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三話「帕克斯王」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三話「帕克斯王」

從正面直接進入了王城.

守門的士兵一開始,看到了紮諾巴的臉表情顯得很懷疑.

畢竟沒有想過會來,也沒有聯絡過.

就算要來也應該是搭乘馬車才對吧.

然後,居然是徒步.

唯一的親衛隊金潔的身影也沒看到.

雖然覺得很可疑,但是經過一番詢問之後,認定是紮諾巴本人,于是馬上端正地打開了道路.

看到他們的動作之後,大概能了解在這個國家所謂王族的存在是何等的特權階級了呢.只有王族會如此對待.

不,經過血之肅清之後還沒多久,或許只是變得比較敏感而已.

總之,要求謁見的許可,于是前往等候室.

在那里等了大約一小時.

順利地取得了謁見的許可,被帶到了謁見室.

────

西隆王國王城.

謁見室.

在那里,有五個人.

僅僅,五個人.

護衛士兵一個人也沒有站在這.

中央.

獨自坐在王座上的人,曾經見過.

至少,外表上看來沒有多大改變.

低矮的身高,高傲的態度.

他並沒有什麼變化,在王座上翹腳坐著.

帕克斯.西隆

仔細一看跟記憶中相比稍微成熟了一點,也看得出來身上有一股精悍的氣息,不過基本上並沒有改變.

在他旁邊緊鄰而坐的,是一名美麗的少女.

外表看起來大約是國中生上下,身穿白色的洋裝,有著略顯毛燥的水色頭發的少女.

和米庫魯多族很相似,不過與洛克希的發色有些許不一樣.

是別的種族吧.

她有著一雙空洞的眼睛.

從頭上戴著王冠來看,是王妃吧.

帕克絲正在把手伸到她的背後坐著.

乍看來只是把手放在背後而已…….

但是我懂.那是在摸屁股.

應該還自以為不會被發現吧.

嘛,那樣像性奴隸一樣的人怎樣都好.

我的視線往少女的反方向看去,停留在一位男人身上.

年紀大約是40歲中間左右吧.

體格相當健壯,腰間系著配劍,不過防具是輕裝備.

光看起來絕說不上強,也沒有放出危險的氣息.

要是在路上遇到了,我也會毫無警戒的擦身而過吧.

然而,他的頭部.

有著顴骨外突憔悴又陰沉的臉孔.

用眼罩遮著的右眼,毫無生氣凹陷的左眼,像殭尸一樣內縮的臉頰.

給人一種在古老的電影里面會出現的,海賊船船長一樣的印象.

一言以敝之.

即是『有著骸骨般臉孔的男人』.

確定了.

這家伙,就是『死神』蘭多夫.馬利安.

「陛下.紮諾巴.西隆在此.呼應您的召喚,從魔法都市夏麗亞遠馳而來.

紮諾巴進入了謁見室之後,馬上跪下這麼說.

對于稱呼帕克絲為陛下,對他低頭這些事似乎不感到抗拒.

雖然我也模仿他行禮,不過長袍下的格林砲已經瞄准蘭多夫了.

帕克斯往下看著單膝跪地的紮諾巴,把手從少女的屁股拿開了.

仔細的舔著那只手的同時,開口了.

「……這還真是,不會太快了嗎」

「因為事態緊急,全速歸來」

「喔,的確是呢,我還以為是潛伏在國內的某個地方呢.畢竟,可沒有接獲到穿越國境的報告呢」

我們從收到信的時候算起,只經過了約一個月就到達了西隆王國.

正常來說要花上一年的距離.

這速度被懷疑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旅途中,由于可能會受到敵國的襲擊,所以隱藏起身份來移動」

「進到國內也是嗎?」

「正是因為進入了國內」

「原來如此呢」

帕克斯用鼻子哼了一聲.

看來沒有打算要問我們比預期還要早抵達王城的理由.

我們也只打算說謊話就是了…….

帕克斯在椅子上坐直,朝著我的方向指了過來.

「那,這家伙是?」

「和陛下所知的一樣,這位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大人」

「余不是在問你名字」

「那,是指什麼?」

「余在問你為什麼會在這里」

「要是引發戰爭的話,有強力的魔術師在場會比較好,因此結伴前來」

就是這麼一回事.

在這個世界里,魔術師在戰爭中擔任了非常重要的職務.

只要有中級,上級魔術師,對于陣地構築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范圍魔術對付一大群敵人也非常有效.

