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四話「艾麗耶魯的戰場」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四話「艾麗耶魯的戰場」

宴會在王城中舉行.

用于大規模宴會的大廳其中一個.

長條型桌子.

已經全部被決定好配置的座位.

無法想像只用了10天就布置完畢的會場,正在眼前.

看著這間准備完全,只等著宴會舉行的會場,內心感到雀躍不已.

做為工作人員來到這里的我,和愛麗絲兩人在迎賓室的入口附近站著,瀏覽參加者的面孔.

雖然叫做迎賓室,也並不會很狹窄,這里是像舉辦著立食宴會一樣的形式.

抱著期待表情的人.

懷抱不安表情的人.

這些人們在開始不久就已經抵達了會場.

他們正在迎賓室中興致勃勃地談論著,今天艾麗耶魯會說些什麼話呢,

以及聽完之後古拉維爾會做出什麼回應呢.

這類的話題.

看起來如此愉快也是因為,終究他們是暴風中心以外的人物.

不管跳槽到哪里影響都不大的他們,不過是小人物.

最初的大人物,稍微遲了一些才登場.

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

他和長子跟著護衛,在入口用猜忌的眼神看過來.

然後,像是要把什麼東西吐掉一樣地說了.

「……哼,事到如今還以為能回到諾多斯.格雷拉特家嗎?」

突如其來的發言.

「我是沒怎麼想啦」

「給我好好記著,本來你連冠著格雷拉特之名都是不被允許的事」

「哎,啊,是的」

說著一些誤解的話,匹雷蒙在迎賓室做完慣例的登場之後,

消失在為上級貴族所准備的個別室中.

「他是怎樣啊……」

愛麗絲生著悶氣.

這樣說來.

以前,在愛麗絲家的時候.

曾經被說過我把自己想得太卑微了之類的話呢.

那個時候雖然完全沒有覺得把自己想得太卑微,

但要是當時保羅低頭的人不是保萊阿斯而是諾多斯的話.

然後,我擔任的是諾多斯家中某個人的家庭教師的話.

在那樣的人當中,應該就會覺得自己很卑微吧…….

嘛,怎樣都好.

匹雷蒙的確是保羅的弟弟,也就是我叔父一類的人,但是也是之後會被基列奴給斬殺的人.

對我來說是個討人厭的家伙最好.

以匹雷蒙為起頭,這次『宴會』的主角們陸陸續續地登場了.

兩名仆人的雙親,以及托莉絲老家的人也來了.

接著還有四大地方領主.

愛羅士,傑彼羅斯.

以及,保萊阿斯.

保萊阿斯的當主是……叫什麼名字來著.

湯瑪士嗎,還是高登呢…….

記得是像列車頭一樣的名字.

啊啊,對了.叫傑姆茲.

(譯註:上述名字皆出自赤い機関車ジェームズ,另外在湯瑪士小火車中也有叫做湯瑪士和高登的列車頭)

他也是帶著長男一起登場.

從長相來看,比起菲利普長得更像沙羅士吧.

體格也很健壯.

但是他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憔悴.

根據艾麗耶魯所說,他辭去了大臣的職務,轉為擔任領主的樣子.

對于失去領地的領主來說,可以預見會有許多痛苦吧.

即使這樣,家族也沒有分崩離析,

多虧失去了領地但是土地仍然殘留下來的關系吧.

也就可以說,多虧了傑姆茲的努力.

……努力,嗎.

菲多亞領地的複興並沒有進展.

但是從傑姆茲的臉上也能看出來,他並不是什麼都沒有做.

他也一樣受到了消失事件的沖擊.

為了存活下來而拼死努力過了.

雖然所謂的存活,和被直接卷入轉移事件的受害者意義不同…….

不管怎樣,我也無法理解他的感受,他也無法理解被轉移者的感受.

「……」

他向著我……倒不如說,向著站在我旁邊的愛麗絲瞄了一眼之後,也進入了個別室.

