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一話「第六感」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一話「第六感」

回到家里,向家人報告了.

最近,在前往出差時常常沒有詳細說明.

但是,這次似乎會花上一些時間,所以想要說明一下.

首先,我的事務所里沒有直達西隆王國的轉移魔法陣.

因此要透過事務所的話,就要在王龍王國購入馬車,再前往西隆王國.

過去,從王龍王國移動到西隆花上了4個月.

考慮到在途中同時有進行搜索,要是趕一點的話只要2個月就能到了.

2個月.

也就是說,來回要4個月.

愛麗再過3個月就要生產了,看來不管怎樣都來不及.

當然,拜托佩魯吉烏斯讓我們能直達到西隆王國的話事情就好辦了.

紮諾巴和佩魯吉烏斯的交情很深.

紮諾巴在市場找到水准不錯的繪畫或人偶之類的就會帶過去,和佩魯吉烏斯二人進行品評.

要是有佩魯吉烏斯中意的東西也會獻給他.

既然感情這麼好,紮諾巴求助的話應該也不會拒絕才對.

話雖如此,就算這樣一來移動時間可以大幅縮短到一個月之內,

在西隆王國里面,要說服紮諾巴,不知道還要花上多少時間.

畢竟我也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才好呢.

如果只是把誰打倒之後回家就簡單了吧,但是卻不能打倒帕克斯.

花費超出預期的時間的可能性也很高.

「就因為這樣,不知道何時能夠回來」

在晚餐的時候,這樣宣言了.

和往常一樣諾倫不在.畢竟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沒辦法.

雖說如此,希露菲以下,潔妮絲以外的人都全員到齊了.

關于時程以外的事情也概略地說明了.

只有一點,可能有人神的陷阱等著我的這一點並沒有說.

畢竟只不過是可能而已.

愛麗絲他們硬要跟來的話也很麻煩.

雖然有點卑鄙,但是拜此所賜沒有被反對.

「Boss的話是沒問題啦」

但是,她們一齊看向了愛麗絲的方向.

愛麗絲接受著周圍的視線,在大肚子上面將雙手交叉.招牌的動作.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呢」

一派輕松的發言.

希露菲有點慌張地說.

「等等愛麗絲,這樣講不會太輕松了嗎?」

「就算盧迪烏斯不在,小孩子也生得出來啊」

「但是,很辛苦唷?」

「我知道啊.可以,就算盧迪烏斯人在,頂多也只能握著我的手而已吧?」

「雖然是這樣沒錯啦,可是這樣不是就夠了嗎……」

希露菲這麼說的時候有點退縮了.

仔細一看,洛克希也好像在說沒錯一樣,將手一開一合的.

根據當事人的說法,生產過程中我的手掌的溫暖好像很重要.

「盧迪烏斯不需要」

愛麗絲這麼說,哼一聲地撇起嘴.

雖然被說不需要有點傷心,嘛,莉麗婭和愛紗也在.

的確是不需要我吧.

「盧迪烏斯回來的時候,對生下了出色的男孩子的我說一聲干得好就夠了唷」

今天的愛麗絲真是個冷酷的男子漢.

肯定是為了不要讓我困擾而這麼想的吧.

即使是愛麗絲也能夠替別人操心了.

雖然很感謝,但是稍微有點寂寞.

被說小孩自己生就好了的妻子的心情,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雖然要生的不是我就是了.

「……這樣說來,妳好像說過名字也已經決定好了呢」

「嗯,很好聽的名字唷.敬請期待吧!」

不過,好像只有男生的名字來著嗎.

要是我不在的時候生下了女孩的情況下會變得怎樣呢.

會被取男生的名字,當成男生來養嗎.

「愛麗絲……萬一是女孩子的話,就用愛麗絲母親的名字希爾德來命名吧」

「才不要,那種像老太婆的名字!」

被否決了.

不過居然說像老太婆一樣…….

希爾德小姐在九泉之下也會難過的哭出來的.

「嘛嘛,既然愛麗絲姊這麼說的話不就沒問題了.

就和希露菲姊平常所說的一樣.

