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七話「火急的通報與紮諾巴的真意」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七話「火急的通報與紮諾巴的真意」

從戰斗之後經過了10天.

紮諾巴利用人質,對敵國送出了停戰協定.

在不那麼遙遠的未來里,戰爭就會結束.

同時也向本國發出快報.

是關于初戰的勝利,人質的取得,還有停戰要求的聯絡吧.

雖然是事後才通知,但是現在的西隆並沒有可以進行總力戰的戰力.

如果帕克斯不是真正的蠢材,就不會多說什麼.

嘛,雖然對還沒有得到回答,感到少許的不安.

在城寨里面,那一戰被熱烈地談論者.

我和洛克希的魔術好厲害呀,深入敵陣的紮諾巴的英姿好厲害呀.

可以說是余波未平吧.

多虧了在戰斗中的活躍,又或是因為擊退了襲擊者.

士兵們對我的態度也軟化了.

到之前為止對我的反應都並不算失禮.

但是,他們的表情都很僵硬.

不過最近開始會向我露出笑容,用開朗的表情向我搭話了.

說不定是從來路不明的魔術師,變成戰友了.

至少,對于有人因卷入聖級魔術而死這件事沒有一個人責怪我.

他們這樣的態度,

和洛克希每天進行的心理輔導,

以及紮諾巴對我的關心,托這些的福,我的精神狀態恢複了.

逐漸地能夠認為自己並不是做了什麼錯誤的,罪惡的事情.

這樣想想,我煩惱太多了.

這里是異世界,我是奧爾斯蒂德的屬下.

為了守護家人,與神為敵.

應該早就已經覺悟好總有一天會遇上這樣的情況了.

就算是很容易動搖的覺悟,也確實是已經決定的事情.

但是多半,今後,不管是誰來拜托我都不會再去參加戰爭了吧.

那里與其說是異世界……不如說是別的世界.

另外,大概,殺人這件事也控制在最低限度吧.

每殺一個就要煩惱是很累的吧.

能不殺的時候就不殺,就這麼決定了.

要是每殺一個人就要因為連日的煩惱而造成心理傷害,那可就不值得了呢.

接著,重新振作吧.

在這10天里,雖然保持著警戒,然而什麼也沒發生.

而我的魔力和精神狀態已經完全恢複了.

十分萬全的狀態.

身邊也有一式魔導鎧,也很提高警覺.

死神如果要在現在襲擊我的話,還不如在謁見的時候襲擊我來得好些.

果然,這次的事情跟人神沒有關系啊.

就和奧爾斯蒂德說的一樣.

這次的事情,是在那本日記里也會發生的事件.

就算沒有我在,紮諾巴最後也會擺脫這樣個逆境吧,

或是會因為某種理由沒受到征召吧.

看來是徒勞無功了.

也不能這麼說.

因為紮諾巴突然身亡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總而言之,戰爭結束了.

已經沒有對著西隆王國虎視眈眈的敵國了.

紮諾巴也很滿足了吧.

好好地說服他,帶回夏麗亞吧

要是把他留在帕克斯身旁,我可不能同意呢.

────

「嗯-……!」

我在朝陽之中伸著懶腰.

與人神沒有關系……當然也不能這樣肯定,

不過既然到現在都沒發生任何事,是陷阱的可能性也可以看做很低吧.

這樣想著,我久違的安穩地睡了一覺.

而且,在我沉睡的時候也沒有發生任何事.

所以說,果然不是陷阱啊.

帶著幾分清爽的感覺,我前往附近的河邊洗臉.

當然用水魔術也可以……就是氣氛嘛.

在河邊,城里的士兵三五成群的,正在洗臉或是刷牙.

「啊,盧迪烏斯大人!」

「每天晚上的巡察,真是辛苦你了」

「哎呀-,那個人偶,原本還直覺地認為是紮諾巴大人的興趣呢,沒想到是魔道具啊!」

沒過多久就被包圍了起來.

真受歡迎呢.

像這樣連續幾天受到贊揚,說不定還是第一次呢.

不過另一方面,西隆的士兵除了戰斗之外全身都是穿著淡棕色的襯衫和短褲.

