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三話「暗夜的死斗」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三話「暗夜的死斗」

隔天

和艾麗耶魯一起前往王城赴會.

托莉絲也在據點為了之後的出場做准備.

2名仆人也不在.

因此,只有6個人.

雖然二名仆人多少也有戰斗能力.

但是她們也有家庭,而對艾麗耶魯來說她們的家庭也是重要的友軍.

除此之外,她們兩人也忙著分攤艾麗耶魯的工作.

看來是真的打算在10天里把該做的事做完.

接著,是第一次見到的王城.

阿斯拉王國的王城,和從遠方看到的一樣,超大.

恐怕比佩魯吉烏斯的空中城塞里的城堡還要來得大.

此外在城的內部,還有所謂的王宮存在.

王族在其內生活,有著無數庭園與宮殿的地方.

除了宮殿以外的地方似乎只要是貴族誰都能去,但是跟這次的事情無關.

對後宮也稍微有點興趣,不過也沒有事情需要去那里做.

這次只打算探望重病的國王,以及預約『會場』.

在這個王城里,發現了一個令人吃驚的東西.

不,大概還不到令人吃驚的程度.

如果是這里的話,有那樣的東西也並非不可思議.

只是實際看到的時候,每次經過都會忍不住再看一次.

那是佩魯吉烏斯的肖像畫.

3幅排列在一起的肖像畫的其中一幅.

龍族的臉孔很不容易分辨,畫成肖像畫之後這一點又更明顯了.

而且這個肖像畫中的佩魯吉烏斯,恐怕是美化過的,比現在看起來大概年輕了10歲.

當然,一開始並沒有看出來是佩魯吉烏斯.

一開始只感覺到似乎有點像的程度,就把視線移到別處去了.

但是眼睛掠過肖像畫正下方的金屬板時,又再看了一次.

上面,寫有名字.

佩魯吉烏斯.朵拉.

我嚇了一跳.

要說為什麼嚇一跳的話,因為和曆代阿斯拉王的肖像畫掛在很近的地方.

旁邊的是沒看過的人族.

和頭上混雜著金發與銀發的男子的臉.

可能是因為看到了佩魯吉烏斯的名字,所以馬上也聯想起來是誰.

人族是北神卡魯曼.

然後,這個看起來像是人族與龍族混血的是,龍神烏爾邊吧.

殺死魔神的三位英雄.

以前的我的話,大概會說根本沒殺死嘛這樣玩笑帶過.

但是聽了奧爾斯蒂德的話之後,就想正經看待了.

從結局來看,他們全力的奮戰,成功的打倒了魔神拉普拉斯.

在漫長的曆史中,做為最強的存在君臨著世界的魔龍王拉普拉斯的,其中一半.

正因為如此,才在這種地方放上肖像畫吧.

做為活生生的傳說英雄.

真是偉大的人物.

老實說,原本對于佩魯吉烏斯出現在『場』里會帶來什麼影響還稍微有點不安.

但是看到肖像畫被這樣掛在曆代國王的旁邊…….

我想沒問題吧.

────

經過3天了.

作戰還在順利的進行著.

徐徐地在准備『會場』的架構的艾麗耶魯.

誠心期待她的歸來的貴族們聽從了她,提供了後援.

我一邊擔任著護衛,一邊被介紹給數十位貴族.

老實說,名字我完全記不住.

大留士上級大臣與第一王子古拉維爾.

我並沒有被介紹給他們,不過有一次在很遠的地方有瞄到.

大留士用一句話來形容的話,就是老貍貓.

肥碩的身體上,帶著松懈的臉頰,還有感覺討人厭的眼睛.

擁有讓我湧起一股親近感的丑陋身體的,豬的怪物.

他看到我的時候,露出了非常害怕的表情.

簡直像是看著死神一樣的目光.

雖然我不是很擅于判斷臉色…….

但表示出這樣明顯的反應,看來已經不用費心猜測究竟是不是人神的使徒了.

第一王子古拉維爾,就是個普通的老伯.

並不是從王子這個詞中可以想像出來的,帶著柔順金發的十幾二十歲年輕人.