能夠從背後支援哥哥就好了唷」

愛紗這句話做出了總結.

希露菲好像平常就在說著要從背後支持我的話.

不愧是妻子陣容之首.

真可靠.

要是只有愛麗絲一個人留下來的話會很擔心,

但是我還有其他可靠的妻子與妹妹還有母親.

什麼問題也沒有.讓我依靠他們一下吧.

「盧迪烏斯一個人讓人不太放心,其實我本來也是想去的呢!」

反過來了.

倒不如被擔心的是我這邊嗎.

嘛,這次的確稍微有一點危險吧.

畢竟根據情況的不同,也可能跳進人神准備好的陷阱里呢.

咦,這樣一想突然感到不安了.

我,這次真的能活著回來嗎…….

不,老是覺著太不安也沒有用.

做該做的事情,敵人出現就全力對付.

臨機應變,就只是這樣.

「盧迪,好像有點不安呢」

這樣思考的時候,洛克西向我出聲.

她和平常一樣,將菈菈抱在胸前,用略帶睏意的眼神望著我.

「嗯,嘛,這次,說不定會變成戰爭所以……」

總之先這麼解釋之後,洛克希用認真的表情仰望著我.

「老實說,我想這次的事情我也要負一點責任」

「哎? 為什麼?」

「因為帕克斯王子小時候教他讀書的人正是我」

這樣說來洛克希在西隆王國里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來著呢.

「但是,只是一名家庭教師,沒理由什麼都教他吧?」

「是的.可是,他的性格變得扭曲,是在我在職的時候」

不是洛克希的錯.

接受了洛克希完美的教學之後還會別扭的人不存在.

因為是我說的所以肯定沒錯.

雖然是想要這麼說,但是我也不可能對帕克斯很了解呢…….

根據奧爾斯蒂德的說法,帕克斯雖然透過政變也仍然有成為國王的器量在的樣子,因為洛克希的教育而變得比本來稍微笨一點地場大的可能性也…….

不對沒有.

不可能會有這種可能性.

受到了洛克希的教育,就算是最差勁的人渣也多少也會變得傑出一點的.

不可能是洛克希的錯.

原因是別的.

「這不會是老師的錯」

「……盧迪,你沒有注意到吧,你在叫我老師的時候,眼神稍微有點不正常唷」

誒?

真的假的.

不對這怎麼可能.

我正是因為尊敬著洛克希而稱之為老師的.

眼神很下流什麼的,絕無可能.

的確之前有玩過老師與學生Play,但是那是為了讓圓滿的夫妻生活更有一點情趣所做的點綴,絕不是有什麼企圖.

冤枉啊.

「雖然說是這麼想的……但是我事到如今去了也只會自找麻煩吧……」

洛克希這麼說著,朝菈菈的方向瞄了一眼.

菈菈用愛睏的表情看著我.

是有什麼想要說的嗎,一直盯著我.

洛克希好像感到有點煩惱.

難不成,要是沒有小孩和學校的問題的話,說不定也想要跟我一起去西隆.

「不對,真的不是洛克希的錯吧」

總之,先這麼說.

我沒有轉生的情況下,不知道洛克希會不會成為帕克斯的家庭教師.

但是結果,帕克斯是發動政變奪得王位的.

再加上,這次人神在暗地里操縱的可能性也很高.

假設就算被洛克希教過的事情,使他接受到了與本來的曆史不符的教育,這種程度應該也不會產生巨大的變化.

所以說,造成現況並不是洛克希的問題.

「帕克斯他,是被人神唆使的」

「但是……不,你說的對呢.知道了」

洛克希好像還在想些什麼,但是作罷了.

要是知道自己教過的孩子正在做壞事的話,果然會很在意嗎.

突然看向希露菲.

她並不是我的學生.

但是,教她魔術基礎的人是我.我想除此之外,也教了她許多的事情.

萬一這樣的她在轉移事件之後,沒有到艾麗耶魯那邊,而用我教的魔術過著強盜與殺人的生活的話.

我會怎麼想呢.

