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一話「借來的貓」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一話「借來的貓」

這次的工作也平安完成了.

救援原本會在森林之中喪命的,獵人法姆.海朵拉.

聽到概要的時候,以為是簡單的工作.

用解毒魔術治療村長的兒子,在森林里擊退一只類龍生物.

非常的簡單.

當我這幺想著前往時,法姆卻已經進入森林里了.

焦慮地全速追趕,當追上時,法姆已經在瀕死邊緣了.

真危險啊.

在失去意識的狀態下,一直冷汗不止.

背著她的途中,也小聲地對她施展過數次的治愈魔術.

還有,和法姆在一起的藥劑師安潔.

那家伙也很危險.

太色了.簡直可以說是魔性之女吧.

要是出了什幺差錯的話,說不定就那樣把她推倒了.

如果沒有以防萬一帶來的禦神體仿制品的話就即死了.

對神的儀式原本是不能在別人面前做的事情,但當時實在是沒辦法.要讓對方放棄,同時讓自己取回自我,除了這個之外沒有其他方法.

「呼……」

總而言之,早點回去吧.

回到家里,摸摸小孩們的頭,

晚餐吃點愛紗種的米,

到了晚上和老婆做些色色的事情.

這些就是我人生的價值.

要說每次都是為此而活著回來也不為過.

腦中盤旋著這樣的想法,我回到了自家.

一靠近玄關門口,像牽牛花一樣纏繞在門口的彼多就打開了門.什幺時候,我們家變成自動門了來著.

算了也好.

狗屋里犰狳的吉羅不在呢,也就是說洛克希還在學校嗎.

向著在庭院旁放空的潔妮絲,以及在曬衣服的莉麗婭揮了揮手.

看到莉麗婭低頭回禮之後,進入了家中.

「我回來了─」

「啊,是哥哥的聲音! 歡迎回來─,歡迎回來哥哥! 你的妹妹現在稍微沒辦法離開,不過在和你說歡迎回家唷─!」

從地下室的方向傳來.

那是愛紗的聲音吶.

「聽到了唷─」

愛紗在做什幺呢.

是在整理肥料之類的吧.

「回來了啊盧迪」

當我考慮這些時,希露菲從客廳的方向走了出來.

跟在她身後的是像小鴨子一樣的露西.

「我回來了希露菲……這次也很累呢」

「辛苦你了」

希露菲幫我脫去了長袍,將上面的塵土啪啪地拍掉之後掛到衣架上.

順便一提魔導鎧已經在事務所脫掉了.

設置在入口側面的大鏡子里所映照出的,是在這個世界里到處都看得到似的年輕人.

但是,今天的盧迪烏斯先生正感到相當疲倦.

看起來像是疲勞的上班族一樣.

「把─拔,酣迎回來」

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時,露西抬起頭對我這幺說.

帶有一頭明亮的棕發,還有可說是英俊的面孔.

明明才三歲左右而已,卻有像精靈一樣的美少年外貌.

雖然耳朵比希露菲還短一點,但是和小時候的她很相似.

是這樣嗎,這樣小巧地站著,和我說了歡迎回來了呢.

啊啊!

她說把拔,歡迎回來了!

啊啊啊啊!

「我回來了露∼西∼!」

正當我感動地想將她抱起來時,露西踩著小碎步退後,躲到了希露菲的後面.

用警戒的眼神盯著我瞧.

打擊!

啊,糟糕怎幺辦.

好像要哭了.

「真是的,露西」

「呀啊──」

露西被希露菲用手抱了起來,向我捧了出來.

我沒多想就接下了.

露西很輕盈,而且溫暖.

希露菲也是這樣,但是她們的基礎體溫好像比我高些呢.

是因為脂肪比較少嗎.

還是因為種族的特性呢.

是怎樣都好啦,小露西,哈,哈……啾啾,磨臉頰了耶,嗚嘿嘿.

「討─厭─,好粗糙─」

對她降下親吻之雨後就被嫌棄了.

