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六話「戰爭」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六話「戰爭」

紮諾巴去了什麼地方了.

說是要拿下敵將的首級.

搞不懂是什麼意思.

雖然搞不懂,但是我也沒辦法離開崗位.

只不過,紮諾巴事先有和部隊長,中隊長他們溝通過.

應該不是毫無打算就在我和洛克希施放的魔術面前穿梭才對.

應該是認真考慮過的.

話說回來,就算現在追上去,紮諾巴也已經進入森林里了.

不是孤身一人,既然帶著100個人左右行動的話,算是作戰行動吧.

我只要做好被交代的事就好,應該是這樣.

「……呼-」

冷靜下來.

紮諾巴也是思考過才訂下作戰的.

那麼,我也應該照著計劃行事才對.

「嘶-……哈……」

很好,冷靜了.

冷靜下來的話,先看著敵軍吧.

敵軍在我混亂的時候進軍,並在陷阱前方張開布陣.

和計劃一樣.

在那個位置的話,對方的魔術射不過來.

嘛,雖然我方也是勉強在射程內而已.

進入正式的戰斗的話,敵軍應該有半數會侵入我制作的地洞區域吧.

「數量好多吶」

「看起來只有3000上下」

「還有後續部隊」

士兵們正在談論著這些話.

能夠數出敵軍的數量,是從旗子的數量來判斷的嗎.

「盧迪! 准備開始干擾!」

「誒?」

洛克希猛然大喊.

看向敵軍.

在敵陣的中間附近,像龍卷風一樣的東西正在往天空中攀升.

「他們打算用土魔術一口氣把陷阱埋起來!」

啊,那個是土聖級魔術『砂嵐』嗎.

原來如此.

陷阱洞的存在,看來已經被敵方斥侯用某種手段得知了.

那樣的話,是准備用大量的土石給埋起來嗎.

但是,這些也是在預料之內.

「了解,用進行干涉」

我如此宣告,接著將雙手指著向上旋繞攀升的沙塵.

使用的是風魔術.

風聖級魔術『颶風』.

名字聽起來很了不起,不過就只是單純產生強烈的風的魔術.

不過,聖級可不是寫好看的.

水聖級魔術『』

土聖級魔術『』

兩者都是類似「屬性和風」的混合魔術.

但是,風魔術就僅僅是產生風.

使用了同等級的魔力消耗,單純地吹起風.

其威力非常驚人,足以將水聖級,土聖級的魔術所產生的現象給吹散.

對飛在空中的魔物,也非常有效.

當然,對于在地上的生物來說,其他的魔術威力比較高.

隨著距離的遠近,也會因為草木之類的東西而造成威力衰減.

有某種說法,認為這個魔術是為了在戰爭中對抗其他能夠改變環境或天候的魔術而被創造出來的.

說到底只是其中一種說法.

就算有威力衰減的問題,注入足夠的魔力的話也能產生足以將樹木連根拔起的威力.

大致上,雖然在地面上威力會衰減,在空中的話就不會那麼容易衰減了.

說不定有可能是為了打倒飛在空中的龍而開發出來的.

嘛,雖然像龍那樣巨大的身軀能在空中飛,多半也是使用了風魔術就是了.

另外還有一種說法,用太多的話會變成禿頭.

好像風會把頭發的發根也給連根拔起的樣子.

因為魔法大學的校長就是這樣,看來相當有可信度呢.

很好很好,看來我很冷靜.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的魔術把敵軍的沙塵給灰飛煙滅了.

「喔喔喔!」

周圍的士兵發出歡呼.

但是,果然距離太遠了,對地面上幾乎沒有造成傷害.

平常的話,能夠把砂嵐給吹散的風,也會對地面上造成不尋常的傷害就是…….

因為指向性很好的關系吧.

畢竟是朝著上空施展的.

還是說,跟魔力有關系呢.

或者是,我魔術有哪里出錯了呢.

隨便吧.

總之這樣一來…….

