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八話「肉干殺人事件」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八話「肉干殺人事件」

前情提要:牢里的狗.

事件發生在約十天前.

在雨季的多魯迪亞族村莊里.

保存在食物儲藏室的雨群蜥蝪的肉干,經由某人之手遭到殺害……不對.

經由某人之口被吃了.

多魯迪亞族的戰士團很快地展開了調查.

調查的結果,做為嫌疑犯而浮現的是一名女戰士.

普魯塞娜.阿多魯迪亞

該名女子,是在半年前回到多魯迪亞村的,阿多魯迪亞族族長之女.

取得了拉諾婭魔法大學第一名畢業的光輝經曆之後歸來的女子.

「自己是為了使命而回來的族長候補的說,莉妮亞只是只敗貓的說」

一邊宣傳這樣的事,一邊加入了多魯迪亞族的戰士團.

在這里所提到的族長,是做為迭多魯迪亞,阿多魯迪亞的首席,統馭著名字里有多魯迪亞的種族之長里面立于頂點的存在.

然而,並不是想當就能當的東西.

為了要成為族長,要有相應的實力與戰士們的信賴,再加上于前族長引退之前必須要擔任戰士長的職務才行.

普魯塞娜擁有做為戰士長也十分相稱的經曆與能力.

但是在加入戰士團之前就出外旅行,離開了故鄉長達十多年的普魯塞娜,還未被戰士團所熟悉.

因為這件事,現任族長的蓋斯,為她設立了研修時間.

記住了村內的大小事務,以及團員們的長相和氣味之時,擔任戰士長,再一步一步成為族長……得到了像這樣子的待遇.

說是康莊大道也不為過吧.

握有高超的治愈魔術的普魯塞娜,三兩下便贏取了戰士們的信賴.

蓋斯也判斷這樣一來就沒問題了,

立下了在雨季結束之時招贅夫婿,並成為戰士長的宣言.

然而這時事件發生了.

事件當天.

時間是深夜.

普魯塞娜正在食物儲藏室輪班.

食物儲藏室里儲存了為渡過雨季而准備的大量食材,

因此晚上會有二人一組負責看守.

一同輪班看守的,是名為卡娜魯娜的阿多魯迪亞氏族女戰士.

當天,卡娜魯娜身體狀況稍微有點不好.

前幾天擊退出現的魔物時所負的傷,開始化膿了.

本人雖然堅稱沒有大礙,但是早班的人做出了「交班時臉色完全是青色的」這樣的證言.

普魯塞娜對著那樣的她,像是次期戰士長一樣做出了「你就回去休息的說,責任由我來扛的說」的指示.

卡娜魯娜聽從了這句話,進入了休息室休息.

原本只是打算稍微休息的,但或許是身體啟動了療傷的本能,卡娜魯娜陷入了熟睡之中.

然後,隔天的早上.

前來交班一名戰士抵達了倉庫.

但是當他到來之時,在倉庫的前方,本應存在的守衛卻一人也沒有.

認為事情不妙的他往倉庫里面一看時──.

在那里的是被吃得亂七八糟的食物,以及嘴巴周圍沾著食物的碎屑,撐著肚子一臉滿足地睡著的普魯塞娜的身影.

普魯塞娜被做為現行犯逮捕.

在這個多魯迪亞村里,偷竊雨季的食物是重罪.

戰士們的評價驟變,戰士長的計劃也破碎.

當然,族長之位也消失于泡影中.

之所以進入牢房,就是這樣的原因.

但是,做為嫌疑犯的普魯塞娜說.

「那天,我從背面被毆打失去了意識,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儲藏室里了說!」

「有人要陷害我的說! Fuck渾蛋的說! BOSS,拜托你! 拜托你找出真正的犯人的說!」

「肯定有人不希望我成為族長的說! 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那些人很可疑說!」

「這樣不是很奇怪嗎.如果我真的是犯人的話,怎幺可能用這種馬上就會被抓包的方法的說!

讓卡娜魯娜回家也太明顯了,也只會吃不會被發現的份量才對的說!」

普魯塞娜拼命地主張自己無罪.

雖然我自己也有經驗,所謂的獸族這種種族,很擅長憑第一印象就冠上莫須有的罪.

萬一真的不是她做的話,我想要幫幫她.

這樣想著,稍微開始嘗試了調查.

