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八話「往帕克斯之處」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八話「往帕克斯之處」

移動方面,使用了魔導鎧.

組裝起來的魔導鎧要重新搬運很麻煩,

而且判斷要是王城里有戰斗的話,帶在身上會比較好.

雖然對于移動中消耗的魔力有些在意,但是現在要先擔心別的事.

至于除了我之外的人的移動方式,也考慮過搭在肩膀上一起走,但是搖晃得太劇烈,而且坐起來也非常不舒服.

考慮到不是1天走得完的距離,還是有能乘坐的地方比較好吧.

因此,使用到了馬車.

以不要翻車為前提改造了馬車,再和魔導鎧連在一起.

雖然應該比使用馬匹來移動還快,但是坐起來似乎非常糟糕.

紮諾巴一直忍不住吐出來,洛克希也滿臉蒼白.

但是,5天就到王城了.

我不清楚魔力的存量還有多少.

從身上稍微感到有些疲憊來看,能夠肯定並沒有完全恢複.

因為沒有進入過戰斗狀況,可以認為還有些充裕…….

不過,假設要和奧爾斯蒂德戰斗的話,這樣的存量非常勉強吧.

這次,我們是前去幫助帕克斯的.

雖然認為死神是友軍,但是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要保持注意.

────

王城拉塔奇亞被封鎖了.

入口的大門深鎖,城牆上有看起來像反叛軍的士兵站著.

在城牆外側,有許多因為被封鎖而手足無措的人.

商人,冒險者,或是傭兵等等.

另外,本國的士兵們搭起了帳篷.

是從別的城鎮過來的嗎,又或是起義的時候在擔任外側的警衛吧.

「看起來,在事情結束之前,不打算讓人進去妨礙的樣子呢」

「也就是說,帕克斯還活著嗎」

從政變發起至今,大約10天.

然而王城還沒淪陷嗎.

雖然不知道戰力差距到哪種程度,不過意外的能撐呢.

嘛,既然有七大列強在,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又或者是,帕克斯已經身亡,因為別種理由而封鎖的也說不定.

「秘道的出口在河邊」

依著紮諾巴這句話,我們朝著河邊前進.

雖然想過從正面直接擊破反亂軍的方案,還是算了.

沒搞清楚狀況就全部破壞可不太好.

雖然也有一部份是因為不想再感到心煩意亂了…….

而且到底為什麼要據守城中,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呢.

我們也避開了王城四周圍的人們.

因為被知道紮諾巴王子在的話會引發騷動的.

對傑伊德將軍來說,應該是把紮諾巴視為投靠帕克斯的敵人才對.

那麼,還是不被發現比較好.

「……」

河邊,相當的閑靜.

平緩的水流當中映照著魚影,像鴨子一樣的鳥類在水面上嬉戲.

無法想像這里馬上就要發生戰斗的景色.

戰爭與和平的界線究竟在哪呢.

「應該,在那一帶呢」

走到河岸時,發現了一座水車小屋.

我在那里停下了魔導鎧.

從馬車里走出了紮諾巴和洛克希.

兩個人都面如死灰,洛克希也向著河的方向開始嘔吐.

看來這種移動方式,還是不要太常用比較好.

「在水車小屋的某處,應該有通往地下的路」

紮諾巴的聲音雖然好像很有精神,但是臉是蒼白的.

暈船雖然可以用治愈魔術暫時抑制,但是流失的體力不會恢複.

紮諾巴雖然有力量但是卻沒有持久力.

「稍微休息一下會不會好一點?」

「不了,現在是一刻也不得猶豫的情況也說不定.雖然有點急但是快點進去吧」

王城中會變成什麼狀況還不清楚.

這個水車小屋會是最後的休息點也不一定.

要穿過地下通路的話,『一式』也無法使用了吧.希望能盡可能的做好准備.

雖然魔力是不可能完全恢複,

但是還是讓紮諾巴及洛克希的體力恢複一些比較好.