果然會覺得教育的方法錯了,自己也有責任,想阻止她,想讓她聽我說話吧.

「那個,盧迪,怎麼了嗎?」

「沒事,想到過去的希露菲不管我說什麼都會聽呢」

「怎麼突然這麼想,現在也會聽吧? 就在前幾天,明明說了很害羞盧迪還是得意忘形地把我給……」

「在孩子面前那種事還是別說了吧」

「啊,嗯」

坐在她旁邊的露西輪流看著我和希露菲的臉.

在說什麼? 似的表情.

好可愛.

但是還太早了.要知道深夜的摔角手之間的戰略還太早了.

最後就在戲謔之中,結束聚會吧.

「那,各位,之後的事情就拜托……」

「啊-! 哇啊-!」

突然,響起了哭聲.

仔細一看,平常不太哭的菈菈,卻在洛克希的手上哭著.

看著我的方向,哭著朝我伸出手.

「哇啊-! 啊啊啊!」

「菈菈,怎麼了? 乖乖……」

即使洛克希慌張地安撫她,也一直哭個不停.

菈菈如此激烈的大哭,或許還是第一次.

是受不了這種沉悶的氣氛了吧.

看著我的方向,伸出手來,拼命地哭著.

「盧迪……」

「嗯」

我從洛克希手中接過菈菈,試著抱一下.

菈菈在被我抱住的瞬間,突然停下了哭聲.

緊緊抓著我的肩膀,像蟬一樣貼在我身上.

是感覺到我要到什麼地方去了吧.

不喜歡這種事而哭的話,是有一點感激啦…….

至今為止沒發生過這種事吶.

這次的氣氛稍微有點不同,所以察覺到什麼了吧.

「那,把拔稍微去一趟就回來.要當個乖孩子唷-」

嘛,總而言之不哭就沒問題了吧.

我輕輕地撫摸菈菈的背之後,還給洛克希.

想要還給她.

還不了.

菈菈不肯放手.

抓著我的長袍,用有如獨角仙一樣的力氣黏著我.

「呀-啊! 啊-!」

試著把她拉開時,菈菈大聲地反對.

就這麼想要和把拔在一起嗎.真高興呢.

乖乖喔,回來之後,和把拔一起洗澡吧-.

「那,洛克希,麻煩妳了」

「哎? 啊,好」

就算不肯放手,也不過是嬰兒的手.

輕松地剝下來,還給洛克希.

「啊啊啊啊! 嘎啊啊啊啊!」

這個瞬間,菈菈發出了淒厲的哭號.

和愛麗絲同等級的聲音.

但是正常來說,是不會發出這種聲音的.

總覺得有點內疚呢.好像在虐待她的感覺.

「那個,我不在家的時候也……」

「噗呀啊啊啊啊啊啊! 吧啊啊啊啊啊啊! 搭啊啊啊啊啊!」

不要,把拔,等等.

聽起來就像這樣.

實在是讓人放不下去.

但是,我不去是不行的啊.

為了幫助摯友,不能不去啊.

「噗呀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稍微瞄一眼,菈菈一邊讓眼淚流得滿臉都是,一邊用猙獰的表情朝我伸著手.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菈菈.

其他的家人也用到底怎麼了的表情,看著菈菈.

「乖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這種事從來……莉麗婭小姐,妳知道些什麼嗎?」

「不,這樣的事情我也……」

洛克希也想盡辦法想要安撫她,但是沒有效果.

總覺得,變得稍微有點不安了.

這個,怎麼說,不是很異常嗎?

我,就這麼出發沒問題嗎.

菈菈是聖獸雷歐所選出的救世主.

雖然不知道怎麼救世的,但是說不定,身上有什麼特殊的能力.

未來預知之類的.

或者是,能知道接下來會死的人之類的.

誒……那我,會死?

「啊啊啊啊啊,噗呀啊啊啊啊!」

悲痛的哭聲不斷回蕩.

不由得讓我的心中湧起了不安.

「我知道了,菈菈」

但是在這哭聲之中,有一個人舉起了哭喊的菈菈.

抬到了頭的高度之後,兩雙眼睛互相望著,說了.