男生也是,女生也是.

而且啊,在睡覺的時候似乎是不穿胸罩的.

之前抱向我的那個弓兵小妹,激凸都露出來了.

眼福啊,眼福.

「還以為是什麼人來了,原來是師父啊」

這時,紮諾巴也來了.

這家伙的穿著和士兵一樣.

完全沒有王族的氣息.

因為全身像根竹竿又沒有肌肉,看起來就像尼特族一樣.

「紮諾巴大人!」

但是,看到這樣的他,士兵們立馬跪下.

「好了,繼續洗臉吧」

「但,但是」

「說到底,穿著這樣的衣服還有什麼好裝偉大的.余和諸君一樣,只不過是剛起床的貪睡蟲而已」

紮諾巴這麼說著,打了一個大呵欠.

紮諾巴在這幾天里,都忙著處理前幾天戰斗之後的事務.

雖然詳細內容並不清楚,不過在大規模的戰斗之後,也有很多各式各樣的麻煩要處理吧.

順便一提,戰場上的尸體雖然就放著不管,

不過在這幾天里,像山賊一樣的家伙就會從不知道哪里出現,撿走裝備之後,把尸體燒掉離開.

專門執行這些工作的集團,似乎存在于紛爭地帶的樣子.

職業:戰場撿骨,這種感覺呢.

想著這些事情的同時,我和紮諾巴一起跪到了河邊.

「……那麼,停戰協定那邊進行得怎樣? 感覺上能夠成功簽約嗎?」

在進行說服之前,先輕輕試探一下.

要是決定停戰的話,紮諾巴也不用繼續待在這了吧.

因為戰事已經結束了呢.

「是的.昨天,得到回應了.

雖然好像還有些猶豫,總之是能簽了吧.

這樣一來,至少也有3年不會進攻了呢」

聽到紮諾巴的話,士兵們發出了「喔喔」的聲音.

啊啊,好像不是該在這里講的內容呢.

不過是令人高興的新聞,沒什麼關系吧.

雖然這麼說,三年嗎.

也就是說,假設北國庇斯塔,在慘敗之後也不放棄侵略的情況下.

因為這次慘敗而被罷免的指揮官,要由誰來替補呢.

損失的兵力要從哪里補充呢.

假設締結了停戰協定的話,要用怎樣的大義名份來破棄呢.

要處理這一類的問題,3年.

最少也要,3年.

所以說,實際上會花更多的時間吧.

「但是這樣也不錯.要是有3年的話,也夠我們重新整頓好體制了呢」

原來如此.也有爭取時間的涵意在嗎.

的確,要是能爭取到這些時間的話,可以說是非常充份了吧.

「做得到嗎,那個帕克斯王」

「可以的」

紮諾巴有自信地這麼回答.

雖然我不清楚,不過有什麼計劃吧.

不管怎樣,這樣一來戰爭就結束了吧.

有點不過癮呢.

「是嗎,能快點和平就好了呢」

「說得也是呢……」

紮諾巴露出了像是高興,又像是難過的表情.

嘛,不是在戰爭時期的話,這家伙就沒有用了呢.

那麼,該怎麼說服他呢.

「紮諾巴,要是這場戰爭結束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第二次試探.

反射性地說出像死亡flag一樣的話來了.

打算愛人求婚,得到這一類的回答該怎麼辦.

要是說已經連花束都買好了的話,就算是我也沒有能夠保護他的自信了.

「說得也是呢,總之先回到王城,等待陛下的指示吧.

或者說,會就這樣被配發到這個寨里也不一定……」

「也就是說,你要繼續待在國內嗎?」

「……嗯?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嘛,說得也是呢.

和預期一樣的回答.

就算這樣說,難道紮諾巴已經完全不考慮回去魔法都市夏麗亞了嗎.

魔導鎧還沒有完成.

自動人偶的研究也停止在一半.

和茱莉一起販賣人偶的計劃,也總算才剛跨出腳步而已.

難道對這些事都沒有留戀嗎.

不,不可能沒有的吧.

