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20.5卷 間話"成人式"  
   
第20.5卷 間話"成人式"

來談談妹妹吧.

諾倫的話,最近正努力地擔任學生會長.

最近的學生們大多數都有了"說到學生會長就是諾倫.格瑞拉特"這樣的認知.

只不過,也有一部份是不記得艾麗愛爾擔任學生會長的時代的學生比例增加了的關系吧.

諾倫是很有人氣的學生會長.

一般的學生之中,也有許多人會很平常地用"諾倫醬"稱呼她.

諾倫本人雖然不太喜歡,不過是像昵稱一樣的東西吧.

艾麗愛爾是誠實可靠的學生會長,而諾倫則是平易近人的學生會長.

(譯注:雖然大家都應該知道,不過諾倫醬是ノルンちゃん的音譯,中文要翻的話可能翻成"小諾倫"或"倫倫"吧

因為不管怎麼翻都不精確,還請各位讀者自行代換)

只是,受到了親衛隊(Fan Club)的影響吧,現在好像與男女感情無緣的樣子.

似乎跟地位相當于學校的吉祥物這點也有關系.

當然,她不只是學生會,學習的方面也很努力.

前些日子,似乎在劍術的練習中得到了劍神流中級的認可.

和我周圍的人放在一起比的話是稍嫌晚了點,但是一般來說就是這樣吧.

魔法的方面也很努力,除此之外還修了各種課程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詳細的細節,不過偶爾到學校露面的時候聽到了"諾倫會長不管在哪里都看得見呢"這樣的說法.

盡管不太能拿到第一名,不過另一方面,涉足了各種不同的領域也說不定.

愛莎的話,最近迷上了亞爾斯.

雖然艾麗絲在照顧小孩方面的笨手笨腳發揮得淋漓盡致,

不過男生的嬰兒似乎很討人喜愛,各方面都受到了照顧.

相當在意吧.

雖然不知道在三個孩子當中有哪里比較特別的,不過最近"亞爾斯真可愛啊"這句話卻像口頭禪一樣掛在嘴上.

當然,這樣也好.

只是,還有少許令人擔心的地方.

是不是有點照顧過頭了啊…….

大概就在前幾天,對著肚子餓而放聲大哭的亞爾斯,打開衣服讓他吸了自己的胸部.

雖然供稱是認為讓他吸的話就會不哭了,不過…….

實際上亞爾斯也在被胸部給包圍之下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所以愛莎會做出這樣的行為也不是無法理解.

不過,稍微有點擔心啊.

能夠看到胸部的對象,我想只有嬰兒之類的,呢

嘛,擔心的就是這樣而已.

關于傭兵團,目前做得很上手.

對于宣稱要將傭兵團當成奧爾斯蒂德企業的諜報組織,擴散到世界級規模的我,也沒有特別來向我詢問作法,就幫我准備好了在別的地方建立支部所必要的人才,建築物,以及交涉.

莉妮亞與普爾賽娜也操縱得很得心應手.

愛莎可說是最棒的顧問了.

二個人都一樣,在做著各種努力.

接著,像那樣的愛莎與諾倫,也馬上就要15歲了.

雖然我想已經沒有必要說明了,不過這個世界里每5年的生日會視為一個階段,舉行盛大的慶祝.

特別是15歲.

15歲就算成年,貴族之類的也常常會舉行大規模的派對.

即是成人式.

對這個世界的人族來說,可說是最重要的一個日子.

然後,我想也沒有說明的不要,不過我打算要替二人慶祝.

而且要很盛大的呢.

向奧爾斯蒂德要個一大-筆的錢,

借個很大-一棟建築,

把我認識的人或是名人之類的全部叫來,貢品也一口氣買齊,

要招呼得像是世界第一的公主大人一樣才行啊.

就這樣干勁十足地找洛克希商量時,

"先不說愛莎了,我想諾倫會喜歡比較樸素一點……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吧?"

被這樣囑咐了.

畢竟不是貴族,在家里就很夠了吧,這樣的意思.

之後,洛克希說"因為盧迪15歲的生日沒有人慶祝,所以才這麼緊張呢"了以後摸摸我的頭.

就自己個人來說15歲生日什麼的怎樣都好啦…….

算了吧,難得洛克希會摸我的頭,就撒嬌一下吧.

呼嚕呼嚕-.

