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七話「再訪多魯迪亞村」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七話「再訪多魯迪亞村」

前情提要:聖獸大人果然不妙啊.

前往大森林的,是由我,莉妮亞和聖獸雷歐三人組成的隊伍.

愛麗絲雖然也嚷嚷著要跟著去,但是因為肚子已經變得相當大了,于是拒絕了她.

最近,失去了自己的玩具之後,愛麗絲又開始累積壓力了.

要是把她帶到聚集了一堆獸族的地方的話,難保不會把別的孩子帶回來.

另一方面,莉妮亞雖然一直吵著說「我不想去,去的話就要變成普魯賽娜的部下了」,但是如果只有我去的話感覺信用不足,她要來幫忙說服才行.

老實來說,在召喚出雷歐的時候就寄信告知的話也不會那幺麻煩了.

失敗了吶.

嘛,雖然獸族都很頑固,但這次我也已經是名成人了.

像之前那樣的事不會再發生了吧.

充份地說明之後,把聖獸和莉妮亞都帶回來吧.

傭兵團的事則交給愛紗處理了.

有關經營方面的事,本來就幾乎是她一個人處理,所以沒問題.

團員雖然是一些仰賴莉妮亞的人,不過現在愛紗的地位也相當重.

如果只是讓莉妮亞出差一陣子的話,不會發生任何問題吧.

老實說,奧爾斯蒂德工作的行程略為被打亂了.

但是像這種會留下禍根的事情,還是先處理掉比較好.

不這樣的話,就會發生更混亂的事吧.

像是一年之後,大批的獸族把家里團團包圍之類的呢.

那樣的話可是很困擾的呢.

試著這樣說服之後,奧爾斯蒂德也沒有擺出特別不悅的表情,甚至同意在雷歐不在的期間保護家里.

多虧了我的出現,布下了比以往還要更多的事前准備,所以似乎沒有任何問題.

就是這幺一回事.

我從本公司事務所地下往大森林的魔法陣前往多魯迪亞村.

雖然原本是想這幺做,但是那個魔法陣離多魯迪亞村稍微有段距離.

因此,改成了去拜訪佩魯吉烏斯順便試著拜托他.

是他的話,或許知道其他在大森林北部已經廢棄的轉移遺跡也說不定呢.

────

我抵達時,佩魯吉烏斯被10名精靈與席魯瓦利爾1人包圍著,一如既往的莊嚴威武.

少掉的那一個人,是被派去做為艾麗耶魯那邊的代表了.

「大森林嗎?」

「有什幺問題嗎?」

「不,馬上要出發嗎?」

「越早越好吧」

佩魯吉烏斯聽到了要前往大森林之後,在一瞬間里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不過馬上就承諾了.

就算當成計程車來使用也獲得了原諒.

果然佩魯吉烏斯大人是很寬宏大量的人呢.

「雖然說這樣,聖獸嗎……讓我回憶起不太愉快的往事了吶」

佩魯吉烏斯看見雷歐之後,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雖然應該知道經由召喚叫出了聖獸大人,但還是第一次面對面吧.

雷歐就算被佩魯吉烏斯盯著,也還是一臉天真地坐著.

倒不如說莉妮亞那邊還感到比較緊張.

好像和愛紗一起謁見過一次了,即使如此還是不習慣嗎.

「前些日子,舍妹給您添麻煩了」

「無所謂.我可並不討厭賢明之人吶.

為愛紗的事情表示謝意之後,佩魯吉烏斯無所謂地揮了揮手.

不過,從沒有刻意擺出不愉快的表情這點來看,愛紗也應對得相當不錯吧.

「前一陣子,女兒似乎出生了吶」

「是的,從愛紗那聽說的嗎?」

「嗯.太好了呢,不是綠發的男子」

佩魯吉烏斯用視探性的聲音這幺說著.

「……是的.不是拉普拉斯的轉生體,我也放心了不少」

這樣回答之後,佩魯吉烏斯露骨地笑了.

「喔,看起來關于龍族轉生的細節已經從奧爾斯蒂德身上得知了嘛?」

「是的」

「那幺,給我記著,要是生出了拉普拉斯,就算是你的兒子我也會抓起來殺掉吶」

佩魯吉烏斯露出牙齒地笑了.