「紮諾巴」

「怎麼了嗎」

「要是簽下停戰協定的話,要和我一起回到魔法都市夏麗亞,和之前一樣制作人偶嗎?」

說出和求婚一樣的話來了.

花束還沒買.

不過嘛,要說是求婚或許也無妨.

雖然沒有要結婚.

就像是說拋棄國家,選擇我一樣的發言.

紮諾巴用被水沾濕的臉,就這樣看著我.

面無表情地.

到剛才為止的歡樂氣氛就好像是騙人的一樣.

糟糕了吶.

這里會被拒絕.

失敗了.

沒提高好感度,一開始就告白了.

這樣不行.

會被甩的感覺.

因為我是會看氣氛的男人所以很清楚.

嗚嗚.

「師父,那種事情我……嗯?」

「嗯?」

這時忽然地,城寨的方向騷動了起來.

喀啦,喀啦的馬匹奔跑聲傳了過來.

這個城寨里沒有騎兵隊.

是誰正在趕路嗎.

這樣想著朝四周察看,發現一名騎士正在寨里面穿梭.

「唔,是從首都來的快報吧」

紮諾巴說完,我也站了起來.

「多半,是帕克斯關于停戰協定的回文吧」

「你打算怎麼辦? 萬一,上面寫著要把敵國給滅了才能回來的話」

「說得也是呢,雖然有師父在的話好像的確辦得到……」

開著這樣的玩笑等馬接近.

接近之後,發現騎在那匹馬上的人有點面熟.

那是,我也認識的人.

「金潔?」

金潔以一副要死的樣子騎在馬上奔跑.

出什麼事了吧.

金潔看到了我們的身影之後,將馬匹掉頭,筆直地朝我們過來.

士兵們則為了保護我們圍成了人牆.

這時,紮諾巴大喊.

「那是余之親衛隊! 把路讓開!」

士兵聽到紮諾巴這句話之後,匆匆忙忙地把路讓開.

到了紮諾巴面前之後,金潔用放心的表情……從馬上滑落下來.

「金潔-,怎麼了!」

「哈……哈……」

紮諾巴將她扶起來之後,金潔仍然在虛弱地喘氣.

雖然沒有外傷……但看起來明顯地非常疲勞.

恐怕在馬上奔馳了一整天吧.

「王,王城拉塔奇亞發生叛亂.

前將軍傑伊德揭旗擁立第11王子.

率領軍對將王城給包圍了……」

金潔拼命地擠出這些話之後,失去了意識.

「第11王子? 怎麼可能,西隆王室應該只有10名男性子嗣才對……金潔! 給我把話說清楚……喂!」

「冷靜點紮諾巴,先讓她休息吧」

我制止了用力搖著金潔的紮諾巴.

總之先將金潔搬進了房間里.

────

第11王子哈爾哈.西隆.

現年3歲.

在前國王帕爾廷.西隆晚年時所出生的孩子.

母親是農家的女兒,本來是不會被容許與王族結婚的身份.

因此,哈爾哈的存在並不受到認可.

表面上以被地方領主包養的名義,和母親一起得到了西隆王國一角的房子,平穩地生活著.

而知道其存在的人,可說是屈指可數.

前國王帕爾廷.西隆.

准備房子的大臣.

以及,身為母親親哥哥的,傑伊德將軍.

在其中的二人,都因為帕克斯的大肅清而成為了故人.

剩下的只有傑伊德將軍.

他對前國王宣誓過忠誠.

不顧傑伊德的農民出身,挖掘出他出類拔萃的用兵才能,並給予了將軍地位的緣故.

多虧傑伊德成為了將軍,家人不用再挨餓,能夠過著充裕的生活.

這是莫大的恩情.

交出國王看上的其中一名妹妹時,也是為了報達這份恩情.

政變爆發時,傑伊德正駐紮在卡隆城寨.

當時,卡隆寨里將近有1000名士兵.

傑伊德率領著其中的500人,前往首都拉塔奇亞.

然而,抵達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國王駕崩.

接到了王族全數慘遭殺害的報告.

當時的防衛首都的兵力有2000.

傑伊德的兵力在行軍途中與地方領主的援軍合流,成長到1500名.