而是留著胡須熱心于工作的30多歲的感覺,與王子的印象差得有點遠.

但是看到的時候,奇妙地浮出了「想在這個人底下工作」之類的想法.

這大概也算是威望的一種吧.

這樣說來,也聽說了第二王子哈爾法烏斯的傳聞.

他好像在與第一王子的政爭中失敗,成為被軟禁的狀態.

應該是奧爾斯蒂德做了什麼吧.

還是說,奧爾斯蒂德早已知道了這件事,才說不需要警戒第二王子呢.

總之,那些第二王子派,已經對勝利完全絕望而放棄的那些人,在得到了艾麗耶魯歸來的報告之後,也都為了沾點好處而聚集了起來.

他們對艾麗耶魯制作『會場』提供了幫助.

艾麗耶魯正在她的戰場上奮斗著.

我的戰斗的對手,則是想要襲擊艾麗耶魯的敵人.

遇到了無數次的襲擊,

現在為止還沒有成功釣到大魚,但是每天都會有暗殺者被送來.

他們的目標只有艾麗耶魯一個.

具體來說是假扮成艾麗耶魯的希露菲.

移動中,用餐中,睡眠中.

連吃飯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就是在講現在的情況.

而真正的艾麗耶魯則穿著女仆裝,戴著發髻,

吃著女仆粗糙的(雖然這麼說還是比下級騎士還要奢華的)伙食,

安穩地在女仆的房間中粗糙的床上睡著.

「雖然跟之前相比麻煩的事情變多了,不過有盧迪你們在的話還是非常輕松呢」

希露菲是這麼說的.

暗殺者集團雖然不能說是雜魚,

但是與我和愛麗絲,基列奴戰斗的話,能力就顯得不足了.

不過,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多半會陷入少許的苦戰吧.

畢竟對于要殺還是不殺一直拿不定主意.

這樣一想的話,嘛,嗯.

愛麗絲和基列奴在真是太好了.

至少,能夠突破愛麗絲與基列奴兩人劍陣的敵人,還沒有出現.

要是盤算著在『場』進行總力戰的話,就會有點棘手.

北帝,北王各自帶入一對一的話,之後的就是我來負責.

如果只剩下水神的話最好,還有其他戰力的話就交給希露菲.

然而,要是再多一個人的話,就會把手伸向艾麗耶魯了吧.

之前雖然希望奧爾斯蒂德能為此做點什麼,

但是自從進入王城之後就沒辦法與他接觸了.

甚至是否已經進入城中都還不明.

不論如何,已經很清楚這事不是光靠祈禱就能解決的了.

就算為了預防萬一,也要盡可能的減少敵人數量.

這樣與艾麗耶魯進言之後,她表示明白我的想法.

「那麼,試著稍微使點手段吧」

艾麗耶魯在當天,向著第一王子派的貴族私下搭了話.

說今天愛麗絲和基列奴同時遇到生理期,所以有點麻煩,這一類下流的話.

做為談話對象的貴族,用非常有興趣的眼睛看著愛麗絲.

愛麗絲也擺出了非常不爽的表情.

看來是要散布護衛狀況不好的假消息,促進襲擊發生.

最後,這個作戰以失敗告終.

太露骨的關系吧.

從隔天開始,連暗殺者也不出現了.

────

經過了5天.

沒有遇襲.

取而代之的是,周邊的有力貴族開始被當成目標.

那些推動『會場』構築的貴族們.

當然,他們也有自己直屬的自衛手段,所以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但是,這個次襲擊的警告意味很濃厚.

實際上也有許多小人物因此投靠到第一王子派了.

在這當中,我和某個人物碰面了.

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

他和事前得知的消息一樣,已經倒戈到古拉維爾派了.

匹雷蒙.

年齡大概是30歲中間吧.

他有著和保羅得相當像的臉孔.

但是在那個臉上,保羅平時會散發出的自信和余裕之類的東西根本不存在.

給人一種像是肚子餓的老鼠一樣怯懦的印象.

恐懼著風險,不斷往安全的地方逃跑的類型.

我並不會討厭這樣子的人,但似乎是沙羅士爺爺很討厭的類型.