一對一,面對面開始的單挑的話劍士比較有利,但是多對多,每一個人的重要性都變低的話,魔術師就會顯得重要.

要是成為聖級,王級魔術師的話,可是會受到戰爭中國家的國王行三顧之禮來迎接的地位.

但,帕克斯笑了.

一邊讓人看見克制的笑容,一邊輪流看著我和紮諾巴.

「喔,是嗎.的確是呢,還以為是為了要殺余而准備的棋子呢」

帕克斯這麼說的瞬間,除了死神以外在二側待命的2人都散發出殺氣.

那二個人,是從王龍王國帶來的騎士吧.

確實說過有10個人在呢.

在場的包括死神有3人.

所以說其他7人在別處嗎.

老實說,似乎不怎麼強呢.

「怎麼會……對陛下報仇的念頭連一根頭發也沒有」

「喔.你能容許篡位嗎?」

「是的.畢竟原本就沒有特別向前王宣示過忠誠」

「不過,也並不打算對余宣示忠誠」

「…………」

紮諾巴沒有回答.

帕克斯對這個態度感到有趣似的發出了鼻音.

被認為是有叛意也不奇怪的態度,不過帕克斯似乎並不在意.

「算了吧.王兄……不對,紮諾巴唷.不管你抱著怎樣的想法,都無所謂」

帕克斯這麼說著,用下巴指向站在背後的騎士.

「看啊,從王龍王國帶來的吾之騎士們」

順著帕克斯的話語,騎士們低下了頭.

雖然死神在打呵欠就是.

「特別是,這個男人很厲害的唷.

七大列強第五位.『死神』蘭多夫.馬利安」

被這樣介紹之後,死神身體抖了一下.

用很不愉快的表情向前跨出一步.

清了一下喉嚨.

「我是方才介紹的蘭多夫.馬利安.

出生在魔大陸.種族是雜種.是人族與長耳族與不死魔族,還有其他一些種族的混血.

職業是騎士.

王龍王國大將軍夏卡爾.迦魯岡帝斯麾下,王龍王國.黑龍騎士團所屬.

主要的工作是殺人.

誰都殺.

沒有流派,不過北神流和水神流略有涉獵.

雖然在街坊中被稱為『死神』而被誤會成殺人狂,但是並沒有這回事.是個以料理為興趣,心地善良的男人.

以後,就算是認識了」

唏哩嘩啦地一口氣說完後,露出牙齒擺出笑容,接著回到了後列.

還真是毫無干勁的態度啊.

「平常雖然是這副德性,不過很強喔?

畢竟是一瞬間就把王兄們的親衛隊給全滅,讓我取得王位的大功臣呢」

幾乎都是一個人收拾的嗎.

不愧是七大列強.

雖然聽說有些退步,也不可能弱到哪里去.

「如何,紮諾巴.要試試看你帶來的那家伙,跟他誰比較強嗎?」

……是這樣的發展嗎.

果然帕克斯是人神的使徒嗎.

在這里讓我和死神撞在一起,然後殺害…….

雖然是陷阱的一角,沒有經過策劃,但就是這麼回事吧.

「請別開玩笑了.在接下來要與北方戰爭的時候,還將手上的棋子用在這種地方……」

轉睛一看,紮諾巴的側臉正流著冷汗.

這家伙,難不成,正在保護我嗎.

至于帕克斯,正覺得很有趣地看著紮諾巴這樣的姿態.

對于因為自己的一言一行使對方感到狼狽,慌忙地賠罪這件事感到樂此不疲.

這樣說起來,以前,被這家伙抓住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呢.

自己位于較高的立場時就會感到很愉悅.

接著,看到對方的表情之後再滿足地說「開玩笑的」.

然而,帕克絲和人神有溝通過的話,應該會強迫我和死神戰斗才對.

我很明白這次是戰爭.

心理的准備已經萬全了.

那麼,先下手為強嗎?

死神現在全身是破綻.

不對…….

不管怎麼說都是七大列強之一,並不認為會這麼簡單就露出自己的破綻.

即使乍看覺得毫無防備,發動攻擊的話肯定一瞬間就會反應,做出反擊.

奧爾斯蒂德也說過,死神對這類事情很擅長呢.

在想著這些事的時候,帕克斯的肩膀放了下來.

「哼,開玩笑的.別當真」

干脆地收回了.

哎呀?

