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十八話 “拉特利亞家”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十八話 “拉特利亞家”

簡妮絲的老家很大。

該說是和預料一樣的感覺嗎。

高大的正門,門的兩側有獅子的雕像,從正門到入口連接著長長的石砌步道,步道的中間有噴水池,還有被修剪成奇怪形狀的草坪。

以及,在其深處座落著潔白美麗的豪宅。

說到貴族的家的話,就是這種感覺呢。

和那種印象,簡直如出一徹的感覺。

地點是居住區的,貴族街。

而且是里面特別高貴的人的宅邸並排著的地方。

和阿蘇拉貴族街的氣氛有幾份相似。

話說回來還真是很大的房子。

雖然克里夫的家有些失望,不過簡妮絲的家就跟想像中一樣。

只不過,我在阿蘇拉王國也有一間這種房子。

因為是艾麗愛爾送的,不是什麼值得拿來炫耀的東西,

不過是和這棟差不多的房子。

雖然這邊有著莊嚴的氣氛,不過比起應該豪華是同一個等級的。

所以說沒有什麼好怕的。

我可沒有在發抖喔。

“唉……”

旁邊,愛莎歎了口氣。

用厭惡的表情看著宅邸的方向。

現在,我們在門前等候著。

身穿從家里帶來的貴族風格的衣服的我,和女仆裝的愛莎。

還有和我一樣,穿著貴族風格的服裝的簡妮絲。

我們向在入口處似乎是衛兵的人要求幫忙傳話。

原本打算要把信給他看,不過衛兵一看到簡妮絲的臉就飛奔到屋子里了。

然後,沒有回來。

“那個啊,哥哥,先給你個忠告,外婆可是超級討人厭的人喔”

“…………聽過好幾次了唷”

忠告好可怕。

不過,我想我自己是對討厭的家伙有耐性的那種人。

因為我自己生前就是最差勁的家伙呢。

和那個一比,大多數的人都能夠容忍了。

所以說應該沒問題的。

假設是我無法忍耐的等級的對手好了,

轉述一下簡妮絲的近況,至少也能一起傷心難過一下吧。

雖然沒辦法再進一步也說不定,不過這樣就很足夠了。

“啊”

想著這些時,有幾名男女從屋子里回來了。

不光是之前的衛兵。

還有像女仆的人,以及像管家的人。

全員12名左右快步地朝我們過來。

女仆們在門前,道路的一端上排成了二列。

管家站在正面,挺著身子面向我們站著。

有錢人系的漫畫我看得很多,這是“迎接的陣形”。

在阿蘇拉王國也常常看到。

衛兵打開門之後,管家深深地一鞠躬。

和其配合,女仆們也低下了頭。

“簡妮絲大人。歡迎您的歸來。我等皆誠心誠意地恭候著您”

頭朝著簡妮絲低了下來。

不過,簡妮絲還是老樣子,掛著恍神的表情,沒有看他們。

“那麼,盧迪烏斯大人。大夫人正在等您。請往這里”

“好的。麻煩你了。”

管家對此並沒有在意,朝我行禮之後,為了帶路而轉過身。

對愛莎一句話也沒說。

大概是將女仆打扮的人當成女仆來對待吧。

那麼,應該先讓愛莎穿別的衣服呢。

像是我的妹妹的衣服。

輕飄飄的洋裝。

一邊思考著這些事情,一邊通過了長長的道路,從玄關進入其中。

里面果然擺滿了高級的家具。

當然,無法和阿蘇拉王城或佩爾基烏斯城比擬,不過我想品味並不壞。

“請在此稍候”

被帶到的地方,就是所謂的接待室。

面對面的沙發,房間角落放著的花瓶。房間的另一邊站著的女仆……。

既然叫我們稍後,當然沒有大夫人的身影。

不過這意味著正等著我們旅途的結束,現在在做出面迎接的准備就是了。

總而言之,我先讓簡妮絲坐了下來。

接著,自己也在旁邊坐下。

猛然一看,愛莎正站在椅子旁邊。

“愛莎也坐吧”

