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20.5卷 第二百十五話"成果與在此之後"  
   
第20.5卷 第二百十五話"成果與在此之後"

不知不覺中已經過了一年.

今天,我在畢業典禮.

拉諾亞魔法大學的畢業典禮.

我的,畢業典禮.

一直都從學生會的一側所眺望的行列.

在那里,將最近不怎麼穿的制服套在身上,做為一名畢業生入列.

在被沒什麼印象的同學的包圍之中,聽著校長的話.

校長的話,和以前幾次聽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恐怕,每次都是在念同一張原稿吧.

像這種時候,不是排在在校生之中,所以放輕松就好.

不過,感觸也不怎麼深.

一部份因為學校本身,已經不怎麼來了吧.

課程也幾乎沒有在上,最後連定期集會也不出席了.

只有掛名在這里的感覺.

即使如此,因為提出過有關無詠唱魔法的研究考察,以及關于其教育方法的報告,所以拿到了C級魔法公會員的證書就是了…….

這樣子一來,要感到感慨萬分,也很困難吧.

只是,有很多的回憶.

與希露菲再會,和紮諾巴與克里夫交好,

沒事就對莉妮亞與普爾賽娜的性騷擾反擊,

和七星一起談著日本的往事,與巴蒂加迪一起把酒言歡…….

要和這種地方告別了.

這樣一想眼淚就好像要流出來了一樣.

啊,這就是所謂的感慨嗎.

原來如此,真是深刻呢.

────

再來.

這一年里,該做的事都做了.

主要是,在阿蘇拉方面打穩地基的事情完成了.

停留在阿蘇拉王國里數個月之久,籌備傭兵團的支部,紮諾巴商店的分店,還有用來制作商品的工廠.

每件事都被艾麗愛爾之力幫了一把.

艾麗愛爾毫不費力的成為了同伴.

再次向她拜托對奧爾斯蒂德進行協力時,用"原本就是這麼打算的"這樣振奮人心的話回答了.

更進一步的,艾麗愛爾集合了自己派系的人,為我開了一場宴會.

與其說為我,不如說為了制造和身為自己後盾的七大列強'龍神’連系上的機會,以此為名目.

雖說是派系基本上來講,都是一些仰賴著艾麗愛爾鼻息的人物.

簡單來說,就是抓著名為艾麗愛爾的後盾,在十年後,二十年後會位居要職的人物呢.

絕大多數,都是艾麗愛爾的忠犬.

不過,里面也有一些毛色不太一樣的人在.

那就是水帝伊澤露緹.

還有不知道是在怎樣的機緣下帶過來會場的,劍王妮娜.

水神流和劍神流的各位要是願意協助奧爾斯蒂德的話我會很高興.

像這樣告訴艾麗絲之後,誇口說妮娜的說服就交給我吧就跑掉了,不過結果,到底怎樣了呢.

雖然看起來像是三個人整天到處玩,不過我沒有問結果.

盡管不怎麼值得期待,但要是妮娜這號人物能因為艾麗絲的關聯而信任我的話,就幫大忙了呢.

老實說,80年後拉普拉斯會複活之類的話,大多數的人都沒有理解.

因此,我想我勸誘的台詞也稍微變得有點敷衍.

但是,操縱他們的絲線正握在艾麗愛爾的手上.

所以說沒問題.

有可靠的阿蘇拉分部長.

向那個艾麗愛爾報告"艾麗絲生下了男孩子,這樣一來就有三個小孩了"之後,她相當喜出望外.

然後,用帶著幾分惡作劇的表情說了.

"對了呢.不如讓某個小孩和阿蘇拉王家的小孩締結一下婚約如何?

這樣一來,我想我們之間的關系也能夠變得堅若盤石呢……"

以她來講,我想是認真地這麼說的.

我反射性地冒出"別開玩笑了"的想法,感到強烈的反對,不過生下一堆小孩,和有關聯的權力者們締結婚姻關系也算是一種方法吧.

其他的幾個人也是,先不說艾麗愛爾,要以無法親眼見識的奧爾斯蒂德,或是身份不明的我當做後盾的話,也會覺得有點害怕吧.