「我也一起去保護爸爸」

有如太陽一樣的那個人,這麼說了.

只是一句話,這麼說了.

菈菈便停止哭泣了.

────

洛克希也要跟來.

我制止了.

這次是真的很危險.

實際上很有可能會是人神的陷阱.

要是打起來的話有洛克希在會綁手綁腳的.

佩魯吉烏斯的空中城塞也不允許魔族進入.

洛克希應該有成為教師的夢想才對,沒有事先通知就連休數個月的話,也免不了被辭退吧.

孩子哭了這種事干脆地不哭了不就好了嗎.

像這樣混著強硬的語氣,用各種理由拒絕了洛克希的同行.

但是,洛克希仍然面色不改.

「要是有陷阱的話,也能說明菈菈哭的理由了呢」

「就算在戰斗中會礙手礙腳,也能在別的地方發揮功用吧?」

「要是拜托之後仍然不能進去的話,我自己從別的路線出發」

「成為老師的確是我的夢想,不過並不是足以用丈夫的性命來交換的夢想」

「讓女兒停止哭泣也是做母親的義務吧」

一個一個的反論都瞬間回答,我沒有多久就被駁倒,無話可說.

家人里也沒有人站在我這邊.

當然也並不是覺得洛克希死了也無所謂吧.

應該說,聽到了說不定是人神的陷阱之後,露出了「就是這個!」的表情.

被氣說為什麼要瞞著不講之後,愛麗絲主張自己也要去,希露菲雖然出面制止,但是嘴上也認真地說著自己是不是也應該要跟去.

不管是誰,都因為菈菈不尋常的樣子而感到不安.

讓我一個人去也可以嗎.

真的沒問題嗎.

這次的這件事,不就是所謂的第六感嗎.

盧迪的身上不會發生什麼事嗎.

將心中不安的她們統整起來的,是洛克希.

她主張自己做為代表前去.

因為這些話,希露菲和愛麗絲也退縮了.

真不愧是洛克希,雖然想這麼誇獎但是感覺有點複雜.

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我是會想要把重要的東西小心地收好的類型.

名為洛克希的寶物,可以的話還是想收在安全的寶箱里面.

但是,洛克希也有頑固的地方.

要是在這里堅決反對同行,也會和本人的發言一樣,從別的路線前往西隆王國吧.

這樣的話,還是跟在身邊比較好.

放在附近的話,我也比較好保護她.

不過嘛,就連我這次也有點不安.

面對人神的陷阱,卻沒有奧爾斯蒂德的幫助.

也沒有想到該怎麼做才能讓紮諾巴回來.

前途一片黑暗,充滿了不安.

在這情況下,洛克希要來和我一起.

我在這個世界上比誰都尊敬的人要跟我一起去.

沒有比這更可靠的事情了.

────

隔天開始為前往西隆做准備.

關于旅途的必需品請容我略過.

首先,從紮諾巴的裝備開始.

我當然不用說,讓紮諾巴陣亡的話也是不行的.

因為這樣的事,從事務所的武器庫里挑出了幾個紮諾巴的裝備帶著.

首先,是覺得自己不會穿的厚重全身鎧.

是附有『火焰無效化』的效果的魔力賦予品.

對怕火的紮諾巴來說是相當理想的道具.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好像紮諾巴特別怕火,但是人類大部份其實都怕火.

接著是武器.

奧爾斯蒂德說,沒有能夠忍受讓怪力的神子紮諾巴使用的武器.

不管是怎樣的名劍讓紮諾巴來拿,都會像樹枝一樣,用幾次就會折斷了.

因為這件事,我做了一根紮諾巴專用的棍棒.

用我的魔力加固得硬梆梆的石制棍棒.

設計上來說,感覺就像球棒再低一個檔次那樣.

重量非常驚人,與表面上的大小看起來相反,即使是一個大人也舉不起來的程度.

紮諾巴像撿硬幣一樣舉起來,像樹枝一樣抓著,但是被這直擊的話大部份的人都必死無疑.

簡直是如虎添翼.