“哎? 但是,我想還是不要坐比較好”

“你可是我的妹妹,在這里應該也算是客人。坐吧”

“…………嗯”

聽了我的話,愛莎坐到了簡妮絲的身邊。

“……”

就這樣,三個人不發一語地等著。

這種時候,就想起了和飛利浦面試的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薩烏羅斯突如其來地登場,大呼小叫之後又回去了。

真懷念呢。

要是能像那時候一樣漂亮地應對就好了……。

薩烏羅斯的時候是怎麼做的來著呢。

的確,是先一步報上名號。

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把主動報上姓名當作是禮儀的。

這次也這麼做吧

“大夫人,這邊請”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們打開了。

進來的是金發中夾雜著白發,看似有些神經質的老婆婆。

還有穿著類似醫袍的東西,中年肥的胡子男。

至于誰才是大夫人,不用問也知道。

我馬上起身,將手放在胸口輕輕地點頭。

“外婆您好,初次見面,我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今天──”

“……”

外婆看也不看我一眼。

從正在打招呼的我旁邊穿過,走到了能夠看見簡妮絲臉的位置。

然後,停在了距離一步的位置,上下打量著簡妮絲的臉。

感動的再會。

……我原本是這麼想的,不過克蕾雅突然歎了一口氣,用可說是冷漠的聲音這麼說了。

“的確是我女兒。安德爾,麻煩了”

語畢,胡子男動了。

穿過了我身旁,抓著簡妮絲的手讓她站起來。

然後,用手觸摸那空虛的臉。

“請稍等一下,突然的在做什麼啊?”

我慌忙地插話。

“啊啊,還沒自我介紹。在下乃擔任克蕾雅大人的主治醫生的人,名為安德爾.巴克雷”

“您多禮了,我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您是醫生嗎?”

“是的。今天正好是克蕾雅大人的看診日,說是剛好讓我看一下她的女兒……”

原來如此。

是這麼回事嗎。

克蕾雅婆婆,看到簡妮絲所以有點焦急了呢。

我懂我懂。

“既然是這樣的話,母親就──”

“誰告訴你可以坐下來!”

拜托你了,正打算這麼說的瞬間,背後傳來了斥責的聲音。

身體猛然一抖後轉頭一看,愛莎正慌張地從沙發上站起來。

“區區的一個女仆,在主人離席的時候居然還繼續坐著! 是誰這樣教你的!”

“非、非常對不起”

愛莎用像是要哭出來一樣的表情低下頭。

不對不對,等等等等。

怎麼會這樣。給我等一下。

步調好快。怎麼會無視我啊? 我會哭喔。

“是我叫她坐下的”

用強硬的語氣這麼說完,克蕾雅緩慢地轉向了我。

啊,糟糕,不小心說出“我”了呢……。

(譯注:常見的日文人稱問題,盧迪用的“俺”是比較不禮貌的用法,不過下面還是沒改)

啊啊,管他的。

“雖然穿著女仆裝,但她是我的妹妹,只是為了照顧母親所以才穿著方便行動的女仆裝,要是將她當成女仆看待我會很困擾的”

“人的衣服就代表了他的身分。在這個家中穿著女仆裝的人就當成女仆對待”

就算有這樣的家規也一樣。

“那麼,穿著像我這樣的服裝的人會怎麼對待?”

“當然,會以相應方式對待”

“那無視穿著這樣的服裝的人,就是這個家的做法嗎?”

一邊說著一邊張開雙手,低頭看向自己的衣服。並不是奇怪的服裝……我想。

這套衣服,是在哪里買的呢。我記得是在夏利亞就是了……。

難道在阿蘇拉王國買的那套比較好嗎?

