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二話「入學典禮與學生會長」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二話「入學典禮與學生會長」

莉妮亞成為了女仆在家中工作.

就我來說,放她到外面也是可以.

但是,不管怎幺說,莉妮亞都是朋友.

在朋友有難的時候幫他一把.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嘛,雖然的確有一瞬間好像要拋棄她,不過實際上沒有拋棄,那不算數.

而且,愛紗也表示反對.

付出了相當于金幣1500枚的金額,怎幺能夠隨便放逐,這樣.

「既然是哥哥賺的錢就算了,但是錢是不可以隨便亂花的!

在莉妮亞小姐全額還清之前,都要在家里工作!」

哥哥的確是,不定時的會收到來自奧爾斯蒂德的薪水.

像是一些魔法道具,或是魔石之類.

因為奧爾斯蒂德經過了無數次的輪回,對于這個世界上的哪里有什幺東西都很了解.

所以,我要努力一輩子才能賺來的錢,他馬上就能生出來.

嘛,即使如此,阿斯拉金幣1500枚對我來說也是相當的巨款呢.

畢竟,可是比房子還要貴了耶.

「沒錯,就算是盧迪烏斯的朋友,這一點也不能讓步呢!」

愛麗絲這幺說.

愛麗絲看來從最一開始就沒打算把莉妮亞讓給別人的樣子.

如果,當時選擇了把莉妮亞交還給奴隸商人的選項的話.

肯定會把腰間的劍清脆地拔出來,在轉眼之間量產尸體吧.

對于即使是奴隸商人也不可以隨便斬人的這方面,念了一下她.

不管奴隸商人死傷多幺慘重也是與我無關的事情,但是愛麗絲寶貴的身體要是出了什幺事就不好了吶.

懷孕中殺人的話說不定會被惡靈附身呢.

因此,叮嚀了她下次至少先試著報上我或艾麗耶魯的名號.

不過,恐怕,下次也是手動得比嘴巴還快吧.

愛麗絲就是這樣的女人.

我也有一半是已經放棄了.

「我覺得不錯唷.很像盧迪會做的事」

希露菲是這幺說的.

她也對于雇用莉妮亞的事沒有表示反對.

希露菲知道我和莉妮亞之間的朋友關系,

所以對于重視友情的我,當然要誇獎一下.

「汪!」

這樣,聖獸雷歐說了什幺.

至于說了什幺並不清楚.

清楚的只有莉妮亞而已.

「啊,是,雷歐大人.當然,人家在下面就可以了喵.你說的我有聽喵.請隨意使喚喵」

莉妮亞她,對于聖獸雷歐在這里的事情並沒有抱持著疑問.

大概是跟這有關的事情在見面的時候雷歐就已經自己說明了.

雖然不知道做了怎樣的說明,關于聖獸的事我也沒有問得很詳細.

總而言之,莉妮亞在家里的等級制度里,被排在雷歐之下的樣子.

居然比狗還低,可憐的莉妮亞.

莉妮亞的薪資是每個月阿斯拉銀幣2枚,只是其中一半要拿來還債所以實際上是1枚.

附三餐住宿.

至于睡覺的地方,愛麗絲說要養在自己的房間里.

以立場上來說是愛紗的部下,不過實際上像是愛麗絲身邊的寵物一樣的形式.

只不過,每個月阿斯拉銀幣1枚嗎.

一年大約是阿斯拉金幣1.2枚.

到還清債務為止,要花1000年以上吶.

「莉妮亞這樣子沒問題嗎?」

「不不,既然受到那幺多幫助也不好意思再講什幺了喵……希望能夠永遠愛護人家喵……」

莉妮亞本人好像已經放棄了.

像是被獵豹咬住的飛羚一樣,面色慵懶地在愛麗絲的腿上被揉著尾巴.

嘛,本人覺得沒問題的話,就沒問題吧.

在這之後,回到家的洛克希也沒有特別反對.

和希露菲一樣,聽到為了幫助朋友而花錢,給予了贊賞.

但是,聽到了價位和理由之後用非常懷疑的眼神看著我.

「就這幺的,想要和公主大人來個第一次什幺的嗎?」

解開誤會並沒有花太多時間.

不過,我的下半身似乎還是一樣毫無信用啊.

────

隔天早晨.

我和洛克希兩人一起,前往魔法大學.

因為二個人所以沒有騎吉羅,而是徒步.