「紮諾巴,冷靜.在這里暫時休息,調整好呼吸比較好.先不說我,你和洛克希臉色都很差」

「姆……」

「有句話說,欲速則不達」

「雖然沒有聽過這句話……我明白了」

紮諾巴勉為其難地點頭了.

太好了.

出事的時候疲勞可是會讓動作變遲鈍呢.

「在這之前,確認一下這里是不是真的有通道比較好呢」

「啊啊,的確」

因為洛克希的發言,我們進到水車小屋中進行確認.

水車小屋里堆滿了木箱與木桶.

像是儲藏室一樣.

我和紮諾巴一邊將那些東西移開,一邊咚咚地敲著地板或牆壁.

接著,在水車小屋的一角.

像是被隱藏在木箱的底部一樣,發現了那個.

金屬制的板子.

說是門也可以,不過沒有看到類似門把的東西.

「就是,這個嗎?」

「不,先別驚慌.說不定是倉庫或是什麼」

說著自己也沒想過的事情,開始調查門.

該怎麼打開呢.

不對,既然是逃脫用的通道的話,制作成從外側無法進入也不算奇怪.

是以從內側推開為前提而設計的吧.

「喝!」

紮諾巴單靠力氣把金屬板給剝開之後,在下面有個縱穴,以及梯子.

看來不是床鋪收納櫃.

試著用火魔術把里面照亮.

接著,在數公尺深的地方看到了底部.

另外,也發現了有向著首都方向延伸過去的洞穴.

不過,還不能拋棄是地下儲藏室的可能性.

我姑且先下去查看,試著將洞穴的深處照亮.

內部並沒有放置著什麼東西.

只是一條細長的道路,無盡地延伸下去.

肯定沒錯.

這個,就是地下秘道.

「怎麼樣?」

「似乎沒錯」

「那麼,先休息一下吧」

「嗯」

休息過後,我先回到了馬車,穿上二式魔導鎧.

以那個洞穴的大小來看,無法使用一式.

不過,二式的話只要不是和七大列強交戰,應該也能充份的發揮它的性能.

與身體狀況恢複的紮諾巴他們一起,往地下秘道的內部侵入了.

────

通道有著勉強能讓人擦肩而過的寬度,而且不斷延伸下去.

沒有任何看似能夠照明的東西.

……原本就沒有考慮過會從這一側侵入吧.

我使用燈精靈的卷軸,照亮周遭.

還是一樣的好用.

道路很暗,而且什麼都沒有.

讓人認為是單純為了移動而制造的道路.

在這個道路里,以紮諾巴,我,洛克希的順序前進著.

不需要有人殿後.

畢竟後方不會有敵人來吧.

「在狹窄的通道里走著,就會想起不好的回憶」

洛克希在我身後低聲地這麼說.

對這句話,雖然我想試著回應,

但是沒有找到適當的話題,只能輕聲地回答「是嗎」就結束了.

在這之後,每個人都一言不發,默默地在陰暗的通道中走著.

大約走了一個小時吧.

在道路的盡頭,有一扇門.

像是一整片金屬板一樣的門.

沒有門把.像是用來把人坑殺一樣的門.

和在水車小屋里的那個東西很像.

果然,只能從另一側打開吧.

「姆!」

紮諾巴將手指插進了門與牆壁之間的縫隙,將門扯下來.

讓他走在前面真是太好了.

「喂……這個……」

但是,門打開之後,紮諾巴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想著發生了什麼事而仔細一看,發現道路被像土砂一樣的東西埋了起來.

此路不通.

但是,也沒有像岔路的東西.

還是說,果然不是那個水車小屋嗎……?

「因為地震崩塌了嗎……或者是傑伊德將軍也知道這個秘道的存在,事先封起來了呢」

洛克希的解說.

嘛,應該就是那樣吧.

可能在帕克斯篡位的時候就已經被破壞了.

總之,這樣子也搞清楚帕克斯之所以沒有離開的理由之一了吧.

「師父.這個土堆,能想點辦法嗎?」

「……嘛,我試試看」

和紮諾巴交換了位置.

即使這樣,事務所的地下洞穴我也不是白挖的.

控制土石我已經很習慣了.