緊接著最後.

大留士上級大臣比誰都還要晚才到.

跟著一名護衛.

大留士一看到我,就用顫栗的表情別過頭去.

護衛的人看到我之後,便就靠了過來.

在明亮的地方仔細看著,果然頭上的造型只能用奇怪來形容.

穿著不帶袴的和服,以及看似香菇的頭.

腰間配著四把劍.

「初次???親眼見識到你.

在下是北帝,名為歐貝爾.寇魯貝多.

在坊間有著『孔雀劍』的名號」

偷偷看一下腳下,正用兩只腳好好站著.

也沒有拖著腳的樣子.

看來是完全治好了.

在阿斯拉王國,也有能治好那種程度的傷的治愈術師嗎.

「多禮了.聽說過閣下的大名.我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泥沼』的…不,還是說應該稱呼你『龍之犬』比較好呢?」

這樣的話,奧爾斯蒂德不就是『飼主』了嗎.

好懷念的名字啊.

汪汪.

不過,既然會說出龍之犬這種話,

果然歐貝爾就是人神的使徒呢…….

「喔唷失禮了……聽說,在路途中受了許多次的襲擊呢」

「……嗯,嘛」

「以多彩多姿的技巧,從使用卑劣手段的刺客手中逃離之類的」

自己說自己卑劣嗎…….

配合這開玩笑的口氣,歐貝爾的嘴笑了出來.

但是,他的眼睛完全沒有笑.

「下一次,就是真正的勝負了」

歐貝爾一瞬間擺出了和他的臉不相配的表情,走掉了.

這應該是宣戰布告吧.

他第一次和第二次,也是抱著以我為目標的想法.

那樣的話,果然是第三位使徒吧.

第一王子古拉維爾並沒有像這樣到迎賓室來.

似乎是直接前往會場的樣子.

這樣一來,演員就到齊了.

────

到了預定的時間,宴會開始了.

貴族們依照順序地進入了房間,坐到決定好的座位上.

而我在牆邊,站在專門給護衛的位置上看著.

今天因為艾麗耶魯的命令,在這個會場附近幾乎沒有警衛兵.

為此,幾乎所有的貴族都帶著護衛前來.

在我的旁邊有雙手抱胸站著的愛麗絲和基列奴,警戒著周圍.

希露菲並不在.

他為了之後的儀式,擔任著某個重要的工作,暫時離開了.

看見貴族都已經進入了會場里,站在主位的艾麗耶魯往前跨出一步.

「今天,各位能在百忙之中前來,不勝榮幸」

主辦的艾麗耶魯的開場白.

以國王陛下的病情開始,到最近國內的各種情勢,

最後講著留學的過程中,對阿斯拉王國是多麼的思念…….

緊接著,攻擊開始了.

「那麼,今天,將各位貴賓招集至此並不是為別的.

其實有兩個人,想要介紹給大家認識」

在艾麗耶魯發言的同時出現的是,佩帶了華麗的裝飾品的,誘人的女性.

他從入口出現之後,從容地穿過了會場,

接著站到了艾麗耶魯的身邊.

看到那張臉,大留士的眼睛睜得大開.

在貴族里也有人臉色蒼白地站起來.

那就是,一族嗎.

「在旅行的途中,偶然地在某個場所相遇了.

帕普魯赫斯家的次女,托莉絲堤娜小姐」

被介紹的淑女.

托莉絲抓起洋裝,用愛麗絲一輩子也模仿不來的完美姿勢做出一個鄭重的行禮.

「向大家介紹過了,小女子名叫托莉絲堤娜.帕普魯赫斯」

會場變得嘈雜.

明明已經失蹤了.

甚至聽說已經死了.

卻還活著嗎.

長成這樣的一個美人了嗎.

這些交頭接耳都循著某種思考流程,被導向某一點.

「但是,為什麼,在這里……?」

「被我發現,而且保護起來的時候,她已經變得非常虛弱了.

