單純的很認真而已.

「盧迪烏斯」

但是,今天她卻先向我搭話.

「是,有什麼事」

「這陣子多謝你了」

……這陣子,是指什麼時候的事情來著?

「維.塔的那件事」

啊,在說森林之戰的事嗎.

「不不,支援本來就是後衛該負責的事」

「運用機智將那樣的場面轉變為有利,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變呢」

以前的話,是指10年之前嗎…….

從那個時候來看,自己應該已經差很多了才對.

但是從基列奴的眼中,好像映照不出那些差異的樣子.

「這些機智也不是一直說都很通用就是了呢」

「無法通用的對手的話,交給愛麗絲大小姐就好」

喔?

基列奴居然會說這種事情.

還以為是更加獨來獨往的類型.

「畢竟愛麗絲大小姐,一直都為此而努力著」

「……也是呢」

怎回事呢.

希露菲和洛克希的話,會希望她們乖乖待在家里,

但是不知為什麼對愛麗絲就不這麼想.

正如基列奴所說,因為愛麗絲正是為此而努力過了吧.

經過努力而展現出的成果.

而且也沒辦法想像乖乖待在家里的愛麗絲是什麼模樣.

說起來愛麗絲雖然說想要小孩子,在懷孕的時候會乖乖待著嗎.

真擔心吶…….

「……」

結果,對話就中斷了.

怎麼辦.

該說些什麼好呢.

以前的事情,我想,嗯嗯∼.

「對了基列奴,讀書寫字的練習還有在持續著嗎?」

「嗯,照你所教的吶.有空的時候就會做.

好不容易學會的東西可不能忘掉啊」

真是良好的心態.

真想讓幾乎已經全部忘掉的愛麗絲來學習一下.

「我學會寫字這件事情,劍之聖地的大家都不太相信呢」

「但是,實際寫一次的話,馬上就會相信了吧?」

「……不,因為他們其實也幾乎不會讀寫啊,就算實際寫給他們看,也會被笑說應該是隨便寫一寫而已吧」

「哈哈」

那樣的畫面稍微有點想看一看.

「那你又如何呢? 還有好好在練劍嗎?」

「普普通通而已呢.有閑的時候就當做鍛煉體力,空揮和練習教過的型」

「因為你是魔術師,我還以為已經不做了」

「就算是魔術師,肌肉也是很必要的呢」

我已經放棄在劍術上繼續深造了.

做為目標的保羅也已經不在了.

劍術就是能稍微教一教諾倫的程度而已.

果然,對這個世界的劍術來說,沒辦法纏上斗氣這一點是很致命的呢.

「對了,盧迪烏斯.以前的約定你還記得嗎?」

「以前的約定?」

「已經忘了嗎.說好了要做我的人偶的」

啊,說起來好像是有這回事啊.

那是在我10歲生日的時候的事.

真懷念啊.

「雖然是從別人那里聽來的,你現在仍然有在繼續制作人偶對吧?

要是有空的話,做一個給我吧」

「嗯,當然」

「我雖然沒有藝術的細胞,但是很喜歡你做的人偶」

這些話雖然聽了很感動…….

不過這個世界的人為什麼都喜歡在戰斗之前說著這一類的話呢.

讓人感到有點不安啊.

這不是死亡flag嗎.

不,我懂了.

反了呢.

因為我有前世的知識,所以會覺得在決戰之前談論決戰之後的話是死亡flag.

但是反了.

不好好確認活下來的理由的話,在有萬一的時候會無法分清生與死.

「嗯」

突然,基列奴的耳朵動了一下.

我也原地抓住法杖,采取警戒的姿態,不過被基列奴用手制止了.

「不,沒問題」

打開門進入旅館的是托莉絲.

他的兩只手都抓著袋子,用腳將門給關上.

踩著小碎步往我們這邊過來,舉起了一個袋子.

「辛苦了.來,慰勞唷」

「非常感謝」

「要帶著對托莉絲姊姊的感謝吃下去唷」

將袋子拿來一看,里面放著像梨子一樣的水果.