幸運的是,在這個通道里,沒有任何會妨礙魔術的東西.

把周圍的牆壁與天花板用魔術加固,將泥土壓縮來減少體積.

用岩石做成輸送管.

這次雖然是臨時上工,仍然確保了不會崩塌的強度.

這方面的力量控制也已經很習慣了呢.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傳出了土石滑落的聲音,打通了.

以距離來說,大約5公尺左右吧.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但是,那種事已經無所謂了.

穿過了土石之後,驚人的光景正等待著我們.

「怎麼回事」

另一個橫向的空洞.

是洞窟吧.

高度約2米,寬度3米.

這樣子的通道,向著左右延伸.

牆壁使用了大量的石材,地面上雖然流著涓涓細水,不過不像是汙水.

我們剛才通過的路線,和這個洞穴交錯在一起.

只不過是稍微有點高的位置,到洞穴的地板大約有1公尺的高低差.

「紮諾巴,你認為該往哪里走?」

「這個……我可沒有聽說過還有岔路……」

總之,先進入洞穴里看看.

就算不使用燈精靈,也稍微有些亮光.

仔細一看,洞穴的牆壁上生長的蘑菇正在發光.

照亮之後,稍微有些不安呢.

是人工的洞窟,還是說不是人工的呢.

是個隱約有一種奇妙感覺的洞穴.

只不過,這樣的洞穴,好像在哪里看過的樣子…….

「應該,是筆直的吧」

這時,洛克希環視著通道的周圍,這麼說了.

她壓著帽子和裙子跳了下來.

「盧迪,請試著挖挖看在我們剛剛走的通道的直線上另一側的牆壁」

「明白了」

我沒有問為什麼.

畢竟,說話的人是洛克希呢.

我只有聽從.

「洛克希大人,能請您說明一下是怎麼一回事嗎?」

代替我,紮諾巴問了.

嘛,我當然也不是不想知道.

「這個洞窟的感覺……和之前在這個國家里攻略過的迷宮非常相似.

恐怕是在成長的過程中侵蝕到通路了吧」

「原來如此」

「嘛,這些只不過是推測而已.

要是盧迪試著挖了之後發現不行,再往左邊或右邊走吧」

聽著這樣的對話,我開始挖.

拼命地挖.

像狗一樣的挖.

啊不,我可是用魔術啊.

這樣之後又過了一個小時.

從挖開的地方發現了空洞.

將燈精靈送進去之後,看起來是和剛剛通過的通道一樣的地方.

成功了呢.

「發現通道了!」

「那麼,繼續前進吧」

我替他們做出了樓梯.

在回程的時候也用得上.

但是,要是這里是迷宮的話,就這麼放著不管感覺會有魔物之類的進來呢…….

算了啦,管他的.

話又說回來,真不愧是洛克希啊.

看到剛才的洞穴,一瞬間就看穿是迷宮了.

我所尊敬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

────

在這之後,又一個小時.

變成合計大約四個小時都耗在移動上的事情了嗎.

當紮諾巴開始顯露出疲勞的模樣時,總算是抵達了出口.

一開始出來之後,是在類似地下室的場所.

大約有六坪大.

用石材整齊地堆砌而成的天花板和牆壁.

牆壁上有像蠟燭台一樣的東西.

接著,在房間的角落,有往上的階梯.

像這樣的房間角落應該有暗門才對.

接著馬上就明白這里位于西隆王國王城內部了.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這個房間我有印象呢.

換句話說,在這里住過一陣子.

「……紮諾巴,難不成這里是」

「嗯,余和師父相遇的地方呢」

回憶的場所.

用這種說法聽起來好像很美,

不過就是我被帕克斯欺騙而被關進結界的地方.

還以為是什麼都沒有的房間,原來是逃脫用的嗎.

怪不得會有奇怪的機關,還有為魔法陣准備的道具之類的東西.

雖然現在看起來已經沒有結界了…….

