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二話「高興就好」  
   
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二話「高興就好」

接著是回家報平安.

愛麗絲在即將生產的時候也會變得心情不穩定也說不定.

因為她偶爾也會意外地心情低落呢.

紮諾巴也要跟我回家一趟.

不把茱莉交還給他不行.

雖然暫時寄放在家里也是可以,但是茱莉也比較喜歡和紮諾巴在一起吧.

順便一提,金潔為了尋找能讓紮諾巴過夜的地方正在四處奔走.

如果大學宿舍能夠繼續使用的話倒還好…….

雖然已經交退學單出去了,沒辦法再複學嗎.

再過幾個月就畢業了,有點可惜.

要是拜托吉納斯的話,應該能想點辦法吧.

的確,應該有人是在魔法大學畢業之後仍然做為魔法公會會員進行研究的.

「總之,紮諾巴.從今以後也請多指教了呢」

「也請師父多多指教」

不管怎麼說,紮諾巴之後也會繼續在我身邊.

這是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魔導鎧的研究能夠繼續進行,人偶販售的事情也不用放棄了吧.

紮諾巴雖然失去了住處與一些其他東西,

不過有需要的話我借一點錢也可以.

雖然金錢的借貸是糾紛的源頭,但若是紮諾巴的話我很樂意這麼做.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一下子就到家了.

纏在門上的樹妖,還有綠色的屋頂.

整體散發著一股自然樂活氛圍的我家.

一靠近門,和往常一樣彼多便把門打開了.

「再來,要是茱莉沒有給師父的家人添麻煩就好了」

「茱莉的話我想沒問題的唷.畢竟跟愛紗的感情也不錯……」

咻!

踏入房屋范圍的那個瞬間,響起了劃開空氣的聲音.

我馬上就明白了是什麼聲音.

畢竟是聽過了成千上萬次的聲音呢.

那個是,空揮的聲音.

是諾倫回到家里了吧.

咻!

哎呀,雖然說是這樣,諾倫也變得能夠揮出這麼不錯的聲音了呢.

雖然最近也沒有機會看到她的劍術,

我在教她的時候,是發出咈或是呼的感覺的聲音.

剛才的聲音是「咻」

那是筆直地揮下劍的聲音.

就連我也不太能發出這種聲音吧.

這個聲音,簡直像是愛麗絲在──.

看到聲音來源的時候,我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名女子,正揮著以前做來空揮用的石劍.

那名女子的頭發,好像被三原色的油漆潑過一樣,一片通紅.

將超級重的石劍,用單手,輕盈地揮著.

一名懷孕的女子.

愛麗絲.

「啊啦,盧迪烏斯.歡迎回家.你太慢了呢」

「等等等等一下! 愛麗絲! 妳在干嘛!」

我慌慌張張地靠近她.

不成啊.

這種事,明明就快到預產期了呀.

揮起來好像很輕松,但那是很重的東西啊.

要是肚子太用力的話…….

肚子.

「咦?」

愛麗絲的肚子是流線型的.

很苗條.

我的小貝比去哪了?

「咦?」

摸摸看.

喔喔,好厲害,有六塊肌呢.

而且是凹進去的.

不是我所知的孕婦的肚子.

「誒?」

這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愛麗絲結實的六塊肌,把寶寶像檔案一樣給壓縮起來了嗎…….

怎麼會這樣.

不對,現在還不是該驚慌的時候.

說不定只是被擠到下面而已.

「這邊嗎?」

「你在干什麼啊!」

往屁股用力一抓之後,被揍了一拳.

倒在地上往上一看.

雙腳與肩同寬,雙手抱胸,抬高下巴的愛麗絲,正朝下看著我.

她保持著這個姿勢發言.

「已經生了!」

「生了什麼?」

反射性的回答.

答案當然只有一個.

「小孩唷!」

「誰生的?」

「當然是我啊!」

愛麗絲她.

把小孩.

生下來了.

「…………」

我端正地跪坐.

「呃……那個,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

「10天前呢! 雖然是在深夜,總算生下來了唷!」

10天前.

那時候我在做什麼.

沒記錯的話,我那時在西隆王國.

在旅館里,大概,那一天,和洛克希……

啊不,那件事隨便.

也就是說,是那樣嗎.

「出生……沒有趕上嗎……?」

「對啊,明明要是再早一點回來就好了,真遺憾呢!」

愛麗絲用驕傲的表情說了.

用好像在說這種事一個人也辦得到一樣的語調.

怎麼辦呢.

該下跪賠罪吧.

雖然說也不是什麼特別慚愧的事.

原本,像這樣的可能性就已經被考慮過了.

不過心情上還是覺得非常對不起.

「什,什麼啊……不開心嗎?」

當我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愛麗絲把眉毛給低了下來.

