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五話「戰爭的准備」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五話「戰爭的准備」

隔天,我和紮諾巴去約會了.

地點在卡隆寨北方,預計會成為主戰場的荒野上.

不,當然不是真的約會.

要約會也是和洛克希.

雖然也不是討厭紮諾巴,但是我已經有二名妻子和一名丈夫了.

很抱歉不能答複你的心意.

像這樣的玩笑話先放到一邊.

因為一大早紮諾巴就過來說「稍微有點想做的事情」,照著他說的跟著走,于是就被帶到這里來了.

老實說,有點緊張.

這一帶是戰斗區域.

什麼時候與敵方部隊發生接觸都不奇怪.

「喂,沒有問題嗎?」

「嗯? 師父,有什麼事讓你感到不安嗎」

「沒啦,因為可能會跑出敵人之類的出來……畢竟,馬上就要打過來了吧?」

「要是出現的話打倒不就好了嗎.不像是挑戰過龍神奧爾斯蒂德的勇猛果敢的師父會說的話呢」

勇猛果敢這個詞完全不適用在我身上唷.

愛麗絲還比較適合.

嘛,因為穿著二式魔導鎧,所以要是受到這附近的雜兵奇襲的話我想也能應付一下.

「嘛,敵人的斥侯也不會到這種能從城寨上看到的地方來」

「不是相反嗎? 不到能看見城寨的地方的話,不就無法完成斥侯的工作了?」

「雖然這麼說有道理,但是根據部隊長加里克的說法,我方的戰力已經被對方摸透了,或許會有一到二個人正在看著我等的行動,不過不可能會率領著一個部隊吧」

是嗎,這樣就好.

雖然被對手知道我方的戰力這點不怎麼有趣就是.

「話說回來啊紮諾巴,帶我到這種地方來,到底打算要做什麼? 愛的告白嗎?」

「哈哈,余雖然很喜歡師父,但是余可沒有龍陽之癖.而且也不是阿斯拉貴族……啊呀,這樣說來師父是阿斯拉貴族出身的呢」

「……我的家族可是普通的性癖唷」

我也沒有那種癖.

還是說你也想要跟我試試看嗎?

只會互相感到惡心而已喔?

「先不開玩笑了……這一帶是實際戰斗發生時,敵軍會布陣的位置呢」

「喔」

這麼說來朝周圍一看.

是什麼都沒有的荒野.

在曲折的地型上,散布著很高的雜草以及大顆的岩石.

另外,也有斜度.

朝卡隆寨看去的話,是要往上看的狀態.

也就是稍微的下坡路.

河流的流向也是由南到北.

「雖然是有利的陣地,但是是敵方的弓箭射得到的距離」

「嘿唉……」

還覺得有一段相當的距離了…….

即使這樣也射得到嗎.

嘛,我方的弓箭能射得更遠就是.

「因此,要把這一帶的地形,改造成無法布陣才行」

「原來如此」

改變這里的地形,變得無法布陣的話.

對方就必須在這更之前的位置布陣才行了

也就是我方的弓箭射得到,而對方的弓箭射不到的距離.

要是做成連進軍也很困難的地形的話,也能從寨上往這里狙擊了.

對于先手攻擊相當有效吧.

「那麼師父,請來一發大的」

「喔,要怎樣的感覺?」

「山,或是谷呢」

「那,我就挖個不搭橋就無法通過的山谷吧」

就這樣,那天一整天,都花費在改變戰場的地形上了.

深度10公尺,縱長5公尺,橫寬20公尺的程度的洞,在荒野里制作出了許多個.

順手在其中幾個做出了蓋子,變成陷阱洞.

這樣一來,就不會輕易的被填平,

假設還帶了投石機之類的話,要進入射程也很困難.

再加上,在包圍著城寨的河流外側做出了石牆與濠溝.

這樣一來,就算設下了陣地也沒辦法輕易地看見城寨里的動向,

就算跨越了地洞區域進攻,要摸到城寨也很困難吧.

作業完成了.

雖然花費了半天,不過作到了這種程度的話,敵方也無法輕輕松松地進軍了.

能夠形成我軍單方面攻擊的局勢.