總之,要注意凡事過猶不及.

托洛克希的福回想起來了喔.

"總之,先和那二個人以外的家人說一聲,想想看慶祝的方法吧"

就是這麼一回事,于是准備召開除了諾倫與愛莎以外全員到齊的會議.

────

會議在半夜里,地下舉行.

圍著一根蠟燭,在昏暗之中愛莎與諾倫除外的全體家人都互相面對面.

"歡迎來到,黑暗的--"

"那個,盧迪,要是再亮一點的話比較好寫字的說……"

書記洛克希中斷了開場白提出抱怨.

真希望能更重視一下氣氛.

"呀可是,要是太亮的話,說不定會被愛莎發現"

"說起來,為什麼要遮遮掩掩的呢?"

"就算問為什麼……"

不是該遮遮掩掩的事情嗎.

舉例來說,就像准備情人節的禮物不能被男生知道一樣.

"要在暗中准備也會很辛苦,沒有特別理由的話要是用比較光明正大的方式我會覺得很感謝."

莉莉婭說.

對准備的一方來說,好像不要秘密進行比較好.

嘛,說起來就是這樣吧.比起鬼鬼祟祟的准備,還是堂堂正正的准備比較輕松吧.

"嗯"

不過,也是呢.

不用特別隱瞞也可以呢.

仔細想想我5歲和10歲的生日時,都是驚喜派對.

因此,生日派對就是要隱瞞的事情,有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

既然已經有了上一次,諾倫和愛莎二人也已經意識到慶祝的事了吧.

那麼,也沒有不能說的理由.

"那,就朝向二人公開的方向進行吧"

大大方方地做吧.

這種做法,買禮物的時候也不用特別小心吧.

愛莎和商店街的店家感情都不錯.

太小心翼翼的話,說不定會說"前些日子小愛莎的哥哥過來,買了件很可愛的內褲唷"之類的.

當然,沒有打算要買內褲.

打個比方而已.

絕對不是因為前幾天,想著要讓希露菲穿而買了條內褲,結果被愛莎嘻嘻笑地戳破,所以才這麼說的.

"不過,要送的東西還是保密比較好呢"

艾麗絲的這句話,讓全體嗯嗯地點頭了.

"雖然是保密,不過我們大家要送哪些東西,為了不要重覆還是決定一下比較好呢"

希露菲附和.

她所說的事是理所當然的.

當天,交友廣泛的二人會從各處收到各式各樣的禮物吧.

從學生會跟親衛隊送給諾倫的,從傭兵團跟商店街的人們送給愛莎的.

跟那邊的重覆也是莫可奈何,

不過至少家人之間希望能避免送到相同的東西.

"那麼,各位想要送什麼東西,就在這里先決定吧"

因為這麼一回事,這次集會的主題,變成了關于禮物的內容了.

雖然這麼說,每個人,似乎都預先在一定程度上決定好了.

莉莉婭要送諾倫手帕,送愛莎圍裙.

希露菲要送諾倫書,送愛莎羽毛筆.

洛克希要送諾倫訂做的鎧甲,送愛莎園藝用的鏟子(魔道具).

艾麗絲要送諾倫劍帶,送愛莎腰帶.

看來要送各種東西.

大家似乎都考慮過各式各樣的東西了.

當然,我也不可能沒有想過.

諾倫的話,我想送她保羅的人偶,從幾天前就開始制作了.

諾倫很喜歡保羅,成年了的事比誰都想要告訴保羅吧.

可能會露出超級微妙的表情就是了……嘛,那個時候再說吧.

只是,關于愛莎稍微有點迷惘.

不知道她想要什麼.

愛莎喜歡的是,可愛的東西.

從那個驚人的才能里完全無法想像一般滿滿的少女興趣的她,喜歡有著輕飄飄的花邊的可愛衣服,或是一閃一閃的好像很廉價的裝飾品.

送那些東西也是可以.

不過,最近也有收到傭兵團的顧問費用,想要的東西大致上看起來都已經取得了.

"稍微做一下參考,可以問一下各位成年的時候都收到了什麼東西嗎?"

姑且,試著向女性陣營提問.

研究是很重要的.

"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就是,我從父母那里收到了發飾.要我稍微像女生一點,這樣"

這麼說的,是莉莉婭.

15歲的時候的莉莉婭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子,不過聽起來是不太打扮的個性.