不過,要是我的血親,和艾麗愛爾的親戚有婚約的話,就能先安心下來.

骨肉之情血濃于水.

只不過,我這邊並沒有打算把小孩這樣使用.

不對,要是小孩真心地說出想和王子大人結婚或是想成為公主之類的話來的話,會考慮一下就是了呢. (亞爾斯表示:)

總而言之,阿蘇拉方面,就算說已經完全在掌握之中,也不算言過其實吧.

以艾麗愛爾為首,以及貴族一伙.再加上水神流一派.

運氣好的話劍之聖地的各位也算.

然後,瑞傑爾德人偶+繪本的制造工廠與販賣所也很順利.

再加上和傭兵團(運輸隊)配合,就能讓瑞傑爾德人偶擴散到中央大陸的大半.

完美.

可以的話,盡早讓瑞傑爾德發現我們,取得連絡比較好.

接著就是往來王龍王國,利用死神蘭多夫的門路來為保持關聯做准備.

既然下次沒有艾麗愛爾這種驚異的存在,平常的方法行不同吧.

看起來至少要二年到三年,或許還會花上更多時間.

阿蘇拉王國只是教學關卡而已.

之後才是正式上場.

也談一下研究的程果吧.

首先是紮諾巴.

他在這一年中忙于指揮店鋪的成立與販賣等等,沒有從事研究.

這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在一年的時間里,就在夏利亞與阿蘇拉兩方面同時擴張.

已經忙得不可開交了吧.

不過,多虧了金潔兒,傭兵團出身的經理,還有艾麗愛爾送來的有關財務方面的顧問,充份地提供了支援,商店本身順利的在進行.

人偶和繪本雖然說不上是爆發性,不過也順利地在販售.

特別是後半,文字的讀寫練習用的表格好像相當受歡迎.

做為贈品送上的東西反而最受歡迎雖然不太能讓人接受,不過結果來說一切OK.

基本上來說,有了艾麗愛爾,奧爾斯蒂德這二名贊助,就應該不會馬上倒閉才是,所以希望慢慢做就好.

接著是克里夫.

他在這一年,一邊和家人培養感情,一邊進行詛咒的研究.

艾麗娜莉茲和奧爾斯蒂德的詛咒的解咒.

只不過,這也並沒有什麼大發現.

碰上難以跨越的門檻了吧.

讓魔道具的效果提升的計劃雖然成功了,但還不到完全解除.

不過,拜此所賜,艾麗娜莉茲也能一年以上過著與性生活無緣的日子了.

本人的性欲無法壓制的樣子就是了.

然後,是我.

這次我也有所收獲.

在阿蘇拉王國與魔法都市夏利亞之間來來去去的時間,我也思考過有關魔導鎧的召喚方法.

向佩魯吉烏斯問有沒有什麼好方法,也向七星尋求了一些建議.

在這之中,我注意到了某個法則.

雙方向的轉移魔法陣.

放在其上的東西,在轉移發動的時間點是會被'交換’的.

也就是說,魔法陣A上放的東西會到B,B上放的東西會到A,同時的移動.

由于發動的時機是東西放上的瞬間,所以之前沒什麼留意到這個法則,不過仔細想想有可能是這樣.

不是看過很多次了嗎.

但是,多虧注意到這點,我腦中閃過了劃時代的設計.

將魔導鎧,事先設置在雙方向的轉移魔法陣上面.

我就帶著還沒起動的轉移魔法陣卷軸到處走,重要的時候就把它攤開,讓轉移魔法陣發動.

接下來哎呀真是不可思議,一開始放在魔法陣上的魔導鎧,居然自動的轉移到我的身邊來了呢.

我盡快地將魔導鎧設置在事務所地下,測試這個想法,接著漂亮地成功了.

這樣一來,不管在世界上的哪里都能夠召喚魔導鎧'一式’了.

出來吧,鋼○! 這樣的感覺呢. (譯注:捏他自機動武斗傳G 鋼彈)

只是,不但要事先帶著巨大的卷軸,召喚後卷軸還會因為魔導鎧的重量而破掉,一張卷軸只能用一次.

