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20.5卷 間話"鄉下人,到都市去"  
   
第20.5卷 間話"鄉下人,到都市去"

"妮娜小姐,你的信"

'劍王’妮娜.法利奧手邊收到信的時候,已經是夏天了.

常年被冰雪所覆蓋的劍之聖地雖然一直都很寒冷,但那天是個像春天一般溫暖宜人的日子.

道場的人主劍神格魯.法利奧說著"在這種日子里還修行簡直跟笨蛋一樣,你們呐,今天就隨自己高興吧"之後就去睡午覺了.

"我的信?"

妮娜做為一名勤奮的人,正在老實的進行練習,不過聽到有信之後手便停了下來.

"……伊……澤露……啊!"

滿身大汗地從送信人手中接過信的妮娜,讓表情放了開來.

在畫有水神流紋章的信封背面,寫著令人懷念的名字的緣故.

伊澤露緹.克魯艾露.

在數年前和妮娜一同修行過的,水神流的頭號劍士.

她現在應該是做為阿蘇拉王國的劍術指南役一邊工作,一邊料理水神流的道場才對.

雖說和她是朋友關系,但自從離開劍之聖地後就變得疏遠了.

像這樣寄信來是很罕見的事.

"……我看看"

妮娜高興的撕開信封,從里面拿出信紙.

但是,她的表情在看到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的瞬間,沉了下來.

"上面寫著什麼啊"

妮娜看不懂文字.

熟人的名字之類的還勉強可以讀,但並沒有達到能夠閱讀文章的水准.

不過在這個劍之聖地里,也不是什麼令人困擾的事.

(讓誰來念吧)

在劍之聖地里出生長大的妮娜不認識字.

但是,住在這個道場里的人里,也有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有誰識字的吧.

妮娜前往中庭.

在那里有幾名門生正沐浴在晴朗的陽光底下,興高采烈地聊天.

平常的話,看到像在偷懶一樣的他們會受到妮娜的斥喝.

因此,他們也慌慌張張地起身開始辯解,

不過今天是由道場主親口表示要休息的罕見日子.

妮娜對他們沒有特別說什麼,只是拿起信問了有沒有人能讀.

他們互相看來看去之後,其中一人舉起了手.

妮娜將信交給了說"人類語的話勉強可以"的他,讓他來讀了.

內容非常簡潔.

在這幾年發生的事,以及最近的狀況.

蕾塔去世,照料道場時發生的大小事.

做為劍術指南役,也常常和基列奴處不好.

妮娜臉上掛著微笑聽著這些事情.

認真又有潔癖的伊澤露緹因為基列奴粗魯的說話方式而一臉不高興的景象浮現在腦中.

接著,因為最後所寫的一段話,擺出了正經的表情.

'馬上就要舉行艾麗愛爾陛下的加冕典禮了.

加冕典禮的前後一個月里,全國都會開始慶祝.

那個時候,請務必要來玩一趟’

妮娜聽到這些,當場決定了要前去阿蘇拉王國.

沒有什麼好煩惱的.

因為速斷速決正是劍神流的座右銘.

要是想去的話就去吧.

────

阿蘇拉王國首都阿路斯的大街,被人潮擠得水泄不通.

往旁邊腳滑一步就會撞到人,能見度也只有前方數公尺的程度.

就宛如某個什麼盆的祭典第三天一樣的密度.

加冕典禮就近在眼前的阿蘇拉王國首都阿路斯里,從世界各地集結了許多的人.

想著說不定能夠看到最強國家的國王一眼而從鄉下來的人.

傳達賀詞,做為親善大使配派遣而來的外國貴族.

認為在這個時機說不定會有當官的好機會而來的浪人劍士.

預測到會需要人力,追求簡單報酬又好的委托而來的冒險者.

要隱藏樹葉就要在藏森林中,准備利用這個機會逃離追兵的通緝犯.

有人潮的地方就有錢潮,為了販賣各種奇奇怪怪的商品而來的商人.

諸如此類…….

住在中央大陸,各式各樣的人種都不斷集中到這個國家里來.

再加上,今天要舉行阿蘇拉王國的白騎士團的閱兵式,

為了一睹憧憬的騎士團的英姿,市民們也全部都擠到了大街上.