畢竟,是道場主人的女兒嘛.

"我因為不知道生日是什麼時候所以什麼都……啊,不過艾麗愛爾大人他們送了各式各樣的東西,衣服啦鞋子啦……"

希露菲好像是服飾相關.

平常都不戴飾品,穿著男人風的服裝的她,至少私下可以戴一下,因此而贈送的吧.

"我沒有特別收到什麼.因為米格爾多族沒有這樣的習俗"

洛克希是這樣嗎.

姑且為了慶祝結婚送來了帽子,舉這個當例子就好了吧.

"我的話,就是被瑞傑爾德認可為戰士了……另外盧迪烏斯的話,就是……那個唷!"

艾麗絲是那個嗎.

講起來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就是我和艾麗絲第一次的那個.

就是交換制服.

(譯注:原文是ユニフォーム交換,是指運動比賽的球員們互相認同而交換隊服的行為.在這里有沒有特別的捏他我不知道.)

這樣說起來,愛莎對我相當有好感.

難不成,要那個的話也會非常高興的做嗎.

不對,和那個一樣的事情對愛莎是不可能做的.

不過,要是到那個之前為止的話呢?

在能看見大海的餐廳里,說著為你的雙眼而干杯之類的,

雖然准備了房間,但是到最後都不做,只是陪睡而已.

演出一生一次只限一晚的灰姑娘之夜…….

連自己講起來都覺得丟臉.

我本身哪有那樣的價值.

"唔-嗯,沒辦法決定要送愛莎什麼東西"

"愛莎她,只要是從盧迪手中拿到的不管什麼好像都很高興就是了呢"

希露菲嘻嘻地笑著這麼說了.

或許是這樣沒錯,不過正是因為如此.

正因為如此,想送她收到之後會超級高興的東西.

……索性,也有超級高價的東西吧.

10萬克拉的鑽石之類的.

向奧爾斯蒂德說的話,會告訴我哪里有吧.

就算是在貝西摩斯(Begirados)的肚子里也會毫不遲疑的去取.

"盧迪就送目前為止收過的東西中最喜歡的東西,這樣如何呢"

洛克希的提案,讓我豁然開朗.

您說的是!

"原來如此……就這麼做"

得到了一個答案的我,深深地點了頭.

禮物決定好了.

────

之後,再三的進行確認過後,開始著手進行整備.

因為要辦生日會,為了把當天空下來,所以事先向諾倫和愛莎傳達了.

二人對生日會的舉辦表現得很高興.

還以為諾倫會說"那種東西不需要!"之類的話,

然而卻老實地低頭說了"非常感謝".

諾倫這樣老實的態度還真少見呢……雖然這麼認為,不過仔細一想,諾倫對我的態度很帶刺,只有在學校里的時候而已.

因為在學校里也有自己的立場,或許是沒辦法的事.

愛莎則是更單純的喜形于色地說"非常期待!".

雖然這麼認為,不過錯了.

倒不如說是用嚇一跳的表情像是直到現在才注意到一樣低聲地嘟嚷著"是嗎,人家,已經是大人了".

因為是聰明的她,也有某種自己的想法吧.

要是這樣的話,我要在慶生會的途中試著告誡一些身為大人的訓示嗎…….

不,還是不要好了.

我可不是能夠自信滿滿地說自己是大人的大人.

就算說了什麼裝模作樣的話,將來也大概也會造成丟臉的結果.

總而言之,向二人的傳達也完成,剩下的就是等那天的到來而已.

────

舉辦當天.

諾倫和往常一樣去了學校.

"我會盡量早點回來"

從這句話來推敲,似乎是很期待.

愛莎也一大早開始就去了傭兵團的事務所.

……不過,中午前就回來了.

工作的方面好像提早結束了.

原本想說從團員那邊也能收到一些禮物的,不過卻空手而回.

"沒有收到什麼嗎?"

"嗯-,雖然有說是生日了呢.大概因為是獸族吧,大家看起來都不太清楚這個習俗"

雖然這麼說,大概受到了許多人的祝賀,看起來心情很不錯.

不過,商店街的人也沒有送任何東西給愛莎吧.

嘛,雖說是客人也頂多是外人而已呢…….

大致上,祝賀就不只限于物品呢.

重要的是心意.

想要祝福的心情是很重要的.

"呐,哥哥.在准備的地方,可以看一下嗎?"

