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間話「業務的一例」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間話「業務的一例」

安潔莉可.卡蓮特迭爾.通稱安潔.

她出生在位于王龍王國以西,接近密林地帶的一座小村之中.

安潔從藥劑師的雙親身上,接受了做為藥劑師的教育.

然而在她即將成年的前一刻,雙親卻受到了魔物的襲擊而身亡,這在這座村子里並不是什幺罕見的事.

她平凡地感到悲傷,接受村人的幫助完成了葬禮,然後繼承了雙親的家業.

而這位安潔能夠稱為親朋好友的人,只有一位.

法姆.海朵拉

從居住在附近的獵人家中出生的她,也和安潔一樣,在成年的同一時期母親陷入了重病,父親慘遭魔物殺害……也可以說,擔任了前往森林中采集藥草的安潔雙親的護衛.

也就是說,法姆的父親並沒有保護好安潔的雙親.

這件事在法姆與安潔之間產生了裂痕,

安潔也曾經有一段時間憎恨著法姆.

但是,經過了數次的沖突之後,和解了.

現在則是村莊里無人不知的友好兩人組.

那樣的二人,今年也20歲了.

「啊-啊,哪里才有好男人呢……」

如此自言自語的法姆.

穿著經過充分鞣制的毛皮馬甲,以及合身的皮制緊身褲.

踩著以厚重的皮制成的馬靴,腰間系著山刀,背後背著箭筒與長弓.

雖然穿著像山賊一樣的裝扮,全身也都沾著髒汙,但仍然能夠稱得上是一名端正的美女.

「最低限度,在這種地方不會有呢」

回答的是安潔.

做為藥劑師的她,也穿著便于行動的褲子與加工過的皮革上衣.

腰際不只系著小刀,還有一把手斧.

再繼續比較兩人的不同的話,大概是安潔的背上背著巨大的簍子.

在簍子里裝了大約半滿的藥草和樹果.

二人所在的位置,是在森林之中.

身為藥劑師的安潔正在為了制藥而采集素材當中.

「果然,有錢人很不錯呢.長得帥,但是不為人所知,也不習慣女性.稍微握一下手就會滿臉通紅那種」

「我的話普通的就行了.金錢什幺的沒有也沒關系,普通的溫柔的人就好」

「安潔真是沒夢想!」

「法姆才要好好認清現實」

二人所住的村子里,年輕的男性寥寥無幾.

當然有還是有,但是幾乎都已經結過婚了.

村子里並沒有很多米莉絲教徒.

但是,根據村莊的規則,除了村長以外的人禁止娶兩名以上的妻子.

然後,現在的村長已經年近半百,也有5名妻子了.

已經不會再迎娶新的妻子了吧.

「就算是現實,感覺有機會結婚的,不是只有多奇嘛」

村長的兒子多奇,和二人相同年紀.

然而,已經和指腹為婚的對象結婚,也生下繼承人了.

這樣的他,也差不多該要成為村長了.

如此一來就能夠娶第二位妻子了.

根據村子里的習俗,當被任命為村長時,會同時迎娶第二任妻子.

現在,村子里的人都在討論著誰將會是第二任妻子.

相對男性來說,未婚的女性有很多.

「不不,多奇不會選我當老婆吧」

「法姆以前老是欺負多奇呢」

「不對,會不會為了回報過去的事情而指名我呢?

在晚上給欺負回去,嘿!」

「才不會喔.多奇到現在,都還有點害怕法姆嘛」

年齡相近的他們,從小的時候就常常在一塊游玩.

差不多歲數的小孩一共有七人,而法姆則是里面的孩子王.

當時,多奇也常常被法姆給弄哭.

安潔也是其中的一人,含糊地想著自己將來應該會和里面的某個人結親吧,但是事實並不是如此.

里面的三個人離開了村子,只剩下了多奇和另外三個女生.

多奇和那名已經定婚的少女結婚之後,就只剩下安潔和法姆了.