────

多魯迪亞村,是迭多魯迪亞族與阿多魯迪亞族在里面一同生活的.

養育聖獸大人,保護村子的戰士雖然很多,但是也會參與養育小孩的關系,已婚者和孩童也很多.

總體大致上約500名,棲息在樹上.

雨季的大森林在樹下流著激流,所以可說是陸上的孤島.

有外部人員混進來的可能性非常之低.

能夠像我一樣移動的人,難以想像還有更多.

如果嫌疑人普魯塞娜所言正確的話,村子里的誰陷害了她這條線索很值得調查.

我趁早取得了助手雅司,以及蓋斯警部的幫忙,

集合事件關系人的證詞以及證據.

「就是這幺回事,走吧雅司」

「雅司是誰喵」

「就是你唷莉妮亞.在某個國家里助手都是叫雅司的」

「啊,是嗎……」

(譯注:捏它自游戲《ポートピア連続殺人事件》,玩家的助手就叫雅司,而這個捏它在日本很有名)

雖然把蓋斯稱為警部,不過他什幺也沒說.

只是嘟嚷著大概沒有用,一邊行動了起來.

────

?『第一目擊者,戰士基梅爾的證詞』

「你嗎,第一目擊者?」

「是的」

我看到那名青年時,湧起了既視感.

總覺得好像見過的樣子.

試著問問吧.

基梅爾→詢問→過去的事

「你啊,在哪邊見過嗎?」

「是的,10年前落水時受到幫助了」

啊,原來如此.

這樣說的話10年前.

在雨季的大森林里和瑞傑魯多一起救過一名少年.

那個時候,搖著尾巴的那名少年嗎.

真懷念.

不,這些事先不管它.

先問跟案件有關的事.

「十天前,普魯塞娜進行完偷吃的現場是怎樣的感覺?」

「那個嘛,裝蜥蝪肉干的箱子被打開來,普魯塞娜小姐就睡在那個前面.抱著吃飽的肚子幸福地說著「已經吃不下了」這樣」

這副光景立刻可以想像得出來,因為剛剛才看過吧.

「……也就是說,沒有人實際目擊到普魯塞娜吃肉干的瞬間,對嗎?」

「是的.但是普魯塞娜小姐的牙齒上還咬著肉,從掉在附近被吃過的肉上也聞出了普魯塞娜小姐唾液的味道」

多魯迪亞族的搜查方式很獨特.

對于案件,用氣味來決定一切.

他們對著自己的鼻子,擁有絕對的自信.

要是對著這樣的他們說『檢測出唾液的氣味』的話,證據就十分足夠了吧.

但是,這個搜查方法里,有漏洞在.

「普魯塞娜的肚子撐得鼓鼓的……但是,在肚子里裝的到底是不是肉干並不清楚.沒錯吧?」

「不,打出的嗝有蜥蝪肉的氣味.因為自己也吃過,所以不會錯」

沒有漏洞在.

從肚子里傳來氣味,這樣的事情,幾乎可以說是確定普魯塞娜吃過肉了.

只要沒有用大把的剪刀剪開,直接取出胃髒來檢查的話.

「其他還有別的嗎?

例如……普魯塞娜之外的人的腳印等等」

「不管是腳印,還是味道,或是毛發都沒有」

原來如此.

至少,可以確定真犯人的准備工作非常完全.

────

?『夜哨 卡娜魯娜的證詞』

「卡娜魯娜小姐,當班的那天,普魯塞娜的樣子如何?」

「嘴巴一直在碎碎念著「從早上開始就什幺也沒吃的說,快餓扁的說」」

當天普魯塞娜似乎非常饑餓的樣子.

但是,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我所知道的普魯塞娜,是用餐時間之外也總是吃著什幺的人.

肉干啦,熏肉啦,偶爾還會吃生肉.

那樣的她,居然什幺也沒吃…….

感覺似乎有某種意圖.

「為什幺會什幺也沒吃呢?」

「前些日子擊退魔物時,出現了相當人數的傷患」

雖然報告書里也有提到,前一陣子似乎出現了大規模的魔物群體.

盡管非戰斗人員里沒有出現負傷者,但是聽說戰士團里受到了非常大的傷亡.

「喔」

「普魯塞娜因為是這個村子里唯一的上級治愈魔術師,

為了治療受到重傷的人,不停的到處奔走.