盧克對著他談論了各種話.

是不到吵架程度的對話.

為什麼要背叛艾麗耶魯,自己的努力到底算什麼.

這些問題,都被匹雷蒙一句「毋需和你說明」給切割掉了.

盧克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即使這樣,盧克還是追上去,懇求著回到我方,現在還不算太晚.

但是,果然沒用.

最後被像盧克兄長一樣的青年用戒備的眼神問說「難道你也想當家督嗎?」,

接著用唾棄的態度將他遺留在原地.

這態度感覺挺過份的.

至少,也不是該對著將近十年都在外國的土地上辛苦著的兒子該有的態度.

但是保羅好像也曾經受過這樣的對待.

我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對阿斯拉貴族來說,也有屬于阿斯拉貴族的道德觀吧.我不打算片面的去鄙視他們.

艾麗耶魯獲勝的話就是盧克,

古拉維爾獲勝的話就是盧克的哥哥,

所謂的諾多斯家,即是作為政爭中不斷勝出的重鎮而存續下來的吧.

從這個角度思考的話,那兩個人的的態度,嘛,某種意義上也不能說是不擔心盧克.

也可能內心其實只是單純討厭盧克就是.

我的心情先放到一邊…….

這樣發展下去,就會變成基列奴要斬殺匹雷蒙的情況,這點不會有錯.

就算盧克一家已經接近崩壞了.

如果盧克這麼看重他的家庭的話,也想要稍微為他出一點力.

但是,也覺得還是自己的事情比較重要.

討厭的狀況.

────

第9天.

『會場』的設置已經完成了.

宴會本身在王城里自然是很盛行.

但是,這次預定的參加者里,包含了阿斯拉王國里所有有名望的貴族.

艾麗耶魯用這種感覺來主辦.

以第二王女艾麗耶魯設宴慰勞第一王子古拉維爾為名目的宴會.

我的話,肯定不會參加這種明擺著有陷阱的宴會吧.

但是阿斯拉的貴族是不能用這種理由不去的.

畢竟參加宴會也是貴族的義務之一.

雖然多少也有一些阻礙,但是艾麗耶魯將那些全部跨過去了.

之後就是重頭戲了.

以及,我的工作.

明天將會是很艱巨的一天吧.

說不定有人會死.

愛麗絲嗎,希露菲嗎,基列奴嗎.

雖然想要極力避免這種事發生…….

不過今天可能會亢奮得睡不著也不一定.

要和愛麗絲她們一起睡嗎…….

────

在我這麼想的那天晚上,發生了事件.

是個沒有月亮的晚上.

所有的准備都結束了,只剩等著明天的重頭戲上場.

今天應該好好睡一覺,養精蓄銳.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回去的時候,半路上發生的事.

道路的正中央,站著一名男子.

只要看一下頭就會馬上明白是獸族的男子.

兔子的耳朵……看來是米魯迭特族.

女性的話就是兔女郎,但是男性的話該怎麼稱呼才好呢.

「……」

他穿著無光澤的黑色鎧甲,手上舉著長劍.

將馬車的去路給擋住了.

「是誰!」

馬車旁邊的盧克走到了前方,對他問話.

他沒有回答.

沒有回答的必要.

襲擊者是不會將自己的名字──.

「北神三劍士的一人,北王『雙劍』的納克爾蓋多」

回答了.

「……」

下個瞬間,納克爾蓋多分裂了.

輕盈地,像靈魂脫離一樣,左右分開了…….

「納克爾哥.我覺得這種時候,是不能講出名字的唷?」

「啊,對耶.這次和平常不一樣…….蓋多真聰明呢」

「嘿嘿,最近可是有好好用功呢」

不對,並沒有分烈.

原來是雙胞胎啊.

有著幾乎相同面孔的兩名劍士.

「的確,這種時候,關于雇主大留士大人的事情,也是不能說的唷」

「這樣說來,平常襲擊我們的暗殺者,也都不會透露依賴人的名字吶」

「沒錯沒錯.所以說納克爾哥,絕對不能說唷」

「我知道了啦」

嘛,關于依賴者是誰,這次就算不說也知道是誰就是了.

