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一話「紮諾巴所選之路」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一話「紮諾巴所選之路」

—— 紮諾巴視角 ——

過去,余沒有看出人類與人偶之間的差別.

會說話和不會說話嗎.

我曾經認為只有這種程度的差異.

雖然在成長過程中稍許地變得能分辨了一點,但是沒有太大的變化.

人類這種東西,稍微甩一下手就會斷掉,頭就會被扭下.

不管從哪里看都和木頭人偶差不多.

不,當然余是很喜歡人偶的.

純粹的喜歡人偶這種東西.

雖然有分作工精致的人偶,作工粗糙的人偶和各式各樣的人偶,但是很多人偶即使作工粗糙我也喜歡.

要說的話所謂的人類就是……討厭的人偶呢.

區區的人偶卻老是對余抱怨讓余不自由,令人討厭的人偶.

這種想法發生了變化,是從跟師父相遇開始的嗎.

當然並不是突然就變化的.

和師父相遇,遠赴魔法都市夏麗亞,和師父再會之後,數年.

不知何時,討厭所有人類的念頭消失了.

契機的話,是茱莉吧.

余和師父和希露菲大人所挑選的,用來制作人偶的奴隸.

一開始連話也不會講,也沒辦法好好照顧自己.

是個麻煩的存在.

余被師父要求要保護好那樣的存在.

雖然也有麻煩的地方,但是不管是怎樣的人偶,不從木片開始雕起的話就不會變成人偶.

因此余告訴自己要好好珍惜她,將各種事情一件一件地教給她.

注意到的時候,茱莉不知不覺不再是個麻煩了.

並不是難以明白的事情.

余所說的話她會老實的聽,師父的技術也能很快的吸收.

看到她變成比起目前為止所遇過的人類還要讓余喜歡的樣子,余當然沒道理會覺得討厭.

大概是跟她開始生活不久之後吧.

其他的人類,看起來也稍微有點不同了.

注意到這點時,是金潔來的時候嗎.

金潔對余來說,曾是個老是發牢騷的存在.

有著無聊的小事正是重要之處這樣的誤解,凡事都從旁枝末節開始說起.

樹根比起枝葉還要來的重要,根部只要牢固的話就算樹枝很少也會長出漂亮的葉子,即使這樣說明,她也完全無法理解.

老實說,是個礙事的存在.

然而,再會的時候變得不再礙事了.

雖然並不清楚為什麼,總而言之不再覺得她礙事了.

不過還是一樣喜歡發牢騷就是.

為什麼呢.

為什麼余變成這樣了呢.

肯定沒錯,是師父的影響吧.

師父他,絕對沒有棄余不顧.

既笨拙,只有力氣很大,就算想制作人偶也會馬上弄壞的男人.

即沒有什麼魔力,又無法回報師父的期待的男人.

不管師父教了余多少制作人偶的秘訣,也完全沒有用的男人.

余幾乎要放棄了.

人偶這種東西余作不出來.

制作人偶這種事只可能出自神的手藝.

但是,師父沒有放棄.

竭盡所能地傳授余制作人偶的方法.

維持了余和制作人偶的關聯.

余很開心.

能夠如此關照余的存在,至今從來沒有出現過.

所以說,要是沒有師父的話,余就無法得知金潔一直在關照余了吧.

這時,愚昧的余總算也注意到了.

人偶和人類是不一樣的.

而這是一件多重要的事情,余也明白了.

愚昧的余並不明白為何重要,但是總之是明白了.

師父他,絕對沒有從口頭上教過我這樣的事情.

只有用行動來表示.

讓余「注意到」而已.

即使只是這樣余也感到對師父的恩情,尊敬著他.

對于將這樣的人尊為師長的事情,感到非常自豪.

然而,對愚昧的余來說,師父也有些行動無法理解.

例如說,七星大人的事.

賽蓮特.榭本史塔.

七星.靜香大人.

她好像為了回到故鄉而正在研究召喚魔法陣.

至于那個故鄉到底在哪里並沒有告訴余,余也沒有興趣.

對余來說,故鄉並不是個什麼有美好回憶的地方.