從里面拿出一個交給基列奴,她皮也沒剝就啪唧啪唧的吃了起來.

「那麼,加油啰」

托莉絲擺著雙手,上到旅館的二樓.

她在這幾天也已經很習慣跟大家相處了.

要分類型的話,像是兩名仆人一樣.

信奉艾麗耶魯的人.

雖然嘴巴有點壞,但不是個壞人.

因為穿著很暴露的衣服,眼睛常常不知道該放哪里.

光就露出度來看,基列奴其實也差不多,不過這就是戰士的美學吧.

肌肉就是藝術.

「托莉絲今天看起來心情很好呢」

「似乎是這樣呢,發生了什麼事吧」

一邊說著這樣的話,一邊也拿了顆梨子.

用小刀削皮之後,咬下一口.

口感一樣也很清脆,但是味道不太甜,好酸.

這個世界的水果好像大部份都不太適合直接吃啊.

嘛,雖然也不算難吃啦.

「得到了什麼好情報吧.基斯也是那樣,那種時候其他同伴也會變得心情不錯」

「原來如此」

艾麗耶魯命令托莉絲收集了各式各樣的情報.

從歐貝爾與大留士的私兵的所在位置,到其他各種事情.

只要有在意的事情就全部向自己報告.

將那大筆的情報整理,取舍之後,找我去一同討論.

雖然我也可能聽漏了一些很重要的情報…….

這部份也沒辦法,除了放棄沒有其他選擇吧.

我並沒有優秀到可以將一切都控制在手中.

「說起來,基斯說過要去阿斯拉王國.

說不定能夠在哪里遇見他呢」

「要是在的話,他會先找上門來吧」

的確是這樣呢.

基斯就是這樣的類型.

會先自己找上門來,但是不會馬上接觸,

而是會刻意演出一場感動的再會戲碼.

「不過要是他的話.多半馬上就在賭博中輸個精光,跑去別的國家了才對」

「基斯他,賭博不是很厲害嗎?」

「僅限沒錢的時候」

雖然這些是從洛克希那里聽來的.

所謂的阿斯拉王國,似乎並不是個適合冒險者生活的國家.

基本上魔物本身就不多了,

再加上即使是小村莊也會派遣騎士駐守,

而且騎士團跟魔術師團,也會以演習和研修為理由定期的討伐魔物.

簡直等同于沒有討伐系委托了.

然後大型的商會都組織有采集團,所以也沒有采集和收集的委托.

危險的地區也不多,大部份都是相對安全的地方,所以也沒有護衛委托.

這樣下來,只剩下找人或送貨之類既平凡又花時間的工作了.

雖然在收獲季好像也會有幫忙農業的委托,

總而言之,跟他國相比「冒險者的工作」幾乎沒有.

這個傾向越往做為首都的王城艾露斯靠近越明顯,

雖然年輕人中也有一定人數的人夢想成為冒險者,

但是隨著冒險者等級上升之後就會往菲多亞領地或多納迪領地移動,

要是等級繼續提升的話,則會繼續往南方或北方移動.

如果有普通程度以上的實力,或是受過良好的教育的話,

也有家庭教師或護衛之類的工作,但是那只是一小部份.

說到底還是沒有冒險者的需求.

總之,阿斯拉王國這個國家,關于冒險者的工作幾乎都有專門的業者負責了,根本不需要一些身份不明的流浪者.

所以冒險者公會的本部設在米莉絲神聖國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嗯?」

在談論這些事的時候,基列奴的耳朵又動了.

表情有點尖銳.

難道這次是敵襲嗎.

我將梨子的殘渣放在地上握住法杖,緊盯著入口.

但是,基列奴看著的不是入口的門.

是樓上.

豎耳一聽,好像從樓上傳來了誰在吵架的聲音.

怎麼回事?

「稍微,確認一下」

「嗯」

爬上樓梯之後,看著希露菲與愛麗絲正用擔心的表情望著門.

出了什麼問題了吧.

「希露菲」

「啊,盧迪.剛才,托莉絲小姐回來了之後,

不知道為什麼,艾麗耶魯大人就和盧克開始吵架了」

「……」

艾麗耶魯和盧克吵架?

