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20.5卷 第二百十四話"克里夫與紮諾巴的畢業典禮"  
   
第20.5卷 第二百十四話"克里夫與紮諾巴的畢業典禮"

在這兩個月中,我和紮諾巴忙于最初的店面的籌備.

籌備上借助了一位擁有專門知識的人.

傭兵團的團員里,有著這樣的人.

原本是商人,好像曾經開過一陣子的店.

只不過,經商失敗而失去了一切就是了…….

失敗過的人所提的建議常常不太能指望.

因為並沒有真的了解為何會失敗,也可能會犯下同樣的錯誤.

既然是常犯下相同錯誤的我這麼說的話,就肯定沒錯.

但是,凡事都會失敗的.

累積許多失敗經驗的人是很珍貴的.

更何況,失敗時就讓它以在失敗之下結束的話,人永遠也無法成長.

不是100/的成功也可以.

即使達成率只有60/左右,跨過了及格的邊緣世界也會跟著改變.

成功的經驗是能夠改變一個人的.

讓他體驗到成功的滋味以後,將來肯定能變成一個優秀的人才吧.

我把這些話說給自己聽,然後一邊聽那家伙的話,一邊籌備最初的店面.

位于工房街的外側,一間小小的倉庫.

將其改造之後,變成了店面兼庫存用的倉庫.

畢竟突然就開一間大店面也只會庫存過剩,

首先就開一間小小的店,集中在目標客群上比較好吧.

因為不會花到資本,多少有些庫存過剩也沒關系不過…….

嘛,好好關注之後的發展吧.

────

接著,拉諾亞魔法大學舉行畢業典禮了.

在大禮堂里舉行的畢業典禮.

齊聚一堂的畢業生里,也有克里夫在內.

其實紮諾巴也在後面.

退學了之後他就不能參加畢業典禮了嗎,這樣試著問一下後,被做為特例允許了.

畢竟是特別生,課也幾乎沒有在上.

可說是身為副校長的吉納斯的通融吧.

紮諾巴自己本身對畢業典禮並沒有那麼大的興趣就是了呢.

不過嘛,像這樣子的儀式,參加本身就是有意義的.

就是慶祝啊.

參加者和往年一樣.

500名左右的畢業生的旁邊,排著200∼300人左右的教師群.

洛克希上次參加的時候還有點顯眼,不過這次看起來已經融為一體了.

習慣了的關系嗎.

即使只有一個人特別嬌小,也不會感到在意.

倒不如說感覺有她在是理所當然的.

而在校生只有學生會.

整齊地以繃著一張臉的諾倫為首,魔族或獸族之類的各種種族排在一塊.

學生會長是艾麗愛爾的時候是以人族為中心的,

不過領袖換人的話,底下追隨的人也會跟著改變吧.

去年入學典禮的時候也是這麼想的,諾倫好像特別受到魔族和獸族的學生仰慕的樣子.

從一般學生當中,也沒有聽到不好的傳聞.

即使不是像艾麗愛爾那般令人欽佩,看來也被認為是一名值得信賴的學生會會長吧.

身為哥哥的我也覺得很驕傲喔.

順便一提,這次我也得到了吉納斯的許可,讓我坐在學生會的末席.

哎呀哎呀,不管看幾次,畢業典禮這種東西都讓人感慨萬分啊.

"畢業生代表! 布魯克林.馮.愛爾薩斯!

向各位授予畢業證書,以及魔法公會D級證書!"

這次的首席畢業生,並不是克里夫.

成為首席的家伙的名字雖然沒有聽過,但是姓氏我有印象.

記得是魔法三大國之一的奈利斯公國的高官顯貴.

拉諾亞魔法大學雖然冠著拉諾亞的名字,但是由魔法三大國共同出資經營的.

在這樣子的典禮上,讓三大國的高級貴族及王族優先,也是淺規則的一種吧.

"布魯克林.馮.愛爾薩斯.誠心誠意地收下了!"

"願君專念于魔導之道!"

