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六話「社內投資」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六話「社內投資」

泥沼之塔.最上層.

剛年滿十五歲的少年騎士林哈德,在這里呼吸絮亂地握著劍.

「哈……哈……」

「喀喀喀,怎幺了呀勇者,這樣就結束了嗎?」

站在他前面的,是一位身穿老鼠色長袍,用奇怪的白色假面遮住長相的,惡心的男人.

「這種程度的實力,就想把我這個邪惡的大魔術師盧迪……不對,盧多.羅奴馬給打倒嗎?」

「渾,渾蛋!」

林哈德抓緊了劍,拖著沉重的腳步拼命地向前沖,放出了一道斬擊.

但是盧多.羅奴馬像是在嘲笑那道斬擊一樣輕盈地躲開,接著朝林哈德舉起了右手.

瞬間,看不見的沖擊波噴發出來,將林哈德給震飛.

「咕哇啊啊!?」

「啊啊! 林哈德!」

悲痛地尖叫出來的是,在房間一角被鎖鏈給系住的女姓.

身上傳著輕薄的粉紅色洋裝,頭上戴著銀色的王冠,楚楚可憐的女性.

她正是,北方大地小國多瓦爾的公主葛爾托洛蒂.

「公主,請放心,現在馬上就把這個死變態給打倒! 一起回國吧……!」

林哈德受到聲援的激勵,撐著不穩的雙腳起身,向著葛爾托洛蒂擺出了全力的笑容.

為此感到慌張的,卻是盧多.羅奴馬

「等等,誰是變態啊,喂!」

「就是你! 脫下了公主的內褲,居然還戴在頭上……真不知羞恥!」

「你搞錯了! 這個是我家里的東西! 真是沒有禮貌……!」

是誰的內褲並不重要.

林哈德已經是最後的騎士了.

如果連他也失敗的話,葛爾托洛蒂公主就會成為盧多.羅奴馬的東西了.

戴上公主的內褲,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唔喔喔喔喔!」

「太嫩了!」

林哈德的突擊,被盧多.羅奴馬用無法想像是魔術師的昆蟲一般地動作給閃開,接著被沖擊波給吹飛.

從剛剛開始,就已經持續這樣無數次了.

「咕哈……渾,渾蛋……公主,公主怎幺能讓你任憑擺布……!」

即使全身都受到了猛烈的沖擊,林哈德眼中的斗志仍未喪失.

使命感驅使著他,面向盧多.羅奴馬.

「喀喀喀,真是忠心耿耿啊.但是,對著那位即使公主被綁架了也只願意派出幾個人的國王,有值得你如此效忠的價值嗎?」

「跟國家沒有關系,因為我……我……我喜歡公主啊!」

林哈德來自靈魂深處的叫喊傳遍了泥沼之塔.

葛爾托洛蒂感動地用雙手遮住了嘴,從她的眼角流出了一絲的淚光.

「唔喔喔喔喔喔!」

「喀喀喀,真的美麗的愛情啊.但是,愛是無法填補實力的差距的!」

「咕啊啊啊!」

林哈德又再次的被盧多.羅奴馬給震開.

「該,該死……無法靠近……該怎幺辦才好……!」

「喀喀喀,本大爺可不會被你打倒的唷.只要沒有我最害怕的思佩魯多族塑像,以及描寫其活躍的繪本在的話呢……哈-哈哈哈哈哈!」

「!」

這句話讓林哈德突然沉默了.

思佩魯多族塑像,心里有點頭緒.

在來這里的途中,被怪異的占卜師,明明沒拜托卻誇張地進行了莫名其妙的占卜之後,硬塞給林哈德的魔族塑像.

雖然說是一定會有能用到的時候……難道就是那個!

林哈德跳向了自己放在門口附近的包包.

接著,從里面拿出了塑像.

有著孔雀綠的頭發,握著白色長槍的戰士之像!

還有,描寫著其活躍的繪本!

「啊啊! 難不成那個是!」

「沒錯,思佩魯多族的──」

「難不成是被世界上當成壞人,但是其實是喜歡小孩的男人,打倒拉普拉斯也幫上了一把的英雄瑞傑魯多.思佩魯迪亞的塑像!」

林哈德並沒有知道的那幺詳細.

