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十七話 “克里夫,返回故鄉”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十七話 “克里夫,返回故鄉”

抵達米里斯神聖國的首都米里西奧了。

也很久沒來這座城市了。

設置轉移魔法陣的時候雖然也有到米里斯這個國家來,不過並沒有進入首都。

所以說,這是人生中第二次呢。

上次前來時是從北方進入,當時的風景現在仍然記憶猶新。

從藍龍山脈上延伸出的河流注入湖泊、湖泊中央浮著純白的白宮,沿著河岸並排著金色的大聖堂、和銀色的冒險者公會。

還有像是要把城市包圍起來一樣聳立著的七座塔,以及一望無際的草原地帶。

……啊。

“尊嚴與和諧。二者兼具,這個世上最美麗的都市是也”

這麼一回事呢。

景色就和過去讀過的書里所解說的如出一徹,所以不由得想起來了。

哎呀真是懷念,咦,是什麼書來著。

啊對了對了,冒險家.布拉迪坎德所寫的‘走遍世界’。

現在想起來雖然是很厲害的名字,不過到底是誰寫的呢。

在旅行的途中,從來沒聽說過叫布拉迪坎德這個名字的冒險者的傳聞。

是相當久遠以前的人嗎。

為什麼保羅會有那樣的書呢。

嘛管他的。

從南方望去的米里西奧,果然也很美麗。

拜高聳的塔與城牆所賜,完全看不見多余的東西。

只有一座莊嚴的白銀之城一閃一閃地映射著光芒。

城牆將城以外的事物都給遮蔽了起來,更突顯著城的美。

Simple is best。

“沒錯呢、這個城市是世界上最漂亮的”

喃喃地這麼說的是,克里夫。

自言自語好像被聽到了。

“但是,它的內部,肯定是世界上最肮髒的”

克里夫的瞳孔中,只映照著白宮。

對現在的他來說,那座美麗的城堡或許是帶來壓迫感的存在也說不定。

那可是之後,將會成為戰場的街道。會這麼想也是當然的吧。

實際上來看,我想阿蘇拉王國的內部也很肮髒。

不管是艾麗愛爾,還是其他的貴族們,大多數骨子里都很肮髒。

但是阿蘇拉王國不管怎麼說,在外部也有許多肮髒的部分。

並沒有像米里斯神聖國這樣,將外表修築得光鮮亮麗。

從這點來看的話,米里斯這邊確實是很肮髒呢。

“…………克里夫學長”

“已經不是學長了吧?”

“克里夫……有什麼需要的話,就跟我說吧”

這次,我位于輕松的立場。

我想保持輕松地,成為克里夫的力量。

只要像去便利商店買瓶果汁什麼的,這種程度就好。

“那,總而言之……先用馬車把我送回家吧”

“好,遵照未來的大司教大人的吩咐”

那一天,克里夫回到了米里西奧。

久違了10年的一件事。

────

米里西奧有4個入口。

上一次是從冒險者區進入的。

理由記得是因為城外的人從除此之外的入口進入的話,會發生麻煩的事情,這樣子。

不論如何,我還記得繞著城牆走,從最熱鬧的出入口進入的這件事。

這次也是一樣。

不過,因為這次有克里夫在,沒必要拘泥于入口。

單純是位于南側的冒險者區入口,離我們最近。

只不過,頂多也就是很近而已。

比起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穿梭,還是在人少的外圍上跑,時間上來得比較快吧。也就是欲速則不達呢。

但是,克里夫說了。

“想看一下多年不見的街道”

這樣呢。

不管怎麼說,都是久違的故鄉,十年不見的故鄉。

雖然接下來大概會在這住上幾年吧,不過今天這個日子是特別的。

從入口回家的路途上,感受到某處和過去一樣,某處又和過去不同,沉浸在鄉愁之中。

能夠如此的機會並不算多,而現在就是那個機會。

“了解”

就因為這樣,我聽從克里夫的話,從正面將馬車駛入。

“好懷念啊……”