這幺說來,工作中都沒有刮胡子.

不好不好.

不管怎樣,被嫌棄了就住手吧.

嗯,被嫌棄的事可是不能做的呢.

不想被嫌棄的話.

把露西放下來之後,她像是逃跑一樣朝餐廳跑了出去.

就這幺討厭我嗎.

傷心.

「啊─,露西真是……」

希露菲將手叉在腰上歎氣.

不過跟以前相比的話,露西好像也變得比較親近我了

會好好的叫把拔,也沒再露出這家伙是誰來著的表情.

雖然感覺還是有一些距離……沒辦法吧.

「啊」

總之,為了撫平我失去的溫暖,抱住了希露菲.

親了親她,順便摸了摸屁股.

「真是的,盧迪……」

啊,感覺好像有點被挑逗起來了.

該就這樣拉進寢室里嗎.

但是,在小孩子還沒睡的時候…….

「不可以唷.那種事請之後再做」

「是──」

被希露菲碰了下頭,我解放了她.

總而言之,只要有她們的愛,我就絕不會被魔性之女的色氣什幺的給勾引.

「洛克希和菈菈呢?」

「洛克希在學校.菈菈在客廳唷」

順著這些話,我和希露菲一起走向了客廳.

菈菈在嬰兒床里睡著.

菈菈.格雷拉特.

我的第二名女兒.

有著美麗藍發的小嬰兒.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圓滾滾的臉頰的關系,感覺好像能在床的旁邊看到「磅─!」的效果音和集中效果線.

在嬰兒床正下方盤成一圈的雷歐也有產生影響,感覺起來好像非常偉大一樣.

「菈菈,我回來了」

「啊─嗚」

菈菈明明還很年幼,卻可以這樣回答了.

從出生到現在甚至還不到一年.

莫非,我家小孩是天才嗎.

又或者說,這次就是轉生者了嗎.

雖然還是一樣,對日語和英語都沒反應就是了.

但是,那白白胖胖的臉好像能夠聽到「辛苦了,准你去好好休息」這樣的話.

將來會成長為感覺很偉大的樣子吧.

「菈菈,都不怎幺哭呢.也不太笑……有點擔心呢」

希露菲正在和我不同意義上的擔心菈菈.

至少,那方面我是覺得沒問題呢.

因為,像這樣胖嘟嘟的嘛.

這可是大人物的臉唷.

肯定沒錯.

不過嘛,我也明白希露菲的擔心.

畢竟世界上也有智能障礙這種東西,與其他人不一樣的話也會變成被欺負的要素.

「嘛,不管發生什幺事只要像家人一樣支持她就好了嘛」

「我也是那樣打算的,但是洛克希可能會覺得要負起責任唷」

「那個時候我會抱住她用我的愛來做點什幺唷」

一邊撫摸著津津有味地舔我的手的雷歐,一邊說些不著邊際的話.

但是,的確洛克希好像會覺得要負責呢.

其實我只要能夠生下小孩就很開心了…….

她也有相當完美主義的地方吶.

「哎呀?」

這時,我注意到了某件事.

少了一個人.

不管什幺時候,我們家的核彈頭,都會像和愛紗比賽一樣出來迎接我.

然後,「來!」這樣讓我摸肚子.

好像想要表示正在順利地變大一樣.

那個時候再順便揉一下胸部,接著被痛毆,這些應該是一直以來的流程才對…….

今天,不知道為什幺沒有.

出什幺事了吧.

「愛麗絲呢?」

「啊─」

聽了之後,希露菲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

「今天早上開始,和愛紗稍微出了一點問題」

「哎? 怎幺,吵架了嗎?」

「吵架……也沒有到那個程度……嗯─……」

希露菲正在猶豫不決.

百聞不如一見.

「知道了,我去稍微看看唷」

「嗯」

摸了摸菈菈的頭,離開了客聽.

途中雖然從門縫偷看了一下露西,但是被發現之後她就咚咚地跑向二樓逃走了.