好可怕.

「……對我來說,只能祈求那種事不要發生」

說到面對拉普拉斯的立場,在我心中還沒有決定好.

根據奧爾斯蒂德所說,他是在與人神漫長的戰爭中堅持到現在的最後的志士.那幺,對我來說就是友方.

但是,敗給了人神,被分裂之後的拉普拉斯,欺騙了瑞傑魯多,對佩魯吉烏斯也抱有敵意.對我來說就是敵人.

這樣的東西如果做為我的孩子出生的話.

我也不知道該怎幺辦才好.

不過,不需要太擔心.

從奧爾斯蒂德的口氣看來,他似乎已經知道拉普拉斯會在何時何地轉生到誰身上了.

我的出現雖然可能會改變未來.

但是拉普拉斯的命運也很強吧,可以認為無法輕易地左右.

「然而,吾也不想和你刀劍相向.萬一,生出了有可能是拉普拉斯的人的話,事先前來商量一下吧」

佩魯吉烏斯說著像是安慰的話,從王座上站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商量的話會說些什幺.

不過,感覺並不會打算放過拉普拉斯.

但是沒有不聞不問就殺掉,說不定也是他的溫柔.

「那幺,接著要進行轉移魔法陣的准備,就去房間里稍候一下吧」

佩魯吉烏斯這幺說完,離開了王座.

────

准備轉移魔法陣要花上一點時間.

因為如此,原本想說去和七星打招呼,人卻不在平常的房間里.

人在哪里呢,試著向在走廊里遇到的贖罪的尤爾茲詢問一下,似乎現在正是學習各種關于轉移魔法陣的應用知識的時間.

該記的事很多好像也蠻辛苦的.

雖然是打算有能幫上忙的地方就盡量幫忙…….

總而言之,現在先把從家里帶來的洋芋片和咸飯團放在這吧.

多吃多健康.

之後,前往了其中一間個別室,開始等待.

超豪華的房間讓莉妮亞看得眼睛都亮了起來,沒多久就跳上了軟綿綿的沙發里.

「哈啊∼……先不說BOSS了,愛紗也是不知恐懼為何物呢喵,和那幺恐怖的人對等的談話什喵……」

莉妮亞一邊用力地伸著懶腰,一邊嘟嚷地說.

不知道愛紗和佩魯吉烏斯到底進行了怎樣的對話.

既覺得愛紗的話沒有問題,佩魯吉烏斯的心情也沒有變差.

不過,愛紗也是相當容易脫口說出的類型呢.

稍微有點擔心.

……要先做好預防措施嗎.

「莉妮亞,可不是對等的唷.我們是比較卑微的.愛紗即使說出了稍微失禮的話也會受到原諒,是因為佩魯吉烏斯大人的寬宏大量唷」

「是這樣喵? 難道不是害怕BOSS的大佬龍神而已喵? 雖然沒有見過,是個很可怕的人吧? 畢竟克理夫也怕得發抖喵」

「別說了! 不可能是這樣的吧!」

你才是不知恐懼為何物的吧.

這些對話,全部都會被佩魯吉烏斯偷聽到的吶.

端出來的茶里面被加抹布水也沒關系嗎.

真受不了…….

在等待時間里進行了這樣的對話之後,有點不太高興的席魯瓦利爾出現了.

果然被聽到了吧.

「佩魯吉烏斯大人是寬大的人,他是將盧迪烏斯大人做為好友看待的」

被這樣叮嚀了.

當然,沒有要得寸進尺.

希望可以不要在意這只蠢貓說的話.

哎呀,被那位佩魯吉烏斯大人當做朋友看待真是令人感到光榮呢.

雖然試著講了這些場面話,不過大概太明顯了吧,席魯瓦利爾的心情沒什幺好轉.

「……准備已經完成了,請隨我來」

席魯瓦利爾依然不悅地,催促我們到房屋外.

經由她的帶領,前往了空中城塞的地下.

前往魔大陸時也利用過的,像昏暗的迷宮一樣的場所.

在這些陰暗的房間的其中一間,站著佩魯吉烏斯和七星二人.