克里夫在通過米里斯的美麗大門時,悄悄地這麼說了。

克里夫是神聖區出身的,聽說不怎麼常到冒險者區來。

雖然如此,又為何看到冒險者區的門,眯起了眼睛。

應該是有什麼值得回憶的小插曲吧。

我待在這個城市的時間,也不過就一個禮拜左右而已。

能夠想起來的幾乎都是保羅的事。

要是深入去回憶的話可能會流出眼淚來,不過除此之外並沒有算得上是回憶的回憶。

所以說,看著四周圍腦中所想的是未來的事情。

關于接下來,要在這座城里設立的傭兵團的事。

四周圍冒險者絡繹不絕。

和阿蘇拉王國相比獸族和長耳族這類種族比較多。

雖然有各種階級的冒險者,不過只要看一眼服裝就大略能夠明白。

身著顯然是中古裝備的15、6歲少年少女是剛入門的新手。

身上穿著全新裝備的是,18歲上下的初級。

20幾歲新品與舊品混著穿的是中堅。

全身包著乍看之下非常老舊,但實際上是像是魔力付與品的東西,或是相當高級的東西的是老手。

盡管有各式各樣的職業,不過畢竟是米里斯教團的勢力范圍,治愈魔法師很多,魔法師很少。

在魔法都市夏利亞里,有很多身經百戰的戰士、劍士,還有剛出道的魔法師。

由魔法大學出生的冒險者志願的魔法師之卵,被老練的戰士們給挑選挖掘一樣的形式。

種族大多是人族和獸族。

獸族之所以會這麼多,跟莉妮亞和普爾賽娜長期居住有關系吧。

在阿蘇拉王國的首都阿路斯里,不管左看右看都是一些新人。

因為學校的種類很充足,職業上也沒有特別偏重哪邊。

不過,種族幾乎都是人族。

人族以外的種族,大多是中堅或老手,早早就會離開王都。

在米里斯的冒險者在種族上與階級上會如此分散,是因為和大森林很接近吧。

大森林里獸族、長耳族、小人族、炭礦族這些種族的新手們會南下、

而米里斯這邊累積了實績的冒險者,則會往魔物比較強的大森林北上。

但是因為大森林里沒有冒險者公會,所以才會將米里西奧作為據點。

在更老練的冒險者里,也有在一年當中往來米里西奧與砂石港的人在吧。

以結果來說,有著冒險者公會本部的這座城市,就平均地停留了各種冒險者。

接著,在這種地方,該怎麼成立傭兵團呢。

在阿蘇拉王國時有艾麗愛爾的人脈加持,事情進展得很輕松。

在那個國家里,充斥著‘劍士’、‘商人’還有‘貴族’。

進過劍術道場卻沒有成為士兵、也沒有成為冒險者,也沒辦法靠關系教別人劍術的平民。

作為商人的孩子出生,一路以商人為目標努力過來,店卻被長子給拿去,除了獨立沒有其他選擇的人。

還有,進行過全面性的教育,但沒有成為家督也沒有老婆,下級貴族的三男、四男。

一試著招募人材之後,不可思議地就建立了各方面的人脈,以士兵難以達成的工作為中心充分地活躍。

最後由艾麗愛爾所介紹的上級貴族的五男擔任了分部長。

哎呀-,要任命那個五男當分部長的時候進行了面試,相當有趣呢。

愛莎和二人組帶著三角形的帥氣眼鏡,問著“你、到來我們這邊之前有二年的空白,這期間你做了什麼?”之類的問題。

回答是“隱瞞身分,積極的和平民進行交流。透過這件事,能夠了解文化的差異,同時還學到了一個一個充分了解工作伙伴的重要性”。

應答相當條理分明,讓人覺得“喔、就是他”。

實際上,處理人事的能力也很高。

不但熟知貴族與平民的生活、文化差異,團內發生糾紛時,也能理解雙方的說詞並引導解決的家伙。

那就交給你了唷。

比我還優秀的人。

嘛,這件事就先不談了。

總之也要在這個國家里好好地組織起傭兵團。

人材、分部長。

還有傭兵團的方向性。

愛莎雖然列了一些筆記,不過還是要看過現場之後再下判斷。

是故,她也和我一樣,朝著四周東張西望。

然而,光看這里的情況就下判斷也太倉促了。

這里是冒險者區所以冒險者很多,不過還有神聖區及商業區,以及居住區。

比起冒險者,以當地人作為對象肯定是比較好的。

看過神聖區跟居住區之後再下結論吧。

“之前來的時候沒有注意到……不過有各種的種族呢”