(譯注:日文是鬼に金棒,我想有雙關的涵意在,可惜中文無法表現)

和紮諾巴的怪力相比可說是虛弱的,腳步並不快,為此也准備了輔助的裝備.

那就是魔力賦予品『濫捕的撒網』.

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原理,但是這個網子被投出之後,會像是有自我意識一樣自動追蹤對方,捕抓起來.

要是有紮諾巴的怪力的話,就能一瞬間把對方拉倒在地,拖到紮諾巴的拳頭能搆到的范圍內吧.

紮諾巴首先就用這三個來戰斗吧.

除了不滿意全身鎧的造型之外,紮諾巴也覺得很滿足.

洛克希的裝備也准備了一些.

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事,但讓她死了的話也會很困擾.

防具相關的部份要精心地挑選比較好吧.

雖然這麼說,因為洛克希力氣不大,也不能穿像紮諾巴一樣結實的鎧甲.

要是將不習慣的裝備交給戰斗經驗豐富的她,反而會有危險.

總之先把發動之後會張開能防禦物理攻擊類似結界一樣的東西的戒指,以及受到致命傷時僅只一次代替使用者的項鍊交給她.

杖和長袍那方面就保持原樣.

洛克希的裝備就這樣而已嗎.

有點不安.

但是,只要我能努力保護好她就好了.

就算不知道准備了怎樣的陷阱,應該也為此修行過了才對.

至于學校那方面,變成了紮諾巴退學,洛克希停職的形式.

要是讓洛克被解僱了可不是件好事,首先讓紮諾巴寫了幾行字,變成做為西隆的宮廷魔術師召回的形式.

學校方面嚴正抗議.

校長和紮諾巴隔著一張桌子進行了對談.

洛克希對學校來說似乎就是如此貴重的存在.

當然的嘛.

我是校長的話也會這麼做.

「洛克希大人原本就是西隆的宮廷魔術師.雖然之前出了一些問題所以不做宮廷魔術師了,但是實力也很充分,余打算再次以西隆王國的宮廷魔術師身份迎接她」

如此盛氣凌人地發言的紮諾巴的另一頭,洛克希那邊則用「可是我才不想當什麼宮廷魔術師呢-」委婉地抗議.

校長順著洛克希的話主張「洛克希現在是屬于我們魔法大學」

在大概一個小時的交談的尾聲,紮諾巴讓步了.

這次的事情姑且和洛克希也有關系,所以帶著一起去.

但是,事情結束之後就會送還魔法大學……變成了這樣的情況.

一開始提出不合理的要求,之後再妥協.

很常見的交涉技倆呢.

這樣子,回來之後也能繼續當老師了吧.

接著,要確保我的裝備.

雖然說是我的裝備,基本上也沒有改變.

只有魔導鎧『一式』,『二式改』和格林機砲而已.

這一陣子,很久沒有使用我的伙伴傲慢的水龍王了.

雖然覺得對愛麗絲不太好意思,不過她也是「要是有更好的東西就用那個不就好了」這樣講.

真希望她能更珍惜一下回憶.

明明是我們十歲的回憶……就是不會留戀過去的意思吧.

雖然我直到現在,還清楚地記得當時她的胸部的觸感…….

總之先將伙伴傲慢的水龍王小心地在我的房間里當裝飾.

轉交給希露菲他們應該也不錯吧.

和愛麗絲相反,希露菲還在使用我過去贈送給她的杖.

把伙伴傲慢的水龍王也贈送給她的話,會高興地拿去用吧.

不過嘛,把從女人手中收下的禮物送給其他女人會怎樣呢.

雖然希露菲正在使用的杖就是從洛克希那里拿到的東西就是了.

總而言之,我和平常一樣,使用小型的魔導鎧『二式改』進行戰斗.只有在強敵出現時,才會拿出大型的魔導鎧『一式』.

沒問題,就算出現了強敵,也為了這一刻而訓練過了.

能行的.

大型的魔導鎧『一式』准備拆開之後帶著走,抵達之後再重新組裝起來.

鑒于人神知道『魔導鎧』的存在,即使是為了不被應對,也希望能用隱密一點的形式吧.