我抑制著去追露西的沖動,向著地下室踏出了腳步.

────

走下樓梯時,愛紗正在碰碰地敲著地下室的門.

「愛麗絲姊姊─.家里已經有雷歐和吉羅和彼多了─」

「我知道嘛!」

敲著門的愛紗,以及隔著門回答的愛麗絲.

「啊,哥哥.聽我說唷! 愛麗絲姊姊她啊,好像撿了什幺貓回來了,從早上開始就喵喵的在吵呢」

「貓」

貓嗎.

嘛,因為愛麗絲很喜歡動物呢.

我因為不太受到動物親近,所以並不算是喜歡.

不過因為雷歐很親近我,也可以說是犬派的吧.

不管是誰,接收到善意的話都會想回報善意回去吧.

「人家當然也沒有理由討厭貓啊,可是家里已經有三只了唷?

就算說至少先取得哥哥的許可再說,可是還是不肯聽」

原來如此.

我的意見是必要的嗎.

姑且也算是家長吧.

「我是覺得要養也不是不行吶」

「真的!?」

從門的另一邊傳出了很高興似的聲音.

雖然想說太寵她也有點不妥,但是愛麗絲的孕婦生活肯定也累積了不少壓力吧.

一只或兩只的貓就能消解的話,算很便宜了.

「但是,家里還有小孩,我也不太常回家.要好好地照顧唷」

「知道了唷! 當然!」

和愛麗絲高興的聲音相反,愛紗有點不滿.

「姆─,結果,飼料之類的還是要我去買呢」

啊啊,愛紗的工作量也是會增加呢…….

愛麗絲照顧到一半就厭煩也有可能.

「不好意思呢愛紗」

「沒什幺,畢竟是哥哥的決定」

「不好意思唷─,下次再找機會補償你─」

「真是的,沒辦法呢……」

撫摸一下她的頭後,心情似乎好了一點.

不過大概是因為發型亂掉了,表情有點微妙.

「所以啊愛麗絲,把門打開」

「嗯」

這樣說完,地下室的門緩緩地被打開了.

從里面出現的是,嘴巴凹成へ字型的愛麗絲的身影.

完全感受不到一絲孕婦身上的虛弱.

就像孕婦的劍王大人一樣的感覺.

「……」

然後,我看到了門內的深處.

看到那個坐鎮在地下室,掛著項圈的貓,倒抽了一口氣.

是只出色的貓.

雖然身上有點髒兮兮,但是耳朵直直地豎起,長長的尾巴也很帥氣.

不只是這樣.

最先吸引住我的目光的,是胸部.

巨大的胸部,大概跟愛麗絲差不多吧.

身上的服裝很破爛,勉勉強強剛好能遮住胸部和腰部的程度.

雖然大腿上是健壯的肌肉,但是有著常曬太陽的健康膚色,完全不會讓人覺得可惜.

「啊啊! BOSS,好久不見了喵! 得救了喵! 此恩永生難忘喵!」

「今天早上,在散步的途中撿到的! 名字叫莉妮亞唷!

莉妮亞.迭多魯迪亞

做為我的學姊,在數年前以主席身份從學校畢竟的獸族之女.

啊啊,全部想起來了.

原來如此.

好吧.

「扔了吧」

「不要!」

門在我的眼前被粗暴地甩上了.

────

直到門再一次的被打開,過了將近一小時.

在那之後便前往客廳,聽聽她們的說法.

沒什幺.

發現莉妮亞的時間點,是在愛麗絲帶著雷歐散步的時候.

懷孕五個月.

害喜的情況變得比較收斂,于是稍微能走動的愛麗絲好像又開始帶著雷歐散步了.

首先開始的運動是散步.

我想肯定是地盤的意識很強吧.

嘛,對孕婦來說適度的運動也是必要的,我是想認為沒什幺不好.

但是散步中通過奴隸市場附近時,事件發生了.

首先,莉妮亞好像從陰暗的角落中跑了出來.

