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話 “見教皇,然後……”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話 “見教皇,然後……”

“行李請放在這里”

在進入中樞之前,接受了全身檢查。

可能用來當作武器的東西全都被沒收了。

從愛用的小刀,到魔法卷軸,全都被寄放在這里。

只不過,鎧甲這種東西好像不被認為是武器,沒有被要求脫下來。

克里夫即使知道卻沒有說,是因為相信著我吧。

我為了表示誠意,將裝有吸魔石的左手甲,跟裝有格林機炮的右手甲給取了下來。

中樞內部,作成像迷宮一樣。

直線通道連一條也沒有,全部都是由曲線構成的。

況且內部被漆成了純白色,所以很難判斷道路的另一頭通往哪里。

然而,這里是米里斯教團的中樞。

和城堡一樣,考慮到敵人攻進來的狀況才這麼蓋的吧。

克里夫在里面順暢地前進,到達了教皇的辦公室。

辦公室由二名騎士,還有結界所保護。

“事先告知你,里面無法使用魔法”

“好的”

結界的強度是聖級或王級吧。

騎士的實力是聖級或王級吧。

目前雖然不知道,但要是發生戰斗的話會變成純粹的肉搏戰吧。

“教皇大人,我帶來了”

克里夫的祖父哈利.格瑞摩爾,在透明的結界的另一側。

樣貌就和信的內容給人的感覺一樣,是個慈祥老人。

又白又長的胡子,以及繡有金線的祭司服。

“好的,辛苦你了”

不像薩烏羅斯一般有力,也不如蕾塔一般銳利。

並沒有讓人感覺到像強者一樣的氣息。

但是,相反的卻讓人感受到其器量之大。

原來如此,這就是教皇嗎,能讓人這樣理解的,某種感覺。

也就是感覺不到氣息,相反的卻能感覺到器量。

隨便說說的。

“我來介紹。他是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在拉諾亞魔法大學一起念書的朋友,我的學弟。

有著我所望塵莫及的魔法才能,是非常有能力的人。

今後會繼續來往很長的時間,因此想讓教皇大人見一面而帶著一起來了”

對克里夫的介紹,教皇保持著安詳的表情,輕輕地點了頭。

接下來的事情,是要由我來說明的意思吧。

因為僅僅是做為朋友的介紹,之後的事情要我自己處理。

就和昨天晚上說的一樣。

“原來如此,那麼……。

盧迪烏斯先生,是為了向我要求什麼而來的嗎?

為了同意設立傭兵團嗎?

還是說是為了取得販賣斯佩爾多族的人偶的許可?

又或者是,要來勸告我加入龍神奧爾斯蒂德的軍門之下?”

搞錯了。

克里夫真是的,好像已經說過了的樣子。

我的目的、立場,還有為了什麼而來這個國家等等的。

畢竟是之後要說的事所以沒什麼差就是了呢。

倒不如說,省去說明還比較輕松。

……咦?

克里夫用驚訝的臉來回看著我和教皇的臉。

“不枉被稱為‘龍神的右腕’呢。

居然連眉毛也沒動一下……克里夫也要向他看齊才行唷?”

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教皇的誤解在刹那間就完成了。

“真是不好意思,不過事先對你進行過調查了”

他用和藹的表情開始念起手邊的資料。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有名門諾特斯.格瑞拉特的血緣。