在這有點漏氣的時候,愛麗絲出來了.

從馬上下來,拔出了配劍.

「愛麗絲.格雷拉特唷」

感受到貪婪的殺氣,雙胞胎的耳朵不停的跳動.

「喔喔,傳說中的『狂劍王』!」

「有如銳牙一般的劍技,有如魔獸一般的狂野!」

「雖然我們是這柔弱的米魯迭特之身!」

「做為對手也不會不夠資格!」

愛麗絲將劍架在上段,

雙胞胎則擺出了左右對稱的架勢.

「我們一個人時是半調子」

「兩個人時就是一個完整的人」

「就算是二對一」

「也不能說卑鄙」

不對,二對一很卑鄙吧.

這樣想的時候,從馬車後方又出現了另一個人影.

小小的影子.

那個影子,穿著用像用墨水塗過一樣全黑的鎧甲.

手上拿著的是,黑色的盾,以及黑色的劍.

「……」

他沒有報上姓名.

沒報名字,只是擺著架式.

與他相對而立的,是基列奴.

她像是理所當然一樣,對著那個男子拔出了劍.

「上次欠的可要還給你囉」

「……多魯迪亞的夜視能力很好……這次是稍微不利嗎」

是維.塔.

上次,基列奴吃了他的虧.

但是前幾天也已經將維.塔的技倆,姑且告訴基列奴了.

雖然不知道她到底能不能理解,但這次應該沒問題吧.

前門有兔,後門有小人.

這樣說來,還能這麼輕松的看著現在的情況真是不可思議,

實際上全都是北王啊.

該幫哪一邊呢.

我幫愛麗絲的話,希露菲或盧克就去幫基列奴.

這樣一來就能帶入二對一的情況.

雖然這麼想,但是還不能動.

歐貝爾不在.

這個情況,讓我無法行動.

艾麗耶魯並不在現場.

艾麗耶魯走別的路線,安全地從王城前往別墅.

是故,形成希露菲幫愛麗絲,盧克幫基列奴這樣各自援護的局勢也不錯.

但是這樣一來敵人也會察覺吧.

艾麗耶魯不在現場這件事.

然後應該會逃跑吧.

目標不在的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明天就會以更萬全的體勢迎擊我們.

到時候可能還會再增加一到兩人.

現在正是好機會.

打倒兩位北王的機會.

不在這里打倒的話,明天就會陷入更艱辛的困境.

那麼,應該讓我幫愛麗絲,盧克幫基列奴嗎.

這樣一來,歐貝爾就會和希露菲交戰.

希露菲的話是贏不了歐貝爾的.

雖然說不上是絕對,但是奧爾斯蒂德是這麼認為的.

果然,我自己這顆棋子不能動.

「……不對」

好好想想.

歐貝爾之前,是潛伏在哪里?

並不是在森林當中,而是在土里.

這次也是,躲在附近的哪里.

躲在附近,冷靜的准備偷襲我們其中某人.

那麼找出來就好了.

從這里找出那家伙隱藏的位置,一發解決.

這樣的話,就能毫無疑慮地支援愛麗絲或基列奴了.

「沒問題唷盧迪烏斯.我一個人就能贏」

愛麗絲的聲音在暗夜之中響起.

確實,那個叫納克爾蓋多的劍士正苦于穿過愛麗絲的攻擊范圍.

正如半調子代表的,只有一個人的話頂多就是北聖等級.

而且,那種程度的話愛麗絲一擊就能收拾掉.

哪邊失手落入攻擊范圍的話,那一半就死定了.

不可能對工作認真到能夠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基列奴也還在攻擊距離之外.

小人族的維.塔和人高馬大的基列奴,攻擊距離簡直差太多了.

我方也不可能那麼輕松的就落入對方的攻擊距離里.

即使這樣他們也沒有撤退的打算…….

果然,後面還有一個人在吧.

對方打出了三張手牌.

准備要在這里將我們給收拾掉.

歐貝爾到底在哪.

周圍有哪些地方能夠躲藏的?

這里絕說不上是適合襲擊的地方.

左手邊是城牆,右手邊是貴族的宅邸.