沒有能夠和強烈地想要回去故鄉的七星大人產生共鳴的部份.

聽說師父也對故鄉阿斯拉王國,有很多不好的回憶.

明明是這樣,師父卻奉獻一切地幫忙七星大人.

七星大人灰心喪志的話就帶回自己家里照顧,

七星大人染上不治之症的話,甚至旅行到魔大陸去尋找治療方法.

余也幫忙了.

不知為何,對那些事沒有討厭的感覺.

因為是師父要做的事情,不過是幫師父的忙而已,沒有去想太困難的事情.

只是,那時余並不知道師父幫忙七星大人的理由.

在那樣的事情當中,余的內心深處也產生了變化.

不知何時,余也開始回憶起故鄉的事情.

因為七星大人老是故鄉,故鄉的說,肯定是被傳染了吧.

那個令人不快的西隆王宮,偶爾也會不知為何的感到特別懷念.

我想就是因為這樣.

西隆王國.

帕克斯寄來救援請求的信時馬上得出了「不去不行」的結論.

其實余是喜歡我國的,

其實余在出事的時候會想要守護我國,

現在就是那個時候,所以不行動不行.

那時余是這樣的想法.

余錯了.

在卡隆城寨里,師父勸余回去時,余的心動搖了.

余想要回去.

甚至讓余覺得國家的事情怎樣都好,正是因為和師父制作人偶的日子既快樂又充實.

但是不能回去.

當然不可以回去,當時只是這麼想的.

『帕克斯是余弟弟,所以想救他』

這句話只不過是突然脫口而出的藉口.

也盤算著如果是師父的話這麼說也能接受吧.

但是,不知為何卻說中了.

理由並不清楚.

余聽說說謊之後,心里就會有其實一開始就是那樣的想法,我想就是這個情況.

帕克斯跳樓,看見他的遺體時,腦中突然閃過以前的往事.

被邀請到王兄,第二王子所主辦的宴會時的事情.

是怎樣的宴會已經不記得了.

也不是絕對不能不出席的那一類宴會.

到底為什麼會出席,也不記得了.

記得的只有,那個時候,還很年幼的帕克斯偶然地座到了余的座位隔壁的事.

這是洛克希大人來之前的事情.

當時,帕克斯大概還連10歲都沒滿.

沒有對話.

只是坐在隔壁而已.

雖然帕克斯好像有想要向我搭話的感覺,

但是余覺得很麻煩,看也不看帕克斯一眼.

帕克斯也是到最後都沒有向我搭話.

某種意義上,無視了他.

就算根本不會被搭話,還是無視了他.

抱起帕克斯的遺骨時,突然想到了.

為什麼,那個時候連一聲招呼都沒有說呢,這樣.

這時一切的疑惑都解開了.

理解了.

對于自己無法理解的行動,還有師父對七星大人的行動的意義,都明白了.

師父恐怕是將七星大人,當做像妹妹一樣看待的.

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呢.

師父明明就有親妹妹.

特別是師父對待比較年長的妹妹和對待七星大人的方式,余覺得非常相似.

就算有些許不同,還是很相似.

在一旁關注著她們所做的事情,要是有什麼問題再幫助她們,非常相似.

師父是有如疼愛妹妹一般,照顧著七星大人的.

然後,為何自己要幫忙那些事.

幫忙之後,又為何會回憶起故鄉的事情.

為何,帕克斯寄信來的時候,不顧眾人的反對也執意要回國.

卡隆城寨的戰斗之後,為何會覺得不去救帕克斯出來不行.

為何,反射地說出那樣的謊言.

為何,那個謊言變成了事實.

余終于明白了.

全部都明白了.

全部都串聯在一起了.

但是,太晚了.

不應該那麼晚才意識到的.

帕克斯已經死了.

沒辦法像師父一樣了.

但是,還有事情能做——

盧迪烏斯視角 ——

回到魔法都市夏麗亞了.

來時容易去時難,雖然有這種說法,

不過回程一帆風順.

使用魔導鎧拖著馬車前進.

抵達森林准備好轉移魔法陣之後,紮諾巴和二人各自被送進了空中城塞.

讓洛克希先行通後,我和紮諾巴則去向佩魯吉烏斯為返還報告.