「但是,安潔有機會唷.那幺可愛」

「不不,沒有唷.因為,藥劑師在我們村子里,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嘛.結婚的話就無法繼續經營了.大家都會很困擾的」

「是嗎……不對,可是,當成這次事情的謝禮的形式也有可能呢」

「啊哈哈,那樣的話好像不錯呢」

安潔笑著這幺說.

但是,她的內心里,完全在思考別的事情.

(結婚嗎……我的白馬王子,會不會出現呢……)

向朋友說要認清現實的安潔,

在還是小孩的時候,從吟游詩人的口中,聽到了某個故事.

有著一頭藍色頭發的小小冒險者的故事.

在獨自一人的旅行之中,從米莉絲大陸橫跨到中央大陸,一瞬之間便成為了A級的冒險者.

當時聽完了這個故事,安潔的內心雀躍不已.

但是,在那個時候,終究只認為是遙遠世界的故事而已.

將這些故事轉變為現實,是在10年前發生的事.

起因于10年前偶然出現在村子里的,某個冒險者.

那名冒險者穿越了密林地帶,要前往西港的途中,經過了安潔的村莊.

藍色頭發的小小冒險者.

她有著如吟游詩人所說一般的外貌.

那正是遙遠世界的故事,轉變為現實的瞬間.

只寄宿在村中一晚的她,向著當時年僅十歲的安潔她們,述說著自己旅途的故事.

由應當是虛構的人物所講的,真實的故事.

法姆他們對于在迷宮之中與首領的戰斗感到興趣,

但是安潔卻對于旅行的目的「為了尋找好男人而進入迷宮」這個部份感胸口一陣騷動.

雖然結果那名冒險者並沒有達成她的目的就攻略了迷宮,但是當時的記憶為之後的安潔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聽完了那些故事之後,安潔的心中明顯地對冒險者的故事感到憧憬.

這份憧憬,常常會將安潔拉入妄想的海洋之中.

突然遭到魔物攻擊陷入危機的我,在那時帥氣地前來搭救的王子! 然後,自己對那個人,做為謝禮將自己的身體什幺的給交出去…….

(呀-!)

于是,在苦悶的時候結束了.

憧憬是憧憬.

妄想是妄想.

像那種剛好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安潔也清楚地了解.

經由結婚的話題而妄想出來的,夢物語.

僅僅是憧憬而已.

現在的安潔,確實地看著現實.

5年前,雙親過世留下自己孤單一人時,即使不喜歡也學會了這種事.

「安潔,小心一點,之後就是那家伙的地盤了」

「嗯,明白了」

在森林深處的靠近某個洞窟的地方,安潔停下了腳步放下了竹簍.

這次,二人是為了尋找某種藥的材料而來.

被稱為伊布里病,在這一帶流傳的疾病的特效藥.

「多奇,不救他不行呢」

「嗯」

現在,村長的兒子多奇,正受到伊布里病的侵蝕.

所謂的伊布里病,是會全身冒出疹子,在10天里沒有服用藥物的話就會病發身亡的病.

不過因為有特效藥,中級解毒魔術也能治療,也不會傳染.

因此在都市一帶並不被視為危險的疾病.

然而,卻是在安潔她們的村子當中,被視為致死率極高的病,而受到恐懼.

從這里到中級解毒魔術師所在的地方,不管多幺努力趕路也要花費10天以上.

這樣子的疾病,正在她們的兒時玩伴,次任村長多奇的身上感染.

再追根究底的話,這個疾病也葬送了安潔與法姆的雙親.

法姆的母親染上了伊布里病,

安潔的雙親與法姆的父親為了治療,進入森林里尋找藥材……然後死了.

對二人來說都是因緣匪淺的病.

這樣的病,正在將它的毒牙伸向兒時的玩伴.

「……」

二個人,慎重地移動著自己的腳步.

藥的材料,是生長在前方山崖下樹林里的印托之花.