克里夫一邊看著這些,一邊擺出無精打采的表情.

要是以前的克里夫的話,一定會吵著"為什麼我不是首席啊!"才對吧.

實際上,只看成績的話,畢業生里應該沒有人能超過克里夫.

他的最終成績是,上級攻擊魔法四種,上級治愈,上級解毒,中級結界,上級神擊.

再加上有關于詛咒的抑制的研究報告.

即使沒有取得聖級,也沒有人足以當他的對手.

就算放眼整個大學的曆史,也為數不多吧.

就我所知,這麼偉大的人物大概就只有洛克希而已.

我嗎? 我在大學里學到的只有治愈和解毒而已,不算數吧.

除了上面所說的之外,克里夫還取得了米里斯神父的資格.

明明每日每夜都和艾麗娜莉茲糾纏在一起,成績也沒有退步.

把學校里能做的事都完成,精神和肉體上也都成為了大人.

再加上娶了美麗的妻子,連小孩也有了.

真是完美無缺的現充啊.

只不過,那個表情.

恐怕並不是感歎于自己沒有取得首席之位.

那是疲倦的,煩惱的表情.

說不定是2個月前說要決定的事情,還沒有做出決定.

不過在煩惱的話就讓他煩惱吧.

畢竟2個月里能夠做出決定的事情,並不多嘛.

────

畢業典禮結束之後,首先先和紮諾巴會合了.

穿著正式衣服的金潔兒與茱莉提著花束跟在後面.

沒有其他人在做類似的事.

這是西隆王國的習俗吧.

"紮諾巴,恭喜你畢業了"

"喔喔! 師父! 謝謝你!"

紮諾巴身穿拉諾亞魔法大學的制服.

雖然是以年輕人為主體設計的,不過比起西隆王國的正裝,看起來更加的適合.

"為了幫余畢業幫余辦了各種手續還真是……前幾天突然收到大學寄來的通知時,著實吃了一驚啊"

"這不是很好嗎,到這種地方來,也是給自己一種區別喔"

果然典禮來是要參加比較好.

希露菲也對于沒辦法參加畢業典禮這件事,感到有點遺憾呢.

但是紮諾巴或許認為所謂的典禮,就是麻煩的代名詞也說不定呢.

畢竟是王族.

"還是說,不喜歡嗎?"

"不會,一開始是覺得很麻煩的,但是來了以後,意外的還不錯呢……"

紮諾巴這麼說著,環顧了四周.

畢業生們或被在校生給包圍,或在與老師寒暄.

一片令人欣慰的光景.

喔,在那個人群的中心的是諾倫嗎.

像魔族的少年滿臉通紅地握著她的手.

從諾倫困擾的表情以及周圍的學生會成員嗤嗤笑的這些地方看來,應該是告白事件吧.

或者說是更令人欣慰的,只是在纏著憧憬的學生會長要求握手也說不定.

諾倫的握手會啊.

要是瑞傑爾德人偶附贈與諾倫的握手券的話,親衛隊(Fan Club)那邊應該會買很多下來吧.

不對,目的又不是要賺錢,還是算了吧…….

那邊正在被女生包圍的是洛克希呢.

大概五個人左右的女學生,正用難過的表情朝洛克希鞠躬.

洛克希輕輕的微笑,回了某些話之後,女學生似乎很感動的大聲哭著,抱向洛克希.

洛克希用為難的表情,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周圍的女學生們也一起哭了出來,開始號啕大哭.

其他各個地方也正在發生畢業事件.

畢業典禮中獨特的,雖然有些憂郁,但又令人舒暢的氛圍.

只不過我和紮諾巴的周圍一個人也沒有靠近.

當然學校里認識的人也算不上很多吧,不過總覺得有一點寂寞.

算了吧.

之後已經訂好酒吧了.

我的家人還有莉妮亞跟普爾賽娜.

也叫了七星,大家聚在一起開心的舉行宴會吧.

