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三話「研究進展」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三話「研究進展」

克里夫最近,似乎越來越習慣戴眼罩的模樣了.

繡有克里夫名字縮寫的眼罩看來相當有型,似乎是艾麗娜莉潔所作的東西.

但是,戴上了眼罩之後,與其說有型不如說感覺好像身上纏繞著某種迫力.

看著這既沒身高又沒肌肉的模樣,卻不禁讓人聯想起了基列奴.

「艾麗耶魯之後,接著是第一王子的子嗣嗎……好像又會變成麻煩的情況」

克里夫在集會中,似乎被介紹給了先前的三人組.

思考著今後的狀況忍不住發出了歎息.

「我想他和艾麗耶魯不同,是類似人質一樣的身份,請跟他好好相處吧.明明還那幺年幼,不應該被卷入父親的紛爭之中」

「也是呢.嘛……至少,我會注意不讓他們對你的妹妹出手的喔」

「那還真的太感謝你了」

一邊和克理夫對話一邊進入了他的研究室.

艾麗娜莉潔並不在.

她正在養育小孩當中.

已經活了數百年的艾麗娜莉潔,有過數名孩子.

但是似乎是與克理夫的孩子特別可愛,正在被褓抱提攜地養育著.

如果是照顧小孩也很熟練的她的話,能夠養出優秀的小孩吧.

「那幺,走吧」

克理夫從研究室里提了3個木箱出來.

邊長三十公分的四方型大小的木箱.

我提了其中的二個.

相當沉重.

「抱歉啊」

「不會不會」

提著這些,離開了研究大樓,就這樣前往學校外面.

「克萊普最近怎樣?」

「健康地長大著呢.不過晚上會哭,要去照顧他……讓我回想起在孤兒院的時候」

「克理夫學長是在孤兒院長大的呢」

「嗯.在孤兒院里,棄養的孩子也很多呢……不過,果然自己的孩子是特別的」

「對啊」

目標是郊外.

我們在學校前搭上了馬車,一路搭到城市的大門.

在二人座的馬車里並坐在一起,繼續著對話.

「克理夫學長真是優秀呢.有好好在當父親」

「我可什幺也做不到呢.也有莉潔在,只不過是看著他們而已」

「但是,像我這樣,每個月只有大概一次,能夠參與照顧孩子而已」

「所謂的養家育子啊,是有各式各樣的形式的呢.

你的情況來講,既有妻子也有女仆,你只是在做你該做的事情罷了啊.

沒有必要看得太重」

克里夫把箱子放在腿上,說了一些像是悟道的話.

「就我來說的話,沒辦法每天親眼見證孩子的成長的你……很可憐啊」

「克理夫神父能夠這幺說真是太好了」

「嗯,要是還想懺悔的話就來找我吧……才怪」

克理夫不知道什幺時候,已經通過了米莉絲教團的神父測驗了.

雖然並不是正式的任職,不過這樣也取得了能夠在教會工作的身份.

他也不可能老是埋頭在研究中.

也就是說,果然,關于回到故鄉之後的事,有考慮過了吧.

我現在是6年級生,所以克理夫已經7年級了吧.

最高年級,明年就會畢業.

「克理夫學長,畢業之後你打算做什幺?」

「……不知道.從本國的祖父也沒有任何的連絡呢.但是,想要回去一次.自己已經結婚生子的事情也想要報告一下」

「這樣會有點寂寞呢」

根據我的猜測,克理夫回到米莉絲的時候,會是另一次與人神的決戰吧.

雖然這點最多只是猜測而已.

「那是之後的事了啊」

「也是呢」

談著一些不著邊際的事情,馬車抵達了夏麗亞的南門.

我們付錢給馬夫,之後開始徒步進行移動.

從南門出來之後,前往南東.

一段時間後,就能看到本公司的事務所了.

獨自聳立在郊外,大得詭異的建築物.

為了不讓人靠近也用柵欄給圍起來了.

「不過,雖然多少有注意到,果然那個時候你說謊了呢」

「嗯,因為關于詛咒的事,好像不管怎幺說都不會相信嘛」

「也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那個詛咒很強.即使是現在……你看我的腳,在發抖」

一邊這樣對話一邊移動到事務所前.

門上寫著『非工作人員請勿進入』的告示.

我從懷里掏出了鑰匙打開了鎖.

然後是姑且做出來的,沒有實際功能的櫃台.

通過那里,前往深處的房間.

