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話「紮諾巴的決意」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話「紮諾巴的決意」

網譯版 轉自 無職轉生貼吧

翻譯:Wix3000

前情提要:本國對紮諾巴發出的歸還命令

拉諾婭魔法大學,研究大樓.

紮諾巴的研究室.

那里有六名男女人圍在一張桌子周圍.

我和克理夫,紮諾巴三人坐著,艾麗娜莉潔,金潔,茱莉三人像把我們圍住般的站著.

艾麗娜莉潔還抱著孩子,所以是七人嗎.

紮諾巴一直擺著一副艱難的表情,克理夫感覺很煩躁.金潔也面露難色,茱莉現在也是快哭出來的表情.

就連艾麗娜莉潔也露出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的表情.

沉重又討厭的氣氛.

「紮諾巴,先冷靜一下,能從頭完完整整的再說明一遍嗎?」

「………………好吧」

紮諾巴面無表情.正因為他平時一看到我就露出笑容,像現在這樣面無表情真是充滿了違和感.

簡直就像是另外一個人一樣.

「今天早上,西隆王國的士兵給余送來了一封信」

這封信剛才已經交給我了.

現在在我的手中.

我把這封信再次打開來看.

有著帕克斯的署名以及西隆王國印記的信封.

里面放著三張紙.

第一張是關于約半年前西隆王國的政變的詳細經過.

前往王龍王國留學的第七王子帕克斯,以王龍王國為後盾,回到了西隆王國.

接著便發起了政變,殺害了前國王.

其他王族也全部肅清.

成為了西隆王國的國王.

感覺像在稱頌帕克斯那樣寫得落落長一串.

第二張是關于政變之後的事.

由于政變中解雇了大部分國家的大臣和將軍,從西隆王國逃出的人也持續不斷.

隨著人口的減少,西隆王國整體的兵力下降.

察覺到這個情況的北方國家可能會趁機攻打過來.

能用于國防的兵力不足.

這時將身為神子的紮諾巴召回,擔當國防的方案被提出了.

這樣的內容.

以「為了改變國家這是必要的事情,帕克斯並沒有錯」這種感覺的藉口來寫的.

第三張是要將紮諾巴召回國的書狀.

里面寫了前王命令的解除以及召回本國的命令.

上面也印著西隆國王的印記,還是個很正式的書狀.

簡單來說這三封信就是,

「帕克斯的英雄傳記」,

「藉口」,

「兵單」.

由于政變導致戰力低下.

因為敵人要過來侵略所以要加強戰力.

雖然感覺上完全只是藉口,但是在道理上也說得通.

盡管對于紮諾巴做為戰力的效益還抱著疑問,

不過在西隆國內紮諾巴也很有名,就算只是把他召回,士兵的士氣也會提升吧.

雖然想說既然有王龍王國當靠山的話,國防也交給王龍王國不就好了,但或許也有可能這種事是不行的.

畢竟無法認為每個國家都團結一致呢.

既然說做不到的話,就是做不到吧.

話雖如此,過去曾經有過過節.

8年前,紮諾巴幫助了我,粉碎了帕克斯的企圖.

結果,帕克斯到王龍王國,紮諾巴到拉諾婭王國,各自以留學的形式被放逐到國外去了.

要是帕克斯對那時的事還梗梗于懷的話,紮諾巴就得多小心了.

可以推測這次的召回是為了對紮諾巴複仇的陷阱.

嘛,那里先不管.

問題是從這里開始.

問題是,紮諾巴的選擇.

「那,你看了這個,准備怎麼做?」

「余要按照命令回到西隆王國,參與戰事」

就是這個.

不管是克理夫還是金潔,都表示反對.

假設紮諾巴是為了去報前王之仇的話,我懂.

反過來說,違抗命令連夜潛逃的話,我也懂.

但是,紮諾巴沒有這麼做.

即使知道是陷阱,也只是乖乖地遵從.

對帕克斯.

對篡位者.

「沒有去的必要」

這時克理夫這麼說了.

克理夫強烈地認為這是陷阱.

甚至可以說他心里已經確定這是陷阱了.

「我可以跟你打賭,這是為了殺你設下的陷阱」

「唔嗯」

「一般來說,發動政變的話應該會把整個家族都殺了.就算只是為了不留下後患」

克理夫自己,也是受到了米莉絲神聖國的權力斗爭影響才會在這里.