追著她,像流氓一樣感覺的男人們也是.

莉妮亞的尾巴被抓到,只能束手就擒…….

看到這一幕的愛麗絲,當場做出了判斷.

拔出了腰間的劍,將可憐的流氓們給一刀兩斷.

然後抓著,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里的樣子.

「是我救的,所以歸我唷! 養在家吧!」

愛麗絲是這幺主張的.

簡直像山賊一樣的主張.

「……是,是的.人家是愛麗絲大人的東西喵」

莉妮亞這幺說著,在愛麗絲的腿上乖乖地被摸著耳朵.

雖然任人擺布,但是她的身體正在微微地發抖.

那是恐懼的顫抖.

對著強者就要搖尾巴.這正是獸族的規則.

嘛,雖然這樣也沒什幺問題…….

「話說回來莉妮亞,你啊,為什幺會在這座城里? 怎幺會變成這副模樣?」

的確,那天,和莉妮亞分別的日子.

她帥氣又威風凜凜地,說要成為商人之後離開了這座城市.

然而現在卻像奴隸一樣纏著破布,全身也有點髒兮兮的.

「總算是問起了喵.回憶起來的話真是又漫長又艱辛,聽者落淚,語者潸然……」

「給我長話短說」

「喵」

莉妮亞從學校畢業離開城之後,和宣言的一樣,准備要成為商人.

在阿斯拉王國買點什幺,然後帶到北方大地去賣.

在北方大地買點什幺,再帶回阿斯拉王國去賣.

說穿了就是行商人.

為此而添購了馬車.

用貸款.

另一方面,也添購了商品.

這也是用貸款.

雖然一般來說,用自己的腳在大約是鄰鎮的距離里往返才是正常的想法…….

說到底就是想要一次賺多一點.

結果因為貸款的利息,收入持續的赤字.理所當然.

過著一天比一天窮困的生活.

雖然勉強有償還一點貸款,但是到完全還清不知道還有多久,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著.

那樣的她,某天,被指點了一條明路.

承貸商會所屬的商人,向莉妮亞傳達了某些話.

你看起來很認真地在償還債務的樣子.但是看你不擅長做生意的樣子我們也感到很心疼.

盡管沒辦法將你的貸款一筆勾消,但是如果成為商會的成員的話,貸款的利息也會得到一點優惠,可以變得比現在更輕松地還清.

雖然說要成為會員的話,需要繳納商會的會費阿斯拉金幣20枚,這些就由我先代墊吧.

之後再還就好了.

姑且還是要寫一下借據,但是我相信你的吶.這些話.

莉妮亞相信了那些話.

雖然旁邊的人聽起來都是一些可疑的話,但是貓被誇獎的話也會遇上珍珠(注).

于是莉妮亞變成了花費阿斯拉金貨20枚,購買那間商會的會員徽章的情況.

但是,那個會員徽章完全是假貨.

給借貸的商會看了徽章之後露出了「這家伙在說什幺啊」的表情,注意到的時候男子已經消失了.

不過,借據是真貨.

莉妮亞就這樣單純的背上了阿斯拉金幣20枚的債務.

(譯注:這句話可能是由豚もおだてりゃ木に登る及豚に真珠這兩句變形而來的,意思分別是「追求超過能力所及的事物」以及「不識貨」)

阿斯拉金幣是這個世界上最高價的貨幣單位.

20枚的話,之後產生的利息也是相當的金額.

對原本就已經被利息壓得喘不過氣的莉妮亞來說,理所當然地付不出來.

馬車和商品都被查封,莉妮亞本人也被拘束起來.

「人家就這樣一點一點的被騙,淪為奴隸之身了喵」

總覺得一半是自作自受…….

嘛,但是詐欺就是詐欺.

進行詐欺的家伙肯定是壞人.

「唔─嗯」

雖然這幺說.

愛麗絲把奴隸商人的同伙給斬了這點,不太能接受啊.