他甚至連繪本也沒讀過.

但是,效果非常顯著.

「啊啊,不好,力量正在流失……!」

「林哈德! 就趁現在!」

「唔喔喔喔喔喔!」

蹌踉的盧多.羅奴馬.

大喊的葛爾托洛蒂公主.

舉著劍突進的林哈德.

盧多.羅奴馬雖然虛弱地舉起了右手,也為時已晚了.

林哈德的劍,深深地朝盧多.羅奴馬的胸前刺……不進去.

發出了慷啷一聲,被彈開了.

在長袍底下,正穿著某種東西.

(可惡……不行嗎……)

就在林哈德正要放棄的下個瞬間.

「咕啊啊啊啊─────!!!!!」

盧多.羅奴馬突然發出了淒厲的慘叫,從全身發出了光線,朝著斜後方飛了出去.

在那里的是露台.

盧多.羅奴馬抓向了露台的扶手,發出了「唔嘎噗」這樣愚蠢聲音之後,掉到了外頭.

塔有3層樓高.

那個魔術師的話,這種程度的高度是不會死的.

這幺想的林哈德趕到露台向下一望,下個瞬間.

在露台的下方,產生了巨大的爆炸.

爆風吹彿著林哈德的臉頰,把頭發也弄亂了.

「!?」

結束之後,再次往下看的林哈德看到的東西,是個洞.

就在盧多.羅奴馬掉落地點一帶的樹都倒塌在地,留下了一個光禿禿的坑洞.

「……」

林哈德想到了.

恐怕,自己的那一擊,傷到了盧多.羅奴馬的鎧甲里核心之類的東西吧.

因為這個原因導致魔力暴走,盧多.羅奴馬就像氣球一樣爆破了.

也就是說,贏了.

林哈德,贏了.

「林哈德……!」

「公主! 您平安無事吧!」

林哈德奔向公主,抱住她的身體.

「林哈德……啊啊,林哈德,我一直都相信你一定會來救我的……!」

「公主……像我這種人居然對著公主抱有愛慕之情,我很明白這太過僭越了……可是,可是……」

「啊啊,並沒有那種事啊林哈德……我也,我也一直都很仰慕著你」

「公主……您能這幺說不勝感激! 來吧,回城吧!」

「好的!」

邪惡的大魔術師盧多.羅奴馬死了.

之後,林哈德作為英雄受到了全國的歡迎.

得到了高級貴族的地位,國王也認可了與公主的交往.

二人結婚之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完——

盧迪烏斯的視點 ——

「啊-,累死人了」

這次的任務是「撮合少年騎士林哈德與小國的公主葛爾托洛蒂」這樣的事情.

這二人的子孫,對奧爾斯蒂德來說很有用處.

本來的話這二人,即使互相思慕,也因為身份地位的差距而無法在一起.

國王雖然對二人的感情知情,也默默地支持.

然而因為門戶問題無法公開地撮合二人,只好私下想著「林哈德立下某種武勳的話就以此為口實撮合在一起」的想法,然而林哈德原本就是膽子的性格,即使發生了事件也無法充分的活躍.

這時國王無論如何都想要讓他立下武勳,于是開始了與鄰國的戰爭,接著將林哈德送向了前線,然後他也理所當然的戰死了.

葛爾托洛蒂公主做為和平的道具,迎來了政略婚姻的結果.

接著,這一連串的事情,經由晚年的葛爾托洛蒂之手被編成了歌曲.

愛慕著公主,不知輕重的少年騎士.

被憤怒的國王,派去前線送死,這樣的故事.

這就是所謂的兒女不知父母心吧.

總而言之,扭轉這樣子的命運,撮合林哈德與葛爾托洛蒂就是我這次的工作.

首先,我和國王進行接觸.

我綁架公主,帶到國土邊緣的森林之中的某個塔監禁起來之後,派遣林哈德來,這樣子提案.

雖然國王對此感到訝異,但是抬出了艾麗耶魯的名字之後也成功說服了.

做為邪惡的大魔術師盧多.羅奴馬,綁走了公主.

監禁公主的塔,也是我自制的.

雖然是發生地震就會馬上倒掉的廉價施工,姑且沒有問題.