這樣的她,希望向在場的某一位嘉賓,表達一些內心的想法.

因為這個請求,所以將她帶來了」

語畢,托莉絲走上前來.

離坐在貴賓席的大留士,非常接近.

像看著豬樣的眼神看著他……托莉絲開始說了.

不是用平常和盜賊一樣的講話方式.

而是用不論誰來看都只會覺得是貴族子女的,瑰麗的發言.

被家里背叛,被大留士上級大臣買下的事情.

被大留士上級大臣像狗一樣飼養的事情.

在菲多亞領地消滅事件中差點在暗地里被殺死的事情.

幸運的撿回一條命之後,被盜賊給撿到,做為頭目的性奴隸的事情.

然後,是被艾麗耶魯給拯救的事件.

加入了一些腳色所編出的故事,正被平淡地述說著.

讓聽聞者的全都潸然淚下的,捏造的故事.

隱瞞了托莉絲成為盜賊的部份,

變成在默默地忍耐時,被艾麗耶魯一行人給偶然地拯救了.

非常感動的故事.

貴族里也有露骨地流著眼淚的人……但恐怕那是艾麗耶魯預先准備的暗樁貴族吧.

除此之外的人,特別是和大留士一伙的那些人,臉上藏不住困惑的表情.

帕普魯赫斯家的人,則是臉色蒼白的流著冷汗.

做為主犯的大留士表面上看起來正裝得無所謂的樣子.

像是在說這樣子的危機早就遇過好幾次了,一樣的表情.

演說結束了.

「接著……」

艾麗耶魯走出前來.

浮現一如往常清爽笑容,開口了.

「這還真是令人吃驚呢.

大留士大人.我也不想像這樣突如其來地將這種事情給公開.

不,怎麼會呢.

難不成大留士大人,濫用其權力,誘拐貴族的子女,

甚至是當做您自己的性奴隸等等……」

這時艾麗耶魯的語調突然地變得高亢.

變成像要向大留士問罪,抨擊他的語調.

「但是,居然經由位居政要的上級大臣之手做出這種事情!

在這個阿斯拉王國,罪無可恕的惡行!

還有什麼辯解要說嗎!」

大留士哼地冷笑一聲.

從容不迫地站起來.

「今天的艾麗耶魯大人,有點玩得太過火了呢」

大留士保持著老貍貓一樣的眼睛,看向托莉絲.

「帶著這樣身份不明的女子來,

欺騙大家是帕普魯赫斯家的子女這種事.

不,本人大留士.

盡管是這樣一個無法忍受謠言的男人,

像這樣被當著面撒謊的事情還是第一次遇到」

大留士干干地笑著,環顧四周.

對于這個托莉絲是假貨的事,如同尋求周圍同意一樣的舉動.

「大留士大人是說,剛才的對話,都是假話?」

「當然.

反過來向您提問,艾麗耶魯大人.

有什麼能夠證明那位托莉絲堤娜女士,真的是帕普魯赫斯家子女的東西嗎?」

「托莉絲堤娜」

聽了艾麗耶魯的示意,托莉絲堤娜從胸口里取出了某個東西.

那是一枚戒指.

鑲著美麗的紫色寶石的戒指.

寶石之中,裝飾著馬模樣的雕刻品.

「紫水晶的馬雕塑.那的確是,帕普魯赫斯用來證明已身時所用的物品」

大留士這麼雖然說著,臉上的余裕還是沒有變化.

到不如說,露出了比之前更討人厭的笑容.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要是帶著這個的話,確實是帕普魯赫斯家的子女……」

大留士用惡心的眼神,像舔著艾麗耶魯和托莉絲一樣交互視線.

「雖然想這樣說」

大留士咧嘴地笑了.

「哎呀,在前幾天,帕普魯赫斯家的次女托莉絲堤娜小姐被發現了」

「發現?」

艾麗耶魯歪著腦袋.

「在場的各位都記得吧,大約一個月之前在王城里抓到了大獵物呢

蠶食著王城的盜賊團被一網打盡.

