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二話「王城艾露斯」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二話「王城艾露斯」

王城艾露斯.

世界最大的都市.

冠有帶領人魔大戰通往勝利的勇者之名的城市.

首次親眼見到這座城市時,人們往往無法隱藏住對其的驚歎.

聳立在山丘之上,莊嚴的王城.銀宮.

包圍著城市,上級貴族們巨大的宅邸.

將其包圍著的要塞般的城牆,與無限延伸的廣闊市街互相座立著.

巨大的斗技場.

豪華的騎士團訓練場.

聖米莉絲教團美麗的神殿.

環繞在街道中的陸橋.

世界最大商社的本部.

水神流宗家的道場.

劇場林立的歌劇街.

漂浮著美麗女子香氣的旅館街.

為紀念拉普拉斯戰役而蓋的門.

街道向著遠方不斷延伸,無法盡收眼底.

跨越了有如母親的艾爾緹魯河,不停延伸,不停延伸…….

這就是能被稱為擁有世上的一切的,人族最曆史悠久的城市.

摘錄自『漫步在世界』 冒險家?普拉迪卡特著

----

從丘陵上看見王城的時候,我和愛麗絲兩人不約而同的張大了嘴.

王城非常廣闊.

比在這個世界所見到的任何都市都還要來得廣闊.

首先,座立在山丘上的城.

散發出銀色輝煌的這座城,至少和佩魯吉烏斯的城堡一樣大.

包圍著那座城的,是像要塞一樣厚實的城牆.

保守估計高度有20公尺以上的堅固的城牆.

就算是離群的龍來襲,也沒有辦法跨越過那個城牆吧.

而更外圈包圍著城牆的是,無數座金碧輝煌的宅邸.

那個區段應該是上級貴族所住的地方吧.

像城堡一樣大小的宅邸比肩而立.

然後,這個區段果然也有被城牆給包圍起來.

在這之後是普通的街道互相排列向外擴張,

但是每隔一段距離,也會被城牆給包住.

應該是經過了長時間的歲月,市街慢慢成長的關系吧.

為了配合市街的成長而補上的城牆.

不過這個城牆只到第五層而已.

在這之外的是零亂的街道互相交織,不斷擴展.

直到地平線的彼端.

蓋城牆需要大筆的經費,

而且騎士團也會定期的去討伐魔物,

所以即使沒有城牆,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跟前世的大都會比起來還是比較小一點,

不過看到像這樣奇幻風格的街坊一望無際地散布著,胸口還是有難以言喻的感動.

「……」

「終于回來了呢」

但是,洋溢在其他人心中的,似乎是別的感動.

他們用非常險惡的表情,看著宮殿.

艾麗耶魯也從馬車上下來,眺望著宮殿.

「走吧」

艾麗耶魯說完,我們便進入了王城.

----

雖然從外面看來非常的厲害,進入了內部之後其實也沒什麼.

每個城市的入口處其實都差不多.

行商人和冒險者們熙熙壤壤.

不過,果然還其他城市相比,冒險者都很年輕.

雖然也有一些上了年紀的冒險著,但是眼神已經看不出活力了.

要說不同點的話,就是道路寬度大得誇張.

有能夠同時通行六輛馬車的尺寸.

單側三線道呢.

這條道路,一直延伸到城市的中央廣場.

「到我的別墅去.以那里做為據點吧.在進入王宮之前還有各種事情要先准備好.」

我們照著艾麗耶魯所說,開始前進.

目標是像辦公商圈一樣的上級貴族區段.

雖然是在同一個城市中移動而已,也要花上半天的時間.

盧克走在最前,接著照順序是希露菲,基列奴,馬車,我以及愛麗絲.

以一列縱隊前進著.

雖然道路是無可挑剔的寬敞,

但要是有其他貴族通過時,讓不讓路也是很麻煩的問題.

平常的話是身份比較低的貴族會讓路,但是艾麗耶魯的馬車並沒有掛上自己的紋章.

像這種必須刻意露面要求對方退開的情況,只不過是單純浪費時間而已.

就這樣在市街中移動的時候.

從某個地方開始,周圍的感覺就改變了.

從以冒險者為主的街道,變成以居民為主的街道.

接著,居民里面開始出現指著我們的人.

「哎……這豈不是盧克大人與菲茲大人嗎……?」

「真的耶……照這樣講,難不成那個馬車是……!?」

「艾麗耶魯殿下嗎!?」

「聽到了國王陛下生病的消息,就趕回來了啊!」

從盧克和菲茲的表情來看,馬車里的人已經曝光了.

