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六話「盧克的暴走」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六話「盧克的暴走」

宴會會場恢複了平靜.

現在留在會場的,是被看好成為阿斯拉王國主力貴族的上級貴族.

格雷拉特,布魯烏夫,帕普魯赫斯,懷特史拜多,席爾巴托多,代代侍奉著阿斯拉王國的名族們.

他們已經看到了『結果』,所以在奧爾斯蒂德離開之後也沒有逃跑,繼續留在會場里.

當然,宴會已經沒辦法繼續舉行了.

但是召開宴會這件事,也並非是可有可無的.

大留士的失勢,以及佩魯吉烏斯的登場.

透過這兩件事,艾麗耶魯將是繼任的國王這個印象,被深深的烙印在貴族之中.

當然,對于突如其來出現的奧爾斯蒂德,抱著疑問的人也很多.

但是,做為這個會場主辦者的艾麗耶魯都表現出如此冷靜的態度,余下的其他貴族們也不得不保持冷靜.

「……」

在貴族之中的共同情感是,恐怖.

那個男人忽然出現,散播著恐怖的男人,從結果上而言救了艾麗耶魯.

艾麗耶魯和那個男人結伙了.

因此,對艾麗耶魯也抱持著多少的不信任感…….

盧迪烏斯是這麼想的.

但是實際的情形稍微有點不同.

剎那間出現,連名字也沒有留下就殺了蕾塔之後離去的男人.

雖然是奧爾斯蒂德,但從貴族的眼睛中映照出來的是『佩魯吉烏斯的部下』.

同樣的頭發,同樣的眼睛,還有類似的外表,

甚至讓人認為有著比佩魯吉烏斯更高位的王者的風格.

擁有足以一擊打倒水神的部下的佩魯吉烏斯.

那個佩魯吉烏斯現在信任的人到底是誰呢.

從先前的對話來看,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多想.

(要是敢違抗的話,下次就會派那個到自己這邊來了)

因為這種想法,貴族們都向艾麗耶魯表示了臣服.

那到底是誰,這種無關緊要的事情不需多問,以自己的主觀認定為事實.

艾麗耶魯從亂戰之中生還.

逃跑的大留士也已經結束了生命.

艾麗耶魯對于妨礙她的家伙,打算一個也不留的殺掉吧.

在場的所有人幾乎全部……甚至是第一王子古拉維爾,都是這麼想的.

所謂奧爾斯蒂德的詛咒,就是有這種程度的力量.

但是,除了一個人之外.

那樣的一個人,是比誰都清楚艾麗耶魯的事情的人.

那樣的一個人,是從人神那邊聽說了奧爾斯蒂德的事情的人.

那樣的一個人,是即使被艾麗耶魯勸服的了,也仍對盧迪烏斯抱有些許不信任感的人.

盧克.諾多斯.格雷拉特.

盧克思考過了.

究竟,那樣一個邪惡的男人,以及其屬下的盧迪烏斯,聽從他們真的好嗎.

盧克腦中的警報開始響起.

不論結果如何,借那樣的人之手成為國王是不行的.

那樣的話,或許大留士那邊還比較好.

人神曾經出現在夢中.

帶著神聖的氣氛,聖潔地出現了.

接著,誠懇慎重地為盧克著想,啟示了前方的道路.

指示了要讓艾麗耶魯成為國王該做的事情,告知了盧迪烏斯正被邪惡的人教唆的事情.

那是邪神.

艾麗耶魯這麼說.

那些是為了陷害盧克,阻礙自己的王道所說的言論.

的確,把之後確認的事實與預言對照的話,人神的話里充滿了謊言.

不,與其說是謊言,應該說是刻意講著讓別人自己誤會的話.

將那些曖昧不明的發言,自己任意地誤會.

這樣的感覺.

盧克身為艾麗耶魯的騎士.

既然主君這麼說,比起身份不明的神,更應該相信著主君.

即使那是如此無法令人相信的一件事.

也做好了全力遵從主君的選擇,同生共死的覺悟.

但是到了這里,盧克的想法有些許改變了.

看到了奧爾斯蒂德,想法改變了.