"嗯,當然"

愛莎就這樣在餐廳布陣,開始心不在焉地看著在布置會場的我們.

看著莉莉婭和希露菲在廚房與餐廳來來去去的樣子.

看著說去市場的艾麗絲和洛克希背著食材的小山回來的樣子.

我一邊到處幫忙一邊進行裝飾的樣子.

安靜地,沉默地看著.

雖然被看著會不太好辦事,不過今天的主角畢竟是她,而且也說了可以看,麻煩出去一下傍晚再回來之類的話很難說出口.

只不過,真的只是在看著而已.

愛莎連特別插嘴也沒有,面無表情地看著我們的工作.

途中,即使簡妮絲坐到她身旁,摸愛莎的頭,也沒有特別說什麼,一直盯著.

途中,即使雷歐把頭放到了愛莎的腿上,也沒有特地跟它玩,一直盯著.

途中,因為亞爾斯哭了而離開座位,不過也馬上就回來,一直盯著.

途中,即使露西向她說"愛莎姊接,沒事的話我們來玩?",也微笑地回答"嗯-,對不起唷,其實稍微有點忙呢",一直盯著.

然而,什麼都沒做,看著.

不知道她到底在想著什麼.

是再思考關于成年的各種事情嗎.

還是說單純地在想"手法真差呢-"之類的嗎.

我無從得知.

就在這麼做的過程中,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了.

在愛莎的關注之中,准備順利地進行,完成了.

被裝飾過的餐廳.

在房間的一角中,要交給二人的禮物被包裝好,堆成一座小山.

在桌子上,排著許多即使冷掉也沒關系的料理.

主菜要等諾倫回來之後才會開始料理.

剩下的,就只有等諾倫回來而已了.

比起預定的稍微晚了一些嗎.

要是太晚的話就去接她吧.

雖然這麼想,不過諾倫和宣言的一樣,提早回來了.

"我回來了"

諾倫提著兩只手也無法環抱的行李.

左手上的是很大一捆花束.

右手抱著木箱,里面裝著像是布料,花俏的發飾,不知道用來做什麼的不明物體之類的東西.

"不好意思,晚了一點.

因為回來的時候收到了一堆東西…….

原本想說放在宿舍里就好了,結果櫥櫃也放不下.

後來打算這一些就放在家里,結果走到一半袋子破了……"

在學校里,好像被很多人搭話,收到了很多禮物.

因為學校中,這麼祝賀諾倫的成年的人有很多.

該說真不愧是平易近人的學生會長嗎.

要是沒有收到奇怪的東西就好了.

像是放有頭發的蛋糕之類的…….

總而言之,將諾倫接進家里,慶生會就要正式地開始了.

────

慶生會的流程,和數年前舉辦過的,二人的生日派對時一樣.

由我來進行開場致詞.

成為了15歲之後並不會有什麼改變,但是社會上就會視為大人了,講出了這樣的告誡.

雖然原本不想做這樣的告誡,還是做了.

不小心嘴滑一下就講出裝模作樣的事情來了.

只不過,以我為開端,家中的大人們也一個一個開始講述起"成年之後的心理准備".

接下來雖然做什麼事都不需要經過家里許可,不過要負起責任,希露菲這麼說.

學習上也不能松懈了,洛克希這麼說.

決定一下目標吧,艾麗絲這麼說.

莉莉婭或許是格外的感動吧,講起保羅和簡妮絲年輕時的日子,還有生下二人的那天的事,在快要落淚時被簡妮絲摸了摸頭.

之後就是送上禮物了.

我們所送的禮物,讓諾倫綻放出有如鮮花一樣的笑容.

特別是對洛克希拜托認識的鍛造師所做的鎧甲感到很中意.

洛克希為了這一天,好像特別訂作了和現在裝飾在簡妮絲的房間里的保羅的鎧甲類似的鎧甲.

尺寸調整為符合諾倫的體型,也為了女性用而追加了一些調整.

和艾麗絲送上的劍帶搭在一起,再將保羅的愛劍掛在腰間,正所謂人要衣裝佛要金裝,看起來就像是一名稱職的劍士.

說不定這二人是想到了以前諾倫說過"想成為冒險者"的事情.

我所做的保羅胸像,一開始的時候造成了冷場.

雖然是自信之作,但畢竟是大約30公分的石像,也不是不能明白這個情況.