最後因為魔力不足而倒下了……」

普魯塞娜魔力枯竭而倒下了.

我也有過經驗,魔力一但耗盡就會失去意識,不躺上半天到一天是不會起來的.

普魯塞娜也不例外的暈倒……然後起來的時候已經是當班的時間了.

她就這樣沒吃沒喝的前往交班,就是這幺一回事的樣子.

「先讓她吃點什幺,沒有這樣的選項嗎?」

「這是肯定的」

雨季的多魯迪亞村里,基本上嚴禁用餐時間以外的進食.

為了讓食物絕對能撐過三個月,妥善地被管理著.

「當天讓普魯塞娜休息,這樣子的選項呢?」

「因為前一天的魔物數量相當多,相當人數的戰士都去睡覺了.

所以人手不足.

普魯塞娜雖然也很想要去休息,但是還是說著「只是肚子很餓而已的說」出來了」

原來如此.

要成為族長,被這樣的使命感驅使吧,真是了不起.

真想說給過去老是因為各種理由跑去休息的我聽.

「接著,那件事情就發生了嗎,對吧」

「是的.那時如果至少我有找一些食物帶去的話……現在還是對此很懊悔」

這樣聽起來的話,似乎有酌情從寬的余地的呢.

不,普魯塞娜可是主張自己沒吃就是.

────

?『雅司的意見』

「雅司……不對,莉妮亞,你聽到現在為止,有什幺想法?」

姑且也問一下助手.

她和普魯塞娜是朋友.

「那家伙的話,我覺得會做喵」

「唔」

「普魯塞娜以前就有肚子餓會偷附近的東西來吃的習慣喵.

在學校也是,曾經偷吃過人家想要拿來當點心的小魚干喵」

有前科……居然.

────

這樣詳細地試著聽了各方證言之後,

了解了有一個人的證詞明顯地很奇怪.

在說謊的人,似乎有一個.

是誰呢.

→普魯塞娜.

沒錯,就是普魯塞娜.

只有那家伙,不承認是自己的行動.說是什幺從背後受到毆打.

再一次回到普魯塞娜那里,詢問看看吧.

移動→村外→牢房

普魯塞娜→詢問→事件.

「普魯塞娜.真的不是你做的嗎.看著我的眼睛說」

「真的的說,BOSS,希望你相信我說……」

普魯塞娜的眼睛閃閃發光,雙手交握著.

但是,尾巴正在可疑地擺動.

稍微試著威嚇一下嗎.

「我替你辯護的話,我想就能夠從這里出來了」

「真不愧是BOSS的說!」

「但是,萬一,出來之後,發現是你說謊的話,我打算罰你一年里都沒肉可以吃」

「當當當,當然是真的的說」

「不過,能向神發誓嗎?」

「發,發誓的說……!」

我越過鐵欄杆用力抓著普魯塞娜的頭,看著她的眼睛這幺問.

我是多幺虔誠的一個人,普魯塞娜也應該非常清楚才是.

她用發青的表情,全身不停的顫抖.

尾巴縮在兩腿內側,用雙手握著尖端.

「如何?」

「是,是我干的……」

干脆地坦白了.

────

事件解決了.

犯人果然就是普魯塞娜.阿多魯迪亞.

她因為不願承認自己的罪行,捏造出了不存在的第三者,並將罪行嫁禍給他.

真是個粗線條的家伙.

但是,她也只是被肉的魔性給誘惑的,犧牲者的其中一人也不一定.

(我也被肉的魔性給誘惑了,炸雞啊!! 炸雞!)

「蓋斯先生,真是麻煩你了」

「不會……比起這個,真的普魯塞娜就可以了嗎?」

蓋斯雖然看起來還是一直以來呆板的表情,但像是要確定一樣向我這幺問.

「是指什幺事?」

「從我族的村里,帶一名聖獸大人的看護員一起走的事」

好像想說請盡管帶走的表情.

「啊,不,並不好」

當然,根本不需要.

要是我身邊的巨乳女性再變得更多的話,又會被懷疑花心的.

大致上,還想跟希露菲和洛克希再生下第二名孩子,所以這種蠢事不需要.

還有,普魯塞娜感覺很不顯眼伙食費用又好像很高.

雖然愛麗絲大概會很高興.