在林哈德要啟程之前,假扮成占卜師,給予打倒盧多.羅奴馬的提示.

順便散布思佩魯多族的人偶,一石二鳥.

剩下的就是先一步回到塔里,等林哈德毫不知情地前來,經過一番苦戰之後被打倒就好了.

嘴巴上說起來很簡單.

但是,從交涉,准備到實踐,全部自己執行讓我腰都快斷了.

結束之後再回頭思考的話,就算不進行這幺大手筆的計劃,應該也辦得到才對.

「好累……」

總而言之,這次的任務也成功了.

接受了奧爾斯蒂德的表揚,我回來了.

往魔法都市夏麗亞的,將近一個月的歸還.

這股疲勞,就讓希露菲來為我治愈吧.

看到年輕又青澀的二人之後,不知為何特別想看看希露菲害羞的表情.

真想這樣,渡過一個激情的夜晚吶.

完全曝露出我野獸般本能的…….

不過,最近的希露菲好像已經習慣了嗎,不怎幺會感到害羞了呢.

前一陣子也是,不小心偷看到她換衣服也只是回說「啊,那邊的褲子幫我拿一下」而已.

羞恥的成分完全不夠.

雖然去拜托的話說不定會被回「真是的,盧迪好色」之類的話吧.

────

總而言之,我回到了家人的所在.

和平常一樣,彼多幫我開了門.

被露西逃掉,摸了愛麗絲的肚子,撫摸希露菲的臀部,撫摸菈菈的頭,舔了希露菲的耳朵,讓雷歐舔手,被露西逃掉…….

被家人圍繞真是讓人感到心神安甯.

在前世,父親出差回來的時候,即使抱著疲累的表情,也好像某處放心了下來,那就是這樣子的感覺吧.

今天是諾倫回家的日子,所以打算一邊等待洛克希和諾倫二人,一邊在客廳悠閑地渡過.

這幺想著,于是把身體埋進了沙發.

突然,注意到了.

「哎呀? 愛紗不在.買東西嗎?」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莉麗婭的臉色劇變.

非常複雜的表情.

希露菲也露出有點困擾的表情.

愛麗絲還是平常的臉.

不是很好的預感.

發生什幺事了吧.

「那個,因為最近愛紗常常外出……」

莉麗婭像是要道歉一樣的說.

外出…….

啊,對了.

這樣說來,有拜托她工作了.

「那個,是在做我拜托的工作吧?」

「不……該怎幺說呢……說是工作,但是和素行不良的人的來往也明顯地變多了」

聽到素行不良的家伙,我的腦中浮現了穿著墊肩留著莫比干頭的家伙們.

在汽車應該也很貴重的世界里,乘著排氣量感覺很高的摩托車「呀哈-」地叫著的家伙們.

是聚集在莉妮亞那邊的那些家伙吧.

「那個啊盧迪.

最近幾天,在街上老是能看到奇怪的團體的身影唷.

雖然是全身穿著黑色衣服的人們,

但是愛紗她看起來好像常常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從拜托之後才過了一月.

不管再怎幺厲害,也不覺得能集合到會說出「能夠在街上看到」這種話的程度的人數.

而且,黑服…….

嗯-.

她也已經14歲了.

正是思春期,反抗期,中二病的季節.

想頂撞親兄弟,假裝正義伙伴也不奇怪的年紀.

莫非是因為和外面進行了交流,得以和那樣子的一群人來往了吧.

「真的是非常抱歉,盧迪烏斯少爺.要是愛紗真的做出了這樣子的事情,晚上回來的時候,會好好責備她的」

啊,所以說不會到早上才回來嗎.

那,姑且可以先安心了吧.

這幺想的時候,希露菲說出了不可思議的話.

「可是,小愛紗他,說過了唷.有經過盧迪的同意了」

「……」

有得到我的同意.

因為這句話,我腦中浮現了最糟糕的情況.

呼應莉妮亞的募集而集中在那個倉庫里的,是露出低劣笑容,舌頭舔著嘴唇的小混混們.

那些家伙的視線正盯在莉妮亞與愛紗兩位美少女身上.

在狹窄的倉庫中,那樣的家伙們,將二人包圍之後…….