奧爾斯蒂德雖然不太能參加,不過也給了幾句賀詞.

就算在這樣的場景覺得寂寞,也絕對不是沒有朋友的啊.

來吧,我們早點回去吧.

"盧迪烏斯大人"

當我這麼想時,一名男子靠了過來.

頂著一頭柔順的金發,年約20歲的男子.

感覺好像看過又好像沒看過呢.

到底是誰呢.

"初次見面,我叫做布魯克林.馮.愛爾薩斯"

啊,首席畢業生的那個人!

不是剛剛才看到嗎.

"能在這次做為首席畢業生,真是恭喜你"

"謝謝你"

我低頭敬禮之後,他也優雅地向我回禮.

"但是,能夠做為首席畢業生,頂多是因為家世而已.

我在考試的成績方面,總是在克里夫大人之下呢"

"不會不會,您謙虛了……"

好像都快要流下冷汗了.

雖然嘴巴上沒有講出來,不過我也是這麼想的啊.

只是不知道二個人的成績差到哪種地步就是了.

"但是,可說是托我家世的福,在最後的最後,贏了克里夫大人.終于贏過他了……"

的確,單看結果的話以首席畢業的是他,算是贏了吧.

是足以宣稱自己贏了,不是其實沒贏就是了吧.

"……所以說,盧迪烏斯大人"

布魯克林筆直地望著我.

用真摯的眼神.

怎麼了.難不成要被告白了嗎.

贏了克里夫之後告白?

這是怎樣的緣由?

住手啊,我家里還有老婆跟老婆跟老婆跟小孩啊…….

"我向你,提出決斗"

搞錯了.

決斗嗎…….

最近大概是因為做為奧爾斯蒂德部下的事被廣為人知,像這樣的人幾乎都沒來了就是…….

不過,為什麼贏了克里夫就要決斗啊.

"為什麼?"

"是的.我從以前開始,就對于自己到底有多強,這件事感到興趣.

然後,在這數年里,我也了解到自己的實力,比起一般的水平還要更加的出眾"

更加出眾…….

嘛,不管怎麼說都是首席畢業生.

覺得比一般人出眾一,二個頭也無所謂吧.

"然而,盧迪烏斯大人,你位居在這之上"

"……算是這樣吧"

"我呢,一直都很想要向您挑戰.

從您把魔王巴蒂加迪一擊打倒的時候開始,一直"

布魯克林緊握著拳頭這麼說了.

"我的家族是武人世家.

回到本國,繼承家業的話,就會變成擁有部下,使喚別人的身份.

然後,那麼一來就沒有機會測試自己的力量了吧"

"位居高位的話,就沒辦法隨自己喜歡了呢"

"是的.因此,現在,在這個最後的機會里,請讓我向您挑戰!"

布魯克林氣勢驚人地低下了頭.

事情我了解了.

只要是男人不管是誰,都會對自己有多強感到在意呢.

我知道自己是在平均之上.

我也知道上面有更強的人在.

雖然多半會輸,但是我能理解想向我挑戰的心情.

只是還有一點點地方不太懂.

"為什麼,贏了克里夫的話,就要這麼做呢?"

"哎?"

這麼詢問之後,布魯克林氏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要挑戰盧迪烏斯大人,就必須要打倒六魔練,我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莉妮亞大人,普爾賽娜大人,菲茲大人都畢業了,巴蒂大人也消失了…….

而紮諾巴大人已經打倒了……"

"……"

六魔練啊…….

這樣說起來,有這麼一回事呢.

雖然不知道是從誰開始流傳的.

不打倒全員的話,就不能挑戰我什麼的.

也就是說這家伙忠實地遵守了這個規則嗎…….

"紮諾巴你已經贏過了嗎?"

"是的.在課程里的模擬戰中我贏了不少次"

"是嗎"

往紮諾巴看一眼之後,視線被躲開了.

……嘛,如果是只用魔法的戰斗,紮諾巴也贏不了吧.

但是一直贏不了克里夫,一直拖到了現在.