因為克理夫的祖父要是在權力斗爭之中敗北的話,也會給克理夫帶來危險.

敵人的家人要全部殺光.

我想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基本上,就算敵人的進攻是事實,你一個人前往增援,又能做什麼啊」

「總能做點什麼吧.畢竟,余好歹也是神子」

「就算是這樣好了!」

克理夫用煩躁的表情,咚一聲地敲了桌子.

蒙混過去了呢.

「即使你把敵人給擊退了,帕克斯又會采取怎樣的行動!?」

克理夫知道造成帕克斯被流放國外的事件的來龍去脈.

之前某個時間點吧,我說了我和紮諾巴相遇的事情.

所以說,他也知道帕克斯是怎樣的家伙.

雖然也帶有一點偏見吧,但是他反對的理由,我也很明白.

「把你利用完之後就不會再讓你活下去了吧!」

所以,連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

然而,我也同意這個意見.

假設,就算真的其他國家前來侵略演變為戰爭.

就算帕克斯真的想要紮諾巴的力量.

就算這時紮諾巴去了西隆王國,利用神子Power把事情解決了.

但是之後又會如何.

身為王族,身為第三王子的紮諾巴,對帕克斯來說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打倒敵軍的話,紮諾巴的評價也會上升.

說不定會被吹捧成拯救國家的英雄.

因為從危機中得到救贖的士兵們,會得到極大的人氣也說不定.

那樣的人,卻和自己一樣流著王家的血脈.

帕克斯會怎麼想呢.

不會覺得很礙眼嗎.

看起來不會是威脅到自己地位的存在嗎.

有這種念頭的時候,帕克斯會采取怎樣的行動呢.

不用想也知道.

「紮諾巴,我也這麼認為」

「……那種可能性的確很高呢」

我同意克理夫之後,紮諾巴也再一次以認真的表情點頭.

是代表他明白了帕克斯可能對自己懷恨在心的事,以及自己可能會被殺的事嗎?

「但是,不去不成」

明明是這樣,紮諾巴還是說要去.

很奇怪的發言,搞不懂意義.

「……為什麼啊」

「因為是正式的歸還命令」

即問即答.

的確,書狀上蓋有國王的印記.

撤回前往的命令,現在馬上停止留學回來.

以此為主旨的文章.

「但是,是帕克斯寄來的吧? 國王換人了,不是沒有服從的必要嗎?」

「師父.因為國王換人就不聽命令也可以的話,這麼一來國家是無法維持下去的」

「就算這麼說,他也並非是經過正式的手續而當上國王的……也就是篡位者不是嗎?」

「不管是什麼理由,現在帕克斯是國王的事情是千真萬確的」

是這麼一回事嗎.

嘛,就算在前世的世界里,這樣的國家倒是也有好多個…….

那些國家的臣子,為什麼那樣呢…….

即使是篡位的國王,也想在他底下工作嗎…….

「紮諾巴,你想在帕克斯底下工作嗎?」

「並非如此」

紮諾巴從容地搖頭.

這樣下去沒有進展啊.

不管說什麼,不是都沒辦法傳達給紮諾巴嗎.

這樣的想法,讓我的心情焦慮了起來.

「那,到底為什麼啊」

不知不覺口氣變重了.

「知道會被殺.沒有打算要服從.那麼,也沒有必要去吧.為什麼要堅持到這種地步啊?」

或者是也在害怕報複嗎.

紮諾巴拒絕命令的情況下的,來自西隆王國的報複.

但是,這里是拉諾婭王國.從西隆王國不管多快也要半年才到得了的地方.

這樣的話,去向艾麗耶魯說情,變成流亡到阿斯拉王國的形式也可以.雖然不知道因為西隆王國發生政變,人身有危險而想要流亡,這樣能不能用來當流亡的理由就是了.

「理由嗎」

對著我的提問,紮諾巴笑了.

不是平時那種發自內心感到開心的笑容.

是勉強裝出來的笑容.

「你知道嗎師父,余對西隆王國來說原本就是個麻煩人物」

「沒有那種事吧,你可是神子啊?」

「嗯,但是,是不會控制力道而殺死了王族的神子」

這番話讓我突然想起西隆王國時代紮諾巴的別名.

『斷頸王子』.

將剛出生不久的正妃的孩子──自己的弟弟的頭給扯下來的,狂亂的王子.