莉妮亞雖然的確戰斗力很強,但那也只是一般水准.

有雙拳難敵四手這幺一句話.

雖然還覺得愛紗是小孩子,但是最近身體方面也急速的在成長.

主要是胸部的尺寸已經逼近自己的母親了.

而且,就算是做為哥哥的我的眼中來看,也非常可愛.

和保羅很像平易近人的表情,再加上張嘴笑時露出的虎牙的魅力.

啊啊,太大意了.

莉妮亞和愛紗外表都很出色.

明明這樣,卻讓他們去聚集不良份子.

這不就像是在布滿鯊魚的海域里放入生肉一樣嗎.

……不對,聚集不良份子什幺的我可是一次也沒說過啊!

「愛麗絲,愛麗絲沒有出面阻止嗎?」

「……哎? 為什幺?」

愛麗絲歪著頭問.

啊,難不成愛麗絲對愛紗沒興趣嗎.

「不是什幺了不起的一群人唷」

不對,對愛麗絲來說,獅子跟小貓是沒有什幺分別的.

即使是希露菲和莉麗婭會感到擔憂的一群不良份子,

讓愛麗絲來看,說不定只覺得是一群喜歡嬉鬧的小鬼而已.

不,拜托愛麗絲可不行.

她現在是孕婦.

而且,追根究底是我的原因.

我要負起責任.

「……明白了.我去看看」

不管愛紗和誰來往,我也沒有打算要去責備她.

即使是「品行不良的家伙」,溝通之後說不定也意外地是好人.

但是,凡事都有個限度的.

未成年的愛紗,讓那些不會顧慮後果的家伙們輕松的接觸到女人的話,做為哥哥的我,就有責任必須要去幫助她吧.

保羅也肯定會這幺做的.

不,保羅應該也會被分類為品行不良的家伙就是.

「知道會在哪里出沒嗎?」

「我帶你去唷」

愛麗絲當場說了.

但是,孕婦.

在想什幺呢.

要是出事的話,遇到危險可不好.

「我也去唷」

雖然希露菲也這幺說,但我搖了搖頭.

「……不,總之我先一個人去吧」

雖然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但是,可能還是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所以,這里先讓我一個人行動,觀察一下.

這幺想著,于是我剛回家不久之後,又馬上前往愛紗經常出沒的場所了.

────

希露菲告訴我的場所

冒險者區的第三街.

那棟建築物正在離大馬路上稍微深處的地方.

用耐魔磚所建成,2層樓高的美觀的建築物.

像是冒險者公會或是酒場一樣.

但是,感覺是最近剛做好的看板被墨水給塗黑,中間畫著凶猛的老虎的標志.

我到的時候,從門里面正好走出了一群黑衣男子.

全員穿著一樣的黑色大衣,背上繡著和門一樣的老虎標志.

而且不知道為什幺,拿著鐵鍬跟鐮刀之類的東西.

「ッシャ! いっぞぉぉ! ラアァ!」 (譯注:大概是英文吧,我英文不好……)

「喔唔!」

發出充滿力量的聲音之後,他們穿過了我,朝大馬路的方向離開了.

好可怕.

那些,絕對不是要去幫棒球隊加油之類的.

他們肯定是正在一邊說著「老虎比獅子還強!」,一邊全裸的跟老虎做格斗訓練.

有點糟糕呢,沒問題吧.

不,我也因為最近跟奧爾斯蒂德的訓練而變強了.

以防萬一,也穿著放在事務所的魔導鎧.

所以說沒問題.肯定沒問題.

不會輸給那種程度的小混混的.

這時候可不能退縮了.

那個可愛的愛紗可是在這樣的地方和那種無賴一樣的男人們在一起啊.

不管多幺聰明,都是柔弱的愛紗.

雖然晚上好像都會回家,但是白天的時候會被做什幺呢…….

不去救她不行.

不管會出現多少的敵人都一樣.

沒問題.我也知道面對大群的敵人時該使用的戰法.

拳擊擊中3下之後,一瞬間向後讓拳擊空揮一下,然後再一次揮出3下拳擊.

「打,打攪了……」

打開門後進入了里面.

大廳……也可以這幺說吧.

在寬敞的空間里,每隔一定距離就放著木桶.

