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八話「離別的演練與希露菲的變化」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八話「離別的演練與希露菲的變化」

出發當天.

早晨.

在天還沒有完全亮的時候,某個人物出現了.

那個人物就是基列奴.

她帶著三把木劍,來到了別墅.

要做什麼,想做什麼.

這些事情就算不說明,好像也能明白.

我和愛麗絲默默接過木劍,換裝之後走到了庭院.

別墅的庭園只是普普通通的大小,但是因為種植著各式各樣的花花草草,感覺有些狹窄.

但是對于之後要做的事情來說,已經十分足夠了.

站在庭院中,我和愛麗絲在基列奴前面,擺起持劍的架勢.

睡眼惺忪的希露菲在稍微遠一點的地方,坐在椅子上.

一早就開始工作的女仆們,也不時好奇地偷瞄.

「演練開始」

照著基列奴的話,我和愛麗絲將劍放到了腰間,行了一禮.

「請多指教」

基列奴輕輕地點頭,舉起了木劍.

我們對此也很習慣了.

「那麼,空揮開始──! 1! 2!」

配合基列奴的動作與聲音,我和愛麗絲揮舞著木劍.

靜謐的庭園之中,回蕩著木劍劃過空氣的聲音.

我的劍和另外兩人的空揮比起來,很鈍.

但是,基列奴並沒有對此斥責.

過去,和她學習劍術的時候,常常在空揮時被說要縮緊小腹,看著劍尖之類的話.

今天的話,什麼都不會說吧.

「盧迪烏斯! 不要松懈!」

「是!」

好像沒有那種事.

但是,和姿勢有關的地方並沒有特別說什麼.

是做得很好吧.

就算是我,有空的時候也會做做空揮和型的嘛.

「197! 198! 199! 200! 空揮,停!」

剛好200下,基列奴停止了動作.

基列奴和愛麗絲的額頭,被汗水給打濕了.

僅僅200下.

但是,這200下,全都是使盡全力揮下的吧.

並不是次數的問題.

不過,呼吸當然沒有亂掉.

這點我也是一樣.

空揮頂多只算暖身而已.

「那麼,從疾風之型開始!」

「是!」

我和愛麗絲舉起木劍,依照型的動作開始揮劍.

毫無遲疑.

已經熟到不能再熟的型.

做為劍神流基礎的型,也教過諾論了.

和愛麗絲結婚之後,每天都會和她們兩人一起練習.

「好,停!」

用于練習的所有型都結束之後,基列奴出聲示意.

「對!」

聽從號令,我和愛麗絲互相面對面.

所謂的對,指的是兩個人進行演練.

多數場合下,進行的是打格演練.

在劍道中分成了攻方和守方,本來的話應該是上級者擔任守方才對,不過愛麗絲是攻方.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結婚之後也是這樣.

那麼,現在也是這樣.

(譯注:打格演練原文掛かり稽古,中文沒有類似概念所以我自己創了一個詞.

基本上就是攻方進攻,守方站在原地格擋的練習方法,跟單純的對打練習不一樣.)

「開始!」

「啦啊啊啊啊啊!」

基列奴說完,愛麗絲就朝我攻了過來.

因為至少維持著型的動作,速度並沒有那麼快.

用我勉強能應付的速度過來,點到為止.

當然,劍神流並不存在點到為止的概念.

以前的愛麗絲也不會點到為止.

現在可以.

「交換!」

立場反過來的話,我的劍就碰不到愛麗絲了.

所以不需要拿捏力道.

我和愛麗絲的劍術,就是差這麼多.

如果我也使用預知眼的話多少能夠彌補,不過這次不用.

在菲多亞領地的時候,我還沒有魔眼.

所以不用.

「好,停!」

依基列奴的號令,我和愛麗絲的劍停了.

和平常一樣的話,之後就是對打演練.

愛麗絲和沒有魔眼也沒有魔術的我進行對打演練的話,其結果昭如日星般的明顯.

當我這麼想時,基列奴看著我,用下巴指了一下旁邊.

「盧迪烏斯! 你在旁邊觀摩!」

我退下之後,基列奴往前跨了一步.

我退後大約五步之後,在草地上正跪.

基列奴正對著愛麗絲,劍夾在腰間.

