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四話「卡隆城寨」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四話「卡隆城寨」

謁見的隔天.

我將出發的准備交給紮諾巴,回到了旅館.

與洛克希會合.

洛克希保持著全副武裝,在旅館的房間內待機.

雖然看似很疲倦,不過看到我的身影後馬上站了起來,向我驅前.

「還好吧? 雖然一直沒有連絡讓我好擔心……」

「是的.什麼事都沒發生」

因為她還沒吃過早餐,所以就到旅館的一樓一邊用餐,一邊傳達謁見的內容.

帕克斯是人神的使徒的可能性很低的事.

人神的意圖難以猜測的事.

王龍王國的國王有些詭異的事.

發生過的事,以及在意的事全部.

「……唔嗯」

洛克希喝著湯並聽著我的話,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老實說,因為睡眠不足腦袋有點轉不過來……」

「也是呢」

眼睛的下方有淡淡的黑眼圈,整體的動作也有些遲鈍呢.

或許只覺得不過是一整晚沒睡,然而到昨天為止都一直在旅行.

在這之後要保持戰斗姿勢.即使是習慣的冒險者,果然也會累吧.

「沒有發生戰斗.

帕克斯王子很理性.

而且也沒有出現人神的名字…….

只憑這些,什麼也沒辦法判斷呢」

即使是洛克希也不知道嗎.

說不定是我的說明不夠完整.

「如果沒有戰斗的話,說不定我也跟著去的話會比較好」

「為什麼?」

「因為用自己的耳朵來聽的話說不定能夠弄清楚什麼」

啊,說不定是這樣.

我在謁見當中,老是想著陷阱或死神那方面的事.

而在自己沒有預想過的方向,只是想著為什麼會這樣而已.

那麼,能夠從別的想法來思考的人或許是必要的吧.

而那個人就是洛克希也說不定.

嘛,已經過去的事就算多說也沒有用.

「……人神的陷阱,到底在哪里呢」

「嗯-……會不會陷阱只是奧爾斯蒂德想太多,實際上沒有任何關系呢?」

「就算真的是那樣,也假設最糟的情況來行動吧.要是太輕視的話,難保不會讓我們的家人也受到牽連」

會成為救世主的菈菈的哭喊也很令人在意呢.

就現在來講,雖然沒有人神的氣息,但是有什麼也說不定.

有什麼.

「說得也是呢,我發言太草率了」

洛克希低下頭來.

「假如有什麼陷阱,只要引誘出來之後擊破,就算不上是陷阱了吧,所以我在想到底藏著什麼」

「藏著什麼……例如說?」

「例如說……今天一大早,金潔小姐帶著情報來了」

「喔」

雖然沒看到金潔的人.

她也在暗中活躍著吧.

「現在,在北邊的卡隆城寨,只聚集了500名士兵的事情」

「500」

光聽到數字的話,還真是不知道是多還是少呢.

只聚集500,從這種說法來看,應該算是少吧.

「相對的敵軍戰力,有大約5000的樣子」

這還真慘.

居然差到十倍嗎…….

這不是毫無勝算嗎.

「關于這方面有聽說過了嗎?」

「…………沒有」

至少,我是沒聽說過這些話.

只是被交代要過去而已.

「雖然只是我從金潔小姐那邊聽來的,

但是帕克斯王子讓卡隆寨保持最低限度兵力的同時,

在位于後方的里寇寨里集合傭兵,准備進行迎擊.

關于這個戰略你有聽說過嗎?」

「……沒有」

第一次聽到.

但是,是嗎.

卡隆寨是棄子嗎…….

表面上是迎接了紮諾巴,然後用完就扔.

在紮諾巴獻上自己的性命阻止敵軍的時候,自己在為自己的戰力做整備.

帕克斯要是覺得紮諾巴很礙眼的話,簡直是一石二鳥之計.