佩魯吉烏斯用「是嗎」這樣冷淡的態度迎接我們之後,被帶往慣例的房間,接受了「被國家給束縛這種事愚蠢至極」這樣的訓話.

紮諾巴老實地點頭,並說明了放棄王族身份的事情.

佩魯吉烏斯對于他的發言似乎感到相當的滿足.

佩魯吉烏斯也對我說了一聲「辛苦了」.

雖然說了這些話,沒有失去茶友還是讓他感到放下心中的大石吧.

順便一提,雖然也對七星做了歸還報告,不過只她只是「唉」地歎氣.

哭著分別之後又回來,當時的感動也變得沒立場了吧.

這種感覺我明白.

接著,愛麗絲也差不多是預產期了吧.

像出產的這種時候,不陪在她身邊可不行.

回去家里…….

但,在這之前還有應該要做的事情.

向奧爾斯蒂德報告.

────

這一次,被得逞了.

對我來說雖然沒有損失,但是將來的西隆里會誕生出對奧爾斯蒂德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也就是說,有如一枚強力的棋子被吃掉了.

這樣一想的話,或許有點回來得太早了.

在那個國家里再多停留一段時間,推動共和國的建立…….

不對,要是這樣就能建立共和國的話,奧爾斯蒂德也不會說出「幫助帕克斯」這種話了吧.

總而言之,發生的事情應該要老實地說出來吧.

然後,如果有辦法彌補的話,就去執行.

「那麼洛克希,我要先去一趟事務所.魔導鎧也要拿回去收好」

「……我知道了.那麼我就先回去,跟家里的人報平安」

在城市的入口附近和洛克希別開之後,前往事務所.

但,不知道為什麼紮諾巴也跟來了.

「怎麼了紮諾巴?」

「沒有,托鎧甲的福余才能保住這條命,所以想向奧爾斯蒂德道謝,還有為了弄壞鎧甲的事賠罪」

「是嗎」

紮諾巴說什麼要向奧爾斯蒂德道謝,還真稀奇吶.

因為詛咒的關系,我還以為這種感情已經被完封了.

這是克理夫研究的成果吧.

要是看見了奧爾斯蒂德,說不定又會出手,不過若是能壓制下來就好了.

我一邊這麼理解,一邊和紮諾巴一起回到了事務所.

將魔導鎧收進武器庫.

鎖好之後,往本館的方向移動.

穿過無人的接待廳,到達社長室.

「呼……」

──進入之前,深呼吸.

這是失敗的報告.

至今為止,雖然也失敗過不少次…….

這次卻是重大的失敗.

說不定會被罵.

今天應該不會剛好不在吧.

不不不,已經決定越早報告越好了.

好.

首先,是敲門.

敲門會讓人的心里得到余裕.

這是禮貌的敲門.

用指頭輕輕地,叩叩.

「盧迪烏斯嗎」

啊啊,並沒有不在嗎.

但是,該說明的事情已經全部整理好了.

誠實地面對吧.

「失禮了!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剛從西隆王國歸來!」

我啪一聲地打開門進入房間,彎起腰來一鞠躬.

然後抬起頭來.

「噗啊!?」

因為奧爾斯蒂德戴著黑色的全罩式假面,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這個,難不成是那個嗎.

克理夫新作的臉……不對,魔道具嗎.

「好像平安的回來了呢」

「……是,是的」

雖然第一步受挫了,但不是需要在意的事.

要誠心誠意地,對失敗的事情進行報告.

什麼成果都沒有做出來.

不對,也不是這樣.

「現在進行報告──」

我平淡地對這次的事情進行報告.

注意到了什麼,沒注意到什麼.

就算被從後面指責也沒問題的,一個一個,冷靜地,恭敬地.

對于每一件事情,我想到什麼,怎麼思考,和誰討論,做出了怎樣的結論之後行動的.

還有,結果如何.

人神的想法的預測,還有我認為怎麼行動才是正確的選擇.

對這些方面進行了總結性的報告.

「真的,非常非常抱歉.無法完成您的命令,讓帕克斯王子身故了」

最後,低頭謝罪.