那個時候發現的唷.

托莉絲堤娜小姐的,遺體」

「!?」

一個月前.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就已經布下保險了嗎.

「當然,那枚戒指似乎也已經流入了市場,難以辨別身份.

但是,在托莉絲堤娜小姐身上,有著只有家人才知道的特征.

這個特征就是,位在胸口,新月形的胎記……」

這是謊言.

不可能有那種事.

托莉絲堤娜才沒有那種胎記.

應該沒有.

至少,在她穿著暴露的服裝時偷瞄他的感覺來看,沒有.

「是這樣吧?

帕普魯赫斯家,現任當主.

甫雷塔斯.帕普魯赫斯大人?」

但是,就算是謊言,也沒有辦法可以確認.

要是帕普魯赫斯家當主在這里承認的話,黑的也會變成白的.

然後,要是被要求確認的話,托莉絲也沒有那種胎記.

該怎麼辦.

艾麗耶魯.

有准備什麼嗎?

預先在胸口留下七個傷口之類的.

從剛剛開始,像撲克臉一樣的微笑就沒有崩解過,

但是其實心里應該很焦慮吧.

「……」

像是帕普魯赫斯家當主的男人站了起來.

這樣一看,原來如此,臉的確和托莉絲有幾分神似.

臉色蒼白的嘴唇不斷的顫抖著的身影,倒是和輕浮的托莉絲大姐一點也不像.

「吶,是這樣沒錯吧,甫雷塔斯.帕普魯赫斯大人.

閣下確認已經確認尸體了才對.

托莉絲堤娜小姐並非失蹤,而是已經身亡了」

大留士一邊發出惡魔般的話語,一邊露出自認為和諧的笑容.

「所以,在場的這位女性,是自稱為托莉絲堤娜的冒牌貨.

可以請您如此宣言嗎?

也是為了結束這場鬧劇.

若不是這樣,就得在有這麼多人在場的情況下,

不得不命令淑女露出她的肌膚了」

大留士的余裕.

艾麗耶魯的微笑.

甫雷塔斯的顫栗.

會場內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就連我僅僅看著,也感受到喉嚨里一陣干澀.

「我,我的女兒她……」

甫雷塔斯緩緩地開了口.

「我的女兒她,被大留士上級大臣給,奪走了……」

「甫雷塔斯大人! 你說什麼!?」

「現在在那邊的,毫無疑問正是我的女兒,托莉絲堤娜!

艾麗耶魯大人,請給予綁架我心愛的女兒,監禁並羞辱她的大留士上級大臣,最嚴厲的制裁!」

大留士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別說蠢話了甫雷塔斯!

你這家伙應該帶著吧!

為了確認身份而壓印的證書!」

「……大留士大人.像那樣的東西,根本不存在」

「咕……!」

艾麗耶魯淺淺地,淺淺的,笑了.

啊啊對呀.

這樣子啊.

是這麼一回事吧.

艾麗耶魯已經讓帕普魯赫斯家倒戈了.

預測到大留士的技倆,做下應對的手段.

真想學學啊,這個手腕.

「那麼,大留士上級大臣.

被似乎隱瞞了什麼的帕普魯赫斯家當主這樣說的話……」

不知為什麼,艾麗耶魯的笑容看起來也變得不太舒服.

「將貴族的子女誘拐,監禁,以及凌辱…….

不論做為王國里多麼重要的重鎮,罪即為罪.

是無法逃避的事情.

你就根據王國的法律,接受裁決吧」

大留士的臉扭曲著.

丑陋的扭曲著,猙獰逆看著周圍.

在現場已經沒有大留士的同伴了.

完全陷入這種情況的話,就已經沒救了.

假使有誰為大留士說情的話,或許會有些幫助.

但是,抱著做為同伙而被質疑為共犯者就得不償失了的想法的人占了大多數.

要說為什麼的話.

