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十九話 “米里斯教團本部”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十九話 “米里斯教團本部”

結束和克蕾雅的邂逅之後,意氣消沉地回到克里夫家的我。

在如此的我的面前,出現了無法置信的景象。

什麼,在家里面克里夫居然和沒見過的女性抱在一起。

感覺很樸素的女性。

明亮的栗子色短發,還有雀斑,身高不高。

整體雖然很瘦,但受到平時的印象影響,看起來有些稍胖。

和艾麗娜莉茲一丁點也不像。

要是把艾麗娜莉茲比喻為發情的貓的話,這邊就是結紮過的狗。

當然,完全沒見過。

騙人的吧。

克里夫學長。

怎麼會,對我如此諄諄教誨的人居然……。

之所以沒帶艾麗娜莉茲一起來,就是為了和這個人見面嗎?

和艾麗娜莉茲,只是玩玩而已嗎?

就算是很好色的人,連孩子都生了……真正的心上人卻在別處嗎?

快告訴我是騙人的吧克里夫學長。

繼拉特利亞家之後,連克里夫學長都這樣的話,我就再也無法去相信別人了啊。

啊啊。

渾蛋,愛到底在哪里啊。

希露菲,洛克希,艾麗絲。

誰都好,請抱著我向我訴說愛情吧。

這樣的話,我就能再稍微努力一下。

“啊,盧迪烏斯,來得正好。可以幫我拿一下那邊架子上的箱子嗎? 以我們的身高,就算踩在凳子上也構不到”

“啊好”

就在我做著下集預告的時候,克里夫和少女分開了。

沒有什麼特別臉紅心跳的感覺。

只是,像是快要從凳子上掉下來的時候被接住了而已。

“溫蒂,腳有扭到嗎?”

“嗯。沒事。謝謝”

聽著這段對話的時候,我從架子上取下了箱子。

將昨天打掃時沒有清乾淨的灰塵給吹掉之後,交給克里夫。

“不好意思啊……我想大概就是這個了……好,就是這個。太好了,這樣明天就有辦法了”

克里夫從箱子里,拿出了某種像徽章一樣的東西。

那是米里斯教團的紋章。

是工作用品嗎?

“我說盧迪烏斯,怎麼了嗎? 今天不是要在拉特利亞家過夜嗎?”

這一問,我便挺起身體。

今天的事情,無論如何也想問問克里夫。

“不,其實是這樣的,請聽我道來──”

雖然全身滿是憤怒,我也把事情的詳細向克里夫說明了。

去了拉特利亞家的事情。

在那里克蕾雅的言行、舉止。

忍無可忍而動粗,從屋子里出來的事情。

雖然現在稍微冷靜了一點,但還是忿忿不平的事情。

回想起來還是令人不爽。

“…………嗯-”

聽完我的話,克里夫也皺起了眉頭。

即使是身為無庸置疑的聖人的克里夫,聽了剛才的話也能夠理解了吧。

“……的確,米里斯的貴族有由雙親來決定婚事的習俗,也有主張女人就要能生小孩的人存在……不過要讓連自己說話都辦不到的人結婚,我覺得不太正常呢”

“對吧?”

已經不是人了唷。是披著人皮的鬼唷。

即使是我也沒辦法幫她說話。

那種東西是簡妮絲的母親什麼的簡直無法相信。

“只不過,克蕾雅女士可能也有點混亂。畢竟女兒突然變成那樣呢。用自己的小孩來想像一下的話……能體會吧?”

克里夫像是要告誡我一樣,這麼說了。

心情上是希望一起生氣的。

但是,站在克里夫的立場的話只是聽了我單方面的說詞而已。

說不定,正冷靜的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

我也稍微,試著思考一下吧。

自己的小孩……。

露西嗎……想像起來有點困難呢。

用諾倫她們來想像吧。

諾倫在成人式的同時出外旅行,好不容易回來的時候卻已經變成廢人狀態了。

而且,還帶著和完全不認識的男人生的小孩,以及毫無血緣的小妾的孩子回來。

的確是會混亂。

會想說不做點什麼不行吧……。

“不管多麼混亂,會得出結婚這樣的結論來嗎?”