「這樣就姑且能放心了吧」

「不不.師父的話可以從這個陷阱的位置用魔術對寨進行破壞吧?」

「可以呢」

既然在視線的范圍內,完全射得到吧.

「那麼,其他的魔術師也假設為可以用魔術射到比較好吧」

一般的魔術師的射程大概多遠並不是很清楚.

但是,既然有做得到的話,還是認為射得到比較好吧.

人神准備了王級,聖級魔術師的可能性,我想是有的.

「另外,這些陷阱,也有可能會被對方的魔術師給填平」

這次主要是在挖地洞.

但是,說到底也只是地洞而已.

對方如果有土聖級魔術師的話,一口氣就能鋪平了吧.

「在戰爭的序盤,我想讓師父和洛克希大人,主要負責對那樣的魔術做出防護」

「原來如此」

就算對方似乎能夠處理,我方也有二名聖級魔術師.

要是感覺地形要被破壞的話,做出防護就好了.

用對抗的咒文.

「關于詳細的內容,打算之後再進行說明,總之今天的陷阱,是有那樣的意義在的」

原來如此.

看到陷阱,敵軍就在陷阱的前方布陣.

接著,首先會想辦法處理陷阱.

會使用魔術師呢,還是人海戰術呢.

魔術的話我就防護,用人海的話就由寨里的弓兵進行妨礙.

這樣一來,就安心了.

不會被輕而易舉的攻破了吧.

對我來說,似乎也有余裕呢.

────

這之後又經過了三天.

魔導鎧送達之後,組裝了起來.

因為基本上是接近戰使用的裝備,在城寨被攻入之前都無法派上用場吧.

而且消費的魔力量也很多,考慮到之後還有一戰,總之先不穿著戰斗吧.

有可能要跟七大列強戰斗,這樣的事可不能忘了.

魔導鎧組裝完成之後.

我照著紮諾巴的指示對城寨進行補強工作.

把洞補之來,或是把牆壁加固之類的.

這種程度的話,對魔力的消費是微乎其微,沒有問題.

在我做這種事情的同時,洛克希好像在教寨里的士兵們魔術.

不只是魔術兵,也有普通的士兵參加.

要是真的遇上了狀況,能夠使用初級魔術和不能使用初級魔術,就是生與死的差別.

洛克希雖然很受歡迎,但是我好像被寨里的士兵們避開了.

當然並不是抱著敵意.

要說的話是恐懼吧.

因為我一天里就改變了地形的關系吧.

在寨里走路時士兵就會慌張地讓開道路,在找什麼的時候,就會屏聲息氣地回答.

但是,被他們主動搭話的情況,幾乎沒有發生.

有一點疏遠感.

紮諾巴和洛克希,明明已經開始能認出士兵來了…….

這就是社交能力的差距吧.

再多慢慢試著搭話比較好吧.

不,嘛,畢竟也不是特地來交朋友的,這樣就好吧.

士兵們雖然不怎麼親近人,但是伙食很棒.

關于這件事,也是因為這次的戰爭有王龍王國做後盾的關系.

該國雖然沒有送援軍來,但是似乎有送物資過來.

特別是,食材.

在王龍王國平常就吃得到的塞納奇亞米.

雖然是在西龍王國也吃得到的東西,

但是在本寨里卻是做為主食.

和家里進行過改良的愛紗米風味上有些許不同.

老實說,愛紗依照我的喜好進行了各種嘗試.

因此味道上我比較喜歡愛紗米.

但是,原本就是同一種米.

要是能每天都吃到這種東西的話,連我也想成為西隆王國的士兵了.

那是一段會讓人這麼想的快樂時光.

不過要當帕克斯的部下就抱歉了.

接著第4天.

從我方的斥侯身上,得到了敵方部隊從據點里出陣的情報.

────

敵人就快要來了.

從敵方的城寨到這里,行軍約需5天.

雖然不知道斥侯能在幾天的時間里來回,不過5天的路程沒有道理1天就能走完.

3天或,2天嗎.

敵軍再一下子就會來了.

寨里開始騷動起來.

紮諾巴開始與加里克一起重新編排部隊,洛克希開始在寨的屋頂上描繪魔法陣.

寨里的士兵開始打磨武器,整備鎧甲,重新確認箭矢的數量.