雖然也沒有打算過度的隱藏身份.

原本就不覺得能夠完全隱藏起來,

進入王城的話,再怎麼不情願也會被認出身份呢.

就算現在大留士還沒搞清楚我們的動向,

要是早已准備好應對艾麗耶魯的行動的話,也馬上會曝露蹤跡的吧.

畢竟我們在時間上也不是很匆促.

「呀-,盧克大人-!」

「菲茲大人!」

「艾麗耶魯殿下-! 歡迎回來-!」

就算這樣,還真是受歡迎啊.

從四處都傳來了聲援.

偶爾還有鮮花丟了過來.

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是這種反應,不過大約五個人里就有一位.

艾麗耶魯他們,還真是超乎想像的偶像呢.

盧克那家伙正在揮著手回應.

艾麗耶魯離開王城之後,已經將近10年了吧.

到現在也還仍然保有這種程度的人氣,真是厲害.

不過,明明偶像從旁邊經過,沒有半個人黏上來擋住去路也很有趣呢.

應該是有禁止跑到貴族的馬車前面的規矩吧.

主君之行,礙者即斬,不容分說,之類的吧.

「一∼二∼,菲茲大人---!」

希露菲每次聽到聲援,就會輕輕的騷一下耳朵的後面.

那是希露菲不知所措時會就會擺出的動作.

等等稍微揶揄她一下吧.

在通過廣場之後,歡聲又變得更大了.

說不定是每個人都談論著「艾麗耶魯回歸」,已經傳遍大街小巷了.

要是這樣的騷動變得更大的話,維持治安的衛兵應該過來關切吧.

在這樣龍蛇混雜的時候,歐貝爾突然從後面跳出來噗滋一下.

有點害怕…….

雖然這麼擔心著,不過沒有受到襲擊.

當然不是說沒有任何士兵.

不過他們也和民眾一樣,在遠處發出歡聲.

而且還是像隊長一樣的人率先開始的.

包括末端的士兵們,民眾似乎站在艾麗耶魯這邊.

阿斯拉王國,明明並不是說對政治上有什麼特別的不滿存在.

還是受到像英雄一樣的迎接.

這樣子的超人氣,搞得我有點無地自容.

「感覺真好呢!」

看來,愛麗絲好像不這麼想的樣子.

----

一進入貴族地區之後,歡聲就急遽地減少了.

是因為終究只是在百姓之間受歡迎,而在貴族之間沒什麼人氣呢.

還是因為單純貴族沒有在道路上發出歡呼的習慣呢.

應該兩者都是吧.

進入貴族地區之後,偶爾,會看到穿著甲冑在街道上組成隊列走動的集團.

身上穿著銀色的全身鎧甲,頭上戴著全罩面甲,感覺很鈍重的一群人.

比起混在民眾里的士兵,感覺更加嚴謹.

如果把士兵當警察的話,他們就像是軍隊的感覺.

「是什麼啊,那些」

「實習的騎士喔」

將疑問從嘴里拋出來之後,罕見地是由愛麗絲來說明.

「不是經過騎士學校成為騎士的話,就必須要通過實習來記住禮儀和典禮之類的事情」

「嘿唉……」

「像這樣在街道中巡邏,好像也是實習的內容唷」

「知道的真清楚啊」

「哼哼,從朋友那里聽來的呢」

愛麗絲居然有朋友簡直嚇了我一跳.

從口氣來看應該不是什麼空氣朋友吧.

「朋友,是在劍之聖地的?」

「對啊」

也就是說,劍士朋友.

劍友嗎.

「我啊,對于愛麗絲能夠交到朋友,感到很高興.

雖然偶爾吵架也可以,不過還是要常常克制住自己,好好的保持良好關系唷?」

「不過,那個人……」

愛麗絲話講到一半突然中斷了.

猛然地巡視著周圍,手也掛到了腰間的劍上.

在愛麗絲視線的盡頭.

我注意到有一個實習騎士,正盯著這邊瞧.

因為全罩面甲的關系,看不出來是怎樣的表情.

是敵人嗎.

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

那號人物,向著看似隊長的人說了些什麼,

便朝我們走了過來.

「……!」

希露菲,基列奴,盧克都拔出了武器.

希露菲好厲害啊.

拔出法杖的速度甚至比基列奴還快呢.

「哇……!」

穿著甲冑的人被突然拔出武器的三個人給嚇到,停下了腳步.

雖然藏不住手足無措的感覺,還是將手放到了鐵桶一樣的頭盔上,脫了下來.