“……意外的,說不定會這樣想喔? 先不管小孩的事,要是和貴族結婚的話,就能得到照顧了呢”

就我而言無法這麼想。

因為功能還保留著,覺得丟掉太浪費所以重新利用的感覺。

那是別人的父母啊。

那是好不容易帶回來的自己的女兒啊。

算什麼啊這個。

渾蛋。

我想起了在房子里大鬧的時候,克蕾雅的臉。

衛兵們被岩炮彈和爆風一轟而散的時候,也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簡直就像是在說明明自己一點也沒錯,這家伙在胡鬧什麼啊,的表情。

只不過,現在的我眼上戴著過濾器。

說不定克蕾雅只是腳軟了,臉也僵住了而已。

就算這樣,嘴里說出的話也沒有變就是了。

“總而言之,這件事情我已經明白了。我家就讓你自由使用吧”

“非常感謝”

“這里是教皇的所有地,就算拉特利亞家想要做什麼,也無法出手”

聽到這些,我突然注意到自己沒有考慮到拉特利亞家會做些什麼的可能性。

和克蕾雅絕交了。

已經不會見第二次面了。

雖然我是這麼想的,但對方說不定並沒有這麼想。

為了取回簡妮絲,也可能會采取某些手段。

那麼,讓簡妮絲回到夏利亞比較好吧。

“況且你的母親,才剛回到故鄉就馬上回去的話,太可憐了吧”

“姆”

米里斯是簡妮絲的故鄉。

這麼一說的話,的確她應該也想要再多逛逛才對。

也想過有空的話,要帶她到各個地方走走。

“不過嘛……”

“你出門的時候,交給溫蒂來照顧就可以了唷。她雖然有點冒失,不過是值得信賴的人”

這麼說著,克里夫看向陌生的女子那邊。

“……克里夫學長,她是?”

“啊啊,不好意思。忘記介紹了呢。她是溫蒂。要說的話……對了,就像你和希露菲的關系呢”

“原來如此,我完全懂了”

我和希露菲的關系……。

原來如此啊,是這樣子嗎。

謎題全都解開了。

爺爺的名字向來只有一個。

“我會對艾麗娜莉茲小姐保密的”

“不對等等,等一下,不要自己下結論啊,不是那樣的”

克里夫急忙的向我說明。

今天到教團本部辦理手續的時候,為了接下來的生活而張羅了一些必要的東西。

其中之一,就是要去雇用家務助理的樣子。

這時候克里夫,走到了自己過去所生活的孤兒院。

在孤兒院里,作為孩子們的職業訓練的其中一種,有教家事和作菜。

那些孤兒們,能夠很便宜的顧來當家務助理。

“溫蒂是里面年紀最大的,馬上就要到孤兒院不收的年紀了。

當然不光是因為這樣,不過暫時,會來家里幫忙。

而且在我這邊作家事也能夠作為工作經曆呢”

簡單來說,像是實習教育一樣的雇用了她。

在身為教皇之孫的克里夫身邊工作過,作為經曆也很有可信度吧。

對就職很有利。

“我叫溫蒂。家事之類的還算可以。請多多指教”

和希露菲一樣。

這麼說的話,還以為是進退兩難的關系呢……。

頂多只是過去在一起玩的童年舊友而已嗎。

但是,雖然不知道溫蒂幾歲了,和這麼年輕的女孩子在一起生活不會發生什麼錯誤吧。

不不,克里夫的話沒問題的。

畢竟又不是我,沒問題的。

“……”

總之,在跑出拉特利亞家的那個時間點計劃就露出破綻了。

變成這樣的話,讓簡妮絲暫時先回家,之後再開始行動我想比較好。

不過,沖著克蕾雅把簡妮絲當成東西的憤慨,最少,也要讓她在街上轉轉。

但……這個想法很愚蠢吧。

等克里夫成長之後,我支援他,將拉特利亞家給完全壓制住比較好吧。

不過那種未來也不一定會發生就是了。

“愛莎,你怎麼看?”

“……哎?”

困擾的話,就要商量。

聽聽愛莎的意見吧。

“你覺得馬上讓母親先回家比較好嗎?

還是說,暫時待在這個家里,找個時間,讓她到街上繞一繞比較好呢?”

問完,愛莎像陷入思考一樣雙手交叉。

不過,馬上就抬起頭,看向克里夫的方向。

“這個家,真的安全嗎?”

“嗯嗯。雖然是間小房子,不過拉特利亞家應該也沒辦法輕易地出手才對,會引發大問題”

“即使知道會造成大問題,拉特利亞家也要對此出手的可能性呢?”

“理論上幾乎沒有。畢竟那個家族,也有他們的立場呢”

立場嗎。

那個婆婆既然是家世第一的人的話,也會考慮到那種事情吧。

雖然是既頑固,又討人厭的家伙,但是頭腦看起來並不差呢。

“人家覺得,應該沒有問題”

愛莎維持著抱胸的姿勢,這麼說了。

“雖然只是大概,那一家……那個人,對變成了這種樣子的簡妮絲媽媽,感覺不到什麼價值……我猜”