「另外,也會變成對付盧迪的陷阱呢」

「怎,怎麼說?」

「雖然我也是第一次參與戰爭,但是有文獻記載,過去有一名聖級魔術師就壓制了1000名士兵的記錄」

有這樣的記錄嗎.

一騎當千啊.

考慮到聖級魔術的規模也不算不能想像.

「我是王級.盧迪相當于帝級.

二人都前往城寨的話,應該能爭取到很多的時間」

嗯.

高達5000人的話要一口氣全滅或許也不容易.

雖然沒頭沒腦的全軍突擊的話用魔術一次解決就好,

不過對方也會進行情報收集.

有王級,帝級魔術師在的情報也會從某處泄露出去吧.

對這樣的城寨,硬著頭皮突進根本像笨蛋一樣.

另外如果真的突進了,

有5000人的話,也有相當數量的魔術師在吧.

要是那些魔術師一起張開防護的話,就算是聖級魔術也可能被無效化.

不對,要是被無效化的話再發一發就好了.

「只不過,魔力總量是有限的.而且也會累吧」

雖然並不覺得這種程度會把我的魔力總量用完.

不管怎麼說,在戰斗之中都會累積疲軟吧.

魔力總量也不是說無限的,用多少就會失去多少.

「瞄准這個疲憊的時候,將『死神』送過來,確實地……像這樣的可能性你怎麼看.不覺得很像陷阱嗎?」

「喔喔,的確」

「接著」

同時,洛克希把湯匙像手指一樣立起來.

老師的姿勢.

「你說過使徒有三個人呢」

「是的」

「王龍王國的國王有點趕鴨上架的讓帕克斯得到王位.因此應該沒錯…….

在那個時候還不知道敵國究竟會不會攻過來對吧?

是盧迪的話,會把使徒配置在哪里?」

配置在哪里嘛…….

啊,敵國嗎!

西隆是類似王龍王國屬國一樣的東西.

要是攻占的話就要冒著風險.

國內應該也會出現反對的聲浪.

為了把這些聲音壓下的使徒.

進攻卡隆城寨的國家的王族……不,將軍一類的吧.

「得到人神的建議,讓我們疲憊,再用死神確實地……的確」

多虧聽了洛克希的推測,我也稍微理出了一點頭緒.

高機率是人神的使徒的有二人.

一人是王龍王國的王.

另外一人,是進攻卡隆寨的敵國里的高官顯爵.

那,第三個人是哪邊的誰呢.

在阿斯拉王國的時候……是盧克.

話說回來,其實紮諾巴那邊有些古怪.

但是從昨天的對話來看,不像是使徒.

那,金潔嗎.

從阿斯拉王國那時的編成來看,死神那邊也很可疑.

或者,在帕克斯身邊的那個王女大人也有可能.

到目前為止,人神還沒有使用過二人以上的棋子.

這樣的話,這次也是二人,最後一個人在別的地方為下次的行動做准備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也就是說,第三個人不在場的可能性.

有各種可能性呢.

第三人還無法判別.

但是二個人已經大致確定了.

果然,洛克希很可靠.

「假如說,卡隆寨是激戰點的話,該怎麼辦呢」

「……也是呢.總之,我覺得先不要讓對手的想法搶先一步是重點,不過……」

「最好還是不要去卡隆寨對吧」

但是,紮諾巴已經迫不及待上路了.

就算阻止他也會去吧.

就算一個人也會去吧.

不過,帕克斯把紮諾巴送到只有500兵力的地方,這件事可以當成說服的理由之一.

帕克斯想要殺了紮諾巴……沒有像這樣強烈的感情,但是覺得死了也無所謂.

是當棄子來用.

當然,光憑這些理由是阻止不了紮諾巴的.

紮諾巴在出發時,說過了「守護國家是義務」.

那麼,在敵人進攻的情況下跟他說「回去吧」,肯定也不會點頭的吧.

等一下……那麼,對那5000名敵軍做點什麼的話,紮諾巴就滿足了嗎?

帕克斯在保有卡隆寨的時間里,集結著兵力.