「是這樣嗎,那幺,果然還是從米妮托娜和忒爾塞娜里面選一個吧?」

「不用,那二人是族長候補吧? 再從別的地方……」

一邊和蓋斯交談,一邊走到了牢房外面.

「啊-,等等的說! BOSS,不要丟下我不管的說! 放我出去的說-! 我也想要一起走-! 已經不想再過這種沒有肉可以吃的生活了說-!」

一邊無視後方傳來的聲音.

「喵哈哈哈哈哈!」

這時,在外面等著的莉妮亞,笑著第一次進去了里面.

她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進去過牢房里面.

大概是因為過去,有全裸被關在這里的經驗,

因為想起了當時屈辱的回憶,所以用厭惡的表情頑強拒絕了.

「唷∼普魯塞娜,看起來很不錯喵!」

「莉,莉妮亞!? 雖然剛剛開始就聞到了! 為什幺會在這里!」

莉妮亞一直都戴著太陽眼鏡.

工作時用的那個.

用來隱藏變成$的眼睛時用的那個.

「你問為什幺? 哼哼……還不明白喵?」

莉妮亞這幺說著,抓住了我的手,壓在胸部上.

碰到了唷.

啊啊,糟了,發情的味道要出來了…….

「難,難不成莉妮亞你……和,和BOSS……?」

普魯塞娜聞一聞之後,表情變得很驚恐.

莉妮亞的嘴角歪了一邊.

用討人厭的表情笑著.

「沒錯喵……啊啊,想起來了喵,那個熱情的夜晚.

人家在寢室中,被BOSS像公主一樣抱住…….

啊啊,已經不能再說下去了喵!

不過,人家那天,對著BOSS大哭了喵」

被抱住之後,扔到了房間外而已呢.果斷地.

在那之後,她在愛麗絲的房間里默默地哭了.

勉勉強強算是沒有說謊.

「怎,怎幺會,BOSS……因為對菲茲和洛克希不好意思,明明都不看我們一眼的!」

「喵哈-,那不是因為普魯塞娜的魅力不足喵-?

這可是人家自己行動之後就發生的喵.

真是的-,阿斯拉貴族的格雷拉特家的血脈真的很激烈喵.

在第一次的晚上,肋骨都好像要被折斷了喵」

「肋,肋骨……! 是,是多激烈的交尾的說!」

是說第一次和愛麗絲的晚上嗎.

愛麗絲在睡覺的時候,有時候會使出幾乎把對方給絞殺的力氣.

我也嘗過.雷歐也嘗過.莉妮亞也嘗過.

莉妮亞在隔天早上,用快哭出來的表情讓希露菲施展治愈魔術的樣子.

嗯,這也沒有說謊.

「莉,莉妮亞你,成為了BO,BOSS的妻子了?」

「討厭,才不是妻子喵…………不過呢,是像奴隸一樣的東西喵」

「奴隸!?」

普魯塞娜變得面紅耳赤,摀著嘴.

嗯,奴隸……好像也沒錯.

「嘛,其實是挺不錯的身份喵.

雖然說是奴隸也有被委托工作,部下也有50人喵.

不會像普魯塞娜這樣,被關進牢里,也會受到BOSS他們的寵愛.

啊,多魯迪亞的族長的身份好像還是比較好喵?

不過普魯塞娜已經當不上了……喵哈哈哈哈哈哈!」

尖笑聲回蕩著.

「莉妮亞啊啊-!」

普魯塞娜紅著臉,使勁地搖著鐵欄杆.

但是,從那雙手中,漸漸失去了力量.

普魯塞娜無力地跪到地上.

「嗚咕……怎幺這樣,那天,真的很忙,從早上開始就什幺也沒吃的說……我所吃掉的,充其量,也就和我一餐吃掉的量差不多的說,把打倒的魔物加工的話,應該夠填補才對的說……」

跌坐在牢房的地上,開始哽咽地抽泣起來.

這時莉妮亞放開了我.

「哈-,滿足了喵」

無比滿足的表情.

好過份的家伙啊…….

不過話說回來,普魯塞娜的確有酌情裁量的余地.

從聽到的話中判斷,從深夜一直到早上,都有發生魔物的襲擊.

造成了這幺大的損傷,應該是當天的守衛的責任吧.

因為這個失誤,做為治愈魔術師的普魯塞娜才出現.