他們根據現在的情況,認為就算少了大留士,第一王子古拉維爾的勝利也已經是不可動搖的事實了.

古拉維爾在艾麗耶魯不在的時候,已經完全鞏固了他的地盤了.

倒不如說,大留士已經是眼睛上的一顆毒瘤了.

留著只會造成困擾.

大留士,已經完了.

艾麗耶魯勝過了大留士.

之後就算什麼也不做,大留士也會遭到其他貴族的排擠.

即使之後法律審判沒有太大的結果.

對阿斯拉貴族來說,只要有能夠向上爬的材料,就會向上爬.

在這個現場,會因為失去大留士而感到困擾的,只有一個人.

位居擁有高超政經能力的大留士之上的,那號人物.

「還真是吵鬧的宴會呢」

像是計算好時間一樣.

那家伙出現了.

有著務實的長相,金發的中年王子.

第一王子古拉維爾.

他從貴賓席的方向進來,用冷冷的表情盯著艾麗耶魯.

第二回合開始了.

────

古拉維爾.紮芬.阿斯拉.

他筆直地移動到了艾麗耶魯的面前.

「艾麗耶魯.在父王重病之時,引起這樣的騷動,到底有什麼打算?」

「說什麼騷動……我僅僅是守護貴族的名譽而已」

「我在叫妳考慮一下時間和場合」

古拉維爾不愉快地搖著頭.

「在父王病倒的現在,大留士上級大臣的手腕對阿斯拉王國是不可失去的存在」

「就算是這樣,罪即是罪」

「就算是罪,做為上級貴族的大留士,與中級貴族的帕普魯赫斯.

對國家來說哪一方比較重要,即使不說也應該明白吧」

這樣露骨地說著比較優劣的話題.

如果是在高呼人人平等的前世的話,肯定會引來抨擊的,但是這里是阿斯拉王國.

人之間並不平等,而且接受這個概念的人們所交織出的世界.

「是啊,當然.但是哥哥,再重覆一次,罪即是罪.

不進行制裁的話,國家要如何延續下去」

「罪嗎……原來如此.

確實,妳說的沒錯.

但是艾麗耶魯啊.犯下類似的罪行,應該賜予懲罰的人,

在現場也有許多位.難道你打算將他們全部懲罰嗎?」

「是的,當然.如果有必要的話」

言外之意就是『對艾麗耶魯來說不必要的話罪行便免罰』.

認同這條規則的阿斯拉王國的樣貌,慢慢在腦中浮現.

「哼.我說不需要對大留士進行制裁,而你說需要」

古拉維爾發出嘲諷的鼻音,面向余裕地笑著的艾麗耶魯.

「這不是平行線嗎」

「正是如此」

古拉維爾無奈地擺了擺頭.

環顧著場內.

「我們兩個是沒辦法得出結論的.

大留士上級大臣也是在這混亂的場合下被下決斷的……既然這樣

說著,古拉維爾看了看周圍.

打算做什麼吧.

「依照慣例,用投票表決來決定吧.

畢竟,在現場聚集了幾乎所有的國家重鎮嘛.

可以決定吧,我和艾麗耶魯,哪一邊才是正確的」

民主的…….

雖然這樣想,但並不是如此.

這其實是在質問在場的貴族們.

要跟著艾麗耶魯,還是跟著古拉維爾.

你們覺得哪一邊會勝出,的意思.

而且背後還代表著.

在這里服從我的人將不會有事.

成為敵人的話就等著被肅清吧.

「……」

貴族們絲毫沒有動搖.

應該都認為這樣的時刻隨時,而且就在最近會到來吧.

也可能第二王子哈爾法烏斯和第一王子古拉維爾之間,已經發生過一次了.

不管怎麼樣.

貴族之間必須在這里做出抉擇.

究竟要跟著艾麗耶魯,還是跟著古拉維爾.

不是在私底下偷偷地支持某一邊.

而是當面的表示要援助哪一邊.

