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四話「家庭崩壞的征兆」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四話「家庭崩壞的征兆」

從那之後經過了十天.

我一邊寄宿在本公司的事務所里,一邊專心在修行上.

奧爾斯蒂德在的時候,早上是體能訓練,中午是模擬戰,晚上則在事務所內上課,睡覺前打掃房間並整理紙本資料,持續這樣的規律.

奧爾斯蒂德外出不在的日子,基本上就一個人進行訓練.

穿著魔導鎧,持續對奧爾斯蒂德所傳授的型之類的東西進行練習一直到筋疲力竭,並摸索有關連段的概念.

偶爾希露菲帶著便當來的時候會對連段的可行性進行確認,不過今天只有一個人.

接著,有關這些學到的型.

居然好像是400年前的龍神,烏爾邊所遺留下來的東西.

龍神烏爾邊.

街頭巷尾都用「殺死魔神的三英雄」來稱呼的,那號人物.

是佩魯吉烏斯的同事呢.

根據奧爾斯蒂德所說,其實他是曆代的龍神當中,魔力總量的人物.

當時被認為是龍神候補中最弱,最沒有資格繼承龍神之名的人.

這樣的他,一手開發了自己一套嶄新的龍神流.

使用龍神流漂亮地贏得了龍神的稱號,並打倒了魔神拉普拉斯.

即使現在也占據著『曆代最強的天才』之名的偉大人物,的樣子.

烏爾邊的龍神流是,極力避免使用體內的魔力,以最低限度的力量追逼對手的東西.

奧爾斯蒂德找到了烏爾邊所遺留的秘傳書,

成功的學習了他的戰斗術,以及最大奧義『龍聖鬪氣』.

不使用魔力.

這樣思考的話似乎對我沒什幺必要.

不過不做多余的動作,用最小限度的勞力來追逼對手,這種思考方式倒是很重要.

而且,既然是魔術與武術互相搭配的體術,對于裝備魔導鎧的我來說應該很合適吧.

接著,今天也是摸索連段.

首先是岩砲彈.

被我的岩砲彈直擊的話連奧爾斯蒂德的手也會受傷.

有極高的威力.

足以和劍神流的光之太刀匹敵.

所以,以此為主軸來進行連段.

在這之後,是泥沼吧.

泥沼因為不斷不斷地在使用,在我的魔術之中發動速度是名列前矛的.

將這個正確地設置在高速移動的對手腳邊.

如此一來,就能做為攻擊的起點.

另外是電擊.

與泥沼相比發動需要一點點時間,不過能夠貫穿鬪氣造成對手麻痺的這個魔術,非常的有效.

即使是泥沼沒有用的對手,電擊也能夠適用,這樣子的情況也很多吧.

也能以此為起點.甚至可以嘗試看看接在泥沼之後使用.

腳步停止的話,就能用濃霧或霜凍新星之類的魔術,使對手的體勢崩解.

用于攻擊的東西,基本上只用岩砲彈就夠了吧.

其他的全部都用在阻止對手的行動,或是限制行動這樣的牽制效果上.

不管使用怎樣的手段,都能夠制作出讓對手無法回避或格擋的體勢.

接著用岩砲彈給予致命一擊.

進入這樣的形式的話,不管對手是誰,幾乎都能確定是我的勝利.

──至少奧爾斯蒂德是這幺說的.

最重要的就是流程.

能夠確實進行流程的話,即使對手做出了什幺奇特的行動,也能即時進行對應.

泥沼→對手的行動→對應對手行動的魔術→對手的下一步行動→對應對手下一步行動的魔術

透過這樣的循環,追逼,用岩砲彈來攻擊. (龐統:閣下也懂兵法?)

嗯.

講起來很簡單呢.

實際來說,也會有劍士把魔力斬斷,或是被先制攻擊的情況,像這樣讓輔助魔法被無效化的可能性很高.

這正是難題所在.

話說回來,關于各種王級以上的魔術,也從奧爾斯蒂德那邊學了.

雖然這幺說,不過不是很有成果.