在他們的前面,和往常一樣,有著轉移魔法陣.

但是不知為何,魔法陣並沒有發光.

似乎還沒有啟動的樣子.

在思考應該是有什幺用意時,在等待的七星做了一次深呼吸之後,兩手抓起了魔力結晶.

「雖然是應用,不過按平常的來就好了」

「是的……」

七星這幺說著,走到了魔法陣的前面.

「盧迪烏斯,上去.要是失敗的話就抱歉了」

七星用緊張的表情,指示著我們.

總之,這次好像是由七星來啟動.

教學的練習台嗎.

也沒有立場多說什幺.畢竟提出要求的是我們.

「席魯瓦利爾,轉交地圖了嗎?」

「哎呀,不小心疏忽了」

因為佩魯吉烏斯的話,席魯瓦利爾從懷里取出了地圖,遞交給我們.

接收之後看一下內容.

從角落標示著多魯迪亞村的位置這點來看,恐怕是用來表示現在要轉送過去的遺跡所在的場所的地圖吧.

到多魯迪亞村,大概半天的距離嗎.

是因為在森林里的關系嗎,看起來相當近…….

姑且也讓莉妮亞看了一下.

「啊,這里的話我知道喵.沒問題,很近喵」

這樣回答了.

那幺,應該沒問題吧.

雖然說離開了十幾年,拜托當地人還是比較優吧.

話說回來啊席魯瓦利爾小姐.

要是什幺都沒說的話,原本是不打算交出地圖的吧.

這樣不好喔,這幺陰險.

我會跟佩魯吉烏斯大人告狀的唷.

「那幺,開始吧」

「是的」

七星蹲到地上,將魔力結晶靠近魔法陣,用筆開始在地面上畫著什幺.

「為了以防萬一,魔法陣只會起動一瞬間.

到對面之後,自己看著辦吧,可以嗎」

「? ……是的」

在作業進行中,對佩魯吉烏斯所說的話反射性的回答了.

……有魔物之類的在吧.

不,等等.

現在的時期的話,莫非.

「啊,現在是──」

同時莉妮亞也留意到了.

但是,那個時候七星已經准備完成了.

她將魔力結晶,放到用筆畫過的地面上.

這一瞬間,魔法陣發出了淡淡的光輝,我的身體被吸進了魔法陣里.

────

「嗚哇噗!」

意識到時,我的身體已經泡在水里了.

在深及腹部的水底,畫著魔法陣.

魔法陣很快地就失去了光芒.

「喵-! 果然是雨季啊!」

莉妮亞一邊叫,一邊舉著雷歐.

雷歐雖然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被舉著,但是全身也濕透了.

行李也濕透了.

糟糕了啊,說不定伴手禮也濕掉了.

水很冰冷.

不趕快爬到沒水的地方的話,會感冒的吧.

不過區區感冒只要解毒就能治好就是了.

一邊這樣想一邊尋找樓梯,但是沒有發現向上的樓梯.

也就是說…….

叫出了燈精靈搜索房間之後,樓梯是往下的.

看起來,這里是建築物的最上層的樣子.

「BOSS,快想辦法喵!」

「等一下啦」

總而言之,先往上.

水位既然到這里的話,上方應該是沒有水的.

這樣想著,用土魔術在牆上做出立足點,碰到了天花板.

「喝!」

用魔術破壞,開了個洞.

出來外頭了.

傾盆大雨.

視線所及之處全都是巨大的樹木並排而立,即使抬頭也因為枝葉而看不到天空.

在下方的是,像是要把一切都沖掉的激流.

會給人在大河之中的錯覺的森林.

肯定沒錯,是大森林.

現在,我們所在的位置是在遺跡的屋頂上.

遺跡整體都已經沒入了水中.

「糟糕了喵,怎幺辦喵? 沒有預料到會這樣喵」

莉妮亞也和雷歐一起上來了.

「把水結冰在上面行走,或是作出船用魔術操縱的話就能進行移動」

「喔喔,真不愧是BOSS喵」

「但是,在這樣的雨中無法辨識方位」

「人家也是,這樣一來都不認得路了喵……」

也是呢.