“因為離大森林很近嘛”

這麼說的同時我也看了看四周。

真的是有各是這樣的種族在。

看起來頂多10幾歲的小人族、有著像枯木一樣細長手腳的長耳族。

獸族也有各種人在。狗、貓、兔、鹿、鼠、虎、狼、羊、熊……。

突然想到,那些家伙看到被當成家畜飼養的牛或豬時,難道什麼感覺都沒有嗎……。

不不,就和人類看到養在動物園里的猴子時,沒什麼特別感覺一樣。

畢竟是不同的生物。

“啊-,啊-……!”

“啊、等等、站起來會很危險……!”

猛然轉頭一看,簡妮絲站在馬車上。

愛莎慌張的讓她重新坐下的時候,在搖搖晃晃的馬車上指著某個東西。

在她手指另一端的是,猴子。

啊不失禮了。

是有著猴子一樣臉孔的男子。

說起來,獸族里好像沒有類似猴子的。

也就是說,這個世界里猴子是很稀奇的嗎。

看簡妮絲那麼高興的指著。

嗯,那個猴子,好像在哪里看過呢。

也就是說,哎呀,不是獸族而是……。

“……啊”

“喔喔!? 這不是簡妮絲和前輩嗎! 你們怎麼會在這里啊!”

那不是魔族基司嗎。

────

“哎呀-,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地方遇到呢”

基司看到我們之後,馬上就坐上了馬車。

簡直毫不客氣。

好像要說這是自己的馬車一樣。

“偶然還真是可怕啊! 說來你們怎麼會來這里呢!”

基司對遇到我們似乎高興的不得了。

笑容滿面的。

能夠讓人這麼高興,我也覺得有點開心。

“一半是工作,另一半是為了家里的事”

“是嗎是嗎,順便一提我啊,可是可歌可泣的──”

明明沒有問起,基司還是把在夏利亞分別之後的事情告訴了我們。

基司、塔爾漢特、薇拉、希拉四個人,和預定一樣抵達了阿蘇拉王國。

在那里將吸魔石變賣,取得了莫大的財富。

薇拉和希拉用那些錢從冒險者身分引退了。

之後似乎回到了原本所住的地方。

雖然不知道之後如何,不過基司說既然有錢,應該會開始從事買賣吧。

接著,基司這一邊,不知道該不該說是意料之中,沉迷到賭博里了。

雖然我不太清楚,不過阿蘇拉王國里有條賭博街,似乎一頭哉進那里了。

基司本身原本就是個喜歡賭博的家伙,不過好像手上一有錢就會松懈下來。

基司在僅僅數個月里,就將得手的钜款像冰塊熔解一樣化成泡影了。

“哎呀,那個時候可真是不得了啊,身上的衣服全部賭掉了呢,簡直是只剩下沒拿命去賭的狀態”

要是就這樣下去,肯定會被扔進水泥里變成消波塊吧。

這時候出手相助的就是塔爾漢特。

那時他差不多要前往下次的冒險,去向基司打個招呼的時候,正好撞見了這個情況。

塔爾漢特雖然愣住了,但還是賣掉剛從工房做出來的護手,幫助了基司。

使用了吸魔石的護手,好像全部的財產都投入了開發費的樣子。 (蘭多夫表示:好像有點好用)

拜此所賜二人身無分文。

二人在物價高的阿蘇拉王國待不下去,于是開始往南方旅行。

要是我的話,肯定不會去幫助這樣揮霍金錢的家伙,也不會一起旅行,不過塔爾漢特和基司也認識很久,肯定也有互相幫助過吧。 (莉妮亞:Boss真是口是心非呢喵)