盧克對于自己看女人的眼光非常有自信.

反過來,完全沒有看透男人本質的能力.

盧克有著這樣的自覺.

但是,即使如此也明白.

奧爾斯蒂德即是惡.

那並不是會和人合作的東西.

而是將人導向破滅的邪神.

艾麗耶魯搞錯了.

而且,恐怕盧迪烏斯也受到了那個邪神的洗腦.

他這麼想著.

那樣的話.

那樣的話自己該做些什麼才好.

當主君明確的往違反自己意志的道路前進時,該怎麼做.

表達自己的意見吧.

但是,這又能做什麼呢.

奧爾斯蒂德已經行動了.

已經向他借力了.

大留士和古拉維爾成為尸體,艾麗耶魯奪得王權的這個情況.

已經,不管做什麼都太遲了吧.

劍術和魔術都不行的自己,到底做得到什麼.

自己不管做什麼,都沒有任何意義的吧.

(我很無力)

盧克打算這麼放棄的時候.

突然,看到有一個人動了.

那個人快速的移到艾麗耶魯的前面,跪著行叩頭禮.

「艾麗耶魯大人!」

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

盧克的父親.

他擺著不舒服的笑容,對艾麗耶魯出聲.

用旁邊的人們都聽得到的聲音.

「非常恭喜您!

本人匹雷蒙,一直苦候著這一天的到來!」

匹雷蒙用高興的語氣說著,抬起頭看艾麗耶魯.

「為了讓古拉維爾派疏忽大意,假意倒戈之後一直等待著機會,

但是看來我已經沒有必要再多做任何事了.

真不愧是艾麗耶魯大人.在異國之地超乎想像的成長了呢!」

對這過于露骨的自說自話,貴族中也有人皺起了眉頭.

匹雷蒙為了討好古拉維爾,向暗殺艾麗耶魯的刺客里送入自己的私兵,對這些事知情的那些人.

他們說著「真是厚顏無恥,這種話還真敢說出口」這類的話,蔑視著匹雷蒙.

「匹雷蒙大人……」

「不不,艾麗耶魯大人,您什麼都不必多說.

我也在同伴不多的時候,做出了會被他人說閑話的舉動.

但是即使如此,這些也全部都是為了艾麗耶魯大人所為.

既然這樣,之後恢複到以前的關系吧,

我將會繼續做為艾麗耶魯大人後面的盾──」

艾麗耶魯沒有把話聽到最後.

「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

像是要蓋過匹雷蒙的聲音一樣,咆哮般的一吼.

「家里的事情也有理由!

立場的事情也有理由!

因為我的弱小而倒戈的事情,也有理由嗎!」

匹雷蒙雙眼張成球一樣,看著艾麗耶魯.

艾麗耶魯像這樣對匹雷蒙怒吼,應該是第一次吧.

「但是,即使背叛了也請抱著矜持直到最後!

成為敗者之後,還想著要回到原本的關系!

學一下什麼叫知恥吧!」

「啊……嗚……」

匹雷蒙眼前一片黑白,用擠出來一樣的聲音說了.

「非,非常的,抱歉」

看著匹雷蒙這樣大氣都不敢吞一口的樣子,貴族中開始漏出失笑的聲音.

匹雷蒙紅著臉低下了頭.

但是,艾麗耶魯的憤怒還尚未平息.

「就算你背叛了,我也曾經認為為了家族的存續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只要你把家督讓給盧克,乖乖的在領地里隱居起來,

除此之外並沒有打算再多追究!

但是!

倒戈了之後,還想巴結被背叛的對方!

如此寡廉鮮恥,我也沒辦法再這麼想了!

看來閣下今後不管對誰都只是個毒瘤而已!」

匹雷蒙的臉變得一片蒼白.

「以死謝罪吧!」

盧克聽到這邊,領悟到了,啊啊,這是在演戲.

艾麗耶魯從一開始就已經預測到了一步.

不,也可以說就和剛才的發言內容一樣,

沒有處刑的打算也說不定.

和基列奴的約定,說到底也只是口頭約定.

口頭教訓之後就打算放過匹雷蒙也不一定.