和『二式改』不同,也不可能老是穿在身上呢.在巨大機器人沒有駕駛的時候進行破壞可是常識.

裝備齊全了.

剩下的只有移動手段而已.

因為這個原因,我和紮諾巴一起去對佩魯吉烏斯低頭了.

────

前往空中城塞之後,被帶往某個似乎很昂貴的房間.

是一次也沒有進來過的房間.

像是興趣小屋一樣的感覺吧.

牆上排列著一幅幅的繪畫,架子上也放著手掌大小的雕像.

裝飾在這里的東西,和空中城塞的其他展示品相比,有某種不同的感覺.

放在走廊的作品是「好像很高貴」,

但放在這的作品是「作工很精致」或者是「很雅致」.

就是完成度和價格不成比例這一回事吧.

「不錯呢,這里」

「哎呀,師父是第一次來這的嗎?」

不經意地脫口而出,紮諾巴好像很意外地說了.

「嗯,平常都是客房,庭園之類的呢……」

「這里是,只有佩魯吉烏斯大人認可的人才能進入的場所」

被站在入口的席魯瓦利爾用嚴厲的口吻這麼說了.

簡直像是在說,你可還沒有被認可呢,一樣的口吻.

雖然是最近才開始這麼想的,這個人,我想大概不是很喜歡我.

正確來說,是我所依靠的奧爾斯蒂德.

「席魯瓦利爾大人.可以請您停止這種簡直像是師父在余之下的說話方式嗎?」

紮諾巴對著那些話,頭也不回地表達了不滿.

至少看著對方啊.

「可是,得到佩魯吉烏斯大人的認可,被吩咐要帶到這個房間里的,只有紮諾巴大人而已.雖然今天不知道為什麼被告知要二個人一起帶過來……」

因為席魯瓦利爾冷靜的發言,紮諾巴像鬼魂一樣轉過了頭.

「的確師父和佩魯吉烏斯大人相遇之時,已經幾乎沒有在制作人偶了,所以這麼想也無可厚非.但即使如此,師父的作品是我所擁有的知識完全無法比擬的深奧,而且完美的東西」

「但是佩魯吉烏斯大人是……」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是余的師父.

或許和余或佩魯吉烏斯大人相比知識上是比較不足.

但是,如果沒有師父的教導,佩魯吉烏斯大人所認可的紮諾巴.西隆也不複存在了吧」

「……」

席魯瓦利爾沉默了.

我想正擺出覺得有點無趣的表情.

雖然因為面具看不出來.

盡管我也習慣了紮諾巴的奉承,不過今天還是有點被感動.

我只不過是有一點異世界的模型的知識而已,並沒有那麼厲害,希望能謙虛一點.

「我明白了.非常抱歉,紮諾巴大人」

「沒關系,席魯瓦利爾大人」

席魯瓦利爾低頭道歉,紮諾巴爽快地原諒了.

雖然我個人是被怎樣的態度對待也沒差就是了呢.

「紮諾巴唷,來得好啊」

這時,深處的門打開了.

是佩魯吉烏斯.

他大概是察覺到房間的氣氛,輪流看著席魯瓦利爾和紮諾巴.

「……怎麼了,席魯瓦利爾有什麼疏忽的地方嗎?」

「不是的,因為師父說沒有來過這個房間,只是關于這件事在交談而已」

紮諾巴笑著回答.

沒有向主人告狀,這家伙也是個不錯的男人.

「盧迪烏斯嗎……的確,至今一直都沒有機會呢.如何啊,我這自豪的房間」

「非常厲害呢.每個作品和走廊里放著的相比,我感覺作品的風格里更有『品』和『味』」

「喔?」

因為我也不知道具體來講哪里好,所以變成了曖昧的發言,不過佩魯吉烏斯好像很愉悅.

「如果說外面的東西是一般意義上的一級品的話,在這里的東西看起來是佩魯吉烏斯大人中意的特級品,這種說法如何」

「正確答案」

佩魯吉烏斯高興地歪著嘴,坐到了椅子上.

