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九話「歸還與決意」  
   
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九話「歸還與決意」

魔法都市夏麗亞,幾乎沒有改變.

和兩個月前一模一樣.

嘛嚴格來說,就是正在蓋的房子,和修築中的城牆完成了這類的差異而已.

就是這樣子.

怎麼能出事呢.

可是已經和奧爾斯蒂德約好家人要平安無事的啊.

要是夏麗亞就這樣變成廢墟的話,可要向勞工總會申訴啦.

跟艾麗耶魯一起綁著頭巾跟老板直接談判啊.

雖然說著這些傻話,不過看到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其實還是松了一口氣.

穿過廣場,到達房子的前方.

房子本身也沒什麼改變.

房子燒掉了,或是結成冰塊了,甚至是覆滿了荊棘之類的變化都沒發生.

在庭院旁正在行光合作用的彼多,隨風擺動著身體.

犰狳吉羅也在狗屋里面,正在睡午覺.

很和平.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一打開玄關的門,家里面就傳出了踏踏踏的腳步聲,很快地愛紗就跳了出來.

她感覺活力充沛地,跳進了我的懷里.

真有精神呢.

沒什麼改變真是太好了.

「土產呢!? 有好好帶土產回來嗎?」

「有,這個唷」

藉此機會,愛麗絲從行李里取出了一個箱子.

愛紗馬上從我身上跳開,接過了箱子.

「哇,愛麗絲姊姊謝謝-!」

愛紗立刻打開了箱子,拿出了里面的東西.

是像飯杓一樣形狀的陶器.

握把處刻有精美的雕花.

愛紗看著這個,眼睛綻放出亮光.

「這個是鏡子對吧! 在西隆有看過!」

「沒錯唷!」

因為阿斯拉王國和貝卡利特大陸有進行貿易的關系,販售了很多的玻璃制品.

這次旅行的時候並不算長,所以主要就買了一些鏡子與玻璃制品.

「哇-,好棒吶……感覺很貴耶! 哇-……!」

「呵呵,好像很中意呢!」

看著高興的愛紗,愛麗絲感到很自豪,不過其實是希露菲挑選的.

雖然愛麗絲的眼光也不算差,不過她挑的東西都太樸素了.

「人家這樣看起來,還真是好可愛呢……!」

愛紗一邊自賣自誇,一邊咕碌咕碌地打轉.

直到莉麗婭遲了一些出現,敲了她的頭為止,這個旋轉都一直持續著.

看著活蹦亂跳的愛紗,感到有些安心.

能夠感到高興真是太好了.

「……莉麗婭小姐,我們離開之後,沒有發生什麼改變吧?」

姑且問問看.

莉麗婭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地輕輕點頭.

「是的,大家都非常健康」

「是嗎」

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但是正當我放下心來的時候,愛紗的表情突然沉了下來.

「啊,可是呢,哥哥……洛克希姊她……」

洛克希!?

洛克希她怎麼了!?

難不成是流產……!?

啊不,這樣的話莉麗婭應該會先說吧.

難道是身體不太舒服所以住院了?

「洛克希姊她變ㄆ……」

說到一半,愛紗的話中斷了.

她的視線穿過客廳向著門口.

在那邊,洛克希的臉露了出來.

用家庭主婦一樣的姿勢.

「洛克希,我回來了」

至少看起來並沒有哪里生病了.

也看不出來哪里有受傷.

非常健康的樣子.

「盧迪,歡迎回來」

我向她搭話之後,洛克希保持著那個姿勢回答.

「原本還想說會再多花一些時間的,既然跟預定一樣的時間回來,就表示順利的結束了吧」

「是啊.艾麗耶魯大人,平安地在政爭中獲勝了」

嘛,正確來說還沒有獲勝.

之後會突然接到「艾麗耶魯王女死亡!」這樣的新聞也說不定…….

嘛,那種事要說的話講也講不完.

畢竟回家是老板的指示.