次數被限制了.

用相同的方法,帶著2張成對的卷軸,也能夠變成緊急逃脫用的轉移魔法陣,研究的結果變得相當具有泛用性.

再加上,奧爾斯蒂德.

他也做了一件好事.

電話……是沒有做出來,不過作了通信用的石版.

這個好像跟技神所作的'七大列強的石碑’是幾乎一樣的原理.

寫在做為主機的石版上的東西,也會寫到做為分機的石版上,像這樣的設計.

互相帶著主機跟分機走的話,不管什麼時候都能用透過文字來聯絡.

不過,這個不但笨重而且又太大塊了,現狀來說要一直帶著走很困難.

再加上,會消費相當的魔力.

可望成為設置在據點里的形式吧.

固定電話呢.

總而言之,一開始的一組就先設置在奧爾斯蒂德的事務所與艾麗愛爾的私室里了.

每天晚上,對著一閃一閃發著光的石版,艾麗愛爾都會跪在地上說著"絕對會將假面騎士一伙打倒給您看"之類的吧.

研究方面就是這樣的感覺.

接下來也談一談小孩子的事吧.

首先是露西.

我家的長女已經五歲了.

上個月舉辦了生日派對,收到了全家人送的禮物,表現得欣喜若狂的樣子.

她現在,非常有精神地成長著.

就在不久之前還只能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口齒也不太清晰,不過最近已經能紮實地踩著地板走路,口齒雖然仍然不太清晰,不過也能清楚地表達想說的話了.

擅長的台詞是"不要"以及"可是".

而且還因為希露菲以及洛克希的英才教育,學會了初級魔法.

中午之前練習魔法,午後和艾麗絲一起揮著棒子渡過每一天.

簡直就跟過去的我一樣的每天呢.

露西本人,好像認為是理所當然一樣,不過從旁人來看的話,應該非常的斯巴達吧.

因此,我也下意識地寵起她了.

拜此所賜,最近看到我就會喊著"把拔"地跳過來.

超可愛的.

另外,過了5歲的生日派對後,好像也有了身為姊姊的自覺了.

在最近,有好好地在幫忙照顧菈菈和亞爾斯.

好像把一直和菈菈在一起的雷歐也看做是弟弟的一種,把它和菈菈一樣地疼愛.

就在前幾天,拿出了梳子來幫雷歐梳了它的白毛.

雖然是挺令人感到溫馨的景象…….

不過,之後發現了那個梳子是希露菲的東西.

隨便拿出來還讓上面黏滿了狗毛,因此大發雷霆.

"可是,馬麻和雷歐,都是白色的嘛!"

這就是露西的藉口.

小孩子說的話真有趣呢,這樣想著不小心笑了出來,結果讓希露菲生氣了,一整天都沒有跟我說話.

得到原諒的時候也是因為露西的仲裁.

"下次開始會用把拔的梳子,所以原諒把拔吧"

就這樣.

因為這樣的經過,我被拿走了一把梳子,沒什麼,很劃算的.

接著是菈菈.

邁入2歲的未來的救世主,還是老樣子板著臉不哭的孩子.

只不過,並沒有說是毫無行動力.

能夠搖搖晃晃地走路的她,正在家里到處走來走去.

也沒有特別要找誰,只是任憑著自己的好奇心,一個人東跑西跑.

這個行動力,遺傳自母親的吧.

一開始想說跑出視線外會很危險,不過因為看門狗雷歐一直跟在她身邊,要做危險的事情時就會不動聲色地幫忙,所以好像沒什麼問題.

要是亂跑之後在那邊睡著的話,雷歐就會像抱住她一樣卷成一圈,保護她.

菈菈好像也把雷歐當成對自己來說很方便的隨從之類的東西.

最近也常常爬上雷歐的背,緊緊抓了雷歐來到處走.

有一次,艾麗絲打算帶雷歐去散步的時候,雷歐正背著像背包一樣的東西,正想著是什麼的時候發現就是菈菈.也發生過這種事.

