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九話「次回戰斗」  
   
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九話「次回戰斗」

窗外響起了麻雀的啾啾聲,我睜開了眼睛.

「嗯……天亮了嗎」

我伸展了一下身子,脊椎發出了清脆的聲響,打了個哈欠.

「哈呼……」

看了下身旁,沐浴在晨曦之中,藍色的頭發閃耀著光芒的少女正在睡著.

那是洛克希.

稱呼為神也可以.

再旁邊一點,躺著藍色頭發的嬰兒.

神與人的孩子珀耳修斯.

並不是,而是我的女兒菈菈.

再更深處.

在床鋪的下面,白色的毛球正縮在一團.

那是聖獸雷歐.

因為得到了獸族的正式遷入許可,感覺變得更大牌了一階段.

大概是從莉妮亞和普魯塞娜都畢恭畢敬這點得出這樣的感覺吧.

雖然這幺說,原本只是想著和菈菈相當親近呢…….

沒想到菈菈是救世主.

相當震撼,雖然某種程度上也能預測到.

只不過,我家的孩子是特別的,嗎.

雖然似乎會因此驕矜自滿,還是控制一下態度比較好.

將孩子區分優劣可是不行的呢.

「嗯……啊,早安,盧迪……」

洛克希醒來了.

揉著惺忪的睡眼,坐起了身子.

受到懷孕的影響而漲起的乳房光明正大地裸露出來.

不好,用有邪念的眼睛看的話,眼睛會爛掉的.

啊啊可是,我這罪惡的雙眼像是被那里吸附住了一樣.

啊啊啊,神啊.請救救我吧.

「哎呀? 為什幺拉拉會……? 盧迪抱來的嗎?」

洛克希用慵懶的眼睛看著睡在自己身邊的女兒.

歪著脖子,溫柔地撫摸她的頭.

「昨天,自己抱過來的,不記得了嗎?」

「……有嗎」

昨天充分地熱情燃燒之後,二人在睡覺時菈菈罕見的在晚上哭了.

洛克希維持著愛睏的表情,懶洋洋地站了起來,將菈菈帶到了寢室,換了尿布,喂了母乳,哄著入睡之後,自己也跟著睡了.

雖然那個時候,雷歐也理所當然地跟了進來…….

不記得的話就算了.

「……呼啊」

洛克希保持還沒清醒的表情,打了一個哈欠.

「我要去晨間練習了」

「是嗎.我今天休假,所以跟菈菈再睡一下」

這幺說的同時,洛克希躺回了床上.

「好的,晚安」

「晚安」

放著馬上開始發出鼾聲的洛克希,我走出了寢室.

換衣服之後,走到了走廊.

一時興起,打開了希露菲房間的門.

希露菲還在睡覺.

與露西二人,安安穩穩地,似乎很舒服的睡著.

露西算是也有兒童房一樣的東西,不過睡覺時是跟希露菲一起的.

偶爾在寢室里,親子三人排成川字型一起睡覺等等的也不錯吧.

不過,我怎幺說性欲也很強,一起睡的話會做起來呢…….

在開始懂事的小孩面前,重覆上演著愛的短劇可是不行的吧.

不管怎樣,我對著這幸福的光景感到滿足,關上了門.

順便,愛麗絲的房間也偷看了.

愛麗絲早上很早起.

已經起床了吧.

「嗚……嗚……」

這樣想著一看,在床鋪上面有個人影.

用兩手摀著臉,不時地抖動著.

胸部雖然很大,但是頭發不是紅色的.

也有狗的耳朵,以及狗的尾巴.

雖然一直都是想睡覺的眼睛,今天稍微帶有一點淚光.

「啊,BOSS……早安的說……」

普魯塞娜在那里.

她在那之後,和我們一同回到了魔法都市夏麗亞.

對于普魯塞娜前來之事,感到歡喜的人有一位.

愛麗絲.

她看到普魯塞娜之後,舔著嘴唇說「這孩子挺可愛的呢!」.

莉妮亞看了這個動作之後不寒而栗,普魯塞娜卻相反.

「不愧是我的說,馬上就吸引BOSS的妻子的目光說」

就這幺挺起胸膛,用驕傲的表情看著莉妮亞.

莉妮亞見到普魯塞納這個態度的瞬間,眼中閃過惡作劇的光芒後開始捧起她來.

「哎呀-,真厲害喵,居然吸引到那位狂劍士大人的目光,真不愧是普魯塞娜呢喵.真是讓人家羨慕又嫉妒喵」

「哼,對莉妮亞來講太勉強的說」

普魯塞娜上當了.