「是這樣嗎,那真是太好了」

洛克希似乎有意的隱藏著身體.

只有臉朝這邊看著.

從表情看來,好像有什麼心事.

莫非,洛克希變胖了……!?

這不是很好嗎洛克希,大家不是都說,生小孩的體型還是胖一點比較好嘛!

對體重增加這件事可是一點也不會在意唷?

畢竟愛麗絲的體重,可是將近洛克希的2倍呢?

「那,那個啊,哥哥.洛克希姊,最近稍微有點纖細,所以要溫柔一點唷」

愛紗的用詞.

纖細.

懷孕中因為體重的激增,變得很不安吧.

而且,感到不安的時候,讓她安心下來就是我的職責了.

「並沒有纖細這回事」

「那,為什麼剛剛就一直把身體遮住?」

被希露菲這麼一說,洛克希就扭扭捏捏地把身體給露出來.

離開家里的時間,大約是兩個月.

在這段期間里,洛克希的肚子就變得相當大了.

稍微思考一下的話,懷孕中體重增加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因為肚子里的小孩會變大啊…….

即使如此,胸部好像看起來也稍微變大一點了.

已經會分泌母乳了吧.

稍微嘗一下味道……不,這還是先算了.

不過雖然說是魔族,米庫魯多族好像和人族也沒有什麼區別吶…….

「最近,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好像不是自己的身體了.

肚子慢慢在膨漲,也感覺到里面正在動…….

雖然大家都跟我說不用擔心……」

「啊,我懂唷.我之前也那樣.不過,偏偏那個時候盧迪人不在呢」

聽了希露菲的同意,我感到錐心刺痛.

對不起呢.

那個時候真的,只能說沒辦法,對不起啊.

「嗚嗚,對不起啊希露菲……洛克希……」

「誒? 啊,沒有.並不是打算特別對此責怪盧迪的唷」

希露菲說著不用在意,別開了視線.

「那個,總而言之今天你就和盧迪兩個人一起過吧.吶,愛麗絲?」

「誒? 啊,沒,沒錯呢」

愛麗絲一直來回看著洛克希的小腹和自己的小腹.

正在想著輪到自己的事吧.

「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盧迪就先和洛克希待在一起吧,

行李之類的我會處理……嗯,露西在哪里呢?」

「露西大人在二樓,正在和潔妮絲大人一起玩」

「是嗎,謝謝莉麗婭小姐……吶,愛麗絲也來」

「明白」

兩個人還沒等我的回答,就提著行李上二樓去了.

────

我和剛才談論的一樣,與洛克希一起到了客廳.

在客廳,聖獸雷歐正在暖爐前盤成一圈.

雷歐看到了我的身影,汪地叫了一聲,搖著尾巴靠了過來.

摸一摸它的頭,就舔了舔我的手.

喔喔,真可愛的家伙.

「……」

我和洛克希並排坐在沙發上.

她似乎不怎麼希望讓我看見身體,

輕輕地用衣服包住身體,縮著身軀.

是在在意身體曲線走樣的事情嗎.

雖然我覺得現在的樣子也非常有魅力.

「洛克希?」

「工,工作的情況如何? 既然和預定一樣的回來,似乎是順利的完成了嘛」

「那個,剛剛說過了唷?」

洛克希罕見的正在緊張.

該怎麼辦呢.雖然緊張的洛克希也非常可愛.

不過希望不要讓我看見那麼可愛的樣子來誘惑我吶.

雖然在王城里那種事情也說不上不自由,但是可能因為工作結束之後的安心感,我腦中雜念的區域正在變大.

不管怎樣,正在纖維的時期的話,H方面還是稍微抑制一下比較好吧.

一個貼心的男人,是不會被自己的欲望給擊潰的.

先從說些體貼的話開始吧.

好.

「嗯嗯……那個,肚子,變得相當大了呢,可以摸摸嗎?」

「不,不可以!」

立馬拒絕.

不行嗎.

嘛,嘛,畢竟正是敏感的時期呢.