喂喂,不是說盧克的事情交給你嗎…….

不,吵架偶爾也是很重要的嗎?

「失禮了,我是盧迪烏斯.我要進去了唷」

姑且敲門了一下,然後不等回答就進到了房間內.

在那里的是臉色蒼白地站著的盧克,

還有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的艾麗耶魯.

還有,顯得很困擾的托莉絲也在.

「盧迪烏斯大人,來得正好」

艾麗耶魯看著我的臉,保持著無表情的臉這麼說.

「發生了什麼事嗎?」

「是的.托莉絲帶情報回來了」

帶著那個情報的托莉絲正一臉困擾.

「是怎樣的情報?」

「……沙羅士.保萊阿斯.格雷拉特的情報」

沙羅士的.

也就是說,是和基列奴的約定有關的事情嗎.

托莉絲調查出來了嗎.

「在阿斯拉王宮發生的事情,

比起在王城,像這種地方都市知情的人反而比較多.

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的人如果住在王城的話,

多半會被不安的貴族給殺害呢」

是這麼一回事嗎.

「然後,陷害沙羅士大人的主謀是誰,已經弄清楚了」

「主謀……嗎?」

「……」

盧克正露出恐怖的表情.

艾麗耶魯則是面無表情.

毫無感情的面孔.

「果然,是我們的陣營中的人動的手腳.

而且,還是跟沙羅士有私人恩怨的人……」

艾麗耶魯沒有間斷的說.

「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

匹雷蒙殺害了沙羅士.

嘛,似乎煞有其事.

諾多斯曾經是艾麗耶魯派的貴族領袖.

保萊阿斯則是相反的古拉維爾派.

互相是政敵.

而且如果匹雷蒙私底下也看沙羅士不爽的話.

逮到機會不可能不行動.

不過也不是多出乎意料的事.

沙羅士不管怎麼說,當時也是領主.

就算失去了領地,受到第一王子派的庇護的話,

如果不是那麼有影響力的貴族,應該也不會失勢才對.

「……那麼,艾麗耶魯大人打算怎麼處置?」

「遵守約定,讓基列奴斬了」

盧克咬緊了嘴唇.

原來如此,所以才那麼憤怒嗎.

艾麗耶魯也曾經說過,盧克把家族看得很重要.

這樣子就像是在說把他的家族交給基列奴,而不是盧克.

「不過,這僅限于匹雷蒙大人……諾多斯家族真的離反的情況下

畢竟還只是情報的階段,還尚未確認呢」

「…………」

「要是背叛了的情況,到時候是打算將匹雷蒙處刑,任命盧克為新當主的」

「要是沒有背叛呢?」

「那就說服基列奴,去找別人吧」

「別人是指……」

啊啊,對啊,匹雷蒙是主犯就代表還有其他共犯.

友方就放過他,否則就殺了.

雖然相當自私但是也莫可奈何.

我可沒有去顧慮視野之外的人的余裕,又不是聖人.

「盧克,這樣可以嗎?」

「……背叛,及主謀,都有證據的話,無話可說」

盧克滿臉痛苦.

雖然腦子里可以理解,但是內心還是無法接受的表情.

聽到親人要被殺了也沒有叫出來.

「說不定是誰,刻意要陷害我……」

這麼說的同時,偷偷瞄了我一眼.

「盧克,請放心.

就像之前說的一樣,盧迪烏斯大人不會奪取諾多斯家的」

「艾麗耶魯大人,這些話在盧迪烏斯的面前是……!」

「不對,正因為在面前,不好好說出來不行」

艾麗耶魯深呼吸之後,像宣言一樣的說了.

「即使,在這次的戰斗中立下了多大的功績,

我也完全沒有任何要授予盧迪烏斯大人貴族爵位的打算」

我也不打算接受.

那種事連想都沒想過.

「……」

但是,聽著這些話的盧克的表情.

簡直像是已經咬定我有通敵一樣的表情.

────

隔天,接到了來自艾麗耶魯的報告.