對艾麗耶魯來說,匹雷蒙是最大的同伴.

雖然現在態度很謙卑,

但是在逃往拉諾婭之前,艾麗耶魯派可以說是以匹雷蒙為中心運轉著的.

雖然其手腕,絕對說不上是高明,

但是艾麗耶魯仍然受過了很多匹雷蒙的照顧.

那樣的恩情不可能忘記的.

但是,正因為如此,再次的倒戈,背叛還想要被原諒,也太小看人了.

對于從今以後艾麗耶魯的政治活動,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吧.

安份地隱藏起來,躲到幕後的話,就不會受到處刑了吧.

「盧克! 把劍給我!

至少,讓我來為你超渡吧」

聽到這番話,匹雷蒙用發自內心的恐懼表情看著盧克.

尋求著救助一樣的眼神.

就像表達著,你也幫忙說些什麼吧,一樣的眼神.

被這個眼神給注視的盧克,迷惘了——

盧克的視角 ——

我,很清楚自己的父親是個卑屈的膽小鬼.

但是,我也很清楚那些都是莫可奈何的事情.

在還年輕時成為領主之後,父親的工作在孩子的眼中看起來也是如此的姑息,卑怯,不高明.

作為領主對一件事下決斷之後,就會被和任何事皆嚴格要求按預期進行的祖父比較,家臣里背地也說著「要是是保羅大人的話……」之類的壞話.

像這樣的景象,在老家時已經看過無數次了.

父親作為父親苦惱著,痛苦著,結果就變成這樣扭曲的個性了吧.

這樣的父親,現在正要在我的面前被處刑.

雖然這件事肇因于父親的自作自受,

但是和劍王基列奴的約定也與此有關吧.

關于「沙羅士.保萊阿斯.格雷拉特的處刑」與父親有關的可能性,要說沒有思考過是騙人的.

父親和沙羅士的關系很不好.

比起這個,應該說沙羅士與祖父的關系很好吧.

前任的諾多斯家當主與保萊阿斯家的當主,是像家人一樣相處的.

那樣的沙羅士,卻沒辦法喜歡父親匹雷蒙的樣子.

在成為領主之前就當面用「像豆子一樣」羞辱……成為領主之後也一直發表很多意見.

那樣的沙羅士卻陷入了危機.

要是父親在這時候背地里動手腳,借機殺害他的話,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父親的話會這麼做吧.

嘛,雖然因為人神的謊言,聽到的時候有點混亂.

仔細想想,像這樣看著父親的臉,也已經是8年前的事了.

8年沒見的父親,變得比記憶中看起來更加衰老,更加的矮小.

「……」

突然,想要和父親真心誠意的談一談.

小的時候,常常和父親說著各種話.

現在回想起來,父親好像覺得我跟哥哥比起來更加可愛.

說不定是同樣做為次男而想起了什麼.

父親雖然並沒有講過什麼大道理,但是如果有想與其商量的事情,父親也不會嫌棄.

父親並不是什麼都知道,也會教一些錯誤的事情,但是他還是回會答.

雖然常常也會要我自己思考,但是這也是在向我指示道路.

以父親的方法.

父親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不機靈,選擇和方法都會出錯.

這樣的父親應該也以父親的方法在為了艾麗耶魯努力才對.

在阿斯拉王國的時候,為了讓艾麗耶魯登基,也在敵陣之中做了各種努力吧.

雖然其理由很自私.

就算是很自私,做為當主的父親,也有守護家族的義務.

艾麗耶魯不在王城之後,無計可施的攀附到別的勢力,有哪一點該被責難.

將士兵做為先鋒派遣過來,應該也是為了守護這個家.

為了取得古拉維爾派的信賴,父親應該也拼命過了.

「艾麗耶魯大人,我有一個請求」

「有什麼事嗎盧克」

「難道不能饒恕父親嗎」

艾麗耶魯轉了過來.

那個眼神非常冷漠.

最近幾天,常常都擺出這樣的眼神.

特別是,知道了父親背叛的那幾天之後.

「……這可不行」

「基列奴的原因嗎?」

「不對,因為背叛是無法容許的事情」

的確是吧.