畢竟,連遺跡的最頂層附近都被水淹沒了.

水深的話,大概有5公尺吧.

能當做標示的東西,也都看不見吧.

「怎,怎幺辦喵?」

「要在這里等到雨季結束嗎?」

「雨季結束之後發情期就要開始了喵,那樣的話,人家多半會變成泄欲道具的喵」

原來如此.發情期.

在家里的話沒什幺,旅途當中的話我也說不定會忍耐不住.

還是移動比較好吧.

哎呀等等,還是說暫時撤退,從奧爾斯蒂德那里借點什幺好用的魔法道具來嗎.

「汪!」

這時,雷歐叫了.

他挺著胸膛,抬頭看著我.

有什幺事吧.

「真的喵!」

莉妮亞回應.

「汪!」

「不愧是聖獸大人喵!」

在叫的雷歐與,理解的莉妮亞.

太好了,有帶莉妮亞來.

果然,B○wlingual是必要的呢.

(譯注:Bowlingual是日本開發的一種狗語翻譯機)

「莉妮亞,如何?」

「它說自己知道路,要你准備好船喵」

「喔喔,了解了」

真不愧是聖獸大人.

這樣想著的同時,我用土魔術造出了船.

我的制造土魔術,是越注入魔力就會變得越重.

但是,犧牲強度的話,輕量化也是可能的.

以蜂巢構造維持著勉勉強強的強度,並在內部保留空氣以提升浮力.

考慮著這些事情,將近一個小時之後船就完成了.

不太漂亮的四角型小船.

嘛,既然浮得起來,推進力也是用魔力.

沒什幺問題吧.

「好了,我們走吧」

「沒問題吧喵……BOSS,魔力夠喵? 拜托途中不要沉了喵唷?」

「如果太勉強的話,途中爬到樹上之類的休息也是可以」

說著這樣的話,乘上了小船.

雖然有點不穩定,不過路上直直前進就好了吧.

「嗚嗚,好不安喵……」

「汪」

「啊,BOSS,好像是往那喵」

「了解.那,開始出發」

我操縱小船周圍的水流,開始往聖獸雷歐所指示的方向前進.

────

二天後.

我們終于抵達了多魯迪亞村.

距離上並沒有如此遙遠,但是因為途中受到魔物襲擊被水流沖走,稍微迷失了方向.

要是就這幺順著水流飄到聖劍街道的話,說不定還要再多迷失十天左右.

「喂,快看!」

「是聖獸大人!」

「通知蓋斯大人!」

多魯迪亞的村莊,見到了我們之後一陣嘩然.

像是誤觸了蜂巢一樣戰士們一個接一個集中在一塊.

全部都全副武裝.

「是人族的男子」

「難不成是被那家伙給誘拐的……」

「這樣說來,10年前也發生過誘拐騷動啊」

隨著船靠近,獸族的警戒也變得更強.

就這樣靠近的話,會不由分說的被拘禁起來的感覺.

該怎幺辦,說不定又會被抓起來脫光扔進牢里.

當我不安地這幺想時,莉妮亞站了起來.

「各位弟兄,蓋斯.迭多魯迪亞之女莉妮亞.迭多魯迪亞,此刻歸來喵!」

「誒?」

因莉妮亞的名號,戰士們停住了.

接著,端詳了莉妮亞的臉之後,全體一齊抽動鼻子.

「真的,是莉妮亞」

「那家伙,長的這幺大啦」

「十二,三年沒見了嗎?」

似乎很懷念的氣氛.

這樣一來就沒問題了吧,我這幺感到安心的下個瞬間.

「你這家伙! 從普魯塞娜那邊聽說了!」

「什幺要成為商人的!」

「給我好好的盡村里的義務!」

奚落聲此起彼落.

「啊啊,果然! BOSS,回頭! 拜托回頭喵!」

我無視了莉妮亞的請求,進入了多魯迪亞村.

────

多魯迪亞村和之前來的時候相比,沒有什幺變化.

相當封閉,對外來的人也很排斥.

然而,這次是和莉妮亞一起前來,再加上還記得我的人也很多.

我來到這個村子是10前年的事了.

當時的孩子們也進入了戰士團,聞了一下味道後馬上就認出我來了.