因為是一人份,並不需要很大量.

大約5,6株花朵.

只要有這幺一點,就是能夠拯救一個人的數量.

「……咕」

一邊吞口水一邊前進的二人視野忽然變得開闊.

森林之中開出了像廣場一樣的空間.

在眼前的是高聳的懸崖.

然後是遍地藍色的花朵.

這里正是印托之花的群生地.

「…………咕咕」

即使看到了這片美麗的風景,二人的表情也沒有松懈下來.

安潔伸出了顫抖的手,摘下了一朵花.

下個瞬間.

「咕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如雷鳴一般的嚎叫炸裂開來.

「安潔,快逃!」

法姆大喊.

但是安潔的腳,已經因為這股咆哮而發軟.

「安潔! 快啊!」

法姆舉起長弓再次的大喊,從箭筒中抽出了一根箭,拉滿弦.

「!」

那東西出現在山崖上.

有著紫紅色的鱗片,全長超過十公尺的巨大蜥蝪.

這座,森林之主.

伊布里巨蜥.

做為無翼爬蟲類的它,是和生長在貝卡利特大陸上的巨大蜥蝪類似的魔物.

這只蜥蝪,為何會被稱為『伊布里』巨蜥呢.

那是因為,在這只蜥蝪所出沒的地區附近,必定會造成伊布里病的傳播.

而且,必定會在特效藥的印托之花附近劃下地盤.

某位學者提出了這種假說,

正是伊布里巨蜥造成伊布里病的散播.

散播伊布里病之後,補食為了治病而前來摘花的人們.

雖然沒辦法判斷假說的真實性.

但是,村子已經受伊布里病及這個伊布里巨蜥之苦五年了.

不管是安潔的雙親,還是法姆的父親.

大家都被這家伙給殺害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法姆要為自己打氣一般地大喝,射出了箭矢.

箭筆直地射向了伊布里巨蜥,清脆地刺在鱗片上.

瞬間,伊布里巨蜥也動作了.

用壁虎一樣驚人的速度從山崖上爬下.

法姆的箭對它來說似乎不痛不癢.

「安潔! 拜托快點站起來! 快逃!」

聽到法姆的聲音,安潔總算是站了起來.

不跑的話,不快點的話!

這份焦慮纏繞著安潔的雙腳.

不過盡管步履蹣跚,總算是開始跑了起來.

法姆見狀,也開始逃跑.

但是,已經太遲了.

「咕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驚人速度貼上來的伊布里巨蜥,追上了法姆,用它尖銳又雜亂的牙齒咬住了她的腳.

法姆像玩偶一樣被抬了起來,發出一點也不像少女的慘叫聲同時被來回的甩動,之後摔落在印托花的花田當中.

安潔看到了這一切.

與半空中的法姆,四目相接了.

看到了臉上充滿了絕望的法姆.

然後,迷惘了.

還想著不幫助自己的朋友不行.

然而,注意到的時候,伊布里巨蜥已經豎立在自己的眼前了.

「啊」

要死了.

安潔理解到這件事.

危機之時有誰會來拯救自己.

也曾經這樣妄想過.

但是妄想,僅僅只是妄想.

實際發生危機時,完全沒有足以讓人插手的時間.

死亡是一瞬間的事.

這就是現實.

所以,接下來的肯定是夢吧.

伊布里巨蜥朝側面飛了出去.

「誒?」

安潔無法理解眼前看到的景象.

為何幾乎要殺死自己的對手,

看起來非常難以挪動的對手,

突如其來地,巨大的身軀在半空中繞著圈,向著不可能的方向飛了出去.

「咕嚕嚕……」

伊布里巨蜥抬起嘴里流著鮮血的頭,向著自己飛出的反方向望去.

安潔也,朝那里看過去.

在那里,有著一名男子.

老鼠色的長袍隨著風擺動,在飄蕩的長袍中穿著黑色的甲冑.

左手握著長筒狀的物體的,一名男子.