雖然是不需要多說的事情,但是沒有正當的理由就殺死血親,即使是王族也是不能容許的事情.

但是,發生這起事件之後的紮諾巴,可說是幾乎沒有受到責罰.

明明紮諾巴的母親就被放逐到國外了.

「余之所以被原諒,是因為余是神子.認為余有一天會派上用場吧」

克理夫用動搖的表情看著我們.

這些事情並不知情吧.

「在這之後,也把自己的妻子的頭扭下來,引發了內亂呢」

紮諾巴曾經結過婚.

做為王族的政略婚姻,並在新婚初夜把對方的脖子給扭斷了.

接著,以這件事為起點,爆發了內亂.

「畢竟那個女人說了無法原諒的事情,余也不打算原諒她,但是引發戰爭的余就算受到處刑也不奇怪」

紮諾巴這麼說完,看著我.

「但是,余沒有被處刑」

然後,歎了一口氣.

接著,用像是在問理所當然的事情一樣的語氣說道.

「師父.你認為為什麼余活了下來?」

「……」

我無法回答.

紮諾巴接著說.

「在那之後,和師父相遇,引起問題的余,終于被流放到國外了.

即使被處刑也不奇怪,但卻只是被流放國外就結束了.

就算是受到了流放,來到夏麗亞這里之後,從本國也送了大筆的生活資金過來.

你覺得這些是為什麼?」

我知道紮諾巴想要說什麼.

我知道讓紮諾巴活下來的理由是什麼.

「是為了在有萬一的時候,保護國家」

紮諾巴的語氣很重,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就連克理夫也張大眼睛,靜止不動了.

只有金潔表現出理解,臉上充滿了悲傷.

「與他國的戰爭正是余的義務.

為了這個而讓余活下來,為了這個而容許余的任意妄為.

因此,不去不成.

就算只是萬一,要是國家被攻入時才動身的話,就太遲了.

不,說不定現在已經被攻入了.

現在不馬上火速前去的話不行」

很正確的說法.

要報養育至今的恩情,讓自己活下去的恩情.

把得到的東西還回去,是理所當然的.

實際上,說不定是當帕克斯發動政變的時候就想要回去了.

但是,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如果自己在這時引發內亂,讓國內疲弊的話,名為西隆的王國或許真的會滅亡.

所以才服從帕克斯的.

為了守護名為西隆的國家.

我懂.

但是啊,紮諾巴.

不對吧.

你是個更加地任性,更加地自由的人吧.

是個對責任什麼的會說「這件事跟余沒有關系呢,比起那個請先欣賞這個人偶! 特別是這個曲線!」之類的話的角色吧?

……說不出口.

並不正確.

確實是想向紮諾巴說「跟那種事沒關系」.

但是,並不正確.

「……你,會被殺喔?」

我總算是擠出了一句話.

對這句話,紮諾巴回答.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吧」

毅然地,坦然地.

向過去的武士或舊日本軍的軍人問的話,也會得到這樣的回答吧.

但是,應該要制止才行.

我並不想要紮諾巴去送死.

但是,我無法直接了當地反對.

是因為我被紮諾巴的視線筆直地盯著嗎.

因為我變了嗎.

腦中找不到適合的詞.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師父,克理夫.請不要擺出那樣的表情」

紮諾巴這時,擺出了可說是爽朗的笑容.

一如以往的笑容.

「余在西隆的時候,也從來不思考義務之類的事情.

但是和師父相遇,和克理夫相遇,和七星大人相遇.

在這里生活的日子里,想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是什麼呢……」

然後得出的結論是「保護國家」這種事嗎.

就算是跟我們一起生活之後得出來的結論,為什麼又會跟守護國家扯在一起呢.

我不懂.

「嘛,雖然自以為是的說了這些,余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吶! 哈哈哈!」

紮諾巴笑了,但是我笑不出來.

我沒有打算對這家伙做出的結論找碴.

究竟是對是錯,不等結果出來就不知道呢.

應該要尊重他的選擇.

能說的只有一件事.

選擇的結果,紮諾巴會死的話……對我來說也不好.

紮諾巴是我的摯友.

回頭想起來,我總是受到這家伙的幫助.

在西隆前來救我的是這家伙.

到這所學校來的時候,沒有遇到這家伙的話,我也不會有像現在這麼多朋友.

和莉妮亞,普魯塞娜扯上關系,是以紮諾巴的人偶做為起頭.