不開打嗎?

蘭多夫從一開始看起來就毫無干勁,在打著呵欠.

我只睡了二個小時啊∼,像是會說出這種話一樣,一直打呵欠.

似乎打從心底覺得無聊.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余也所聽聞.

在阿斯拉王國,雖然也甲龍王佩魯吉烏斯的幫助,似乎也打倒了水神蕾塔與北神三劍士.

蘭多夫是王龍的陛下托付給余的貴重之物.

雖然不覺得會輸,但要是因此受了重傷的話,就沒有臉去見陛下了」

帕克斯無奈地聳了肩膀.

接著,坐回椅子上,重新睥睨著紮諾夫.

「雖然說這樣啊.還真是相當警戒呢」

「那是,因為和陛下曾經不歡而散之故」

「的確是這樣呢……但是,余不打算和王兄爭吵」

帕克斯這麼說著,把手放到腿上撐著臉.

很囂張的姿勢.

「所以,原諒你也可以喔」

「非常感謝您的寬容」

「很好」

看著低頭的紮諾巴,帕克斯笑了.

余裕的笑容.

確信已經取得勝利的人的笑容.

要是開戰的話我會贏,不過姑且原諒你,這樣居高臨下的笑容.

「倒不如說,余還有事想要向你致謝」

「?」

「畢竟,多虧了那起事件,余才得以改變呢」

得以改變?

又矮又肥的帕克斯看起來沒什麼改變.

不,仔細一看,脂肪減少了.

腰部和下巴的曲線也變明顯了.脖子也變區了.整體上來說肌肉也增加了吧.

那已經不算肥了呢.

……不對,說的是內在吧.

「確實,被做為人質送往王龍王國時,流下了委屈的眼淚.王兄與盧迪烏斯.格雷拉特……懷著對你們的憎恨,過著暗淡的日子」

「……」

「但是,改變了」

帕克斯略微地看向了自己旁邊坐著的少女.

少女注意到這股視線,也看向了帕克斯.

四目相交的視線中,可以感覺到某種信賴一樣的東西.

「稍微,讓我說點以前的事吧」

「……」

「那個是,被送去王龍王國一段時間,不管是誰都沒有理會余,自己一個人腐爛的時候.余和一名少女相遇了」

不等我們的回答,帕克斯開始說起了過去.

嘛,也沒有理由不聽.

會把人神的事大剌剌地講出來也不一定.

「那位少女,一直一個人在庭園之中.

一個人在庭園里,什麼事也不做,很寂寞的樣子.

沒有向任何人說話,也沒有任何人會向她說話.

即使好奇到底在做什麼而去拜訪她,也沒有在做什麼特別的事」

帕克斯似乎莫名地在意那名少女.

幾乎每天都出現在庭園里,向著那名少女搭話.

少女的話雖然不多,但是會回應帕克斯的話.

少女所知的事情不多,所以會高興地,喜悅地聆聽著帕克斯的話.

帕克斯不知為何對此感到高興,于是找了各式各樣的話題來說給她聽.

「然後,那一天,聽到了傳言.

西隆的廢物,正在接近王龍王國的廢物,這樣呢」

廢物同胞,真是適合啊.

但是要是搞起來的話,又要生出廢物了.

喔喔,這可是大事件啊,這個王宮要被廢物給汙染了.

像這樣的傳聞.

「余啊,當時真想把傳出這種傳聞的人抓起來,把他的頭給擰掉」

在西隆王國的話,說出這種事的人,就算是在荒郊野外的酒場里酒後亂言也不能饒恕.

但是,做不到.

「因為在王龍王國里,余什麼力量也沒有」

可說是,非常的悔恨.

想要改變那些家伙的評價.

但是,帕克斯所能做的,就只有躲進自己的床里,讓懊悔的眼淚沾濕自己的枕頭.

哭累了之後,把那些家伙當成是笨蛋就好…….

──怎麼可能.

帕克斯從那天開始,一改生活態度,變得禁欲,而且勤勉.

「到底為什麼會這麼做,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只是,余一開始就不是頭腦特別差勁.

或許是想要證明不是廢物也說不定」

在不同的環境,和不同的人相遇,激發不同的情感,產生不同的行動.

也就是所謂的恍然大悟吧.

我懂.

我剛到這個世界來的時候也是.

總而言之,之後的帕克斯非常努力.

發奮在魔術與知識的學習上.