以最終結果來說,雖然不覺得算是贏過了克里夫,

不過畢業之後就會完全失去機會,所以才會像剛才那樣拜托.

原來如此呢.

畢業紀念嗎.

"果然,畢業了的那幾位也必須要打倒才行的嗎……"

對他來說也是打算要留下紀念的吧.

最後的界線.

也跟硬著頭皮的告白很像.

"不用,可以唷.來吧"

在畢業典禮里想要做點什麼,不管在哪個世界都一樣吧.

"……! 非常感謝你!"

對我的回答,布魯克林用力地低下頭.

"抱歉了紮諾巴,幫我當一下裁判"

"了解了,師父"

我將上衣交給了紮諾巴.

腦中一瞬間閃過了魔導鎧的事情……不過還是別穿比較好吧.

────

移動到操場之後開始決斗,為了把全部解決,要花掉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吧.

從結果開始說的話,我贏了.

每天和劍王艾麗絲或龍神奧爾斯蒂德訓練可不是做好看的.

也沒有苦戰的感覺,就像扭嬰兒的手一樣的贏了.

他說不要手下留情.

布魯克林也好像早就知道結果一樣,

用無比明朗的表情向我道謝.

到這里為止都很好.

之後,看到這些的別的畢業生也一個一個地向我提出挑戰.

在快食中贏過紮諾巴,在賽跑中贏過克里夫之類的,用這樣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事情當理由.

看熱鬧的人也大量的出現,總覺得變成名人了.

就我來說,因為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拒絕,全部都接受了.

畢竟是畢業典禮,而且一開始說什麼六魔練的人也不是我.

一向都很嘮叨的諾倫今天也什麼都沒說,運用學生會的人力將看熱鬧的人群整理了起來.

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雖然不希望發生騷動,不過畢業典禮的話也沒辦法.

不好意思呢學生會長.

"呼"

就這樣,跟大概20個人的決斗結束了.

因為每天都有在鍛煉,並沒有覺得特別疲累.

大家都滿足了.

用滿足的表情,回去了.

我想要是能成為之後回到故鄉的人的回憶就太好了.

接著,一個人也不剩了.

諾倫也向我說還要整理會場所以先回去了之後,便消失身影了.

剩下來的,只有紮諾巴和跟著他的二個人而已.

"不愧是師父,真是有人氣呢"

紮諾巴一直擔任裁判好像有點累.

不管怎麼說這,家伙都沒什麼體力.

"余已經覺得有點累了……那師父呢? 不覺得累嗎?"

"不會,沒問題的唷.只不過我們兩個都有點髒掉了呢.在宴會之前,先換衣服比較好吧"

"唔嗯……說得也是呢"

紮諾巴這麼說著,低頭看了自己的衣服.

上面沾滿了魔法的余波所濺起的泥土或砂子.

當然,在里面戰斗的我也是一樣.

"那麼,先回家一趟吧.令妹要怎麼辦?"

"諾倫的話有說要參加了,也告訴過她會場了,應該會自己過來吧"

"這樣子啊,那麼……"

這時,紮諾巴視線的焦點,突然離開了我身上.

指向我的背後,稍微高一點的方向.

我轉過身,試著追隨他的視線看那里有什麼.

有了.

馬上就明白了.

暗棕色的短發,正從屋頂上盯著看.

而在旁邊,金色的公主卷正隨風飄逸.

"茱莉,金潔兒"

"是的"

"不好意思,可以先回去幫余准備要換的衣服嗎?"

"明白了"

二人點頭,離開了現場.

應該已經決定不再是主仆了,不過怎麼看都是主仆呢.

不過也不是馬上就能改變的事吧.

"那麼師父,走吧"

"嗯"

我對著紮諾巴的話點頭,進入了校舍.

────

"全部都看到了唷.盧迪烏斯真厲害呐"

到了屋頂上,克里夫用疲勞的表情這麼說了.

在他的身旁,艾麗娜莉茲也在場.