光從數量來看的話,只要讓傑伊德來帶兵便能有充足的勝算.

光從數量來看的話…….

指揮官增加了的傑伊德的軍隊,被分成了兩半.

因為帕克斯向地方領主約定會受到往常一樣的待遇.

在急忙趕來的地方領主中,有對前王感到不滿的人,有貪生怕死的人,也有對帕克斯王的做法表示贊同的人.

傑伊德看著四分五裂的貴族,了解到沒有勝算.

于是向帕克斯投降,表示歸順.

當然,傑伊德采取這樣的行動,是因為還有腹案.

自己的妹妹.

以及,掌握了她的孩子,第11王子哈爾哈.西隆還活著的情報.

現在要忍耐.

要用哈爾哈的旗幟,一雪已故前王的遺憾.

如此發誓.

在這之後,傑伊德開始在台面下行動.

在暗地里聚集對帕克斯的統治感到不滿的人,增強戰力.

組織起反亂軍,引頸期盼起義之日的來臨.

有勝算.

接著,機會來臨了.

察覺到北國侵攻的氣息,帕克斯為了迎擊他們,開始將兵力往北方運送.

因為政變和傑伊德的挖角,西隆王國的兵力十分不足.

沒有王龍王國派來的援軍.

雖然現在還不清楚事情會怎樣發展,但是西隆對北國會居于劣勢吧.

要是適合防守的卡隆城寨被突破的話,帕克斯也不得不把自己珍藏的『死神』送到北方了吧.

傑伊德這麼想.

然而誤算的是第三王子紮諾巴.西隆的歸國這件事.

而且還帶著過去的宮廷魔術師洛克希.米庫魯迪亞,以及據說在阿斯拉王國打倒了北帝歐貝爾和水神蕾塔的盧迪烏斯.格雷拉特一起歸來.

假如說,紮諾巴是為了討伐帕克斯而回來的話,傑伊德也會打算和紮諾巴接觸吧.

但是,紮諾巴歸順了帕克斯,前去卡隆城寨了.

傑伊德的計劃完全被搞亂了.

卡隆城寨以曆史性的大勝擊退了敵軍,『死神』也沒有出征.

現在損失的兵力,總有一天也會恢複.

雖然不清楚正在往北方集結的兵力之後會怎樣,不過很有可能會回到首都附近.

或許已經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吧.

傑伊德這麼想著,發動了政變.

驅使集結,潛伏起來的兵力,占領了首都.

將王城包圍了起來.

這些事情,是在到達之後過了數個小時醒來的金潔所敘述的,關于這次事件的來龍去脈.

金潔當時雖然在城里,不過叛亂發生時趁著混亂離開了首都.

就這樣一直線朝著紮諾巴身邊趕來.

────

「我離開首都的時候,王正以僅有的兵力據守在城里……但是現在的詳細狀況,並不清楚」

金潔盡可能地以冷靜的聲音,這樣做出了總結.

總而言之,帕克斯似乎正堅守在城里.

叛亂發生之後經過了數天.

就算帕克斯已死,王城遭到了占領也不奇怪.

但是,兵力里也包含著『死神』才對.

反過來將叛亂軍全數殲滅也不奇怪.

要是想逃的話,要突破包圍也很容易吧.

為什麼會據守呢.

不清楚的事情還很多.

在這里,首先要慎重地將狀況給──.

「是嗎,那麼盡快趕回首都吧」

紮諾巴用像是要去便利商店一樣的語氣這麼說,並且站了起來.

金潔看到這個樣子,看起來松了一口氣.

但是,聽到下一句話的瞬間,表情凍住了.

「要是陛下逃脫的話,帶到這座卡隆城寨來,進行保護.

要是有什麼事情導致無法逃脫的話,

就從只有王族知道的秘道侵入,拯救陛下」

「請,請等一下!」

金潔撐起了身子.

以拼命的模樣拉住紮諾巴.

對著這樣的她,紮諾巴用好像在說交給我吧一樣的表情說話.

「沒事,不用擔心.金潔就在這里調養好身體吧」

「不,不是這個…………要成為帕克斯王的友軍嗎?」

難以置信,這樣的語氣的金潔.