"唔哇……"

在這里面,妮娜不斷地一邊四處張,一邊走向市街的中心.

混在這麼多的人群中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她原本認為那種程度的人潮量早已經見識過了,但是完全超乎想像的人群,迫使她產生了混亂.

"喂,走路不看路啊!"

"什麼……是你那邊撞過來……咦?"

被找麻煩了,她這麼想的時候對方早已混在人群中消失了蹤影.

這種體驗也是第一次遇上.

她怎麼說也是劍王.與生俱來的敏銳感覺讓她看出剛才凶人的那名男子是哪一個人,在哪個方向.

但是,對方只是凶完之後就走掉了.

恐怕,甚至連妮娜的臉都沒看一眼.

(在城市里,那種程度的凶人是像打招呼一樣的東西嗎……)

在劍之聖地用那種口氣向自己說話的人,明明一瞬間就會被送到治愈魔法師那去的…….

在城市里說不定就算被別人凶了,也不能覺得對方是在找碴.

"呀呀,那邊那位漂亮的小姐,可以稍微看過來一下嗎?"

"漂,漂亮……是在說我?"

正當浮躁地走著時,突然被像商人一樣的人給叫住了.

他似乎在附近的一個小店里,賣著某種東西.

"沒錯沒錯.像你這麼漂亮的人還是第一次看到呢……話說回來,小姐看起來好像是第一次來到首都的嗎?"

"是的,不過你怎麼會知道?"

"哎? 看一眼就知道了唷.在這個人潮里手足無措的,正是外國人的證據呢……"

聽到自己不知不覺做出像是鄉下人一樣的舉動,妮娜的雙頰都染紅了.

自己是覺得自己經常到都市里去的.

但是,從真正的都市人來看,妮娜認為是都市的地方也是鄉下吧.

"好誇張的人潮呢.果然大家都是為了加冕典禮?"

"當然啦,也有一部份是這個原因啦,不過因為今天還有騎士團的閱兵典禮,大家都跑到這條大街上來了呢"

"那種事……"

"在街上到處都有看板吧.要看閱兵典禮的請到馬路上,沒有興趣的人請走後面的沙魯騰路……"

"不好意思,我看不懂──"

"啊,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不是要去閱兵式的話,我們店里也能通到沙魯騰路,沒問題的話,要通過嗎?"

"可以嗎? 但是,通行費我──"

"哎呀-,當然免費是……啊,對了.既然你不識字的話,不如買我們的商品吧.雖然是人偶送的繪本,不過書的後面也附有文字的念法,廣受好評唷……"

"用來買書的錢我……"

"沒關系沒關系.我們的書,跟你想的那種書比起來便宜非-常多唷.阿蘇拉大銅幣2枚……啊不,這也是某種緣份嘛,吃點虧算你阿蘇拉大銅幣1枚與銅幣8枚就好唷,如何呢?"

回過神來,妮娜已經站在行人稍微少了一些的路上,手上拿著繪本跟人偶.

錢包里面,精確地減少了阿蘇拉大銅貨1.8枚份的錢.

這是蓋過自己的發言,天花亂墜地發言的結果.

回想起來感覺遇到了詐欺,但是卻沒有不愉快的感覺.

說不定是因為這種神速的展開,跟和劍神格魯.法利奧練習的時候很像.

雖然這麼說,大銅幣1.8枚.

以書的價格來說或許很便宜,但是從妮娜身上的現金來看是很高價的.

但是,既然被指點了路線,什麼都不做的話就愧對劍王之名了.

(所以說,這樣就好吧……)

這麼說著,妮娜踏出了腳步.

沙魯騰路是在大街的下方約2公尺處.

稍微有點潮濕,有很多隧道.簡直像是在地人的小路一樣的感覺,不過道路很寬,跟商人所說的一樣比起大街空曠得多.

真要比起來的話,這里的行人會往各個方向就是了…….

即使如此也確實地分成了向著市中心的人潮,以及向著城外的人潮,所以妮娜也能夠順利地再次開始移動.