也就是說,守下卡隆寨的話,國家就會安定下來.

這不就等于是守護國家這件事嗎.

「……去卡隆寨吧.幫紮諾巴一把」

「明白了」

「問題是,關于陷阱那方面呢」

這樣說完,洛克希的表情也有點苦澀.

總而言之,把『一式』帶過去吧.

要從正面對決的話,那個是最適合的東西呢…….

「嘛,離到達卡隆寨還有一點時間.朝各方面去思考吧」

「是的,老師」

就這樣,我們對話結束時,紮諾巴所駕的馬車也到達了.

────

紮諾巴即使聽到500這個數字神色也絲毫沒有改變.

倒不如說,只是高興地點頭說「嘛就是那樣呢」而已.

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下意識地會有「這家伙,難不成不明白什麼是戰力差嗎」這樣的想法.

「知道嗎,紮諾巴,孫子兵法有云『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也就是說戰爭就是比數字唷紮諾巴.數量越多的一邊越有利的唷」

雖然我方是在城寨中防守,但是有10倍的差力差,光要守住也很困難,這樣.

兜了一圈說明之後,紮諾巴用迷茫的表情歪了脖子.

「數量越多越有利這樣的事情余還是明白的啊?」

「那,為什麼還那麼輕易啊.10倍耶,10倍」

「不不師父,沒有理由差到10倍的吧」

沒有10倍是…….

這家伙,真的假的.

連算數也不會嗎?

「我方是500,對方是5000唷? 500的10倍就是5000.你還好嗎?」

「噗……師父是在測試余嗎?」

紮諾巴噗地笑了.

像瞧不起人一樣笑了.

咕奴奴,居然被紮諾巴擺出這種表情……!

「你懂嗎師父」

然後,嘰哩呱啦地開始講話.

「在那個計算里,沒有把師父和洛克希大人算進去.

因為聖級魔法師依照使用方法可以和1000名士兵匹敵呢.

這樣來思考的話我方的戰力最少也有2500.

再考慮到師父和洛克希大人二人都是王級以上的話,可以看作有3000以上吧.

一般來說,攻城的一方至少需要3倍的兵力,

卡隆城寨又位于易守難攻的位置上.

所以說需要3倍以上的兵力吧.

再把師父的魔力總量給考慮進去的話……有得是余裕呢」

「…………」

無話可說.

得到了預期之上的答覆.

這家伙,該說意外呢,還是什麼呢.

「相,相當了解呢,紮諾巴同學」

「因為余從小時候開始,就在為了成為我國的將領而學習呢」

為了守護國家而得以活下來.

雖然這麼說,也沒理由放著他的才能不管嗎.

這麼說好像沒錯呢.

就算是要讓他到戰場里大鬧一番,給予他能夠判斷情況的知識也比較好吧.

「師父雖然好像是處女戰……不過放心吧.

余在以前,也曾經上過幾次戰場.

只要有師父和洛克希大人在,絕不會輕易地把城寨雙手奉上.

自信滿滿啊.

真的沒問題嗎.

感覺好像不是沒問題.

話說回來,現況來說最好的方案就是不去卡隆寨.

稍微,試著說服看看吧.

「但是至少帕克斯是在不知道洛克希存在的情況下,把你配置到北寨的呢」

「嘛,的確是那樣呢」

「我的魔力總量多得驚人這件事,帕克斯應該也不知道才對」

「師父,您到底想表達什麼呢?」

雖然還在進行前置作業的途中,這麼急的話我就講結論囉.

開門見山地說囉.

「你啊,不是被當成棄子用嗎?」

「…………」

紮諾巴露出了像是鴿子被玩具槍射到的表情.

雖然對紮諾巴來說,不管什麼槍都像玩具槍吧,不過這不重要.

「的確,帕克斯或許已經沒有在對你的事記恨了.

但是,應該覺得死了也沒差吧」

「……嘛,說不定是這樣呢」

紮諾巴輕輕地抓了抓臉,等著我接下去.