任憑明亮的棕色頭發在風中飛舞,朝著伊布里巨蜥走去.

「咕嚕啊啊啊啊啊啊!」

伊布里巨蜥看到男子的瞬間,用無法想像身上開了一個洞的靈敏動作朝著男子襲擊.

巨大的銳牙逼近男子,發出了堅硬的咬合聲.

男子淒慘地被吃掉──的景象,只是安潔的幻覺而已.

男子還活著.

男子竟然將伊布里巨蜥的頭部,擋了下來.

只用右手撐在巨大的鼻子上,就把它停住了.

然後,用不急不徐的速度,把左手朝向頭部.

「『散彈槍.啟動』!」

下個瞬間,從筒狀物里發射了某種東西.

從安潔的眼中,完全看不出來是什幺東西.

只知道是有某種東西被超高速的發射了.

總之,安潔眨了一下眼睛,

伊布里巨蜥的頭部,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

伊布里巨蜥的頭部四處飛濺,伸長了的脖子一扭,向後倒到地上.

咚一聲地,發出了與其巨大身體不相稱的輕聲.

無法被認為是現實的光景.

但是,從脖子的斷面不停噗滋噗滋地流著鮮紅的血.

「呼……」

男子吐了一口氣,將右手指向蜥蝪的尸體.

伊布里巨蜥的身體忽然之間就被火焰給包住.

油脂燃燒的啪滋聲,以及肉燒焦的臭味充滿了四周.

這時,男子轉向安潔.

背對著火焰,男子像是什幺事都沒發生一樣,開口了.

「你好.是安潔莉可.卡蓮特迭爾小姐……對吧?」

「嘿?」

面對突如其來的發言,反射性的發出了聲音.

「還是說是,法姆.海朵拉小姐?」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注意到這件事的安潔,並沒有說出口,而是匆匆忙忙地搖頭之後,又急急忙忙地點頭.

「我來救你了」

身穿老鼠色長袍而來的男子這幺說時,安潔的胸中敲起了高亢的鍾聲.

────

男子的名字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無法抑制自己胸口的悸動的安潔,用眼角的余光看著他對法姆施行治愈魔術,一下子就治療完成了.

法姆的意識雖然還沒有恢複,但是破破爛爛的腳,折斷的骨頭,青紫色的淤血都不消多久便恢複成原本的樣子.

他雖然說明是接受了某人的依賴而來幫助安潔她們的,但是卻不肯說出委托人的姓名.

安潔也對于會幫助自己的人毫無頭緒.

「總而言之,能趕上真是太好了.千鈞一發呢」

「是,是的……!」

盧迪烏斯正背著法姆,走在森林當中.

安潔則背著裝滿了印托之花的籃子.

一邊走著,一邊上下打量自己的外觀.

(頭發肯定亂七八糟,衣服也沾上了泥巴,屁股附近也髒掉了……大概,臉也很髒吧……啊啊,怎幺辦,話又說來,這樣的態度應該是不行的吧?)

當盧迪烏斯轉過頭的時候,安潔的臉頰就會染紅,將臉別開地跟在他身後.

這樣奇妙的態度,盧迪烏斯似乎沒有注意到.

倒不如說,大概以為不可以看自己的臉吧,

幾乎頭也不回地,不發一語地走著.

雖然偶爾還是會回頭,但是真的,只是偶爾.

安潔想要再多看幾眼盧迪烏斯的臉.

(該,該怎幺辦,馬上就要到村子了.

這樣的話,他肯定會變成英雄吧.

畢竟打倒了巨蜥,拯救了村子.

怎幺辦啊,變成那樣的話,肯定就說不上話了……)

這時安潔的眼睛,看到了被背在背上的法姆.

那對豐滿的乳房,正猥瑣地擠壓在盧迪烏斯的背上.

安潔看著這個,感到了些許的嫉妒.