不管怎麼掩飾,失敗就是失敗了.

就算有處罰,我也會心甘情願地接受.

「……」

奧爾斯蒂德發出了沉重的氣息.

看不出表情的部份,比平常還要可怕.

老實說,對我來說戴著頭盔的時候比較可怕.

話說,為什麼還戴著呢.

不拿下來嗎…….

「王龍王國國王李奧納多.奇格朵拉貢是人神的使徒.恐怕,西隆王國將軍傑伊德也是使徒吧.人神操縱著這二個人來逼迫帕克斯,使其自殺」

奧爾斯蒂德做出了這樣的結論.

使徒有二名.

首先是操縱王龍王國的國王對帕克斯進行援助.

在這時候,在帕克斯的心中植入了「不回應王龍王國之王的期待不行」的想法.

給他王女,給他死神,成為萬全的狀態……然後操縱傑伊德讓他失敗.

流程來說就是這種感覺吧.

人神看得見未來的話,誰怎麼行動會導致帕克斯自殺,應該也很清楚才對.

「……最後的一個人是?」

「另外一個,是庇斯塔國的國王吧……或者說沒有的可能性也很高」

「這樣說來死神有說過,魔王巴帝迦堤在過去似乎可能是使徒」

「…………那個魔王是使徒的話,不可能不見蹤影」

啊,的確.

畢竟是很引人注目的人呢…….

總而言之,我對人神來說應該是個異常的存在才對.

正因為如此,應該認為會積極地將我可能不會碰上的人變成使徒.

但是,我卻沒有注意到人神的意圖.

真沒面子.

「現在開始要去把傑伊德給干掉嗎……?」

「太晚了」

奧爾斯蒂德發出了不帶感情的聲音.

「那個,真的非常抱歉」

「我在事前做出了錯誤的預測,而且殺死李奧納多之後,應該要接著去西隆王國而不是全部交給你處理,這幾點必需要反省……但是……」

只說了這些,奧爾斯蒂德就沉默了.

好像沒有要說別在意的樣子.

這次的失敗,就是如此的嚴重吧.

「那個,沒有誰可以代替帕克斯嗎」

「無法代替」

「不管怎麼做都不行嗎?」

「…………」

沉默不語了.

西隆共和國是如此重要的關鍵嗎.

難怪會叮嚀我二次.

該怎麼辦.

該怎麼挽回才好呢.

「奧爾斯蒂德大人,可否打攪一下」

這時,我的正後方傳出了聲音.

轉頭一看,紮諾巴正在那里.

什麼時候在那里的啊.

從一開始嗎.

因為沒有說話,還以為在外面等著.

「紮諾巴.西隆嗎……」

奧爾斯蒂德好像也是剛剛才注意到.

不對,或許實際上就是剛剛才注意到.

那個頭盔,應該是看不見前面的.

……這麼一說我現在才發現,變得可以發出聲音了呢.

也就是說,也可以呼吸了吧.

「首先是道謝,將鎧甲借給余穿上,非常感謝您.雖然被破壞了,但是也因此保住了一條命」

紮諾巴向前一步彎下腰來.

看不出奧爾斯蒂德的表情.

但是,因為頭盔的關系,印象應該稍微的緩和了一點.

啊,所以一直戴著頭盔就是這個原因嗎.

其實一開始就感受到了紮諾巴的氣息,事先戴好的嗎.

「道謝的話和盧迪烏斯說就好.就這些嗎?」

「不,不只是這些」

只是要道謝.

雖然我想起剛才是這麼說的,不過紮諾巴又再往前走了一步.

簡直像是要對奧爾斯蒂德施壓一樣.

「聽剛才師父所說的話,這次的事情是奧爾斯蒂德大人與敵對勢力的戰斗,把帕克斯給卷入了……是這麼一回事吧?」

「你說的沒錯」

難不成,紮諾巴認為這次的事情是肇因于奧爾斯蒂德嗎.

要是這樣的話,制止他比較好吧.

「但是,聽起來奧爾斯蒂德大人是打算要幫助吾弟的,是嗎?」

「並非想要幫助他.而是想要他所催生的國家里誕生的人」

「催生的國家? 誕生的人……?」

「這是怎樣的一回事,就算和你說明了也不會明白」

今天奧爾斯蒂德的說法相當的耐人尋味.