的確。

對拉特利亞家來說,簡妮絲的利用價值應該很低才對。

克里夫說的也對,和連話都不能講的對象結婚,這種事情,就算符合這個國家的常識也會不禁讓人皺眉頭。

在這種硬性要求之下,婚姻帶來的聯系也會很弱吧。

說不定會想要取回對菲托亞領地搜索團的援助的部份就是……。

那樣的話,要是提出要求,就由我來支付開的價不就好了嗎。

應該不要看作有感情上的聯系比較好。

要是有的話,就不會像那樣當作東西對待了。

“而且這次的事情也了解到哥哥的恐怖了吧,剛剛也並沒有追上來……我想沒有對簡妮絲媽媽很執著”

嗯,沒錯呢。

離開拉特利亞家之後,雖然是悠閑的走回來,但是追兵並沒有來。

明明通報之後,要讓士兵們追上來之類的應該辦得到才對。

不知道是害怕我,還是單純的放棄了而已。

不過,她是知道我和克里夫有交情的。

雖然不知道是從哪里得到的情報……不過總之,都變成了那樣,想一下就會知道我會逃到這里吧,所以放著不管了。

“要是在馬上能動手的地方還很難說,但既然在敵對勢力的地盤上受到保護,我認為沒問題”

“原來如此”

痛苦太多,收獲太少。

既然這樣,難以認為對方會強行奪回嗎。

不愧是愛莎。

有好好在思考。

“既然這樣的話,盧迪烏斯”

這時,克里夫插了進來。

“明天,我要去見我的祖父,要一起來嗎? 既然和拉特利亞家發生了糾紛,今後,在這個國家里會變得窒礙難行吧……你想要一點門路吧”

“可以嗎?”

“當然,要不要把祖父作為後盾,全看你自己。我雖然會幫你介紹,但是不會多說什麼”

“嗯,這是當然的”

克里夫應該不喜歡我的介入才對。

我也沒有打算要積極的幫忙克里夫。

不過,雖然不知道對我這個存在認識到什麼地步,

但介紹我,將我拉攏進我方陣營的話,這也會成為克里夫的功績吧。

即使要忍受這些,也要幫我向教皇介紹的樣子。

我不光是有簡妮絲的事,傭兵團那邊不進展的話也不行。

以教皇為後盾,對兩邊都能起作用吧。

當然也沒特別需要讓教皇來保護簡妮絲。

但只要能連上關系,對方應該會變得更難以出手才對。

“……那就麻煩你了”

我心中如此的盤算著,便向克里夫低下了頭。

嘛,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重新打起精神吧。

────

隔天。

吃完早餐之後,前往了教團本部。

愛莎和簡妮絲留在家里。

教團本部是顯眼的金色建築物,最高處放著洋蔥。

以靜謐為宗旨的米里斯神聖國,一片的白色與銀色。

在這個國家里,只有這棟建築金光閃閃的,外部也是像小丑一樣的誇張。

放在上面的洋蔥也很品味低劣,毫無掩飾地浮著。

從遠方看起來,還算好。

在白色與銀色之中孤立的金色相當突出。

但是,靠近一看就很糟糕了呢。

只有這里是別的世界。

然而,房子的糟糕品味和里面住的人是兩回事。

畢竟,這里是米里斯教團的本部。

是和克里夫相同規格的人們所聚集的地方。

雖然看起來是很糟糕的建築物,不過在這里居住的肯定都是聖人……。

的這種事是不可能的,我當然也很清楚。

就算在前世政治家和宗教家的貪財也是公認的。

這個世界里大概也是這樣吧。

權力大到不需要做表面功夫的家伙們,到最後會變得連漂亮話也不說了。

嘛,即使是這樣的一群人,只和表面進行來往的話並沒有問題。

我也定下決心,把自己賣進去吧。

宣揚自己和奧爾斯蒂德及艾麗愛爾二人有深交的事情,把自己誇大吧。

在拉特利亞家里,這部份感覺沒有做得很好。

所以克蕾雅才會小看我,做出那種事情也不一定。

我很Big,我是Big Man。可不是燒酒唷。

(譯注:Big Man是日本企業オエノングループ旗下的一個燒酒產品系列)

為此,今天穿著長袍前來。

這可是我的正式服裝。

‘龍神的右腕’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雖然像這樣干勁十足。

“不好意思,沒有許可證的人是禁止通過的”

但在一個建築物的入口,被攔了下來。

“咦? 我的通行許可證不行嗎? 我記得以前連同伴也可以進去的……”

“從以前開始,就有只能一個人用的規定”

“是嗎。嗯-……以前是因為是小孩子才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嗎……?”