之前已經知道她有來畢業典禮了.

因為事前被拜托將克萊普寄放在我這了.

嘛,明明應該已經退學了,沒想到穿著制服.

穿著制服在做什麼應該不用多問.

不管怎麼說,今天可是畢業典禮啊.

不論在哪里發生什麼事都不會不可思議.

"這時候該說真不愧是'龍神的右腕’嗎?"

"別消譴我了.那種程度的話,就算是在與奧爾斯蒂德大人戰斗前也辦得到喔"

"也是呢"

克里夫這麼說著,將身體靠到了屋頂的欄杆上.

"克里夫學長,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

"沒什麼理由啊.只是突然想爬到高的地方而已"

克里夫一邊看著天空,一邊這麼說了.

突然想到高的地方,嗎.

偶爾也會這樣吧.

因為我不太擅長高的地方,會去的只有保羅的墳墓而已.

"不管怎樣,克里夫學長.恭喜畢業"

"謝謝"

我走到克里夫身旁,和他一樣地將體重壓到欄杆上.

雖然並不覺得克里夫會跳下去,只是無意地這麼做的.

紮諾巴也走到了克里夫的另一側.

艾麗娜莉茲則像是要照看我們三人一樣,站在稍微離開一點的位置.

啊,現在的構圖,好像很青春啊.

仔細一想,克里夫說不定正是最青春的時候呢.

22歲.

有小孩的畢業典禮.

好像有很多煩惱.

不對不對.

可不能講蠢話,就問他今天的宴會打算怎麼辦之類的.

畢竟已經說要參加了,而且其中一名主角缺席的話臨時取消也會很困擾.

"克里夫學長,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會在哪個時間來呢.

要和我們一起去宴會嗎,還是說和艾麗娜莉茲再戰一場之後再來呢.

我是打算問這些.

"……"

克里夫對這個問題,用沉默來回答.

難以回答嗎.

也就是說,打算再和艾麗娜莉茲享受一下制服Play嗎.

"……我也和莉茲討論之後,思考過了"

克里夫說話的時候,已經過了數秒

"1年.希望你等我"

一瞬間,我沒有搞懂他在說什麼.

酒吧的預約是在今天.

不可能等你到1年.

"唔嗯,到小孩再稍微長大一點為止,是嗎?"

紮諾巴的話讓我猛然地驚醒.

克里夫一個月前說了"在畢業典禮給你答案".

而那個答案,就是剛剛所說的.

不不,可不是因為我忘掉了喔.

因為今天還有畢業的宴會,想說之後再問也可以的.

"正是.因為克萊普還很小,至少在他斷奶之前,想要好好看著他"

克里夫用認真的表情,俯望著魔法都市夏利亞.

從這里的話,街上能看得一清二楚.

因為屋頂是綠色的嗎,我的家特別顯眼呢…….

這樣說來,在大學剛入學的時候,這棟校舍是沒有屋頂的呢.

在增築之前,大概3年級的時候,在詢問有沒有什麼需要的東西的問卷調查里回答了"屋頂"這種答案之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加裝了,不過結果一次也沒來.

"從這里出發到米里斯神聖國為止,要花上將近二年.

但是啊盧迪烏斯,讓我使用你那邊的轉移魔法陣的話,移動時間就能縮短.

雖然不知道能縮短到哪種程度,最少應該也有1年的時間緩沖才對"

畢業之後兩年以內回去這件事,克里夫似乎認為是義務.

真守信用.

"魔法陣,可以借我用的吧?"

"當然,要用也沒差"

"得救了"

轉移魔法陣是禁忌.

不是緊急情況,而單純的用于私事,或許克里夫對此有些過意不去.

"還有,盧迪烏斯.成為你們的同伴,關于這件事該怎麼說呢……"

"是的"

克里夫似乎不太好開口.

接下來會被拒絕吧.

雖然是想說至少問一下理由,試著說服看看的…….

"那件事,也希望你等我"

"等你,是嗎?"