「胸,胸部也不可以唷?」

被搶先說了.

簡直像我一直都只想著胸部的事情一樣.

雖然並不否認.

「最近,總是會流出黃色的東西」

「原來如此」

希露菲的時候也是那樣子,是母乳分泌的前兆吧.

雖然想說按摩的話就交給我吧,不過沒得逞.

「那,頭呢?」

這樣說完,洛克希就將頭頂指向這邊.

伸手撫摸.

柔順的發絲讓手指感到很舒服.

胸部和肚子不行.

但是頭可以.

不好好確認一下界線不行.

小心翼翼地找出好球帶.

「屁股呢?」

「……隨,隨便你」

洛克希紅著臉,做出了回應.

好像可以.

不客氣的摸了.

好渾圓.

啊,糟糕,不對.

不是指這個,是指小孩唷.

「那個……在家的時候,我想要盡可能和洛克希在一起」

「是,是那樣嗎?

但是,不用勉強也沒關系唷.

已經有愛紗在了,而且盧迪要做的事情也很多吧?」

「雖然是很多,但是,懷孕這種事有多重要,我也是很清楚的呢.

從扶你上下樓梯,到幫忙洗澡,什麼都做唷」

「洗,洗澡嗎!?」

洛克希對洗澡這個詞出現了意外的反應.

什麼啊.

胸部和肚子不行,頭和屁股可以,洗澡卻不行.

嘖.

「對了……盧迪好像喜歡洗我的身體呢……」

嗯,非常喜歡.

最喜歡不用布只用雙手來洗了.

雖然大部份在途中就忍耐不住,轉而供應瓦斯了.

「盧迪……因為是遲早會被發現的事,我就說了」

「是」

洛克希像是覺悟了一樣,轉向這邊.

非常認真的表情.

哎?

莫非,發生了出乎意料的嚴重問題嗎.

比如說其實肚子里的小孩染上了嚴重的病.

或是從肚子里會傳出「人稱! 魔.界.大.帝!」之類的聲音…….

不不,那樣的話莉麗婭應該會跟我提起才對.

雖然怎麼看都是嚴重事態.

那麼,到底是怎麼了.

啊,難不成,是要說肚子里的小孩不是盧迪的小孩嗎.

生出來之後,發現長著耳朵和尾巴之類的.

喂,喂喂,拜托饒了我吧這種事情…….

「……」

洛克希用微妙的表情,解開了衣服的紐扣.

然後,把衣服卷起,露出了腹部.

白皙的小腹大大地膨起,肚臍略微突了出來.

可愛.

嗯,真可愛.

除了這個想不到別的.

皮膚上也沒有長出奇怪的班點…….

「這個,有什麼問題嗎?」

「看,看了不就知道了嗎?」

就是看了也不知道才問的啊…….

「那個……肚臍,跑出來了吧?」

嗯.

的確,變成凸肚臍了.

這樣又怎麼了呢.

孕婦的話不是都會這樣的嗎…….

「……嗯」

「嗚,果然很奇怪對吧……?」

洛克希好像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這個凸肚臍的樣子.

原來如此,的確是很纖維呢.

別人來看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

但是,對本人來說卻是大問題.

也是有這種情況吧.

「……並不會,非常可愛唷」

「才不會被你騙呢.只是在說場面話而已」

「不是騙人的唷.我一點也不在意」

「騙人的.因為盧迪之前不是有說過嗎.

一邊舔著我的肚臍一邊說著「果然洛克希的肚子最棒了」的台詞」

怎麼可能.

就算是我,也沒有那麼惡心才對…….

啊,好像不對,說不定是在床上根據氣氛講了一些適當的話.

「從那天起,每天我就只有肚臍一定會記得清潔.

喜歡肚臍的盧迪看到了這個,一定覺得很沮喪吧?」

「才不會」

這個問題不用思考就能回答.

怎麼說也不是肚臍狂熱者吶.

只要是洛克希的身體,就算能從肚臍里發射飛彈,我也崇拜給你看.