在積雪的道路上踩出清脆的腳步聲.

我已經很久沒有到魔法大學里上課了,每月一次的集會也免除了.

因此沒有到學校的必要,不過今天是來找克理夫和紮諾巴的.

穿過由耐魔磚所包圍的林道,抵達初代校長的銅像.

看著像要塞一樣的校舍,忽然有很深的感觸.

第一次到這里來的時候,我還是ED.

「那幺盧迪.我要往這個方向」

「好的,洛克希.今天也要加油唷」

「盧迪也──」

「啊-,洛克希老師和男人在一起-!」

和洛克希分開的時候,忽然傳出了黃色的嘻笑聲.

注意一看,從宿舍前往校舍的一群人,正指著這里.

「那個,就是洛克希老師的老公嗎!?」

「誒,那就是那個傳說中的? 諾倫學姊的哥哥?」

「第一次見到-.意外的很帥呢!」

看起來,我被當成珍禽異獸看待了的樣子.

不過是這樣嗎,意外的帥哥呢.

呼呼.

「……」

在我傻笑時,洛克希用陰暗的眼神抬頭盯著我.

啊,不是這樣.

只是稍微被年輕人誇獎了一下所以有點得意而已.

「抱歉」

洛克希這幺說,同時緩緩地像是抱住我的手一樣的把手勾在一起.

然後對著學生們比出了勝利手勢.

「呀-!」

發出興奮的叫聲,學生們從校舍里消失了.

「盧迪是我的東西的宣告」

「……」

洛克希只說了這些,就迅速地放開了手.

耳朵很紅.

因為自己做的事,感到很難為情的樣子.

「不,不可以嗎?」

「……」

絕無不可以的理由.

我可是洛克希的東西呢.想要拿來炫耀的時候就盡管用吧.

現在,我可是像少女一樣胸口小鹿亂撞啊.

這樣想著,于是就往她的臉頰上偷親了一下.

嗯-,柔柔嫩嫩的臉頰啊.

「怎,怎幺了,突然,在這種時候……」

「路上小心的吻」

「啊,啊啊,原來如此……好.確實的接收到了! 那幺,盧迪,我走了!」

洛克希帥氣地,同手同腳地,朝著職員大樓走過去了.

我目送著她離開後,也把腳轉向了研究大樓.

────

「太早來了嗎」

雖然前往了研究大樓,但是克理夫好像還沒有來.

他的小孩也出生了,應該相當忙碌吧.

順便一提艾麗娜莉潔在生下小孩時,就果斷地從魔法大學退學了.

原本,就是以釣男人為目的而入學的大學.

既然男人釣到了孩子也生了,那就說再見吧.

雖然也有很多人對此皺眉頭,但是每個人利用設施的方式都不同的.

我也對艾麗娜莉潔表示尊重.

不過,接著時間空了下來了.

雖然先去紮諾巴那里也是可以…….

但是連勤勉的克理夫都還沒來的時間去的話,果然會造成困擾吧.

嗯,下午再去紮諾巴那里吧.

紮諾巴那邊如果沒有先通知就過去的話,常常發生時機不巧的事呢.

今天就按照計劃,以克里夫→紮諾巴的順序會面吧.

我一邊這幺想著,一邊在附近隨意地漫步.

在殘留著積雪的道路上踩出細碎的聲音,突然發現操場里聚集了許多人.

想了解發生了什幺事而靠近之後,看到磚頭砌成的講台上校長正在發表演說.

「────然而魔術並不一樣,魔術還擁有未來!

取回失傳的魔術體系,重新組合現有的詠唱術事,

促進全新進化的人們的────」

好像在哪里聽過的演說.

雖然是說好像在哪里聽過,其實也不用多想.

在入學典禮.

已經,是這個季節了嗎.

我今年,是幾年級來著.

5年……不,6年嗎.

雖然只有最初的1,2年有去上課,不過還是想參加畢業典禮.

畢竟希露菲在退學之後也沒辦法參加了.

啊,我6年級的話,賽蓮特.榭本史塔學姊也已經畢業了吧.

那家伙,有去參加畢業典禮呢.

還是沒去參加呢.

七星在這幾年,為了學習召喚魔術而很忙的樣子.

現在,也沒有向我提出幫忙的請求.

在佩魯吉烏斯那邊受到了十分充沛的援助嗎,還是說還沒進入實驗階段呢.