「盧迪,又來了!」

「誒? 又來一次嗎?」

雖然我想不管試幾次都沒用啦…….

啊啊,不對,並不是沒用的.

平常的狀況下,魔力會耗盡吧.

對方也可能和我方一樣使用魔法陣.

換句話說,對方不只是一名聖級魔術師,而是數個人一起使用魔術的狀況.

既然有10倍的戰力,也會有10倍的魔術師吧.

連續施展的話,會認為我方的魔力會先耗盡也不奇怪.

哎呀?

這樣一想的話,對面沒有人神的使徒嗎.

有使徒,而且知道我的存在的話,就不會采取這樣的行動.

讓魔術師做白工.

「總而言之,在對方放棄之前持續進行干涉.對吧?」

「啊,是的.魔力方面……沒有問題吧?」

「沒問題」

中隊長用驚愕的眼神看著我,都已經到現在了.

因為我可是只有魔力總量特別多呢.

嘛,聖級十發左右的話,還很游刃有余吧.

之後,對方使用了五次左右的砂嵐之後,就全部干擾完了.

雖然用亂魔的話也可以降低我的消耗…….

不過這麼遠的距離是無法施展的.

「……」

這樣一來,敵軍的行動暫時停止了.

已經沒有能夠使用聖級魔術的魔術師了嗎.

還是說,准備好的魔法陣用完了嗎.

還是發現沒用了呢…….

「要進攻了呢」

「會如何呢」

中隊長比利看著敵方的方向,用嚴肅的表情這麼說.

如果我是敵方指揮官的話,肯定不會就這樣朝著布有陷阱的戰場里突進.

會暫時後退吧.

初次交戰時發現誤判對方實力的話,就退後重新調查敵方戰力.

我的話會這樣.

「啊……好像過來了」

一看,敵方的部隊開始行動了.

慢吞吞地像是拖著什麼東西走一樣,緩緩地朝著我方靠近.

嘛,是嗎.

他們都已經到這里了,應該也謹慎地開過很多次作戰會議,擬定了各種計劃吧.

也有士兵的伙食和士氣的問題.

只是剛開始屈居下風就不要臉地撤退可不行也說不定.

嘛,剛才的一來一往,我方的魔術師也用完了也說不定.

那麼,或許能夠安全地通過這個地洞區域…….

對方也有可能是這麼想的.

「弓兵隊准備!」

中隊長一聲令下,弓兵隊走上前來.

瞄准正准備穿過地洞區域的敵軍,拉滿弦.

「放箭!」

隨著中隊長號令,箭射了出去.

頂多50名左右的弓箭.

敵方有5000.

效果多半微乎其微.

敵方將軍也是這麼想的吧.

射完一輪之後,響起了喇叭的聲音.

同時,敵方的進軍速度也開始加快.

敵方的士兵,雖然不時地有人摔下洞里,也一邊架橋或是繞路而行,一邊持續地穿過地洞.

大概看到了剛才的弓箭攻擊,預計我們已經沒有魔術攻擊了吧.

嘛,可惜還有呢.

「魔術部隊准備!」

中隊長發出號令,魔術兵們舉起魔杖.

我方的魔術兵,大約有20個人.

其中,8個人在屋頂邊緣移動.

另外8個人在其後待機.

剩下的4個人正在往洛克希畫好的魔法陣跑去.

「等敵軍進入射程!」

在城寨的屋頂上,魔術兵們緊握著魔杖.

洛克希也抓著魔杖,閉上眼睛.

我也,應該要上吧.

好.

于是我用力握緊了拳頭.

敵軍大多數都進入了地洞區域.

「詠唱,開始!」

站在前方的8名,整齊地開始詠唱火魔術.

當他們詠唱到大概一半的時候,刻意錯開時間的後面的8名也開始詠唱.

「──『』!」

從前排8人的杖里,射出了圓形的火焰.

火球在空中畫出了一道拋物線之後,落入的敵軍的正中間.