雖然劍術與運動的才能因為身體的因素並沒有那麼努力,但是從體格來看也明白並非過著怠惰的生活.

接著距離現在約1年半前.

在王龍王國舉辦的學問大會──像是模擬測驗一樣的活動里,帕克斯取得了好成績.

在這時,王龍王國的國王注意到他了.

國王用「無視等同于人質被送往他國的事,而不放棄未來的那個態度,真是令人耳目一新」這樣的話,對帕克斯做出了評價.

似乎承諾了要給予獎賞.

簡單來說,就是被看上了.

帕克斯被呼喚到謁見室,受到王的詢問.

金錢也好,地位也好.

要不然,脫離西隆王國,成為我國的一員也可以.

對著如此大方提案的王,帕克斯自然而然地這麼說了.

『請賜予第十八王女大人』

第十八王女班妮狄克..

母親是身份不明的魔族女性.國王玩鬧地召來寵幸,玩鬧地生下了孩子.

沒有王位繼承權,雖然名為十八王女,也不被認為是王族的孩子.

感情很薄弱,被稱為廢物的王女.

帕克斯說要將那樣的王女娶為妻子.

王龍王國的國王經過了短暫的思索,接受了帕克斯的請托.

「其他的女兒另當別論,班妮狄克的話給你也不會感到可惜.

雖然這麼說,即使只是個頭銜,班妮狄克也是王女.

你也要有相應的地位才行」

這麼說的王龍王國國王,打算先把帕克斯還給西隆王國.

讓帕克斯回到西隆,在西隆擔任要職,再將王女嫁出去.

人質方面,就送別的王子來吧.

為了保住面子,成為了這樣的形式.

然而,這些提案被西隆方面委婉地拒絕了.

帕克斯在西隆王國只會造成問題,

打算讓他至死都待在王龍王國,西隆國王是這麼打算的吧.

送去其他王子當人質也很可惜.

王龍王國的國王勃然大怒.

區區屬國的西隆王國居然敢不聽從自己的話,似乎觸碰到了國王的逆鱗.

國王將王龍王國最強的騎士『死神』蘭多夫,以及對帕克斯不抱有惡劣情感的黑龍騎士團的騎士交給了帕克斯,發動了政變.

西隆王族全數被殺害,帕克斯取得了濺滿鮮血的王座.

「…………就這樣,余得到了一切.地位與名譽,心愛的女人,還有最強的棋子,呢」

帕克斯這麼說著,抱住了旁邊坐著的少女的肩膀,看向站在一旁的死神.

少女的雙頰染紅,而死神則聳了聳肩.

從對話的內容來看,那名少女就是班妮狄克嗎.

哎呀?

但是,剛才的話里沒有出現人神呢.

帕克斯不是接收到神諭之類的東西才行動的嗎.

不對,恍然大悟的那部份有些奇怪…….

但是,從剛才的話來看,倒不如說奇怪的是王龍王國的國王那邊.

突然而然就斷交……大概是得到了人神的建議吧.

不對,使徒並不只是一個人.

不管是帕克斯,還是王龍王國之王,都有可能.

「就是這個緣故,憎恨你們的理由什麼的,已經不存在了」

「原來如此,非常敬配您」

紮諾哈像是受到感召一樣深深地鞠躬.

接著問了.

「但是,既然已經得手了最強的棋子,又是為何而呼喚余回來?」

「哈,那件事嗎」

帕克斯不屑地笑了.

話又說回來,他和紮諾巴都是用余來自稱,有點混亂呢.

「的確,交給蘭多夫的話,北方而來的侵略之類的也能做點什麼吧.

但是,剛才雖然說是棋子,但是蘭多夫說到底,也只是借來的.

總有一天不得不交還給王龍的陛下.

把借來的東西誤任為自己的力量來守護自己的國家,好不容易得到認可的陛下,也會對此感到失望吧」

因為力量得到認可,才成為西隆王國的國王.

所以說不繼續展示自己的力量不行.

「像余這樣的人,不常常展示自己的用處不行.對吧?」

想說什麼我明白.

我也常常想對奧爾斯蒂德展示自己有用的部份.

「那麼,就是這麼一回事,王兄唷……不對,紮諾巴唷.

你可能以為余是為了複仇才將你喚來的……但余沒有這個打算.

就和書信中所寫的一樣.

因為政變的關系我國的戰力低下,這時北面會趁機進攻.

現在,是需要像紮諾巴這樣的武人的時候.