啊,這樣就想起來了.

好像的確是在夜晚的大人相撲時舔了肚臍之後,洛克希感到非常害臊.

所以就趁機誇獎了一下.

「才不會被你騙呢.盧迪只是嘴巴上說說而已」

但是,洛克希不肯相信.

姆.

「要是想騙我的話,就請用行動來表示」

「行動是,該做什麼」

要說我能做的事情的話,就是正式的成立洛克希教團.

在超過10萬人的信徒前進行演說與儀式之類的.

這些也要花上一點時間吧,不可能現在馬上做到.

這麼想的時候,洛克希將腹部稍微挺了出來.

「舔吧」

「真的可以嗎」

從洛克希的口中說出了意外的事.

但是,這種事真的可以嗎.

這個倒不如說是獎勵吧.

不是應該是由我來拜托的事情嗎.

不,不需要想得太複雜.

這就是所謂的神諭啊.

好.

讓我合掌吧.

我.要.開.動.了.

「……」

舔了.

總覺得在做著有趣的事情呢,抱著這樣的心態,我將靠近的鼻子給貼了上去,同時舔著洛克希的肚臍.

正當這時,肚子里有什麼東西動了.

像是痙攣或是伸展一樣的力道,但是因為用舌頭碰到了,所以很清楚.

洛克希也感受到了吧.

停住了動作,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

「動了」

「……在向父親說,歡迎回來吧」

我將身體抬了起來.

撫摸著洛克希的肚子.

她雖然說著不行,但是並沒有拒絕.

溫暖的肚子.

可不能著涼啊.

「……」

洛克希已經沒有再感到害羞了.

而只是用慈祥的表情,將自己的手,握在我的手上.

「真的很謝謝你,盧迪.和希露菲說的一樣呢.不知怎麼的,安心下來了」

洛克希的這句話,不知為何也讓我安心了.

「重來一次,盧迪.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我,回到家了.

────

隔天,我去向各個親朋好友報平安.

紮諾巴,克里夫,艾麗娜莉潔.

七星寄泊在空中城塞的時候已經見過面了,所以下次再說.

這樣想想,魔法都市夏麗亞里我認識的人,也變得相當少了.

大家,都離開這座城市了.

克里夫和紮諾巴也是,總有一天會不在吧.

一邊這麼想著,我朝著最後一個地方前進.

時間已經是黃昏了.

在一片橘色的世界之中,我所前往的地方,是墓地.

圓形的墓穴並排而立,闃若無人的地方.

平常的話並不是會在夜幕低垂時前來的場所,但是到各處露面完畢之後就已經是這個時間了,沒有辦法.

我和守墓人打了招呼後進入了里面,站在其中的一座墓碑前.

保羅.格雷拉特.

這樣寫著的圓形墓碑.

面向看起來還很新的墓碑,我將手放了上去.

「爸爸,這次在誰都沒死的情況下完成了」

捧著在王城買來的酒,以及在附近買來的花束,報告著這次的事情.

奧爾斯蒂德的事,人神的事.

還有,在阿斯拉王國的戰斗的事.

「爸爸的弟弟也見到了.就是我的叔父呢.

和爸爸很像,是個內心似乎很脆弱的人」

回憶起了匹雷蒙的臉.

他果然和保羅某個地方很像.

體型和性格雖然完全不同,但果然是弟弟吧.

「也在那個人沒死的情況下完成了.

爸爸的侄子,賭上了性命保護他.

老實說,稍微有點羨慕呢」

盧克保護了幾乎要被處刑的父親.

當然並沒有聽到所有的對話,但是我的眼中看起來是這樣.

匹雷蒙絕不是值得誇獎的人,

當初的預定也是打算殺了他的…….

但我不知為何想要為盧克的身影加油,幫助了他.

「然後我也殺了人了.

雖然並不是我直接下的殺手,

但我是抱著殺人的打算逼迫,攻擊,然後對手死了.