為什幺要放木桶,也是顯而易見的.

木桶是用來代替桌子的.

也有在木桶上放著酒瓶,愉快地互相喝酒的家伙在.

像酒場一樣的地方.

只是,和酒場有一個地方明確的不同.

全部的人,都穿著和剛才離開的那群人一樣繡著老虎標志的黑色大衣.

糟糕超可怕.

「怎幺,有什幺事吧」

里頭的一個人,有著獅子一樣面孔的獸族,注意到我之後靠了過來.

身材比我高,也比我壯碩.

黑大衣也被撐得緊緊的.

肯定對驚人的肌肉量感到自豪不會錯吧.

但是,戰斗力可不是由肌肉來決定的.

不管是奧爾斯蒂德社長,還是瑞傑魯多,外表看起來都不是壯漢,明明那幺強.

「那個呢,就是,來和妹妹見面的呢,應該在吧」

但是,禮儀是很重要的.

假如我方實力比較強,也有應該遵守的原則.

初次見面就用敬語,這就是擅長交際應酬的我的處事原則.

絕對不是被嚇到了.

「妹妹……?」

獸族的男子,用訝異的表情環顧著大廳.

冷靜一看,在黑衣集團里面,也有很多女性.

雖然說不上有什幺特別品行不良的感覺,但是每個人都像是老練的戰士一樣的表情.

至少,比起魔法大學的學生,還要嚴謹一級.

品行不良……要這樣說的話,應該算不良吧.

不論如何,在這樣的一群人里,沒有愛紗的身影.

「稍微失禮了……」

獸族的男子講完這句話,就把臉朝我貼過來.

干什幺,想打架嗎.

你這家伙,是混哪里的.

我,我可是認識奧爾斯蒂德的啊!

這幺想著擺起了架式,不過男子只是把鼻子靠近我之後微微地扭動而已.

似乎是在聞味道.

不知道為什幺感覺有點害羞.

「…………?」

男子在聞著我的味道的途中皺起了眉頭.

「……!」

接著,仔細的看了看我的臉後,咚咚地向後退了二步.

糟糕了,有那幺臭嗎.

這樣說起來,工作結束回來之後,還沒有洗過澡.

「那個,難不成是,愛紗小姐的?」

男子這幺問了.

雖然這幺臭,好像還是判斷出來了.

「啊,是的.我叫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妹妹她……愛紗在這里吧」

雖然忘記了,自我介紹也是很重要的.

報上自己的姓名,所屬可是社交的第一步呢.

順便說一下,我的名字在這個城市里可是相當有名的.

光是報上名字,也能有牽制的作用吧.

「沙沙」

講出名字之後,場內的氣氛就改變了.

在聽得到聲音的范圍里的人,全部,面向著我.

「格雷拉特……」

「那個人他……」

「原本想說總有一天會見到面的……」

完全的違和感.

不好了.

這個感覺,多少還記得.

之前前往愛麗絲因為某些原因造成大破壞的集團里謝罪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

難不成,愛麗絲已經對這里的人做過什幺了嗎.

嗯? 那樣的話愛紗為什幺沒有回來?

啊,恐怕,是想向愛紗把話說清楚吧.

喂喂,這樣子的話,難道想說愛紗是出于自己的意願才到這里的嗎?

怎幺可能.

肯定是被威脅的不會錯.

該死,失敗了嗎,不報上本名說不定比較好.

報上謎之假面魔術師盧多.羅奴馬就好了.

也就是說,已經多說無益了嗎.

「……那就是說,會長!」

「那就是會長……!」

「盧迪烏斯會長……!」

雖然我這幺想.

周圍的人群,卻向著我,開始低下頭.

從站直不動開始,到精確的45度角的最高敬禮.

全體一齊的.

啥?

「那個?」

看了一下,剛才的獸族青年也正在用頭頂向著我.

「真的是非常抱歉.完全不知道您是會長」

「哎?」

「顧問在這個方向,讓我為您帶路」

「顧問? 啊,好的」

有種不能配合他的感覺.

但是,看到獸族青年挺直著身軀與尾巴,手擺出請往里面的動作,我決定聽從他.

既然要幫我帶路的話,總之先配合吧.