不管艾麗耶魯和父親過去多麼親近.

父親也大大的背叛了艾麗耶魯,向她派遣士兵.

要是容許這種事,面子也保不住.

這種事我也很清楚.

不管怎麼做,匹雷蒙.諾多斯.格雷拉特這號人物都已經完了.

不知道那個邪神是不是干了什麼.

盧迪烏斯和艾麗耶魯都被騙了也不一定.

即使如此,父親的背叛是事實,背叛之後還想要重修舊好,做出寡廉鮮恥的行動也是事實.

但是,我.

我不要.

「……」

拔出劍來.

「……盧克?」

「抱歉!」

「哎?」

到底為什麼會采取這樣的行動,我自己也不清楚.

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從後面架住了艾麗耶魯.

將劍的側面壓在她的脖子上.

「……盧克! 你在干什麼!」

希露菲馬上就注意到了.

用充分懷著殺意的嚴肅表情瞪著這里.

盧迪烏斯絕對看不到的表情.

手上拿的是,實習魔術師的手杖.

給剛開始學習魔術的人所使用的小法杖.

但是,我知道從那里可以連續射出阿斯拉魔術師團的團長等級的魔術.

那樣的東西,正指著我.

「希露菲,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奇怪的是你吧! 你以為你正在把劍指著誰!」

很奇怪這點我也有自覺.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麼.

貴族們的視線刺了過來.

貴族們正露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表情.

……我也結束了吧.

嘛,也好.

「希露菲,你真的相信那個男的嗎?」

「那個男的? 你說奧爾斯蒂德嗎?

突然講什麼啊! 這件和那件事有任何關系嗎!」

「別啰嗦快回答!」

對這強硬的語氣,希露菲持續用杖指著我,低聲的回答.

「完全不相信唷」

「那麼,為什麼要聽從盧迪烏斯的話?

那家伙可是說著為了你們,成為那種東西屬下的男人啊!」

「因為我相信盧迪啊!」

完全聽不懂.

「盧迪烏斯正做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而動.

那家伙的舉動,在成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之前跟之後都沒有不同嗎?

難道那家伙不是被奧爾斯蒂德給欺騙了嗎?」

也不是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要說服希露菲和我站到同一邊.

只是,希露菲因為和盧迪烏斯在一起,可能沒有認真思考過這些問題.

因為盧迪烏斯這麼做,因為盧迪烏斯這麼說,像這樣完全沒有自己的主見的想法.

教她這些的正是我.

身為妻子,就要安靜的聽著丈夫的話,這樣就會受到寵愛,這樣教過她.

……至少,母親就是因為沒這麼做,所以得不到父親的愛,離家出走了.

「你是想過之後才這麼作的嗎?

就算是盧迪烏斯,也會犯錯的喔?」

希露菲變得激昂.

「想過了唷!

但是盧迪是想著我們的事情做事的!

為了我們,不想低頭的事情他也低頭了,明明很丟臉卻也一直在努力!

那麼我該做的事就不是說些反對的意見讓他造成困擾,

而是像影子一樣在背後支持他才對吧!」

希露菲干脆地回答了.

簡直是以盧迪烏斯為主體的想法.

在這幾年,感覺好像變了很多.

「因為那樣,讓艾麗耶魯大人遭遇這樣的事也沒關系嗎!」

我一邊這麼說,一邊將劍貼到了主君的脖子上.

貼上去的是劍側的部份.

就算我之後,應該會被作為背叛者處刑吧,也不能傷到艾麗耶魯肌膚一絲一毫.

女性的肌膚,是應當要隨時保持美麗的.

「不准這麼說!」

好像真的是這樣.

這時我的視線,看到了從入口處進來的盧迪烏斯的身影.

他正張著眼睛看向這邊.

「吶,希露菲.

既然你說要尊重盧迪烏斯的意見,

也就是要任憑那個邪惡的奧爾斯蒂德擺布的意思」

「……這樣又代表了什麼」

「也就是說,會變成這樣的狀況」

看盧迪烏斯的模樣.

他像是想要理解現況的樣子,偷偷摸摸地看著周圍.