里面出現的是一個美女.

只能說是美女.

柔順的秀發.被汗給沾濕的額頭,更添增了一份誘人的氣息.

「愛麗絲! 基列奴! 是我!」

她的視線在馬車的後方,向著我們.

正確的說,是向著愛麗絲.

「…………」

愛麗絲騎在馬上,緊緊地盯著那位女子看著.

「愛麗絲.你還活著呢.

師父說,無論如何和龍神戰斗都不可能生還的,我還以為…….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在阿斯拉王國? 如果通知我的話我也--」

「妳誰啊」

「……」

女子倒抽了一口氣.

然後,表情顯得有點傷心.

雖然有點傷心,但是如果是愛麗絲的話也沒辦法,這樣的表情.

看起來是很熟悉愛麗絲的表情.

「……開玩笑啦」

愛麗絲這麼說著,同時俐落地下馬.

「好久不見了,伊佐露緹.因為妳穿著奇怪的鎧甲,一瞬間認不出來」

「什麼奇怪的鎧甲……這可是阿斯拉王國騎士團的正規甲冑唷?

不是很帥嗎?」

「感覺行動很不方便呢」

「水神流的話不用動也沒關系,這種程度的話剛剛好的唷」

知道了是愛麗絲認識的人後,盧克收起了劍.

希露菲表情雖然安心了點,仍然抓著法杖.

基列奴也把已經拔出的劍垂到地上,巡視著周圍.

放松的瞬間正是最危險的時候,她們這樣判斷很正確.

「現在正在仕奉馬車里的人嗎? 城里面到處都傳說著「第二王女殿下回來了」的說法,難不成那一位是……,但是為什麼愛麗絲會……啊,確實是說過在魔法都市夏麗亞留學的樣子呢.在那里認識……然後做為劍王被聘用的感覺?」

外表看起來很文靜,但是實際上好像話很多呢.

愛麗絲一言不發.

沐浴在機關槍一樣的發言當中,擺出了雙手抱胸的招牌動作.

她這麼說.

「………………嘛,大概就是那樣的感覺吧」

看起來好像從中間就沒在聽了.

這兩個人的對話,肯定一直都是這種感覺吧.

「我依照師父的推薦,正在以成為騎士為目標.

預定會在我正式被任命為騎士的時候,綬予水帝的稱號」

「是嗎,太好了呢」

「嗯」

這時候,盧克將馬掉頭.

走到這邊之後,咚一聲地下馬.

用溫柔的表情問道.

「打擾到寶貴的再會時光深感抱歉……愛麗絲小姐,是您認識的人嗎?」

「嗯,沒錯」

「這樣子啊.雖然想必一定累積了許多話題要講……但若能長話短說的話就幫了大忙了」

「我知道啦」

委婉地這麼說之後,盧克轉向伊佐露緹,做出了優雅的行禮.

「夫人,失禮了.雖然感到很抱歉,我們正在執行任務當中.

之後可能會有比較空閑的時間.

那個時候,再到您的府上致歉,同時--」

「夠了」

「是這樣子嗎,那麼,先失禮了」

即使被伊佐露緹冷淡地拒絕了,盧克也沒有露出半點苦笑,維持著溫柔的笑容,跳回馬上.

盧克騎著馬回到了隊伍前排.

而伊佐露緹不滿地看著一切.

「那就是以前提到的盧迪烏斯對吧.

和想像中一樣,討人厭的態度……而且明明是魔術師還帶著劍,是想要耍帥嗎?

愛麗絲,你想要和那種人結婚嗎?」

「……我已經和盧迪烏斯結婚了唷」

「哈……? 雖然臉是很帥沒錯,但是居然在妻子的面前和其他女性搭話……我沒辦法喜歡這種人呢.愛麗絲的品味很差吶」

「……?」

伊佐露緹用盧克聽不到的聲音,悄悄地說著這些.

愛麗絲則是一副呆滯的表情.

總之伊佐露緹好像把我跟盧克搞錯了的樣子.

正大光明聽著這些壞話,搞得我也沒什麼立場.

雖然沒有打算要拿來耍帥,我也有在使劍啊…….

「要走了喔」

「好的.在這麼忙的時候打攪你真是非常抱歉.

……妳暫時會留在這里嗎?」

聽著,愛麗絲瞄了我一眼.

至少,在艾麗耶魯奪取王位之前都會停留在這座城市.

這樣想想後便點頭回應她.

伊佐露緹這時候第一次看向我.

用呆滯的表情.