家里還有可愛的未成年人二名,也有嬰兒.

在這種情況下,不希望跟壞人敵對啊.

「該怎幺辦呢……」

「BOSS,拜托幫幫人家喵,人家什幺都願意做喵……不想當奴隸喵……」

莉妮亞雙手合十地懇求著.

只纏著破布的造型,還戴著項圈.

該怎幺說呢,好H.

「莉妮亞……你啊……」

「是的喵」

「已經,做過了?」

「喵!」

就在莉妮亞站起來之前,我的臉已經朝向了天花板.

保萊阿斯之拳大爆發,于是摔到了椅子下.

「盧迪烏斯! 怎幺會問這個啊!」

「沒錯唷盧迪,剛剛那樣有點失禮呢」

「哥哥真差勁─」

來自女性陣營的抨擊.

「對不起」

這里就乖乖道歉吧.

嗯.也是呢.

的確有點太下流了.

「別說這種失禮的事情喵! 人家還是不折不扣的少女喵!

畢竟這樣價值會提高,還沒讓別人出手過喵!」

「是嗎,那太好了呢」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幺會問這個.

雖然總覺得好像要先確定這件事,但萬一已經被殘忍的對待過了,會在心中留下創傷吧.

反省.

雖然這樣說,但是價值會提高,嗎.

果然在這個世界里,認為處女很重要的勢力也存在著吶.

而且大森林里,好像也有獨角獸棲息著.

腦中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把身體抬了起來.

鼻子好痛.

試著摸了一下,結果鼻血開始流了出來.

希露菲慌張地為我施展了治愈魔術.

「可是啊,這樣有點麻煩呢」

愛麗絲已經把奴隸商人他們給斬了.

既然臉都曝光了,說不定之後會來報複.

不做點什幺不行吶…….

將莉妮亞還回去安穩地解決呢.

還是與奴隸商人敵對徹底地擊潰他們呢.

選擇後者,要是諾倫她們被綁架的話就不好了吶…….

更何況,扔下莉妮亞的話睡覺也會睡不好.

畢竟是朋友.

唔嗯─.

「不好意思─!」

這時,玄關的方向傳來了聲音.

雖然是陌生男子的聲音,但是莉妮亞的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咻地跳到沙發後面躲了起來.

「那,那家伙喵!」

總之,似乎是奴隸商人.

────

前往玄關.

「我們的奴隸,在這里吧,我們清楚的很呢」

「不太清楚您指的是什幺事情,請離開這里」

我過來的時候莉麗婭已經在和他們應對了.

對手有三個人.

站在前方的是又小又矮的男子.

莫非是小人族也說不定.

在他身後的是,身材壯碩的光頭男子,以及莫西干頭的男子.

全身上下,都散發出暴力的氣息.

像阿咚和沙姆宋一樣的感覺.

(譯注:捏他自游戲超兄貴系列)

「別這幺說……在這座城里,能夠把人一分為二的孕婦,和白色的大型犬的組合,沒有其他的了」

「愛麗絲夫人確實是不管何時何地都很沖動的人.或許可能正如您所說.但是,這里並不存在奴隸之類的東西.請離開」

面對態度強硬的莉麗婭,後方的光頭咂了舌.

擠開了矮個子男人走出前來,把手伸向莉麗婭.

「死老太婆.稍微給你一點面子就──」

莉麗婭顫抖著身子,任憑肩膀被粗暴地抓──.

「哇─,等等等等等等,別動手,別動手,千萬不要動手……!」

沒抓住.

矮個子男人抓住光頭的手,將他的手往下拉.

「大哥,為什幺啊.平常都是……」

「你是白癡嗎! 這位女仆,可是那個盧迪烏斯.格雷拉特的乳母,以及他同父異母妹妹的母親啊! 你有膽就碰掉她一根汗毛試試看,到時候我看你的所有親友都死定了!」

這樣說完,光頭就用驚恐的臉看著莉麗婭.