「嗚……」

打開門的瞬間,克理夫退了半步.

他視線的另一頭,是靠在使用高級的木材制成的桌子,不知道寫著什幺的奧爾斯蒂德.

還是一樣恐怖的表情.

「嗯.克理夫.古利摩爾嗎」

「啊,嗯,沒錯.克理夫.古利摩爾」

「你每次都很辛苦呢」

「這是什幺意思啊……!」

不管怎幺看,都是字面上的意思吧.

因為我的請托而和奧爾斯蒂德面對面很辛苦的意思.

「奧爾斯蒂德大人.我們快點開始吧.今天有3個」

「嗯」

我和克理夫把木箱放上了桌子.

奧爾斯蒂德打開了其中一個,取出了里面的東西.

箱子里的是全罩式的頭盔.

其他的箱子里也都放著差不多的東西.

只是顏色不一樣.分別是黑色,咖啡色,綠色三種顏色.

「來,請戴上試試看」

「……」

奧爾斯蒂德照著所說的話,把像是要把自己的頭插進去一樣,戴上了頭盔.

沒穿著鎧甲只戴頭盔,感覺好像要干什幺壞事一樣.

從我的眼睛來看,只覺得變得更恐怖一個等級而已…….

「克理夫學長,如何呢?」

「…………不行呢.變得更糟了」

「那,下一頂」

奧爾斯蒂德就這樣輪流戴著三個頭盔.

然後觀察克理夫的反應,確認是否有效果.

戴過一輪之後,詢問了克理夫的意見.

「果然是3號呢.1是用Flac方式試著對魔力進行轉換,但是不盡人意.

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魔力本身被詛咒了呢」

「魔力本身嗎……?」

「嗯,我感覺上好像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魔力進入了視野的瞬間,詛咒就會發動」

「那,全身都用魔力無法通過的物質覆蓋之類的?」

「要是放進完全沒有縫隙的箱子里的話,那樣詛咒也不會發動吧,不過這樣完全沒有解決任何問題呢」

「說的也是」

要說我們正在做什幺的話,是在研究奧爾斯蒂德的詛咒.

這一年來,以艾麗娜莉潔的詛咒研究為基礎進行了許多的實驗.

之後,總算是判明了奧爾斯蒂德的詛咒核心在頭部的事.

因此,像這樣戴著頭盔型的魔道具,由克理夫的主觀意識來判斷,測試魔道具的效果到哪種程度.

姑且還算有成果.

現在,裝備著最新版的頭盔的話,奧爾斯蒂德的詛咒就能得到緩和.

但是效果微乎其微.

就算戴著頭盔,走在街上的話小孩子也會哭出來,野狗都會害怕地跑掉,馬車也會嚇到轉頭.

但是,光希露菲或愛麗絲他們對奧爾斯蒂德的態度開始軟化,就十分值得了.

嘛,雖然只是從『弒親之仇的存在』變成『討人厭的上司』這種程度,不過結果來說,她們總算是意識到詛咒的存在了.

我會跟隨奧爾斯蒂德,也是因為詛咒不起效果,這樣.

克理夫也在研究的途中,察覺到了奧爾斯蒂德的詛咒,以及我之所以會撒謊的理由.

這是很重要的一步.

雖然到現在為止好像還是抱著複雜的心情,不過還是姑且幫了忙.

雖然這幺說,這條路還很漫長.

頭盔的尺寸目前還是奧爾斯蒂德的頭大概2倍大.

因為沒有透氣孔所以戴著時無法呼吸,也看不見前面,聲音也聽不到,也無法說話.

是沒辦法長時間戴著的東西.

真的,路還很漫長.

話說回來,一年的時間里就能夠做出這種東西的克里夫,毫無疑問是個天才吧.

這樣繼續研究下去的話,奧爾斯蒂德能夠大搖大擺地走進城里的日子應該也不遠了.

克理夫也是,對于別人詛咒的研究,能夠做為解除艾麗娜莉潔詛咒的魔道具的參考,感到很高興.

雖然說艾麗娜莉潔照顧小孩子的事告一段落之後,又會回到那邊的研究去有點令人遺憾.

不過不需要太擔心.

趕快再作第二個人出來就好了嘛.

「那幺,再下次是一個月之後」

「嗯,讓你辛苦了啊,克理夫.古利摩爾.你居然有這樣的才能,之前都沒想過啊」

「哎!? 啊……嗯嗯,對,對吧.我可是天才吶」

奧爾斯蒂德也對克理夫的研究成果感到吃驚.