但是,那個部份我也想知道.

要是那邊不搞懂的話,也沒辦法挽回.

「奧爾斯蒂德大人,只要您能盡可能詳細地說明的話,余認為……」

「……」

這麼說完,奧爾斯蒂德陷入了沉默.

在鴉雀無聲的房間之中,只聽得到從頭盔里傳來的呼吸聲.

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完全會破壞緊張感的聲音.

但是,那個呼吸聲聽起來像是憤怒的吞吐一樣,我的緊張感也隨之高漲.

「……帕克斯.西隆成為國王之後,會轉型成共和國」

嗯.

這個以前也聽過.

想聽的是,在這之後.

「成為共和國一陣子之後,一名曾是奴隸商人的男人會得勢.

名為,伯爾特.馬格特尼阿斯.

帕克斯重用了這個男人」

伯爾特.馬格特尼阿斯

他就是這次的重要人物嗎.

「伯爾特.馬格特尼阿斯成為了國家的重鎮,在西隆王國里生根」

「這個人做了什麼呢?」

「伯爾特.馬格特尼阿斯自己本人什麼也沒做.只不過,他的子孫里,會生下魔神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

居然在這里出現嗎.

「帕克斯死了之後,就不知道拉普拉斯會出生在什麼地方了」

也就是說,帕克斯建立共和國這件事,

會成為拉普拉斯誕生的Flag這回事嗎.

「……不,但是.假如說現在開始建立共和國的話……或者是把那個伯爾特.馬格特尼阿斯跟他會結婚並生下孩子的對象撮合……」

「沒用的.你以為我從來沒試過嗎?」

在漫長的輪回當中,奧爾斯蒂德也做過各式各樣的測試吧.

其中具有很高的隨機性的拉普拉斯的誕生,透過亂數調整而確定下來了.

恐怕,不只是西隆共和國吧.而是花上了100年,為了讓拉普拉斯在某一點上誕生而進行處理的.而我所做的工作中可能也有一些是為了這個目的.

一個地方亂掉的話,就無法再按照計劃了.

「拉普拉斯是為了要前往人神的所在,無論如何都不得不殺的對象.

在他複活之後,經過了短暫的潛伏時間,接著聚集同伴發動戰爭.

一邊打倒他的部下,一邊解決拉普拉斯,要花費龐大的勞力與魔力.

在這之後不久,又不得不和人神戰斗呢」

「那個……打倒拉普拉斯之後,再讓魔力恢複,這樣子的流程不行嗎?」

「拉普拉斯複活的時間已經大致上決定了.

是在輪回快要結束的時候.

要是能更早一點複活的話還能進行一些規劃,不過辦不到」

奧爾斯蒂德重重地歎了一口氣,說了.

「透過戰爭的話就碰不到人神.

這次的輪回,失敗了」

失敗.

這個詞像是回音一樣在我的腦中返響.

那樣的話為什麼不來西隆這邊呢.

我心中無能的部份這麼吶喊,不過沒有說出口.

我被交付工作,然後失敗了.

這次的事件是要確認我能否派上用場的試金石.

已經沒救了吧.

對我感到很失望吧…….

奧爾斯蒂德已經放棄這次的輪回了吧.

要是這樣的話,接下來我會……?

「要認定失敗的話,還言之過早了吧」

這時,紮諾巴發出了明朗的聲音.

紮諾巴對剛才的話理解到哪種程度呢.

突然被講到有關未來的事情,正在感到混亂吧.

「不得不解決派兵遣將發動戰爭的拉普拉斯的話,我們也從現在開始儲備戰力就行了」

「……喔?」

「建立一支軍隊……不做到這種程度也可以吧.現在開始收集能夠打倒拉普拉斯的人材,招募為伙伴」

喔,紮諾巴說得好.

沒錯.

魔力的消費是個問題的話,讓奧爾斯蒂德不用出手就好了.

「奧爾斯蒂德大人因為詛咒的問題無法招攬同伴吧,

但是有師父在……余也會幫忙的」

這時候紮諾巴走到了奧爾斯蒂德面前,低著頭跪下.