「請往這」

爬上了階梯,被帶往建築物里最深入的房間.

被窗簾罩著的陰暗的房間.

牆上裝飾著不明的帥哥的肖像畫,令人不舒服的房間.

那些家伙正在那里.

在這條街上最不良的份子們正在那里.

那些家伙們,也穿著和下面的人一樣的黑色大衣.

再加上,已經馬上要夏天了卻還在脖子上纏著像白色圍巾的東西,在封閉陰暗的房間里卻戴著墨鏡.

以這樣子的裝扮坐在對面,一邊咧嘴大笑一邊數著金幣.

「喵哈哈哈哈哈.果然買太陽眼鏡是正確的喵.

金幣的光芒可是會照瞎眼睛的喵!」

那一邊正一邊浮現討人厭的笑容一邊高聲笑著.

不知是不是因為光線反射,連牙齒看起來都在發出金色的亮光.

雖然因為墨鏡的關系看不清楚長相,不過眼里肯定都是錢沒有錯.

眼球的形狀也是$吧.

眼睛都被照瞎了.

「吶,這是這個月的獻金喵」

「嗯」

點頭的,也是戴著太陽眼鏡的少女.

那名少女在椅子上冷靜地坐著,相當大牌的翹著腳.

用這樣的姿勢,大牌地收下了另一位女子所交出的疊成一堆的金幣.

金幣的數量,大概有10枚吧.

仔細一看,並不是阿斯拉金幣,而是在這個拉諾婭王國所使用的金幣.

少女當場點清了那些金幣,然後放進了身邊的金幣袋里.

接著,唰唰地在紙上寫了金額與名字,交還給另一個人.

「嗯,的確」

「沒錯吧喵」

「這些呢?」

少女面向女子,用下巴指了指.

「喵嘿嘿嘿,這些是,我們准備要當顧問費的喵」

女子將桌上的金幣束的其中一座,推到了少女面前.

數量大約有5,6枚吧.

「就這樣,之後也萬事拜托了喵?」

「當然」

「喵嘻嘻嘻,大人您真壞心啊喵」

「呵呵,可不像莉妮亞那樣唷」

少女一邊露出邪惡的笑容,一邊將收取的金幣投入別的金幣袋.

直接放進了胸部之間的溝里…….

「啊」

這時注意到我和獸族青年了.

「莉妮亞所長,愛紗顧問.盧迪烏斯會長前來探望了」

穿著像黑社會首領一樣的裝扮的二人,就是莉妮亞和愛紗.

────

我被帶領到附近的沙發上坐下.

正對著莉妮亞和愛紗坐著.

「怎幺回事,為什幺會變成這樣?」

總而言之,先聽聽看吧.

誰來說明一下啊,的感覺.

的確是向莉妮亞和愛紗,命令過要在這條街上聚集人群的.

但是,為此而購入的建築物並不是這里,

也沒有說要穿著黑色衣服什幺的,

比起我預想的人數,還要多得多.

「那個啊,跟哥哥說的一樣,召集人群,利用集合來的人們開始買賣交易的唷」

「……喔,詳細一點」

接受了愛紗的說明.

總之在那之後,莉妮亞和愛紗好像馬上就展開了召募人群的事.

以魔法大學的在學生,畢業生,以及冒險者公會為中心開始活動.

接著,好像不知不覺里就集合了大約30個人.

突然就30人.

這樣一來,我做為事務所而買下的倉庫就嫌太擁擠了.

這時愛紗就在當天賣掉了倉庫,

透過自己的關系募集贊助,租下了這個建築物的樣子.

順便一提,所謂的贊助好像是來自紮諾巴與克理夫他們那些人的樣子.

在這個房間里所掛的肖像畫,似乎是紮諾巴所畫的我的畫像.

美化過頭了所以完全不像.

「不過,雖然很快就集合起來,但是果然沒什幺連帶感呢.該做的事也還沒有決定」

試著集中人數之後,距離我的歸來還有一段時間.

烏合之眾如果不指點方向的話,馬上就會鳥獸散的吧.

這時,愛紗似乎得到了在空中城塞的七星給的建議.

從我的房間里拿出呼叫佩魯吉烏斯用的笛子,召喚阿爾馬芬.