在漫長的輪回中似乎也嘗試過對詛咒做點什幺.

但是,進行了數百年的嘗試之後都沒有成果,已經半放棄的狀態了.

在這200年里,對詛咒的研究能作出成果的人除了克理夫之外還有其他人也說不定.

但是,那些人肯定不會願意成為奧爾斯蒂德的同伴的吧.

但是,成果出現了.

下一輪開始,奧爾斯蒂德也能策劃如何讓克理夫對詛咒進行研究吧.

不過,那一輪我應該在吧.

雖然上一輪好像不在的樣子…….

「盧迪烏斯」

思考這些的時候,奧爾斯蒂德向我說話.

克理夫已經走到事務所外面了.

因為詛咒的效果,在奧爾斯蒂德身邊一秒也不想多待.

即使腦中很清楚是詛咒的關系,身體也仍然把他當成敵人.

這就和即使知道蟑螂對人類毫無殺傷力,看到了還是會覺得不舒服一樣吧.

「……幫了大忙」

道謝之後,笑了出來.

哎呀真是的,老板你嘴巴真甜啊.

好-啊好啊,要是詛咒的頭盔完成的話,去逛街之類事的很令人期待呢.

和奧爾斯蒂德一起在街上約會.

充分的感受一下狐假虎威的感覺吧.

「不會,要是家人繼續反對下去,我也會覺得很過意不去呢,奧爾斯蒂德大人能夠自由地行動的話,對人神來說也是壞事吧,所以都是為了自己而已唷」

「是這樣呢」

老板的病治好的那天黎明,就是我們奧爾斯蒂德有限公斯成為世界第一的大公司之時啊.

想著這些事,我離開了事務所.

────

和奧爾斯蒂德分別,繞到事務所背面,進入武器庫.

從那里取出了魔導鎧.

小型的魔導鎧.

分成手部組件,腳部組件,身體組件的,漆黑的甲冑.

乍看之下似乎很輕,但是是我用土魔術作出來的,非常地重.

因此要穿在身上注入魔力來運送.

「克理夫學長,久等了」

「嗯,那走吧」

我和克理夫一起回到大學里.

接著是紮諾巴.

雖然來回多跑了一趟,但是奧爾斯蒂德要是進入大學里的話會引發大騷動的,莫可奈何.

「克理夫學長,午餐打算怎幺處理?」

「也是呢……我先回房間,放完這個之後再去餐廳.你去叫紮諾巴.大家一起吃吧」

「了解」

克理夫為了放頭盔,回到了自己的研究室.

我和說好的一樣直直前往紮諾巴的研究室.

正打算直接開門的時候,突然煞車了.

以前,像這樣沒頭沒腦的開門的話,總是會撞上紮諾巴的色情事件.

兩邊都搞得很尷尬.

我是懂得反省的男人.

進入房間之前,一定會敲門的.

所以我敲了門.

「哈啰有人在嗎-」

「喔喔,師父! 來得正好! 快請進來!」

馬上得到了回答.

我確認了之後,把門打開.

接著,那里有一名30歲左右看起來像阿宅的男性與…….

10歲左右全裸的小女孩.

小女孩手抓著腹部一臉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在她的兩腿之間,流出了一道鮮血.

啊,這個,犯罪的現場啊.

「紮諾巴……你啊……居然對茱莉下手……」

「現在可不是該開玩笑的時候啊! 師父,快請對茱莉施展治療魔術.從剛剛開始血就止不住」

紮諾巴拼命的聲音.

是發生事故了吧.

茱莉也用要哭的表情抬頭看著我.

「Grandmaster……肚子很痛.請救救我……」

我可不是醫生……雖然這樣想,我還是認真查看了一下茱莉的身體.

沒有外傷.

這樣的話,是內髒嗎.

血正從股間流出來.

有腥味.

這個,多半……不,肯定沒錯.

「多半,是生理期吧.最好請金潔小姐過來比較好」

「誒? 喔喔,生理期嗎! 這樣說來茱莉也是少女了呢! 事先沒有想過這件事所以沒意識到啊!」

「Master?」

紮諾巴咔咔地笑了,茱莉用不安地表情抬頭望著他.

茱莉也已經9歲,還是說10歲了呢?

雖然對初潮來說好像有點太早了,不過炭礦族就是這樣子吧.

還是說,買來的時候年紀被誤報了呢?

嘛,怎樣都好.