紮諾巴回過頭來.

在說什麼啊,這樣的表情.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原本余就沒見過什麼第11王子,也不知道其出生事情啊.

就連是不是真的繼承了父王的血脈也很可疑」

有道理.

眼中無法容納帕克斯的傑伊德將軍,的確有可能做為傀儡而將其捏造出來.

要是妹妹被王碰過這件事是事實的話,其他部份要怎麼胡謅都隨他高興.

但是,金潔的眉毛歪成了八字型.

一臉無法理解的表情.

「成為帕克斯王的友軍,幫助他,之後又打算要怎麼做」

「之後的事情,當然是交給陛下全權處理.就算要求鎮壓反亂軍也會去做吧」

「怎麼會……您是打算要幫助那種人嗎!」

紮諾巴挑了一下眉毛.

憤怒的表情.

「那種人? 金潔,妳這家伙,是從誰那里學到這種講話態度的?」

「請恕我不敬! 但是,紮諾巴大人已經不記得帕克斯王子做過了什麼了嗎?」

「那妳說他做了什麼!」

「將我,家人給,當成人質對待!」

紮諾巴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這樣說來,的確有那種事呢.

雖然是很久以前的事都快忘掉了,

嘛,對于當事人來說是很痛苦的記憶吧.

就和被欺負的那一方,對事情總是難以忘記一樣.

「將身為自身親衛隊的我的家人當做人質這種事……不管怎樣,我都無法認同那是一位值得去守護的王!」

就像是前世的江戶時代里要跟主君恩斷義絕時會說的台詞一樣.

但是,的確,在這個國家,親衛隊應該就像是王族實力的指標一樣才對.

親衛隊的數量越多,王位繼承權的順序就越高,應該是這種感覺的制度.

並不是單純的部下,臣子而已.

挾持人質來強迫對方服從,或許是禁忌也說不定.

「唔嗯,那麼金潔啊.余反過來問妳……為什麼妳要守護這個紮諾巴.西隆?」

「那是……」

「余過去可是把妳賣了.無法想像是一位有價值的王族該有的行為.那為何金潔妳要追隨余?」

金潔的家人會被當成人質的理由,應該就是因為被紮諾巴賣掉了才對.

為了和帕克斯買下的洛克希人偶做交換.

為什麼這個來,還追隨著紮諾巴來著…….

啊,因為要報紮諾巴母親之恩吧.

「那是,因為紮諾巴大人,實際上是很賢明的人……」

但是,金潔沒有那麼說.

嘛,因為現在是在談論做為王族的價值呢.

因為母親的拜托而守護你,這樣可無法當成回答.

「帕克斯不是也是妳所說的頭腦清晰的男人嗎」

「帕克斯殿下雖然『頭腦清晰』,但是並不算『賢明』,不考慮後果只做自己想做的事,這只是單純的蠢材……」

「余也是如此啊,對人偶癡狂的蠢材.可以說跟帕克斯一樣吧」

「並不是這樣」

金潔保持下跪的姿勢,抬頭看向紮諾巴.

「紮諾巴大人是神子.

考慮到賢明,力量又強的話會有被謀殺的可能性,

才刻意假裝成愚笨的樣子……對吧?」

也有道理.

紮諾巴偶爾會說一些深奧的事情.

困難的自動人偶古文書也能解讀,制造出魔導鎧.

這次,馬上就認清了狀況,快速地掌握戰局.

非常有遠見.

就算被說是刻意裝笨,也足以讓人認為或許是那樣沒錯.

只不過,喜歡人偶是真心的吧,不可能是演技吧.

只不過不會積極地在別人面前展現出聰明的樣子而已.

「……余從一開始就很愚蠢.也只不過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

「那樣的話,我們回去吧.在魔法都市夏麗亞的話,紮諾巴大人到死為止都可以做著自己喜歡的事」

「那種事做不到.人偶就是,被操縱了之後才開始會動的」

「為……什麼……」

金潔這時,朝我的方向看來.

請您也說些什麼吧,像是在這麼說的眼神.