「那,那個,盧迪烏斯先生!」

「是,怎幺了嗎?」

安潔趁勢搭了話,而盧迪烏斯面無表情的轉過頭來.

「法,法姆! 法姆她,不,不重嗎?」

「沒問題喔」

「但,但是,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走路,不會覺得累嗎!?」

「不會,我可不是用這種程度就會感到累的方法鍛煉出來的唷」

盧迪烏斯這幺說著,同時卷起了長袍,彎起了胳膊.

雖然因為黑色甲冑所以看不見隆起的肌肉,

但是安潔看了之後冒出了「果然,有鍛煉過呢!」這樣莫名的感動.

這時,盧迪烏斯敲了一下雙手. (你背上背著人是怎幺空出雙手的啊)

「啊,對喔.不好意思呢,沒有留意到」

「哎?」

(什幺,留意到什幺?)

這樣想著,變得慌亂的安潔.

盧迪烏斯露出了潔白的牙齒,閃閃發光地笑著說道.

「安潔莉可小姐,有點累了吧.要稍微休息一下嗎」

順便一提,牙齒發光只是安潔的幻覺.

「…………啊,沒,沒錯! 有點累了,不好意思麻煩休息一下.然後,人家……哎呀不對,我的名字,無論如何請稱呼我為安潔就好了!」

「我明白了,安潔小姐,那幺,就在那……」

盧迪烏斯輕輕地將法姆放下,靠在樹干上,自己則坐到了倒木上.

倒木排成了一個V字型,

看一眼就能明白,盧迪烏斯是希望安潔能夠坐在對面的倒木上.

但是,安潔心想.

機會只有現在.

(嘿!)

安潔就這樣,直接坐到了盧迪烏斯的身邊.

「……!」

盧迪烏斯的身體猛然地震了一下,安潔注意到了.

(討厭……我嗎?)

偷偷瞄一下表情.

盧迪烏斯正冒出似乎不太舒服的表情.

但是,看起來並不是露骨的厭惡的表情.

只是在感到困惑而已.

察覺到這件事的安潔,反射地想了一個藉口.

「不,不好意思! 我,我很害怕.因,因為還感到很害怕,可以讓我坐在旁邊嗎!」

「哎? 啊,好的……請,請坐」

把一切都賭上了.

安潔打算就這樣沖了.

朝著聖戰的結果.

「那,那個,真的是非常感謝你」

「不會,因為是工作」

雖然是冷漠的盧迪烏斯,低頭看著安潔的目光卻不斷的在飄移.

安潔朝著那股視線的另一端看去.

不知道是什幺時候發生的事情.

自己衣服的領口破掉了,露出了胸部.

「!」

安潔反射性的將自己的手擋在上面,遮住了胸口.

但是再重覆說一次,安潔打算沖了.

不管到哪里都會持續下去,前往地平線的彼端.

「……!」

安潔悄悄地,往盧迪烏斯的身體靠近.

盧迪烏斯則保持著距離平移,安潔靠近,盧迪烏斯平移.

最後,盧迪烏斯被追逼到了倒木的一頭,安潔則緊緊貼著盧迪烏斯的手肘.

「那個,盧迪烏斯先生」

「怎……怎幺啦」

安潔一邊感受到盧迪烏斯的斷斷續續地注視自己的胸口附近的視線,一邊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並不像法姆那幺大.

但是比起村里的平均值來說還是比較大,色老頭也常常做出「這個藥是用小安潔胸部之間的谷溝煎的嗎?」這樣的性騷擾.

雖然在村子里只是用來讓人揶揄的道具.

但是,安潔做為女性的部份大叫著.

現在這個可是武器.

「就算是工作,對于救了我的命這件事,我還是由衷的感到感謝」

「你,你太客氣了」

「萬一,之後,回到村子里,沒有要馬上回去的話,來我的家里,將謝禮給……」

「不會,馬上就走了.因為之後還有的工作」

雖然出師不利,但是安潔並不放棄.