在熟練戰士里,也有記得我的事情的人.

例如過去向我潑水的人等等.

那個人花了10年的時間生下5名子女之後,又重新舉起了武器.

真是相當熱中工作呢.

與受到歡迎的我相反,莉妮亞受到了各種批評.

「做為族長之女居然還放棄了職責!」

「真丟了我們一族的臉!」

莉妮亞縮到了我的身後躲著.

眼中閃著淚光小聲地說「所以才不想來的喵……」.

當然,這些都是自作自受.

獸族們對著莉妮亞念了幾句,聖獸甩了甩濕透的身軀之後,他們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它身上.

「先別管莉妮亞了,是聖獸大人啊!」

「沒錯,您可總算回來了啊!」

「到底,至今為止都在什幺地方啊!」

之後,我帶著一起來的聖獸大人成為了話題.

到底去了哪里呢,為什幺會帶著來呢.

從這樣的話題開始,慢慢地那些不認識我的人就轉變為「難不成是這家伙帶走的」這樣懷疑眼神.

這種感覺也很懷念呢.

要是有誰說出「說起來十年前,那家伙也掛念著聖獸大人」這樣子的話,我肯定會被押進大牢里吧.

這當這幺想的時候,集團里響起了特別大的聲音.

「全體肅靜喵!」

「請安靜!」

走出來的,是二名女戰士.

有見過面.

我過去幫助過的獸族之女.

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

二人用領袖一般的氣勢壓抑著周圍,並來到了我的面前.

「在這里吵吵鬧鬧也是無意義的事喵!」

「首先先到族長家中了解來龍去脈! 把路讓開!」

就是這幺一回事,我被帶到了蓋斯的家中.

────

蓋斯成為了族長.

前任族長古斯塔夫,在數年前雨季時和魔物戰斗而身受重傷,引退了.

現在把這座村子交給了蓋斯,在別的部落中過著悠閑自在的生活.

因為這個原故,現在的蓋斯身上有著像威嚴一樣的東西.

而且和之前相遇時相比,看起來更沉著冷靜了.

這樣一來,莫名其妙被冠上冤罪的事應該不會發生了吧.

我對此感到安心,並把夏麗亞買來的熏肉罐頭禮盒送上,說明事情的來由.

和某個強大的敵人戰斗的事.

為了沒有後顧之憂地與那名敵人交戰,召喚了能夠守護家人的存在的事.

接著,聖獸大人現身的事.

聖獸大人成為家中的守護魔獸的事.

對話結束之後,蓋斯露出了難堪的表情.

「這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的話」

也是呢.

我在聖獸雷歐出現的時候,也嚇了一跳.

「汪嗚!」

「但是,聖獸大人也是這幺傳達的」

雖然不知道說了些什幺,在我左方端正地坐著的聖獸大人,肯定也正在對我進行援護吧.

「雖然聖獸大人只是在說『你們家的飯很好吃』而已?」

「哎呀?」

「開玩笑的.它說『為了應為之事,而至其女兒之處』」

蓋斯一邊歎著氣一邊這幺說.

開玩笑的嗎.

蓋斯這家伙,居然變得會開玩笑了嗎…….

而且話說回來,我的女兒.

是說露西,不,菈菈的事吧.

雷歐總是黏著菈菈呢.

就我所看到的,沒有發生什幺事的話就不會離開菈菈的嬰兒床.

奧爾斯蒂德也說過「菈菈是特別的吧」.

「汪!」

「喔,命運嗎?」

蓋斯向著雷歐,正在說某些話.

但是因為雷歐是用汪汪來回應,我聽不懂.

「莉妮亞,可以翻譯嗎?」

「嗯? 明白了喵」

我拜托坐在我右側的莉妮亞翻譯之後,得以聽懂這段對話.

「的確,聖獸大人誕生100年之後,會幫助拯救世界之人……雖然的確有這樣的傳說……」

「汪!」→ 「你這家伙,多魯迪亞一族的使命是什喵!」

「多魯迪亞一族的使命是,在救世主出現之前,守護聖獸大人這件事」

「汪嗚!」→ 「我輩已經找到了喵,這家伙的女兒就是救世主!」

「確實,似乎是這樣沒錯.但是,前所未聞啊.救世主的父親居然召喚聖獸大人,從嬰兒時就開始守護……」

在莉妮亞的腦中,聖獸大人似乎是用我輩來自稱.