塔爾漢特也反過來被基司幫助的情況,之類的。

嘛,友情呀。

接著二個人,從充滿內亂氣息的西隆,通過傳聞有參與內亂的王龍王國,接著回到了米里斯。

就像回到老巢一樣。

之後,塔爾漢特回到了思念的炭礦族之里,留下了基司一個人。

“那個家伙,回到故鄉去,是想干什麼啊”

基司雖然如此發牢騷,但我多少能夠明白。

經過了漫長的旅行之後,偶爾也會突然地感覺想看一下家人吧。

即是所謂的思鄉病。

七星所罹患的病呢。

“基司不回去嗎?”

“我? 說什麼蠢話。回去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可一點也不有趣”

是這樣嗎。

我可是不論何時都思戀自己的家的。

希露菲那摸了之後能夠恢複體力的胸部、洛克希那摸了之後一定時間內幸運值上升的胸部,還有艾麗絲那摸了之後時間就會飛逝的胸部。全部都只有在家里才有。

“那家伙看起來也是對自己的故鄉有不好的回憶就是了呢”

“那說不定就是為了彌補那個不好的回憶才回去的唷”

就算過去發生了什麼,經過了歲月之後,也會變得很不一樣。

10幾歲時絕對無法容許的事情,20幾歲時也會變得能夠原諒,到了50幾歲的時候就會覺得無所謂了。

塔爾漢特也是因為想法跨過了一個階段,為了重新確認某個東西而回去的也說不定。

“嘛,就不管塔爾漢特了,我要在這里重新展開冒險者事業”

基司在與塔爾漢特分別之後,好像又在這里開始了冒險者活動。

只不過完全賺不到錢的樣子。

畢竟是魔族,又沒有戰斗能力。

“那,前輩又是為了什麼來這里呢?”

“因為母親變成了這樣的狀態,收到了老家那邊的呼喚呢。送朋友來時,順便露個面”

“嘿唉……簡妮絲她的老家嘛……”

基司很同情似地看著簡妮絲。

簡妮絲的表情雖然和往常一樣呆滯,不過看起來心情比平常好。

因為基司在吧。

“嘛,雖然我也聽說過簡妮絲的老家是怎樣的地方……不過我想不會發生什麼愉快的事情喔……?”

“……你聽說的是怎樣?”

“詳細不太清楚,聽說是個死板的家族”

基司聳了聳肩。

這種程度的情報,在來之前就知道了。

不過,不去不行吧。

“啊,馬上要到區境了嗎。抱歉啊,停一下。魔族的我要是進入神聖區的話,會很慘的呢”

因為基司這句話,我停下了馬車。

基司則馬上俐落地從馬車上跳下來。

“那麼,要是會繼續留在這一陣子的話,還會再見面吧。掰啦,前輩”

基司揮了揮手,往巷子走去……。

走到一半,又回過頭來。

“前輩! 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要問什麼?”

“在那個迷宮里保羅說過的話,你還記得嗎?”

迷宮里的話。

記得的很多,但是有一句印象特別深刻。

大概,是指那個吧。

“記得”

這麼說完,基司滿足似地點頭,轉回身子。

突然遇到的熟人,又突然的離去了。

應該真的是偶然的相遇吧。

但是,說是偶然,在正緊張的時候能碰到認識的人也很令人開心。

我這麼想著,將腳踏入了神聖區里。

────

抵達克里夫的家的時候,太陽已經西下了。

克里夫的家,是比想像中還要普通的房子。

普通的透天厝,適合給3到4人的家族居住,小而玲瓏的房子。

就算和隔壁的房子交換也看不出來。

話說回來,神聖區里,並列著幾乎相同外型的房子。

說是教皇的家所以預期會是像艾麗愛爾那樣,不過不如預期。

“還真是意外的小呢”

“在教團本部的聖職者,每個人都會分配這種房子。只不過,祖父在本部那邊也有自己的房間,所以這里沒有在使用呢。”