「喔,在此之前要先吃午餐啊.茱莉,今天就休息吧.在金潔回來之前,可以一個人睡覺嗎?」

「…………很害怕.Master,想在一起」

「姆……」

哎呀哎呀,紮諾兄,很有吸引力嘛.

不簡單呢這家伙.

「嘛,不是也不錯嗎.我去買點什幺回來唷.就在這吃吧」

茱莉也是大人了嗎.

雖然想等到她成人,但是最近魔力總量也不太上升了.

差不多該是計劃開始實行的時候了呢.

────

近一小時後,紮諾巴的研究室.

在那之後,我和克理夫會合,買完飯後回來了.

現在,我們三個人正面對面坐著吃飯.

旁邊金潔正在照顧茱莉.

那個人已經比起騎士更像是女仆了吶.

「師父,魔導鎧那方面,如何啊?」

「還不差唷.連魔物的一擊都能夠擋下來呢.

不過,果然,能力上還不太能滿足啊.

對魔物的話沒什幺問題,要是劍士之類的當對手的話我想會很辛苦」

「防禦力,恢複力,機動力……全部都犧牲掉才做出來的呢」

「但是,要保持跟原型機一樣的性能的話,就必須要加大……」

在這一年半里,魔導鎧也曆經了許多版本.

當初是想把最初的魔導鎧『一式』維持著性能小型化,不過這點相當的不容易.

從一開始,那就是當時所有技術的菁華集合起來的產物,也用上了人神提供的謎之技術.

簡化過的『一式改』也是,果然沒辦法順利地小型化.尺寸只稍微小了一圈,性能卻直直往下掉,只得到了沒有什幺意義的成果.

那時不斷地嘗試錯誤的結果,身體部份的魔法陣被廢棄了.

魔法陣被集中到雙手雙腳上,變更為一直包覆到根部的形式.

因為這項變更,小型化與魔力花費減少都成功了(雖然這幺說,還是會離譜地吸取只有我穿得起來的等級的魔力).

完成了只有腳部和手部的『二式』.

但是,『二式』卻有出力上的限制.

畢竟少了身體部份來接受魔力,如果我全力灌注魔力的話,手腳會從根部開始裂開.

因為這個原因,即使擁有相當高的性能,也只能發揮出上級劍士程度的力量而已.

在這個基礎上,又加上為了不讓四肢破碎而寫入補助用魔法陣的身體部件.

于是現在這個能和聖級劍士匹敵的『二式改』就誕生了.

雖然理想中應該是有著更高性能才對……但是理想是很遙遠的.

不管什幺時候,理想都很遙遠,這個世界是不會盡如人意的啊.

「嘛,這樣只能一邊使用一邊改良了吧」

「也是呢」

克理夫也表示贊同.

他也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夠裝備吧.

「對了,師父,格林機炮怎幺樣?」

「那個殺傷力高得太誇張,能使用的情況被限制住了呢……」

武器方面也有各式各樣的想法.

請洛克希的熟人制作的,格林機炮.

聽從奧爾斯蒂德的建議,將那個稍微的簡化了一些,試著變成10發岩炮彈幾乎同時地發射的形式.

五指爆○彈……並不是那樣帥氣的東西,只是散彈槍而已.

(譯注:捏他自神龍之謎,或是叫達伊的大冒險)

這也是對水神流的策略之一.

根據奧爾斯蒂德所說,水神流有辦法對魔力本身進行格擋.

所以,以些微的時間差,幾乎同時發射的散彈槍似乎會相當有效.

雖然對水王以上好像就沒有用,不過除了難以拉開距離的情況之外,都是用起來很便利的武器.

盡管做了各種努力,還是很難一步登天吶.

魔術的訓練與身體的鍛煉都在進行著.

頭腦也不好好動一下不行.

最近雖然都是一些雜魚,但是強敵不知何時會出現,這點很明白.

就算用計謀也好,要一擊打倒對手的話這是必要的.

「話說回來紮諾巴,自動人偶那邊怎幺樣了?」

「啊啊,那個目前凍結中呢.

雖然也是碰到瓶頸了,不過守護師父性命的研究還是比較重要呢」

「嗯……那真是不好意思啊」

「哈哈哈,魔導鎧也很有趣啊.毋需道謝.倒不如說這邊比較想要表達謝意呢」

紮諾巴這幺說著,敲了敲魔導鎧.

多幺值得信賴啊.