「服從像那樣的人,不是沒有必要嗎?」

紮諾巴噗地笑了.

怎麼老是在說這種事的表情.

「在戰爭中,也會有不得不犧牲誰的時候.雖然一開始犧牲的是士兵,但是偶爾王族也會有不得不犧牲的時候」

「但是那只是在幫帕克斯善後而已.因為他把其他王族都殺光了.你也沒有幫他的道義吧?」

「要是誰失敗了,支持他是很重要的事情,師父不是也常常這樣講嗎」

紮諾巴看著窗外這麼說著.

在窗外,傭兵們和普通的村民混雜在一起.

雖然看起來很平常,但是可以感覺到瀰漫著些許不安的氣氛.

紮諾巴出發時說了.

與他國的戰爭是自己的義務.

那麼,國王是帕克斯,而帕克斯對紮諾巴怎麼想,都沒有任何關系吧.

……果然,現在而言無法說服他.

「我懂了.說了奇怪的事不好意思」

「不會,師父也是設身處地的為余著想,余很明白」

「既然都說到這了,那就防守卡隆寨吧.因為我是外行,所以就聽從你的指示吧.有什麼盡管說」

終究也不能放著紮諾巴不管就走,那就先這麼說吧.

「喔喔,十分的感謝.有師父在的話就有如百人之力啊!」

好.

總之先想辦法守下北方的卡隆城寨.

這樣一來,帕克斯也能整頓好軍備,敵國或許就不會攻過來了.

再經過一些時間的話,國家也能安定化吧.

國家穩固的話,紮諾巴也會對保家衛國的事感到滿足了也說不定.

之後就是王龍王國和帕克斯的工作了.

哎呀?

在這個『王龍王國的屬國』狀態之下,帕克斯是怎麼轉為共和體制的?

嗯-…….

不,奧爾斯蒂德說了,這是預計在30年後發生的事.

那麼現在之後的30年里,說不定又會發生什麼事件.

王龍王國的話是使徒的話,應該最近就會駕崩了呢.

沒有必要一次就把所有問題收拾乾淨.

帶紮諾巴回去之後,再重新跟奧爾斯蒂德討論就好了吧.

『把紮諾巴活著帶回去』.

這是這次我的目的.

可不能忘了.

────

前往城寨的成員有我,洛克希,紮諾巴三人.

金潔則留在王城.

雖然聽到紮諾巴要前往城寨時顯得有點困擾,但似乎還是繼續情報收集的工作.

似乎,好像有什麼在意的事情.

王子就拜托你們了,這樣被拜托了.

雖然這樣說,只有三個人.

明明是王子的出陣,但是沒有送別,沒有護衛,也沒有援軍.

坐在駕駛座上的本國士兵,態度也很冷漠.

果然帕克斯是把紮諾巴當棄子看待吧.

魔導鎧『一式』以紮諾巴很喜歡的人偶的名義,分成各部件從別的路線搬運.

會比我們還要晚一點到.

這個世界的運輸業,和現代日本的運輸公司不一樣相當散漫呢.

我的到達跟魔導鎧的到達.

這中間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事.

有點擔心.

魔導鎧『一式』用的大型格林機砲就由我自己帶著吧.

既然那麼擔心的話穿著走不就好了,這個也想過.

但是馬上就想起和奧爾斯蒂德戰斗時,因為魔力耗損差點死掉的事.

所以想盡可能地,保留一些用來穿魔導鎧的魔力.

總之,我們出發了.

────

往戰場的道路,並不是大條的街道.

馬車在像田間小路一般的窄道上,專注地走著.

雖然有農村但並沒有旅館區,所以在偶爾也會野營的情況下向著北方前進.

「……」

旅途中,一開始都是在想關于人神的事情,

突然想起「接下來就要前往戰爭了」的事實.

這個瞬間,一股不安湧上了心頭.

身體感到僵硬.

戰爭.

互相殘殺在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嘛,差不多習慣了.

但是,戰爭.