怎麼可能不開心.

「很,很開心,只是總覺得有點複雜……」

「啊! 對了,當然是男孩子唷! 名字是阿爾斯,人族的英雄的名字唷!」

可是,我可以感到高興嗎.

我把奧爾斯蒂德的指令搞砸了.

紮諾巴的弟弟帕克斯死了.

雖然頭還連在脖子上,但是全都失敗了.

在這樣的狀況,突然被告知了喜訊,只有我一個人感到高興可以嗎.

「Master!」

迷惘的時候,玄關打開了.

有著橙色頭發的嬌小人影從玄關跳了出來.

那個人影,筆直地往我的背後.

紮諾巴的身邊跑了過去.

打算就這麼撲過來時,滑了一跤,變成了抱住紮諾巴大腿一帶的情形.

「喔喔,茱莉! 余之弟子啊,余回來了喔!」

紮諾巴將手放到茱莉的兩側,將她抬高到自己眼睛的高度.

茱莉一邊從眼中流出一顆又一顆的淚珠,一邊緊緊抓著紮諾巴的袖子.

「茱莉,茱莉一直都在等著Master回來!」

「嗯」

感動的再會.

會讓人想說是不是被我的家人欺負了一般,感動的再會.

下個瞬間,從茱莉的口中說出了可說是爆炸性的發言.

「茱莉!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Master!」

「喔喔,是這樣子嗎.沒注意到這件事就──」

「真的,真的,不要再丟下茱莉一個人了! 死的時候請讓我也在你身邊!」

可說是悲痛的哭喊.

讓人清楚了解到在這次事件的背後,茱莉到底有多麼擔心紮諾巴的哭喊.

紮諾巴的表情雖然愣住了一下,

不久後還是溫柔地微笑出來.

「……嗯,放心吧.從今以後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Masterrr啊啊啊啊啊」

茱莉哭出來之後,紮諾巴便輕輕地將她的頭靠到自己的肩膀附近.

紮諾巴也,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是啊.

確實帕克斯已經死了,工作也失敗了,還輸給了人神.

但是,活著回來了.

不管是我,紮諾巴,洛克希,還是金潔.

一個人也沒有少.

高興吧.

高興就好吧.

「愛麗絲」

沒有去抵抗突然湧現的感情.

抱住愛麗絲,親了下去.

愛麗絲感到驚訝,不過仍然回應了我.

反過來擁抱,反過來親吻.

撫摸了背後與臀部之後,肩膀被固定住,向我深情地一吻.

手移到前方搓揉胸部之後,又一拳讓我與地面接吻了.

「太超過了唷!」

「抱歉!」

「哇!」

我當場起身,對愛麗絲公主抱.

不能再愣在這了.

不快去看看孩子的臉的話.

「那,在哪,兒子,在哪?」

「家里面唷!」

愛麗絲稀奇地沒有反抗,將雙手繞住了我的脖子.

接著,指向家里的方向.

「唔嗯……師父!」

「怎樣,紮諾巴!」

「今天就先這樣子! 改天再來! 也向洛克希大人致謝!」

「喔!」

簡短地對話之後,紮諾巴轉身離去.

看來沒有打算要打擾全家團聚的時光.

我也再次奔入家中.

穿過玄關,進入客廳.

緊接著在那,有二名女孩子,正坐在沙發上.

抱著一名嬰兒.

「快看快看,諾倫姊,笑了,剛才笑了!」

「愛紗,愛紗,也讓我抱一抱」

「小心一點唷,輕輕的.小心脖子」

「真是的,我知道的啦,我也抱過露西和菈菈啊……啊,這孩子摸了我的胸部,是肚子餓了嗎?」

「是怎樣呢-,畢竟是哥哥的小孩呢-」

「小嬰兒不會做那種事吧!」

二名14歲少女,抱著我的孩子,嘰嘰喳喳地吵架著.

妹妹.將我的兒子.

啊,好像變成了什麼猥褻的講法.

(譯注:日文的むすこ(兒子)同時也指男性生殖器)

「……愛麗絲,稍微下來一下」

「知道了」

將愛麗絲放到地上時,妹妹她們也注意到我了.

二個人看著我,對我投出笑臉.

「啊,哥哥歡迎回家」

「哥哥你回來啦」

笑了.

妹妹二人都笑了.

看見這個,我突然地,眼前浮現了帕克斯的臉.

自嘲般的,放棄的笑容.

「已經從洛克希姊那里聽說了,真是辛苦了」

「諾倫姊,先別說這個」

「啊,對喔……好的,哥哥.哥哥的小孩,阿爾斯」

我從諾倫手中接過了小嬰兒.

這個是阿爾斯.

頭發是紅的,眼型也和愛麗絲如出一徹.

沒有實感.