以結果來講,王級以上的攻擊魔術幾乎都是『將聖級為止的混合魔術重新編排』的東西.

舉例來講,水帝級魔術『絕對零度Absolute Zero』.

那是將『水蒸Water Splash』和『冰結領域Icicle Field』的混合魔術『霜凍新星』提高威力與速度之後的產物.

跳過用『水蒸Water Splash』將周圍給浸濕這個步驟,一口氣將大范圍給凍結起來,這就是『絕對零度Absolute Zero』.

這個,我已經會用了.

不是什幺大不了的.

我早就已經會帝級魔術了.

正因為如此巴帝迦堤看了我的岩砲彈之後才會說「自稱為土帝級也可以」這樣的話吧.

本來的話,就沒有威力高于岩砲彈的魔術,原理上也都是一樣的.

四種攻擊魔術都已經學到聖級的我,某種意義上可以說學會所有的攻擊魔術了.

不過神級的話,恐怕我也用不了.

神級的魔術使用時需要龐大的魔力,還有為了進行複雜的魔力禦制,不搭配冗長的詠唱與禦制用的魔法陣不行.

按奧爾斯蒂德所說,其威力甚至足以改變世界的地形.

在這個世界上一些奇妙的地型,有一部份就是這種魔術遺留下來的痕跡.

老實說,我對畫魔法陣還不太順手,而且覺得這幺大規模的魔術就算不用也罷.

基礎與應用與混合魔術.

只要活用這些,應該就沒有打不倒的對手.

先把腳步站穩吧.

該做的事還是一樣的.

「盧迪烏斯」

我在進行魔術特訓的時候,奧爾斯蒂德回來了.

我馬上轉向奧爾斯蒂德的方向,低下了頭.

「歡迎您回來!」

「嗯」

老板來上班的話,低頭就是員工的職責.

我一邊擦去流下的汗,一邊持續45度角的鞠躬.

雖然只有我一個人有點寂寞,不過這些都是在克理夫研究完成之前的忍耐.

總有一天會召集到大量的員工,在老板上班時排在一起一個接著一個低頭的.

就算被稱為黑心企業又有什幺關系.

「有工作」

奧爾斯蒂德一開始也會對我說「普通來就好」之類的,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

「三天後出發,現在開始說明內容」

「謹遵您的命令!」

我從奧爾斯蒂德直接接受公司命令.

下個工作看來已經決定好了.

「和平常一樣,雖然不是什幺重要的工作……在這幾天內完成與家人的告別」

「遵命!」

因為這樣,我暫且返家了.

────

「啊,歡迎回來喵,BOSS……不對,主人」

回到自家之後,玄關前有只貓耳女仆正在正跪著.

在干什幺啊,這家伙.

犯了什幺錯誤嗎.

「我回來了,莉妮亞.妳在干什幺啊,在這種地方」

「嗚喵哈哈……稍微出了點失誤,正在反省喵……」

莉妮亞的耳朵無力的垂著,喪氣地說著.

「是嗎」

反省中那就不管她吧.

我經過了她旁邊,進入家中.

「我回來了-」

這時,通向客廳的門後露出了露西的臉.

啊啊,又要逃跑了吧.

這幺想的時候,她啪一聲地從門後跳了出來.

小跑步地飛向我的腳.

「把-拔! 歡迎回家!」

怎幺回事.

今天是受到歡迎的氣氛.

「乖-,我回來囉露西!」

正想把她抱起來的時候,她跑到了我身後,緊抓著長袍不放.

到底怎幺了,今天的距離比平常都還要近.

把拔好開心.

「馬-麻! 把拔回來了-!」

「嗯,聽到了唷-,稍微等一下喔-」

「馬-麻-!」

希露菲的聲音從浴室傳來.

是在清潔嗎,還是在洗衣服呢.

露西之後又呼喚了幾聲希露菲,結果按捺不住,放開了我的長袍,朝浴室小跑步過去了.

發生了什幺事嗎…….

嘛,不需要想得太深.小孩子的事嘛.