有雷歐在的話或許是能放心,不過果然還是稍微有點擔心呢.

還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菈菈似乎很在意簡妮絲.

常常坐在簡妮絲的腿上,抬頭望著她的臉.

除去毫無對話這一點,就是幅祖孫兩人的溫馨畫面.

最後是亞爾斯.

滿周歲的長男,和父親一樣超喜歡胸部.

不管是大的還是小的都喜歡,身為母親的艾麗絲自不用說,從希露菲和洛克希那樣小小的,到身為外人的莉妮亞與普爾賽娜那樣大大的.

被那些胸部所包圍的時候,老是會像是感到無上幸福一樣,一臉喜孜孜的樣子.

似乎是明白大小無貴賤這件事.

只不過,尿出來的時候也會浮現喜悅的表情這一點,讓人對將來感到有點擔心.

順便一提,我一抱就哭.馬上哭.

就算睡得很安穩,被我一抱的瞬間就會發出哀號,張開眼睛的瞬間就會像"這是怎麼回事啊!"一樣感覺地哭出來.

看來是相當不能接受男人的胸部.

我是不是也該哭呢…….

嘛,因為他誕生的時候我也沒有在場,雖然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果然有點傷心呢.

而且將來,會不會無節操的對許多女人出手這點很令人擔心.

再稍微培養一下,好好地,確實地,對那方面進行教育比較好吧.嗯.

孩子們就是這樣的感覺.

總括來說的話,這一年是成果豐碩的一年.

可說是'明年也用這種氣勢加油吧’的感覺吧.

────

接著,就在回首這一年的當中,畢業典禮結束了.

當然,主席不是我.

畢竟課都沒去上,連畢業考也沒參加的我根本不可能被選為首席,就算真的選我當首席,也會辭退吧.

畢業典禮之後的決斗大會就略過吧.

被某些像是看上我的權勢的女子告白的事情也省略.

在校門前被副校長吉納斯說著"有推薦你真是太好了"並向我握手的事情也省略比較好吧.

特別是,關于吉納斯,恐怕還會繼續受他照顧呢.

既有諾倫在,露西也是,再過幾年也希望能夠去上學.

這麼說完,吉納斯好像因為某種不明的感動,而流下了眼淚.

時間是傍晚時分.

我們聚集到了常去的酒館里.

在的是舉行克里夫的送別會.

雖說也一並慶祝了我的畢業,不過既沒接受考試也沒接受其他程序就畢業,也沒有什麼好慶祝的吧.

有點高興就是了呢.

沒錯,克里夫一個月後要展開前往米里斯神聖國的旅程.

在那里,戰斗就要開始了.

他自己的戰斗.

是與什麼的戰斗,我也不是非常清楚.

大概,一半是與自己本身吧,另外一半則不明.

克里夫為了與那不明戰斗,而努力到了現在.

中途雖然遇上了名為艾麗娜莉茲的毒牙的威脅.

不過還是運用了解毒魔法將傷口轉化為經驗與愛情,如今准備前往戰場.

"我啊,一定會成為米里斯教團的干部的.到時候,我就會為了接莉茲和克萊普而回來!"

這句宣言,讓艾麗娜莉茲感到一陣陶醉.

她十分的堅強.

換作是我,假如洛克希她們說"我要成為魔大陸的魔王!"而准備離開家的話,肯定沒有辦法保持平靜的吧.

相信他,等待他的成功.

這句話說起來很簡單,但在相信他之後,卻等待著悲慘的結局……之類的情況,也多少會遇上.

而這方面,艾麗娜莉茲好像相當信賴克里夫.

雖然並非是盲從,不過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果決.

應該感到很不安才對,卻沒有讓克里夫感覺到.

果然不是白活這麼多年的.

那個時候,我是這樣子的想法的.

"盧迪烏斯,可以來一下嗎?"

而這樣的認知稍微改變的時候是在宴會結束之時.

艾麗娜莉茲在宴會即將結束之時,將我叫到了外頭.

那個時候,我完全是後宮的狀態.