普魯塞娜擊退了魔物之後,又拼命地使用了治愈魔術.

拜此所賜,也有很多人得到幫助才對.

然而,普魯塞娜最終也因為魔力耗盡而倒下了.

起來之後也沒有時間吃飯,就去負責守衛.

說到底,所做的事是竊盜.

就算一整天也沒有吃東西就去站夜哨,也不是什幺偷吃的好理由.

即使在我前世界的世界中也是,當警察官的犯罪被揭露的那個瞬間,就失去了升遷的管道了.

就算有酌情裁量的余地,犯罪就是犯罪.

破壞了村子的決議.

無法擔任戰士長,族長,也是莫可奈何的事吧.

「那,BOSS,老爸」

莉妮亞這時,面向著我和蓋斯,露出認真的表情.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們喵」

低下頭.

45度的鞠躬.

「……希望能讓普魯塞娜擔任聖獸大人的看護喵」

這時莉妮亞抬起頭來,向著我和蓋斯送上強烈的視線.

我因為這個視線而正經起來.

「我們在遙遠的異國土地上,為了成為族長而全力以赴喵.

有著比誰都還要努力的自信喵.

不是這樣的話,也不會拿到第一名了喵.

雖然人家在最後的最後輸給了普魯塞娜而退出了,

但是,想到普魯塞娜更適合當族長的話,也能夠接受了喵.

這些事情,只因為一次的失誤就全部付之一炬,說不過去喵」

莉妮亞這時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蓋斯.

「希望能給個機會喵.

在這之後的五年里,不……十年里.

如果有完整地照顧聖獸大人的話.

如果有確實地達成任務,將BOSS的女而帶回來的話,

希望能和這次的罪行功過相抵喵.

不是說要成為族長喵,但是希望能給予相應的地位喵」

非常矛盾的一段話.

莉妮亞自己本身,放棄了職責,成為了商人.

完全沒有要求這種事的資格.

追根究底,這個罪行,也是因為普魯塞娜的自制力不足而造成的.

的確從聽到的狀況來看,還有可以討論的空間.

然而,做過的事情,就是做過了.

從現在開始努力就想要把那些事情一筆勾消,也想得太美了.

那種事情說不通.

「這可不行」

蓋斯也這幺說了.

過去做過的事情無法消滅,無法抹除.

理所當然.

只是.

盡管如此.

以我個人的感情來說的話.

所謂的努力,就是希望得到回報.

普魯塞娜,真的很努力.

每天都一邊把肉塞進嘴里,一邊認真的上課.

因為治愈魔術是一起上課的,我非常清楚她有多幺努力.

沒有錯,她比一般人還要加倍的努力.

因此,明明是頭腦算不上是很好的獸族,也取得了第一名的位置.

既然努力了,就想得到回報.

這是我的願望.

因為自己正在努力,所以想被回報.

就只是這幺想的.

「蓋斯先生,我也可以拜托嗎?」

「哎? BOSS?」

但是,如果說我,成為了可以給予誰回報的立場的話.

只要能力許可,就想要回報他.

「…………」

蓋斯露出苦澀的表情.

但是,馬上就抬起了頭.

「我明白了.也好吧」

要是過去的蓋斯的話,這時會頑固地說NO吧.

我也不認為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

只是像任性一樣的東西而已.

「莉妮亞,普魯塞娜,好好地完成任務.明白嗎」

「是的喵!」

「是的說!」

這樣說著低下頭的二人.

看到這幕,我忽然想到了.

果然,這二個家伙就是要聚在一塊比較好啊.

────

歸程是搭小船前往聖劍街道,在石碑附近的標的吹響笛子,召喚了阿爾瑪芬,經過空中城塞,回來了.

「好懷念的地方說……過去我得到頂點的城鎮,沒想到又會回到這里的說……」

普魯塞娜在看得見魔法都市夏麗亞的城牆時,感慨萬分地這幺喃喃自語.

沒錯,她回來了.

可說是第二故鄉的,魔法都市夏麗亞.

「啊,普魯塞娜,忘記跟你說了喵」

「什幺的說? 現在稍微有點感傷的說,麻煩長話短說的說」

「因為是人家幫助你的,你暫時要當人家的仆人喔?」

「誒」

做為莉妮亞的下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七話「再訪多魯迪亞村」     下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九話「次回戰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