因為一直都很傷心的靠過來,偶爾也給點獎勵之類的,露西大概是這樣想的吧.

一邊想著這些事,一邊在家里徘徊.

在客廳發現了菈菈和雷歐.

正在安穩地睡著.

今天也很健康的樣子呢.

接著移動到廚房,發現了正在處理食材的莉麗婭.

稍微有點疲憊的臉色.

怎幺了嗎.

「莉麗婭,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少爺」

「妳有點累嗎?」

「不會」

雖然這樣說,莉麗婭卻仍然一臉疲勞.

「休息一下會不會比較好?」

「不是什幺大問題」

「真的嗎?」

「是的」

本人既然都這幺說了,那就隨便吧.

她也一直相當辛勞呢.

「要是身體的狀況不太好的話,不要客氣趕快休息唷?」

「謝謝您的關心.但是,真的沒有問題」

既然莉麗婭這幺說的話,就相信她吧.

不過,不是身體方面的話,就是精神方面吧.

也就是所謂的精神疲勞.

「發生什幺事了嗎?」

「……不久之前,愛麗絲夫人前往學校了」

「愛麗絲她? 去做什幺?」

「說是要教諾倫大人劍術的日子……」

劍術…….

還真是閑不下來的孕婦啊.

愛麗絲是也想當老師吧.

並不是特別要反對,但是懷孕中還是希望能克制一點吶.

有點令人焦慮.

「真是非常的抱歉.包括我在內,大家都試著阻止過了,但是一不注意就外出了……」

「啊啊,嗯.辛苦妳了」

講不聽的孩子呢.

莉麗婭也很辛苦吧.

試著由我強硬一點的說一次比較好嗎…….

只不過,肯不肯聽我的話這點也有點微妙.

唔嗯-.

連希露菲的話也不聽,如果跟擅長說話的愛紗她們一起說些好話的話,愛麗絲應該也會接受吧.

「啊,這樣說來愛紗呢?」

聽了這句話,莉麗婭苦笑的回答了.

「在後院」

────

和莉麗婭說的一樣,愛紗在後院里.

蹲坐在庭院的一角.

看起來,肩膀正在微微地顫抖.

以愛紗來說很罕見的,虛弱的感覺.

是正在哭吧.

「愛紗?」

「啊,哥哥……歡迎回來」

從轉過頭來的愛紗,傳來了平淡的聲音.

從臉上的表情來看,似乎並不是正在哭.

「哈……」

但是,馬上歎了一口氣.

仔細一看,正在單手拿著園藝用的鏟子,在庭園的一角挖著洞.

洞里面看起來堆積了一些像陶瓷的碎片一樣的東西.

碎片是曾經見過的樣式.

仔細一看,扶手的部件也在.

那個扶手也有印象.

那是和過去愛紗用自己的零用錢買來的,很別致的茶杯一樣的樣式,一樣的扶手.

那個茶杯,應該是相當的中意才對.

在自己喝茶的時候一定會使用它.

我也曾經有用過一次的記憶.

的確那個時候是用非常高興的表情說著「只有哥哥是特別的唷」或是「用漂亮杯子來喝茶味道不一樣吧?」之類的話.

老實說,我是不知道有哪里不一樣,只記得看到愛紗那幺高興的樣子,總覺得茶好像也變得好喝了.

那個,很中意的杯子.

變成了碎片了.

「那個啊,哥哥」

愛紗用平常無法想像的低沉聲音說了.

「……怎,怎幺啦?」

這個是怒氣.

愛紗正在無聲地發怒.

果然,我,不小心干了什幺吧.

也不是說吝于道歉,不過還沒搞清楚哪里做錯了就道歉,只會讓對方火上加油吧.

怎幺辦呢,原因是什幺呢.

愛紗用死水一般的眼神看著煩惱的我,說了.

「那只貓啊,扔了吧?」

「誒?」

那只貓,是指哪只貓啊.

不,多半,是正在入口罰跪的那只貓吧.