搖著尾巴靠近了愛麗絲,然後讓她摸摸耳朵內側,誇獎誇獎尾巴.

受到了可說是有點過度的愛撫,不過因為是犬系的關系吧,只是甩著尾巴喃喃地說「我真是罪孽深重的女人的說.連BOSS的女人都被我的魅力給虜獲了說」.

我看到這幕,苦笑了.

平常的話會覺得很不爽吧,但是預見之後的展開也只能苦笑了.

愛麗絲看到了普魯塞娜的態度,肯定會得寸進尺吧.

「一個人睡會很寂寞吧,偶爾讓妳來跟我一起睡唷!」

這樣提案.

普魯塞娜對于這個邀請說著「這樣一來以下犯上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的說」,承諾了.

沒有注意到喵嘻嘻地笑的莉妮亞,開始定期的與愛麗絲共渡一夜.

然後,在半夜被足以粉身碎骨的力量抱住,就是這種下場.

「嗚嗚……胸口好痛的說……」

我向著苦不堪言的普魯塞娜施展了治愈魔術.

一如往常傲人的胸部,然而現在的我是與洛克希共渡一夜後的賢者,所以沒問題.

「得救了說……」 (啊妳自己不是上級治愈魔術師嗎)

接受普魯塞娜道謝的同時,我下到一樓.

接著前往玄關,抓起放在入口附近的木刀.

一走出外面,愛麗絲正紋風不動地站在玄關前.

叉著手腕,張開雙腳.

挺著大大的肚子.

像是在當守門人一樣,站在玄關前.

「愛麗絲,早安」

「早安唷盧迪烏斯」

今天的愛麗絲心情很好.

光看表情就知道.

顯然,抱著普魯塞娜相當舒服吧.

莉妮亞及普魯塞娜.

二人現在,正住在傭兵團據點附近的場所.

雖然是和克理夫一樣的分租公寓,不過從很有默契地共用房間這點來看,果然二人感情很好吧.

二人會在黃昏的時候,輪流來探望雷歐,然後帶去散步.

盡管看護有名無實,但要是常駐在家,又讓家里發生不和的話可不好玩,這樣就好.

愛麗絲也輪流地把二人叫去寢室,當成抱枕.

莉妮亞那邊雖然千方百計想要逃跑,但還是逃不出愛麗絲的手掌心.

至少,在還有欠債時.

看著二人像是求救一樣的表情消失在愛麗絲的臥室里,稍微有點嫉妒.

偶爾,我也希望被叫進房間里啊.

我怎樣也算是愛麗絲後宮的一員,想要受到臨幸.

等懷孕結束之後,又能來和我纏綿在一起了吧.

哎呀?

怎幺好像反過來了?

好奇怪啊,明明我應該是家中的支柱才對…….

隨便吧.

「我說,在做什幺?」

「在想小孩的名字啊.果然還是勇敢一點的名字好呢」

這是該在天剛亮就到門外做的事嗎.

還想說是不是在當看門狗.

「勇敢的名字嗎,男生的話這樣的名字說不定不錯呢」

「阿爾斯啦,阿爾迭巴蘭啦,卡魯曼啦……」

「這些不會,有點勇敢過頭了嗎」

不是全部都是過去英雄的名字嗎.

嘛,雖然怎樣的名字都好.

不過要是取了太古老的名字,不會受到欺負嗎.

(譯注:阿爾斯 → 打倒《五大魔王》和《魔界大帝琪希莉卡》的勇者.

阿爾迭巴蘭 → 傳說中與魔界大帝戰斗中分開了中央大陸與魔大陸的黃金騎士.

卡魯曼 → 北神)

「盧迪烏斯有在想嗎?」

「我在想女孩子的名字唷.像是艾麗絲,芙蘭等等……美麗的名字好像比較好呢」

「要替男生取女孩的名字嗎?」

(譯注:這里的艾麗絲是Alice,狂劍王愛麗絲是Elise或Eris(英文版))

愛麗絲認真的歪了頭.

「萬一生出女孩子的話,被取男生的名字會很可憐吧」

「…………絕對是男孩子唷」

愛麗絲冷淡地把頭轉到旁邊.

那,至少想些男生或女生都沒問題的名字吧.

像是真樹啦,薰啦……不對,那些不是這里的名字呢.

嘛,這些邊跑邊想就好了吧.

「那,我去跑步囉」

「路上小心」

愛麗絲最近總算也不揮劍了.

現在,懷孕6個月了嗎.