"這樣一來,總算能在傍晚之前抵達伊澤露緹的道場了呢"

大銅幣1.8枚,以情報量來看或許不算太差.

這麼想著的同時,妮娜看了手邊的人偶和繪本.

拿著槍的魔族人偶,繪本的封面上也畫著相同的人.

恐怕是主角吧.

稀奇的地方在于,是斯佩爾多族.

雖然不知道是怎樣的故事,但妮娜作為一名武人,也想過要和斯佩爾多族戰斗看看.

根據身為友人的艾麗絲所說,斯佩爾多族似乎像惡魔一樣強.

艾麗絲可是狂犬,是散發著連惡魔都會移開視線讓出道路的殺氣的犬.

被那樣的她贊不絕口的斯佩爾多族.

稍微有點興趣.

(而且,如果跟商人說的一樣這本書能用來學習的話,在練習的空閑學一下或許也不是壞事呢)

一邊走一邊想著這些事的時候,大街的方向傳出了歡聲.

閱兵典禮似乎總算開始了.

看到這麼吵鬧也稍微感到了一點興趣.

首先要到伊澤露緹那邊,雖然之前是這麼想的,但是現在朝著大街上看也不錯不是嗎.

"誒?"

這麼想著的妮娜的視線一角,若隱若現地.

在某個地方看過的,紅發的女人出現了.

"艾麗絲?"

她怎麼會在這?

這麼想著,用眼睛追著紅發女子.

接著,的確在那.

在2公尺高處的大街上,凸著一顆紅色的頭.

雖然是背影,但是看了她的舉止之後妮娜確信了.

沒有錯.

是艾麗絲.

"艾麗──"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胸口感到一陣懷念而准備出聲時,妮娜的話卻停住了.

"來吧,露西,看得見嗎?"

"看得見! 亮晶晶的!"

因為她突然地,讓身旁的少女坐到了肩膀上.

"艾麗絲,我正想讓她坐我肩膀的說"

"不行喔,你一定會對露西的大腿舔來舔去的吧? 像昨天對我做的一樣!"

"太過份了! 不可能對親女兒做那種事吧!"

"誰知道呢!"

"不過的確是喜歡到想舔來舔去就是了……"

這段對話是與站在艾麗絲旁邊的男性進行的.

男性的那邊,有印象.

對妮娜來說甚至有點陰影,魔王巴蒂加迪.

將他一擊打倒的,那位魔法師.

最近做為'龍神的右腕’受到矚目,在各地都有目擊情報的男人.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

妮娜總覺得受到了某種沖擊.

她知道艾麗絲在盧迪烏斯身邊.

她知道她去了要和龍神奧爾斯蒂德戰斗的盧迪烏斯身邊.

之後,因為連封信也沒有寄來,還以為一定已經死了,但是又聽到了和盧迪烏斯一起在阿蘇拉王國露面的風聲.

之後,因為盧迪烏斯成為了'龍神的右腕’,艾麗絲也加入龍神的麾下了吧,她擅自地這麼認為了.

肯定變強了吧.

比那個時候更強了吧,她這麼想.

但是,剛才所看到的艾麗絲,和妮娜的想像相距甚遠.

和男人互相開著玩笑,互相笑出來.

那個正坐在肩膀上的,是女兒吧.

艾麗絲居然結了婚連孩子都生了,這種事想都沒想過.

那個艾麗絲,那頭野獸,狂犬,居然變成了那種模樣.

和丈夫感情很好地來觀賞閱兵典禮,還打情罵俏什麼的…….

"……去見伊澤露緹吧"

妮娜這麼想著,從艾麗絲身上移開了視線.

成為了劍王,明明應該認為總算和艾麗絲並駕齊驅了才對,卻仍然抱著慘烈的敗北感.

順便一提,雖然從妮娜的位置看不到,不過事先說明在一下,盧迪烏斯的身旁還有洛克希跟希露菲確實地跟著,旁邊一點的地方紮諾巴與茱莉二人也在.

────

之後,妮娜抵達了伊澤露緹的道場.

散發著汗臭,氣氛毫不浮躁的道場,讓妮娜的心也放松了下來.

與伊澤露緹打招呼之後,被介紹給了門生們.