里面也有人為了做好敵軍隨時會來的准備,開始寫起遺書.

而我,什麼事也沒在做.

該做的事似乎沒有半件.

我能做的事,在這幾天已經大略完成了.

最多,也就是幫忙洛克希畫魔法陣這一類的而已.

根據洛克希的說法,這個魔法陣是火聖級魔術『閃燃』的魔法陣的樣子.

當然洛克希並沒有正式學會這個魔術.

因為不擅長火系而沒辦法控制.

但是,透過魔法陣的話似乎就可以使用.

何況,這個魔法陣也不是讓洛克希用的東西.

而是讓寨里的數名魔法兵注入魔力來使用的.

洛克希最多只打算使用水聖級魔術的樣子.

火魔術基本上不會對魔物使用.

雖然威力很高,但是在迷宮中可能會造成氧氣不足,火花延燒到周圍也很危險,所以不太受歡迎.

但是,對人類來說非常有效.

畢竟,普通的人類大致上都怕火.

而我在戰斗開始之後,會和洛克希一起在屋頂上對著敵軍用魔法進行火力壓制吧.

雖然有詳細的計劃過,不過基本上就是亂轟一通.

這就是我的工作.

但是,還有一個問題在.

我有辦法放出來嗎.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一但進入要殺人的階段就會一個一個猶豫起來.

到了現在才說殺人是不行的,這種乖小孩一樣的念頭並不存在.

將來會沒辦法光明正大地向孩子說殺人是不行的,這種勉強裝成大人的念頭也不存在.

說起在意的事情的話,大概就是過去和瑞傑魯多說過不能殺人吧.

過去,我殺人的次數有1次.

大留士上級大臣.

還有,姑且,歐貝爾也算是.

即使不是我下的手,也是追逼之後殺掉的.

余韻,非常糟糕.

即使這樣,也是不得不打倒的對手.

而這次,基本上是沒有任何罪惡的對手.

沒有不得不殺這回事.

沒有大義的名份.

勉強要說的話就是為了紮諾巴.

但不論如何,把這麼多人,從遠方隨意使用魔術來殺死的事情.

和歐貝爾的時候不同.只是單方面屠殺吧.

要問可不可以的話,可以.

要問做或不做的話,我做.

但是,結束之後,沒問題嗎.

不會突然感到一陣惡心而吐出來嗎.

在這之後,死神攻過來的時候,能好好地戰斗嗎…….

「…………」

「怎麼了嗎,盧迪」

當我在煩惱的時候,洛克希正抬頭望著我.

臉頰上沾著墨水.

這樣說來,她即使是戰爭也如此平靜.

因為洛克希以前是冒險者,應該沒有參加過戰事才對.

在這之前,有殺過人嗎.

我留意到至今為止沒有問過這方面的事情.

「洛克希……呃,那個,就是說」

但是,難以開口.

妳有殺過人嗎.

在前世脫口而出這種事的話,會讓人覺得「這家伙該不會……」一樣的發言.

「啊啊……我知道了.真受不了,沒辦法呢」

「哎?」

「我聽說過男人在戰斗之前,會想要和女人上床來鎮定自己浮躁的心情

要是做到連腰都挺不起來的話會很麻煩的,

不過我怎麼說也是盧迪的妻子呢,等我把這些完成了再說」

「不不不不,不是那種事」

「不是嗎……」

就算是我,也不會一年到頭都想著那種事.

不過洛克希看起來好像有點遺憾呢.

要是洛克希想做的話我就滿懷感恩地…….

不對,那種事待會再說.

好,問吧.

「洛克希妳……到目前為止有殺過人嗎?」

「有喔」

立馬回答.

出乎意料.

那個洛克希,那個很快就和這個寨里的士兵混熟的洛克希居然…….

「因為當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冒險者呢,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吧」

「那個……對方是怎樣的人?」

「第一個人是……在魔大陸當冒險者的時候呢.

和把我當成小孩子想要欺騙我的人發生爭執,就這樣演變成互相殘殺……」

情勢所逼,這樣的情況吧.

「只有他?」

「一個人當冒險者的時候也有很多次…….

啊,一個人旅行的時候,被誘拐犯看上的事情也很常發生呢.