好像蒙對了.

我看東西的眼光可沒有扔掉啊.

看啊,席魯瓦利爾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的感覺.

因為面具看不出來就是.

總之,我和紮諾巴被佩魯吉烏斯催促,也入座了.

成為了三方會談的形式.

「那麼,今天是有什麼事呢?

又找到了什麼有趣的人偶嗎?」

佩魯吉烏斯愉快地問.

對面的紮諾巴高興地笑著說了.

「不是的,佩魯吉烏斯大人,今天是因為即將要回到故鄉,而前來告別的」

「唔嗯……」

佩魯吉烏斯納悶地皺起了眉頭.

盯著紮諾巴的臉一直瞧.

接著,慢慢地變成了不愉快的表情.

紮諾巴在這段時間里,也在一字一句地說明收到西隆王國的召集的來龍去脈.

佩魯吉烏斯一句話也沒有回,死死地,一直盯著紮諾巴的臉看.

不久後,紮諾巴的說明結束了.

在佩魯吉烏斯開口之前,經過了短暫的沉默.

「……紮諾巴.你想死嗎?」

沒有做任何說明,佩魯吉烏斯這麼說了.

紮諾巴用發愣的臉回望著佩魯吉烏斯.

「為何會如此斷言呢?」

「看表情就知道.露出像現在的你這樣的表情的男人,我已經看過好幾個了呢」

佩魯吉烏斯貌似不愉快地這麼說了.

雖然不知道光看表情到底能不能斷定,不過佩魯吉烏斯要阻止的話我也打算搭個順風.

畢竟紮諾巴不去西隆王國的話才是最好的情況呢.

那樣的話,我也不用跳進人神的陷阱里了.

「就算真的是如此,又有何打算呢?」

紮諾巴沒有取下他的撲克臉,佩魯吉烏斯咧嘴地笑了.

「如果要和誰戰斗,想要力量的話就借給你吧.

和你一起討論藝術的時間對我來說非常的寶貴.

要是有人想要妨礙的話,我把他除去就不就好了.

例如說……偽王之類的」

「沒有必要」

「哈,也是呢」

佩魯吉烏斯突然讓視線轉一圈,落到我的身上.

我也該說些什麼吧.

那個眼神是這個意思吧.

雖然這麼認為,不過佩魯吉烏斯無視我繼續跟紮諾巴對話.

「紮諾巴……你要去送死,這個男的也知道了嗎?」

「不,只是,跟著一起──」

「喔,所以說你沒有拒絕嗎」

「因為師父要是有那個意思的話,讓我去不成西隆王國也是有可能的呢」

我說要去的時候,紮諾巴沒有強力的反對.

好像是覺得就算反對說了也沒有用.

嘛,雖然的確是沒有用.

「盧迪烏斯肯定就算犧牲性命也要守護你吧」

「哈哈,您在說什麼啊,佩魯吉烏斯大人」

紮諾巴快活地笑了.

雖然是虛偽的笑.

「師父也有孩子,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在身.

要是有什麼狀況的話,會好好地將自己放在優先吧」

「你難道是無法守護在眼前陷入危機的同伴這種程度的男人的弟子嗎?」

「怎麼會! 但是師父是一位很厲害的人呢.

一定能一邊保護余,一邊讓自己也活下來!」

我可不是那種超人.

嘛,紮諾巴是不是真心覺得我是超人這點先不談.

紮諾巴將佩魯吉烏斯的話輕輕地回避掉了.

不去西隆王國的這個選項,在這家伙的心里不存在的吧.

佩魯吉烏斯好像也理解到這一點.

就像突然失去興趣一樣,手撐著頭,感到無聊似地歎了口氣.

「那麼,不會只為了告別而來的.是有什麼請願嗎?」

紮諾巴點頭回答.

「前往西隆王國的轉移魔法陣,以及帶魔導鎧進來的許可……還有,讓身為師父妻子的魔族洛克希.米庫魯迪亞通過這座城的許可」

「轉移魔法陣會幫你准備.魔導鎧的攜入我也許可……但是,讓魔族進入這座城的事無法答應」

佩魯吉烏斯臉上依然皺著眉頭,這麼說了.