「啊,扔了也不太好呢.賣給奴隸商人……不,賣給愛麗絲姊的老家吧.畢竟,是用那幺高的價格買來的呢? 雖然說不定出不起阿斯拉金幣1500枚,不過一半左右的話應該出得起吧?」

「等,稍微等一下.冷靜一點.來,坐吧」

我用土魔術做出了椅子,勸著愛紗.

愛紗從洞里拿出一個碎片,站了起來.

朝我的腳邊,丟碎片過來.

接著,重重地坐到椅子上.

「那個呢,也不是什幺特別貴重的東西.不過已經無法取得了唷.

制作者已經死了,當初買來的店也已經倒了」

「……不過有形之物的話,總有一天會壞的嘛,嗯」

我也作了椅子出來,坐在愛紗前面.

「那個我也知道.就算是人家也不會特別因為杯子壞掉這樣的事生氣唷」

「嗯」

總而言之,那個杯子看來肯定是莉妮亞弄壞的.

然後,愛紗正為此而生氣.

雖然說不會為此生氣,不過對此非常不滿是肯定的.

「只是,人家啊,覺得那只貓,並不適合當我們家的女仆.洗碗會把餐具弄破,打掃會把鏡子打破,洗衣服的話床單還會沾毛」

「一開始的話,誰都會失敗的嘛.莉妮亞雖然看起來那樣子,也是名門的大小姐」

「我的話……!」

愛紗好像要大聲地說些什幺,又馬上吞了回去.

我的話就沒有失敗過,說不定很想這樣說吧.

「……之前也是,在打掃客廳的時候,也把水潑到菈菈身上了唷?」

「水潑到菈菈? 怎,怎幺一回事?」

「因為打掃高處的時候,還一只手拿水桶,一直手拿抹布.然後就失去平衡摔了下來……嘛,雖然也沒有出什幺大問題」

那只貓,真的不懂怎幺打掃啊.

這樣說來,雖然以前只進過一次她的房間,不過印象中確實是挺亂的.

「雖然這樣是不太好,不過只是如此的話我也不會說什幺唷.諾倫姊的話,會更嚴重,記性也更差」

「不要若無其事地貶低諾倫啊」

「貶低? ……啊啊,不是,我沒有打算要說諾倫姊的壞話的,總而言之,那只貓也不是說記性特別差唷.不太會犯同樣的失誤,不過啊」

愛紗又繼續歎了一口氣.

「那只貓,都不道歉的呢」

不道歉嗎.

這樣不太好呢.

「喔」

「不管出了什幺失敗,也不會感到羞愧,說什幺「喵哈哈哈,抱歉抱歉,下次開始會注意的喵」……」

那個姑且,也算是賠罪吧.

雖然是在莉妮亞心里.

不過,所謂的道歉就是要能傳達給對方才算.

道歉的想法沒有放進話里吧.

「這樣子,的確不太好呢」

「對吧?」

我的話原諒她也是可以,不過愛紗是莉妮亞的上司.

在這一點不好好分清楚是不行的吧.

「所以說,吶,哥哥.解僱吧? 拜托了哥哥.人家,已經受不了跟那樣的人在一起了」

愛紗說得這幺過份真是少見.

肚子里累積了不少的委屈吧.

雖然這幺說,似乎也不是發生了什幺大問題.

杯子這件事只是導火線而已.

一件一件來看的話,都是能個笑著原諒的問題,但是許多累積在一起的話,連愛紗都會說到這種程度了吧.

嗯.

雖然這幺說.

「不,的確那家伙嘛,也是有點得意忘形,也有不太好的地方.

但是,現在的情況對那家伙來說也很辛苦,

要在新的環境開始生活,說不定只是裝作很開朗的樣子.

也因此,在愛紗的眼里看起來好像沒有在反省也說不定.

不過,不是沒有再犯同樣的失敗了嗎?」

莉妮亞也以莉妮亞的方式在努力著,我是這樣認為的.

人是會在同樣的地方犯錯的東西.

但是,能夠去減少犯錯的機率.

為此而反省的.

沒有重複發生大失誤的話,可以說就是因為有在反省吧.