因為是這樣的體型,看起來好像很容易綁架對吧.

雖然全部都被我反過來解決了」

嘛,的確是這樣呢.

就是這樣的世界.

不管是什麼人都沒辦法潔白無瑕地活著.

「洛克希,雖然相當冷靜的樣子…….

但是戰爭之後就要開始了對吧?」

「嗯.但是,將死之人的眼神,至今已經看過無數次了」

被果斷地回答了.

「這一次,不但敵人不會到眼前來,

要是覺得不妙,後方也有能逃跑的空間.相當充裕呢」

「要逃跑嗎?」

「是的.要是有個萬一的話,我會扛著盧迪逃跑唷.

因為我,是為了守護盧迪才一起過來的呢」

洛克希舉起了拿筆的那只手,做出了要鼓起二頭肌的姿勢.

白白嫩嫩的二頭肌.

雖然可靠是件好事…….

「盧迪對殺人感到害怕嗎?」

「嗯,很害怕」

「為什麼呢?」

「我也不清楚……」

洛克希「唔嗯」地點頭的同時,用袖子擦掉了額頭上的汗珠.

大概是剛剛的姿勢讓墨水滴到袖子上了吧,洛克希的額頭沾上了墨水.

「盧迪從以前開始,就很膽小呢.騎馬也會覺得害怕……」

啊啊.

那個是,15年前,對外出感到害怕的那件事呢.

真懷念.

「是哪里不清楚呢? 請試著和我說看看」

不知怎麼,洛克希久違地像老師一樣.

「一但要殺人的時候……就會踩下煞車」

「煞車,對嗎.你覺得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

要是知道為什麼的話就不用煩惱了.

但是,在這里就放棄思考的話可不行.好好想想.

對于過去,自己到底為什麼沒有殺過人這件事.

「……從在魔大陸旅行的時候開始,為了不要殺人,而把魔術調整到不會殺人的程度」

沒錯.過去,之所以會調整岩砲彈的威力,是為了讓愛麗絲累積與魔物戰斗的經驗.

但是,對于人類的對手,也把威力調整為不會殺死人的程度.

因為和瑞傑魯多……還有在『Dead End』的隊伍里時,已經決定好不殺人了.

「那個時候的,隊伍里,有互相約束著不要殺人…….

而且我是隊長,也想過說不成為模范不行.

因為一直持續這麼做,所以那種想法就在我腦中根深蒂固了吧,我這樣想」

正因為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做過的事,

所以不知何時在我的心中,深深地被認知為應該避免的事了.

就好像,在孩提之時被嚴格地管教,對一些事情有厭惡感的人,長大之後也會持續抱有厭惡感一樣.

某種精神創傷.

要是在過去即使只對一個人下過手,說不定就不會像今天一樣煩惱了.

就因為沒做到,一直影響到現在.

「原來如此」

洛克希撥起了瀏海.

墨水也沾到了鼻尖上.

「盧迪自己,對那個煞車是怎麼想的呢?

是認為無論如何也想要消除掉嗎?」

「…………不,倒不如說消除掉的話還比較可怕」

在這個世界里,我握有著力量.

而且,多半是能把那些人用一根手指頭殺掉的力量.

稍微感到不滿就把對方殺了,

並且還能把追究此事的人也殺了的力量.

要是沒有煞車的話,

我會像未來日記里的我一樣,變成不管是誰都毫不留情地殺掉的殺人鬼吧.

那種事……我不要.

「那麼,這樣不就好了嗎」

這樣就好了嗎.

雖然我想以後,也有困擾的事情在吧.

「在這里,說『這次不是盧迪殺的,而是紮諾巴王子讓你殺的啊』也是可以,但是這麼說盧迪會生氣吧」

「……」

在戰爭中,個人的殺人,會受到國家的保護.

全部都是組織,國家的責任.

所以,這次的戰爭里我殺的份不算數.

全都是紮諾巴,或者是帕克斯的責任.

就算這麼說也不為過.

「這次,要是盧迪不能使用魔術的話,那我會加油的.

要是我魔力用完的話,請背著我逃跑」

「……嘛,比起讓洛克希來背我,還是這樣子比較好呢」

「對吧?」

洛克希笑著這麼說的同時,拿起了新的墨水壺.