克里夫看著昨天我找到的徽章,露出困惑的表情。

大概,那個是許可證的樣子。

順便一提,今天的他身上穿的是米里斯教團的正式祭司服。

而徽章,好像是昨天晚上縫到祭司服的胸口上的。

“克里夫神父持有許可證的話,我想讓里面的人發行臨時許可證就可以了。但是會花上一點時間”

“……啊啊,對呢。抱歉啊盧迪烏斯。我去申請一下許可,你在那里等一下”

克里夫很抱歉似的這麼說。

“我知道了。畢竟我也不急,你慢慢來吧”

我老實地,目送往里面走去的克里夫。

剛開始就受挫了……。

但,並不是吃了閉門羹。

就暫時在這里面隨便走走吧。

────

占地很廣,建築也很大。

隨便也有拉特利亞家的4倍。

樓高四層,從上面來看,是□和◇疊在一起的構造。

□的里面有◇。

不是八芒星,而是正方形里的正方形。

外側的□是教團本部的辦公室。

和教團相關的事務員,或是一般的神父之類的會去辦理事務性的手續。

另外也接受入教的許可,或是葬禮的安排,

好像也有在賣教團的象征。

該說真不愧是本部嗎,和米里斯教團有關的事情,這里全部都能進行。

位于內側的◇是教團干部的居住區與執勤室,另外還有神像或寶物殿的樣子。

基本上只有高階人士能夠被允許進入。

即使是事務員,也不讓他們知道里面在舉行什麼。

可說是,米里斯教團的中樞呢。

所以才需要許可證。

像這樣,四處亂逛的時候,旭日已經高升了。

稍微有點餓了。

這樣說來,說不定失敗了呢。

克里夫的歸還報告也還沒完成才對。

他自己在昨天里取得了跟教皇的預約吧,教皇也是因為家人才通融的吧。

然而,我是外人。

突然回來的孫子,馬馬虎虎的報告後,還說希望能見奇怪的家伙一面,這樣會被警戒吧。

簡妮絲的事情雖然有一些不好的記憶,不過艾麗娜莉茲的請求也不能忘了。

會扯克里夫後腿的事情,希望能極力避免。

“說不定要再過幾天,由我來取得預約也不一定呢……”

邊反省這些邊走著,便到達了中庭。

米里斯本部里有四個中庭。

□和◇重疊而產生的,四個角落的三角形部分。

在里面好像按照四季種著不同的花草樹木。

現在的季節是春天,而我到的也正好是春天的庭園。

在春天的庭園里,五顏六色的花朵正繽紛盛開著。

特別是黃色和白色、粉紅色這些明亮色彩的花朵很多。

一邊欣賞花朵,一邊漫步其中。

過去雖然曾經用單手拿著植物百科去調查花的名字之類的,不過這一帶的植物幾乎都不認識呢。

不對等等,這個粉紅色花朵的樹我有印象喔。

因為名字感覺很像櫻花,所以還留在腦海之中。

前陣子向誰問過,不過叫什麼來著呢。

“快看,莎拉庫開得好漂亮呢!”

對對,是莎拉庫。

生長在阿蘇拉王國北方山上的樹。

一到春天就搶第一個開出粉紅色花朵的植物,在阿蘇拉王國里被稱為‘呼喚春天的樹’。

當成木材會有獨特的香氣,所以在貴族中也很受歡迎。

不過,因為是在山上生長的樹木,價格很高。

現在由阿蘇拉王家管理莎拉庫的植林地,也有對外國出口。

這些,是前一陣子去阿蘇拉王國時,艾麗愛爾告訴我的。

“是的,真的非常美麗呢!”

“神子大人真的和莎拉庫非常適合!”

“知道嗎? 這個莎拉庫啊,是現任教皇繼位的時候,阿蘇拉王國送來的……”

“嗚呼,神子大人總是如此純潔呢”

聽到了惡心的聲音。

想說是怎麼回事而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你們看,簡直像在莎拉庫雨里面一樣!”

“在莎拉庫的花瓣中站著的神子大人……有如妖精一樣”

“太美麗了!”

在那里,有位宅男公主。

(譯注:原文オタサーの姫,指男性為主的集團里極少數的女性。不過反面也有“長得不怎麼樣也會被拱成女神”的貶意)

有如跳舞一般輕飄飄地的花瓣當中,身上穿著像公主一樣清飄飄的衣服的女子,手掌朝上咕嚕咕嚕地轉著圈。

雖然說是少女也不成問題……不過恐怕是20歲左右吧。

五官算是美麗的類型,只是好像有點胖。

溫蒂看似豐滿但手和腳都很苗條,可是這邊的手臂和大腿之類的都有點粗。

兩邊雖然都感覺不太健康,但溫蒂是卡路里不足,而這邊算是運動不足吧。

在那樣的女子身邊,聚集了一群男人。

男人的數量有7人。

真是吉利的數字呢。

他們每當女子說了什麼的時候,就會表示肯定,拍手叫好。

用這種,像要討好她的態度。

或許索性普通地說她是公主也可以。

總覺得看起來像宅宅圈一樣,是因為里面沒有帥哥嗎。

全都是讓人湧起親切感的臉孔的一群人。

不過全員都穿著藍色胸甲(Cuirass)這點,不太像宅宅就是了。

“……咦?”