不管是誰都感覺像是沒有異性經驗一樣,有著純樸的氣息.

(果然,所謂的劍士不像這樣的話……)

接受了一連串的道場介紹之後,妮娜被伊澤露緹帶往她的住處打攪.

停留在首都阿路斯的期間內,准備要住在她的家中.

因為伊澤露緹所住的房子里,有一個空的房間.

雖然是過去水神蕾塔在里面生活過的房間,不過已經收拾整齊了.

妮娜比起蕾塔的事,伊澤露緹似乎沒有男朋友的事讓她感到安心.

身為水帝,劍術指南役,騎士.

想必很受歡迎吧.

就連那個艾麗絲都已經結婚生子了,這名感覺玲瓏剔透的伊澤露緹有對象也不奇怪.

回到家里之後介紹她的丈夫與小孩也不奇怪.

原本是這麼預期的,因此感到了安心.

"妮娜小姐.其實今天,在閱兵大典結束之後有個小小的集會.雖然長途跋涉可能已經很累了,不過你可以來參加嗎? 因為我無論如何也想將劍王大人介紹給許多人認識"

妮娜將行李放下,正在喘口氣的時候伊澤露緹就這麼提議了.

"嗯,好啊"

妮娜干脆地回答了.

雖然不知道小集會是指什麼,不過怎麼說晚上也沒有其他預定.

要觀光的話明天開始也可以吧.

她是這麼想的.

然後,還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里,她就對這句回答後悔了.

當然,到後悔的這段時間內也發生了一些事.

一開始想到的是'有什麼不對勁’.

會這麼想是被伊澤露緹帶到靠近王城的巨大的宅邸前的時候.

那個,明明說是小聚會,完全就不小啊,這樣.

接下來想到的是'被騙了’.

會這麼想是被帶到似乎很豪華的房間里,被挑出了一件似乎很豪華的洋裝,被許多女仆半強迫地換上衣服的時候.

這個,絕對是貴族的派對之類的啊,這樣.

之後就是'沒有來就好了’.

為什麼,當初要干脆地答應呢.

為什麼,呆呆的就跟過來了呢.

為什麼,毫無抵抗的就被換衣服了呢.

要是平常的妮娜的話,在某個地方就會抵抗,離開現場了吧.

沒有這麼做的話,果然跟平常不太一樣吧.

因為這不是用劍在戰斗吧.

身上包著穿不習慣的洋裝,腳上踩著很難走路的鞋子,劍也被拿下了.

腰部感覺很寂寞,走起路來也覺得很不放心.

在這樣的狀態下的妮娜被伊澤露緹帶到派對會場里,介紹給了里面的人.

這時候,妮娜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一點.

因為介紹的人並不全都是身份高貴的人.

雖然大部份是貴族,但也有平民出身的騎士,或是從別國帶來的魔法師團的年輕王牌在場,這些對妮娜來說也很熟悉的世界的人也在場.

在他們里面,也有和妮娜一樣,不知道是不是被騙來的,正感到困惑的人.

人只要知道不只是自己一個,心中就會產生安心的感覺.

冷靜下來的話,妮娜也是劍王.

觀察對方,判斷是否是自己的對手這種事還是做得到.

發現周圍的人都是雜魚之後,心情也變得放松了下來.

心情放松下來的妮娜.

她的腦中下一個閃過的念頭是'肚子餓了’.

想吃東西.

仔細想想,從中午開始就什麼也沒吃.

劍神流的劍士全員都是大胃王.

除了為了修行,進到森林中數天之類的情況外,絕不會忘記吃飯.

那樣的她,被派對現場里形形色色的料理奪去目光,也是沒辦法的事吧.

就這樣毫不在乎旁人眼光,大吃大喝之後,急著想要上廁所,于是中途離開會場,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雖然照著女仆的指引到達了廁所,但是在結束之後,在為了重新穿好衣服而手忙腳亂時女仆也離開了,于是在有如迷宮一般的宅邸中,搞不清楚原本會場的位置于迷路,這些也全都是沒辦法的事情.

(唉,步調都亂了……)

一邊在陰暗的走廊里糊里糊塗地走著,妮娜的心里也一邊發出了歎息.