希露菲躺在我的右腳上睡著.

洛克希坐在我的左腳上喝酒.

艾麗絲把頭靠在我的右肩上發出鼾聲.

我的左手和右手都摸著柔軟的東西,在有點醉的狀態下想著"就這樣三個人一起來行不行呢"之類的邪惡想法.

"……可以喔"

然而,看見了艾麗娜莉茲的表情,我的醉意也稍微減弱了一些.

她用完全不適合放在宴會里的嚴肅表情看著我.

大概能想到是什麼事.

並不是適合醉醺醺的談論的事情,這件事也意識到了.

我很快地用解毒魔法中和了醉意,挪開了三位老婆之後站了起來.

"怎麼了,盧迪.要花心了嗎.花心可不好唷.要花心的話請對我一個人就……嗯……"

我用嘴唇讓醉醺醺的洛克希安靜下來,讓她坐好.

"嗯呼-,盧迪的大腿,好軟呐……"

在洛克希的腿上放上了希露菲的頭,

"盧迪烏斯……我,第二胎是男孩子也沒問題唷"

在洛克希的肩膀上放上艾麗絲的頭,

"好了,走吧"

然後和艾麗娜莉茲一起走出了酒館.

外頭很冷.

雖然冬天已經結束,但夏利亞的雪會積很長的時間.

這股寒冷,還會持續下去吧.

"呐盧迪烏斯,是克里夫的事就是了.有件事,想要拜托你"

艾麗娜莉茲一開口,就這麼說了.

克里夫的事情,這部份早就已經知道了.

就是艾麗娜莉茲這一年里也在煩惱的事情.

不可能沒有煩惱的.

"那個,說出這樣的事情,雖然對克里夫有點抱歉,但果然,還是有點擔心"

艾麗娜莉茲的嘴里一邊冒出白煙一邊這麼說.

以她的角度來看,克里夫還是個小孩而已.雖然是心愛的丈夫,但也抱著一點弟弟或小孩的感情吧.

因為這份感情的影響,當然會感到擔心吧.

"所以說,可以幫我跟著他一起去嗎?"

"這樣好嗎?"

反射性的這麼回答.

艾麗娜莉茲應該是決定尊重克里夫的想法才對.

"只要在一開始幫忙注意一下就好……上軌道是很重要的事對吧? 克里夫雖然是個很能干的孩子,但是要和許多人打好關系這點,不管怎樣都不太擅長……"

看起來是那麼怕生的小孩子嗎…….

不是,但是我懂.

確實克里夫有些地方是這個樣子.

結果來說,到畢業為止,都沒有除了我們之外的朋友,所以我懂.

即使到了米里斯神聖國,即使受到周圍的排擠,也孤單人一全心全意努力的克里夫…….

啊,糟糕,總覺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不過,我也約好不會幫忙了呢"

我也希望克里夫能成功.

希望能夠在米里斯教團里充份地向上爬.

就算沒有爬到頂點也沒關系,所以希望克里夫能行所當行,止所當止.

即使撇開為奧爾斯蒂德尋求同伴的事,作為一名朋友,我也打算為他加油.

但是,說好不會幫忙了.

或許沒有實際這麼說過,但是在一年之前,同意了他所說的話,那就代表了這樣的意思.

"不能做點什麼?"

"…………"

"真的只要一開始就可以了唷.就算什麼都不做,只要克里夫煩惱的時候陪他商量一下,像這樣子的形式也……"

"嗯-……"

這是男人之間的約定,之類裝模作樣的發言我沒有打算要說.

我也很擔心克里夫.

他雖然很有實力,但也有不擅長的事情.

而那不擅長的事情,可能就會成為最初的難關.

無法越過最初的難關,沒有發揮出自己優秀的一面,而失魂落魄的克里夫.

我不想看到.

那樣的話,就在一開始幫點忙說不定比較好.

克里夫說不定會不太高興就是了.

但是,朋友的力量,也算是自己的力量吧.

克里夫在學校里取得了,有困難的時候能夠幫助自己的存在.