「還真懷念吶.在和那個人偶的制作者相遇的那時候,余還對于今天就是人生中的最高峰這件事深信不疑.但是作夢也沒想到,之後居然又遇上了更幸福的時光」

「要沉浸在感傷里等之後再說吧」

催促著說了像是記錄片里兩人對談時會說的話一樣的紮諾巴,繼續往前邁進.

走上了樓梯,前往走廊.

現場寂若無人.

在穿越地下通道的時候太陽似乎已經西下,窗外是一片昏暗.

女仆們也不在了吧,走廊上一絲照明也沒有.

就像是深夜的醫院一樣寂靜.

這樣看來帕克斯的兵力,是聚集在外面的吧.

「帕克斯會在哪呢?」

「多半,是在父王的房間吧」

父王的房間……也就說,國王的寢室嗎.

紮諾巴和剛才一樣走在前頭.

了若指掌的自己家.

似乎沒有感到特別懷念,而是集中精神地踏出腳步.

我們就這樣無言地繼續走著.

────

「……啊」

突然,洛克希停了下來.

在某間房間前面,突然地.

「怎麼了?」

「沒有,只是想到以前住過的房間,似乎就是這里」

那間房間的門是開著的.

里面一個人也沒有.

只有平凡無奇的床和桌子而已.

房間的主人也是慌忙逃跑的吧,床鋪很亂,桌子和地板也亂七八糟.

在洛克希離開之後,又轉交給其他人來使用了吧.

有一種奇妙的生活感.

現在是別人的房間.

但是,想到洛克希也曾經在這里住過,就有一種不知名的感慨呢.

我在愛麗絲家中當家庭教師的時候所住的地方,嗎.

「師父,洛克希大人,怎麼了嗎?」

「啊不,洛克希稍微看一下自己過去的房間之後覺得有點感傷……」

「不是才剛說過要感傷之後再說嗎……」

紮諾巴用錯愕的表情走回來.

然後,「嗯」一聲地看了房間,轉頭看向洛克希.

「洛克希大人使用過的房間,是在隔壁呢」

「哎?」

洛克希慌慌張張地,打開了隔壁房間的門.

然後,對比一下剛剛在看的房間,又環視了一下走廊,好像注意到什麼之後臉頰變得通紅.

「太,太暗所以搞錯了」

這該死的紮諾巴啊.

居然害洛克希出丑.

你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如果說洛克希是黑的話,白色的東西豈不是黑暗物質了嗎.

「師父,為何要踩余的腳?」

「稍微腳滑了一下呢」

「余明白師父是如何地敬愛洛克希大人,但是看著不對的地方陷入感傷也沒什麼意義所以……」

好像是這樣呢.

我就放過你的腳吧.

不過嘛,聽到洛克希在這一帶生活過,就覺得感慨萬分呢.

要是,當初轉移事件沒有發生的話,就會繼續住在這個西隆王國了吧.

「我們快點吧」

因為洛克希這句話,我們離開了現場.

────

在城里面,結果誰也沒碰上.

誰都不在.

不知道為什麼,誰都不在.

因為這件事,紮諾巴嘮叨了起來.

「這座城的正面玄關可以通往二樓呢.從外面進來的賓客,全都是從二樓入城的,在三樓里──」

把城的事情,簡單地告訴我們了.

1樓是士兵和傭人的生活區域.

2樓是大廳和謁見室,客室之類外交用的各種設施.

3樓是會議室和勤務室之類各種內政用的設施,還有防禦用的城牆,一直延伸到主塔的走廊之類的東西.

4樓是王子,王女的居住區.也有親衛隊的等待室.

然後,五樓是國王的寢室,這樣.

真奇怪的城呢.

要是1樓失火的話王族不就全都要被燒死了嗎.

不過那些王族已經幾乎都不在了就是.

一樓也是,二樓也是,三樓也是.

誰都不在.

上到四樓時往窗外一看.

從城的四周升起篝火的炊煙,了解到這里正在被反亂軍包圍.

但是,沒有發現帕克斯的軍隊的身影.

也沒有正在戰斗的氣息.

也沒看到任何人影.

我注意到並不只是因為太暗了看不清楚.

而是這座城里,沒有人.

「……」

關于這個異樣,紮諾巴好像也注意到了.