然而,盡管湧現親近感,但卻不太能感受到安心感。

脖子感受到緊張的氣氛。

殺氣嗎?

不,當然吧。

一般來講,那個公主可是真正的公主,或是地位相近的重要人物。

然後,那些護衛們,也不是單純的宅宅吧。

即使從動作和肌肉量來看,也知道相當有一手。

就劍術來看應該有上級到聖級吧。

而且,也注意到我了吧。

今天為了預防萬一,在長袍底下也穿著魔導鎧‘二式改’。

雖然沒有帶杖來所以看起來是沒有拿武器的樣子才對,但是是多少給人一點不安感的打扮。

我正在被警戒吧。

但是,怎麼說呢。

這種感覺。

更有那種,不安的,神經緊繃的感覺。

沒辦法充分說明就是了。

不安感。

…………搞不好,那里面其中一人是人神的使徒也不一定呢。

要稍微試著調查看看嗎。

不等等,考慮一下。

考慮一下我的‘嘴巴說出人神這個單字的時候的事故率’。

人神這個單字不能說出口。

要加點偽裝……。

“哎呀? 你,是沒見過的人呢。要來入教的嗎?”

正在如此迷惘的時候,被早一步搭話了。

“啊……”

少女以天真的笑容抬頭看著我。

雙手在腰後交握,以前傾姿勢向上看。

希露菲她這麼做的話我的理性會崩壞的姿勢。

洛克希不會擺出這種姿勢。

艾麗絲這麼做的話,我會有如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全身無法動彈吧。必須要作好死的覺悟。

“怎麼了嗎?”

啊,該怎麼辦。沒有時間思考這些了。

這個,這個。

不是來入教的……呃。

把人神偽裝一下,那個。

“擬們,箱信神嗎?”

僅僅一瞬間。

一瞬間宅圈里的三個人就拔出了劍,指著我。

剩下的四個人把公主拉回,藏到自己的身後。

已經沒有宅宅的感覺了。

現在的是,像戰場的傭兵一樣的氛圍。

閃閃發光的眼中,浮著渾濁的瞳孔。

好可怕。

糟糕了,這些家伙是危險份子。

要是沒搭話就好了。

不過不是由我先搭話的就是了。

“神是存在的”

“米里斯大人就是神”

“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你為什麼要問?”

“難道說,你不相信米里斯大人嗎?”

“不相信神嗎?”

“叛教者……?”

“異教徒!”

宅宅們七嘴八舌的這麼說,眼神也漸漸的混濁起來。

糟糕了,這樣下去要被當成魔女了。

“抱、抱歉……那個,稍微在想事情所以脫口而出了奇怪的話……請原諒我”

這里就老實的道歉吧。

也是呢。

這里是米里斯教團的本部。

應該只有米里斯這個唯一神的信徒存在的場所。

在這種地方,這是不能問的事情。

我是可疑人士。

不管怎樣,請原諒。

“古列普,怎麼做?”

“達斯特來決定就好”

“那殺了吧。多半是異教徒。而且莫名其妙的冷靜……就算不是這樣,向神子大人灌輸奇怪的事情也有罪”

“明白了那殺吧。這樣也好”

決定得超快呢。

是美德嗎這個。

要是我的話會很猶豫呢。

“不不,請等一下,冷靜,請聽我說……”

要是在這里大鬧的話,會給克里夫造成困擾,就連這麼美麗的庭園也會變得很慘。

莎拉庫的樹被轟飛變成木屑什麼的,你們也不想看到吧?

這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只要說了就會明白。

雖然腦中這麼想,但我的意識已經完成切換了。

在被劍指著的時間點,預知眼就已經打開了。

正向魔導鎧灌注著魔力。

盡管想要回避戰斗,要是道歉之後還是不肯原諒的話,我也不會猶豫。

我啊,從昨天開始,心情就很差呢。

“…………你們真的想打嗎?”

因為我這句話,這群人身體猛然一震,雙眼大開。

全身用力,將力量注入手腳里,預知眼中這麼映照著。

來了。

“等等!”

響起了嚴厲的聲音。

那是稍微有點,讓人懷念的聲音。

那個聲音有強制力吧,那些家伙一瞬間就放松了力道。

“你們在干什嘛!”

朝這邊靠近的是,一名女騎士。

年紀大概是三十歲中間。

服裝和宅宅們一樣,是藍色的胸甲。

在嚴肅又讓人安心的臉上露著幾分凶狠。

但是,那張臉是我也認識的臉。

“隊長。異教徒正准備加害神子大人”

一名宅宅裝傻的這麼說。

別說謊啊。

“這是冤枉。我只不過是,在看莎拉庫的時候……”

“你給我閉嘴”

其中一個拿劍指著我的人低聲地這麼說。

誰會閉嘴啊。

“異教徒……?”