在這個單詞里,有著無法言喻的恐怖.

不是指殺人,也不是指被殺.

單純對戰爭這個現象,感到恐怖.

……話又說回來,能贏嗎.

雖然經過前幾天的說明,也算是明白似乎打得起來.

不過實際面對戰爭還是第一次.

真不安.

「師父,請看.那里有一團冒險者喔.在這種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穿著那樣的重裝備,是打算要去哪里呢」

與不安的我相反,紮諾巴似乎相當開心.

不管發現什麼都會向我報告,然後笑出來.

超-級開朗.

簡直沒辦法想像之後是要去參加戰爭.

「那個是,要前去迷宮探索的隊伍呢.

在這一帶的迷宮雖然很多,但是也不可能所有迷宮都離村子很近.

認真想要完成迷宮的隊伍,會像那樣前往人比較少的迷宮」

洛克希也很冷靜.

雖然不像紮諾巴那麼開朗,不過和平常一樣.

之前應該也說過是第一次上戰場,但是對此只字不提.

「喔喔,真不愧是洛克希大人,真是博學多聞呢」

「因為我也曾經有一段時間,潛入過這一帶的迷宮呢」

在憂郁的只有我而已.

為什麼這二個人可以如此的冷靜啊.

只有我沒有找到什麼讓人安心的事情嗎.

難不成對他們來說,我就是讓人安心的事嗎.

要是這樣的話,可不能露出不安的表情吶…….

「這樣說來,洛克希大人就是因為獨力攻略迷宮的功積受到認可,才成為我國的宮廷魔術師的呢」

「是的,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單獨去挑戰迷宮,聽說不是什麼普通的成就.

雖然想說是師父的師父的話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為什麼要做那麼荒唐的事呢?」

「哎? 那個呢,就是,該說是尋找東西呢,還是別的呢……年輕的一時沖動呢」

「喔,那麼有找到嗎?」 (哎呀哎呀,夫人您現在也很年輕呢)

「那個時候雖然沒有找到,不過之後,說是找到了,倒不如說是被找到了」

洛克希從帽子下面,偷偷瞄著我這麼說.

啊,這是在說那件事吧.

洛克希為了尋找戀人而去迷宮的事.

「原來如此,原來藍色頭發的天才魔術師為了尋找結婚對相而進入迷宮這件事是真的呢」

「拜托不要說得那麼直接,這種事太丟臉了」

「不是很不錯嗎,師父也是早在進入學校之前就一直仰慕著洛克希大人呢」

「真的嗎? 那時跟希露菲感情很好吧?」

「不,說是那樣說,當初雖然我也不知道,但是師父把洛克希大人的──」

紮諾巴和洛克希愉快地談論往事,感覺背景好像開著花一樣.

平常的話或許多少會對紮諾巴感到嫉妒,

然而現在無論如何也沒那種念頭.

「嘛,從以前開始盧迪就把我的……盧迪? 怎麼了嗎?」

注意到的時候,洛克希正盯著我的臉看.

臉好近.

雖然想說干脆親下去吧,還是忍住了.

「沒事,我在想紮諾巴明明都要上戰場了,還真是挺開心的啊」

「哈哈哈,因為余也是男人吶! 雖然沒有說出來,至死方休的決斗與戰爭可是讓我內心無比澎湃啊!」

「……」

超不安.

────

9天後.

卡隆城寨,是比想像中還要宏偉的城寨.

遠遠地看就好像石造的小型城堡一樣.

感覺隨處可見,第一印象是稍微有點難以依賴.

但是,位置很不錯.

位于類似三角州的河流交滙處.

確實,過去有名的墨俁一夜城應該也是蓋在這種地方的.

要再多說的話,在河的前面是一片廣闊的森林.

雖然穿過森林之後要進入西隆王國是易如反掌,但是要率領軍對通過森林是很困難的.

特別是因為這個世界的森林,有魔物出沒呢.