不過那個畢竟是宴會用的……。

“不,會無視你是因為……沒看過的男人突然叫我外婆什麼的。在這幾年,也有詐欺師會這麼做呢。所以在確定真偽之前,不值得去回答”

“……原來如此”

嘛,這麼大的家族,要是有一個女兒離家出走的話,

也會出現主張有血緣關系,想要混進來的家伙吧。

我雖然打了招呼,不過沒有出示任何可以表明身分的東西。

就算是這套衣服,也不可能特別去繡上格瑞拉特家的紋章。要是想准備的話,不管在哪里都能准備吧。

合情合理……也不是不能這麼說。

“簡妮絲是本人。那邊的愛莎,我也記得很清楚。那哪里有你是我孫子的證據?”

證據嗎,就算你說證據。

帶著簡妮絲和愛莎來,也帶著信來了。

除此之外的東西……。

“有必要嗎?”

“你說什麼?”

“帶著母親……簡妮絲和愛莎來了,也帶著你寄來的信來了。還需要除此之外的證據嗎?”

這麼說完,克蕾雅挑了一下眉毛。

“那樣的話,無法承認你是拉特利亞家的一員呢”

“無所謂。我是格瑞拉特家的人……而且是當主,走進這個家里面也是第一次。我沒有打算要主張自己是拉特利亞家的人。”

討好她吧,是有這種想法。

就當作為了傭兵團的事呢。

不過,對方既然正在對此警戒,那就沒有必要表現出來。

總之,先把簡妮絲的返鄉作為首要目標吧。

克蕾雅大概覺得不太有趣,眉毛一邊輕輕地抖動,一邊盯著我瞧。

“身為格瑞拉特家的當主,還真是相當粗俗呢。格瑞拉特是阿蘇拉的四大領主之一……拉特利亞家雖然被稱為名門但也不過是伯爵家。然而卻不是對伯爵本人、而是對伯爵夫人先低頭報上姓名……”

“我雖然流著阿蘇拉四大領主的血,但既不是領主的直系,也沒有貴族的爵位。剛才說是當主,也不過就是住在夏利亞的普通家庭里的一家之主而已。只不過,假設真的有很高的身份,和自己外婆初次見面時要謙恭有禮我想是當然的呢”

“……喔”

這樣說完,感覺克蕾雅變成了輕視的眼神。

啊不,或許是錯覺吧……。

雖然如此,這個人是家世第一的那種人嗎。

真是麻煩啊……。

要姑且試著牽制一下嗎。

“雖然沒有貴族的地位,但是我和去年登基的艾麗愛爾陛下,有私人的往來,我自己本身則是七大列強第二位‘龍神’奧爾斯蒂德的部下。希望不要太過于輕視我”

雖然就算被輕視了也沒所謂,不過畢竟有愛莎的事呢。

就表明至少要處于對等的,或是接近的立場吧。

克蕾雅因為我的這句話,嘴巴抿成一條直線,抬起了下巴。

像是在估價一樣,上下打量著我。

“這個就是,龍神的部下的證據”

我露出有龍神的紋章的護腕。

克蕾雅看了數秒之後,向不知何時站到身邊的管家小聲的問了幾句。

管家點頭。聽到他說“那的確是龍神的──”這樣的話。

雖然我想不算太有名,不過那個管家,似乎知道龍神的紋章。

那種東西不管幾個都能偽造出來……如果被這麼說的話會很困擾就是。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克蕾雅這麼說完,收起了下巴,雙手貼到腰際。

然後,用自然的動作低下頭。

“我的名字是克蕾雅.拉特利亞。

神殿騎士團.劍組‘大隊長(Large leader)’卡萊爾.拉特利亞伯爵的妻子。

現在負責管理這棟房子。

剛才的失禮,請多見諒”