阿爾瑪芬以前,曾經將洛克希擋在門前.

佩魯吉烏斯並不想讓魔族進入這座城.

「即使是我這位紮諾巴.西隆一生的請求,也不行嗎?」

「紮諾巴.西隆.你說『我這位』,但是你對我來說又有什麼份量呢」

「能夠以同樣的標准談論藝術的,難得的朋友」

「你說我甲龍王佩魯吉烏斯.朵拉,和像你這樣小國的王子,是朋友嗎」

「恕余僭越.看事物的眼光,和身份及種族的差異毫無關系」

佩魯吉烏斯瞪著紮諾巴.

紮諾巴絲毫沒有膽怯,回望著佩魯吉烏斯.

席魯瓦利爾強烈的視線也正投注在紮諾巴身上.

只有我的視線飄浮不定.

緊張的氣氛.

如果是我的話大概會道歉或是轉移話題吧.

「哈」

佩魯吉烏斯抬起下巴,發出笑聲」

「好吧,我允許魔族的通行」

「非常感謝您的體諒」

「只不過,有幾個附加的條件」

之後,佩魯吉烏斯提出了幾個條件.

像是洛克希在城內禁止開口,禁止觸摸城里的東西,禁止和自己會面……等等.

基本上還在只通行的話沒有問題的范圍里,所以同意了.

「那麼席魯瓦利爾,去准備魔法陣」

「遵命!」

佩魯吉烏斯對席魯瓦利爾做出指示之後.

最後用無趣的眼神看了紮諾巴一眼.

雖然是很冷漠的眼神,但是我認為在那個視線里,包含著對某個東西斷念的心情.

「紮諾巴.西隆」

「是的」

「真遺憾」

佩魯吉烏斯和紮諾巴同時起身.

紮諾巴一語不發地對頭也不回離去的佩魯吉烏斯行禮.

佩魯吉烏斯的背影看起來似乎相當寂寞,應該不是錯覺吧.

────

魔導鎧分解之後,通過魔法陣運到西隆王國內.

之後,應該會透過金潔認識的伐木工會的人之手偽裝成石材,被搬運到首都附近的倉庫里.

我沒有辦法跟到那種地方.

但是,金潔會先出發,替我們探勘西隆王國的情況.

萬一,從北方有軍隊要進攻的這件事是虛構的話,也能成為說服紮諾巴的理由.

雖然這麼想,不過不管怎樣北方的庇斯塔王國散發著侵略的氣息這件事,好像是事實.

國內充滿戰爭的氣氛,似乎也有大量的傭兵或流氓的樣子.

「帕克斯王從王龍王國借了10名手腕高超的騎士,似乎利用他們將反抗的人全都殺了」

手腕高超的10名王龍王國騎士嗎.

盡盡10人.

政變好像並非是包含帕克斯在內11個人進行的,

但是,因為那10人的盡心盡力,而使政變得以成功這點不會錯.

這樣的話,那也有可能是人神的陷阱.

「金潔小姐,那10名騎士,名字之類的妳知道嗎?」

「不,雖然很遺憾但是那個部份還……不過有傳聞說,最近帕克斯的身邊常常有臉像骸骨一樣的男人在待命.也有傳聞說那就是七大列強的『死神』」

「這樣子嗎」

唔呃,七大列強嗎…….

嘛,就算是王龍王國也應該不會把七大列強借給帕克斯那種人所以是別人吧,不過,姑且,這件事傳達給奧爾斯蒂德知道吧.

有骸骨一樣臉孔的男人,這樣.

「唔嗯,要是有來自北方的侵略的話,必須要盡快了呢」

聽到這些消息,紮諾巴好像忍不住想要快點出發了.

說是要馬上出發.

語氣雖然和平常一樣,但是可以感覺到正在焦急.

也沒有阻止他的理由,于是變成了數天之後就出發的情形.

成員是,我和紮諾巴和金潔和洛克希4個人.

茱莉就寄放在我家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話「紮諾巴的決意」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二話「再回西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