沒有紮諾巴在的話,或許和克理夫也不會像現在這麼要好.

一起去魔大陸的時候也是,這家伙空手就壓制住了阿托菲.

魔導鎧也是,沒有這家伙的話就不會完成.

回頭一想全都是受他幫忙.

再加上,和紮諾巴一起做人偶的時候,閑話家常很快樂.

我覺得很快樂.

這家伙常常會抬舉我,不管做什麼都會贊賞.

和這樣的家伙在一起,不可能會覺得不舒服.

每個人對此可能有不同的想法,但是我毫無疑問地,覺得很舒暢.

更何況這家伙,即使在未來的日記里,到死之前也一直關心著我.

無法對這樣的紮諾巴見死不救.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這個人,不能對紮諾巴.西隆見死不救.

……嗯?

等等喔.

未來的日記?

突然,我的腦中有某種東西互相連接在一起.

「紮諾巴」

「怎麼了嗎,師父」

下一句話,自然而然地說出口.

「我也去」

說出這句話時紮諾巴那既高興,又困擾的表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集會結束之後的我,趕往了奧爾斯蒂德的所在之處.

一邊移動,一邊試著思考關于這次的事情.

首先,有關紮諾巴的回國召集.

在日記里面,沒有這樣的事件.

紮諾巴一直都在夏麗亞里.

大概吧,雖然不知道實際上是如何,但是有寫著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在日記的未來里,這個歸國命令沒有來吧.

帕克斯的政變失敗了嗎.

不對,可能從一開始政變就沒有發生.

總之,這次發生了與日記里不相符的事情.

也就是說難不成……這不是很有可能是人神搞的鬼嗎.

仔細想想,在這一年半來,人神都沒有派出第三個使徒來.

最後的一個人是帕克斯,在背地里鬼鬼祟祟地行動.這樣思考的話,也符合邏輯.

奧爾斯蒂德雖然說過「等待時機」,說不定現在就是那個時機.

嗯,沒錯.

肯定是這樣嗎.

為了這個時刻,我才累積力量的.

為了幫助紮諾巴.

「奧爾斯蒂德大人!」

奧爾斯蒂德和往常一樣,在高級的桌子前面寫著東西.

「盧迪烏斯嗎.怎麼了?」

對著和往常一樣擺出恐怖表情的奧爾斯蒂德,敘述了事情的經過.

紮諾巴收到的召集令的事.

但是,根據日記紮諾巴並沒有被叫去,這件事.

「這個件事是人神做的對吧?」

「……」

非常自信滿滿地這麼說了,但奧爾斯蒂德只是用恐怖的表情瞪過來.

咦?

奇怪呢.

有什麼搞錯了嗎.

「我所知道的曆史里,西隆王國在現在約30年後,因為帕克斯.西隆的政變而滅亡」

奧爾斯蒂德用可怕的表情對著困惑的我回答.

不對,也不是說是特別恐怖的表情就是.

「……30年後?」

「沒錯」

奧爾斯蒂德告訴我關于本來的曆史.

本來的曆史.

換言之就是沒有發生轉移事件,我和西隆王國毫無瓜葛的情況下的曆史.

那個狀況下,帕克斯利用國內的奴隸市場累積資金並收集人材,得到捕捉人質打倒敵人的力量.

接著,似乎最後發動了政變.

政變成功,帕克斯得到了王位.

但是,這時帕克斯已經油盡燈竭了.

做為國王,不管做什麼都變得很自由的帕克斯,似乎對帝制開始感到疑問.

帕克斯廢止了帝制,提出了共和制的提案.

于是西隆共和國誕生了.

西隆共和國在此之後,變成了強國.

逐漸成長成連現在紛爭地帶的一半都納入國土的程度.

接著,成為世界第4強的國家的西隆共和國,誕生了對人神來說是個阻礙的存在.

「人神不喜歡這件事,于是讓你到西隆王國,打算讓帕克斯遠離國家,但是……」

這是指我因為人神的建議前往了西隆王國,使事情發生變化.

二人變成放逐國外,帕克斯成為王的路線消失了.

西隆共和國也不會誕生.

「帕克斯要是成為了國王的話,共和國就會誕生」

奧爾斯蒂德擺出了費解的表情.

也就是說,人神的想法和結果相違了.