讓人想起了筋肉系的魔王.

雖然這樣說,我的女兒是救世主,嗎.

有著那樣肥嘟嘟的臉的菈菈是救世主.

雖然奧爾斯蒂德也說過類似的話…….

是嗎…….

完全沒有實感吶.

果然從小就開始學習拳法之類的比較好吧.

一子相傳的那個.

「汪汪,汪汪汪!」→ 「在傳說中,長大成人之前,救世主也有死亡的可能性吧! 那個時候,我們會如何!?」

「……依照傳說,如果救世主死亡的話,聖樹就會枯萎,聖獸大人也會衰竭而死」

「嘎嚕嚕嚕嚕!」→ 「我的主人被盯上了! 你這家伙,想殺了我輩嗎!」

「…………不,絕無此事」

「汪嗚!」→ 「那樣的話,沒有任何問題吧!」

蓋斯露著難堪的表情.

之後,不悅地,瞪著搖頭晃腦地翻譯的莉妮亞.

莉妮亞縮著身子躲到了我的背後.

別這樣吧,雖然請求翻譯的人是我,做出奇怪翻譯的可是你啊.

自己犯下的罪的懲罰,自己承受吧.

這時,蓋斯開口了.

「莉妮亞,聖獸大人的話是真的嗎?」

「是,是的喵.確實聖獸大人一直在守護BOSS……盧迪烏斯大人的子嗣喵」

莉妮亞用敬語真是少見.

在夏麗亞說話沒大沒小的不良少女,也會怕父親吧.

「人族的女兒嗎……聖獸大人誕生至今才20年,原本以為還有80年的……」

「因為是人族和魔族的混血.我想會很長壽喵」

「是嗎,原來如此,也有魔族的可能性嗎……」

蓋斯交叉著雙手思考.

在這10年里,他也變成相當深思熟慮的臉孔了.

10年前的他,就是凡事不用大腦橫沖直撞的年輕人的感覺.

但是,現在看起來已經沉著不少了.

獸族的話,過了30歲就會變得沉著的吧.

這時,蓋斯後面二個站著的年輕人大喊.

「魔族怎幺可能會是救世主喵!」

「他說是用召喚魔術召喚出來的,肯定是用奇怪的魔術欺騙了聖獸大人的!」

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那邊,看起來就像過去的蓋斯.

真是奇怪呢,還想說以前是更加地感謝我出手相救的事的……被獸族傳染了嗎?

先不談二人.

的確,我是用奧爾斯蒂德所作的魔法陣召喚出雷歐的.

那個魔法陣上,似乎也有加入對我絕對服從的術式在內.

雷歐因為那個魔術的影響,也有可能誤認我家的女兒是救世主.

「那個可能性很低吧.

如果是那樣的話,盧迪烏斯大人就不會到我們村子里來了.

現在盧迪烏斯大人所住的地方,和大森林可是世界的兩端.

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出手地方,如果心里有什幺見不得人的事的話,應該會在我們不知不覺下瞞混過去吧.

「說,說的沒錯呢」

哎呀真的.

……不好意思,原本想要在不知不覺下瞞混過去的.

對不起.

「聖獸大人的那件事,總之先這樣就好吧」

「這樣可以嗎?」

「聖獸大人都這幺說了,以我們的立場也只能遵從」

「汪!」

雷歐用理所當然的表情把頭放到了我的膝蓋上.

反射性的摸一摸之後,露出了似乎很愉快的表情.

雖然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的表情像是在說「你在做什幺!」,不過誰管她們.

即使是這樣,聖獸大人這幺說的話就沒問題,嗎.

雖然說了各式各樣的話,不過和莉妮亞說的一樣嗎.

這樣說來,基列奴也說過類似的事情呢.

「但是呢盧迪烏斯大人.

姑且……對呢,大概15年後.

盧迪烏斯大人的孩子長大成人之時,請帶到這里來.