至少,在玄關前看到的莉妮亞看起來有在反省.

感覺得出來有點愧疚的樣子.

「騙人的.

那只貓,肯定沒有在反省.

本來態度就有點奇怪了.

對洛克希姊和愛麗絲姊就乖得跟貓一樣,

卻很輕視希露菲姐呢……」

愛紗嘟著嘴唇這幺說.

很頑固呢.

「輕視著希露菲嗎?」

「怎幺說,比起愛麗絲姊她們來得輕一點.偶爾還會用菲茲稱呼」

一段時間里,是在魔法大學之中互相競爭的關系.

某種意義上,希露菲和莉妮亞應該算親近吧.

「那個肯定是因為,希露菲和莉妮雅互相認識的時間很久吧」

「……那樣的話就算了,可是自從莉妮亞來了之後,家里面,氣氛就變的有點奇怪呢」

奇怪的氣氛,嗎.

確實,不管是洛克希還是愛麗絲來的時候,都沒有發生像這樣的問題.

「總而言之,犯錯了要好好地道歉.

弄壞的東西,就要算到欠債上.

態度要更加恭敬.

……這些事情,我會去跟她談一談.

所以說,希望能夠再觀察一陣子,可以嗎?」

「姆-」

愛紗繼續嘟著嘴,瞇起眼睛看過來.

從這樣的態度來看,只是普通地想要抱怨而已,說不定已經沒有那幺生氣了.

「吶,拜托啦愛紗.即使是那樣的人,也是哥哥的朋友嘛」

「………………嘛,這次就看在哥哥的份上原諒她」

愛紗這幺說著,突然地站了起來,直直面向我.

「但是啊哥哥.撇開我的心情不談,我覺得再這樣下去也不太好唷」

愛紗這幺說完之後,回到了家里.

之後,好好地跟莉妮亞談了.

莉妮亞雖然「了解喵」這樣回答了,感覺並沒有很重視.

要是能改善就好了.

順便,也對和洛克希一起回來的愛麗絲要求要注意控制激烈的運動了.

愛麗絲交叉著雙手,嘴巴彎成へ字的說了「我知道了啦!」.

不過那個肯定是,不太知道的時候的「知道了啦」吧.

姑且,拿著劍橫沖直撞之類的事似乎沒有做,也希望愛麗絲在肚子變得更大之後會自然地安份下來.

不過,果然很擔心吶.

小孩的話,為了不要摔出來,希望能好好的抓緊啊.

既然是我和愛麗絲的孩子的話,可以的,加油.

晚餐的飯桌上,大概是因為愛紗面無表情的關系,比平常來的陰沉.

而且,晚餐結束之後不久,希露菲也對「莉妮亞沒有溶入這個家里」這一點,私下地向我道歉了.

雖然希露菲並沒有為此道歉的理由,但或許因為覺得自己有責任要管理好家中事務吧.

果然,跟愛紗說的一樣,再這樣下去似乎不太好.

在出發工作之前,該試著做些什幺嗎.

還是說,再多觀察一下狀況比較好呢.

唔-嗯.

────

那天當晚.

希露菲和洛克希,剛好兩邊都是那個日子,所以我只好一個人睡了.

老時說,經過了十天禁欲的修行生活之後有點無法按捺.

嘛,不過也是會有這樣的日子,只好放棄了.

這時,不知道是察覺到了我的欲望.

或是說只是自己想做而已.

「盧迪烏斯」

在通往寢室的房間里,愛麗絲正等著.

和平常一樣雙手抱胸,雙腳與肩同寬.

明顯地膨脹的腹部被睡衣包圍.

最近,睡覺時應該都是穿著保暖的類型,不過今天很奇特的,穿著H用的睡衣.

不行唷,肚子會著涼的.

「做吧」

「不做唷」

孩子是很重要的.

懷孕中不做這件事,是我們家里的規則.

「但是,想做對吧? 聽說了唷,西露菲和洛克希都是今天不行的日子」

「今天就算了吧,我會忍耐」

「你可是丈夫唷.忍耐什幺的沒有必要」

愛麗絲這樣說完,抓著我的手強行拖走.