在上到4樓的時間,對話突然地停止了.

表情變得很僵硬.

這座城里正在發生著什麼事.

這個預感纏繞著我的身體,我們爬上了最後的樓梯.

────

接著,五樓.

可說是天守閣的建築物最上層.

做為國王的寢室,不管是價值還是裝潢,都是這個國家里最高等級的房間.

「…………」

而它的入口.

樓梯的平台上.

門的前方,有那家伙在.

死神蘭多夫.馬利安在.

在不知道為什麼放著的椅子上,以像是在休息一樣的,前傾的姿勢坐著.

手肘放在膝蓋上,手掌在面前交握,頭微微地傾斜.

用被眼罩遮著,像骷髏一樣的臉面向這邊.

「為什麼,這個國家的國王,要把寢室蓋在這麼高的地方呢」

『死神』蘭多夫.馬利安.

他發現我們的身影之後,突然地這樣說.

「把寢室蓋在這種地方,只是找自己麻煩而已吧.

要處理政務的話,每次都要下樓很不方便吧.

要送食物也是,從1樓的廚房帶到這里來,也會有點冷掉了.

年紀大了身體變虛弱的話,爬上爬下都很辛苦.

要是有火災什麼的,說不定也會來不及逃跑」

歪著憔悴的臉孔,看著這邊嘀嘀咕咕地說著.

盡管像是普通的疲倦老伯一樣的姿勢,不知為何背後卻一陣發麻.

「要是我的話,就會蓋在一樓.

要工作什麼的都很輕松,也可以吃到熱騰騰的料理.

想要去哪里也很簡單…….

不過,會這麼想,也是因為我是平民呢」

蘭多夫嘰嘰喳喳地說完,咿嘻嘻地笑了.

這張像骷髏頭一樣的笑容,讓洛克希不禁吞了吞口水.

「嘛,確實也有好處的唷.

像這樣據守在城里面的話,這里是最安全的.

要說為什麼的話,這座城堡,是用無數的耐魔磚蓋成的.

對從遠方而來的魔術效果非常好.

在每一樓也有防衛據點,要攻上最上層很困難.

是作戰時用的城啊,這里」

蘭多夫他,到底想說什麼呢.

只是單純坐在那而已.

從他身邊通過也可以的吧.

不過老實說,一步也不想靠近這個家伙.

「蘭多夫大人」

我在迷惘的時候,紮諾巴走向前.

蘭多夫保持著這不敬的動作,向紮諾巴投出微笑.

在黑夜中笑著的骸骨.

不舒服.

「您似乎很平安啊,紮諾巴殿下.到這種地方來,有何指教?」

「關于這座城的狀況,你知道些什麼嗎?」

「是的,當然,我當然知道些什麼」

蘭多夫這麼說完,拿下了眼罩.

在那里的是散發著詭異紅光的眼球.

在瞳孔的地方,浮現著像六芒星一樣的圖案.

是魔眼.

「依照陛下的指示,使用這個『空絕眼』的力量,在王城的四周豎起了牆.

因為這個力量,即使是現在,敵方的軍隊仍然是一籌莫展」

是我所不知道的魔眼.

奧爾斯蒂德也從來沒提到過關于這個魔眼的存在.

那個人老是不把重要的事情告訴我.

不過,既然戴著眼罩,代表還無法有效地控制嗎.

也就是說不用警戒也沒關系嗎?

「原來如此.其他人呢?」

「每個人都,要嘛被殺,要嘛逃跑了」

「……那麼,陛下在何處?」

「在這里面」

「是嗎,嗯,守護陛下,是大功一件」

紮諾巴這麼說完,准備通過蘭多夫的身旁.

但是,蘭多夫把握在一起的手打開,制止了他.

「為何要阻止余?」

「陛下下達了命令,誰也不許通過」

「但是余有要事」

「就算有要事,現在,陛下非常的忙碌」

說是很忙,是在做什麼呢.

在這種地方又沒有部下,還有什麼事可以做的.