多虧了昨天的吵架,盧克終于泄露了一些事情.

從結論上來說,盧克果然有接到人神的建議.

盧克收到的建議只有一個.

時間是,在准備旅行的時候的事.

概略來說,就是『注意盧迪烏斯的背叛』這件事.

人神是這麼說的.

盧迪烏斯為了成為諾多斯家的領主,已經站在大留士一方了.

目前是地位,金錢,和艾麗耶魯的身體.

這些都是在希露菲沒注意到的情況下,暗中進行的.

早上裝成艾麗耶魯的友方引誘進陷阱里,

晚上就和大留士方的間諜見面,交換情報.

從數年之前開始我就已經秘密地計畫了這次的事情.

和希露菲的婚姻也是,為了這一切而下的一步棋.

還真是擅長各種手段的優秀的盧迪烏斯呢.

真希望能跟我交換啊.

能夠這樣冷酷地一來一往的話,人生應該會變得更快樂吧.

盧克最初也覺得「並不認為盧迪烏斯對地位感興趣」而不相信.

雖然並不覺得跟他之間有到哪種程度的信用,不過這也是隨著時間累積下來的吧.

但是,最近發生的轉移魔法陣的破壞,以及諾多斯家的背叛,都被人神的預言給料中了.

這樣一來,盧克對我的脆弱的信賴就像玻璃一樣破碎了.

他很干脆地信任了人神,對我抱著懷疑的目光.

而且,現在似乎也仍然在懷疑.

從艾麗耶魯那里接到了之後行動的指示.

盧克在這之後,不管想做些什麼都能夠制止他,艾麗耶魯充滿自信地這麼說著.

嘛,盧克聽到的建議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暫且能夠感到安心吧.

實際上,大留士什麼的我根本連見都沒見過.

對保羅的老家也沒什麼興趣,

艾麗耶魯的身體也不是特別需要.

不管盧克多麼懷疑,都是一些肯定不會成真的謊言.

對人神來說還真是粗糙的建議呢.

多少了解了那家伙對盧克的確不怎麼抱期待.

不管怎麼說,就算是一些粗糙的謊言,被懷疑的我也打聽不出來的吧.

果然適材適所是很重要的事呢.

────

隔天從城市出發了.

盧克敵視著我,為了極力避免我和艾麗耶魯兩人落單而四處站著.

艾麗耶魯已經宣言過不會讓我成為貴族了,

所以認為我會把艾麗耶魯殺了,將首級送到古拉維爾所在的地方吧.

但是,被這樣認為其實也沒什麼壞處.

盧克的思考會變得容易猜測,

盧克的行動也會被限制住.

在旅途中需要擔心的事就少一件了.

不知道是不是事前就已經看透到這種程度了,

不過艾麗耶魯的手腕還真是忍不住想誇獎一下.

差不多了,關于沙羅士之仇,也經由艾麗耶魯之口傳達給了基列奴與愛麗絲.

「──就這麼一回事,在我的陣營里有人陷害沙羅士大人的可能性很高」

「是嗎」

「哼」

基列奴的眼中充斥著殺意,而愛麗絲則是沒什麼興趣的眼神.

但是,愛麗絲當然不可能對那個內容完全沒有興趣,仔細看著她扣在腰間的劍上的手就會知道.

抓著劍柄的手指,已經因為用力而整個泛白了.

「基列奴,你要斬了我嗎?」

「……不,會斬的是你為我所准備敵人」

基列奴似乎並沒有拘泥在要斬了匹雷蒙這件事上.

雖然可能還需要一些說服,不過的確像是基列奴的思考方式.

愛麗絲一言不發.

只是像認同基列奴的話一樣點頭.

「沒錯,我也是有人妨礙盧迪烏斯的話,就斬了」

愛麗絲還是老樣子.

之後就是在王城里決勝負了.

一邊這樣考慮,過了大概20天.

經過了數次的迂回之後,我們成功的抵達了.

抵達阿斯拉王國首都,王城艾露斯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話「托莉絲堤娜」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二話「王城艾露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