力道非常大,我就這樣被拖進了寢室里.

不好,這樣下去會被得逞的.

要是做過一次的話,就沒有辦法再煞車了吧.

這樣不可以.

就算愛麗絲在懷孕中也有在運動,還是不行.

「不,愛麗絲,住手吧.懷孕中這樣不好.

要是孩子流產的話,我和愛麗絲都會後悔的.

不好,絕對不好」

「那種事情我也知道呀.所以我才,一直都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分散注意是指到學校晃一晃,帶狗散散步嗎.

嘛,比起靜靜不動還是動一動比較好吧.

不過,這個嘛,雖然和我的基准有點不同,不過應該沒問題吧.

是我太操心了吧.

不對不對,現在不是在談論這件事.

「所以,你看!」

愛麗絲把我拉到了床鋪旁邊,

啪一聲地把棉被掀開.

「…………喵,喵嗚」

在床鋪的上面,莉妮亞正躺在那.

穿著像是愛麗絲的睡衣的美豔衣裝,縮著身軀.

「我不行的話,那和莉妮亞上床就可以了吧!」

「嗚喵……」

莉妮亞像是已經覺悟了一樣,用放棄的表情,朝上看著我.

睡衣相當輕薄,胸部尖端之類的地方也看得見.

腰身劃出美麗的弧線,帶有適度的肌肉起伏,豐腴的雙腿之間連成曲線.

她的貓眼在黑暗之中閃閃發光.

我在感受到這些誘人的氣息之前,呆滯地看著愛麗絲.

「這是什幺」

「所以說,莉妮亞唷!」

也就是說,我可以跟莉妮亞上床的意思吧.

愛麗絲是這個意思?

看起來很隨性但是其實嫉妒心很重,稍微和希露菲親熱一下就會擺出不滿的表情的那個愛麗絲?

「那個啊,愛麗絲,這樣子,不就是偷腥嗎?」

「奴隸不算偷腥喔.祖父與父親也是這幺說的.再加上,我也在一起,什幺問題都沒有喔!」

沙羅士,菲利普,稍微給我來這邊跪一下.

希爾德小姐,希爾德小姐在嗎,請稍微唸一下他們吧.

父親他們居然教了女兒這種奇怪的事情唷.

「啊啊,大森林的老爸,老媽……可憐的我今天,就要變成用來泄欲的奴隸了喵……」

莉妮亞小聲地自言自語,向著某種東西祈禱.

果然很討厭吧.

應該停手吧.

她沒有必要去迎合愛麗絲的任性.

「還有普魯塞娜……搶先一步不好意思了喵.這次是人家贏了喵,去照鏡子看自己輸掉的表情吧喵」

不,其實好像沒那幺討厭也不一定.

兩邊都同意就沒關系吧.

「莉妮亞」

「喵……!」

我向她搭話的同時伸出了手,莉妮亞像受到驚嚇般抖了一下身體.

身體雖然很僵硬,但是卻沒有逃跑.

將手順著大腿,撫摸了臀部.

雖然有像肉食動物一樣富有彈性的肌肉,但是該柔軟的地方也很柔軟.

再將手順著背,撫摸了腰部,這里也有著曼妙的曲線,非常誘人.

「第,第一次喵,請溫柔一點喵……」

「…………」

「不,不說話很嚇人的喵-……嗚呼,咕嚕喵-,沒有啦……喵啊啊!」

我使勁把莉妮亞就這樣抬了起來.

就這樣公主抱的狀態下穿越了寢室.

移動到隔壁房間,再次穿越.

用腳轉開門把,一腳踢開.

在眼前的是,又冷又暗的走廊.

我在那里,把莉妮亞直接扔到地上.

「喵啊!」

在一屁股跌到地上的莉妮亞面前,關上了門.

順便上了鎖.

呼,這樣一來就能安心了.

邪惡已經離去.

「等等啊-,BOSS,這樣不會太過份了喵!?」

我什幺都聽不到.

誘惑我的貓妖已經不在了.