是有了孕婦的自覺了嗎,還是說單純的本能呢.

雖然完全沒有做為母親的感覺,即使這樣愛麗絲也要生下孩子了吧.

想著這些事情,我開始了晨間練習.

────

在吃早餐的時候,家人都集合在一起.

進行伺候的莉麗婭和愛紗.

面無表情坐著的潔妮絲.

在她旁邊坐著的是,稀罕地同意跟我一起回家的諾倫.

接著,再旁邊的是活潑地坐在椅子上,腳不停擺動的露西.

對說露西說把腳放好坐下,的希露菲.

在桌子的另一側,還擺著想睡的表情,在喂菈菈母乳的洛克希.

跟母親一樣擺著愛睏表情喝著的菈菈.

和平常一樣,一邊以威武的表情坐著,一邊撫摸躺在膝蓋上的普魯塞娜的頭的愛麗絲.

還有無力地任她處置的普魯塞娜.不過料理上桌之後就甩著尾巴坐起身了.

我坐在愛麗絲的旁邊.

桌子的一頭,可以說是主位.

不過這里沒有主位的概念就是.

只是,即使桌子很大,這樣一來也感覺稍微有點狹窄呢.

房間的數量也不夠.

菈菈也馬上就要長大了吧.

不,到那個時候,諾倫也有離開家里的可能性吧?

學業結束之後想做什幺呢.

愛紗似乎打算成年後也繼續住在家里就是.

「諾倫」

「是的,有什幺事呢哥哥」

「妳在學校畢業之後,打算做什幺?」

聽到這個之後,她對我擺出了有點吃驚的表情.

「…………那個,還沒想過」

「是嗎」

嘛,還只是五年級的,學生會長.

成人也還早.

還沒有想到那邊嗎.

「那個,哥哥」

「什幺?」

「萬一,只是舉個例子而已」

「嗯」

「想成為冒險者,這樣說的話,會反對嗎?」

冒險者嗎.

諾倫當冒險者.

她勉強也會一點劍術,這五年里魔術也有所小成.

要成為冒險者沒有什幺困難吧.

她也從保羅那聽過了冒險者的故事,感到有些憧憬吧.

有點擔心.

要說諾倫的話,肯定會在哪里冒失犯錯,干脆地死去也不一定.

而且,有這幺可愛的冒險者在的話,男人也會結群而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常看見陷入危險的冒險者的關系,腦中只能浮出不好的景象.

「雖然是不會反對,但是會很擔心唷……想成為冒險者嗎?」

「不,沒有理由會那幺想吧.只是突然想到而已」

諾倫搖了頭.

其實是想當冒險者的吧.

如果從魔法大學畢業的話,應該能找到比冒險者收入更好,更安定的工作才對…….

不,比起金錢,或許是在追求別的東西也不一定.

可以的話,盡量尊重她吧.

「謝謝,我吃飽了.我要去學校了」

「好的,慢走」

諾倫吃完之後,提起行囊,從位子上站起來.

雖然洛克希休假,諾倫好像也有學生會的工作.

真辛苦呢.

和家人打完招呼之後,諾倫前去學校了.

「人家反對的說-,我不認為諾倫姊能夠當冒險者」

諾倫出發之後,愛紗低聲地喃喃自語.

「我覺得讓諾倫做喜歡的事就好了唷.畢竟自己想做什幺是很重要的事」

「我反對,諾倫大人,是保羅大人和潔妮絲大人貴重的女兒.應該要和地位相稱的人結婚,過著安全的生活才是」

「我贊成唷.雖然諾倫的劍術還不太行,不過冒險者可是很有趣的」

諾倫離開之後,家人間開始七嘴八舌的談論.

當然,這個家族會議並不會決定什幺事情.

像這樣的,只是個話題而已.

「嘛,像冒險者什幺的不管在哪里都可以當.要是想做的話,就算家人反對,我想也會悄悄地離開家擅自去做唷」

在最後,因為洛克希這句有點沉重的發言,當天的早飯結束了.

────

離開房子,首先要送愛紗和普魯塞娜到傭兵團的事務所.

普魯塞娜目前是擔任副所長的地位.

雖然工作的內容是擔任莉妮亞的輔佐,秘書一樣的感覺,不過職稱是副所長.

在所長室里,穿著黑衣與墨鏡.

雖然沒有吸著香煙,不過還是相當有趣.

下次,也買個干部用的帽子來吧.

「那,要加油唷」

「Yes sir, BOSS!」

「今天也要努力賺錢的說!」

「別做太超過的事情喔」

這樣囑咐之後,從愛紗拿里取得了組員……不對,團員的名單.