數名士兵被燒成焦碳.

接著,發射完的士兵立刻退到後方,再度開始詠唱.

「──『』!」

後排的8人,隔了一小段時間後也放出了火球.

保持著詠唱一半的間隔,一波一波地放出火球彈.

不過,大約第4輪的時候,從敵陣飛來了無數的水塊.

雖然無法觸及我方的城寨,但是火球碰到之後就就被抵消了.

是防護.

在之前的攻防中對方的魔術師也沒有道理被全部擊潰.

理所當然.

「洛克希大人,右翼的蠍子旗幟」

「是的.我看見了」

跟從中隊長的話,洛克希面向了那邊.

右翼的蠍子旗幟.

水彈就是從那一帶飛過來的.

敵方的魔術部隊正集中在那一帶附近.

也就是說,把他們擊潰的話,被防護的可能性就直線下降了.

「來吧,盧迪也……啊不,看得見那邊嗎?」

「沒關系,我會動手」

「是嗎」

洛克希輕輕地微笑之後,開始詠唱.

我也做出了覺悟,開始朝兩手注入魔力.

在這之後.

我殺人了.

────

這那之後,變成單方面的戰爭.

他們因為魔術師遭到擊潰而無法進行防護.

大多數都無能為力,眼睜睜地被卷入我方的魔術兵施放的火聖級魔術.

即使總崩部隊了也因為地洞的關系仍然沒有撤退.

是途中指揮系統出現混亂了嗎,行動也變得很散亂.

在這時,像是要趁勝追擊一樣,我和洛克希的聖級魔術朝他們襲卷而來.

像是在大雨之中的螞蟻一樣.

東跑西竄.

在混亂之中,因為暴風而掉進洞里,或是受到落雷的直擊.

人們一個接一個地死去.

現在的話,也理解那個人的台詞的意思了.

人類像垃圾一樣.

(譯注:捏他自《天空之城》穆斯卡的台詞「見ろ,人がゴミのようだ!!」 (看啊,人類像垃圾一樣!!))

不過,他們當然也不是全部都東跑西竄.

也有人脫離了地洞區域,離開了聖級魔術的范圍.

雖然數量不多,但是魔術師進入射程范圍的同時,就向我們發射了魔術.

盡管幾乎全部都被防護掉了,然而也有一部份命中了城寨的屋頂,造成傷亡.

弓兵則將武器換成劍變成步兵,步兵則逼近了城寨.

剩余將近300人的防衛隊解決了他們.

當然屋頂組也讓他們嘗到了有如岩石從上方砸落一樣的魔術.

最終結果,敵軍只剩下了數人.

失去戰意的人,頑強抵抗的人.

有的人被俘虜,也有的人被殺.

基准是什麼並不清楚.

我方的損傷僅僅數人而已吧.

在這個可說是曆史大捷的情況下,敵軍撤退了.

戰斗結束之後,部隊長加里克高喊勝利的歡呼.

我四周的魔術兵,弓兵也,用興奮的表情,大聲高喊.

我也喊了出來.

也不明白自己是不是感到高興.

殺人的感覺很微薄,勝負的實感也很微薄.

然而,周圍非常亢奮.

之前還畏懼我不敢靠近的士兵們朝我靠近,拍了拍我的背.

也有人摟住我的肩膀,或是朝我抱過來.

其中有一名年輕的女性弓兵.

多虧了你,辦到了呢,謝謝你.

被這麼說,我的心里也浮現出一股喜悅.

最後是洛克希.

他也很興奮似地,罕見的主動朝我親過來.

四周的人吹起口哨,向我們喝采.

很開心.真的很開心.

當然肯定不是因為被女生抱了而感到開心.

這就是所謂的集團心理吧.

這股狂熱確實地麻痺了我的心.

並不壞.

至少不用對一根手指就造成大量死傷的這件事胡思亂想.

也好.

總而言之,我方幾乎沒有損傷,勝利了.

就為此感到高興吧.