看著某個地點,用眼神示意了什麼,然後馬上把失望的臉給別開.

朝那個方向瞄一眼,在那里的是佩魯吉烏斯.

即使發生了這樣的情況他也不管,用輕松的表情坐在椅子上.

然後相當愉快似的看著這里.

「想要救艾麗耶魯大人的話,就把盧迪烏斯殺了」

希露菲張大眼睛.

「你這麼說,到底想做什麼?」

希露菲並沒有向後轉.

應該已經注意到盧迪烏斯在那里了吧.

「如果我問你要選哪一邊的話,你怎麼辦?」

對我來說相當惡意的一個質問.

為什麼我會問出這種問題呢.

我意識到話題已經跑掉了.

「我會選盧迪唷」

希露菲幾乎沒有遲疑.

用可說是立即回答的速度這麼回答了.

「雖然對艾麗耶魯大人很抱歉,但是,如果被逼問這種選擇時做不出抉擇,可沒辦法和這種人一起生小孩」

這對我來說,是有一點感到寂寞的回答.

對艾麗耶魯來說,也是這樣吧.

在希露菲的後方,兩只手放在嘴上擺出「無法置信」的姿勢的盧迪烏斯看起來真令人不爽.

「我會跟著盧迪唷.

結果會怎樣並不知道.

說不定會被奧爾斯蒂德切割,再次陷入困境也不一定…….

即時那個時候,我也打算支持著盧迪唷.

夫妻不就是要患難同當嗎?」 媽啊我的眼睛…

這些話語,像弓箭一樣刺穿了我的意識.

啊啊,就是這麼一回事啊,身體里好像有某種東西掉下了.

對于自己的迷惘,做出了回答的感覺.

「……歎」

發出了輕微的歎息.

我,真的,到底在干什麼啊.

就算犯了錯,艾麗耶魯落入了困境我也會救她.

我不也是,想成為對艾麗耶魯來說,那樣的存在嗎.

不是想做為騎士,和她一起患難同當的嗎.

奧爾斯蒂德是邪神又代表什麼.

奧爾斯蒂德和人神相比,的確是比較想相信人神.

但是,人神和艾麗耶魯相比,該相信哪一邊呢.

不言自明.

我只要看護著艾麗耶魯的選擇,服從她的言語,當不行的時候挺身而出捍衛她就好了.

只要這樣,就好了.

啊啊,我自己的話,好像全部都是對我自己說的一樣.

「而且,盧克」

艾麗耶魯好像聽到了.

好像聽到了我的心聲一樣,一直保持沉默的她開口了.

「希露菲選擇了盧迪烏斯的情況下,我就要被你殺了吧?」

「哈?」

「這樣的話,被殺之前我想和哥哥說一點話呢.

拜托他安全地讓希露菲他們逃到國外去,可以吧?」

艾麗耶魯用平靜的語氣這麼說.

「不能告訴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嗎?」

「嗯」

好難過.

這樣一來就無法辯解了,艾麗耶魯已經認為我背叛了.

從懂事開始一直在一起的我,

一直侍奉著自己的我,

舍棄了自我地侍奉的我,

即使現在,也把艾麗耶魯大人放在第一順位思考的我.

被認為是在最後關頭背叛的家伙了.

但是,下一句話,讓我的想法如煙霧般散去了.

「我想說的話,只有一句而已,盧克.」

「……?」

「我是你的王女」

眼淚快要流出來了.

對我來說,只要這句話就足夠了.

事到如今,艾麗耶魯還把我認為是自己的騎士.

沒有認為我背叛了.

認為我絕對不會背叛的.

像這樣,把劍架在脖子上的情況下,

也依然不認為被背叛了.

「……」

我把劍給扔掉,放開了艾麗耶魯.

咔啷的碰撞聲舒緩了現場的氣氛.

我跪著,抬頭看向艾麗耶魯.

她用一直以來的冷漠眼神看著我.

「盧克,你是何人?」

「我是,你的騎士」

艾麗耶魯溫柔地微笑了.

看到這個笑容,我把頭垂下,將頭發撥開,露出脖子.

「那麼,請動手吧,將這個背叛者的脖子斬下吧」

不想死.