因為沒有看到出生的瞬間吧.

不安的感覺在心中攀升.

小嬰兒看著我,伸出短短的手,摸了我的胸部一帶.

輕柔地摸了.就像是被某種柔軟的東西摸了一樣.

但是,我的胸部是硬的.

「啊-! 啊嘎-!」

馬上就哭了.

同時,不安感也消失,安心感在我中心散開.

啊啊,肯定沒錯.

這個男孩是我的孩子,保羅的孫子.

「咦? 阿爾斯,那個是把拔唷-? 不是陌生人唷-?」

「哥,哥哥,你還好嗎?」

愛紗和諾倫擔心地看了過來.

二個人說著「好可愛」的抱著我的孩子.

一邊笑著一邊抱著.

她們愛著他.

而她們二人肯定,也做為家人愛著我.

想起了帕克斯的事情.

他,殺了.

紮諾巴雖然沒有小孩,但是紮諾巴的兄弟們有家人吧.

哥哥的小孩,弟弟的小孩…….

全都殺了.

沒辦法愛他們了.

不再愛他們了.

不再被愛了.

啊.

紮諾巴他難不成.

原本是想要和帕克斯變成這樣的關系吧.

「……!」

注意到的時候,眼淚已經奪眶而出.

「等等! 為什麼在哭啊!」

「嗯,好像哭出來了」

「真是,沒辦法呢,給我吧.我抱的話就不會哭了……」

「不要……」

我像小孩子一樣搖頭,抱著孩子,在愛紗和諾倫之間坐下.

我和小孩二人哭了一陣子.

為什麼,我,直到最後都沒有辦法承認帕克斯呢.

沒有更早一點,注意到紮諾巴對帕克斯所抱著的感情呢.

我的話,明明就應該可以注意到紮諾巴的心情的…….

聽到了哭聲,從二樓響起了腳步聲.

一下子後希露菲和露西,還有抱著菈菈的洛克希就出現在客廳里.

剛剛是在廚房那邊嗎,莉麗婭和潔尼絲也出現了.

希露菲肯定已經問過洛克希發生過什麼事了吧.

看向抽泣的我,她什麼也不說地摸了我的頭.

露西也模仿她,爬到了我的膝蓋上,撫摸我.

「真是的,盧迪烏斯是愛哭鬼呢……」

最後,愛麗絲也來摸了我的頭.

大家都好溫柔.

「愛紗……諾倫……」

雖然哭著,我還是向二位妹妹出聲.

「我啊,不管什麼時候,都和妳們站在一起……所以說,有困擾的話,不要顧慮,向我求助吧……雖然可能覺得不怎麼可靠,但是絕對,只要做得到,一定會幫忙……」

二個人互相看了一眼.

倒不如說現在你哭個不停比較困擾似的表情.

不行呢.

這樣的話有事的時候或許不會依靠我也說不定.

「嗯,明白了」

「好的,我知道了」

但是,二個人向我點頭.

太好了.

我們好像沒有問題.

「嘶嘶」

抽著鼻子,看向洛克希和菈菈.

菈菈在她的手中,和往常一樣大牌的表情.

確實,這次,我沒有遇上生命的危險.

但是,洛克希不在的話,我就會很危險.

不管下定了多大的決心,我都很弱小.

如果沒有她陪在身旁的話,說不定半路就放棄了.

果然,洛克希很值得信賴.

而且,讓那個洛克希一起去的,是菈菈.

洛克希,還有菈菈.

這次,對二人有道不盡的感謝.

「洛克希……辛苦妳了」

「盧迪才是,辛苦你了」

不管怎麼樣,結束了.

這一次,非常艱辛.

去懷疑不用懷疑的東西,對精神也是種耗損.

累積了一堆壓力,連奧爾斯蒂德的命令也沒有做到.

讓帕克斯死了.

這一切像惡夢一樣.

但是,那些也過去了.

明天開始,又有其他事情等待著我吧.

在等那些事到來之前,不把話說清楚不行吧.

「各位,接下來要說的事情,請好好聽著」

那一天,我對著家人們,把跟人神有關的事情全都說了.

人神的事,奧爾斯蒂德的事.

二人的戰斗,還有自己至今為止的事.

菈菈說不定是救世主的事,還有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幫助奧爾斯蒂德的事,的詳細內容.

把全部的話說完之後,向她們請求協力.

有什麼萬一的時候,希望能成為我,以及奧爾斯蒂德的力量,這樣.

大家都向我點了頭.

愛麗絲,希露菲和洛克希自不用說.

諾倫和愛紗都感到疑惑,

露西也搞不太清楚地,用認真的表情向我點頭.

真是舒暢.

這樣一來,我所剩下的秘密,就只有從異世界轉生而來的這件事了.

回到了一開始呢.

