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二話「再回西隆」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二話「再回西隆」

出發的前一天.

那家伙來了.

就在我和希露菲充分地互相疼愛,睡覺之前想去一趟廁所而走到走廊的時候.

突如其來地雷歐開始汪汪大叫.

稍微晚了一點,散發殺氣的愛麗絲也從房間里跳了出來.

怎麼了嗎.

「敵襲唷!」

「誒!?」

有人准備侵入這棟房子嗎.

這麼想著便回到房間里拿起了杖與提燈,順便試著從窗戶確認情況.

在黑夜之中,某個曾經見過的人站在門前.

「愛麗絲,那個不是敵人唷」

「………………好像是這樣呢」

愛麗絲也從窗口看到了那家伙,一臉不悅地這麼說.

我把杖放下後前往走廊.

將一個一個出來確認發生什麼事的家人們勸回房間,接著前往玄關.

打開了入口的門.

奧爾斯蒂德就在那.

他受到纏在門上的彼多的攻擊.正在觸手Play.

「深夜前來,不好意思呢」

「不會……彼多,住手吧」

「得知了不盡快告訴你不行的事,稍微借點時間」

「啊,是的」

奧爾斯蒂德將纏著的彼多一根根撥開,消失在黑暗的夜路中.

我向彼多施展治愈魔術,向玄關前直挺挺站著的愛麗絲說一聲後,朝他的方向追去.

就算想要談話,這座城市里也沒有24小時營業的店.

所以來到的是,附近的空地.

沒有月光的夜晚.

我從家中帶來的提燈的火光,照亮著空無一物的空地.

總覺得,和奧爾斯蒂德二人對話的時候,總是在這種陰暗的場所呢.

在陰暗的場所跟奧爾斯蒂德談話時,感覺好像在談論什麼陰謀一樣.

是不是應該把事務所弄亮一點呢…….

「那麼,是怎樣的事情呢」

「關于這次,人神所准備的棋子的事」

金潔的情報轉交給奧爾斯蒂德了.

我去的時候人並不在,所以我寫成筆記放著.

「根據金潔.約克的情報,我要把我的推測和對策告訴你」

推測嗎.

如果能再花更多的時間收集情報就好了.

還是讓紮諾巴晚一點出發,私下收集情報嗎.

不,這樣子如果到時候失去紮諾巴的信任就麻煩了.

真困難呢.

「首先,雖然有十人的騎士,不過里面的9人,恐怕都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

「是的」

「剩下的一個人,有著骸骨一樣臉孔的男人,我有印象」

時常跟隨在帕克斯身邊的,那個男人嘛.

「王龍王國的騎士,有著骸骨一樣的臉孔,手腕高強.除了那個人沒有別的了」

「到底是誰呢?」

奧爾斯蒂德用銳利的眼神像瞪人一樣看著我,說了.

「七大列強第五位『死神』蘭多夫.馬利安」

七大列強.

第五位『死神』.

這三個單詞,在我的腦里不斷地反芻.

所以說傳聞是真的嗎…….

「即是王龍王國的王牌」

「……既然是王牌,為什麼會參與別國的政變呢」

「不清楚,不過考慮到人神的干預的話也很正常吧」

嘛,正常來想的確是這樣嗎.

問了無意義的問題.

「雖然是『死神』蘭多夫,但是那家伙沒有特定的流派,是自成一派的戰士」

「自成一派嗎」

「沒錯.是故沒有特定的招式.能用的東西全都用,緊抓著勝利不放」

這樣說來,是像瑞傑魯多一樣的感覺吧.

算不上是很擅長呢,和那樣的對手戰斗.

「不過,有擅長的技巧.就是『幻惑劍』」

幻惑劍.

從字面可以想像得出來.

說不定是像圓月殺法一樣的感覺.

「『幻惑劍』分為『誘劍』和『迷劍』二種」

「分別是怎樣的技巧呢?」

「『誘劍』是讓對手誤以為應該攻擊之後反擊的技巧.

『迷劍』是讓對手誤以為不應該攻擊之後脫離不利情勢的技巧」

嗯?

不是很明白.

「他在戰斗的同時,會誘導對手的思考.

認為應該攻擊的時候不要攻擊,認為應該防守的時候不要防守.

認為就是現在的時候就會錯失良機.要做好覺悟」

「可是光就這些聽起來,感覺好像什麼也不能做不是嗎」

「認為該防守的時候進攻,認為該進攻的時候防守.但是真的該防守的時候防守,該進攻的時候進攻……」

好像在說禪一樣.