看著這個現場的狀況,做出判斷.

大留士已經被擊垮了.

對古拉維爾派來說是很有效的一手.

但是,但是.

在古拉維爾派里,還殘留著許多的有力人士.

四大地方領主,諾多斯,保萊阿斯.

除此之外還有數名上級貴族,是站在古拉維爾一邊的.

從戰力上來比較,古拉維爾的勝利已經是不容置疑的事了.

「說的是呢.哥哥.

但是,在此之前.

還有,想向各位介紹一下」

「什麼?」

艾麗耶魯打出了一個響指.

在舞台外待機的仆人愛爾摩亞,便用戒指發出了訊號.

下個瞬間.

與爆炸聲一起,從城的一角燃起了一道火柱.

中級火魔術『烈焰之柱』

以無詠唱進行極大增幅的那道火焰,燃燒著城牆,同時往天空中竄去.

雖然沒有提起過,應該是希露菲的手法.

「怎麼回事……喔喔!?」

「……!」

「怎麼可能……!」

貴族們看到了往上竄燒的火柱.

但是,並不是對那個感到驚奇.

這個程度的魔術,在王城里也不算少見.

他們看著的是,更深處的地方.

在那里,有著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王城里看到的東西存在.

被烈焰之柱給照耀,浮現在夜空之中.

巨大的影子.

「空中城塞!?」

「什麼時候靠得那麼近的……!?」

空中城塞蓋歐斯布雷克.

莊嚴的城堡,以懷抱著敬畏的速度緩緩地朝這邊接近.

以幾乎要擦到的高度低空飛行著.

興奮不已的貴族們全部都注意著窗外.

停止了.

正上方.

空中城塞,在王城銀宮的正上方,停下來了.

「……」

現場鴉雀無聲.

就算這樣,佩魯吉烏斯到底打算怎麼從上面下來呢.

該不會直接飛下來吧…….

不,想一下就知道,他可是轉移,召喚魔術的權威啊.

轉移到正下方之類的事情,多半做得到吧.

「不會吧……停在這嗎……」

「……」

「怎麼會,不對,可是……」

某個人這樣小聲的說.

其他的貴族們,則吹散了之前的緊張氣氛,用興奮的表情看著窗外.

仆人愛爾摩亞,在下座的門前站著.

不是貴賓席嗎.

雖然為此感到疑惑的貴族,但是沒有人能夠回答他.

終于,聽到了腳步聲.

現場響起了叩叩叩的聲音,從聲音上聽是一個人.

但是貴族的護衛之中,也有人察覺到了氣息並不只是一個人.

有13人.

注意到氣息的數量的人,不禁的顫抖了.

與傳說中的一樣.

腳步聲在門前停止了.

「久候您的光臨」

愛爾摩亞一說,許多人倒抽了一口氣.

然後,門打開了.

會場內的氣氛,突然變得騷動起來.

「……!」

身著白色披風,銀發金眼的男子.

雖然和肖像畫有些許的不同,但是擁有著壓倒性的氣勢,那個男人現身了.

由12名部下所伺衛著.

顫抖,畏懼,敬仰,憧憬.

一邊接受著各式各樣的視線,一邊穿過會場.

然後,到達艾麗耶魯,古拉維爾的前方.

12精靈以6.6分開,往會場的兩端移動.

其中一半,在做為艾麗耶魯的護衛站著的我身邊.

另外一半,在做為大留士的護衛站著的,歐貝爾身邊.

稍微打扮過的席魯瓦利爾,現在正在我的旁邊.

雖然無法從假面上看出表情,不過今天心情好像很不錯.

「今日受到招待,不勝榮幸.

艾麗耶魯.阿涅默.阿斯拉唷.

……稍微遲了點嗎?」

「不會,主角一向都是晚一點登場的」

佩魯吉烏斯呼地笑了.

艾麗耶魯也浮著滿臉的笑容.

古拉維爾則陷入了呆滯.