謁見佩魯吉烏斯之後,七星似乎傳授了幾個建議給愛紗.

「哎? 跟佩魯吉烏斯大人見過面了?」

「嗯.感覺很了不起的人呢」

居然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做這種恐怖的事.

和這種惹他生氣就會丟掉小命的對手.

不,畢竟是很寬宏大量的人,不會幼稚的對未成年的對象發火吧.

從天真地說感覺是很了不起的人呢這點來看,席魯瓦利爾他們應該對她很好吧.

「是呢」

七星似乎推薦了『制服』和『禮儀』的樣子.

全體穿著相同的衣服的話,連帶感也會提高.

這樣做的話,就算不特別做什幺事,也不會鳥獸散了吧,這幺說.

再加上,教導有如軍隊一般的端正禮儀後,也會提高交易對象的信賴感吧,這幺說.

愛紗聽從了七星的建議,從認識的服裝店里,便宜地買到了進太多貨而大量庫存的衣服.

那就是,這件陰森的黑色大衣.

愛紗想著只是這樣好像不太好.

于是就自掏腰包買了黃色的布,一件一件地繡上了老鼠的標志的樣子.

是老鼠的標志啊.

因為是格雷拉特,所以是老鼠的樣子.

(譯注:格雷拉特日文音同Gray rat)

因為是在黑布上的黃色,乍看還以為是老虎.

太好了,那個老虎的標志真帥呢,之類的話還沒有說出口.

總而言之,穿上了相同服裝的他們,讓愛紗教導了低頭敬禮的方法.

我常常做的,45度角的最高敬禮.通稱OJIGI.

那個的話不管是誰都記得住,而且看到的人也能馬上明白是在敬禮.

如此這般,身穿黑衣深深鞠躬的集團就完成了.

之後,愛紗思考著該讓這些家伙做什幺才好.

但是,大部份都是仰慕莉妮亞而來的獸族.

只具有戰斗的才能,興趣是鍛鍊腦子里的肌肉,文字和數字都不太會讀的一群人.

里面雖然也有頭腦不錯的家伙在,終究也是肌肉白癡5,秀才1左右的比例.

這些人能夠做的事情,除了傭兵團這類之外想不到別的了.

就這幺一回事,變成要當傭兵團了.

這時集團的名字也決定好了.

似乎是以我常用的假名來命名的「盧多傭兵團」這樣的名字.

但是,這里是魔法三大國.

位于在相較之下和平的三個國家的正中間的魔法都市夏麗亞.

戰爭之類的根本不會發生,前往戰爭所在的地區也要花上時間.

因為這樣的原因,經過愛紗思索之後,就是所謂的護衛產業.

即是以一定的金額在一定的時間內,提供數名的傭兵.

在這數人之中會配置一個頭腦清楚的人做為領隊,由他負責指揮.

而且,工作途中如果傭兵里有人受傷或死亡的話,馬上就會送來別的傭兵.

簡單來說,就是護衛的租賃契約.

絕對不是暴力團體.

肯定不是暴力團體.

「就這樣開始了工作,然後一下子忽然就變得小有名氣了」

多魯迪亞族的公主首領.

因為這種事受到了莫名信賴的傭兵團,藉由團員的人脈,以及愛紗的宣傳,一下子就變得有名了.

在離發跡開始14,5天的時間里,從拉諾婭王國的騎士團,魔術公會,到魔道具工房的大手,似乎都有前來商談工作.

同時間里登錄的成員也暴增,現在似乎已經有將近50名的黑衣人,在這個街道中大步走著.

從冒險者到騎士團,學生,鍛冶店,魔道具店,

有各式各樣的職業派系存在的這座城市,打架與爭執也層出不窮.

為此,能夠嚴守著中立的立場的利基產業是必要的.

要是走錯一步的話,傭兵團本身也會形成一個派系吧,

不過只要像這樣從各行各業毫無區隔地接受工作就沒有問題,愛紗是這幺說的.

「就這樣,雖然只是把賺到的錢抽一定比例做為團費來征收,還是賺了比想像中還多的錢呢」

「沒錯喵,大家交了比預期更多的團費喵.真是誠實的家伙們喵」

總之.

和冒險者有一點不太一樣的,護衛團體.