「愛麗絲.這是最後了」

「…………是」

愛麗絲點頭,將劍高舉過頭.

在和我對練的時候,她並沒有把劍高舉過.

擺出居合架勢的基列奴,和把劍向著天空的愛麗絲.

對照般的兩人的架式.

我的背後流下了冷汗.

空氣凍結了,時間也停止了.

甚至讓人產生手上拿的是真劍的錯覺.

稱之為永遠的須臾.

這時,吹來了一陣輕風.

……沒有信號.

「……」

乓地一聲,只有聲音響起.

我的眼睛無法補捉兩人的動作.

只能確認結果.

雙方互相擺著將劍刺出一樣的姿勢.

不同的地方在于,基列奴手中的劍,從劍身根部的地方被折斷了.

愛麗絲的劍微微地歪曲,貼在基列奴的脖子上.

「……」

「……」

一段時間里,兩人都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動.

過了一下子,緩慢地,收回了劍.

嘴彎成へ字型的愛麗絲.

露出奇妙表情的基列奴.

基列奴輕輕地點頭,說了.

「到此為止,演練結束」

「非常感謝您!」

我保持跪坐的姿勢,深深的低下頭.

抬頭一看,愛麗絲咬著下唇,持續低著頭.

在他的眉間浮現著皺紋,臉頰也微微地抖動著.

「那麼愛麗絲.大小姐……再會了」

「師,師父也,請,請,請多保重……!」

愛麗絲抬起頭,眼角冒出了大顆的淚珠,又再一次,低下了頭.

基列奴之後什麼也沒說.

只是,在最後看了我一點,就離開別墅了.

從那個眼神中,我接收到大小姐就拜托你了的心意.

多半不是我的錯覺吧.

我起身面向基列奴,再一次,深深地一鞠躬.

對于教導我劍術的她,對于守護著愛麗絲的她.

無法道盡我的感謝.

「哇啊啊啊! 嗚哇啊啊啊!」

看不到基列奴身影的那個瞬間.

愛麗絲哭了.

像是要宣泄這份悲傷一樣大聲地,不論多麼遙遠都能夠傳遞到似地,哭了.

────

出發前.

許多的人都來向希露菲送行.

雖然大多數都是艾麗耶魯派的貴族,

但是對于希露菲是女性的事幾乎都不知情,

聽到和我結婚之後也吃了一驚.

不過,即使這樣對待希露菲的態度似乎也沒有改變.

他們說著簡短的離別祝詞之後就離開了.

希露菲對那些人也一直用笑容來對應,

但果然只是像社交禮儀一樣的東西吧.

「這樣感覺很沉重呢」,她用缺乏活力的表情這麼埋怨.

即使是這樣,當兩名仆人前來時,希露菲的表情也綻放開了.

愛爾摩亞.布魯烏夫.

可莉涅.艾爾隆多.

對我來說毫無關系的她們兩個,對希露菲來說卻是親密的好友.

她們約定了總有一天會再相見,含著淚互相告別了.

最後到來的是盧克.

他來的時間,大約就只有15分鍾的程度.

做為艾麗耶魯的輔佐,做為地方領主,

忙得不可開交的他,也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道別.

「希露菲……那個,保重啊」

「嗯」

盧克似乎感到有些愧疚,不敢直視希露菲的眼睛.

「那個,真的很對不起呢.在最後的最後,說了那些測試你一樣的話」

「別在意.當時盧克也感到很不安,沒辦法唷.

不過,要是真的打算對艾麗耶魯大人做出怎樣的事情的話,

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唷」

「是嗎……謝謝」

「不用客氣……我們像這樣子對話,感覺有點奇怪呢」

「也是呢」

希露菲和盧克這樣說了,笑了.

笑了一陣子之後,盧克苦笑的發出「啊-」的聲音,思索該如何開口.

接著盧克做出了爆炸性發言.

「希露菲,萬一,被盧迪烏斯給拋棄的話……來我這吧」

聽到的瞬間,我全身都僵住了.

因為,這不是那個,求婚嗎?

不是老公就在旁邊的時候該說的事吧…….