「那個,這一位是?」

感覺不妙.

該回答盧迪烏斯嗎.

嘛,也沒有什麼理由要報出假名……不過剛剛才被說了那些壞話,感覺還是有點不妙.

「咴咴!」

這時,松風動了.

無視我的意願走到了愛麗絲旁邊,用頭頂著她的背後.

喂,下次給你吃白菜,不要自己亂動啊…….

「哎呀,不好意思,你們很急吧」

但是,看著這個動作,伊佐露緹意識到了.

「那,沒有輪班的時候,我再帶妳參觀這座城市吧.

……那個時候,再把那一位介紹給我認識吧」

說到那一位的時候,正看向我.

如果在這里說「已經介紹過了,我是盧迪烏斯」的話,她會作出怎樣的表情呢.

「雖然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明白了」

「搞不清楚……愛麗絲一直都是這樣呢.

那麼,願聖米莉絲守護您」

伊佐露緹這麼說完,優雅的行禮之後,離開了.

呼,是米莉絲教徒嗎.

愛麗絲看著那個身影,不久後轉過頭來,跳上了馬.

盧克確認之後,便開始移動,馬車也重新開始動作.

「剛剛的是伊佐露緹.水王喔.在劍之聖地認識的唷」

「原來如此.感情很好呢,真不錯.」

「是啊……可是」

愛麗絲停止說話,看向了伊佐露緹的位置.

銀色的集團排成了一列,消失在巷弄之中.

「說不定這次會變成敵人呢……」

啊,這樣嗎.

水王伊佐露緹.庫魯艾魯.

也以「可能做為敵人出現的人物」為由,從奧爾斯蒂德那里得知了她的存在.

本來也跟愛麗絲提過,水神蕾塔很有可能在敵方陣營.

愛麗絲在那個時候,或許就已經注意到了伊佐露緹會變成敵人吧.

雖然以實習騎士的立場,大概是做不了任何事…….

但是不管是多低的立場,實力也是水王等級的.

變成戰場的話,出現的可能性很高.

「……這樣愛麗絲沒問題嗎?」

「求之不得呢.把在劍之聖地的事情做一個了斷」

「是嗎」

雖然我不太清楚,不過毫不猶豫的就說出這個話,也代表著兩人是這樣子的交情吧.

競爭對手般的交情.

也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要是變成互相奪取性命的發展的話,就遠遠超出我能理解的范疇了.

可以的話,還是希望兩邊都能存活下來,繼續競爭.

畢竟死了的話一切就結束了.

----

拐過一個右轉之後,道路就變成了上坡.

巨大的城牆上雖然有士兵在守衛,將盧克的紋章給他們看之後,就用臉示意放行了.

通過中級貴族的地區之後,又遇到了一道城牆,有如小國的城寨一般的大小將房屋給包圍起來.

到上級貴族的地區了.

艾麗耶魯的別墅,在離王城有點遠的位置.

座落在市街之中,有我家的五倍之大.

雖然不像在戰爭中會當做堡壘來使用的愛麗絲老家一樣,但做為私人的房屋也實在的大得太誇張了.

時間已經是傍晚了.

進入城市的時候才剛剛白天而已,還真的花上了半天吶.

進入了建築物的敷地之後,一名像管家一樣的人出來了.

他看到了盧克的樣貌之後又馬上退了回去,慌忙地將女仆都給召集起來,出外迎接.

雖然這樣說,大概也就五個人左右.

他們是在艾麗耶魯不在的期間,負責管理這棟別墅的人吧.

讓傭人迎接之後,進入了房屋之中.

內部看來非常的豪華.

當然,論豪華的話佩魯吉烏斯的城堡遠在其之上,但是從一些重要地方都放有看起來很昂貴的美術品來看,確實會湧出做為別墅的阿斯拉貴族宅邸的實感.

排名的話,大概是排在愛麗絲老家前一名的程度.

分配好各自的客房之後,洗了個澡以褪去旅途中的髒汙.

連洗澡用的水桶上也有金屬制的裝飾品,看起來相當豪華.

房間里還配備有浴缸,要泡澡的話也可以.

雖然我是沒有使用.

洗完澡之後,就是用餐的時間了.

只有我和艾麗耶魯,愛麗絲,希露菲四個人.

名義上是艾麗耶魯下屬的人則是在別的地方用餐的樣子.

「那麼,盧迪烏斯大人」

「是」

「多虧盧迪烏斯大人的幫忙,平安無事的抵達了這里」

用餐完畢之後,艾麗耶魯向我提出對話.