全部攪和在一起了.

「不要被他的演技欺騙,壓制他」

既然說到這個份上了,奧爾斯蒂德去打倒他不就好了.

這樣天真的想法一瞬間在我腦海里閃過,不過馬上就否決了.

奧爾斯蒂德要去的是王龍王國.

「我打得倒嗎……」

「他做為七大列強的第五位,技量當然也是最高級的,也擁有許多對付魔術的技術.是名難敵……但是已經離開戰斗很長的時間了.現在的話,遠遠不及三大流派之長.了解『幻惑劍』的意圖,理解其原理,封鎖其思緒,即使是你也能夠充份地與之一戰」

真的嗎.

老實說,現在還完全沒有能贏過神級對手的感覺.

但是,已經能和北帝歐貝爾打成那樣了.那麼,應該能行吧.

「從剛才的對話來看,很像是北神流的戰斗方式呢,那個死神」

「畢竟原本是被稱為北神候補的男人呢」

啊,是這樣嗎.

曾是北神候補,也就是說不是北神,無法成為北神.

然後,現在卻比北神還要高位嗎.

的確北神是七位,死神是五位呢.

「那樣的男人為什麼會將『死神』……」

這樣問了之後,奧爾斯蒂德就把死神的詳細資料告訴我.

蘭多夫.馬利安.

北神二世的孫子.

出生之後和現在的北神三世,一起在二世的身邊修行了一段日子.

但是,成人之後便和二世分道揚鑣.

離開了北神二世的身邊,獨自磨練技術.

結果,成功的在魔大陸上打倒了七大列強的一人.

蘭多夫繼承了打倒的列強的稱號而自封為『死神』.

但是,從那天開始想要奪取七大列強之位的人便一個接一個地湧現.

戰斗之後又接著戰斗.

與只能在戰斗中找到生存價值的人們進行的無止盡的戰斗.

這樣的戰斗持續了10年左右,某天,蘭多夫對不停戰斗的每一天感到了厭倦.

他下定了決心.

回到做出生故鄉的王龍王國,在那里學習料理成為料理人.

更進一步,繼承親戚倒閉的定食屋.

嶄新的死神傳說就此開幕.

然而,這個傳說也馬上就閉幕了.

定食屋因為經營不善而關店.

即使做為武人是名天才,也沒有做為料理人應有的才能.

背負著債務煩惱于出路之時,被王龍王國的將軍撿到,成為了王龍王國的騎士.

雖然不知道今年大約幾歲,不過這就是,死神蘭多夫的前半生.

還真是快樂的人生啊.

「以不同的戰斗方式來看,也不算是和你相性很差的對手.

但是,假如『死神』蘭多夫出現的話,避開接近戰.

拉開距離來戰斗.就像和我戰斗的時候那樣」

「我明白了」

死神蘭多夫.

將新敵人的名字牢記在心里,我向著奧爾斯蒂德低下頭.

「那麼……活著回來吧」

「是的.非常感謝您」

得知了說不定會交戰的強敵情報.

出發日是明天.

保持著現在的心情出發吧.

────

出發當天.

我在玄關口接受家人們的送別.

抱著菈菈的希露菲,愛麗絲,愛紗,諾倫,莉麗婭,潔妮絲,露西,雷歐,還有茱莉.

「那麼盧迪,小心點唷.雖然我想盧迪的話不會有問題,不過不要大意了,平安無事地回來吧……」

「希露菲也是,大家就拜托妳了呢」

「嗯.交給我吧」

和希露菲深情地一抱.

順便摸了下臀部.

要暫時和這麼小巧可愛的臀部說再見了.

「愛麗絲,在孩子出生之前,激烈的運動要控制喔」

「我知道了啦」

「還有,如果生下來的是女孩子的話,要好好取個像女生的名字」

向愛麗絲囑咐著注意事項.

她的情況下,就算生下了女孩子,可能也會堅稱是男孩.

無視女孩的事實而被當成男孩養育.

雖然在故事里面常常出現,但老實講非常可憐,我可不希望在我家發生.

「那,哥哥.要加油唷.回來之後,還要把傭兵團再進一步擴大呢」

「嗯,不過可別做出太超過的事情喔?」

「好啦好啦」

對愛紗也叮嚀了一下.

傭兵團上了軌道雖然不錯,但是不能忘記原本就是一些粗暴者的集團.

要是路線稍微走偏的話,就會變成單純聚在一塊的無賴而已.