要說原因,因為安潔准備要沖了.

邁向遙遠的旅途的終點,朝著永遠的都城而去.

「那幺,那個,這樣的話,就,現在,把謝禮,給你.因為身上什幺都沒有,那個,就用我的,身,身體……」

安潔感受到自己的臉完全染成了紅色,手仍遮在破掉的胸口上.

然而意識到盧迪烏斯的視線盯著那里看之後,便輕輕地打開…….

啪地一聲,盧迪烏斯站了起來.

「那,那個……盧迪烏斯,先生?」

「失禮了,因為舊疾好像快要複發了,必需要拿藥」

盧迪烏斯雖然這幺說,視線還是沒有移開安潔的胸口.

但是聽到了藥,安潔也稍微取回了自我.

她是藥劑師.

聽到了眼前的男子抱著病,反射的想著自己能不能幫上一點忙.

「那,那個! 藥的話,我也是藥劑師,回到家里的話也能幫你調和」

「不用了,自己的東西自己有帶著」

盧迪烏斯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伸進懷里.

拿出來的東西,是一包白色的布.

看到這個,安潔比起情愛,對藥更感興趣.

這正是職業病吧.

盧迪烏斯是強力的戰士.

穿著甲冑,有著足以擋下伊布里巨蜥的攻擊的臂力.

而且另一邊,攻擊魔術與治愈魔術也會用.

對法姆施展的是高級的治愈魔術.

常常聽說治愈魔術和解毒魔術會合在一起學習.

那幺恐怕,對解毒魔術也很精通吧.

像這樣好像只會出現在傳說里的人物所抱的舊疾,還有對舊疾有效的藥.

如果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的話,想要親眼看一看.

「……是內服藥嗎?」

「嗯,嘛,類似那樣的東西」

盧迪烏斯說完,拉著布的兩端,啪地將布張開.

安潔以為在里面的藥會掉出來,反射地伸出了手.

但是,不管是藥丸還是藥粉,都沒有掉出來.

布里面什幺都沒有放.

那幺,藥在哪?

這幺想著的安潔往上一看時,一個奇妙的東西映入了她的眼廉.

內褲.

盧迪烏斯不知道什幺時候手上抓著內褲.

像是未成年的女姓所穿的尺寸的內褲.

什幺時候.

哎.

為什幺.

把剛剛包著藥的布給…….

不對,那個,就是剛剛的布.

那個布正是摺疊起來的內褲.

哎?

為什幺?

「……? ……??」

「呼………」

側眼看著混亂的安潔,盧迪烏斯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氣…….

然後把內褲貼在臉上,

「嘶嘶──────……咕哈!」

用力地,吸著.

「嘶-哈-,嗅,嗅,嘶哈-」

就這樣一邊發出著鼻音,一邊不斷不斷地吸著.

聞它的味道,用臉頰磨蹭,偶爾還會津津有味地舔.

用內褲,感到滿足.

「……」

看到這一幕的安潔,感到了毛骨悚然的恐懼.

一股寒氣在她的脊髓中流竄,無法動彈,也發不出聲音.

僵直著身體,僅能一直看著盧迪烏斯的這些動作.

「…………呼」

盧迪烏斯這幺做了至少五分鍾吧.

「神啊,感謝你」

最後這樣說著,擺出了祈禱一樣的姿勢後,將內褲和原本一樣整齊地摺好,放進了懷里.

「……」

安潔搞不清楚該說什幺才好,只有嘴巴一張一合.

思考沒有跟上事情的發展.

明明應該是很不錯的氣氛,突然出現了內褲,然後有個變態在聞.

完全不明白.

「果然,禦神體就是要用過的才行」

只有唯一一件事情能夠明白.

盧迪烏斯的行動,將先前支配著安潔的東西給徹頭徹尾打打碎了.

沒錯,就是安潔的愛意.

「那幺,安潔小姐.有什幺事來著」

「…………不,什幺都沒有」

于是夢醒了.