我守護了我的貞操.

「等等盧迪烏斯! 你在做什幺!」

雖然愛麗絲從後面追了上來,不過不算什幺.

「愛麗絲,希望妳不要誤會了,我想抱的人是妳,像那樣的貓根本不需要」

「是,是嗎……? 這,這樣也好啦,可是孩子出生之前不行唷?」

「嗯,當然了啊」

就是這樣.

「BOSS,開門啊-! 這樣下去人家少女的矜持就要碎滿地了喵!」

門正在被咚咚地敲著.

但是,不是需要在意的事.

那里什幺事都沒發生,嗯.

「BOSS-,求求你喵-! 已經不想再被愛紗那樣絮絮叨叨地欺負了喵-!」

這幺想的時候,莉妮亞大叫了出來.

從莉妮亞這邊也講出這樣的話,果然二人的相性不好啊.

前幾天,愛紗幫莉妮亞縫女仆裝的時候,還覺得相性相當不錯的說…….

「至少讓我成為妾,提升地位喵-!

只是肉體關系也可以,拜托你喵-!

真的! 運氣好懷上小孩成為第四夫人,欠債也不了了之這樣事情現在都沒有在想啊喵!」

也就是說,曾經想過嗎.

不過嘛,也不是不能理解.

欠債實在太多了,要償清要花上太多時間了.

就算這幺說,我也沒有把莉妮亞當成性奴隸的打算.

要說不想做些色色的事情當然是騙人的.

但是莉妮亞是,朋友啊.

想要朋友啊,我.

而且,現在也有二名女兒了,再說,早上才說過那種話就和莉妮亞上床的話,愛紗肯定會生氣,洛克希和希露菲也不會給好臉色看.

一時之間被情欲沖昏頭而對自己不誠意的話,可是家庭崩壞的危機.

我不保護好家人可不行.

「嗚嘎-! 啊-! 啊-!」

這時,家里的某處傳出了哭泣的聲音.

看來莉妮亞的聲音,似乎把菈菈給吵醒了.

該怎幺辦呢,總之先開門,讓莉妮亞安靜下來嗎.

正當我陷入一瞬間的迷惘時,響起了用力開門的聲音.

「莉妮亞,妳以為現在什幺時候了啊! 把露西和菈菈都給吵醒了!」

「呀! 菲茲! 對,對不起喵,我沒有打算要做壞事的喵!」

「不是菲茲,是希露菲! 總之已經很晚了請安靜一點!」

「是,是的……」

因為希露菲的怒喝,莉妮亞安靜下來了.

接著傳出了拖著腳不知道去哪里的聲音.

多半,是回到了有自己的床在的愛麗絲房間吧.

雖然一段時間里,還能聽到菈菈的哭聲,不過那也很快就安靜下來了.

總算,夜晚恢複了平靜.

────

不過,莉妮亞也很可憐呢.

雖然一半是自作自受,借了錢,被家里飼養又沒有還清的希望.

工作也不是做得很好,與女仆上司的愛紗也無法取得妥協,

甚至想出賣身體討主人歡心,也被拒絕…….

現在,枕頭都被眼淚給沾濕了也不一定.

而且,家里面感覺充滿了不愉快的氣息.

愛紗正在鬧脾氣,莉麗婭看起來也很疲累,希露菲那樣怒吼也很久沒有聽到了,菈菈也大哭了.

莫非,愛麗絲會去學校,甚至提出剛剛那樣的提案,都是因為感受到了家里的氣氛也不一定.

雖然行動本身讓人以為沒有在觀察氣氛,但是她是在用她的方法分散精力.

不管怎樣,開始出現磨擦了.

其中有問題的是,做為元凶的莉妮亞本人好像沒注意到這一點吧.

應該不是不會看場合的家伙才對…….

果然在背負了巨額債務成為奴隸,又被賣出去,情緒變的很不安定吧.

……這是買下莉妮亞的我的責任.

不采取行動不行.

總之,明天先幫莉妮亞尋找女仆以外的工作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三話「研究進展」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五話「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