制作的過程中沒有意識到,不過可能以現代日本人的感覺來講會被分類到"收到了會很困擾的東西"一類里也說不定.

但,這個世界里沒有照片之類的東西.

或許是看著石像就會想起保羅的事情,諾倫眼中浮著淚光說著"我會好好珍惜的"之後收下了.

然後收完禮物之後,諾倫說了.

"那個,非常謝謝各位.之後我會抱著身為大人的自覺,繼續努力下去的.往後的日子里,也請多多支持"

雖然感覺胸口滿是感激之情,但莊重地,出色地這麼發言了.

這些話語讓莉莉婭,又再次的泫然落淚了.

諾倫真的,變得很出色了呢…….

接著,諾倫非常的高興,但是愛莎那邊又如何呢.

愛莎也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但是,我看著她,總覺得有某種違和感.

當然,沒有露骨地把臉皺成一團,或是一臉不爽.

不管收到什麼都是像"嗚哇-,好棒! 好可愛! 謝謝!"這樣道謝,或是"我剛好想要呢!"這樣開心的說.

表面上看來和平常一樣開朗的愛莎,也對這次的慶生會感到很開心.

但是,該怎麼說呢.

違和感這個詞果然沒用錯吧.

我眼中所映照著的愛莎,看起來總覺得有點冷淡.

笑容跟笑聲好像是裝出來的,看起來像演技一樣.

會這麼想,可能是因為看到白天她的樣子就是了…….

我送給那個愛莎的東西是,護身符.

米格爾多族的護身符.

……不過,已經送給瑞傑爾德了,所以是複制品.

因為是自己做的,不是什麼高價品,也不是實物.

"愛莎,這個是,帶給我成長的契機的東西.

對你來說可能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我想把這個做為你成人的證明,送給你"

(不要亂送別人的部落的象征啊!!)

我有這些不過是自我滿足的自覺.

但是,為什麼不是諾倫,而是送愛莎這個東西.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但是,聽到了收到之後覺得最高興的東西這句話,腦中最先浮現的就是這個.

"……謝謝"

愛莎沒有擺出開心的表情.

而是有點失落的表情.

然後,像是在深思著什麼一樣,盯著護身符不放.

────

之後,吃著主菜與蛋糕享受著慶生會.

而且也有驚喜.

太陽完全西下之後,有學校的學生來訪,留下給諾倫的禮物後就離開了.

好像是今天在學校知道諾倫的15歲生日之後,慌忙地買來的.

像這樣的人,來了不少個.

我出來迎接之後,很多人雖然臉色變得蒼白,不過這時擺出我的盧迪烏斯Smile就解決了.

果然,笑容是人類的共通語言呢.

……抱歉我說謊了.

看到我的笑臉的瞬間,那些人就逃跑了.

希露菲將他們攔下來之後,將禮物平安地送到諾倫的手上,平安地解決了不過…….

還真是失禮的一群人呢.

大概是有很多這樣的人來的關系吧,不知何時給諾倫的禮物已經堆得像山一樣高了.

另一方面,愛莎的禮物,只有我們家人所送的而已.

愛莎擺著笑容,

但是因為那個笑容看起來是裝出來的關系吧,總覺得看起來好像有點受傷.

除了我之外,沒有人注意到愛莎的裝笑吧.

只是我想得太多,愛莎其實沒有在介意吧.

差不多該跟希露菲討論一下比較好了吧.

當我這麼猶豫不決時.

突然,玄關外傳來了一陣騷動.

有許多人的氣息,還有雷歐汪汪叫的聲音.

"有東西來了呢……"

艾麗絲用敏銳的表情抓起放在房間一角的劍.

是連奧爾斯蒂德都來了嗎.

不對,就算這樣人的氣息也太多了.

奧爾斯蒂德應該不會帶著一群人前來.

想著這些事的同時,我前往了玄關.

走出門外之後,一大群素行不良的人蜂擁而上.

體格很壯,毛很長,有著長長的犬齒的一群人.

全員身上都穿著樸素的黑色大衣.

讓人感到壓迫感到一群人.

但是,他們的身上相當髒.

有受傷的人,也有大衣變得破破爛爛的人.

站在他們前頭的,是這個街上也算是最凶惡的二人.

二人甩著亂糟糟的頭發,正在互相爭執.