說完,這時女騎士總算看了我的臉。

“啊!”

然後,總算注意到了。

表情亮了起來。

“盧迪烏斯! 盧迪烏斯嗎? 哇,好懷念啊!”

接著,看向拿劍指著我的人,大喝道。

“把劍收起來! 他是我的外甥!”

看到宅宅們用驚訝的表情將劍收起來,我也關上了預知眼。

────

泰蕾莎.拉特利亞

簡妮絲的妹妹,我的阿姨。

從米里斯大陸搭船往中央大陸時受其照顧的人。

泰蕾莎看來是那群人的領導人。

她一聲令下,宅宅們轉眼間就收起了劍。

姑且算是跟我謝罪了。不過感覺很不情願就是了。

我也再次為了脫口說出奇怪的事情而道歉,不過還是一樣對我露出殺氣,好像很不滿。

即使現在也帶著公主和我拉開距離,保持警戒。

“還記得我嗎? 只見過一次面該不會忘了吧?”

“當然還記得。搭船的那次事情,真的多虧了您的照顧”

嘛,那些家伙就先別管了,我和泰蕾莎開始聊了起來。

真是懷念啊。

“話說回來,雖然聽說你有到本家那邊露面,不過沒想到會到教團本部來呢。啊,難不成是來看我的嗎?”

“沒有,是因為熟人要幫我向教團的干部介紹……泰蕾莎小姐你,回到這里來了呢”

之前見面的時候,確實聽說是被降職到西邊的港町。

在那之後十年。

就算回來了,也不算奇怪吧。

“啊啊,嘛,說來話長呢”

泰蕾莎一邊苦笑,一邊聳肩。

有什麼不方便說的事情吧。

我不會深究。

不過,有其他想問的事。

“那個,到本家那邊露面的事情,傳開了嗎?”

“嗯嗯,不是跟母親大人吵架了嗎”

“吵架……算是吵架嗎,那個”

“聽說母親大人把你惹毛了唷。畢竟是母親大人。肯定是叫你去做這個做那個的吧?”

“就是這樣啊! 請聽我說!”

好久不見的阿姨。

還不知道她是不是自己人呢,腦中這樣閃過,但嘴巴一打開就停不下來了。

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把昨天的事情,一干二淨的說出來了。

果然,我的心中仍然殘留著憤慨吧。

還是說,對著有和簡妮絲很像的臉孔,爽朗地笑著的她,感受到了安心感嗎。

“在這個國家里,這種事難道行得通嗎?”

“不,再怎麼說都不可能唷……就算是母親大人,那種……我想可能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呢……但是,嗯-……該不會盧迪烏斯你說了什麼讓母親大人生氣的話? 因為那個人,在跟別人你來我往的時候偶爾也會說出很過份的話……”

“……誰知道呢。我是打算盡量忍耐,不要惹她生氣的發言就是了”

“嗯-”

泰蕾莎暫時抱起了雙手,用嚴肅的表情發出呻吟。

而且也沒有你來我往的感覺。

是從一開始就決定好的感覺。

“嘛,下次回本家的時候再問得詳細一點吧。母親大人她,雖然頑固,但並不是個壞人。恐怕是稍微有點誤會了”

“……”

泰蕾莎率性地這麼說。

假設,就算真的有誤會,我也的確是生氣了。

幫我調解一下,之類的話我並不想說。

跟這家伙連表面的來往都不願意的想法,已經很久沒有了。

嘛,如果真的是誤會,誠心誠意的向我道歉的話,我也會對突然動粗的事情賠罪就是了。

“話說回來,盧迪烏斯你真的變大了呢! 啊啊,不對,對成年男性說變大了什麼的,好像不太好就是了呢……今年已經,20歲左右了嗎?” (阿姨你鬧哪出啊)

泰蕾莎是在替我著想嗎,改變了話題。

我也不想老是說著克蕾雅的話。

“是的,已經22歲了”

“對喔! 已經不只十年了呢……啊,對了,那艾麗絲大人呢? 還是精神滿滿的嗎? 她之前可是超級有精神的呢!”

泰蕾莎像小孩一樣讓我有點害羞。

先前凜若冰霜的樣子去哪了呢。

不過嚴肅時的臉,會讓人聯想到那個克蕾雅婆婆就是了……。

啊,不行不行,快點停下來。

“艾麗絲也很有精神唷。去年,第一個孩子也出生了”

“孩子……? 啊,是嗎,結婚了呀! 恭喜你們!”

“非常謝謝”

“她也來這了?”