「那,又是為了什幺才把我們帶過來的啊……」

「那個啊,是怕話談不成『狂劍王』出現的時候當成盾牌來用的……」

「好過份」

這時,那個矮個子男注意到了我的存在.

突然變成了柔和的表情,搓著手.

「啊,您好呀盧迪烏斯先生……」

很黏膩的聲音.

莫名其妙的低姿態像是說,我們可沒有對莉麗婭動手唷,這樣的動作.

嘛,要是真的抓上來的話我也肯定會發火的.

不過把親友殺光那樣的事情不會做就是了.

至少,我是不會.

愛麗絲就不知道了.

「……莉麗婭小姐,之後的我來處理」

「我明白了,少爺」

莉麗婭行了一禮之後,退到了身後幾步的位置上.

像是在旁邊待命一樣.

「您好,初次見面盧迪烏斯先生」

矮個子男一邊搓著手,一邊再次把頭低了下來.

「小人是利烏姆商會旗下,巴爾巴利德商店負責處理糾紛的人,名叫金邱」

「初次見面,我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金邱嗎.

好像對蚊子很有效的名字呢.

(譯注:捏他自日本的除蟲公司KINCHO)

「那,這位金邱先生,到這里有什幺事呢?」

要做的事雖然大概能夠想像,姑且還是問一下.

如果是為了別的事而來就像笨蛋一樣了.

「這個嘛盧迪烏斯先生.這幾天,我們的奴隸里面有一只逃跑了呢」

「喔.是怎樣的奴隸?」

「多魯迪亞族的女孩.不但戰斗能力很高也會使用魔術,最頂級的奴隸呢」

喔喔.聽到了嗎莉妮亞.

最頂級的呢.

你的評價相當高啊.

「然後呢,我們的人雖然追到了那個奴隸,但是卻被全滅了呢.

而且啊,全體,都被漂亮地一分為二了唷」

「喔」

愛麗絲下的手.

還真是有點對不住呢.

畢竟是奴隸商的工作,只是追補逃跑的家伙,卻被幾乎無關的家伙給斬了,感覺很難堪吧.

「嘛,那種事就隨他去吧.小的們也是在干這樣的工作嘛.整天打打殺殺出現傷亡也是家常便飯呢.更何況,對手是那個七大列強第二位『龍神』的部下,再加上次任阿斯拉王的知己……對吧?」

「你能這幺想就太好了」

好像對奧爾斯蒂德和艾麗耶魯的名字感到懼怕呢.

果然這個世界就是要靠人脈啊.

太感謝了奧爾斯蒂德董事長! 艾麗耶魯部長!

好像不會引發什幺問題就能解決了.

不過,奧爾斯蒂德的部下這件事並沒有特別去宣揚過呢.

嘛,所謂的傳聞就是不管從哪里都會散布開的吧.

「只是,就是說……盧迪烏斯先生」

「是的」

「那個,奴隸那方面啊,稍─微啊,在價格的方面啊,不太好說呢」

「……就是說最頂級的奴隸那件事嘛」

雖然我覺得就算能力再高是個笨蛋的話也沒什幺用.

嘛,我也沒什幺資格對別人的腦袋說三道四的.

「像那一類的奴隸呢.

要是獻給您的話,我們店里也是會舉雙手歡迎的吶.

但是呢,嘿嘿,偏偏那個奴隸她啊,沒辦法輕松地和你說請帶走啊.

因為呢,已經找好買家了吶」

「那個買家是不是『保什幺什幺斯.格什幺什幺特』的感覺」

「是的,是的,沒錯沒錯.盧迪烏斯先生也很了解的,那個!」

那個.

愛麗絲的老家.

「做為多魯迪亞族的公主,能夠戰斗也能用魔術,再加上是美女又是自大的處女.

聽到這些,就把做為訂金的阿斯拉金幣300枚,二話不說地拿出來了唷」

雖然不知道是傑姆茲叔父,還是他的孩子,不過還真的是格雷拉特家啊…….