克里夫沒有對我失禮的話感到不滿,而進行了說明。

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公司宿舍呢。

“多謝你送我過來。已經很晚了,在這里住一晚吧”

對于克里夫的提案,我在腦中很快的考慮了一番。

簡妮絲的老家,位于居住區。

也就是說,現在過去還要再花一點時間。

在半夜造訪可能會打擾到對方。

而且就穿著旅行的衣服拜訪,給人的印象也不太好吧。

到冒險者區投宿,明天再去拜訪也可以……不過這樣就多費工夫了呢。

“也是呢,麻煩你了”

我接受了克里夫的提案。

卸下行李,將馬帶到馬屋,馬車放入倉庫的時間,其他成員將行李搬進里面。

但,在我操作馬車的瞬間,門中冒出像白煙一樣的東西。

“哈啾!”

刺鼻的氣味碰到了鼻子,愛莎可愛地打了一個噴嚏。

“咳咳……真慘呐……爺爺好像都沒有來打掃過……”

克里夫用布遮住了口鼻一帶,顯得很狼狽。

說不定是想說克里夫還不會回來所以就放著不管。

總之,家里面布滿了灰塵。

“雖然算不上是讓我們住的謝禮,不過打掃之類的就幫你一下吧……讓愛莎來幫”

“嗯嗯,不好意思呢……咦?”

“哎,我?”

愛莎突然大喊,簡妮絲也用責備的眼神看著這里。

不對,簡妮絲只是面無表情而已。

不過,視線里感受到了想法。

愛莎也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啊。

難道我有曾經放你一個人打掃嗎?

有呢。一直都是呢。老是拜托你呢。

感激不盡啊……。

“呀,當然是開玩笑的喔? 我也會幫忙的喔?”

“當然啊”

深夜的大掃除開始了。

窗戶全部打開,用風魔法一股作氣地將大略的灰塵給吹出去之後,快速地掃過。

接著,將要用到的房間用濕毛巾擦過。

考慮到好幾年沒有使用,床和毛毯也用熱風事先殺菌了。

廚房之類的也相當的髒,不過愛莎一個人處理完了。

也就是說,我和克里夫整理客廳的時候,愛莎就把要使用的房間大致打掃完了。

用平常的三倍速度。

紅色彗星愛夏亞啊。

(譯注:愛莎日文アイシャ,夏亞日文シャア,合在一起而已)

之後,利用旅行剩下食材,吃了簡單的晚餐。

“克里夫學長。恭喜你回家”

“還早呢。還要先去見祖父”

一邊用水干杯,一邊吃著肉干和湯。

以家庭料理來看,稍嫌有點簡陋,不過也就只能這樣了吧。

剩了一堆食材下來也很困擾,所以才打算吃掉。

“盧迪烏斯你們,明天怎麼打算?”

“總之先去拜訪一下拉特利亞家”

“是嗎,那晚上會住在那里嗎?”

“我猜多半會那樣吧”

雖然有各式各樣不好的批評,不過姑且也是簡妮絲的老家。

稍微住上一陣子也不會有問題吧。

為了准備設立傭兵團分部,還有觀察克里夫的狀況,有各種事情要忙,待在拉特利亞家里或許會比較難以自由行動也說不定……不過不去看看的話就無從得知。

弄不好的話,只打個招呼,住到別的地方也可以。

“那,不請個擅長家事的人來不行呢……”

“有需要的話,讓我家的愛莎每隔幾天來一次吧?” (盧迪你不要真的把愛莎當傭人啊啊啊)

“不,不用。你們也很忙的吧,而且我心中也有人選了呢”

克里夫聳著肩這麼說了。

────

就寢時,我們借了客房來用。

在並不是那麼寬敞的房間里。一家人在一起,排成川字形的就寢。

……雖然這麼想,不過我和愛莎的身體都是十足的大人了。

床鋪本身也很小,沒有讓三個人並排睡的空間。

因此,床鋪就給了簡妮絲,我和愛莎睡在地板上。

用向克里夫借來的毛毯和床墊鋪好床。

因為地板上鋪著毛毯,所以和露宿比起來不算什麼。

將頭放到枕頭上躺下來。

然後,和不知何時在我面前鋪好床的愛莎四目相交了。

“哎嘿嘿,和哥哥睡同一張床,要是和希露菲姊說的話就要吃醋了呢……”