實在是,自從來到了阿蘇拉王國之後,就被現場的氣氛給傳染,找不回原本的步調了.

就像是成為劍王就是在世界各地都通用的等級的這個想法,被敲得粉碎一樣的感覺.

"以前的話會更不經思考地行動就是了呢……"

因為成為了劍王,也有徒弟了的關系吧.

還是說,是因為認識了艾麗絲,受到了她的性格的影響呢.

和以前不同,不再會不考慮先後順序就行動了.

而這部份,她認為做為劍士是變強了就是…….

"這樣說起來,艾麗絲的事情,忘記和伊澤露緹講了"

艾麗絲來到城里的話,想再來一次三個人的練習.

想著這點的時候,妮娜的腦中突然浮現了中午看到的景象,于是用力的甩了甩頭將它給抹去了.

(那已經不是,我所知道的艾麗絲了……)

怎樣都好,快點回會場吧.

然後在適當的時候結束,回去吧.

這里雖然感覺不太好,不過阿蘇拉王國里有很多的風景名勝.

讓伊澤露緹來介紹……她很忙的話,自己也能隨便晃晃.

畢竟街上看起來像祭典一樣,一定會有有趣的事情才對.

真的不行的話,去造訪城里的劍神流道場之類的也可以.

(很好…………嗯?)

下定新的決心的妮娜的視野中,突然地,出現了漏著亮光的房間.

門不大,不是派對的會場吧.

但是,應該有知道會場的人在才對.

就向他們問路就好.

感到安心大半的妮娜接近了那扇門…….

"──艾麗愛爾陛下也,不希望那件事曝光對吧?"

聽到了露骨地威脅的聲音,停下了腳步.

(艾麗愛爾……陛下?)

在這個國家,這麼稱呼的人只有一位,就算是鄉下來的妮娜也知道.

艾麗愛爾.亞內莫伊.阿蘇拉.

在將近10年的時間中被流放到拉諾亞王國也毫無影響,有如慧星一般歸來,將王位納入手中,偉大的女王.

即使說這個首都阿路斯所有的歡聲雷動,全是為了她一人而舉行的,也並非言過其實.

"……那件事? 是指什麼事呢?"

"你想說你不記得了嗎?"

妮娜放輕腳步,靠近了門.

接著,從門縫中,偷看房間內.

(……!)

在那里的是,一組男女.

坐在椅子上的金發女子,再加上一名明亮棕發的男子.

站在女性的身邊的男子的臉,有點眼熟.

"心里能想到的事太多了所以……"

"那是指──"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他擺出了和中午對艾麗絲的笑容完全不同,宛如是不同人一般的猥褻笑容,將臉貼近了艾麗愛爾的臉頰.

妮娜一瞬間想到了.

(這是在強求肉體關系啊!)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這號人物,除了艾麗絲之外還有另外二名妻子.

是個好色之人的傳聞,也記得在哪邊聽過.

另外,在艾麗愛爾成為國王的那方面,暗中盡了許多力的事情,在旅途中也有所耳聞.

既然成為了奧爾斯蒂德的部下,做為他的下屬支援艾麗愛爾的吧.

而且,恐怕,以那個時候的某件事為把柄,打算要染指艾麗愛爾.

(斬了吧)

妮娜立馬如此判斷.

艾麗愛爾是因為怎樣的把柄而動搖的並不清楚.

盧迪烏斯有多麼強也並不知道.

自己現在,沒有帶著劍.

但是,那些事情不構成影響,妮娜決定要斬了眼前的男人.

沒有什麼好煩惱的.

伊澤露緹是艾麗愛爾的部下.

朋友的上司正在受到威脅的話,完全不需對斬了他感到猶豫.

雖然說,最近的妮娜的話會想著"稍微等一下".

不過在這幾個小時里,她也累積了不少壓力啊.

然而,下個瞬間.

妮娜的背後竄出了殺氣.

"!"

慌忙地轉身到背後.

接著,穿著有如血一般鮮紅的洋裝的惡鬼,正站在那.

"艾麗絲!?"

為什麼會在這,這件事不用多想.

艾麗絲在盧迪烏斯的身邊.