右手邊看起來稍微比較適合躲藏.

但是,有庭園的房子都被高聳的圍牆給圍起來了.

房子之間有小巷子.

但也是以馬車能夠通過為前提的寬度,稱不上是容易隱藏.

躲在庭院里面,破壞圍牆之後出現?

怎麼可能,又不是巴帝迦堤.

城牆又如何?

有著抬頭才能看清的高度的城牆.

從上面用繩索降下來?

還是說,直接跳下來?

感覺是北帝的話說不定做得到…….

那麼,下面?

還是跟之前一樣,躲在地面下?

不對,不會有這種事.

經過上次的事情,走路時都會特別注意地面上.

我不認為會看漏.

在哪里…….

哪里有死角嗎?

我位在馬車的左後方.

盧克在馬車的右前方.

光源有兩個.

馬車上附掛的火把.

以及出來時我召喚的燈精靈.

亮度很高,就算是穿黑衣服的襲擊者的樣貌也能清楚地看見.

沒有看不見的地方.

果然是在城牆上嗎?

從城牆上面,用魔術降下來……?

于是邊讓燈精靈往上移動,邊往城牆上看.

「……!」

找到了.

一開始看到城牆的時候,還沒有注意到.

在中段的位置有點違和感.

在城牆的中段,蓋著和城牆的顏色非常相近的布.

白天的話一眼就會被發現了吧.

或是被車頭燈給照到的話,也會注意到異樣.

馬車火把的亮度的話,僅僅是不會注意到的改變而已.

但是使用燈精靈的話,就會注意到僅只一點點的違和感.

贏了.

我把法杖朝向那塊布.

「……」

沒有詠唱.

平常的話,為了讓旁邊的人意識到施展魔術而會唱出術名,但是這次也沒有.

岩砲彈.

全力發射.

…………上了.

再會了,歐貝爾.

「咕喔喔喔!?」

可惜不知是野生的直覺.

或者是做為武人的直覺.

我連一秒的猶豫也沒有.

應該是這樣才對,是感覺到什麼了吧.

歐貝爾,從原本的位置解除隱身之術,回避了魔術.

不,沒有完全回避.

岩砲彈貫穿了歐貝爾的腳,打出了一個大洞.

他試著恢複體勢,從城牆上落下.

「奴咕啊!」

這個叫聲,變成了戰斗開始的信號.

「呿!」

我對著歐貝爾放出了魔術,岩砲彈.

但是歐貝爾保持著坐在地上的姿勢,輕松的將其全數擋下了.

「嗒啊啊啊啊!」

盧克從背後沖過去.

歐貝爾以左手為軸心將身體給反轉,把盧克的劍給彈了回去.

將失去平衡的盧克掃倒,用倒在地上的姿勢,准備給盧克致命一擊.

我用岩砲彈阻止了他.

「奴咕!」

身體像彈簧一樣縮回,用單腳站著的歐貝爾.

但是,歐貝爾的另一只腳掉了下來,看來機動力已經被奪去一大半了.

他聞風不動地單腳站著,看著馬車與我,以及前方和後方.

「……」

被這個視線引誘,我也巡視了一下.

在剎那的一來一往之間,戰場的局勢已經傾斜了.

愛麗絲正如自己的宣言,已經葬送了那兩個人.

但是,愛麗絲也不是完全沒事,她的肩膀受到了重傷.

左肩正無力地垂下.

但是愛麗絲完全不把傷口放在心上,直直地向這邊跑來.

視線另一端的是歐貝爾.

基列奴則已經壓倒了維.塔.

維.塔已經失去了一只手了.

失去了盾排的維.塔,以及無傷的基列奴.

我看到的時候,基列奴正准備給維.塔做出致命的一擊.

「歐貝爾爾爾爾爾!」

維.塔大叫.

同時,他將某種東西往地上一敲.

爆炸與粉塵的聲音同時響起,周圍一瞬間被黑色的煙霧給包圍.

魔法道具嗎,還是魔道具之類的嗎.

雖然知道夜晚的維.塔會用黑煙遮蔽視線.

但是知道的和實際看到的有一段差距.

能見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差.