“沒有,在夏利亞看家。因為小孩也要照顧”

“是嗎是嗎,雖然有時候也會很辛苦吧,不過兩個人要一起同心協力唷”

兩個人……。

啊。對喔,這個人也是米里斯教徒呢。

和三個人結婚的事剛才應該先說比較好吧。

嘛,現在還是裝死吧。

在這難得的高興時光,可不能潑冷水。

“是嗎,結婚嗎……那個小小的盧迪烏斯和艾麗絲大人結婚……唉……”

我本來是這麼想的,但泰蕾莎卻已經沮喪了起來。

結婚這個詞好像是禁語的樣子。

看這個反應,大概還是單身吧。

還是說離過婚嗎。

我說,這個人幾歲來著。

簡妮絲大概38歲左右,因為比她年輕所以……35左右嗎。

這個世界的成年是15歲,接著大概到20歲之前就會結婚的人很多,這樣一想……。

呃……。

“工作上還順利嗎?”

結婚的話題還是停止比較好呢。

“嗯? 啊啊! 雖然發生過很多事,不過又能回來當神子大人的護衛了唷。順便也管一管他們”

泰蕾莎這麼說著,朝集團瞄了一眼。

七個人里,二人在警戒這里,剩下的則組成公主的圍牆。

這樣一看,還真是和平的一群人。

“可怕的一群人呢”

“嗯嗯……因為以前遭到暗殺未遂,在神殿騎士團里戰斗能力特別高的這些人就成為了護衛,不過有點符(●)合(●)的都聚集在一起了呢……”

過去,泰蕾莎說過神殿騎士是狂信者的集合體。

是這曾意義上的,“符合”吧。

從我說錯話到“殺了吧”之間只有一瞬間的家伙呢。

和過去的奧爾斯蒂德不遑多讓呢。

“嘛,雖然在教義上稍微有點頑固,不過並不是一群壞人。……畢竟大家都非常喜歡神子大人呢”

好可怕啊。

雖然我明白相信神的心情,但誇張到看不清周圍可不行唷。

明明你們的神,也很仁慈的。

“那個,泰蕾莎? 可以讓我也加入對話嗎?”

這時,唐突地從後面傳出聲音。

宅男女神正在偷看著這里。

跟班們將她放在身後,即使是現在也仿佛要拔出劍來一樣。

“剛才有聽到艾麗絲這個名字,難道這一位是和那個紅發的艾麗絲大人認識的人嗎? 劍士的那位?”

她就是神子嗎。

雖然被神子神子的叫,但本名是什麼呢。是護士吧。

(譯注:捏他自歌曲《巫女みこナース》,神子=みこ,護士=ナース,有興趣的請自行搜索)

要問問看嗎……不,我先講名字吧。

雖然對克蕾雅先報上姓名被說是粗俗什麼的,不過先報上名號可是武士的禮儀。

“介紹晚了真是抱歉。我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目前正遵從‘龍神’奧爾斯蒂德大人的指示工作,劍王艾麗絲.格瑞拉特是在下的妻子”

龍神與劍王。

這二個詞提高了跟班們的警覺心。

對龍神有反應的話,果然使徒混在里面嗎。

啊不過七人全員都這樣,說不定沒有關系。

“嘛! 是這樣子的嗎! 艾麗絲大人,可是十年前救了我一命的恩人!”

說是十年前,是我到米里西奧來的時候嗎。

的確,這件事我也聽說過。

艾麗絲出門去退治哥布林,結果退治了暗殺者之後回來的事。

“在這里能見到艾麗絲大人嗎?”

“不,遺憾的是她有小孩要照顧,所以留在家里”

“那還真是可惜”

公主露出失落的表情之後,團體全員的眉毛也掉了下來。

感覺有點溫馨。

這些家伙,真的很喜歡公主呢。

話說回來,明明報上姓名了卻沒聽到對方的名字。

我也用神子大人來稱呼就可以了嗎。

“不過,那樣的話我就變成被‘龍神’奧爾斯蒂德大人所救……的狀況了呢”

“哎?”

跟那沒有關系唷。

我和艾麗絲,當時都連奧爾斯蒂德的名字也不知道。

不過,現在的我是奧爾斯蒂德的部下,艾麗絲也承認,並前來幫忙。

勉為其難,也可以說艾麗絲是奧爾斯蒂德的部下。

也就是說,變成了被奧爾斯蒂德所救的狀況嗎。

……沒有沒有。

那種感覺馬上就會被拆穿的謊言還是住手吧。

“不,當時的我和艾麗絲,都沒有和奧爾斯蒂德大人見過面。

然而,如果神子大人感覺我們有恩于你的話,

只要今後不要對奧爾斯蒂德大人抱持著敵意,就很感激了”

“……? 會對沒見過的人抱有敵意嗎?”