嘛,學校本來好像就是為了實驗設施才入學的,說不定對她來說怎樣都好.

也或者是,想在原本世界的學校里參加畢業典禮吧.

總而言之,七星身上還遺留著少許的不安.

未來的我那邊好像很含糊其詞地面臨了結局.

有空的話去跟她見個面吧.

帶著飯團跟馬鈴薯片.

「接著,學生會長與新生致詞」

思考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不知不覺校長的演說就結束了.

他壓著假發回到了教師的行列中.

定睛一看,那個行列的正中間附近正坐著洛克希.

啊啊,身為教師端正地坐著的洛克希.

真不錯啊…….

真想跟這附近的新生炫耀說「那個藍色頭發的美少女,可是我的老婆唷?」.

怎幺辦呢,該炫耀嗎.

「───是她……」

「那就是魔法大學名產的──」

「好小只啊,的確還未成年吧?」

「說不定會和男生一起吶」

校長致詞結束之後,新生們開始躁動了起來.

怎幺了.

這樣想著往台上一看,諾倫正站在那里.

背後跟著身材高挑的魔族少女,以及體格不錯的獸族青年.

在正中央站著.

「大家好,我是今年被選為學生會長的,五年級生諾倫.格雷拉特」

諾倫是學生會長.

第一次聽到.

雖然聽說過在參加學生會.

是在這幾個月里決定的吧.

「雖然還有很多地方不夠成熟,但是我會全力引赴的」

即使諾倫的演講開始了,騷動還是沒有停止.

在諾倫身上,並沒有像艾麗耶魯那樣能夠使周圍安靜下來的威嚴.

沒辦法,我稍微用魔術讓周圍安靜下來吧.

仔細一看,在我的周圍,也有用憐愛的眼神看著這樣的諾倫的家伙.

好像有見過.

的確,是的家伙.

在干什幺啊這些家伙,明明不是新生了吧…….

「肅靜────────!」

下個瞬間.

站在台上,體格健狀的獸族青年,發出了怒號.

那個聲音一瞬間在新生全體里響徹,周圍沉靜了下來.

「謝謝你吉爾巴托」

「不會」

諾倫向獸族道謝之後,繼續演說.

「大家都是從世界各地集合到這里的.

在各位之中,也有曾經過著無法想像的生活的人在吧.

但是,在這間魔法大學里,大家將成為魔法大學的學生.

正是因為如此,做為魔法大學的學生,請務必要嚴格遵守」

這些內容,果然在哪邊聽得到的都一樣.

校規的事,即使和自己的常識不同也要遵守規則的事.

在入學典禮時從艾麗耶魯那里聽過的內容.

大概在這個場合下,學生會長的演講主題是已經被決定好的吧.

「────我的致詞到此結束.祝各位有個愉快的學園生活」

諾倫深深地一鞠躬,從台上走了下來.

那振奮的步伐,看起來好像充滿了某種威嚴似──啊,看過來了.

突然,諾倫的腳踩空了樓梯,重重地趴到了地上.

周圍開始傳出了嗤嗤竊笑的聲音.

啊-啊-,要是再努力一點,就能塑造出帥氣的學生會長的形象了呢…….

雖然這幺想,不知道為什幺周圍憐愛的視線好像變多了.

那些親衛隊的家伙也一臉滿足的樣子.

看來冒失娘的喜好者在這個世界里也存在一定的數量吧. (我怎麼感覺好像看到了很多ハニー)

不過,五年級當上學生會長嗎…….

諾倫也很努力呢.

哥哥感到很驕傲唷.

保羅肯定也會在樹叢里面,架著角架用像雷射炮一樣的攝影機把諾倫活躍的英姿給拍下來的.

真是感慨萬千啊.

學習,劍術,還有學生會.

諾倫真的是很努力呢.

好,我也努力吧.

在這之後也繼續努力,將家人從人神的魔掌中守護好.

「哼,那就是大家在談的諾倫.格雷拉特嗎,C……不,算上之後的成長應該是B吧」

這樣,將我的感動給敲成碎片的聲音從我的側面傳了過來.

說什幺啊這渾球.

這樣想著轉頭一看,那里站著一個帥哥.

年紀大約是15歲左右吧.

金發的長耳族…….

超級帥哥.

和艾麗耶魯同等級.

會讓人懷疑是否臉在發光無法直視的程度的帥哥.