雙眼睜得大大的,向上望著高挑的佩魯吉烏斯.

「各位貴賓,向大家介紹.

『殺死魔神的三英雄』的其中一人.

『甲龍王』佩魯吉烏斯.朵拉大人」

佩魯吉烏斯沒有低下頭,而是傲視著周圍.

周圍的貴族們,則慌張地低下頭,跪在地上.

「吾乃佩魯吉烏斯.朵拉」

王者一般的舉止,簡直到超越常識的程度.

佩魯吉烏斯還真的是非常偉大.

甚至,比現代的王還…….

會讓人這樣想的程度.

「那麼,各位.請將頭抬起.

在此夜吾也僅是應邀而來.

此刻也是與各位共同列席的伙伴.

不需此般敬畏.」

聽了此番話,貴族們帶著不安起身,回到了座位.

這時佩魯吉烏斯發出了疑惑的聲音.

貴族的座位之中,空缺的有三個.

並排在貴賓席的,三個.

仍然站著的人也是三個.

艾麗耶魯,古拉維爾,佩魯吉烏斯.

「喔喔,這麻煩了.空位有三個.

那麼,艾麗耶魯.阿涅默.阿斯拉唷.

古拉維爾.紮芬.阿斯拉唷.

吾,該坐哪好呢」

「……!」

古拉維爾倒抽了一口氣.

貴族中聽得到吞口水的聲音.

這些都只是客套話.

不只是我,其他人也都知道.

佩魯吉烏斯是誰呼喚來的.

在什麼時間點上呼喚來的.

「這樣的話……當然……請坐在最上位的位置」

古拉維爾用發抖的聲音這麼說.

不得不這麼說.

從會場的氣氛來看.

佩魯吉烏斯分明沒有決定國王的權力.

佩魯吉烏斯分明沒有決定座位的權力.

為什麼不讓給佩魯吉烏斯不行呢.

原本的話,能夠冷靜地指責這件事的人,是存在現場的.

但是,現在已經不在了.

在是還在,但是他思考著自己的立場,猶豫著該不該開口.

貴族們也都注意到了.

在這段假戲之前.

到底為什麼要舉發大留士的原因.

佩魯吉烏斯,說了.

誰都沒有阻止.

「不.我已經離開這個國家太長的時間了.不該奪走次任國王的位置」

佩魯吉烏斯的手放在艾麗耶魯的背上.

在說到次任國王時,放上去的.

「艾麗耶魯唷.這個位置是妳的位置.就讓我坐在旁邊的位置上吧」

這一瞬間,在場的貴族都領悟了.

下一任國王已經決定是艾麗耶魯了.

────

艾麗耶魯勝利了.

利用我來克制歐貝爾,

利用自己的力量來克制盧克,

利用托莉絲來克制大留士,

利用佩魯吉烏斯來克制古拉維爾.

嘛,雖然在此之後她的戰斗還會繼續著,但是趨勢已經決定了.

大留士和古拉維爾,沒有比佩魯吉烏斯更強的牌.

對大留士,和古拉維爾來說.

「……佩魯吉烏斯大人!」

席魯瓦利爾喊叫的瞬間.

天花板掉了下來.

受到水晶燈的波及,一位貴族被壓到了底下.

飛散開來的瓦礫也造成了數名貴族受傷.

規模並不大.

掉落的天花板只破壞了長桌中央.

不對.

不是天花板.

落下來的是一個人.

破壞了天花板,她跳了下來.

嬌小的身軀上,刻著深厚的縐紋.

美麗的黃金色的劍,像拐杖一樣刺在地上.

那個老婆婆站著.

「哎呀哎呀,夢里所警告的就是這樣的事麼……」

一邊自言自語地說.

她跳進了『場』里.

然後,巡視著周圍,說了.

「喂,來幫你了唷」

水神蕾塔.莉亞

她向著大留士這麼說著.

人神的最後一張牌,也打出來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三話「暗夜的死斗」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五話「盧迪烏斯的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