「在說什麼呢……不可能和盧迪分開的嘛,假設就算真的變成那樣我也不打算和盧克結婚的唷?」

「不對,不是說結婚.我只是想說,要是你沒有地方可以去的話,不管是我,愛爾,還是莉涅,都會毫不猶豫拉開大門歡迎你的」

盧克做出了很像男生的發言.

撇開感情因素,有困難的話就來找我的意思嗎.

麻煩別說這種讓人混淆的話.

但是,從盧克額頭上的冷汗來看.

莫非這個家伙,迷上了希露菲嗎.

明明說過對沒有胸部的女性不感興趣…….

不對,這也包含刺激我的意思吧.

我也要更精進才行.

「雖然不覺得會變成那樣呢,嘛,來玩的時候會去唷」

「嗯,下次再見」

「嗯,盧克也保重呢」

和愛麗絲相比,非常平淡的離別.

嘛,也不是說這輩子再也不見面了,就是這回事吧.

人生還很漫長.

只要活著的話,總有機會碰面吧.

「盧迪烏斯」

這麼想的時候,盧克朝我過來.

想做什麼.

又是決斗嗎?

「路上,懷疑你真是不好意思呢」

道歉了.

「不會,我也有很多奇怪的舉動,會被懷疑也沒辦法呢」

這次,盧克被人神給慫恿了.

但是,從結局來看,只像是我把盧克和艾麗耶魯當成了棋子一樣,做出了可疑的行動和發言.

明明知道盧克很有可能是人神的使徒的.

所以並不全是他的錯.

「而且,懷疑也是盧克前輩的工作吧」

「……你能這樣說就幫了我大忙了」

盧克輕輕搔了搔臉頰,嘿嘿地笑了.

「盧迪烏斯,你也是,要是希露菲的身體無法滿足你的話,到我家來.在諾多斯家里,可是雇用了很多像這種棍子一樣的身材完全無法比擬的侍女呢」

「盧克!」

聽到希露菲的大吼,盧克驚慌地縮起身子,笑了出來.

「開玩笑的……」

接著,盧克回到了自己所騎來的馬上.

輕盈地跨上白馬的身姿實在相當像樣.

不管怎麼看都是,王子大人.

「盧迪烏斯,希露菲交拜托了.

希露菲,保重吶」

盧克最後這麼說完,帥氣地離開了.

當初相遇的時候還覺得是個討厭的家伙,但是意外的覺得,如果當初保羅沒有離開家族,在同一個家中成長的話,說不定會和那家伙處得相當不錯呢…….

一邊這樣想著,我一邊和希露菲一起在他背後目送他.

那麼,告別完了.

剩下的,就是回家了.

────

回去的旅程也要花上一個半月的時間……才有鬼,這次有佩魯吉烏斯的接送.

在這10天當中,佩魯吉烏斯在王城里設置了轉移魔法陣.

利用那個移動到空中城塞,再到魔法都市夏麗亞近郊的遺跡.

從那里回到我心愛的家中只要半天的時間.

和來時相反,回去很快.

這樣跟愛麗絲說明之後,她好像以為回去也要花費一個月以上的樣子.

「搞什麼! 害我哭得像笨蛋一樣!」

被揍了.

不,我是想說離別也是很重要的吶.

嘛,的確也是有一點糟蹋.

愛麗絲貴重的淚水可不能浪費.

但是既然愛麗絲是這樣想的,那基列奴看來也是一樣的想法吧.

真是相似的師徒啊.

這樣子的話,有點想突然出現嚇她一跳試試.

嘛,沒事就找佩魯吉烏斯代步麻煩人家也有點不好,只在有要事的時候才去麻煩佩魯吉烏斯吧.

……好像不對,緊急的移動手段還是要有比較好呢.

奧爾斯蒂德也會畫轉移魔法陣,

不僅是阿斯拉王國,說不定往各國的直達道路也設置一下比較好.

只有我們知道的魔法陣的話,即使是人神也沒辦法破壞.

好.

下次,提出這個企劃書吧.

────

要使用被作為禁忌的轉移魔法陣,就要在和大家告別之後離開街道,然後再悄悄地回頭,前往城內.

這樣移動之後,一天又快過去了.

是故今晚的行程變成在城里住上一夜.

現在的位置是佩魯吉烏斯空中城塞里的一間房間.