這樣來想的話,我的幫忙也可以說是克里夫的力量吧.

當然,幫忙不能幫過頭就是了吧.

"……"

好.

拿定主意了.

但是,這樣下去奧爾斯蒂德的召募同伴那邊沒問題嗎.

克里夫去米里斯的期間,原本是打算到王龍王國那邊展開活動的.

也和愛莎這樣講了,以此為前提行動了.

要去的地方變更為米里斯的話會有些問題吧…….

要在做為米里斯教團的根據地的米里斯神聖國里開設紮諾巴商店會很困難吧.

不過,只是先設立傭兵團的話,應該沒問題才對.

總之先設立傭兵團,預先收集人才與情報.

商店的方面,等克里夫成功之後,再重新布局就好了吧.

"我知道了,我也去米里斯吧"

"……! 謝謝,盧迪烏斯!"

艾麗娜莉茲其實是很想自己去的吧.

想要將克萊普托付在我家,去米里斯神聖國幫助克里夫的吧.

不過,她肯定也有跟克里夫約定好吧.

要在家中,一邊養育克萊普,一邊等他.

"不過,要不要幫助克里夫,我自己會判斷,這點就麻煩你了"

"這我當然知道"

艾麗娜莉茲安心地撫著胸.

為了支持丈夫,而到處奔波……嗎.

當然我也不是對自己的老婆有什麼不滿…….

不過,果然是個好女人呐,這家伙.

────

送別會結束了.

帶著醉倒的三名妻子回來,讓她們回到各自的床上睡.

而孩子們早已經就寢了.

能夠像這樣放著年幼的小孩不管喝到醉醺醺的回來,也是多虧了莉莉婭與愛莎呢.

為了道聲謝,而再次回到了客廳.

畢竟有艾麗娜莉茲的事情,也打算和愛莎討論一下下個分部的准備.

這麼想著踏入客廳的時間,一股沉重的空氣襲來.

在這次送別會的途中離席的諾倫.

負責看家的莉莉婭和愛莎.

三個人,用艱澀的表情,面對面看著.

"怎麼了嗎?"

"啊,哥哥……稍微,這個"

放在三人面前的,是一封信.

伸手拿起來看.

寄件人的名字是"拉特利亞家".

我記得.是簡妮絲的老家.

看來信總算是從米里斯神聖國送回來了.

雖然是寄給我的卻已經被開封了,不過算了吧.

看了里面,有一封信.

'閣下的報告已經受理.

吾女簡妮絲陷入心神喪失狀態之事.

命令閣下盡速將簡妮絲帶回我拉特利亞本家.

要是在場的話,諾倫.格瑞拉特以及愛莎.格瑞拉特也請一並帶來.

拉特利亞伯爵夫人克蕾雅.拉特利亞’

非常簡短的文章.

簡單扼要.

不,要說這個是信的話,稍微有點問題呢.

這個是,命令書.

"事到如今才將這種信……"

我停下了想說的話.

仔細想想,我寄出信是約5年前的事.

從這里到米里斯神聖國非常遠,騎馬也要花上二年.

這個世界的郵政不怎麼發達.

信在奇怪的地方打轉的事也有可能發生才對.

送信人受到魔物的襲擊之類的,而使信本身消失的可能性也存在.

所以說,信花上5年送回來,或許可以說是妥當.

"咦? 信,只有這些?"

"是的,只有這些"

莉莉婭回答我.

寄來了其他的信,並且被隱藏起來之類,看來是沒有這回事.

"是這樣嗎……"

寄給要花上幾年才能送到的對象來說,還真是相當簡短的信.

不對,或許正因為如此.

拉特利亞家應該也知道信會跨越很長的一段距離.

考慮到恐怕會寄不到的可能性,而寫了許多封才對.

寫著像命令書一樣簡短的內容,也是為了避免寫太長而讓真正想傳達的事情沒有傳達到的事情發生……這樣思考的話相當合理.

用命令語氣來寫,也是因為無論如何都希望能回去吧.

"唉……"

"……外婆,一點也沒變呢"

……雖然我這麼想,不過妹妹二人的反應卻不是這樣.