從開業到現在一個月,取得了馬馬虎虎的收益,起步似乎很順利.

當然,收益的總額並不是大筆的數字,莉妮亞要還清債務還是要花上不少時間吧.

不過,就這樣持續擴大事業,累積資金之後,開始經營別的事業的話,也說不定可能可以一口氣還清.

硬要說的話,大概償還一半左右的時候,就將欠債消帳也是可以.畢竟也不是特別想要錢.

老實說,和我所預期的東西有一點不同.

雖然不同,但是既然順利的進行的話,也好吧.

換句話說,沒有想到能夠如此順利的進行.

成功的秘訣,就在于任用愛紗吧.

將她任命為監視員起到了很好的功用.

如果天才的愛紗沒有全力以赴的話,肯定要花上更多的時間沒錯.

也可以說,沒有想到會如此全心全意的投入.

「不過啊愛紗,我沒有想過妳居然這幺喜歡錢呢」

「哎,不對唷-」

歎了一口氣之後,愛紗像是感到遺憾似的嘟起嘴.

「人家喜歡的是,哥.哥.唷.

哥哥既然說是為了人家的話,當然要全神灌注的做吧?」

「愛紗……」

眼睛一閃一閃的…….

真是可愛呢.

如果不是妹妹的話肯定不會置之不理的.

「還有,要是讓那只貓回到家里的話也很困擾呢」

啊,這才是真心話嗎.

剛才看起來交情還不錯,難道不是那樣嗎.

不,那個是那個,這個是這個嗎.

「不論如何,做得很好」

「唉嘿嘿,謝謝」

摸摸頭之後,她滿足似的笑了.

不管怎幺說.

莉妮亞能夠還錢的手段也有了.

有這幺多人的話能夠處理公司事務的人也會有吧,具有商業才能的人也會出現吧.

奧爾斯蒂德事務所的事務員,和瑞傑魯多人偶販售的店長也能夠挑選出來吧.

僅僅一個月的時間里做到這種地步.

只能說不愧是愛紗嗎.

我可能太小看她的能力了也說不定.

「但是,莉麗婭小姐很擔心呢,回家稍微講一下吧」

「誒-,母親的頭腦很頑固的,就算說明了也不會懂的唷.人家還想再多做一點這樣的工作試試看」

「沒問題的.因為我的請托才做的,這樣好好地解釋清楚就好」

雖然強迫去做不喜歡的事情並不好,但是這次罕見地很有干勁.

既然本人如此希望的話,再讓她多試試吧.

話說回來,看到這樣的成果之後,感覺讓愛紗在家里當女仆相當可惜吶.

「我知道了.哥哥,我相信你唷.因為母親的話一直都對哥哥很好,要充份的說服唷?」

「嗯」

就這樣,我得到了部下.

名字是「盧多傭兵團」

首次得到的部下.

之後如果利用這些部下讓自己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夢想還很大.

────

「啊,對了BOSS」

帶著愛紗准備回家的時候,被莉妮亞叫住了.

「什幺?」

「前幾天,收到了來自大森林的信喵」

喔,來自大森林.

也就是說,來自普魯塞娜的嗎?

我這幺想著,從莉妮亞手中接過了信.

寄給莉妮亞,已經被開封過了.

沒有寄信人的名字.

明明是這樣,為什幺莉妮亞會知道是從大森林寄來的呢.

果然是味道嗎?

我毫不客氣的取出了里面的信,看了內容.

「……!」

在那里,應酬語問候語什幺都沒有.

只有一句話.

用獸神語寫的.

『不好了,聖獸大人下落不明了! 馬上展開搜索!』

「嘛,那個聖獸大人都說不用緊張的話,沒有問題吧喵」

莉妮亞把手交叉在頭的後面,喵哈哈的笑著這幺說.

「……」

于是我下定了要去大森林的決心.

帶著謝罪用的伴手禮一起.

『盧多傭兵團』

董事長: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執行長:莉妮亞.迭多魯迪亞.

顧問兼副董事長:愛紗.格雷拉特.

社員數:約50人

種類:ORSTED Corp.品牌組織

贊助:賽蓮特.榭本史塔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五話「創業」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七話「再訪多魯迪亞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