我想要遵照傳統,舉行聖樹的儀式.

雖然單程要花上一年的時間很辛苦吧,但還是拜托你.

我們也是有責任在的」

「我明白了」

儀式嗎.

雖然不知道會做些什幺,應該是形式上的事情吧.

為了不要忘掉要做點什幺呢.

現在開始15年後,在多魯迪亞村舉行菈菈的成人式.

……為了怕忘記還是寫在日記上吧.

總而言之,雷歐的事情如此一來就解決了.

真是干脆.

我安心地吐了一口氣,蓋斯的肩膀也放松了.

房間整體的氣氛都緩和了下來.

這個時候,蓋斯忽然看向了莉妮亞.

莉妮亞整個身體彈了起來.

「接著,莉妮亞她……我家的小偷貓,為何會在盧迪烏斯大人那邊?」

「啊,關于這件事情嘛,這家伙,雖然說了要去從商,結果卻借了一大筆──」

「總算是問起了喵!」

擋住了我的話,莉妮亞跳上了前來.

「其實呢,雖然打算跟普魯塞娜分別之後開始經商的,但是某天從空中降下了有如啟示一般的東西喵,人家聽從那個東西,回到了魔法都市夏麗亞,在那里等著我的卻是如假包換的聖獸大人! 人家想著就是這個喵,自己就是為此而在這里的,是為了照顧聖獸大人而被上天派來的! 也就是說人家可沒有忘記了多魯迪亞族的使命,倒不如說正好相反,是為了使命而不回村子,完全履行了做為戰士的義務的喵!」

好厲害啊.

居然能如此厚顏無恥的講出這種謊言.

說不定從很早以前就在構思了.

蓋斯的臉上雖然看起來半信半疑的,但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已經相信了.

到剛剛為止明明還是輕蔑的視線,現在已經是尊敬的眼神了.

真單純呢,這些家伙.

但是,人如果對別人輕蔑就會停滯,尊敬的話就能夠成長……曾經在某本漫畫里讀到這樣的事情.

也就是說發現差勁的人的優點的話,也能夠帶動自身的成長這回事.

……嘛,不過說謊可不好呢.

「蓋斯先生,這家伙,雖然說了要去從商,結果卻借了一大筆的錢呢,在因為這筆債務要成為奴隸的時候幫助了她的唷.嘛,雖然說只是代替她付了欠款而已」

「原來如此」

「喵啊! BOSS,不可以講出事實啊!」

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的表情,又變回輕蔑了.

「現在為了還債,正在我那里工作」

「那樣子……就是成為了盧迪烏斯大人的奴隸的意思嗎?」

姆.

仔細思考一下的話,莉妮亞是蓋斯的女兒.

聽到了女兒變成了男人的奴隸的話,做父親的會怎幺想呢.

如果是我的話,要是露西成為了奴隸,會把主人變成尸體,讓這件事付諸流水吧.

不,但是說謊可不太好.

「那個,認真來講的話的確是如此……但是,絕沒有做為奴隸來對待的道理.只是做為朋友幫助回歸社會而已呢……」

「不,沒關系.拋棄了使命跑去賺錢的結果,居然背負了債務還對我們一族的英雄盧迪烏斯大人造成麻煩,簡直愧對我們一族的名聲.不管要煮還是要烤,請隨意使喚吧」

喔喔.

這個蓋斯,才一陣子沒見,就變成了懂事的男人了吶.

不對,那個表情,不如說是因為自己女兒不爭氣而感慨的表情嗎.

「老爸,不會有點太過份了喵? 人家,那時可是真的相當危險的喵.差一點就要變成變態貴族的泄欲道具……」

「的確,盧迪烏斯大人從孩提時代就是精力旺盛的人物呢.

因為馬上發情期就要開始了,那個時候請隨意的使用莉妮亞」

「喵! 老爸把女兒的貞操當成什喵了!」

對不服氣地舉起雙拳的莉妮亞,蓋斯用銳利的眼光一瞪.

與責罵一同大喝出來.

「閉嘴.多魯迪亞族的話,就用你的身體來報恩」

「唔,唔唔……我,我知道了喵……是人家不好喵……」

莉妮亞一下子就縮起了身軀,躲到了我後面.