成員是我,愛麗絲,希露菲3人.

過來的時候8個人.

回去的時候3個人.

感覺相當的寂寞呢.

我一邊想著,一邊看著暖爐的火焰.

在背後的床上,愛麗絲和希露菲排在一起睡著.

平常的話房間都是分開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希露菲和愛麗絲都想睡在和我同一間房間里.

說不定是有什麼打算也不一定.

莫非,這是表示今天是YES的日子也不一定.

但是愛麗絲對三個人一起還有點躊躇,所以今天並沒有那樣.

總之,雖然借了比較大的房間想要三個人川字型的睡,但我不論如何也沒有困意.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一邊看著暖爐的火,一邊沉浸在思考中.

四周很寂靜.

火焰燃燒不斷發出的啪唧聲支配了整個空間.

我看著那道火光,思索著這一次發生的事情.

我,勝利了.

勝過人神了.

說是大勝利也不過份吧.

我方沒有死者,打倒了使徒全員,還把艾麗耶魯推上了王位.

嘛,雖然加冕儀式還在之後…….

但是,做為一次大勝利不安的要素太多了,毫無實感.

畢竟,這些頂多是照著奧爾斯蒂德的布局而動的.

雖然這次是很重要的一次戰爭,但是終究也只是拿下了1回合而已.

從今往後,這樣的戰爭也會持續下去吧.

充滿著勞心費神與不安,也不知道有沒有勝利的實感的戰爭.

我……繼續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這次,我到底做了什麼事呢.

受到艾麗耶魯幫助,讓愛麗絲遭到生命危險,還讓奧爾斯蒂德彌補失誤.

這樣子,真的好嗎…….

「……盧迪」

想著這樣子的事情時,希露菲忽然醒來了.

「還不睡嗎?」

「嗯」

「已經是深夜了唷?」

她看著窗外這麼說著.

外面很昏暗.

從兩個人睡著之後,好像經過了相當的時間.

「呼……」

希露菲並沒有躺下繼續睡,而是坐到了我的旁邊.

身體互相靠在一起,把頭放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像理所當然一樣地抱住了她的肩膀.

「……」

我們不發一語地經過了一段時間.

希露菲的身體很溫暖.

讓人擔心是不是發燒一樣,全身發熱.

當我看著她背頸一帶時,和抬起頭來的希露菲四目相接了.

希露菲的眼睛,非常的水潤.

在這里應該要親下去吧.

當我這麼想著,往抱在肩膀上的手用力時,

「……怎麼說呢」

希露菲輕聲地開始說話.

「辭去艾麗耶魯大人的護衛之後,好像失去干勁了」

我取消了接吻的打算,聽著她的話.

「全部,都已經結束了呢……這樣」

希露菲的表情看起來很舒暢.

8年里,她一直都擔任著艾麗耶魯護衛的工作.

8年.

從10歲到18歲為止.

在她的青春時代里,一直都和艾麗耶魯及盧克在一起.

或許現在感覺到好像失去了什麼也不一定.

那樣的話,我能夠填補那個失去的什麼嗎.

我已經不是希露菲的朋友了.

夫妻是沒辦法取代朋友的.

「然後呢盧迪.我也想過了」

我什麼也沒說,而希露菲悄悄地說著.

「到現在為止,一直都被艾麗耶魯大人擔心的露西的事情,因為一直沒有好好的照顧她,之後,我想一直待在家里」

看著希露菲,她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的表情.

「露西也慢慢長大了,會變得比現在還要費心力」

希露菲一邊這麼說,一邊輕輕扭動靠在我的肩膀上的頭.

我輕柔地撫摸著她的頭.

希露菲的頭感覺比平常都還要來得熱.

「所以,我想專心的照顧小孩,當一個稱職的母親」

從來沒有想過希露菲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

但是,和這個世界的常識對照一下的話,

會被認為是放著小孩子不管吧.

將照顧小孩完全交給女仆,是貴族之類的作法.

我們可不是貴族.

但是,我也是原異世界人.

是從雙薪家庭一點也不稀奇的國家來的.

「要是有什麼特別想做的事情的話,去做也可以唷?」

希露菲還年僅18歲.

雖然在這個世界已經是完全的成人了,但是也僅僅活過18年而已.