過去的事就付諸東流,把力量借給余吧」

帕克斯這麼說著,像是把下巴收起來一下低下頭.

可能沒有辦法說有低下來,不過還是低著頭.

不稱為王兄而是紮諾巴,看起來是用來做為王的區別,也好吧.

「這是當然的,陛下.因為余,正是為此而活下來的」

紮諾巴點頭.

在那里沒有一絲迷惘.

正因為沒有迷惘,所以帕克斯感到有點奇怪吧.

接著又問了.

「但是啊王兄……余還是有做為篡位者的自覺.關于這件事,沒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對帕克斯來說,紮諾巴是否沒有叛意.

打算在這一點做確認吧.

兄長們已經全滅了.

就算自己並不帶有恨意,也不代表就不被紮諾巴給憎恨.

即使紮諾巴是為了複仇而回來的,也一點都不奇怪.

「……」

紮諾巴聽到這句話後抬起了臉,一瞬間迷惘之後,又馬上低下頭.

對著思索著話語的紮諾巴,帕克斯抬起了下巴,傲視般地說了.

「不用多慮地說出來吧」

多半,根據他的回答,會決定我是否會當場與死神開戰吧.

死神雖然用無力的表情站著,但要是有什麼事的話肯定會用驚人的速度采取行動.

先用閃光阻止行動,同時把牆壁破壞之後逃走吧.

這當我警戒的時候,紮諾巴開口了.

「不管國王是誰,采行怎樣的政治,余是為了守護名為西隆的國家而活著的這件事都不會改變」

謁見室中,瀰漫著沉默.

這並不是質問的回答.

但是,話語的內容清楚地表達了「沒有叛意,服從你」的意思.

帕克斯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正在困擾著該如何判斷吧.

紮諾巴是敵人還是友軍.

「哼,嘛,不管是哪邊都好」

不過,最後像放棄了一樣喃喃自語.

接著,有如下定決心一般大聲的說.

「紮諾巴.西隆.命你去守護卡隆城寨.

已經配置好士兵了.你就做為指揮官前去,阻擋北方來的軍勢吧」

「是!」

紮諾巴敬畏地,再次垂下了頭.

就這樣,謁見結束了.

抱著跟預期不太一樣的心情,我退出了謁見室.

────

之後,我們被分配了西隆王宮里的一間房間.

紮諾巴的個室似乎已經沒了,所以在二樓的客房里.

一名自稱是護衛,似乎是王龍王國的騎士的人,站在房間外面.

恐怕,是來監視的吧.

帕克斯還警戒著紮諾巴.

隔天就要前往北邊的卡隆城寨了.

雖然想要去找洛克希討論之前發生的事,但是有人在監視.

別做什麼奇怪的舉動,等明天合流之後再一起前往北邊的砦就好吧.

我和紮諾巴一起進入房間里,松了一口氣.

盡管紮諾巴身為王族,還是跟我同一間房間.

是判斷分配個別房間的話要是個別行動會很困擾吧.

我和紮諾巴面對面在沙發上坐著.

「那個帕克斯,意外的成為了了不起的王呢」

先開口的是紮諾巴.

語氣和往常一樣,甚至看得出來有些高興.

「是嗎?」

「為了要用自己的手,守護西隆王國,

對著過去懷抱著仇恨的對手低下頭.

這不算了不起那什麼算了不起」

嘛,這樣說的話是很了不起呢.

雖然所謂的低頭也只是稍微動了下脖子就是.

「雖然之前師父好像非常的擔心,然而人會改變,而且也會做錯事」

「是這樣呢」

「帕克斯也,的確做法很粗暴,也有不對的地方吧,但是余能感覺到他正竭盡全力」

的確跟我記憶中的帕克斯相比,改善了不少吧.

竭盡全力,也不得不這麼說.

然而,如果真的只是這樣,我也不用那麼煩惱了.

「但是,或許,背後有邪惡的神,正在操縱著也不一定」

「唔嗯,是指正在和師父戰斗的邪神嗎?」

試著像是開玩笑一樣說之後,得到了確切的回應.

「哎呀? 有說過嗎?」

「以前,和克理夫大人一起用餐的時候」

啊,和克理夫全盤托出的時候嗎.

但是,那個時候紮諾巴好像沒有相信呢.