這時,發現了自己的袖子上沾著墨水的痕跡,表情皺了起來.

「盧迪,難道說,我的臉沾著了墨水嗎?」

「是的,簡直像是能從臉上施展魔術一樣」

這樣說完,洛克希從懷里拿出了手帕用力地擦拭.

滿臉通紅.

不是冒出魔術而是冒出火嗎.

「沾到哪里了?」

「臉頰額頭還有妳的鼻子上」

「…………請幫我擦掉.這樣下去的話就嫁不出去了」

「已經娶進來了唷」

這樣說著,我從洛克希手中接過了手帕,用水魔術打濕.

閉著眼睛面向著我的洛克希.

幫他的額頭擦乾淨,鼻子也擦乾淨,臉頰上親了一下.

「……」

「…………」

洛克希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用責備的眼神看過來.

臉還是一樣紅通通的.

「再,再一下子魔法陣就畫完了.後續的部份,之後,再慢慢來做吧」

「好的」

好像能夠接下去做了.

我在之後,像狗一樣等著洛克希把魔法陣畫完.

二人回到了房間里恩愛了一下.

這場戰爭.

我不清楚我有沒有辦法行動.

但是,有洛克希在就沒問題吧.

────

隔天.

敵方軍勢會在本日抵達,得到了這樣的報告.

城寨內滿溢著緊張的氣氛,全體根據配置四處奔跑.

我也前往了城寨的屋頂.

我和洛克希的工作,就是在這里接受魔導兵中隊長的指示,發射魔術.

在那個時間到來之前,只能乖乖地等著.

魔導鎧『二式改』正穿在身上.

『一式』也配置在寨的里側.

往下跳的話馬上就能拿到.

人神到目前為止,什麼都沒做.

在這場戰斗結束之後會做些什麼嗎.

還是說,趁著這場戰斗會做些什麼嗎.

敵軍里有使徒嗎.

寨里面有使徒嗎.

在後方的帕克斯會變成敵人攻擊我們嗎.

腦中閃過各種不安的時候,突然視線的一角出現了正在移動的東西.

「嗯?」

在寨的里側.

和敵軍過來的方向相反.

一群身穿鎧甲的人離開了城寨,看起來是要渡河往森林移動.

大約100人左右吧.

難不成是逃兵嗎.

「那個,你知道那些是怎麼一回事嗎?」

「是!」

我試著向中隊長比利詢問.

然後,他看著寨外穿著鎧甲的一行人之後點了頭.

「那是昨天,紮諾巴殿下所編成的部隊.據說是要一邊打倒穿過森林的敵兵,一邊根據情況對敵方本隊展開奇襲,拿下敵將的首級」

「誒!?」

這算什麼.

「這些,我可沒聽說過啊!」

「是……啊不,那個,因為要是盧迪烏斯大人跟著一起去的話,城寨本身的防禦會變得薄弱的」

「不,沒有說的是別的事情吧?」

「要是說了的話就會跟著一起去的,而且盧迪烏斯大人跟著去的話,洛克希大人也會跟著一起去的」

這個嘛,顧慮到我是很感謝,想說什麼我也明白.

的確,紮諾巴要是打算以少數出擊的話,我一定會想著「這就是人神的陷阱!」而跟著那家伙一起去吧.

這樣一來說不定洛克希也會跟著.

雖然說魔術不管哪里都能射擊,

但是在森林,難以認為能根據狀況准確地進行射擊.

這道理我懂.

但是,這樣不就沒意義了嗎.

到底認為我是為了什麼事情才到這里來的啊那家伙.

我可是為了守護紮諾巴才來的喔.

至少在出發之前講一聲也好吧.

要是誤射了打算怎麼辦啊.

話說回來,森林里有我方的總大將在這件事讓對方知道的話,豈不是很糟糕嗎?

現在馬上追上去…….

「!」

然而,在我采取任何行動之前,城寨里的緊張感直線上升.

通知敵襲的警鍾硄啷作響.

四周的視線,全部向某一點集中.

在視線的盡頭,地平線上揚起了沙塵.

敵人來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四話「卡隆城寨」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六話「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