“在旅行的途中,常常這麼做吧”

“嗯。但是怎麼說呢,哎嘿嘿”

愛莎是覺得在家里打地鋪很有趣嗎,滿足地笑了。

相當可愛的笑容。

要是是希露菲的話,不知不覺就會變得恍惚,然後抱上去了吧。

希露菲也會偷偷地靠到我身上來吧。

不過對愛莎沒有感到沖動,她也不可能會特別來對我摩蹭。

我喜歡愛莎,愛莎似乎也喜歡我。

但是,互相都沒有追求著那種接觸。

真是不可思議的感覺。

明明那麼的可愛呢……。

“突然問這個有點奇怪,不過你啊,對莉莉婭小姐以前所說的事情,現在是怎麼想的?”

“媽媽以前說的是,是指什麼?”

“要你服侍我的事情之類的,或是要你做這個做那個之類的,這些事情”

聽到這個,愛莎露出了不知所云的表情。

然後,突然像陷入思考一樣把手放到了下巴上。

“嗯-,也沒有特別討厭唷……不過,多半,和希露菲姊,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同。有什麼地方……是什麼地方呢……”

“沒關系我知道了。說得也是呢,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呢”

雖然是很模糊的對話,但不知為何能夠傳達。

感覺好像有一樣的感受。

“嗯嘿嘿,這樣講就能明白,所以我最喜歡哥哥了-”

(譯注:原文そゆとこわかってくれるから,我懷疑是錯字所以這樣翻,有錯請指正)

愛莎一邊這麼說著,一邊一點一點地朝我貼近,身體貼在了一起。

既溫暖又柔軟。

真是個好抱枕。

“……人家也有一天,會想要愛上某個人,生個小孩子呢”

正在享受觸感的時候,愛莎突然像是一時想起一樣這麼說。

是關于“有什麼”,的內容吧。

“怎麼樣。你不這麼想嗎?”

“會是怎樣的對象呢……”

愛莎的戀人嗎。

無法想像呢。

是優秀的類型呢,還是不可靠的類型呢。

愛莎的話不管是怎樣的對象都能合得來吧,但是愛莎也不像是會喜歡對方到無論如何都要在一起。

愛莎平常來往的是怎樣的人來著呢。

傭兵團里……獸族很多呢。

要把愛莎交給那些像野獸一樣的家伙?

我可不會把妹妹交給一個默默無名的小角色唷!

(譯注:這里有一個日文梗,一般來說應該是馬の骨とも分からない,作者將馬改成了犬)

要是問一下奧爾斯蒂德的話,應該就能知道愛莎會和怎樣的人結婚了吧……。

嘛,還是別問好了。

要是聽到會孤單一生的話,會覺得很可憐吧。

啊,對了。

睡覺前先確認一下。

“愛莎,明天,要帶母親回去老家……那你呢?”

“…………”

愛莎在我的手腕中扭動,拉開了距離。

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我會去唷。都被媽媽那樣三申五令的拜托了”

“是嗎……”

“嗯”

聽到愛莎這樣堅決的回答,我也安心了。

明天要去簡妮絲的家拜訪。

為了在那里概略地對話,建立一下關系……。

但是要一個人去那種高規格的家里,怎麼說都有點不安。

在那之後,要去設置傭兵團的分部。

有拉特利亞家的關系在的話,感覺也會很順遂。

希望能好好地熟悉這塊土地。

“那,接下來就拜托了”

“知道了。交給我吧”

“真的是,幫大忙了呢。今天的清潔也是,謝謝你呢……那麼,晚安”

“嗯,不用客氣…………晚安……呼啊”

聽著愛莎發困的聲音,我也闔上了眼皮。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一話「難道是: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