能夠證明身分了嗎。

還是說我的態度跨過了某個門檻嗎。

雖然不清楚,不過克蕾雅低下頭的同時,提出道歉了。

話雖如此,神殿騎士團的‘大隊長’嗎。

簡妮絲的妹妹,泰蕾莎也隸屬于神殿騎士團,這一家還真是跟神殿騎士團關系密切呢。

“那麼,重新自我介紹。

我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保羅.格瑞拉特和簡妮絲.格瑞拉特的兒子。

現在在‘龍神’奧爾斯蒂德的旗下工作。

剛才的事情請不用介意。我的准備與考量也不周。

會警戒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雙方互相低頭,一件事情便解決了。

呼。

這里可以喘一口氣了吧。

只是打個招呼而已還真是繞了好長一段路,不過總算是結束了。

“那麼,來,請坐”

“好的,失禮了”

我按照指示坐上了沙發。

“首先是漫長的旅途,辛苦你了。原本預計還需要花上數年的,感謝你迅速的處置”

克蕾雅說完打了個響指,門就開了。

從門後,推著手推車的女仆走了進來。

推車上面放著的是,茶具組。

要開茶會嗎。

也好啊。讓你見識一下我在空中城塞鍛煉出來的品茶技能。

還有,在此之前可以先讓愛莎坐下嗎。

她可不是女仆,是我的妹妹。

不把她當成客人招待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那麼,不對這一點進行主張可不行。

“愛莎也請坐”

“唉,可是……”

“今天,你並不是女仆,而是作為我的家人前來的,所以坐吧”

愛莎一面偷瞄著克蕾雅的方向,一面慢慢地放下腰。

克蕾雅什麼也沒說,只有眉毛輕輕地抽動一下而已。

看來姑且被允許了的樣子。

瞄一眼簡妮絲的方向。

她似乎還在接受醫生的檢查。

正在讓他看舌頭啊眼睛之類的。

嘛,照這樣來看的話,我想沒有什麼用就是了……。

對克蕾雅來說,比起讓別人告訴她無法取回記憶,還是讓自己能夠信賴的醫生檢查比較願意相信吧。

“母親她……為了治好她試過了很多努力,但是都沒有起色”

“……在遙遠的鄉下,能采取的手段也很有限吧”

唉呀這話還真讓人火大。

你說俺的村子是鄉下嗎!

……不過呢,我也已經充分做好會被這麼說的准備了。

這種程度的話還在預測的范圍內。

“確實夏利亞和米里斯相比治愈魔法比較落後沒錯……不過對方可是精通這個世界上所有魔法的奧爾斯蒂德大人,還有熟知轉移與召喚的佩爾基烏斯大人”

“佩爾基烏斯? 那個三英雄的? ……這種事一時之間無法相信呢”

也是呢。

不相信也是能夠理解的。

雖然如此要帶他來也辦不到。

嘛,原本就打算在米里西奧停留數個月的。

在這期間,克蕾雅也會了解到治療簡妮絲是不可能的吧。

嘛,要是嘗試太誇張的治療方法會有點困擾就是了……。

“我說……諾倫現在在做什麼呢”

正打算在關于這方面再多說一點的時候,話題突然就改變了。

諾倫?

“她的話,正在拉諾亞魔法大學就讀中。因為學業方面很忙碌,所以留在家里”

“是這樣嗎。我還以為她不太行呢,有好好的努力嗎?”

“是的。現在身為學生會長,位于學校的頂點唷”

稍微有些誇大地這麼說完,克蕾雅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在她的心中,諾倫是個非常差勁的孩子吧。

嘛,跟愛莎一比較的話,的確是那樣吧。

“這樣子嗎……畢業之後有何打算?”

“似乎還沒決定的樣子呢”

“婚事呢?”

“和感情世界無緣的樣子”

這麼說完,克蕾雅的臉皺了起來。

該不會說錯了什麼話吧。

“那麼,麻煩畢業之後帶過來”

不由分說的命令語氣。

沒有考慮到這里到夏利亞的距離之類的吧。

來回可是要花上4年的……。

嘛,實際上是使用轉移魔法陣,一個禮拜就能來回就是了呢。

“這是不成問題啦……”

“在拉諾亞王國那種窮鄉僻壤里也找不到什麼令人滿意的對象吧,由我來處理”

嗯?