盡可能的以乾淨的集團為目標吧.

「哥哥,在學校的時候受到了紮諾巴殿下許多的照顧.可以的話,請不要以不幸的結局告終,拜托你了」

「嗯,就交給我吧」

「在這之外,也請哥哥多加小心」

「諾倫在學生會也要加油呢」

在出發當天特地前來的諾倫,感覺有些拘謹.

當上了學生會長之後,接下來也會很辛苦呢.

「少爺,願您武運昌隆」

「好的,這次也會平安歸來的」

莉麗婭替我打氣.

她也幾乎已經和隱退差不多了.

但是還很年輕呢,雖然想這麼說但是沒說出口,而是低下了頭.

「……」

潔妮絲撫摸我的頭.

只要潔妮絲還是這樣的狀態,莉麗婭就無法去做別的事吧.

莉麗婭的人生,好像全奉獻給我的家族了,有著這樣的感覺.

嘛,不過這也是莉麗婭所選擇的道路吧.

「來吧露西,向把拔說路上小心」

「…………路上小心」

「我走了.露西」

露西在希露菲的腳邊,扭扭捏捏著.

正想著是不是有什麼事想說的,

就像下定了決心一樣走向前來,抬頭看著我.

「……把拔,抱抱」

「! 好喔.乖乖,真是好孩子呢!」

「……………………嗯」

難得主動親近我,所以抱起來後順便磨擦磨擦臉頰.

因為有好好的刮胡子吧,這次沒有被討厭.

充份地滿足一番之後,把她放了下來.

接著,向站在家人角落的茱莉說話.

「茱莉」

「是的,Grandmaster」

「雖然妳是奴隸,但是是紮諾巴的客人,也是我的弟子.

這個家里沒有任何人會把你當成奴隸對待的.

把這里當成自己家,不需要太拘束」

「是的.為了不給大家添麻煩,我會努力的」

茱莉貼心地回應我.

茱莉的人類語也相當熟練了,不過再次意識到她的禮儀也變得端正了呢,

仔細想想,自從買下她之後也過了5年到6年了.

身高雖然沒有明顯變化,但受到了金潔的指導,生理期也已經開始了.

已經是出色的大人了.

這種程度的話做得到也是理所當然的.

「那個……Master的事情,拜托您了」

「當然啦.交給我吧」

茱莉似乎很擔心紮諾巴的事.

就算是這樣.

我也很擔心啊.

所以才會一起去的嘛.

「雷歐,和往常一樣麻煩你了.不僅是菈菈,其他的家人也要妥善地保護好」

「汪嗚!」

在最後,麻煩看門犬2號看家.

「那麼,我要走了」

「出發囉」

背起行李從玄關出發.

和跟我一樣與家人們做完出發告別的洛克希一起.

────

之後,與紮諾巴他們在城市的入口處會合了.

因為大致上的行李都已經在之前送到西隆王國了,二人都是輕裝扮.

帶在身上的就是一些換洗衣物之類的.

順便一提,洛克希的行李是由我來提的.

在這些行李里面,放著大約七件禦神體的前身.

不慎重地搬運不行.

另外,克理夫也來到了城市的入口處餞行.

「抱歉吶,盧迪烏斯……我其實是很想去的……」

克理夫雖然很想跟來,但是他也有他的家庭.

也有他的立場.

像我一樣用會被學校退學的心態到處跑來跑去是不可能的吧.

「克理夫學長……假設,我的家人發生什麼事的話,拜托了」

「嗯.盧迪烏斯,紮諾巴就交給你了」

「就交給我吧」

這麼說完之後,克理夫轉向紮諾巴.

「紮諾巴.你的愛國情操令人刮目相看」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愛國情操呢」

「……但是呢紮諾巴,好好聽著.米莉絲大人過去曾經這麼說過──」

接著克理夫就開始對著紮諾巴,進行一句又一句米莉絲式的說教.

說是說教,比較像說法的感覺.

也常常對我這麼做的那件事.

這一次,性命是很重要的,這一類感覺的說法.

紮諾巴一邊苦笑著一邊聽著.

馬耳東風的感覺呢.

當我假裝在聽這段說教時,看到艾麗娜莉潔正在和洛克希對話.

「洛克希.盧迪烏斯就拜托妳了唷.那孩子,出事的時候其實意外的脆弱……」

「即使不這麼說我也會是這麼打算的」

在擔心我嗎.

雖然菈菈哭的時候覺得很不安,

即使如此我也想認為其實什麼事也沒有.