"嗯,確實,有龍神奧爾斯蒂德當後盾的話,我想我也能在米里斯教團里站在更高的地位"

當然可以吧.

奧爾斯蒂德應該很熟悉米里斯教團的內部情況才對.

在漫長的輪回里,知道這個時期的教團干部的弱點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我總覺得這樣不行"

"……"

"我努力到現在的自己的力量,想要試試看在米里斯教團里能適用到哪里為止,也有一部份是這種想法,不過……由某個人之手為我准備的椅子,我不想坐"

克里夫緊握著雙拳,這麼說了.

也不是無法明白.

剛才,向我提出決斗的那些家伙也是一樣.

測試力量.

這是克里夫的男人的部份.

"而其結果,我要是能爬到教團的高處的話,就當你們的同伴吧"

唔-嗯.

克里夫就這樣爬到高位當然很好,但是也有可能辦不到吧.

只是失足下台的話,倒還好.

對米里斯就由其他管道接近,克里夫就成為奧爾斯蒂德的專屬頭盔工匠就好了.

但是,甚至遭到了謀殺的話,對我來說就很糟糕.

我並不是希望朋友遭遇不測.

即使如此,如果是克里夫挑戰的結果的話,我也只能心甘情願地接受吧.

"那麼,克里夫大人.一年後打算您一人出發嗎? 家人該怎麼辦?"

紮諾巴代替我問了.

對啊,艾麗娜莉茲和克萊普打算怎麼辦呢.

克里夫露出了難過的表情.

該說是很痛苦嗎,似乎很抱歉的表情.

但是,那是下定決心的表情.

"留在這"

"……到什麼時候?"

"至少,到我能獨當一面之前"

獨當一面之前.

也就是說,可以解釋成,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這樣嗎.

看向艾麗娜莉茲,她將雙手在小腹一帶交叉,眼睛閉著.

是同意的意思嗎.

但是,這樣好嗎?

艾麗娜莉茲也想要盡可能在克里夫身邊照顧他,支持他不是嗎.

詛咒也是,就算說能被克里夫的魔道具抑制,也沒理由能維持好幾年.

不對,那些不是我該插嘴的事情呢.

克里夫是和艾麗娜莉茲溝通之後才決定的.

這里是,對克里夫來說的分岐點吧.

"我明白了"

要尊重克里夫的意見,是有風險的.

要是克里夫在我視線無法觸及的地方喪命的話,我和米里斯神聖國之間就失去聯系了.

負責研究詛咒的人也消失了.

但是,也有回饋.

因為支身一人進行磨練,克里夫也會一次二次地成長吧.

成長之後的克里夫成為同伴之後,應該會比現在更可靠才對.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跟風險打平,但是有回饋.

就算是歪理只要說得通的話,就沒有問題.

克里夫這麼決定了,艾麗娜莉茲同意了.

那麼,我想我就尊重這個意見吧.

"那麼還有1年的時間,請多指教"

"嗯,彼此彼此"

這麼說著,克里夫把手伸過來.

我握起他的手,用力的點頭.

不過,想到克里夫獨當一面為止,不管會不會成為同伴,都是3年以後的事情了呢.

那麼,克里夫的事情就先放著,做點別的事吧.

對了呢……首先先向之前的艾麗愛爾那邊打個招呼吧.

紮諾巴的人偶販售也剛開始,傭兵團也不擴大一點不行.

不管哪邊都希望能往阿蘇拉王國發展.

接下來的一年里,要朝著阿蘇拉方面的攻略行動嗎.

會變得很忙呢.

……不過在此之前.

今天就為了畢業的事情,向大家祝福吧.

"好了,克里夫學長.難過的話題就到此結束,今天就來瘋個一天吧"

"……也是呢!"

就這樣,紮諾巴與克里夫的畢業典禮敲響了結束的鍾聲.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20.5卷 第二百十三話"今後的方向性與克里夫的煩惱"     下篇:第20.5卷 間話"鄉下人,到都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