有閑錢去買奴隸的話就給我把錢花在菲多亞領地的複興上啊.

不過愛麗絲也是對莉妮亞一見鍾情,要是我拿到限量販售沒有下次機會的商品的話,也會掏錢出來吧.

「像這幺高價的奴隸,是萬中無一的吶.我們也沒有理由忍氣吞聲的嘛」

「嘛,是這樣呢」

「這樣您清楚了吧.我們也是逼不得已的呀.畢竟也是花了很多錢買來的……」

「……」

唔─嗯.

花錢買來的,嗎.

嘛,造成了這幺大的損失的話,他們也不得不倒閉吧.

雖然就算他們倒閉了,對我來說也不痛不癢.

但是遭到憎恨的話就不好了呢.

「話說回來,盧迪烏斯先生」

金邱用稍微有點淒厲的笑容,向著陷入迷惘的我.

「您的一名妹妹和老婆,都會到魔法大學里上課對吧.假設哪天周圍治安變得不太好的話……」

「你這家伙……打算對諾倫和洛克希出手嗎?」

要是真的敢出手的話,我也不會手下留情唷?

要作好連拉諾婭王國都毀滅的覺悟唷?

「啊,啊─,現在沒有,現在並沒有.

當然.當然,我們沒有要和盧迪烏斯先生敵對的理由對吧?

Love and Peace.希望保持良好關系的」

「我也是如此」

「對吧?

所以說呢,區區的奴隸希望能夠還給我們呢.

小人們也是呢,沒有打算賭上自己的性命來對盧迪烏斯先生做什幺唷.

但是,那個嘛,你明白吧?

要是這樣下去的話,小人們不去上吊也不行了呀.

既然都要死的話,還是比較想要戰死對吧?」

嗯,想說什幺我明白.

他們也是很拼命的吧.

在收取了阿斯拉金幣300枚的訂金的情況下取消的話,信用也會垂直落下.

不只是訂金,買來說不定也花了不少錢.

確實的會破產吧.

然後,要是破產的話,就算賠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做點什幺吧.

負傷的野獸,是比平常還要恐怖的.

「呼」

……嘛,沒辦法了嗎.

這次是莉妮亞太過粗心大意了.

借了貸款,讓貸款增加,還上了這幺明顯的詐欺的當.

自作自受.

要是打算進監獄的話,還不如讓去保萊阿斯家比較好.

至少在沙羅士那邊,獸耳的女仆們看起來並不會很辛勞.

不會被要求太過份的勞動.

嘛,雖然會被做些色色的事情,但是那一家人像愛麗絲或菲利普那樣的帥哥很多,又很喜歡獸族,會被好好的寵愛著吧.

要不然,我寄封信過去也是可以.

雖然是奴隸,但是因為是認識的人所以希望不要做出太過份的事,這樣.

好,就這幺做吧.

「我明白了」

「您明白了嗎」

「嗯,現在……」

就把莉妮亞帶來,打算這幺說著轉身時.

──沒說出口的話被吞回了喉嚨里.

因為看到了在樓梯上的某個存在.

「……」

露西.

我可愛的愛女.

她用不安似的臉,從樓梯扶手的下面看著這里.

「……………莉麗婭小姐」

「是的,少爺有何吩咐」

在這里,屈服于這樣的威脅,低著頭說好的請拿去然後把莉妮亞交出去真的可以嗎.

在不安似的露西面前.

我是父親.

將家里害怕地尋求庇護的孩子,交出去真的可以嗎?

──不行.

「請從我房間的金庫里,有多少就拿多少來」

「……謹遵您吩咐」

莉麗婭十分迅速.

小跑步地消失在房子深處,然後又馬上帶著一個足以用雙手環抱的袋子回來.

稍微讓她搬運太重的東西了嗎.

打開袋子之後,里面滿滿地裝著許多分裝的袋子.

從里面拿出了一袋,扔向金邱.

「……這是?」

金邱擺著納悶的表情,打開了那個袋子.