的確,我認為帕克斯做出了無法原諒的事情.

抓住了莉麗婭和愛紗,利用她們來引誘我,還計劃著把洛克希變成性奴隸.

雖然當時對這件事沒有感到暴怒,但是現在想起來的話,實在是一副令人腸胃絞痛的光景.

「吶,紮諾巴,我也反對」

「師父……」

「的確,帕克斯去了王龍王國之後或許多少有些改變,但是,帕克斯不是值得你去用命換來的人唷」

紮諾巴露出不悅的表情,直直地面向我.

「連師父都在說這種話嗎……以前也說過了,余是國家的所有物.國即是王.王要是陷入了危機的話去拯救他便是……」

「『和他國的戰爭即是余的義務.便是為此而讓余活著,為此而原諒余之任性的』

的確,你以前這麼說過吧?」

紮諾巴啞口無言.

一字一句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所謂的王,是帕克斯也好,是那個第11王子也好,對你來說都沒差別吧?

你的工作並不是協調王族之間的紛爭.

而且,簽下停戰協定的話,與北國的戰爭也結束了.

你出色地完成了你的義務.難道不是嗎?」

「師父…」

「這一切可以結束了吧?

在夏麗亞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可以了.

一起回去吧,吶」

「唔嗯」

紮諾巴將手放在下顎,仰望的天空.

然後,很快地又看向我.

「雖然是很吸引人的提案……但是辦不到」

「到底為什麼啊」

必須要保持冷靜.

要說服別人,不冷靜不行.

就算大呼小叫的,對方的意見也不會因此改變.

我很清楚我的論點里有漏洞.

就算自己的工作結束了,也不可能拍拍屁股就走.

我懂.

我知道的.

但是,用這種理由能帶他回去就好了吧.

「理由,告訴我吧」

「那個……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你自己也不知道嗎!

冷靜,冷靜

要有耐心,要堅持.

紮諾巴肯定,只是對某件事很固執而已.

有耐性地將那件事問出來,然後化解掉.

「……紮諾巴.帕克斯他,應該很怕你才對」

「是這樣嗎?」

「因為那個吧.那家伙把其他的王族全殺害了啊」

就算紮諾巴再怎麼不懷著恨意,看著他也會感受到罪惡感.

一但感到罪惡的話,就有可能疑心生暗鬼.

「就算你去救他,他也可能因為這個理由反而派死神過來」

「…………」

「救了之後也是一樣.

不管你最後幫了帕克斯多少忙,

帕克斯也不會打從心底相信你.

因為他認為自己對不起你呢.

總有一天,因為某些契機,你會被他殺害.

那種地方,沒有必要去吧」

紮諾巴什麼也沒說.

只是無感情地看著我而已.

「你啊.之前說過,國家要你死的話你就只能去死對吧.

因戰爭而死的話,我懂.

但是,要是因為帕克斯的猜忌而被殺害的話,太奇怪了吧.

畢竟,這對國家來說不是什麼貢獻也沒有嗎」

「……」

紮諾巴閉上眼睛,沉默了.

像是在反覆咀嚼我所說的話一樣,緩慢地吸了一口氣.

接著,緩慢地,把氣吐出來的時候,半開著雙眼說了.

「就算是那樣的人,也是余的弟弟……余最後的血親」

弟弟.

血親.

這些單詞,一口氣將我想說的話都沖走了.

已經,無話可說了.

然而即使這樣,紮諾巴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對于目前為止,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的余,大概會覺得事到如今才說這些有什麼用吧…….

但是,帕克斯是我的弟弟」

紮諾巴癡癡地凝視著半空中.

那個表情,不帶有半點色彩.

那吵鬧的肢體動作,叫聲,笑聲,什麼都沒有.

如今的紮諾巴,只是筆直地看著我.

「唉……」

不知不覺,發出了歎息.

如果這就是紮諾巴流的交涉術的話,不得不說真是了不起的技術.

為了弟弟,為了家人,被這麼說的話,我也沒辦法強力反對了.

紮諾巴之所以如此固執的理由也能理解了.

就算是我.

要是愛紗想殺諾倫的話,或是反過來的話,首先會對這個行動表示反對吧.