怎麼一回事啊這個。

處理?

“意思是要讓諾倫跟誰結婚嗎?”

“正是如此。既沒有要繼續發展,當主也說和感情世界無緣的話,就由我來關照一下”

“不不不,請等一下。那種事要先問過諾倫的意思……”

“你在說什麼? 讓家里的女的結婚,也是當主的責任吧?”

……哎?

是嗎?

這麼想著,便朝愛莎看過去。

她聳了聳肩。“不是這樣嗎?”的態度。

難不成,對這個米里斯神聖國的貴族來說,這個是常識也說不定。

沒錯,沒錯啊。

在前世的世界里,也有由雙親來決定小孩的結婚對象的世界存在。

只是我本身覺得很奇怪,然而意外的是很普通的想法。

但是,我家可不會這麼做。

不過諾倫要是說想結婚了,請哥哥帶點人回家吧,的話也會馬上召開聯誼就是了。

“……諾倫的事情,我會負起責任去注意的”

姑且還是先這麼說比較好吧。

“是這樣嗎,我明白了……既然你是當主的話可要好好振作啊”

來自上位者的斥責。

從剛剛開始就很多呢。

該說是明顯被瞧不起的感覺嗎。

但是,保持冷靜。

這在預料之內。

畢竟應該早就知道是個討厭的人了呢。

最基本的常識就有差異了,即使對那部份提出反駁也只會吵起來,完全是平行線。

今天雙方都是初次見面。

不先從互相了解雙方開始不行。

要求則放在之後。

“──好像結束了呢”

我深呼吸的時候,安德爾先生帶著簡妮絲回來了。

愛莎馬上站了起來,扶簡妮絲到沙發上入座。

“如何?”

“身體十分的健康。看起來可說是比聽到的年齡還來得年輕”

說了。

太好了呢簡妮絲。他說明明沒有裝年輕卻看起來很年輕呢!

……不,反了嗎?

該往不好的方向思考嗎?

難不成是詛咒的影響嗎……之類的。

“我想向家人問幾個問題,可以嗎?”

“當然,請盡管問”

“那麼──”

提問的內容涉獵很廣。

平常吃些什麼啊,量有多少啊,運動到哪種程度啊,有沒有每月例行的那個啊。

從這種健康上的提問,

生活上可以自行處理到哪種程度啊,平常的舉動,會不會傷到自己之類的啊。

到這種精神上的提問。

這些像醫生一樣的提問,我也老老實實地回答。

偶爾有不知道的地方,就由愛莎補充。

要是莉莉婭在的話應該能更詳細的說明吧,不過既然人不在也沒辦法。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安德爾將提問詳細的記錄起來,點了點頭。

然後,到克蕾雅的身邊,開始嘰哩咕嚕地討論什麼。

“結果如何?”

“這個嘛。我想沒有問題。只要讓一名看護員女仆,跟在身邊看著的話。沒有生病也沒有受傷。精神似乎也很安定。”

“小孩呢?”

“既然每個月有來的話我想應該能生……。這點若讓數個人來貼身看護的話也是辦得到的”

“很好”

是哪一點很好呢。

感覺不是什麼令人舒服的話題就是了……。

“簡直像是,打算讓我家的母親再婚的對話呢”

原本我是打算裝作開玩笑的樣子的。

但是,克蕾雅回應我的是冷冰冰的視線。

強而有力的視線。

沒得商量,讓人感覺到強迫的意念的眼神。

“……在這個米里斯神聖國里女人的價值就在于能不能生小孩。要是不能生小孩的話,也有可能不被當成人對待”

麻煩請稍微等一下。

沒有否定就代表……騙人的吧?