「說起來啊紮諾巴,既然茱莉已經變成大人的話,想說也差不多該正式開始販賣繪本和人偶了,辦得到嗎?」

「嗚-嗯……」

繪本和人偶.

勉強,第一批完成了.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紮諾巴買來了一些顏料,作出了塗裝過的完成品.

嘛,些許的,瑞傑魯多的發色淡了點,槍的顏色變成奶油色,還有皮膚的顏色太亮這些問題,不過都是些旁枝末節.

不管是誰看到那個,都會認為是思佩魯多族吧.

要是放在床頭櫃上,起床的洛克希看見就會發出慘叫,然後在聽到慘叫的諾倫強迫下放回自己的房間吧.

繪本那邊也做得不錯.

沒想到,圖是紮諾巴畫的.

用小孩子好像很喜歡的輕柔筆觸,雖然說不上畫得很好,但是感覺有出來.

將其制成版畫後量產,使用手工進行上色.

雖然變成了滿滿手工制感覺的做品,不過這個世界的書大部份都是這樣的感覺,所以沒有違和感.

最後,在後面附上學習文字用的表格的話,也能當教科書.

變成教科書的話,也有比較不容易被丟掉這層考慮吧.

人偶和繪本,二者齊全之下,我在工作中如果幫助了誰的時候,也不會忘記布教.

雖然這樣下去也可以……不過想,正式來.

「有點困難呢」

但是,紮諾巴面有難色.

「……錢嗎?」

「不,資金方面不用擔心.艾麗耶魯王女那邊提供了資金援助呢.在阿斯拉王國那邊也准備工房了,生產上沒問題.但是啊,要成為商人的話,還沒有人選」

「嗯嗯……」

這樣說來,販賣者的事情沒有考慮過呢.

原本的話,是想說也可以自己開店的.

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做不到.

販售員……或是說,受聘的店主之類的人是必要的呢.

似乎有經商才能的人…….

我認識的人里面沒有呢.

沒有什幺頭緒.

「可以請艾麗耶魯那邊介紹幾位嗎」

「艾麗耶魯殿下最近也很忙的樣子,馬上就要到加冕儀式了吶.想說會不會太煩勞他們了」

「老是用借來的東西也不有趣呢」

總之,保留嗎.

嘛,不需要著急.

茱莉成人之後再開始也不算遲的.

嗯,沒錯.

「紮諾巴,從現在開始5年里教茱莉經商的入門你覺得可能嗎?」

「雖然是可能……不過,果然茱莉還是應該當制造者才對吧

至于交付賣場的人,我覺得再買別的奴隸來就好了」

別的奴隸嗎.

對經商有興趣,會讀會寫,也懂得計算.

而且認識的人越多越好呢.

如果有點人氣的話,對宣傳也有幫助吧.

這樣子的奴隸…………嗯,心中的人選,沒有!

怎幺能夠托付給讓自己的店上了詐欺的當,變成奴隸的貓咪呢.

還是買新的比較好.

「嗯-……果然,計劃得更嚴謹一點後再實行比較好呢」

「對吧」

是這樣呢.

這個計劃,再多琢磨一下吧.

欲速則不達.

到現在一直都是慢慢地在做.

再多花上個10年左右,繼續慢慢地做吧.

「那,雖然這應該是下次的事情……魔導鎧的改良開始了嗎」

「是的師父,其實已經完成下個版本的構想了喔?」

那之後.

用餐結束之後,進行了跟研究有關的會議,然後解散了.

魔導鎧也,稍微的提高了性能.

────

在夕陽余暉之中,我接近了職員室,向副校長吉納斯寒暄一下.

因為在工作中的洛克希後面晃來晃去被念了,被叫到走廊站著.

正傷心的時候剛好諾倫前來歸還學生會室的鑰匙,于是久違地,三個人一起回家.

「諾倫,今天上課教的有什幺地方聽不懂嗎?」

「沒有,沒問題的.洛克希姊姊.和平常一樣簡單易懂」

在我的身旁,洛克希和諾倫愉快地在談話.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二人變得相當要好了.

關系不像以前那樣生硬了.

「雖然我有在特別注意,不過如果有不懂的地方請隨時和我說」

「那個時候再私下教我吧」

「呵呵,我的私人教學是很貴的唷」

一來一往的對話.我聽著兩個人的聲音,心情很好的到家了.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各位」

「……」

通過玄關,向著正在拔草的潔妮絲和莉麗婭打招呼.

潔妮絲仍然看不出有什幺變化.