而盧迪烏斯在這里.

那麼,到這座宅邸里來也絲毫不奇怪.

"妮娜……?"

艾麗絲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但是臉馬上又繃了起來.

"你呀,是在向誰發出那樣的殺氣的啊"

糟糕了,妮娜這麼想.

變成這種狀態的艾麗絲是無法阻止的.

要是交手的話,在房間里的盧迪烏斯也會注意到.

二對一,雖然艾麗絲沒帶著劍,但要是被魔法師包挾的話…….

"咦? 艾麗絲,回來了嗎?"

就在妮娜這麼想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門在身後被打開,露出了盧迪烏斯的臉.

這個瞬間妮娜領悟到贏不了了.

即使如此也要像猛獸一樣撲過去的才是劍神流.

妮娜將力量注入丹田與腳.

"來吧,盧迪烏斯大人,差不多該走了吧.

各位貴賓還在等著呢"

看到在盧迪烏斯旁邊露出事不關己的表情的艾麗愛爾的臉,妮娜卸下了力量.

她沒有擺出任何求救的表情,也沒有露出迫不得己的表情.

有什麼不對勁,妮娜這麼感覺.這是在這幾個小時里感受過無數次的感覺.

"……沒有被威脅嗎?"

"……?"

艾麗愛爾依然看著妮娜,歪了歪脖子.

妮娜和艾麗愛爾沒有見過面.

但是,艾麗愛爾從妮娜的動作與表情,以及艾麗絲的表情,和自己剛才的對話來思考,馬上就領悟到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只是我這邊有事要拜托盧迪烏斯大人,然後被拒絕了而已唷.

因為無論如何也希望接受我的請求,稍微試著朝盧迪烏斯大人的弱點下手,

不過被漂亮的還擊了…….

只聽到後半段,判斷我受到了威脅,而想要來幫助我的嗎?"

妮娜大大地睜著雙眼,來回地點頭.

艾麗愛爾將她的手緊緊地握住,緩慢地讓她站起來.

"非常感謝您.我們是初次見面吧.我是阿蘇拉王國下任國王艾麗愛爾.亞內莫伊.阿蘇拉"

"誒,啊,哎?"

和下任國王艾麗愛爾如此的靠近,而且還被先報上了姓名.

無法理解現況,感到慌張的妮娜,猛然地看向了艾麗絲的方向.

她雖然擺出了不滿的表情,不過歎了一口氣之後還是幫了妮娜一把.

"這家伙是妮娜唷"

"是艾麗絲大人認識的人嗎?"

"沒錯唷,劍聖妮娜.法利奧.曾經一起在劍之聖地里修行喔"

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里就是了,艾麗絲這樣補了一句.

"已,已經成為劍王了喔! 和你一樣唷!"

"……是這樣嗎? 恭喜"

被艾麗絲冷淡地回應,妮娜也悶不吭聲了.

簡直就像是毫無意義地炫耀了身為劍王這件事的感覺.

明明只是糾正一下而已.

"原來如此,妮娜大人.今晚的派對,是我和盧迪烏斯大人所主辦的.我想接下來也還有對話的機會.請先盡情地享受派對吧"

"啊,是,是的……"

艾麗愛爾溫柔地微笑之後,和盧迪烏斯一起走在走廊中離開了.

妮娜目送著她,唉一聲地歎了氣.

今天真的是,步調老是亂掉了.

"那,為什麼會在這里啊"

接著,被留在身後的艾麗絲出聲搭話,緩慢地轉過身.

鮮紅的洋裝,和在上面的紅色頭發非常般配.

項鏈和耳環這些裝飾品,也完全就像真正的貴族千金一樣.

"…………艾麗絲……洋裝,很適合你呢"

"哼哼,因為是盧迪烏斯挑給我的,當然啦!"

驕傲地挺著胸膛的艾麗絲,無法想像與剛才的野獸是同一個人.

但是,妮娜想著.

(艾麗絲,沒有什麼改變呢)

這樣.

這就是事情開端吧.

"那個啊……聽我說唷艾麗絲.伊澤露緹她啊……"

妮娜歎了一口氣,開始向艾麗絲發起了牢騷.