「那個時候,覺得師父是在騙人就是了呢」

「……」

「但是,看到克理夫大人的魔道具能夠緩和奧爾斯蒂德的詛咒,理所當然就算是余也明白了師父和奧爾斯蒂德,以及那位邪神的關系」

是嗎.

明白了嗎.

那麼,把話說清楚比較好吧.

既然紮諾巴都已經跟到這個地步了,也算是關系者了吧.

「那我說了」

「是的,師父」

我把人神的事情告訴了紮諾巴.

至今為止的事全部.

還有,這次的事情也全部.

帕克斯正在被人神操控的可能性也是.

「唔嗯……但是,帕克斯對人神這個詞,一次也沒有說過呢.之間沒有關聯吧?」

「他可是騙了我的神.在背地里做些搞不清楚的舉動也不會不可思議」

就算使徒不是帕克斯,也有可能是死神,或是班妮狄克等等.

現在這個當下我認為有古怪的是王龍王國的王.

然而,使徒並不只一個人.

從人神行動的傾向來推測,西隆王國方面應該也配置了一個人上下.

「被騙……的確師父是被人神所欺騙,才被陷害去與奧爾斯蒂德戰斗的呢」

「沒錯」

「那樣的話,帕克斯也可能受到人神欺騙,被陷害來與師父戰斗的」

紮諾巴把手放在下巴上,擺出了在思考的姿勢.

接著,低聲地喃喃自語.

「那樣的話,余不保護帕克斯可不行呢」

哎?

「……那是,發生事情的時候,會與我敵對的意思嗎?」

「哈? 不對不對,怎麼會.我不可能會與師父敵對的吧.何況,師父說過不可以殺帕克斯對吧?」

「但是,剛才……」

「所謂的保護是指「從人神手中」的意思」

也是呢.

嚇了一跳.

還想說真的開戰的時候,紮諾巴會成為敵對陣營.

要是那樣的話,也無法可想了吧.

松了一口氣.

但是,突然說出「保護」什麼的詞.

「還以為你對于帕克斯的事情,覺得怎樣都好的說」

沒有多想的這麼說之後,紮諾巴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

又再次的把手放到下巴上,擺出了思考的姿勢.

「的確,到剛剛為止還是那樣呢.也沒什麼關聯」

擺著眉頭深鎖的表情,姆姆姆地唸著.

「……意外地,被帕克斯像那樣子拜托,說不定還是第一次呢!」

紮諾巴這麼說完,快活地笑了.

雖然感覺與其說是被拜托不如說是被利用,

紮諾巴本身,也不是被拜托之後就被奮起的角色吧…….

嘛,恐怕是因為『守護國家』的意志,與守護身為國王的帕克斯的行動,非常相似吧.

但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解讀出人神的想法.

也沒搞清楚誰是使徒.

也沒有關于要殺害我的陷阱的感覺.

有什麼看丟了,或是沒注意到的感覺.

所謂的陷阱只是奧爾斯蒂德的杞人憂天的話,就不會有比其更嚴重的事了,但還是不要太樂觀比較好吧.

某個地方有陷阱存在,而且我沒有注意到它.

嘛,雖然多少還有些不安,不過關于那些事,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所以沒辦法.

另外,要說服紮諾巴似乎也很難.

現在的狀況,帕克斯可說是采取接納紮諾巴的態度.

沒有打算要殺他.

紮諾巴感覺上被要求的話也會做為國防要人而繼續留在這個國家.

帕克斯沒有要殺紮諾巴的話,就沒有能夠帶回去的理由.

不用擔心被殺的話,就會在混亂中的本國就職了呢.

老板是帕克斯這方面感覺很有黑心企業的味道,但既然是紮諾巴選擇的道路,還是尊重比較好.

但是帕克斯改變心意,反過來要殺紮諾巴的可能性也還存在.

以現在來說這些想法,雖然都只是在找碴而已,但是存在就是存在.

而且,等到帕克斯實際瞄准紮諾巴的時候才行動就太遲了.

在這之前,希望能在什麼地方,找到能夠證明帕克斯想要殺紮諾巴的證據.

可是那個證據,該去哪里找才好呢.

現在原本是沒有打算要殺的,之後變成妨礙的話就會下手也說不定.

也就是說,現在這個時點沒有證據…….

啊∼,該死.

全部攪成一團了.

壓力太大好像會禿頭的樣子…….

我一個人在煩惱也得不出答案.

明天,找洛克希一起談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二話「再回西隆」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四話「卡隆城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