我還有要做的事情.

但是,也好.

我很滿足.

「……」

艾麗耶魯撿起了劍,用一只手勉強地抬了起來.

然後往我的頭上,用劍側當一聲地敲在我頭上.

鈍重的痛楚在腦中回蕩.

「盧克.喜好女色的你,突然按捺不住,將我抱住,玩弄我的身體」

「……?」

「本來這是無法饒恕的行為,不過我也被弄得有點興奮,所以原諒你」

我看向艾麗耶魯.

她用開玩笑的表情笑著,向我眨眼.

啊啊,這樣的笑容,好久不見了.

在現在總是擺出面具一樣的笑容的她,小時候常常都是這麼笑的啊.

「遵命!」

我被原諒了.

在那種行為舉止怎麼看都是背叛的地方,被原諒了.

沒有受到懲罰.

「接著」

艾麗耶魯吸了一口氣,直直地向著面色鐵青的父親過去.

父親感受到那個視線後,畏縮地跪在地上.

「到底是怎麼了呢」

父親的懲處.

經過原諒我的背叛的事情,現場的空氣有少許的改變了.

飄浮著不原諒不行的氣息.

但是,父親坐過的事,很嚴重.

背叛,還想取我們性命.

不管怎麼唬弄,都不會像我一樣的寬恕吧.

如果,沒有理由的話.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盧迪烏斯接近後說了.

「就在剛才,大留士說漏嘴了.

將沙羅士大人變成死人的,是自己.

匹雷蒙大人充其量也只是被利用了吧」

「……大留士怎麼了」

「被……殺死了」

「這樣子啊……那麼,全都推到大留士身上吧」

艾麗耶魯這麼說著,將視線朝向我的背後.

不知不覺,基列奴和愛麗絲都已經繞到我的背後了.

要是繼續像剛剛那樣抓著艾麗耶魯不放的話,說不定就被從背後給斬殺了.

「基列奴,這樣可以嗎?」

「我的話……」

基列奴的表情顯示著不滿.

想斬殺父親到這種程度嗎.

這時候,愛麗絲抓著基列奴的尾巴拉了一下.

基列奴因為那個觸感而抖了一下,然後轉頭看向愛麗絲.

愛麗絲把手放開,擺出雙手抱胸下巴抬起的動作.

「基列奴! 祖父大人的仇,就先用剛剛那個忍一忍吧!」

「…………既然愛麗絲大小姐這麼說的話」

聽到這句話,艾麗耶魯滿意地轉向父親的方向.

「就是這樣,匹雷蒙大人.

對你的裁決下達了」

「是……!」

父親敬畏地,像趴在地板上一樣跪著.

雖然不可能完全沒處罰,但至少命保住了.

「盧克……抱歉……」

這句小聲的話語,讓我感到安心了下來.

環視周圍.

盧迪烏斯一邊說著什麼,一邊抱著希露菲,並且撫摸著他的頭.

希露菲很害羞地低頭靠在他身上,臉上露出喜悅的表情.

愛麗絲和基列奴在談論著什麼.

雖然聲音很大所以聽得見,不過只是在說著「之前盧迪烏斯說過了,這就是所謂的看氣氛唷」這樣的話.

佩魯吉烏斯還是老樣子.

用非常有趣的表情,看著這里.

剛才發生的事情里,有什麼讓那個甲龍王感到有趣的要素吧.

父親依然跪在地上.

那個身影果然很矮小,但是不知道為何看起來很清爽.

那個叫做伊佐露緹的實習騎士,握著水神的遺體,正在哭著.

沒有想要過來的感覺.

大留士似乎已經死了.

古拉維爾失去了強大的後盾,疲憊的坐在椅子上.

雖然他的周圍還聚集著一些貴族……但是已經沒辦法再做出什麼大事了.

艾麗耶魯派的貴族們,用意外的表情看著這里.

在那當中,和雙親一起站著的托莉絲的身影也在.

已經,沒有敵人了.

────

就這樣,阿斯拉王國的戰爭拉下了閉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五話「盧迪烏斯的戰場」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七話「奧爾斯蒂德的真實與王城的十日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