“奧爾斯蒂德大人,有著這樣的詛咒之故”

我這樣說完,公主便緊盯著我的眼睛。

在圓滾滾的臉上,渾圓的雙眼。

雙眼都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顏色。

大概並不是魔眼吧。

但是,直覺地這麼想。

被做了,什麼。

不知道被做了什麼。

既沒有動彈不得,也並不覺得呼吸困難。

只有,被做了什麼的這種感覺而已。

“……看起來,好像是事實呢”

一段時間後,公主表情一本正經地點了頭。

“明白了嗎?”

“是的,明白了”

看向泰蕾莎和跟班們的樣子,並沒有擺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也就是說,這就是這孩子‘身為神子的能力’吧。

和紮諾巴的‘怪力與防禦力’相當……。

只要看著眼睛,就能戳破謊言的能力……。

不,能讀取對方的想法之類的嗎?

還是說,別的什麼東西。

“……這個是,你的力量嗎?”

“是的。沒錯”

雖然正想問清楚詳細,但跟班們散發著危險氣息。

不要問比較妥當嗎。

要怎麼做呢。

關于這個神子,奧爾斯蒂德什麼也沒說。

“誒……”

麻煩了呢。

注意到被做了什麼,所以我這邊感覺好像也散發出了危險的氣息。

似乎不管問什麼,跟班都會攻擊過來

可是,不問的話也有點可惜。

不一定會再見到面。

該問的事情,不先問清楚的話。

“嘶……呼……”

總之先深呼吸。

“神子大人。我知道有點失禮,有一個問題想要向您請教不知方不方便?”

發問前先取得許可。

這個步驟很重要的吧。

而且,為了不被認為是在追究,只問一個問題。

“好的,請”

“最近,你的夢里有沒有自稱是神的人出現,留下什麼啟示?”

“沒有,別說最近了,到現在為止一次也沒有。以後肯定也沒有吧”

公主斬釘截鐵地這麼說。

看著我,聽著我的話。

說目前為止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好像有不知名的確信的樣子。

這樣的話,這也是,和能力有關的事情吧。

比如說,讓人神拒絕見面的能力。

果然是“讀取對方想法”之類的嗎。

人神好像有一顆被讀取的話會比我還困擾的內心。

“非常感謝”

我放下了肩膀上的力量。

總之不是敵人的話,這樣就好。

就算剛才的是神子騙人,也先相信吧。

“那,接著輪到我了唷!”

“……! 是的,請盡管問”

除此之外,還要問什麼?

能讀心的話,就沒有必要問了不是?

總之,看來那個並不是隨時發動。

四目相接,不做什麼就不會發動。

不看對方的眼睛也可以……的嗎?

“關于艾麗絲大人的事情,請告訴我!”

“……好的”

是這種事嗎。

算了也好。

無論如何,不是敵人,和人神也沒關系的話,就先相信她吧。

除此之外,還要告訴他奧爾斯蒂德老板是怎樣的好人。

本公司的保險即使是抱病的神子也沒問題。

80年的安心保障,發生事故的時候,本公司的優秀職員就會來幫助您。

另外,本公司也隨時歡迎優秀的職員加入……。

不,在這接下來打算要將教皇當做靠山的時候,讓神子先占位是不是不太好?

“盧迪烏斯! 盧迪烏斯,在嗎!”

想著這些的時候,遠方聽到了呼喚我的聲音。

是克里夫的聲音。

看起來,許可總算是下來了的樣子。

“啊-……非常的不好意思神子大人。時間好像到了”

“哎哎! 怎麼會……”

公主的眉毛掉了下來,跟班的眉毛也下降,對我的仇恨值則上升了。

真有趣。

而且很感興趣。

對我來說,也是想要再多談一點的對象。

只不過,先讓在等的人優先吧。

“我想還會在這個城里停留一段時間,所以艾麗絲的事情,到那個時候再……”

“約好了唷!”

我向公主行禮,並向泰蕾莎拜托傳話。

“還有泰蕾莎小姐,要是到本家去的話,請幫我帶句話,“母親的問題我自己會負起責任處理好,所以毋需多嘴”……還有,要是希望償還對菲托亞領地搜索團的援助的話,為了支付請提出金額”

“…………知道了。姑且會幫你這麼傳達”

“麻煩你了”

我對泰蕾莎也行禮之後,對著跟班們也用眼睛別過,離開了現場。

話又說回來,神子嗎。

乍看還以為是什麼千金大小姐。

或者說是宅男公主,但卻感覺是深不見底的人呢。

雖然斬釘截鐵地說了不是敵人,

但看來是知道人神的事情的樣子。

還是警戒一點吧。

啊,忘記問名字了呢……。

嘛算了吧。

我邊這麼想,邊朝手上拿著許可證的克里夫那邊走了過去。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一話「難道是:異世界」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三話「魔術課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