「要是又消沉的話,就和之前一樣把他推倒,幫助他忘卻吧」

「不,那個的話……而且大致上也不覺得盧迪會犯下同樣的錯誤……」

「啊,對了.在目的地准備做第二胎也不錯呢.現在正好是會泌乳的時候對吧? 用與平常不同的身體以及與平常不同的玩法……很火熱的唷?」

「盧迪應該會很興奮吧,但是我不喜歡」

雖然說從洛克希的話語里能夠感受到信賴,但…….

對不起唷,我是會犯下類似的錯誤的類型啊.

但是,萬一紮諾巴真的身亡,也要警惕自己不要又自暴自棄了.

而且,艾麗娜莉潔是在幫洛克希放輕松吧.

沒錯,肯定是這樣.

但是,艾麗娜莉潔即使生了小孩還是和往常一樣呢.

開口閉口都是一些低級的話.

這對小孩的教育不太好吧.

「那麼,我們走了」

「嗯,要平安的回來唷」

我們就在他們的目送之下上路了.

────

花上半天的時間前往城塞遺跡,進入空中城塞.

洛克希也確實地進入了空中城塞.

雖然阿爾瑪芬在把轉移用的道具交給洛克希時表現出不愉快的態度,

轉移之後,在魔法陣的周圍,除了席魯瓦利爾之外還站了另外二名佩魯吉烏斯的部下.

對著洛克希一個人做出了高度的戒備.

「盧迪烏斯大人.讓魔族進入這做城里,若不是佩魯吉烏斯大人的寬宏大量的話……」

「是的,對此非常感謝」

「……」

我表達謝意,洛克希也默默地低頭.

這是條件的其中一項.

在城里面,禁止洛克希的發言.

其他像是單獨行動,接觸城里放置的物品,

以及謁見佩魯吉烏斯等諸如此類的都被禁止.

嘛,只是通過的話沒什麼問題.

洛克希也接受了呢.

「…………」

不過,洛克希也被金碧輝煌的空中城塞奪去了視線.

像鄉下人一樣舉頭望著高聳的城,不時地拉著我的袖子.

雖然這麼說,我也被禁止對洛克希說明城里的事情.

只能越過長袍撫摸她的肩膀來安撫她.

洛克希從帽沿的影子下抬頭看著我,臉頰稍微地有點泛紅.

說不定是對于像土包子一樣的行為感到害羞.

「咳咳」

像這樣互動的時候,席魯瓦利爾干咳了一下.

因為沒說話所以沒關系吧.

要是太看不起洛克希的話,我可要去散播佩魯吉烏斯雖然很寬大,可是他的部下心胸卻很狹窄的謠言喔.

散播的人是我部下的狗和貓.

「那麼,請往這」

席魯瓦利爾走在前頭,在兩側被其他部下夾住的狀態下前往地下.

雖然簡直像被押解一樣,也沒辦法.畢竟是我拜托的事.

能夠讓佩魯吉烏斯徹頭徹尾厭惡的魔族在這座城里.

雖然我並不清楚這究竟有多麼大的涵意在,能夠這樣勉為其難放行,也肯定是因為紮諾巴的關系沒錯.

佩魯吉烏斯也期望紮諾巴能夠活下來.

「……席魯瓦利爾小姐」

「有什麼事嗎」

「改日會再來向佩魯吉烏斯大人致謝」

「好的,明白了」

得到了像當然啊一樣的回答.

魔法陣之間里,七星正在等待著.

一直站在已經起動的魔法陣旁邊的七星.

這樣說來,記得是沒有告訴過她.

從某處得知,而來送行的吧.

「紮諾巴……雖然聽說你要回去了……」

盡管七星已經得知了消息,但是似乎仍然不清楚該怎麼開口才好.

雙手在身體前面交握,心情好像不太愉快.

面對這樣的七星,紮諾巴緩緩地走了過去.

「是的.七星大人.余要先一步回去故鄉了」

「……」

七星露出了複雜的表情.

既羨慕,又悲傷的表情.

「七星大人也是,總有一天回到故鄉的日子會到來吧」

紮諾巴沒有察覺氣氛地這麼說.

對想回去也回不去七星來說,這句話很刺耳也說不定.

「我想,是吧」

「只要七星大人不放棄,總有一天能回去的.只要故鄉還沒有消失的話」

紮諾巴這麼說著,把手繞到了七星的背後,溫柔地拍著.