────

到了結束的時候,妮娜還是不太清楚那場派對的目的.

在那之後,與艾麗絲一起回到會場時盧迪烏斯靠了過來,

"龍神奧爾斯蒂德是您的朋友! 要是現在簽約的話,還送您洗潔精.沒問題的.完全不需要任何費用,只要為了80年後那家伙發動戰爭時做准備累積實力,向龍神奧爾斯蒂德貢獻您的力量就好了.只要這樣子,之後的100年里,奧爾斯蒂德企業就是您的朋友! 請務必奉獻您神聖的一票!"

像這樣,說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話,也只能點頭而已.

盧迪烏斯看來是在召集同伴.

既然剛才的事情只是誤解的話,將力量借給身為艾麗絲的丈夫的他也沒什麼好吝嗇的.

但是,力量該用在哪里才好,這點妮娜仍然不太清楚.

因為80年後會掀起戰爭,那個時候希望能鄉力量借給奧爾斯蒂德,為了那個時候希望能儲備力量,就算被這麼說也完全不明白.

和妮娜相同,在現場的各位看來也感到相當困惑.

但是,最後不管是誰都點頭了.

受到艾麗愛爾的請托,會說不要的人,在場應該是一個也沒有吧.

派對之後.

因為艾麗絲的勸說,妮娜變成在做為派對會場的那間宅邸里過夜了.

伊澤露緹也在一起.

不管怎樣,這間房子都是盧迪烏斯從艾麗愛爾那邊賞賜的東西,所以自由地使用也沒關系,艾麗絲非常驕傲地這麼說.

那天晚上,進行了久違地三人對話.

還是老樣子老說著盧迪烏斯的艾麗絲,以及嘟嚷著自己也差不多想要一位對象的伊澤露緹.

與二人面對面聊天,就好像回憶起過去一樣,總覺得相當懷念.

聊天的內容和過去相比雖然稍微有點改變,即使如此是一件開心的事這點仍然沒有改變.

即使只有這段時間,也足以讓人覺得來到首都阿路斯真是太好了.

然後,到了隔天之後,奇怪的嫉妒心和敗北感就變得淡薄,妮娜終于找回了自己.

────

到艾麗愛爾的加冕典禮平安結束之前的日子里,妮娜充分地飽嘗了首都阿路斯.

到觀光名勝里,到人群里,到道場里.

想去的地方全都去了.

並不是一個人.

伊澤露緹因為工作的關系常常不在,不過不知道為什麼艾麗絲一直都跟著.

為什麼啊,一開始這麼想.

因為艾麗絲老是開口閉口都是在講盧迪烏斯的事.

那麼,到盧迪烏斯那邊不就好了,也常常會這麼想.

但是,多虧相處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妮娜也很明白艾麗絲想說的話.

艾麗絲好像無論如何也希望妮娜能夠接受盧迪烏斯的勸說.

口才不好的她所說的話雖然不得要領,但是那真摯又拼命的話語,打動了妮娜的心.

盧迪烏斯所說的話,從搞不太懂所以放著別管吧,變成了稍微試著思考看看吧.

────

加冕典禮結束,妮娜回到了劍之聖地.

回程里她想過了.

80年後的戰爭,同意加入奧爾斯蒂德陣營的自己.

幸福的艾麗絲,開朗的艾麗絲,元氣十足的艾麗絲.

在她身旁的盧迪烏斯.

一邊想著他們的事情,一邊騎著馬漫步.

結論當然,得不出來.

但是,看到了在劍之聖地出來迎接妮娜的人,突然地對某個東西感到深深地著迷.

出來迎接的是自己的表兄弟.

像在後面追逐著自己一樣成為劍聖,而且馬上就要成為劍王的青年奇諾.布里茲.

看到他,妮娜將自己腦中浮現的話原封不動地講了出來.

毫不猶豫.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速斷速決正是劍神流的座右銘啊.

"呐奇諾.我們也結婚吧?"

在數個月之後,誕生了一對劍王夫妻,然而這又是別的故事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20.5卷 第二百十四話"克里夫與紮諾巴的畢業典禮"     下篇:第20.5卷 間話"成人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