不,這個.

的確以這張臉的話,自戀到這種程度也是可以理解的.

長相等級的話,能夠壓勝我格雷拉特家的領頭帥哥.盧克也說不定.

的確是如此.

這家伙如果是S級的話,盧克就是A,諾倫大概是B吧.

「聽說是這所學校的TOP所以期待了一下……只有這種程度嗎」

不過,就算是事實也好,在這種場合說著這樣的話還是不太好.

我的確是覺得你是個帥哥,但是這個世界上可不是每個人都這幺想的.

看吧,被那邊恐怖的學長瞪了.

那些覺得諾倫是這個世界上第一的人們.

啊,看啊找同伴來了.

不知道剛剛躲在哪里,三個人都是.

一邊偷偷的瞧著這邊一邊對話.

『前輩,就是那家伙』

『真的? 對著小諾倫? 真的?』

『真的唷』

好像能夠聽到這種對話一樣.

不,其實剛剛是我配音的.

那個帥哥還只是一年級,我也不喜歡欺負別人的事.

不過,,不怎幺喜歡我,也不會聽我說的話吧.

看吧,一邊看著我的方向一邊擺出「請不要阻止唷,我們要不好意思了……」的表情.

會被帶到屋頂上做出過份的事情唷?

「這樣的話,做為那家伙兄長的盧迪烏斯,也大概知道是怎樣的貨色了呢」

嘛,這點並不打算否定.

盧迪烏斯就是這樣的貨色.

但是我的事情還是放到一旁吧.

我可不覺得跟你比長相能贏啊.

看著那家伙這幺想時,目光交會了.

「你也這幺想吧?」

那家伙看著我,要尋求同意一樣的問了.

哎? 把球丟給我?

「……啊,嗯,嘛.盧迪烏斯那邊也沒有什幺了不起的,吧? 但是,諾倫她,很努力唷?」

「哈」

回答太麻煩了所以就先這樣講,然後他不屑地笑了.

「啊啊,抱歉.這座城里的人,大家都很畏懼盧迪烏斯呢.

但是請你放心吧.

我名字是.雷佛魯多.

長耳族之里的族長馬古納佛魯堤的兒子.

已經不需要再擔心會被盧迪烏斯欺壓了唷」

啊,還真是有禮貌啊.

不過,這種情況下要自報姓名也很難呢.

怎幺辦呢,總之先報上盧多.羅奴馬之類的名字嗎.

「我和你們,當然也和諾倫是不一樣的.

是特別生呢.在這數年里僅有的一名呢.

要接受做為長耳族族長的教育,這也是當然的呢」

啊.

原來如此,和莉妮亞,普魯塞娜一樣嗎.

從遠方而來,千里迢迢的到人類社會學習的大森林的王子大人.

「我一定會立于這所大學的頂點給你看.

那個諾倫的,也會變成我的女人的」

不,那種事可不能容許唷.

不管你有多幺艱辛的過去,用那種理由就想要得到諾倫.

哥哥我是不會允許的.

「所以,你就跟著我就好了.讓你看些好戲」

「……喔」

難不成,剛剛的是為了招攬自己的部下所做的演說嗎.

現在沒有會跟著他的家伙,我是這樣想的.

但是,用羨慕的眼神看著這邊的人也不少.

這樣一來,他會形成諾倫的敵對勢力吧.

……在這個情況,做為哥哥,該做的事,是什幺呢.

為了不讓他跟諾倫敵對,現在樣該做些什幺才好呢.

這樣是不必要的照顧嗎.

保護過頭了嗎.

諾倫在學校里確實地豎立著自己的地位.

雷佛魯多氏雖然好像是族長候補,但是在這個國家里也沒理由握有權力…….

假如他對諾倫動手的話,親衛隊的那群人也在.

感覺上好像不用太擔心.

該怎幺辦呢.

「那些話可不能當沒聽到吶」

在這時,有個存在向我們發出了聲音.

有誰來救我了.

胸中對此期待著,轉過頭去看了對方的臉,想著.

「我的名字是米.納魯.小人族族長比.納魯的兒子」

誰啊這家伙.

大概是新生吧.

態度雖然很囂張,但是身高只有我們的一半左右而已.

但是,那張臉不管怎幺看都是成年男性,還留了小胡子.

似乎和看起來一樣是小人族的樣子.

「特別生只有一個人……?

笑死我了.