不管是好的方面還是壞的方面都是,正在安定的狀況.

果然,記憶沒有回複吧.

幾乎沒有找到什幺方法,我一時也很忙空不出手.

最近,莉麗婭和希露菲也做了一些嘗試,不過毫無成果.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盧迪,洛克希……和,諾倫」

進到家里之後,希露菲從里面出來.

在圍著圍裙的My Honey後面,露西踩著小碎步跟著.

然後,咚咚地跑了起來,朝諾倫飛撲.

「諾-姊! 歡迎回來!」

「小露西,我回來了-」

諾倫也習慣了吧,抱起了露西,撫摸她的頭.

露西也很喜歡諾倫吧,笑容滿面的.

但是一看到我,就像是要躲到諾倫臉的另一側一樣挪動身體.

別這幺討厭我嘛…….

「諾倫啊,今天是在家里過夜的日子嗎?」

「不,但是那個,聽說了莉妮亞學姊到了我們家,稍微來探望一下」

「啊-……嗯.稍微發生了各種事情呢.盧迪出手幫了忙的感覺」

希露菲這幺說著,深深歎了一口氣.

什幺意思啊這個歎氣.

「又增加了吧?」

「嗯-,怎幺說呢.莉妮亞,雖然那樣好像還是挺喜歡盧迪的.又很有魅力……」

這話講得好像我准備對莉妮亞出手一樣.

的確我承認那個貓娘很誘人這件事.

要我說想不想在夜晚的床上進行摔角游戲的話,想.

但是,這個是這個,那個是那個.

我也是有理性這種東西的.

「愛麗絲姊姊沒說什幺嗎? 沒有反對嗎?」

「她說那孩子是我的東西,所以不會交給盧迪」

「啊,是這樣……」

這樣說來,愛麗絲不在啊.

「希露菲,愛麗絲呢?」

「和雷歐在散步唷.明明跟她說身體很重要希望她停止的,沒聽進去呢.早上也是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在空揮了呢.就算某種程度上已經安定下來了,要是不小心流掉的話該怎幺辦呢……」

愛麗絲還是一樣嗎.

但是,真的,希望跑跑跳跳的事情可以適可而止啊.

愛麗絲雖然很強,但是肚子里的孩子是很弱小的.

連我都想歎氣了.

愛麗絲真的能好好地把小孩子給生出來嗎.

好不安啊…….

「啊,歡迎回家!」

這個聲音是從上面傳下來的.

一看,發現愛紗正在樓梯上.

「吶,大家,快看快看!」

愛紗很高興地朝著二樓招手.

從那里出現的是,穿著和愛紗同樣設計的女仆裝的,一名女性.

她走到了樓梯中的平台上,輕快地轉了一圈.

裙襬輕盈地飄起來,露出了健康的小腿.

接著,把手插在腰上擺出了寫真女星一樣的姿勢.

「喵哈-☆」

是貓耳女仆啊.

「試著把母親的舊衣服重新縫制,做出了莉妮亞小姐的衣服.如何,可愛吧?」

的確很可愛.

女性陣容也發出了感歎的聲音.

愛紗親手縫的嗎.

雖然說是舊衣,看起來卻像新的一樣呢.

不過,布料本身的確看起來很舊.

「因為不是明天,今天就要開始好好工作了呢!」

「是的,愛紗前輩,請多多指教喵!」

「那就從料理開始吧!」

矮小的愛紗走在前頭,帶領著高大的莉妮亞.

二個人得意洋洋地穿過我們旁邊,朝著廚房出陣了.

愛紗像這樣元氣十足的樣子,還真是有點少見呢.

「怎幺說呢,莉妮亞學姊,真的看起來挺有精神的呢…….還以為變成了奴隸什幺的,會更加失落才對」

諾倫喃喃地說著.

因為莉妮亞也是笨蛋呢,好了傷疤就忘了疼也說不定.

────

在此之後,久違地全家一起用餐,然後和愛麗絲二人一起洗澡,確認肚子的大小.

在深夜之前與希露菲二人一起哄露西睡覺,洗完澡後教愛紗和諾倫魔術,與莉麗婭稍微談了一下關于潔妮絲之後的事情.

睡覺之前光明正大地觀察洛克希喂菈菈母乳的樣子.

最後,和希露菲做完就睡了.

非常滿足的一天.

明天開始,暫時要過著訓練的生活了.

加油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二話「入學典禮與學生會長」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四話「家庭崩壞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