在與魔物交戰而停下腳步時,搶先一步到森林的出口與魔物一起進行包挾.

也能執行類似這樣子的戰術.

簡直是名副其實的戰略要地吧.

靠近一看之後,比想像還要來得威風凜凜,能看到在牆上設置有了望台和投石機之類的東西.

因為聽到只有500個人在此地,還以為會更小更破爛,不過卻是相當出色的城寨.

然而,在這里活動的士兵數量不多,臉色也很陰沉.

聽到了敵方壓倒性的兵力,士氣相當低落吧.

「師父,洛克希大人,這邊」

我們跟著紮諾巴的率領,尋找身為城寨負責人的部隊長的所在.

部隊長在似乎是作戰會議室的地方,和數名副隊長在地圖前把頭靠在一塊.

「是誰?」

「西隆王國第三王子,紮諾巴.西隆是也」

「……!」

他們雖然用散亂的眼神看過來,但是當紮諾巴報上名號的瞬間,馬上就跪了下來.

「西隆王國騎士加里克.巴畢里提,正擔任卡隆城寨防衛隊隊長之職」

「嗯,今天為止辛苦了.我想從國王所發的行文應該已經送達了……」

「是,前幾天已經收到了」

「那麼就好談了.明天開始余就是這座城寨的指揮官了.可以嗎」

「……是」

從加里克身上,能夠感受到一股不滿.

比起自己被從最高職務上拔下來感到不滿,不如說是覺得要把指揮權讓給這種家伙嗎,這樣的感覺吧.

他們也有守護城寨至今的驕傲吧.

雖然姑且算是同伴,但是在意見不要分歧的情況下互相支持比較好吧.

「雖然如此,余也已經許久未經戰事了.是故頂多是擔任輔佐的立場,有關實際的指揮事宜,仍然交給加里克大人來處理.可以嗎?」

「是」

我還什麼都沒有說,紮諾巴就跟進了.

嗯嗯.像這種是還是交給老手來做最妥善呢.

「那麼,雖然有點匆忙.我想提升士兵的士氣,請加里克大人把這個城寨里的士兵都集合起來」

「遵命!」

因為紮諾巴的命令,接著要向寨里剩下的士兵露臉了.

約一個小時後.

在城寨外面准備好的講台前,有將近400名身穿鎧甲的軍隊並列而立.

50名留在寨里.負責監視敵軍.

另外50名,則是因為偵查或是護衛後勤部隊等等原因,不在現場.

並排的士兵里每個人都有著有力的,勇敢的,堅強的臉孔.

比想像中還要來得精悍,而且壯觀.

雖然覺得500人有點少,不過實際看到的時候沒有那種感覺.

有這麼多人的話多少能做點什麼吧.

不,對手可是這個的10倍,應該什麼都能做就是.

他們用散漫的表情看著出現在台上的紮諾巴的身影.

不管是誰士氣都很低.

明明是在王族的面前,還有人偷偷摸摸地和旁邊的人聊天.

「西隆王國第三王子,紮諾巴.西隆是也」

「紮諾巴殿下! 我們全體,皆對能與您一同奮戰感到榮幸!」

站在最前排的部隊長挺著胸膛這麼說著,但只是客套話吧.

他自己感覺也並不是那麼歡迎紮諾巴.

來干什麼的啊,的表情.

「嗯」

紮諾巴用力地點頭,俯視著士兵們.

我大概是因為高舉的全身鎧與棍棒,無法看清楚整體.

「首先,進行狀況說明!」

「是! 現在,正在持續與敵方發生小規模戰斗.

根據從俘虜身上得到的情報,就在最近敵方將會發動大攻勢」

「原來如此.那麼沒有時間了呢」

紮諾巴理解似地點頭.

部隊長露出少許不安的表情來.

真的明白嗎,的表情呢.

紮諾巴挺胸大聲地喊話.

「首先來為諸位將士介紹援軍」

聽到了援軍,士兵的表情稍微變得有精神了一點.

啊,這是士氣上升的瞬間,很容易明白呢.