「剛才的提案,是話說到一半才想到的事情.

可能有離題的部份也說不定」

雖然不知道恰不恰當,但可以認為是很好的提案.

拉普拉斯的複活是……80年之後的事吧.

複活的時期大致相同就表示,誤差只有數年.

到那個時候之前,將強力的友軍──像是死神或佩魯吉烏斯那一類的人大量聚集起來,給予複活的拉普拉斯迎頭痛擊.

這樣一來,奧爾斯蒂德就不會有任何損失.

「詳細的情況並不清楚,但是余聽聞二位合力要與人神戰斗的事情.而且那個人神是──」

話在這邊中斷了,紮諾巴抬起頭……看了奧爾斯蒂德.

接著,手放到地面上.

「也是殺了余的弟弟的人」

紮諾巴臉朝下趴著.

五體投地.

並不是如往常一般好像要把身體從地面上拋出似的動作.

而且從容地,優雅地,表示著敬意.

「請務必,讓余也加入奧爾斯蒂德的部下吧」

「…………」

「余想要報仇!」

我注意到奧爾斯蒂德瞄了我一眼.

雖然他的視線被擋住了才對…….

不過,是想要一些意見嗎?

但是,我有表達意見的資格嗎?

「紮諾巴成為同伴的話,魔導鎧也能更進一步.

剛才的也是不錯的提案.

因為這次的事件要做的事也增加了,只有我一個人的話……」

「明白了」

奧爾斯蒂德沒有聽到最後.

點頭,站了起來,俯視著紮諾巴.

然後發言.

「那麼,你就歸入盧迪烏斯之下,向他請求指示.至于招集同伴的那件事,就去做來試試看」

「……遵命!」

奧爾斯蒂德就這樣戴著頭盔.

紮諾巴就這樣趴在地上.

紮諾巴成為了奧爾斯蒂德的部下,我的同事.

────

帕克斯死了.

西隆共和國便不會誕生.

奧爾斯蒂德的計畫大幅度的被攪亂了.

損失非常大.

因為我沒有把事情做好.

做為補償,紮諾巴成為了伙伴.

這樣一來會造成怎樣的結果,還不清楚.

至少,我想魔導鎧那邊只要有他在就能進一步的改良…….

話雖如此,我這個人的存在對奧爾斯蒂德來說是有利的吧.

聽說目前為止的工作制造出了不少的余裕,但是感覺因為這次的事件全部泡湯了.

或者說,損失的那方面可能還比較大.

今後的工作里,我的存在能夠帶來比損失更大的利益嗎.

不,不成為那樣的存在不行.

要不然的話,就搞不清楚奧爾斯蒂德是為了什麼才把我從人神的手中救出來的了.

更何況,奧爾斯蒂德或許可以輕松地往下次的輪回前進,但是我只有這一次而已.

人生一度結束,能重新來過只能說是奇跡.

奇跡不會出現第二次.

被果斷拋棄的可能性也仍然殘留著.

這里不全力以赴的話,沒有下次了.

我對奧爾斯蒂德來說有害的話,下次的輪回開始,我就會和這次一樣被人神欺騙,回到過去,和奧爾斯蒂德交戰……然後被殺掉吧.

或者說,在更早的時候就被殺了也說不定.

在布艾納村的孩提時代,在當愛麗絲的家庭教師的時候.

或者是旅行到阿斯拉王國的途中.

有關這個方面,也會根據今後還會發生什麼事而改變吧…….

奧爾斯蒂德對我很親切.

雖然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吧,但是盤算的部份應該占大多數.

會對我很親切,是為了准備下次的輪回,在探索我做什麼事情會感到高興也說不定.

像這樣的可能性,可不能忘記了.

這次也仍然有天真的地方.

在內心的某處,還覺得只要聽從奧爾斯蒂德的話,發生緊急狀況的話向他求救的話,總會有辦法,總會幫我處理.

有著這樣的念頭.

不能再對奧爾斯蒂德撒嬌了.

要把這件事再一次地,牢記在心.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話「戰後」     下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二話「高興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