盡管並不後悔,但是余韻很糟糕」

這次已經不是第一次殺人了.

像那樣的事情,以前也發生過.

並沒有說只有這次比較特別.

應該是這樣才對,但不知為何只有這次一直殘留在心里.

肯定,是因為聽了水神蕾塔所說的話吧.

「……」

我回顧這次的事情.

這次,姑且是做到了.

我不期望逝去的人們都好好的活著,目的也達成了.

但是,千鈞一發.

真的是千鈞一發.

如果有稍微的不一樣的話,說不定某個人就會死了.

雖然目的已經達成了,但是是在心中留下某種懸念的結果下結束的也不一定.

這次的這件事,的確是成功了.

毫無疑慮的,完全勝利.

但是,該反省的地方也很多.

舉例來說,在准備階段時,如果能早一點和艾麗耶魯取得連絡的話.

這樣一來,人神說不定就不會挑選盧克成為使徒,在路上也不會起爭執了.

嘛,這件事從結果上促成了艾麗耶魯和奧爾斯蒂德的結盟,所以放著不管也可以…….

萬一,在赤龍的顎須打倒了歐貝爾的話.

萬一,在水神的剝奪劍界時奧爾斯蒂德沒有來的話.

萬一,歐貝爾的毒沒有解毒藥的話.

當然像這樣的事要講也講不完.

但是,有一件可以確定的事.

人神還沒有死.

雖然結束了一次的事件,但是戰斗仍然沒有終止.

戰斗還會持續下去.

這場戰斗……之後也像這次一樣僥幸的話,真的可以嗎.

這次的運氣很好.

可是……那到今天為止又如何呢.

我到今天為止,不是經曆了無數次的失敗嗎.

只是我大概之前並沒有把那些認為是失敗.

例如保羅戰死的時候.

因為是拼上全力的結果,所以莫可奈何,似乎是這麼想的.

確實,那個時候,在那個時候,使出了全力.

說不定有判斷失誤,作出了錯誤的選擇.

即使這樣,在那個時候能做的事,應該全部都做了.

在最後,迎來了並不期望的結局.

那是無法避免的事.

運氣太差了.

莫可奈何.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那麼如果運氣好的話,保羅就會生還嗎.

嗯,會生還吧.

在最後的最後,因為九頭龍的垂死掙紮,保羅死了.

那麼,要是運起好的話就會活著吧.

運氣好,有什麼地方不同的話.

反過來運氣差,途中某個人受傷了,轉而撤退的話.

那個時候如果狀況稍微有點不同的話,要是戰力再多一個人的話…….

雖然講著如果,的話這些詞,但運氣就是這樣的東西.

我,從今開始.

不繼續將家人的性命交付在運氣這樣的東西上不行嗎.

這次,許多的人差點就死了.

特別是愛麗絲,肩膀上受了重傷,中了帶毒的苦無.

在死亡的深淵前驚險地站著,幸運地活下來了.

再下次驚險的話就會掉入死亡的深淵中也不一定.

將這種事,委托給運氣真的好嗎.

不,當然有時也只能依賴運氣.

人類的能力是有極限的,也會有做不到的時候.

但是,例如說這次的情況.

如果我稍微的,能做到更多的事的話.

稍微的,更強的話.

就不會陷入驚險的情況了吧.

會再稍微的,有某些不同吧.

會再稍微的,抱有更多余裕吧.

再稍微的某種東西.

那個是,必須要靠自己的雙手創造的.

我必須要變得更強.

必須要更加鍛煉.

之後會做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與人神戰斗的話.

將千鈞一發得救的情況,變成在保有余裕之中獲救.

為了不讓家人因為自己的無力而死.

為了確實的守護住這一切.

那麼不這麼做不行.

沒錯,重新發誓一次吧.

「爸爸,我之後也會加油的.請保佑我」

我最後這麼說著,將墓地放到了身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八卷 青年期 阿斯拉王國編web版 第百八十八話「離別的演練與希露菲的變化」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話「近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