不不,冷靜。

雖然沒有否定,也沒有肯定。她只是陳述這個國家的常識而已。

盡管我不認為有不能生小孩的人就不被當人看這種事,不過那樣的外婆要是自己這麼決定的話,就會認定這是事實呢。

“啊啊對了。你那邊,去跟教皇派的神父斷絕往來”

“……哎?”

“我已經知道你跟教皇派的神父關系密切了”

話鋒又突然再度一轉,讓人摸不著頭緒。

沒有握住對話的主導權,是因為剛剛開始克蕾雅就一直用強硬的語氣的關系吧。

還是說,是因為早一步打招呼失敗了呢。

錯失良機了。

“的確,我和克里夫的關系很好……但為什麼,有必要去斷絕往來呢?”

“因為現在,拉特利亞家是作為樞機卿派而行動的。不允許和教皇派的人來往”

樞機卿派,就是指魔族排斥派嗎。

現在的領導人是樞機卿吧。

“我自己是並沒有特別打算要去支持教皇派的,這樣子應該沒關系吧?”

“不,不可以。只要待在這個家里,就要遵守這個家的規矩”

嗯-。

嗯-。

嘛,的確,要是克里夫確立了某種程度的地位的話,就會去支持教皇派了呢。

在這時候說我明白了的話,這倒也這是一種策略。

但不想這樣說呢……。

“我在學校里曾經受過克里夫的照顧。諾倫也受過她不少照顧才對……只作為朋友來往就好了吧?”

“不行。無論如何都要和教皇派的神父來往的話,就不允許你待在這個家里──”

不行嗎。

好吧。我知道了。

那,算了。

總之今天,先到別的地方過夜吧。

很好,沒問題。別生氣。別生氣喔。

我可是很冷靜的喔。我可是冷靜又伶俐的盧迪烏斯。

甭慌張。早就聽說克蕾雅是這種家伙了。也做好覺悟了。

連我自己的交友關系都插嘴有點出乎意料……但我們就是水和火,無法相容。就是這樣子而已。

至少不要吵起來,慎重地問候之後,離開這──。

“──把簡妮絲留下,然後快點離開”

思考停止了。

“以後姑且還允許你進入這棟房子里,但頂多是作為外人──”

“你說留下? 這是什麼意思?”

說出口的話,是對前一句話的回答。

意識跳過了數秒。

克蕾雅停下話,看著我,用冷冰冰的眼神這麼說了。

“既然變成這樣,就沒有其他選擇了。就算是這種東西,只要還能生小孩,就還剩下婚姻的用途”

口中很干。

視線的邊緣籠罩著黑色的東西。

簡直像是在黑色的霧里一樣。

“……”

某個人正在大喊,這算什麼啊。

是我。

我正在大喊。

不對,剛才只是在講常識而已吧? 難不成是說認真的嗎? 這樣。

不過,話沒有說出口。

只是嘴巴一張一合而已。

“要讓這孩子,和樞機卿派的貴族結婚。大概會離婚不少次吧,不過沒什麼問題”

要讓無法表達自己意願的人,和某人結婚。

把自己的女兒,說成“這種東西”。

當成物品看待。

“身體還很健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呢”

我,過去從來沒聽過血管斷掉的聲音。

聽不見的才對。

因為那只是種比喻而已。

讓艾麗絲生氣的時候,曾經有過這一類的幻聽,

不過之後大多馬上會暈倒,所以不怎麼記得。

聽到自己的血管斷掉的聲音,今天還是第一次。

────

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在夕陽之中,牽著簡妮絲的手走著。

在那之後,自己說了什麼不太記得。

只記得自己大聲的怒吼。

但是,內容卻模糊不清。

飆出了平常不會說的怒罵這點是肯定的。

克蕾雅睜大著雙眼的這件事記得。

女仆們探出頭來看發生了什麼事這點也記得。

宣告要帶著一起回去,牽著簡妮絲的手讓她站起來的時候,克蕾雅講出“不成,要是簡妮絲還正常的話也會這麼說的”的這句話也記得。

這句話對我的心情火上加油,憤怒到失去理智的我,緊握著雙拳准備施展魔法。

我記得。

在這時,聽到愛莎“上吧哥哥!”的聲音,而稍微恢複了一點自我。

接著克蕾雅叫來了衛兵,我把衛兵料理掉,說要和拉特利亞家斷絕關系,接著就快速的離開了。

“呼∼……”