但是,哪里有援軍什麼的東西啊.

至少,沒有從帕克斯那里得到.

當我這麼想,紮諾巴朝我們的方向使了個眼色.

我和洛克希像被催促一樣上了講台.

「喂,那個是」

「以前曾經……」

「但是的確……」

士兵開始騷動了起來.

能感覺到那些家伙主要都是看著洛克希的方向.

因為戰場上女性很少,正在向洛克希投出野獸般的眼神吧.

洛克希既可愛又美麗又神聖所以我也不是不明白…….

不過女性士兵也在看著洛克希.

然而不管是男是女,看著洛克希的人似乎都有點年紀.

大約三十幾歲到四十幾歲.

「各位!

敵人是多數,我方是少數.

也已經猜到了敵方的大攻勢將至,

各位弟兄想必都很不安吧.

然而,這次從魔法都市夏麗亞,

帶了非常強力的援軍而來」

紮諾巴用眼神做出信號.

原來如此,所謂的援軍就是我們嗎.

也是呢,聖級以上可是一騎當千.

我和洛克希,二人合力的話可是有2000萬超人力的.

(譯注:捏他自《金肉人》)

「大家好」

洛克希脫下了帽子打招呼.

士兵們變得更躁動了.

「果然! 那個是,之前的宮殿魔術師……」

「王級魔術師的──」

「設計出現在的教練基礎的那位……」

紮諾巴露出驕傲的表情,開始介紹洛克希.

「這一位是洛克希.米庫魯迪亞.

過去擔任過我們西隆王國宮廷魔術師的人.

雖然已經有很多人知道了,現在的對魔術教練的基礎就是出自此人之手.

再加上,做為其弟子的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二人都是王級以上的高強魔術師是也」

喔喔喔喔,現場傳出了這樣的騷動.

原來如此.

洛克西過去,曾擔任過這個國家的宮廷魔術師.

在士兵里,也有從當時就已經是這個國家的士兵的人在吧.

但是啊紮諾巴.

現在的洛克希是,洛克希.米庫魯迪亞.格雷拉特才對.

講錯可不行唷.

嘛,雖然只講米庫魯迪亞比較容易理解的話也好吧.

「聖級魔術師相當于1000人這件事,相信各位都有聽說過吧.

那麼王級魔術師的話又是如何呢……!

說不定也有人不知道,但是實際上在過去的拉普拉師戰役之中,可是有著一位王級魔術師壓制了10萬大軍的記錄啊!」

現場變得鴉雀無聲.

10萬太誇張了吧.

我可沒有聽說過那種事喔.

但是,看來也有人相信,也有人正向我的方向投來憧憬的眼光.

「在這樣的王級魔術師二人之外,再加上做為神子有『斷頸王子』別稱的余,親自上前線進行指揮!」

因為神子與『斷頸王子』這樣的詞彙,士兵之間散開了一種期待的表情.

即使是我在前往西隆王國時遭到忌諱的別名,

一但上了戰場也會讓人感到信賴吧.

「余在此,向各位做出勝利的約定!」

紮諾巴握緊拳頭,像叫喊一樣做出了宣言,

緊接著,士兵之中暴發出了歡呼聲,高舉著拳頭.

「喔喔喔喔喔喔!」

士氣旺盛.

還真是不錯的演說呢.

紮諾巴意外的,也有做為領導人的素養呢.

雖然到目前為止,這種事一次也沒有想過.

就算做為王者的素質不足,說不定做為將領已經很夠了的感覺.

不過,在這似乎難以進攻的寨里,再加上二名王級魔術師.

雖然主動進攻要取勝很困難,但是要防守很容易吧.

紮諾巴如此自信滿滿,士兵們看到了洛克希歡欣鼓舞,也是能理解的事.

看著這些高舉拳頭的士兵,不知不覺不安也就散去了.

也好好地修行過了.

不是該努力了嗎.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三話「帕克斯王」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五話「戰爭的准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