諾倫明顯地歎了一口氣,愛莎用冷淡的表情看著信.

兩個人都是,一輩子也不想再聽到這個名字,一樣的表情.

看到二人的反應,看來這個名叫克蕾雅的人,就是會寫出這樣的信的人吧.

"……"

猛然一看,連莉莉婭也一臉苦澀.

是這麼討人厭的家伙嗎,這個名叫克蕾雅的人…….

沒見過面所以不清楚.

"少爺打算怎麼處理呢?"

我在看的時候,莉莉婭收起了表情,向我這麼問.

我的答案已經決定好了.

剛好,正想要一個去米里斯的藉口.

順水推舟吧.

可說是Nice Timing.

"大致上,不照這封信所寫的,將母親帶去米里斯不行吧"

"……"

"……"

姊妹和義母之間,互相使了眼色.

好像講了什麼不對的話.

就對這個名叫克蕾雅的人這麼不行嗎.

但是,聽到女兒喪失記憶變成了廢人狀態,不管是誰都會想見一面吧.

畢竟是親人.

想要尋找簡妮絲這點,他們也是一樣的才對.

雖然簡妮絲好像是離家出走的狀態,即使如此也因為保羅的話,而讓拉特利亞家對菲托亞領地搜索團提供資金援助了.

姑且,也算是有恩.

而且在米里斯國內也算是有力,我也事先照個面會比較好吧.

"嘛,反正,我是想總有一天要去米里斯的.

也算是順便.

關于工作方面也是剛好吧"

"哎,等等啊,哥哥.下個月開始不是要去王龍王國的嗎?"

愛莎慌忙地這麼說.

當然,原本是這麼打算的.

在王龍王國成立傭兵團,與死神蘭多夫與王女班妮狄克打好關系,讓他們成為能夠維持紮諾巴商店的出資者.

愛莎為了幫忙這些,下了不少工夫.

阿蘇拉王國的時候也是這樣,不過傭兵團分部的成立是愛莎親自進行的.

她和她在現場所挑選出的人才一起,成立了傭兵團.

接著,傭兵團大約一個月上了軌道.

第二個月時,傭兵團就能夠離開愛莎的控制,獨立開始運作.

有如魔法一般的高明手腕.

"既然寄來了這樣的信,還是早一點比較好吧.米里斯那邊優先……順便也向外婆打個招呼吧"

"哎-……"

愛莎露骨地露出了不滿的表情.

明明幾個月前才剛渡過了成人式,她這個地方還是沒什麼變.

"……哥哥,我,並不想去"

諾倫這麼說了.

斬釘截鐵地這麼說了.

不是不去,也是不能去,而是不想去.

也不是像愛莎一樣不滿的表情,而是用認真的表情這麼說了.

"學校正是重要的時期,而且也有學生會的事.沒辦法空出數個月來"

"…………嘛,也是呢"

既然我畢業了,就代表諾倫成為最高年級了.

剩下1年.不好好地上課,好好地考試,好好地畢業不行.

和我不同,諾倫在6年里,都有確實地去學校.

要是中途放棄的話,諾倫這6年來的努力就白費了.

"那個,哥哥.我也是呢,就是……對了,米.因為要幫哥哥最喜歡的米收成所以不能去!"

愛莎好像剛剛想到的一樣這麼說了.

但是我可是知道的.

愛莎利用傭兵團的人在郊外犁出了一片田,在那里進行米的量產的事情.

還有已經設置了負責人並全權交給他處理,愛莎自己不太去田里的事情.

這些全部都知道.

所以說,把這個部份指出來,就能帶著一起去了吧.

但是,愛莎是很看心情的人.

勉強帶過去的話,要是只是適當的應付工作也會很困擾.

雖說如此,但要是愛莎不來的話,分部的成立也會很困難.

畢竟我一個人應該沒辦法做得很好吧…….

啊,對了.

也有帶到米里斯去,但是不見面的選項嗎.

"我知道啦愛莎,就這麼不想見面的話,我也不會勉強.