不知何時,回到神聖區的邊界了。

因為憤怒的關系,感覺視野在咕嚕咕嚕地旋轉。

回想起來還是會覺得不爽。

沒想到會聽到這麼讓人不高興的話。

啊啊,該死。

什麼不幸中的大幸啊。

要是沒來就好了。根本不想聽到那種台詞。

搞什麼啊。那個恣意妄為的老太婆。

真是的,一開始打招呼被無事就算了。

嘛,畢竟突然被一個沒見過的男人叫外婆,也會覺得違和而已呢。

叫諾倫帶著女婿回來的話我也懂。

而且就算在前世,也聽說過名門就是這樣的東西。

大概是以他們的常識來行動的。

嗯。我明白。

但是,簡妮絲可不行吧!

她可是喪失記憶,連自己的事情都無法處理。

像這樣子,為什麼,會想著要把她嫁出去啊!

而且,身體很健康? 因為每個月有來所以可以生小孩事不幸中的大幸?

結婚之後的簡妮絲,白天接受看護,晚上給結婚對象抱的意思嗎?

我,可是知道這叫什麼喔。

這叫充氣娃娃。

而且要是懷孕了怎麼辦? 能生嗎? 你認為可以生嗎?

就算能生下來好了,那簡妮絲的意願呢?

我的感受呢? 你覺得其他的孩子會是怎樣的感受?

把別人的母親當成了什麼東西啊!

把自己的女兒當成了什麼東西啊!

而且用途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當成道具嗎?

生產機器嗎?

開什麼玩笑!

好久沒有這麼怒氣沖沖了!

什麼克蕾雅啊!

去做奶油燉菜吧!

“呼…………”

因為最後冒出了奇怪的詞的關系嗎,稍微冷靜下來了。

肚子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這樣說來,肚子餓了呢。

白天什麼都沒有吃。

想吃點燉菜以外的東西。

“哥、哥哥……”

聽到叫聲回頭一看。

愛莎正扭扭捏捏的站在那。

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有點為難的表情。

“愛莎”

我立刻,默默地伸出一只手,抱住了她。

她沒有抵抗,讓我的手完全包住。

愛莎和諾倫、甚至莉莉婭的說法都這麼模糊的理由我終于懂了。

也是呢。

那樣的人,完全不想再見面呢。

愛莎和諾倫,過去在長大的時候不知道被那個人說了什麼。

但是,肯定是不好的回憶吧。

“抱歉呢。把你帶來”

“不、不會。沒關系唷。不過,那個,沒有打好關系呢”

Guanxi?

關機?

關興?

人際關系。

啊啊沒錯。

為了成立傭兵團,有機會的話本來打算借助拉特利亞家的力量的。

“嘛算了吧。那種人的力量還是別借比較好”

去找別的門路吧。

拜托克里夫他們,試著替我向克里夫的爺爺引見一下嗎……。

克里夫可能臉色會不太好看也說不定……嘛,隨便。

要是那樣也不行的話,就在沒有依靠的狀況下試試看吧。

不管怎樣,今天很累了。

回家休息吧……。

啊,就算要回,也沒有可以過夜的地方呢。

從這里走到冒險者區投宿的話,已經深夜了,簡妮絲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到那里……。

好。再去克里夫那邊讓他借我住一晚吧。

這麼想著,我回到了克里夫的家。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二話「感到退縮的女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