────



整理一下情報吧.

首先,是關于打倒人神的步驟.

要到達人神所在的地方,需要龍族流傳的五個秘寶.

古代龍族所創造出來的,五個秘寶.

那些秘寶被五龍將分別持有,通往世界的門只能由龍神的秘術來打開.

未來的我,因為意識到就算使盡千方百計也沒辦法取得最後一個而陷入了絕望.

恐怕,這個最後一個秘寶,就是拉普拉斯所持有的那個吧.

不殺了他不行,從奧爾斯蒂德的這句話來思考,

可以推測是要用五龍將的命來交換的東西.

狂龍卡歐斯已經死了.

奧爾斯蒂德下的手吧.

已經回收完成了.

剩下的五龍將有四個人.

『聖龍帝』西拉德

『冥龍王』馬克士威

『甲龍王』佩魯吉烏斯

『魔龍王』拉普拉斯

或者說西拉德和馬克士威說不定也已經死了.

奧爾斯蒂德不會告訴我這種事.

但是,這是考慮到無法采取「即使是友方也殺」這種行為的我嗎,或者是避免感到愧疚吧.

畢竟跟佩魯吉烏斯的關系也並非不好呢…….

總而言之.

為了取得那五個秘寶,拉普拉斯的複活是必不可少的.

拉普拉斯會因為轉生法而複活.

也就是說出生時會是個孩子.

奧爾斯蒂德將這件事標定之後,會像把小孩的手扭下來一樣殺害拉普拉斯.

但,這件事失敗了.

拉普拉斯會在我們無法預知的地方複活,對人類揭開戰旗.

在這場戰爭中潛伏起來殺死拉普拉斯,取得秘寶,

即使對奧爾斯蒂德來說,也是很勞心費神的事.

正因為如此,會對之後與人神的戰斗造成不良的影響.

因此,這次的輪回失敗了.

奧爾斯蒂德是這麼說的.

但是,從他的身上沒有感覺到放棄的念頭.

雖然散發著沮喪的感覺,但是沒有放棄的感覺.

仔細想想看的話,我想奧爾斯蒂德也已經預測過這個情況.

例如說,艾麗耶魯的事.

今天算起100年後,阿斯拉王國會陷入危機,奧爾斯蒂德這麼說過.

艾麗耶魯當上國王的話,就得以脫離這個危機.

雖然說是之後阿斯拉王國會誕生重要的人材,

不過這也很有可能同時包含了拉普拉斯複活後演變為戰爭的准備.

做為世界最大國家的阿斯拉王國.

長期抵抗拉普拉斯,削減戰力的話,

也可以減少奧爾斯蒂德一定程度的消耗.

也有可能奧爾斯蒂德在感應到我的存在時,

說不定就已經考慮到拉普拉斯不會在預先設想的地方出生的可能性了.

我的存在已經將Flag的關系給搞亂的可能性,也是相當高的呢.

為什麼人神要阻止這件事呢.

我的腦中也浮出這樣的疑問,但是馬上就消除了.

仔細想想的話,人神明明看不到奧爾斯蒂德的存在,卻敵視著龍神.

要說長久以來揮舞著反人神的大旗的存在就是拉普拉斯.

奧爾斯蒂德讓拉普拉斯複活,是有什麼打算.

奧爾斯蒂德的循環開始之後一百多年中在某種契機下察覺這一點的話,想說不能讓他得逞而出手妨礙的話,也是能夠理解的事情.

因為既然是龍神想要的東西,對人神來說就肯定是有害的.

不管怎麼說,之後世界會在和奧爾斯蒂德所知的曆史稍微不同的道路上前進.

照著奧爾斯蒂德所吩咐在世界各地打轉,豎立Flag的事也結束了.

計畫被大幅破壞的現在,那種事情已經沒什麼意義了.

拉普拉斯會複活.

戰爭會開始.

不打倒拉普拉斯就無法到人神的所在,

受到消耗的奧爾斯蒂德就算到了人神的所在也沒辦法打倒他.

這時候,就是紮諾巴的提案.

我要去收集同伴.

離開奧爾斯蒂德,自由地到處行動並收集伙伴增強戰力.

向著80年甚至100年後的那場戰爭.

組織起反人神派,集合用來支援奧爾斯蒂德打倒拉普拉斯的同伴,或者是為此打好基礎.

也就是建立奧爾斯蒂德的軍隊.

恐怕,在戰爭開始之前,我的壽命就會走到盡頭.

但是,只要能留下同伴與組織與遺志的話,奧爾斯蒂德一定可以打倒人神的吧.

這些,將成為我今後人生的指標.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卷 青年期 紮諾巴篇web版 第二百十一話「紮諾巴所選之路」     下篇:第20.5卷 第二百十三話"今後的方向性與克里夫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