「即使余身在遠方,也會為七星大人回到故鄉而祈禱的」

在現代日本被當成性騷擾被抓走也不奇怪擁抱.

但是七星並沒有反抗,而是有點疑惑地,也將手伸到紮諾巴的背後.

在她的眼角,流出了閃著亮光的東西.

「那個,一直以來,非常的,感謝您,紮諾巴,殿下……」

「不要那麼見外吶.對余來說,和七星大人或克理夫一起每天埋頭研究的日子也是無可取代的東西呢.不需要道謝.不如說余才想要向妳道謝」

這樣說來,紮諾巴跟克理夫能夠進一步加深關系,也是因為七星的事情吧.

透過一起幫忙七星的研究,關系變得更深厚了.

真懷念呢.

「要道謝的話,我這邊才是……要是沒有紮諾巴殿下的話,我的研究肯定,沒辦法進展到現在的階段」

「嗯,而且沒有七星大人的話,余就不會和佩魯吉烏斯大人認識,像這樣跨一腳就回到故鄉的事也做不到了呢.彼此彼此啊! 哈哈哈!」

紮諾巴笑著,離開了七星.

「那麼,七星大人.雖然應該已經不會再見面了……請保重」

「是的……」

七星用不安的表情看向我.

(這家伙,雖然講得好像一生的離別一樣,不過只要有轉移魔法陣在就能回來了吧?)

這樣的表情.

當然,這絕不會變成最後的離別.

紮諾巴只是稍微回家一趟而已.

因此,我用力地點了頭.

「那麼師父,我們走吧」

順著紮諾巴的話,我們走進了魔法陣.

────

魔法陣的另一頭是遺跡.

像平常一樣的轉移遺跡.

這個遺跡在西隆王國的外側.位于東邊的森林之中.

到首都為止,大概要5天的距離.

「呼……」

洛克希解除了對話的禁令,放心地吐了一口氣.

然後,感覺很不可思議地低頭看著自己所站的魔法陣.

「不管體驗幾次都覺得很有興趣呢,轉移魔法陣這種東西……」

「我已經習慣了呢」

「說不定只要記住魔法陣的形式,即使是我也能畫呢」

「……記住了嗎?」

反射性的問之後,洛克希搖搖頭」

「沒有.佩魯吉烏斯大人之所以不希望魔族在城里,肯定是因為拉普拉斯複活的時候,有魔族會使用轉移魔法陣會很麻煩的,有這樣子的意圖在吧.我要是記住的話,肯定會被殺掉的唷」

有這回事嗎.

雖然那不是主要的原因吧,不過說不定勉強有一點原因在.

可是,因為拉普拉斯本人好像知道轉移魔法陣,所以好像沒有什麼意義.

「閑聊就到此為止,我們出發吧.首先從回收行李開始喔」

因為紮諾巴這句話,我們把遺跡拋到了後頭.

前往森林外面的小屋子,回收預先放置在那里的行李.

向著王城出發.

────

抵達西隆王國王城拉塔奇亞的時候,已經是日落時分了.

紮諾巴在通過城門的時候,露出了感慨萬分的表情.

我也已經很久沒有來到這座城市了.

一路上的景色,和我的記憶之中沒有太大的改變.

為了迷宮探險而來到此地的冒險者也很多,和記憶中一樣.

但是,該怎麼說呢.

果然和之前來的時候相比,該說是變凝重了呢,還是說道路變髒了呢.

比起冒險者,感覺更像是無賴漢的人似乎也增加了.

「唔-嗯,一段時間沒見,傭兵增加了不少呢.果然是因為戰爭的氣息很濃厚吧」

紮諾巴用帶有些許高興的聲音這麼說.

聽到戰爭將近,為什麼會發出這麼高興的聲音呢.

看起來也不像是強顏歡笑.

「好像相當高興呢」

「師父.不管是什麼理由,戰爭都是讓人雀躍的東西」

「是嗎?」

「就是這樣一回事.只要是身為男人,不管是誰都是這樣吧」

還真是不明白的感覺.

和看到巨大機器人就會感到雀躍一樣的概念吧.

總而言之,我們在金潔事先准備好的旅館里入宿了.

在這里過一晚,明天再換裝之後對歸還做報告並向國王謁見.

因為沒有通過國境,會讓人感到有點詭異吧,不過已經想好藉口了.

沒被問到的話,就當做沒這回事吧.

「那麼紮諾巴大人.為了以防萬一,本人想要潛伏在城里,收集情報」

金潔這麼說著,准備離開旅館.