50人的名單.

里面也用記號標記著特別擅長事務處理的人.

接著打算把這個名單給奧爾斯蒂德過目,從里面挑選出成為人神的使徒的可能性比較低的人.

然後就是一個一個會面,讓看起來比較認真的家伙來幫忙事務所的管理及紙本資料的整理.

「話說回來,像這樣的工作的話,讓人家來做不就好了嗎……」

愛紗這幺說過,然而這種事可不行.

確實交給愛紗的話效率會相當令人滿意吧.

只不過,假設,萬一,看到了奧爾斯蒂德的情況下.

或者是,因為某種不明原因而使詛咒發動的情況下.

愛紗就可能會和奧爾斯蒂德敵對.

愛紗要是全力反對我成為奧爾斯蒂德的部下的話,感覺會變得非常難以行動.

她雖然每天都過著規律的生活,一但開始行動就會很快的得到成果呢.

當意識到愛紗開始在暗地里搞鬼的時候,奧爾斯蒂德已經被沉到海底里了吧.

說不定會變成這樣的事情.

雖然也覺得是不是想太多了.

「愛紗要負責傭兵團唷」

總之先這樣說吧.

────

離開辦公室,前往奧爾斯蒂德的所在.

要向他報告這一個月來我的活動內容.

以莉妮亞和普魯塞娜做為傭兵團首領,愛紗做為輔佐.

關于這件事,並沒有特別受到反對.

「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事,試著繼續下去」

像這樣,得到了倒不如說對我的行動感到很有趣的發言.

在這個事務所里設置事務員的事也得到了許可,然後說「從這二個人里選一個就好吧」,從名單里挑好了人選.

難不成,其實很期待也不一定.

「話又說回來,莉妮亞和普魯塞娜,像這樣子沒問題嗎? 曆史不會發生什幺變化吧?」

「結果來說其中一位成為族長的話,曆史就不會發生大改變」

結果來說其中一位成為族長的話.

這次,普魯塞娜只剩一層薄薄的皮還連在族長候補的地位上.

莉妮亞雖然受到了責難,要是認真起來的話取代普魯塞娜成為族長也是有可能的吧.

再不然的話,我認真的去推一把也可以.

「在和你關聯上的那個時間點,大部份的人命運都大大地改變了.所以說,沒辦法確定地說就是」

耳朵好痛.

不過,我只是普通的活著而已啊.

請多擔待一下.

「雖然這幺說,沒有想到我家的女兒是救世主.奧爾斯蒂德大人早就知道了嗎?」

「不,一直以來都是別的男人當聖獸的伙伴的」

到這次為止的輪回里菈菈好像都沒有出生,這也是當然的吧.

「但是,從你的話來看,可以明白人神積極地想要回避你和洛克希的結合.我想應該有著相當強的命運」

我家的女兒,踩到了本來的救世主頭上,取得了他的地位,變成了這樣的形式了吧.

「順便問下,本來的救世主先生的話,是做了怎樣的事情?」

「是把複活的魔神拉普拉斯打倒的男人」

「原來如此……那幺那個人,沒有成為救世主也沒關系嗎?」

「沒問題.對我來說,拉普拉斯也是不得不解決的對手.

雖然曾經受過聖獸和其伙伴的照顧……但並不是必要的棋子」

過去,數次的輪回中與拉普拉斯交戰時,成為了強力的伙伴.

但是,現在像拉普拉斯之類的已經可以輕松取勝所以沒用了嗎?

「菈菈也,背負著與拉普拉斯戰斗的命運嗎?」

「誰知道.

但是,對人神來說,拉普拉斯也是想要消滅的目標.

從阻止她的誕生來看的話…….

你的女兒不是對拉普拉斯,而是對人神來說會成為巨大的障礙吧」

菈菈將來會成為對打倒人神很重要的斗士.

這些,僅僅是預測而已.

因為這次的輪回當中,奧爾斯蒂德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吧.

「果然,今後菈菈會被人神當做目標吧……」

總之,我首先擔心的,是這個.

心愛的女兒被當成目標這種事,有如不安的種子.

但是,奧爾斯蒂德搖了搖頭.

「正是為此而呼喚出聖獸的.那只聖獸的命運很強,即使是人神,也沒辦法那幺簡單就出手」

「……哈啊」

「更何況,要是發生什幺事情的話,我也沒有打算眼睜睜看著你的家人死亡.所以放心吧」

既然奧爾斯蒂德都說到這個份上,我姑且也放心吧.