要躲是沒問題啦,請不要把胸部頂上來.

畢竟我可沒有在你發情期時毛手毛腳的打算.

「不論如何,聖獸大人也需要看護,我族也沒有能夠支付莉妮亞借款的余裕.請帶回去吧」

「我知道了」

看護嗎.

雖然覺得雷歐沒有那種需要,不過這也是多魯迪亞族的使命所在.

既然想要照顧的話,也沒有理由拒絕.

就我來說也是,現在,要是莉妮亞回到村子里會很困擾呢.

畢竟傭兵團那邊也正是上了軌道的時候.

「只不過,只有莉妮亞一個人,我們也不太安心」

「也是呢」

「BOSS,希望你不要對這點表示同意喵……」

雖然說對莉妮亞不太好意思,但是我也明白蓋斯的心情.

莉妮亞應該不是特別糟糕的孩子才對,但是最近卻有越來越糟糕的的傾向.

「再多一個人……對了呢,現在在場的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里挑一位做為看護員一起帶走如何」

語畢,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向前走出.

二個人都穿著像獸族的戰士一樣的裝扮.

皮制的鎧甲,厚重的劍.

充分鍛煉過的身體,還有巨乳.

雖然小時候開始胸部就很大了,但是現在又變得更大.

獸族對巨乳控來說真是無法忍耐的種族呢.

「讓本人去喵」

「不,讓我去」

「本人的劍術比較好,頭腦也比較聰明」

「說謊.雖然我們都上過沙石港的學校,但是成績是我比較好」

就那幺想負責照顧聖獸大人嗎.

離開這塊土地15年的話,成為族長的機會我想已經幾乎消失了.

還是說,照顧聖獸大人是比成為族長還要榮譽的事情嗎.

「魔術的成績是忒爾塞娜比較好沒錯,但除此之外都是自己比較好喵」

「才沒有那種事,托娜騙人」

「騙人的是忒爾塞娜才對喵」

二人像往年的莉妮亞與普魯塞娜一樣一來一往,自我主張.

啊.

說起來.

「普魯塞娜她,還沒有回來嗎?」

提出這個問題的瞬間,蓋斯的臉閃過了痛苦的表情.

────

在這里,這樣說完後指引的場所是在村子一角的建築物.

對我來說,相當懷念的建築物.

真的非常懷念.

我也曾經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

住起來可是相當不錯的.

雖然在中途被一個猴子臉的中年大叔瓜分了房間,不過這樣也仍然很舒適.

特別是安全性非常的萬全──夠了吧這個.

簡單來說,就是牢房.

莉妮亞因為對這個建築物有不好的經曆,不肯進到里面.

「……」

普魯塞娜感覺相當散漫地,在附設的床上躺著.

雖然和我不同沒有被全身剝光,不過也是露出度相當高的服裝.

缺乏色氣的輕薄襯衫,以及七分褲.

以這樣的裝扮,背對著鐵欄杆,同時手伸進了褲襠里,輕輕抓著尾巴的根部.

明顯地毫無女人味.

「喂,普魯塞娜,快起來」

「嗯-,已經吃不下了……」

蓋斯呼喚之後,她一邊用老套的夢話回答,一邊甩著尾巴.

「到吃飯的時間了」

「……嗯啊!」

然後,老套的全身震了一下,坐起了身體.

「呼啊-……」

用力地伸展時,輕薄的襯衫就被胸部撐滿.

還是一樣大.

繃得緊緊的.

眼睛的毒.

而且還是解毒無效的毒.

(譯注:原文 目の毒 是指引人注意的東西)

「哎? 聞不到飯的氣味的說」

她扭動著鼻子,睡眼惺忪地看著四周.

接著,注意到了這邊.

「普魯塞娜,來會面了」

普魯塞娜在牢房里面,一臉呆滯的表情.

但是看到我的身影之後,整個人跳上了鐵欄杆.

「BOSS! 搞錯的說! 我是無辜的說! 拜托你救救我的說!」

我呆滯地看著抓住鐵欄杆大叫的普魯塞娜,

蓋斯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六話「社內投資」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八話「肉干殺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