在濃霧一樣的視野里,只聽得到維.塔奔跑的聲音.

以及追著他的,基列奴的腳步聲.



急急忙忙的回避.

維.塔則從我的旁邊跑了過去.

是針對我的嗎?

不對,是針對馬車嗎?

「交給我!」

下個瞬間,馬車的門打開了,希露菲滾了出來,施展了魔術.

混合魔術『火炎龍卷』.

火和風的混合魔術將黑煙給吹散,周圍的景色又變得清晰.

確認狀況.

基列奴,健在.

盧克,健在.

希露菲,健在.

愛麗絲也健在.

維.塔在小巷子里消失了.

跑掉了嗎?

隨便,就算維.塔跑了,只要能解決歐貝爾就好.

歐貝爾現在……哎,不在?

在哪里?

「盧迪烏斯!」

愛麗絲大喊.

跟著她的視線望去,看到歐貝爾正在用鉤爪像蟑螂一樣爬著城牆.

他用超快的速度爬上了城牆頂端後消失了.

已經追不上了.

但,還不是發呆的時候.

「去追維.塔!」

立即下達指示,前往巷子里.

追得上嗎?

稍微有些誤判嗎?

維.塔往小巷子逃跑時,應該馬上去追嗎.

那家伙已經失去一邊手腕了.

失去平衡的身體,是沒辦法跑太快的.

但是北神流的話,說不定像這樣的訓練也…….

當我這麼想著,踏入了巷口時,我的腳步停止了.

維.塔死了.

小小的身體的正中間開了一個巨大的空洞,鮮血四溢地倒著.

非常有即視感的死法.

我也曾經這樣死過.

周圍沒有任何氣息.

但是,應該在吧.

而且是他做的吧.

奧爾斯蒂德.

「盧迪烏斯……辦到了呢」

回過頭,看到了愛麗絲.

肩膀像裂縫一樣被切開,鮮血不斷滴到地上的愛麗絲,彎著嘴笑著.

「啊,嗯……」

總之我先把手放在愛麗絲的肩膀上,詠唱治愈魔術.

好嚴重的傷啊.

應該沒有傷到肌腱吧.

像這樣肉跟骨頭都被切開的模樣,對心髒很不好啊.

「謝謝」

愛麗絲隨便的道謝之後,翻起身來.

回到巷口大喊.

「剛剛那個被盧迪烏斯給討取了!」

聽到這句話,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抱歉,剛剛無法動彈」

「不,如果我早一點解決的話,盧迪烏斯就能專心的以歐貝爾為對手了吧……」

「我才是,如果早一點跳出來的話就好了,稍微有點太慢了呢」

「雖然跑掉一個,不過成果還不錯呢!」

(譯注:這一段對話從日文用詞來判斷,第一句應該是盧克說的,第二句是基列奴,第三句是希露菲,最後一句則是愛麗絲.)

大家互相談著話,一邊收拾尸體.

我也是,如果用不同的魔術的話,或許就不會被歐貝爾給跑掉了.

因為奪去了一只腳所以沒想到,如果當時使用泥沼的話…….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戰斗是瞬息萬變的.

像這些瑣碎的事情,結束之後才覺得當初應該這樣做那樣做,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

這一次,

北王維.塔.

北王納克爾蓋多.

解決了這二人(三人).

成功的按照預定減少了敵方的棋子.

雖然被歐貝爾跑掉了,也算是大勝利.

剩下的,就是明天的重頭戲了.

『奇拔派! 北神三劍士!』

『孔雀劍』的歐貝爾

擅長利用地形與魔道具的多樣化戰斗.

與華麗的衣裝相反,常使用一些樸素的技巧,因此得到孔雀的名稱.

『光與暗』的維.塔

為了掩蓋小人族身材矮小的劣勢,擅長使用奪取對手視線的戰法.

他擁有即使自身視線被奪取也能戰斗的技術.

已故.

『雙劍』的納克爾蓋多

雙胞胎劍士.使用像鏡像一樣的組合技壓制對手.

二個人算一個人.

已故.

一共四個人的,北神三劍士.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二話「王城艾露斯」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四話「艾麗耶魯的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