夢想之類,想做的事情,還會一直冒出來吧.

不管是因為想玩而先把照顧小孩的事放著不管,

還是一邊照顧小孩一邊提升自己,我都覺得很不錯.

嘛,雖然這樣子的想法,也可能是源自于我做為父親的自覺還不夠的關系吧.

「嗯-……想做的事情嘛……」

希露菲歪了歪頭,朝上看著我.

「那個呢,我啊,想變得像愛麗絲那樣」

「像愛麗絲?」

被這樣講,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胸部的事情.

希露菲的胸部小小的就很好了,要是變得太大反而會很困擾.

嘛,要是想要變得那麼大的話,我就每天按摩…….

不對,不是在說胸部吧.

「對啊.和盧迪站在同一個位置呢.一起戰斗之類的呢.

以對等的立場,保護著盧迪和背後,

想變成這樣的關系呢」

「……」

「但是,我不管是愛麗絲還是盧迪,都遠遠及不上,這次的事情讓我深切體悟到了」

並不覺得有這種事情.

希露菲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強.

的確,和愛麗絲相比的話或許是低了一級.

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因為愛麗絲是為了這個目的而活的.

反過來說,希露菲也擁有很多愛麗絲所沒有的東西.

「所以,那件事我放棄了,從別的角度來守護盧迪的背後唷」

啊啊,正是如此.

希露菲要用愛麗絲所沒有的東西,來守護我嗎.

「也就是說,母親?」

「嗯.洛克希看起來也暫時沒有丟下教鞭的打算,

我會努力照顧家里的小孩子們的.

好好的管教他們,教育他們,培育成一個不管在哪里都不會感到羞愧的孩子呢」

這些話真是十分感謝.

而且,也是感到很抱歉的話.

我接下來,肯定也不太有時間好好照顧小孩吧.

和人神的戰爭並不會這樣就結束了,做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也會不斷接到工作吧.

像這次一樣,前往離家很遠的地方,戰斗之後歸來.

「所以說盧迪.今後就交給我吧?」

不管怎麼說.

希露菲為自己設定了新的目標了吧.

找到了全新的自己的職責了吧.

一件事情結束之後,往下一個階段邁進了吧.

「嗯,今後也多指教」

不知為何,突然感受到心中充滿對希露菲的愛意.

一直都很可愛的希露菲,今天看起來比平常都還要可愛.

已經是忍耐的極限了.

我把臉靠近,親了希露菲.

希露菲沒有反抗,接受了這個吻.

接著,將肩膀上的手往屁股挪去.

希露菲露出注意到的表情,眉毛像是感到困擾一樣稍微歪斜著,把腰稍稍抬了起來…….

「……!」

……這個瞬間,我像被梅杜莎盯著的戰士一樣停止了動作.

感覺到一個視線.

在哪里……在床上.

應該正在睡覺的愛麗絲正看著這里.

用燦爛的眼神看著.

絕不是會哼出啦啦的小調一樣的眼神.

是像恐龍一樣的眼神.

為什麼她在看這種場面的時候,要隱藏氣息呢.

超可怕.

「果然,還是去睡覺吧」

「哎? 啊-……嗯,也是呢」

和希露菲兩個人鑽進了愛麗絲待著的被窩里.

嘛,那種事等回去了再做也不遲.

在這座城里的話,佩魯吉烏斯大人說不定會當偷窺狂呢.

「真是的,愛麗絲,不要打攪嘛……」

「抱,抱歉……但是,太狡猾了嘛,像那樣……」

「才不狡猾呢……既然這樣的話,現在三個人一起?」

「才,才不要,那樣,三個人什麼的,太害臊了……」

要是被看到和愛麗絲做時的丟臉姿勢的話,我才會害臊吧…….

就這樣,一邊聽著兩個人小聲的對話,我也感受到了渾身舒暢的滿足感.

是希露菲的事.

在希露菲的心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她看起來在這次的事情里,也得到了巨大的成長.

那麼,我也不稍微改變一下不行吧.

把背後交給她,不變得更積極的話…….

一邊這麼想著,我陷入了沉睡之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七話「奧爾斯蒂德的真實與王城的十日間」     下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九話「歸還與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