「我的話,從明天起就會開始行動了.

為了迎接佩魯吉烏斯大人的准備,

以及准備為了讓大留士上級大臣失勢的『場』.

還有確認我不在的時候反叛的貴族,情報收集,

和預先派來的內應連絡,到各個地點視察…….

將會忙得不可開交.」

「是」

「為了給大留士一派致命一擊,在越早的階段將『場』展開越好.

幸運的是,因為父王生病的關系主要的貴族都集中到王城里了.」

意思是說,馬上就要決戰了.

「預計要花多長的時間?」

「最多10天」

「了解了」

10天嗎…….

好快啊.

「已經把我方所有的牌都給打出了.

雖然其他還有一些手段,不過基本上勝利已經是無庸置疑的事了.

盡管我認為可能性不高,

在『場』里,會遇到一場艱辛的苦戰也不一定」

當然,對方也保存了十足的戰斗力,我覺得可能性說不上很低呢.

「雖然我認為我方的戰力也非常充分,但是或許也會發生什麼萬一.

所以在此之前,我希望能夠削減一些敵方勢力的主要角色」

「也是呢」

「盧迪烏斯大人與愛麗絲大人,還有希露菲,我想把這份重要的工作交給你們」

各個擊破嗎.

確時,要和北神流的那些人交戰一次也是重點.

「但是,要將其找出之後襲擊,也很難做到吧.

而且在做這些事的當中,也難保艾麗耶魯大人不會遇到襲擊」

在這座都市中,也有艾麗耶魯的其他同伴吧.

但是,應該不存在水帝等級的人.

除去我,愛麗絲,希露菲的話,守護艾麗耶魯的就只剩下盧克和基列奴了.

基列奴雖然很值得信賴,但是如果以複數北王等級的人為對手的話,也會敗下陣來吧.

「是的.正因如此,打算設下誘餌」

「誘餌……?」

「刻意露出破綻來,讓他們主動出擊.

可用于此處的魔法道具也有帶過來」

以前用過的,交換身形的戒指嗎.

用那個道具,把誰假裝成艾麗耶魯.

然後刻意制造出容易襲擊的局面,引誘對手出擊.

這樣在艾麗耶魯行動的時候,也能夠引誘對方.

和貴族會面完歸宅的時候,或是前往下一個地點的時候.

早上,晚上,深夜.

有各式各樣的模式能夠假裝露出縫隙.

對方主動上門的話,就能省下搜索的麻煩了.

「對希露菲來說,雖然是份有點危險的工作……」

「沒有問題」

希露菲瞬間回答.

「現在正是決勝負的時候.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事,就會盡力去做」

這樣說來,是讓希露菲負責假扮成艾麗耶魯嗎…….

嘛,演變為戰斗的話就沒有所謂安全的地方了.

到了這一步,不管在哪都是一樣的.

本人很有干勁的話,我也只好全力保護她了.

「會上當嗎」

「大概……一半一半吧」

結果上來看,一直到進入王城為止,一次襲擊都沒有碰到.

就算我方也保持著警戒,但是旅行了將近一個月,多少會有適合襲擊的機會才對.

也或者是,預測到了艾麗耶魯會准備『場』,准備在那里用壓倒性的戰力一次殲滅.

感覺很有可能是這樣的打算.

「上鉤的話就好辦了.不上鉤的話,也就保證了人身的安全」

「……沒上鉤的話,就會演變成總力戰了呢」

「那個情況下,就要請盧迪烏斯大人多多擔待了」

會變成那樣子呢.

沒問題吧…….

「我方沒有援軍嗎?」

「從拉諾婭王國,送進阿斯拉王國里的也有幾個人.

但是,都是一些上級劍士,上級魔術士的程度.

雖然當天會配置到『場』上,以北帝,北王做為對手的話,實力完全不足」

說得也是呢.

「要是有個萬一的話,說不定也得借用一下那位大人的力量」

「那位大人嗎」

奧爾斯蒂德嗎.

他應該也已經進入這座城市里了吧.

雖然有在定期聯絡,但是沒有什麼值得報告的事,他的話也很少.

艾麗耶魯因為我正在被盧克警戒著,所以沒有和奧爾斯蒂德見面.

「說的沒錯呢,要是有萬一的話,就請求幫忙吧」

雖然聽著這段對話的希露菲歪了歪頭,不過沒關系吧.

「那麼,那個方面就拜托了」

「是」

10天里該做的事已經決定了.

從明天起,在阿斯拉王國的戰火就要點燃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一話「途中」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三話「暗夜的死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