肯定不會允許的吧.

但是,假如說,和其中一方,或是說和兩邊的關系都很淡薄的話.

活下來的一方,因為什麼巨大的力量而被命運給捉弄的話.

即使做的錯誤的事情,依然堅強地前進的話.

我就算表示反對,也會去協助他吧.

「我明白了」

紮諾巴已經,再也不打算回到我身邊了.

這一點,我明白了.

因為是弟弟的這個說法,是真是假我不知道.

但是,對我來說,不會用這種把血親當做盾牌的說法.

不會有這種想扭曲自己思想的事吧.

抱歉,克理夫,茱莉.

我,看來已經沒辦法帶紮諾巴回去了.

我所能做的,只有在紮諾巴和帕克斯結下信賴關系之前,守護著紮諾巴而已.

只有支援他這件事而已.

「老實說,原本想說就算哭著下跪也要帶你回去的,但是既然是這樣,我再多陪你一下吧」

「…………非常感謝.實際上,要是師父真的哭著求余的話,余也會有所動搖的呢」

「是嗎,要是一開始就這麼做就好了」

「開玩笑的」

我和紮諾巴,無聲地笑了.

克理夫的話,跟他講一下就會明白的吧.

茱莉的話……看她是怎麼想的,要是想跟在紮諾巴身邊的話,就送她來吧.

只不過瑞傑魯多人偶販賣計劃要便回白紙了呢.

明明都已經取得了佩魯吉烏斯的許可,取得了艾麗耶魯的協力,讓愛紗去尋求人材了…….

對于這些花費漫長時間而做好的准備,感到無比失落.

但是這樣就好.

既然紮諾巴說是為了家人的話.

沒辦法.

我也只能這麼說了.

確實帕克斯和紮諾巴……嘛,就現在來說,關系並不算好.

但是,關系什麼的,現在開始建立就好.

對過去的事道歉,原諒對方,獲得對方原諒.

花費一些時間,慢慢地培養感情就好.

錯誤是能夠彌補的.

帕克斯是個討人厭的家伙.

但是,就算是他也改變了才對,變成現在的樣子.

不會改變的家伙是不存在的.

「怎麼會」

金潔面無血色.

這樣說來,她還沒有看過成為國王之後的帕克斯呢.

在她的心里,帕克斯或許還是以前那樣.

還是那個討人厭的,過去的帕克斯.

「金潔小姐,對不起.

如果是這種事的話,我尊重紮諾巴的意見」

嘛,變成這種狀況的話,我想帕克斯也沒辦法繼續稱王了吧.

總之不論如何,不去帕克斯那邊看看的話事情就無法有所進展.

說不定意外的,跟他說我們是來救你的,帕克斯也會對紮諾巴改觀呢.

「就是這麼一回事,金潔啊.別太勉強了」

紮諾巴將手放到了金潔的肩膀上,從她身邊穿過.

「啊,等,請等一下」

金潔像是翻滾一樣從床上下來.

沒有站起來,就這樣抱住紮諾巴的腳.

金潔做出了必死的懇求.

「我已經明白無法阻止紮諾巴大人了,但是一個就好,請答應我一個請求!」

「說來聽聽」

「萬一,國王他,帕克斯王他叫紮諾巴大人去死,也請您不要死!」

很笨拙的話語.

沒有思考過的話吧.

但是,能感受到金潔的願望.

她希望紮諾巴活下去,就這樣而已.

就只是這樣罷了.

「嗯,但是這件事……」

「我知道了.金潔小姐.我一定會把紮諾巴活著帶回來的」

代替紮諾巴,我回答了.

不管紮諾巴對帕克斯感到多麼愧疚.

死了的話就什麼都沒有了.

要是關系真的很糟,沒有改善的余地的話.

我也會負起責任,帶著紮諾巴回來.

從最一開始,跟在紮諾巴身邊,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啊.

貫徹初衷.

只有這個不能忘了.

「非常的感謝您.盧迪烏斯大人.此恩難忘……」

金潔向著我,深深地低下頭.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六話「戰爭」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八話「往帕克斯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