這樣就好,細節的部份不用想太多.

很好.

雖然是第一次,意外的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呢,大概這種感覺就好.

老是被前世的倫理觀,還有過去的規律給束縛也沒有必要.

該動手的時候就動手,該住手的時候就住手.

並沒有因為殺了一個人就停不下來.

能夠自制的.

「紮諾巴王子回來了!」

因為從樓下傳來的傳令,我的意識回到了身上.

從戰斗的途中開始,紮諾巴的事就忘得一干二淨了.

我像彈起來一樣跑到了樓下.

到了樓下之後,大吃一驚.

被士兵們圍住的人里面,有大約10個頭發顏色明顯不同的人.

只有他們全身泥土,身上沾滿葉子,臉上都是煤屑,頭發被汗與血給打濕.

其中的一位,身穿高檔鎧甲,慘不忍睹的男子,看到我之後發出了開朗的聲音.

「喔喔,師父!」

我還想說是誰.

我還以為是誰.

頭發因為回濺的血或什麼東西而干巴巴的.

鎧甲上到處都是今天早上還沒有的傷痕.

在眼鏡上,也有擦去血漬的痕跡.

「紮諾巴?」

紮諾巴,沒錯,是紮諾巴.

雖然看起來是別人,但是紮諾巴沒錯.

對了,不好好唸唸他可不行啊.

要做什麼之前先聯絡一下,這樣.

「你啊──」

我靠近之後,士兵的人群就分開了.

這時,我的話被吞回了肚子里.

在紮諾巴的腳邊,看起來有某個人正跪著.

雖然他也是全身泥巴,但是只有他是在網子里.

我有印象的那個網子.

我借給紮諾巴的,那個魔力賦予品吧.

「托師父的福平安地奇襲成功,捕獲敵將了!」

「啊,嗯嗯……」

周圍的士兵們,正在表揚滿身泥濘的十名士兵.

他們看著紮諾巴的眼神,和剛到城寨里的時候不同.

和那個散亂的眼神不同.

是尊敬的眼神.

話說回來,十人.

為什麼會這麼少啊.

我看到的時候,的確是有100個人左右才對.

「那個,其他人呢?」

「戰死了.光榮戰死呢」

啊,是嗎.

以100個人朝那樣的軍勢切入的話,就會那樣吧.

但是,這樣一來不是很奇怪嗎?

這次的交戰,就算不特別切入,也會贏吧?

為什麼沒有人指出這一點呢?

「為這個家伙,犧牲90個人,是值得的……是這樣嗎?」

「當然.這個人是敵國的王族.把這家伙做為人質交涉的話,戰爭就能結束了吧」

啊啊,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呢.

嗯.

可以理解.

這種事的話,切入也是必要的吧.

從大局來看的話,這一戰的勝利也不算什麼.

在這一點,因為紮諾巴賭命的突襲,轉變為勝利了.

這樣想的話,90個人的犧牲是必要的吧.

甚至可以說有點劃算.

哎呀不對,不能被騙了.

這次,給了敵方迎頭痛擊.

1000或2000.

甚至到3000.

要是指揮官是個正常人的話,應該不會再攻過來了才對.

「因為不可能讓師父們一直待在這座城寨里呢.能成功太好了」

紮諾巴開心地笑了.

是這麼一回事嗎.

這次的慘敗也可能無法阻止敵軍的侵略.

對方的指揮官也可能不是個正常人.

就算說給予了沉痛的打擊,數量上還是敵方比較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是我和洛克希不在的話,城寨就可能會淪陷.

對我和洛克希來說,也沒辦法在這里滯留個一年二年.

然而,像這個抓住敵方王族,締結停戰協定的話,戰爭就結束了.

由我方握著主導權,確實地畫下句點.

但是,也有其他的做法吧.

例如說,由我來把敵方的寨給…….

不,沒辦法拜托給在戰斗之前還在吞吞吐吐地跟洛克希說殺人好可怕的家伙吧…….