這時被紮諾巴叫住了.

「嗯? 金潔唷.閣下是騎士.先和余一同回到城里,向陛下做歸來的報告,理論上不是應該這樣嗎?」

「……不,本人雖然是騎士,但也是紮諾巴大人的親衛隊.而且,總覺得城里迷漫著一股火藥味」

「是嗎,那就去吧」

「是!」

金潔一邊行禮,一邊向我使眼色.

紮諾巴大人就拜托了,這樣的意思吧.

我點頭回應她.

接著,之後的就要正式開始.

與帕克絲的謁見,由我和紮諾巴二人出馬.

在那里,多少可以了解到人神的想法吧.

同時,在那里也有與『死神』戰斗的可能性.

那個情況的話,要帶著紮諾巴從城里逃出.

一邊接受在外頭待命的洛克希的援護,一邊朝城外撤退.

看是要裝備魔導鎧,與『死神』戰斗,或者是就這樣直接撤退.

遵照奧爾斯蒂德的建議,發生戰斗的話,就要從遠距離展開攻擊.

就算有幻惑劍,只要能穿上魔導鎧拉開距離戰斗的話,應該也能一戰.

沒有演變成戰斗的情況.

恐怕紮諾巴就會這樣被帶到戰場了吧.

與北國的戰爭.雖然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形式…….

另外一方面,也必須要特別滿足紮諾巴才行.

該怎麼做才能把紮諾巴帶回去呢.

該說什麼才能將紮諾巴說服呢.

帕克斯如果擺明了要紮諾巴的命的話,紮諾巴的想法應該也會改變吧…….

嘛,那種事等謁見結束之後再考慮吧.

老實說,不是很想在明知有陷阱的地方拋頭露面.

從遠距離把帕克斯給轟飛比較輕松吧.

不過當然,我知道這種事不可行.

奧爾斯蒂德已經制止過了,就算沒有被制止,紮諾巴也不會原諒我.

雖然城說不上是國家的象征,但是突如其來地把城給消滅的話,國家也會大亂.

想要從北方侵攻的敵人,也會趁此機會侵攻吧.

不論如何,不行.

前方的道路很不安.

可不能歎氣啊.

總而言之,先通過謁見吧.

這樣的話,一定能看到前方的道標才對.

「盧迪」

在思考的時候,肩膀被拍了.

轉頭一看,洛克希站在那.

「肩膀是不是有點太僵硬了呢?」

「是這樣嗎?」

「是的.稍微把肩膀放松一點吧.雖然不會粗心大意吧,但是這樣硬梆梆的,要是有什麼萬一的話說不定會沒辦法靈活地行動唷」

洛克希一邊這樣說著,一邊揉著我的肩膀.

嬌小卻有力的手.

我短時間里,就這麼坐著,品味那雙手的觸感.

沒錯呢.

凡事都要柔軟.

總之先決定好方向,剩下就臨機應變.

最糟的情況,只要紮諾巴和洛克希二人還活著,對我來說就夠了.

加上我之後三個人存活.

把這做為最低的界線吧.

還有,金潔也算進來的話4個人嗎.

4個人存活,平安地回家.

這種程度的話,做得到吧.

「謝謝妳.多虧了妳肩膀不僵硬了」

這麼說著,再度轉過身.

洛克希和往常一樣,惺忪的眼神.

但是,看起來比平常都還要溫柔.

「不會,平常的盧迪的話,如果真的把肩膀放松下來,應該會說些更奇怪的話」

「……比如說?」

「比如說呢,說著像「洛克希,這次可以幫我從前面按摩嗎,按摩這里呢」之類的話,然後脫下褲子……」

「那,那只有在家的時候而已唷……」

「說得也是呢.因為在家時候盧迪很色呢」

洛克希一邊這麼說,一邊戳著我的臉頰.

簡直像正在被責備一樣.

但是,色有什麼不好嗎.

在晚上和那樣的對手在那樣的情況下,不管是誰都會說這樣的話吧.

應該不只是我而已吧.

「真是,開玩笑的唷.這樣子肩膀也放松下來了呢」

「……啊,是啊.沒錯呢」

的確,肩膀放松了.

但是,保留了恰到好處的緊張感.

放松的同時,又保持著集中.

感覺還不錯.

「我因為要准備明天的謁見所以早一點去睡了.非常謝謝妳」

「好的,晚安,盧迪」

加油吧.

就這麼想著,我躺到床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一話「第六感」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三話「帕克斯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