在這里的我,也是這期的特別生唷?」

啊,無法當沒聽到的是那個部份啊.

雷佛魯多用驚訝的表情,低頭看著小人族.

「喔喔,這不是米嗎……!」

「好久不見了吶,雷」

總之,似乎是認識的.

長耳族和小人族的生活范圍很近.

同為族長的兒子,見過面吧.

「那幺,今年的特別生,就是說我們二人嗎?」

「不,那也不對」

米.納魯氏笑著,將躲在自己後面的人物,推向前來.

能夠躲在小人族的米.納魯後面的大小的少年.

也就是說他也是小人族……不,錯了.

恐怕是人族吧.幼小的人族.

7歲左右的人族.

長相像是阿斯拉那邊的人……好像曾經在哪里看過的臉.

「喂,自我介紹啊」

少年用發抖的聲音報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我叫,古蘭涅爾.

古蘭涅爾.紮芬.阿斯拉.

阿斯拉王國第一王子古拉維爾.紮芬.阿斯拉的次子」

真驚人.

居然是古拉維爾的兒子.

這樣的少年……?

為了什幺而來的呢.

報仇吧.因為阿斯拉王國那件事?

還是說,對我派出的刺客嗎……現在才來?

叫這幺小的孩子?

「那個,因為父親好像在政爭中失敗了,我們的人身會有點危險……」

啊啊!

原來如此.

古拉維爾考慮到艾麗耶魯殺害他自己的兒子的可能性,逃出來了嗎.

既然是次男的話,長男是去別的國家嗎?

……不,錯了吧.

這個國家,拉諾婭王國是支援艾麗耶魯的.

所以送到這個國家就代表著,是被艾麗耶魯做為人質也不一定.

還有雖然不太重要,不過這個世界里,是有大人物的兒子一定要報上老爸的名字這樣的規定嗎.

「原來如此,有這層原因嗎.我也是因為各種原因被里給趕出來的,也就是說三個人是類似的同伴吧」

「我可不是因為什幺特別的理由而被趕出來的……只是三男不能繼續家業,所以才干脆出來的呢……」

「沒關系,我很清楚唷.畢竟不管是誰都有不想談的事情呢.你也聽說了那個傳聞吧?」

「你也是嗎……!」

長耳族的帥哥……名字叫什幺來著.

他正拍著米.納魯和古蘭涅爾的肩膀.

「嘛,特別生同伴,不互相幫助一下嗎.

我們同心協力的話,立于這個學校的頂點也不是夢了……對吧?」

「啊-……」

「那個,請多多指教」

雖然不太明白,不過新生好像在入學典禮交到了朋友的樣子.

真是美麗的景象啊.

關于貶低諾倫那件事……嘛,這時候就原諒他吧.

在入學的時候,不管是誰都會想要建立自己的形象嘛.

回想起剛剛B等級什幺什幺的中二病發言,與其生氣不如說讓人想發笑吧.

嘛,總之不管怎幺樣,希望多加油吧.

「喔-喔-,今年也聚集了很多喵!」

像是要把這感動的光景像水球一樣刺破的,從人群的外側傳來的了聲音.

在數年前為止,在所學校里數一數二的壞學生的聲音.

一看,發現人群正在被分開,一位貓耳正把手插在口袋里一邊對著周圍威嚇,一邊朝這邊過來.

是莉妮亞.

應該是在家里當女仆才對,來這個地方做什幺呢.

「那個不是莉妮亞學姊嗎?」

「誰?」

「那個啊,前年的主席」

「那個不良的……?」

「怎幺會,不是應該已經畢業了……」

周圍也開始交頭接耳.

她筆直地朝我走了過來.

「早安,BOSS」

「嗯,你來做什幺?」

「因為洛克希大人把便當忘記了,替她送來的喵.在職員室的話,就要經過這」

原來如此.

不是在午餐時,而是現在就送過來.可以感覺得出來愛紗做事多幺迅速.

難不成,洛克希會定期的把便當給忘記嗎.

順便一提,便當沒有我的份.

當然並不是說不想吃親手做的便當,不過和朋友一起吃外食也是社交的一環,所以今天沒有.

「……」

「……」

注意一看,剛剛為止還很氣焰囂張的二人,正低著頭眼神散亂地看著地面.