身為保羅.格瑞拉特的兒子,劍王基列奴.迪德魯蒂亞的弟子。

被卷入了轉移事件,但3年後靠自己回來了。

于魔法大學入學,和艾麗愛爾王女結交。

接著數年後,與‘龍神’奧爾斯蒂德戰斗,之後納入其軍門之下。

阿蘇拉王國之亂時在暗中行動,擊敗水神蕾塔和北帝奧貝魯。

將現任國王艾麗愛爾.亞內莫伊.阿蘇拉推上王位。

之後,一邊在各地成立自己的私兵,一邊向各權力者呼籲對龍神奧爾斯蒂德進行協助……。

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好像被調查過了。

不過,也並沒有要特別隱瞞。

畢竟想查的話隨時都能查,

眼前的這個人,也是位于能調查的立場的人,

而且是必要的事情不調查不行的人。

不是什麼令人吃驚的事。

但是,錯了。

“錯誤有三點。

我並不是靠自己一個人從魔大陸歸來的。

而是借助了名為瑞傑爾德的,斯佩爾多族的戰士的力量。

打倒水神蕾塔的並不是我,奧貝魯也是和劍王基列奴及劍王艾麗絲合力擊敗的。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請把水王級魔法師洛克希.米格爾蒂亞的弟子這一點也加上去”

“喔?真是老實的人呢”

教皇一邊嗯嗯地點頭,一邊在手邊的紙上寫下了什麼。

雖然不知道寫了什麼,但希望最少也要把洛克希的弟子這點寫上去。

“也就是說,之所以會販賣斯佩爾多族的人偶的理由,便是為了報那個斯佩爾多族的恩情嗎?

難道不是打算要透過提高識字率來推翻國家?”

“是的”

“喔”

為什麼識字率提高之後就能推翻國家來著呢……。

應該是和風一吹賣木桶的就賺大錢同一個理論吧。

“那麼,呼籲協助奧爾斯蒂德大人,又是為了怎樣的理由?”

“至今約80年後,魔神拉普拉斯會複活,為了對此准備”

即使是這種回答,教皇的臉色也一點沒變。

只是像完全了解了一樣的點頭。

“原來如此。所以,利用克里夫,來向我提出協力的要求,就是這個原因嗎。要是希望‘龍神’依附我的陣營,就聽你的話……的意思”

“不對,錯了”

怎麼,這個老爺爺,感覺好像已經進入交涉模式了。

嘛也好。

不管怎樣最後都需要交涉的。

該說的事情就先說吧。

“我想要依附的是,克里夫”

“喔?那麼,是要跟在克里夫的後面,支援他的意思?”

“不……的確,一開始的時候是這麼打算的,但是克里夫說“想要測試一下自己的實力能做到哪種程度”,所以放棄了。

至少,在他成為教團里有相當份量的存在之前,不會介入”

這麼說完,教皇的表情亮了起來。

就像孫子考試考了100分的時候,爺爺的表情。

“是這樣子嗎,克里夫這麼說了啊……”

“是的。因此,希望今天能以我盧迪烏斯一個人,以龍神的部下,來應對”

老實地說了。

對方調查過我方的事情。

雖然遺漏的情報好像很多,不過大致上正確。

除此之外,還知道了哪些事,目前並不明了。

所以說,先以不說謊的方向來進行。

雖然有道是老實人看起來就像笨蛋,但討厭老實人的人卻不多。

“我的要求有兩個,支援傭兵團的成立,還有允許斯佩爾多族人偶的販賣”

關于拉特利亞家的事情,總之先放到一旁。

畢竟是私人的事情,而且要是能牽起線的話,也能夠產生牽制效果。

“嗚嗯”

教皇依然掛著輕柔的笑容,看著我。

這就是所謂的撲克臉吧。

雖然笑著,表情卻沒有動。

“我認為,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想切也切不斷的”

教皇就這樣,喃喃地說。

這句話,說不定就只是一句告誡的話。

對著想要和克里夫切割的我說的。

又或者是對考慮要和我切割的克里夫的說的。

“所以,終究是考慮到你和克里夫的關系……就實行傭兵團的支援吧”

干脆地這麼說了。

不要求回報嗎,一瞬間有這樣的疑問,不過馬上就消失了。

‘考慮到和克里夫的關系’的這個部份就相當于回報吧。

不管怎樣最後克里夫壯大的話,我就是為教皇派的克里夫帶來了龐大利益了。

對教皇來說,這是先行投資。

“但是,斯佩爾多族人偶的許可有困難吧”

“為什麼?”