「哎呀,不過還真是跟想像中一樣啊.

師父與洛克希大人的聖級魔術.

再加上這個『濫捕的撒網』.

雖然想說有這些的話可能可以捕捉敵將,不過沒有想到能這麼順利呢」

總而言之,看來紮諾巴在豪雷積層云的暴風雨之中,趁著混亂瞄准敵方的領袖,成功了.

也就是火中取栗.

做出了賭博,而且得到了收獲.

利用我和洛克希制造出現場情況,執行只有自己做得到的危險行動,在一場的戰斗中把最好的結果,收進口袋里.

「哎呀哎呀,不過聖級魔術這種東西,遠遠地看還親自進到里面還真是大不相同呢」

「啊,嗯嗯……嘛,應該是吧」

突然,背後傳來一陣不妙的感覺.

豪雷積層云的范圍非常廣.

是將廣范圍的敵軍一掃而空的魔術.

難不成.

「那,那個啊,紮諾巴……落雷之類的,沒有被劈到吧?」

「唔嗯…………」

紮諾巴把手放到下巴上,擺出了思考的動作.

然後,用認真的表情說了.

「……師父,戰爭里一定伴隨著犧牲的」

劈到了啊.

被我或洛克希的豪雷積層云的落雷.

劈到了曾經在這個寨里的某人.

又或者是,被暴風吹走,掉進了洞里也不一定.

說不定那是之前在旁邊吃著飯的家伙.

說不定是洛克希之前教過魔術的家伙.

雖然和我的關系很薄弱,但是在這幾天中看過的臉孔里,有幾個人已經不在了.

「而且,造成這些犧牲,全都是做為指揮官的余的責任.師父毋需為此自責」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感覺到自己做出了什麼荒謬的事情了.

「師父也很累了吧.今天請好好地休息」

紮諾巴這樣說著,像是溫柔地撫摸一樣拍了我的肩膀.

然後帶著俘虜,消失在城寨的深處.

同時對周圍的四下做出各種指示.

我呆滯地目送著他.

已經無法再多說什麼了.

「……」

啊,對了.

不防備死神的襲擊不行.

可沒有時間發呆了.

可沒有時間休息了.

去待在『一式』旁邊吧.

為了預防隨時會出現的敵人.

────

當天晚上,襲擊者來了.

不過,不是死神.

也不是為了暗殺我而來的.

是為了救出今天成為人質的王族而來的.

沒有殺了他們就解決了.

因為很弱.

打暈之後,交給了寨里的士兵.

之後會變得怎麼樣就不知道了.

至少,煞車還有效.

沒問題的.我沒問題.

現在,我雖然還不穩定,但是煞車還有效.

能夠控制得住.

所以沒問題.

就這麼說給自己聽的時候,一個晚上過去了.

死神並沒有來.

襲擊也沒有發生.

────

隔天早上,拜托紮諾巴取得了訊問人質的許可.

就是之前提過的北國王族.

知道人神的存在嗎──否.

國內有曾經做出類似預知能力一樣的發言的家伙在嗎──否.

那麼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里集合5000名兵力進行侵略的呢──從數年前就盯上了西隆王國.不是在短時間里聚集的.

也就是說,北國是清白的.

和人神沒有關系.

又或者是,盯上西隆的計劃是起因于人神也說不定……不過已經確定這家伙不是使徒了.

成為人質的這家伙,只是到處都看得到的,普通的白癡指揮官而已.

也沒有死神的襲擊.

北國也是清白的.

猜測全部都落空了.

這種,全心全意地做白工的感覺還真是久違了.

果然,從根本上就搞錯了吧.

例如說,這次的事情,最一開始就沒有什麼陷阱之類的.

何止是陷阱,跟人神也沒關系吧.

雖然想著這些事,還是保持著警戒.

就算中途意識到這是無意義的行為,還是要以防萬一.

就這樣經過十天之後,事態改變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五話「戰爭的准備」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七話「火急的通報與紮諾巴的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