「喂,這是怎幺回事……不是說回到大森林了嗎?」

「我也是這樣聽說的……」

「哎? 什幺?」

在小聲說話的二人旁邊,只有古蘭涅爾表情很不安地正在手足無措.

「啊?」

這時莉妮亞注意到了.

那二個大森林出身的人.

然後,用可以說是和藹可親的態度舉起手來.

「喔,雷和米嗎」

二人的身體顫抖一下,轉向了背後.

看起來似乎認識啊.

「喔喔,什幺時候從大森林來到這里的喵?

10幾年不見了吧?

喔喔真懷念啊,過得還好吧?

喂,在看哪里啊,把頭轉到這邊呀」

不行了,完全糾纏上了.

莉妮亞的那個眼睛,是想要找架吵的眼睛啊.

你看,古蘭涅爾少年也相當害怕呢.

「不,你大概認錯人了吧」

「我,我們可不是叫那個名字吶」

「啊?」

莉妮亞抓著兩個人的頭皮轉到自己的方向,發出了具有威嚇性質的聲音.

已經,完全是「可以稍微借點錢來搭電車嗎」的感覺了.

「難不成,人家的事,已經忘記了喵? 也經過了相當長的時間了喵.是嗎,毫無記憶力喵,你們啊……」

在這時多少已經可以注意到三個人的關系性了.

莉妮亞和普魯塞娜是孩子王,而這兩個人就是小弟吧.

雖然這幺說,現在只不過是奴隸而已,微妙地很偉大的樣子啊這家伙.

「不,不,沒有這回事……! 只是,聽說已經回到了大森林的傳聞,還以為是別人」

「普,普魯塞娜小姐不在的時候莉妮亞小姐真的是很漂亮,一瞬間還看不出來是誰……所以那個,請饒了我們……」

那幺,差不多該制止她了呢.

周圍的一年級生也害怕地躲遠遠的看著.

新生要是認為本校是被暴力給支配的恐怖學校的話就糟糕了.

本魔法大學是洛克希的母校.

因為沒有可以繼續升學的地方所以不是升學學校,不過也是個光明顯赫的地方.

現在,正是我下定決心從邪惡的不良少女手中救出可愛的一年級小朋友的時候.

「喂,來這里了」

「怎幺會……」

「那,那不是……」

周圍又慢慢變得騷動起來.

人群正在被分開.

有誰,正在朝我的方向逼進.

終于,那個人現身了.

有著繼承自母親的明亮金發,還有端正的眉毛.

諾倫.

學生會長諾倫.格雷拉特.

在正後方,獸族青年與魔族少女也一起跟著過來.

看到這樣後面跟著二個人,就想起了艾麗耶魯.

好吧,諾倫.

剛剛雖然失敗了,不過這次的對手可是莉妮亞.

勇敢地說吧,讓他們看看什幺叫做學生會長的威嚴.

沒關系,莉妮亞什幺都不會說的唷.哥哥從後面瞪可是很有效的呢!

「哥哥!」

正當我這幺想.

諾倫經過了莉妮亞身旁,走到了我的面前.

兩手叉在腰上,生氣地抬頭看著我.

「為什幺會混在入學典禮里啊!」

……放著莉妮亞不管嗎.

不,我可沒有打算要欺負人什幺的,沒關系吧.

「呀,也沒什幺」

「不是嚇了我一跳害我跌倒了嗎……啊啊真是,好丟臉……」

「不是,嗯,演說很棒唷.相當出色.父親也會從天上──」

「我想聽的可不是這種事情!」

誇獎她卻還是生氣了.

傷心.

「為什幺會在這里,欺負新生啊!」

「誒?」

欺負?

你說我……?

這怎幺可能.

看看周圍,視線都向著我和諾倫看去.

對著諾倫信賴的眼神,以及對我膽怯的眼神.

怪了,簡直像我是壞蛋一樣.

「你說說看,這些孩子們做了什幺啊!」

「什,什幺都……只是,稍微說了一點諾倫的壞話……」

只不過是B級呢,之類的話.

嗯.

……嗯?

「我啊,對這樣的事情已經習慣了,請住手! 沒看到他們這幺的害怕嗎!」

「呀,他們怕的是莉妮亞呢?」

「唆使那位莉妮亞學姐的,不就是哥哥嗎!」

Oh, shit!

原來是這樣嗎.

周圍的人看起來是這種情況啊.

我是番長,莉妮亞是黏著我的跟班嗎.

畜生.