但是,至少一起到米里斯去吧.

拉特利亞家就我和莉莉婭小姐還有母親三個人去,你專心在傭兵團的事情上就好"

"……太好了.哥哥謝謝!"

愛莎眉開眼笑.

就這麼討厭嗎.

但是,莉莉婭也沒有指責這樣的愛莎.

平常的話,應該會責備這件事同時用手敲她才對.

"少爺我明白了.我將會與您同行"

莉莉婭雖然和往常一樣面無表情地低頭,但她本身好像也不太想跟克蕾雅見面的樣子.

從她的立場來思考,也不是不能理解.

簡妮絲是米里斯教徒.

她的母親,肯定也是米里斯教徒吧.

在米里斯教里,不知道為怎樣對待第二位妻子.

至少,不會受到歡迎的吧.

"莉莉婭小姐,有勞你了"

"不會,這是份內的事"

我一個人的話,沒辦法妥善照顧簡妮絲.

莉莉婭或愛莎.

最少也要帶其中一位去,不然就麻煩了.

"那,愛莎.因為這樣的事情,麻煩你從王龍王國切換到米里斯神聖國"

"遵-命.什麼時候出發?"

"對喔……等愛莎准備完成之後再出發就好"

要干脆就配合克里夫嗎.

雖然沒有特別的理由,但從轉移位置到米里斯還有一小段距離.

就算沒有什麼幫忙的打算,或許一起同行也比較好吧.

"那,就一個月以後"

"了解-"

雖然這麼說,外婆嗎.

是怎樣的人呢.

光從諾倫和愛莎的反應來看,有點害怕見面.

至于醉倒在床上的妻子們,就明天再告訴她們吧.

────

往王龍王國的行程變更.

下一個傭兵團分部要設立在米里斯神聖國.

愛莎雖然在抱怨但也開始幫我准備.

王龍王國用,這麼寫著的紙捆之外,又開始制作寫著米里斯用的紙捆.

只要看了那個,就能知道在各國里需要怎樣的人材了吧.

因為這次沒有國家當後盾,不管是要收集人才還是什麼的,都會花上多一點時間吧.

總之,先把目標放在半年左右.

到時候再認清究竟是上了軌道,還是有點太勉強了.

對克里夫,也姑且說了一聲.

偶爾的,碰巧的,接到了簡妮絲的老家的呼喚,所以一起去吧之類的.

克里夫雖然露出了苦笑,不過並沒有表現得不太高興.

"說來說去,我就覺得你會跟著一起來唷"

就是這樣.

能夠感覺到某種信賴一般的東西,包圍著安心感的一句話.

說不定,克里夫意外地也感到很不安.

明明紮諾巴的時候就說自己也要去,輪自己的時候卻不讓人跟.

意外地對我感覺不到友情什麼的.

明明就不可能是這樣呢-.

克里夫學長真是的.

接下來,這次要去米里斯的除了克里夫之外是4個人.

我,愛莎,簡妮絲,莉莉婭.

因為莉莉婭和愛莎不在,擅長家事的人變少了,所以希露菲留下來看家.

因為身為魔族,在米里斯神聖國里會被討厭,所以洛克希也留下來看家.

艾麗絲雖然似乎想去,但是莉莉婭強烈的反對.

艾麗絲夫人不要去拉特利亞家比較好,絕對會吵起來的,這樣.

其中的真意並不是很清楚.

但是,從莉莉婭的話里可以認知到,拉特利亞家的克蕾雅這號人物,是個相當難以伺候的人.

那種人還是不要跟艾麗絲見面比較好,這部份能夠理解.

和簡妮絲的老家交惡也不太好玩.

而且帶著沒斷奶的嬰兒旅行也很辛苦呢.

就是這樣,所以艾麗絲也放棄了.

變成了罕見地,妻子一個也沒跟來的狀況.

……嘛,偶爾也會有這種時候吧.

────

就這樣著手進行准備,就在即將出發的那一天.

確定希露菲懷孕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20.5卷 間話"成人式"     下篇:第20.5卷 第二百十六話"接下來往米里西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