我,做我做得到的事就好.

和目前為止一樣,准備面對應該會到來的『次回戰斗』.

────

離開事務所後,我朝著學校的方向前進.

菈菈的事情,還殘留著些許不安.

但是,只是覺得不安的話,什幺事也無法解決.

轉換一下心情吧.

「呼-……」

好,轉換完成.

轉換完成了.沒問題.

接著,紮諾巴和克理夫的研究正在進行吧.

魔導鎧在燃費上能再改良一點就好了.

但是目前為止除了我之外沒人能夠使用…….

不對,要是有效的低燃費化後變得誰都能使用,被人神側給擄獲也會很困擾.

接下來,先去哪好呢.

按照我的預測,克理夫從早上開始就努力的和艾麗娜莉潔制造第二胎.

那二個人,不知道為什幺常常在一大早就辦事.

一大早先來一發,到晚上之前充電,晚上再來一發,睡覺的時間里充電.

持續著這樣的循環吧.

克理夫說不定再不久就要腎虧了.

那,和往常一樣先到紮諾巴的住處露一下臉吧.

在紮諾巴那邊,先是魔導鎧的研究成果與實驗.

之後,傳達傭兵團的事情,以及討論之後店員募集的計劃.

這些結束之後,去吃午餐,然後再到克理夫那里.

如果又有試作品完成的話,就帶到奧爾斯蒂德那里去.

按照這個流程進行吧.

就這樣,簡易的確立的計劃,進入了研究大樓.

「白癡嗎!」

突如其來的飛來了罵聲.

雖然我不打算否認什幺愚蠢的事情,不過突然這樣太過份了.

說別人白癡的自己才是白癡.

「你的話應該明白的吧!?」

盡管講著這些玩笑話,我當然也知道這些話並不是對著我說的.

試著搜索聲音的源頭之後,很快就找到了.在樓梯的轉角.

在那里,五名男女正在爭吵.

全員都是我認識的人.

「這可是叫你去送死的啊!」

從剛剛開始就在大吼的是克理夫.

克理夫抓著紮諾巴的領口,激動地怒吼著.

在他的身後,艾麗娜莉潔用困擾的表情抱著孩子.

紮諾巴則是,用冷漠的眼神朝下看著克理夫,身體沒有移動一絲一毫.

在他身後待命的金潔,正用微弱的,哀求的眼神看著克理夫.

在腳邊的茱莉,現在也用快哭的表情朝紮諾巴望去.

吵架……就算這幺說,樣子也有點奇怪.

出了什幺事嗎.

「紮諾巴,克理夫!」

發出聲音爬上樓梯,二人猛然地朝了這邊看.

克理夫用求助般的表情.

紮諾巴面無表情.

紮諾巴用這樣的死魚臉看過來還真是第一次.

不對,以前好像也曾經看過一次.

那是在哪里呢…….

「師父,您來得正好.現在正准備要去見您」

「盧迪烏斯,來得正好,你也來說服紮諾巴吧!」

二人同時開口了.

紮諾巴用有些不悅的表情,稍微粗魯地推開克理夫.

雖然看起來並沒有那幺用力,但是神子的怪力讓克理夫踩空了腳步,跌到了地上.

紮諾巴看到這里雖然一瞬間露出了抱歉的表情,但是沒有道歉就接近了我.

從比我還稍微高一點的眼睛里,放出要把人射穿一樣的視線.

「……是有什幺事嗎?」

「余想把茱莉托付給您呢.雖然是用余的錢買下的,但原本就是師父的奴隸」

紮諾巴平淡地這幺說.

在這之前,麻煩先說明一下.

「放著茱莉,是打算要去哪里?」

「回本國.因為歸還的敕命送來了」

敕命.

也就是說,是國王的指示嗎.

但是,這樣的話,為什幺克理夫會如此反對呢.

只剩半年了,等畢業典禮也沒什幺意義.

「吾弟帕克斯,謀反成功了呢.

殺了父王與王兄之後奪取了王位」

「…………哈?」

帕克斯,就是那個,抓住了莉麗婭的第七王子嗎?

那家伙謀反成功之後……王位?

也就是成為了國王?

「因內亂而疲弊之時可能會受到他國的侵攻,

因此要余回到國內,鞏固防衛.

是故,要稍微回去一下」

紮諾巴用像是要去超市一樣的語氣這幺說.

但是,這句話總算也讓我領悟到了.

『次回戰斗』比我所想的還要早到來,這件事.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八話「肉干殺人事件」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話「紮諾巴的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