「這次畢竟有西龍王國當作後盾.會不會帕克斯就不會提出共和制?」

「不,不會變.以前我也做過和這次類似的事情,但是帕克斯還是提出了共和制」

不管是怎樣的過程,只要帕克斯登上王位,似乎不久後就會提出共和制,將西隆王國變成共和國.

和艾麗耶魯那時一樣.

結局是命中注定.

拿下王位的話,之後的發展就幾乎確定了吧.

「咦? 那日記的未來那邊呢?」

「恐怕,帕克斯沒有發動政變.和人神最初的想法一致,西隆王國還是小國吧」

也就是說.

原本的曆史是『帕克斯發動政變成為國王,共和國誕生』

日記的曆史是『因為人神的穿針引線帕克斯沒有成為國王,共和國沒有誕生』

這次的曆史是『帕克斯發動政變成為國王,共和國多半會誕生』

這樣的感覺.

也就是說,人神特地變回了原本的狀態.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是陷阱吧」

奧爾斯蒂德的話沉重地壓在我的心上.

「或許人神就算將變更好的未來恢複原狀,也想要殺了你」

將一件事還原,來殺了我,嗎.

麻將里也有為了不讓對手胡牌,刻意拆掉自己手牌的戰術.

和這個一樣嗎…….

「傻傻地跟去的話,人神會准備好能確實殺掉你的陷阱吧」

「如果是瞄准奧爾斯蒂德大人呢?」

「也有這個可能,但是紮諾巴.西隆是你的朋友.就算講成是誘餌也不為過」

「……」

帕克斯呼喚了紮諾巴.

無視幾乎確定是陷阱這件事,紮諾巴打算要去.

人神雖然應該看不見我到底會不會去,但是紮諾巴很有可能會死的話我也會上鉤吧.

畢竟人神的話,大致上還算清楚我是個怎樣的家伙.

……這次的人神有用腦袋呢.

「紮諾巴是制造你的裝備的男人.說不定打著就算你不來,把他收拾掉的話對之後也有好處的算盤」

一石二鳥嗎.

我來的話二個人一起.

我不來的話一個人也好.

「紮諾巴是使徒的可能性呢?」

「就這次而言沒有吧.他對西隆的曆史來說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

喂給我住口.

那個家伙,對我來說是重要人物的喔.

實際上,就是這樣讓我完全地上鉤了.

「那,該怎麼辦才好呢」

「和平常一樣,從正面擊潰」

「……也是呢」

總而言之,奧爾斯蒂德能跟來的話就輕松了.

和艾麗耶魯那時一樣處理就好.

就算是陷阱的話,也沒有問題吧.

我就像補蚊燈一樣吸引敵人,出現狀況的話就「老師拜托了」.

宛如燈籠魚一般,奧爾斯蒂德應該會乾淨利落的幫我打倒敵人.

我最近在街頭巷尾里好像偶爾會被稱為「龍神的部下」或是「龍神的嘍囉」之類的,不過或許「龍神的提燈」這個名字是最適合的.

「但是,也有與人神無關的可能性」

「…………是,什麼意思?」

「從一開始,這件事就預定好會發生的可能性」

唔嗯.

一開始就預定發生.

「剛剛說的那些話,不過是預想.

關于現在的時期,也沒有寫在日記上.

說不定紮諾巴去了本國以後,意外地會平安回來」

和人神無關,發生了這起事件.

紮諾巴按照曆史被西隆召集,接著工作結束,平安地回來.

這麼一說的話,看起來好像,也有這種可能,嗎?

「…………嗯-」

「日記的紮諾巴身上有米莉絲的懸賞.

考慮到這一點的話,西隆也很也可能不會允許紮諾巴的歸來.

或者是紮諾巴自己一腳踢開,也可能是金潔隱瞞了起來……」

原來如此.

冷靜下來想想,日記和現在的情況不一樣.

假設日記的未來里帕克斯政變成功了,紮諾巴也是通緝犯.

不讓被米莉絲神聖國通緝的人回到國內,宣稱不知情也是能夠理解的.

在米莉絲神聖國里,有像傭兵部隊一樣的騎士團.

讓紮諾巴回去的話,那個騎士團就也可能會加入敵國.

要說出所有可能性的話,那就沒完沒了了.

「但是,人神利用我,改變了西隆的曆史對吧? 那個情況下,西隆還是變成共和國了不是嗎?」

「就算想改變也改變不了,也有這種可能.