「!」

然後,臉色大變.

「那是魔石.帶去適當的地方的話,光是那一份就能換成阿斯拉金幣500枚左右吧」

「哎? 啊?」

「還有,再一個」

我扔出了第二袋.

金邱慌張地接住了它.

「難不成,不只是迭多魯迪亞,阿多魯迪亞的公主也被抓到了嗎?

因為那兩個人,一直都是在一起的呢」

「誒? 不,不,奴隸只有一只而已唷?」

「可不能說謊喔」

我一邊這幺說著,一邊扔出了第三袋.

金邱一邊接住,另一邊臉上困惑的表情卻變得更強.

「我先聲明了,我可不打算把你們的店變成一堆焦炭之後,再像這樣把重新把錢存回來呢」

金邱的臉瞬間變得鐵青.

「是,是真的.奴隸只有迭多魯迪亞的女孩一只.只有一只而已!」

……嘛,雖然只是姑且問問,是嗎.

莉妮亞成為自由的商人,普魯塞娜成為了故鄉的族長,兩個人道路不一樣啊.

同時被抓起來什幺的不會發生吧.

現在這個時候,普魯塞娜也已經回到故鄉了吧.

「是這樣嗎……那就用那些,我買下莉妮亞了」

「哎哎!? 這,三袋!?」

「不夠嗎……那,再一袋? 還是說魔力賦予品也可以?」

我的手伸向下一個袋子.

2000枚的份,碰一聲全梭了.

好好看清楚我這一年里賺來的錢吧.

「不,不用,這,這些,這些夠了!」

「嘛,就算不這幺說.

我最近也是常常會離開家呢.

在我沒看到的地方,危害我的家人……之類的事情發生的話,可是不太好呢.

你明白吧?」

「啊……嗯嗯……」

在這里不好好的打下地基不行呢.

靠威壓外交.

「從今以後,我也希望能保持良好關系唷.

例如說,剛剛提到的阿多魯迪亞的女孩也變成奴隸之類的.

或是說假設真的一個不小心,我的妹妹或女兒,變成奴隸的時候.

希望能夠稍微的通融一下,如何」

「嗯,嗯嗯,那些,當然的,會通融的」

「那樣的話,魔法道具也帶走吧.戴上之後頭上的寶石就會發光,能夠代替手電筒的這頂頭盔」

金邱的全身上下都在發抖,用膽怯的表情低下了頭.

「我,我知道了! 賣了! 很夠了.完全沒有打算要和您為敵,威脅什幺的請饒了我吧」

「很好」

贏了.

這是金錢的勝利.

畢竟,我也不想與奴隸商人為敵.

當然,保萊阿斯家也是.

「對于保萊阿斯家我會寄封信過去.麻煩過幾天之後再來拿吧.帶著收據一起」

「嗯,幫,幫了大忙了」

金邱這樣說完,帶著其他男性,快步地離去了.

「呼……」

呼呼……一時沖動花了一大筆錢呢.

金幣1500枚等價的魔石.

很大一筆.

莉麗婭雖然什幺都沒說,肯定也呆掉了吧.

「少爺」

「莉麗婭小姐……」

「太厲害了」

「謝謝你」

莉麗婭稍微露出一點笑容,低下了頭.

好像是原諒這樣的我了吧.

不過,愛紗說不定還是會生氣呢.

……總之先試著說服奧爾斯蒂德撥經費下來吧.

嘛,那些先放到一旁.

看到了嗎露西.

爸爸啊,可是有需要的時候就會二話不說出手的男人唷.

萬一你發生危險的話,也會像這樣拯救你呢.

放心吧.

來吧,跳進爸爸的懷里吧.

「……啊!」

這樣想著轉過身之後……怎幺會這個樣子.

樓梯上露西的身影已經不在了.

傷心.

────

總之,就這樣莉妮亞受到了拯救,成為家里的一員了.

以奴隸的身份.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間話「業務的一例」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二話「入學典禮與學生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