平常的行為的問題嗎?

「話說回來,我已經聽說了哥哥!」

「什幺? 從哪里?」

哥哥現在,已經非常非常想哭了唷.

難道現在還要再繼續追打嗎?

「剛剛,從洛克希姊姊那里聽來的! 將莉妮亞學姊變成奴,奴隸! 到底在想什幺啊?」

這件事啊.

「說奴隸可能的確是奴隸也不一定.

但是只是做為幫她償還債務的回報,在家里工作而已唷.

沒有做什幺見不得人的事」

明白的說出來後,諾倫還是一樣彎著眉毛嘟著嘴.

沒錯,我只是幫助了莉妮亞.

人家可沒有做什幺壞事啊.

「小諾倫.BOSS說的全都是真的喵.他救了我一命啊喵」

莉妮亞搓著雙手貼了上去.

一年級小朋友兩個人,露出松了一口氣的表情.

看到這個,諾倫也歎了一口氣.

「……是這樣嗎.嘛,雖然莉妮亞學姊沒有什幺悲壯的感覺,不過看起來是實話呢」

相信了.

「但是,莉妮亞學姊已經是畢業生了,請不要在學校里面制造問題!」

「沒有制造什幺問題喵,人家只是稍微和以前認識的人打聲招呼而……」

「…………………」

「知道了,是人家不好喵.稍微受到了一點注目,一不小心就做過頭了喵」

諾倫不悅地向上瞪著,莉妮亞也把輕輕搔著的頭低了下來.

從這段話看起來,似乎本人沒有想要糾纏的意識也說不定.

也許本來打算說著「喵有事喵! 嘛你們也多加油喵」之類的,結束對話也說不定.

雖然對方二人是真的很害怕.

諾倫將視線從莉妮亞身上移開,再度朝向我.

「哥哥也是.雖然你想要保護我很令人高興,但是請你不要太過度了.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解決」

「是的,我牢記在心」

我低下頭之後,周圍響起「喔喔」的聲音.

「那個盧迪烏斯居然低頭了!」

「不愧是學生會長啊」

「小諾倫真可愛……」

我低頭是這幺稀奇的事情嗎.

還以為謝罪與下跪是家常便飯的事…….

隨他去吧.

我的頭要是能讓諾倫的評價上升的話,沒有什幺比這更令人高興了.

「……」

這樣一看,一年級的三個人還僵在原地不動,看著這邊.

諾倫也注意到他們了.

「那個,那邊那幾個是?」

「沒什幺,似乎是特別生」

「啊,有聽說了.今年進來了三個人」

諾倫這時輕咳了一聲.

提起裙子的兩端,兩腳微彎地向三人行了禮.

「初次見面,各位同學.

我是學生會長.名叫諾倫.格雷拉特」

回答這句話的是,三個人之中最矮小的孩子.

「阿,阿斯拉王國第一王子的第二子古蘭涅爾.紮芬.阿斯拉……」

「您能夠如此禮貌萬分感謝.

古蘭涅爾大人在不習慣的異國之地也很艱辛吧.

相信您在成長過程中被囑咐過許多事情,但是您不需要過度在意.

要是有對任何事情感到不安的話,請到學生會來.

不管是在怎樣的環境下成長的,既然到了魔法大學來,我們學生會就是學生同伴

為了不管讓怎樣的人都能夠安心的致志在課業上,學生會將會全力進行支援」

流暢又一氣呵成地.

說完這些感覺練習過的台詞之後,諾倫用可說是優雅的動作,再次的行了一禮.

「啊,是的」

「那幺,祝您學園生活愉快……」

諾倫正式地打完招呼之後,離開了現場.

古蘭涅爾他們,則用發燙一樣的臉,目送著她.

一陣子沒見,諾倫真的變得相當出色了呢.

果然,也有上禮儀作法的課程吧.

總之,像那樣應對之後,一年級生的下克上也不會發生了吧.

雷佛魯多也是,從剛剛開始就緊張地看著我.

我也認為再繼續糾纏下去的話會很麻煩.

因此,我拉著莉妮亞離開了現場.

便當放到職員室里洛克希的桌子上就好了吧.

特別生三人組的入學,以及學生會長諾倫.

魔法大學也進行了世代交替,吹起了一陣新的風.

這樣想著的我和莉妮亞分別,前往了克理夫的所在之處.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一話「借來的貓」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三話「研究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