"都是莉妮亞的錯,因為昨天工作的最後失誤,才會太晚出發的"

"把,把那個扔過來的不是普爾賽娜嗎"

"馬上就怪別人了.全部都是莉妮亞的錯的說"

"明明應該追著獵物的氣味,卻被露營中的冒險者在烤的肉給吸引的家伙還真敢說啊喵.因為那個的關系花了更多時間才解決獵物了喵"

"唔,那,那是在那種地方露營的人的錯的說"

莉妮亞和普爾賽娜.

二人和平常一樣圍繞著險惡的氣氛.

不過,這只是在鬧著玩.

周圍的各位好像也習慣了,始終在後面握著拳站立不動.

"啊,Boss"

"姆,全體,敬禮喵!"

看見我的身影的莉妮亞一聲令下,他們全體一齊低頭敬禮.

這個時候,在他們後面的東西進入了我的視野.

放在木板上的.三個塊狀物.

"Boss! 顧問的成人賀禮喵!"

"昨天就去了森林里,大家一起取回來的!"

那個是,巨大的魔物.

類似山豬的魔物.

在這附近的森林里生長的家伙.

昨天就去了…….

"……你們啊,今天沒有在事務所里嗎?"

"沒問題喵.留下了最低限度的人員喵"

"就是這樣的說.今天也幾乎沒有排工作的說"

也就是說,愛莎會這麼早回來,是因為事務所里誰都不在嗎.

准備接受祝賀而興高采烈的去,結果誰都不在.

也沒有工作.

想說等一下就會有人來,但是到中午之前誰都沒來.

所以,愛莎的心情也變得很失落呢.

"啊,顧問喵!"

"大家,顧問的說!"

轉頭一看,愛莎正在那里.

看著放在眼前的山豬,露出啞口無言的表情.

"這個,是……"

"顧問! 生日快樂的說!"

以普爾賽娜的話為信號,團員們再一次地,一齊低頭敬禮.

生日快樂,生日快樂,會給鄰居造成困擾的大聲音不斷回響.

簡直是流氓的集會一樣的景象.

受到敬禮的是,一名少女.

"…………啊哈"

愛莎笑了.

看到這幅景象,像是終于忍耐不住一樣的,笑了.

"這種東西,不可能吃得完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這麼說完,好像戳到了什麼笑點,大聲地笑了出來.

團員們雖然被笑了,

不過,感受到愛莎的喜悅了吧.

每個人都露出安心的表情,臉上浮現開朗的笑容.

今天看到了諾倫相當有人氣的一面,

不過愛莎也確實的,被自己的團體給接受了.

"呐哥哥,機會難得,用我們的院子吧,讓大家一起來吃好嗎"

聽到這樣的提案,突然看向團員那邊,有幾個人正搖著尾巴.

雖然不清楚獸族的規矩,不過平常的話不只是會交出獵物,也會自己加入慶祝一起吃吧.

大概是肚子餓了吧,有幾個人開始流出口水,肚子也咕嚕咕嚕地叫著.

"嗯嗯,當然啦"

聽到我這句話,愛莎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

在這之後,為諾倫而來的學生們也被拉了進來,一起在院子里開始了宴會.

獸族帶來的山豬被整只串起來烤.

在商店街受愛莎照顧的大叔帶來了酒分送給各位.

打擾到鄰居了吧,而且大概是跟嚴謹的成人式有一段距離,諾倫也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只不過,諾倫也沒有擺出不滿的表情,也沒有說出潑冷水的話.

或許是因為愛莎看起來打從心底感到開心也說不定.

宴會持續了一陣子,就在傭兵團的大伙們都吃得飽飽的之後,散會了.

人群三三兩兩地離席時,愛莎喃喃自語地說了.

"大人這種東西,真是搞不懂呢"

相對于說要抱著自覺而活的諾倫,愛莎的話聽起來相當孩子氣.

但是,就是這樣吧.

愛莎有愛莎的大人樣,諾倫有諾倫的大人樣.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的大人和小孩.

每個人,都能接近自己的理想就好了.

"沒錯呢,真是搞不懂"

我給出了這樣的回答.

沒有必要強迫愛莎裝出大人的樣子,我這麼想.

于是,諾倫跟愛莎15歲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20.5卷 間話"鄉下人,到都市去"     下篇:第20.5卷 第二百十五話"成果與在此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