「給我讓開.余是為了救陛下而來的」

「陛下似乎沒有打算要離開這座城堡的樣子」

「……」

拖拖拉拉的.

對于簡直像是在隱瞞什麼一樣進行問答的蘭多夫,紮諾巴似乎也感到煩躁起來.

「余要和陛下直接對話!」

紮諾巴想要蠻橫地穿過他時,蘭多夫站了起來.

輕輕地.

就好像只有頭在半空中飄起來一樣,毫無存在感的起身方式.

「嘛,請稍等一下.陛下現在,正感到非常的痛心」

「痛心?」

「從這里能夠非-常清楚地看到城底下的樣子.

可以看見在城牆內側抱著敵意看過來的士兵,

也能看見在城牆外側正在集結的士兵,卻不知道為什麼不來拯救國王,只是在觀望情況的模樣……」

蘭多夫這麼說完,將視線移向了我們的身後.

下意識地轉頭一看,的確,從樓梯平台上的巨大窗戶向外,可以把如今首都的樣子看得清清楚楚.

包圍王城的反叛軍.

以及駐紮在城牆外面,被擋在門外的士兵們.

的確,外面這副景象,或許看起來就像是城外的士兵正在集結,但卻沒有對反亂軍做出任何的攻擊行為.

不過,那些集團大部份都是冒險者或商人,甚至只是單純的旅行者.

不可能會來救援.

「在陛下的心情平靜之前,我都會守在這里」

「什麼時候會平靜下來」

「誰知道……要說何時平靜下來的話,我想不會花太多時間呢」

「真是夠了,和你對話根本沒有用!」

紮諾巴將手放到扭扭捏捏地回答的蘭多夫肩膀上,粗魯地將他推──.

「奴喔喔喔!?」

就這樣飛了出去.

在樓梯上咕嚕咕嚕地旋轉,後腦杓用力地撞上了牆壁.

牆壁清脆地碎了一小塊.

「很抱歉只有這麼平凡的台詞……不過要是想通過這里的話,就先打倒我再說吧」

蘭多夫這麼說完,將腰間的劍鞘里抽出了劍.

在暗夜之中,刀刃發出綠色的光暈.

那個肯定也是魔劍吧.

啊,糟糕.

不行不行.

一式也沒帶在身上,打起來可不好.

「紮諾巴,冷靜一下,在這里開打就麻煩了」

「可是師父……」

剛剛的對話聽起來,蘭多夫只是在守護帕克斯而已.

紮諾巴也是為保護帕克斯而來.

應該不是敵人才對.

雖然要是蘭多夫是人神的使徒的話又是另一回事…….

但可能性不高吧.

如果是為了要殺我的陷阱也繞太大一圈了,

假如說是要殺了帕克斯讓共和國無法建立的話,死神應該在更早的時候就能下手才對.

即是說,在王龍王國的時候.

但是,姑且,問問看吧.

「蘭多夫先生,既然你說要等的話我們就乖乖地等…….

不過在此之前有一件事想要向您請教,可以嗎?」

「什麼事呢」

「人神這個存在,你知道嗎?」

蘭多夫,咧嘴地笑了.

就像這座城的氣氛一樣,不舒服地笑了.

「嗯,我知道啊,那,又怎麼了?」

蘭多夫一邊喀喀地笑著,一邊這麼說.

說出來了.

在我的心里浮現了戰斗的理由.

這家伙是人神的使徒,因為人神的意志而在這里.

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意志,但是造成這個狀況的是這家伙,在這個狀況的最後,有什麼對人神來說有利的事情在等著.

那麼,這家伙就是敵人.

不打倒他不行.

我這麼想了.

殺氣也釋放出來了.

「啊啊,結果,還是要打嗎」

蘭多夫將劍完全拔出來.

散發著綠色光芒的劍刃,照耀著陰暗的走廊.

有如相呼應一般,紮諾巴舉起了棍棒,洛克希也拿魔杖指著.

接著,開始了.

可說是自然而然一樣,開始了.

和七大列強的,沒有『魔導鎧.一式』的戰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七話「火急的通報與紮諾巴的真意」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九話「不管是誰都在空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