你的命運雖然很強,但是並沒有強到能夠把一切都扭轉的程度吧」

嘛,跟我有關的所有曆史都發生變化也不太可能.

「姆……」

這時,奧爾斯蒂德注意到了什麼.

手放到下巴上,像在思考什麼一樣的姿勢.

「怎,怎麼了嗎?」

「不是……帕克斯曾經待過王龍王國呢」

「嗯」

「這樣的話,政變也可能是由王龍王國給促成的呢」

「嘛,是這樣呢」

啊,對呀.

帕克斯待過王龍王國.

也就是說,有可能在那里被別的使徒給騙了嗎.

帕克斯有可能不是使徒.

王龍王國的某人,有可能是人神的使徒.

而那家伙,可能就是這次的黑幕.

「好,我去王龍王國,尋找那里可能是使徒的人」

哎?

不跟來嗎?

「但,但是,西隆王國是人神的陷阱的情況下……該怎麼辦?」

「……你這麼害怕的話,不要去就好了吧」

也就是說,拋棄他的意思嗎.

拋棄那個紮諾巴.

也是,對奧爾斯蒂德而言,或許紮諾巴不是什麼重要人物.

奧爾斯蒂德雖然跟我約定過要守護我的家人,

但是紮諾巴是摯友,並不是家人.

啊,那讓他變成家人不就好了嗎.

拜托家里的誰去跟紮諾巴結婚的話………….

不對,不是那樣.

雖然覺得紮諾巴的話就算把妹妹托付給他也不成問題,但是不是那樣.

「紮諾巴幫助過我.日記里也是,直到最後,都在幫我」

「……」

「我不會扔下他不管」

問題是,我一個人能不能成功地保護紮諾巴這件事.

不對,或許不用一個人去也可以.

派遣某個人去幫我保護紮諾巴怎麼樣呢.

愛麗絲好像也有認識劍聖,和劍之聖地取得連絡,組成紮諾巴護衛團之類的.

不對,讓不認識的人知道轉移魔法陣的存在會很困擾呢.

傭兵團也還不到可以展開行動的階段…….

「那麼你就去西隆,我前往王龍,粉碎人神的企圖.可以嗎」

「是」

仔細想想看的話,還有許多的可能性.

在路上必需要一邊尋找,一邊調查吧.

「對了.忘了跟你說,去西隆那邊的話,有一件事希望你遵守」

「是」

希望我遵守的事嗎.

會說絕對不要死啊,之類的話吧.

要是這樣的話,會讓我動心就是了…….

「萬一,帕克斯.西隆是使徒,也不准殺了他」

「……什麼?」

「不准殺帕克斯.西隆」

因為是很重要的是嗎,說了二次.

不對,因為我又問了一次吧.

不准殺帕克斯…….

為什麼會有這種要求,關于這一點沒有什麼好迷惘的.

因為要是殺了帕克斯,西隆就不會變成共和國了.

OK, Boss.

假設帕克斯對我們抱持著敵意,也會在不殺了他的情況下處理唷.

「我知道了」

但是,難度上升了呢.

假如帕克斯朝我們殺過來,我們也不能殺了他.

在這個狀態下……首先,我不能死了.

紮諾巴也要帶回來.

咦?

這樣說來,紮諾巴要做什麼才會回來呢.

紮諾巴的目的是什麼來著?

國防?

做了什麼才會感到滿足呢.

不對,算了.

總而言之一起跟著他去,抓到機會,就掏心掏肺的說服他吧.

「奧爾斯蒂德大人,非常感謝您」

「免禮」

我對著奧爾斯蒂德深深地一鞠躬,之後離開了事務所.

────

只不過,人神的陷阱嗎.

紮諾巴對于我要跟著一起去的事情,沒有特別說些什麼.

但是,要是說是陷阱的話,紮諾巴會反對的吧.

反過來呢?

就算會被反對也應該說嗎.

人神為了殺我,在西隆王國布下了陷阱.

以你做為誘餌,打算要殺我.

所以說,拜托不要去,之類的嗎…….

不對,不行吧.

大概只會回我一句「既然是這樣的話,余就自己一個人去」.

這樣的話,還是保持沉默,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跟在他身邊比較好吧.

……這次也要保持沉默.

我,說不定慢慢地被紮諾巴討厭了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十九卷 青年期 部下篇web版 第百九十九話「次回戰斗」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一話「第六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