────

就這樣,安潔干脆地回村了.

抵達村子後,盧迪烏斯將法姆托付給了安潔.

「因為沒有打算要在村子里停留,我就先失禮了」

「是……是……」

安潔對這些話,輕輕地點了點頭.

先前脫離常規的景象仍然深深地烙印在她的眼中吧.

「那幺,保重」

盧迪烏斯轉身開始朝村外走去……突然,又好像想到了什幺一樣停了下來.

轉身回來.

「啊,對了.安潔小姐,之前說過要給我謝禮對吧」

這句話讓安潔的背後感到一陣惡寒.

謝禮.

沒錯.

仔細想想的話,自己的命被救了.

被要求的話沒辦法拒絕.

就算是對眼前的男子,充滿了生理上的厭惡感.

安潔並不是如此不懂得知恩圖報的人.

「那,那個……果,果然,稍微有點,內衣之類的話會有點困擾」

「不不,那種東西不需要.只是有件事希望你做」

「希,希望我做──!」

啊啊,怎幺辦.肯定要被要求超級變態的事情.

對此覺悟的安潔變得面無血色.

「……」

盧迪烏斯對安潔的態度無奈的抓了抓後腦勺,輕聲說著「嘛,這樣也好」,接著從背包里拿了什幺出來.

拿出來的是一本繪本,以及某種人偶.

「安潔小姐.如果,你生下了小孩的話.

請將這本繪本念給他聽.

這本,思佩魯多族不是惡魔」

「誒!? 思佩? 你說什幺?」

「思佩魯多族」

「思佩魯多族……」

對這唐突的發言,安潔睜大的眼睛.

「在繪本最後也附有文字念法的表格.

要學習文字的話也可以.

無論如何,麻煩你了」

盧迪烏斯說完這些,放著愣住的安潔不管離開了.

安潔的手上,有繪本,以及有著綠色頭發的魔族人偶.

光看著就感到恐怖的,思佩魯多族的人形.

制作得非常精巧,也塗著鮮豔的顏色.

好像會突然開始動一樣.

令人恐懼的惡魔塑像.

有一股沖動想要馬上把它丟到地上.

但是,想到被救命的事實便忍住了這股沖動.

「……唔唔?」

思佩魯多族.

雖然沒有遇過,但是聽說過.

被稱為惡魔的種族.

還是小孩時,也被威脅過要是做壞事的話雙親就會被思佩魯多族吃掉.

是想要傳播那樣的思佩魯多族並不是壞人的想法嗎.

(怎幺會有這種事……)

搞不清楚意圖的安潔不知道該怎幺辦才好,抓了人偶的頭.

「啊…………」

這時,人偶的頭發被剝了下來.

在安潔的手中,光頭的戰士正用恐怖的表情握著長槍.

「噗」

看到這個,安潔笑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幺.

即使這樣,也是救命恩人所托付的東西.

就試著照他所說去做吧.

安潔她,這幺想著.

經過數年之後.

安潔受到了服下藥物後痊愈的多奇的求婚,成為了村長的第二夫人.

多奇是名很勤勞但是很普通的男子,是名完全不有趣的男子.

但是,不是變態.

安潔一邊感謝著這件事,一邊念繪本給生下來的孩子們聽.

後來,繪本中的故事變成了村子里固定會念給小孩聽的故事,光頭的思佩魯多族是正義的種族,像這樣的認知,在附近傳遞開來…….

那些事,又是別的故事了.

『下集預告』

從煽情的誘惑之中艱苦地逃出的盧迪烏斯.

身心俱疲的他最後抵達的地方是自己的家.

想要尋求女兒的治愈而歸來的盧迪烏斯受到了愛麗絲任性的襲擊!

下集.無職轉生191話『借來的貓』

──暴君所借的東西,絕不會歸還.

(譯注:借來的貓在日文里的意思是「假裝為很老實」)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話「近況」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一話「借來的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