“我身為魔族迎合派的領袖,位于教皇的地位。

然而,最近提倡排斥魔族的樞機卿派勢力正在壯大。

現況而言,我並沒有能夠獨斷的允許販賣斯佩爾多族人偶的發言力。

畢竟次任的教皇,目前十拿九穩的,會從排斥派中被選出來……對吧?”

教皇看著我這麼說著。

在這背後,是在向我說‘現在馬上去給我擊潰魔族排斥派’吧。

但是,這也不算什麼吧。

我就做為教皇的棋子行動就好。

既然和拉特利亞家不歡而散,那不管怎樣最後都會演變成敵對的局面。

雖然對泰蕾莎不太好意思,但有必要的話,不管是魔族排斥派還是什麼,我都會擊潰給你看。

可是,這樣不就會變成幫忙克里夫了嗎。

很微妙的部份。

克里夫要取得政權,對手也是必要的吧。

而那個讓我來打倒好嗎。

不,從一開始,我協助米里斯教團的話,結果都會成為克里夫的功績。

那麼,應該可以吧。

嗯-……。

“……總之,能夠支援傭兵團的事情,是沒有問題的吧”

“是的”

“那麼,今天只要聽到能支援傭兵團的這句話,就已經足夠了”

先保留吧。

反正也不是要現在馬上得出結論的問題。

追根究底,這次並沒有把斯佩爾多人偶的販售當做目標。

原本只打算要成立傭兵團而已。

那麼,不要貪心,這樣就好。

“是這樣嗎,那還真遺憾”

教皇這麼說著慈祥地笑了。

────

因為克里夫說還有事情要辦,所以我一個人離開了本部。

“呼……”

出來的瞬間,我大大地歎了一口氣。

好累人啊……。

神子和教皇。

今天和迥異的二個人相遇了。

二人都感受到非同小可的印象。

只不過,二人在不同的勢力。

魔族迎合派的教皇。

魔族排斥派的神子。

神殿騎士,是魔族排斥派。

拉特利亞家也是這樣。

那些家伙要是上上下下都是像泰蕾莎一樣的好人就好了,

但平常應該是像那群跟班一樣,盡是一些狂信者才對。

要是問我要依附哪邊的話,不用說也知道是迎合派,教皇派。

雖然這麼說,但是泰蕾莎上次和這次,加起來幫了我二次了。

就算討厭拉特利亞家,也不想對她做出忘恩負義的舉動。

況且先不說那幾個跟班,那個神子本身,也不太算是討厭的人呢。

所以說,暫時保留的這個判斷並沒有錯……希望。

本來可以的話是希望能和一開始的計劃一樣,位于中立的立場就是了呢。

理想真是遙遠。

總而言之,再嘗試多和神子接觸一點比較好吧。

關于她的能力,希望能再多掌握一些。

至于是不是人神的使徒……這點,多半是無法判斷吧。

假設真的是使徒的話,考慮的事情肯定又要變多了。

至少,在阿蘇拉王國成立傭兵團時人神並沒有阻礙。

我的行動對人神來說是有害的嗎,還是無害的呢。

現狀下並不知道。去想也沒有用。

因此,這次也先以沒有妨礙的前提來行動。

感覺到有妨礙,有違和感的時候,就是尋找使徒的時候。

目前可疑的人有幾個。

神子,或是克蕾雅。

但是,就像一直以來一樣,太過疑神疑鬼也是失敗的肇因。

關于這方面,還是早點建立傭兵團,設置通信石板之後和奧爾斯蒂德取得聯系比較好吧。

嗯。

總之,這次的事情里取得了教皇的協助。

那麼,首先就從這里開始。

傭兵團分部場地的挑選、購買。

在那里設置通信石板,還有緊急用的轉移魔法陣。

然後,和奧爾斯蒂德進行業務聯絡。

“好。首先,就從挑房子開始”

決定好接下來該做的事了。

挑選房子交由愛莎來做比較好吧。

在冒險者區和商業區,要和誰來進行買賣交易呢。

這方面,應該已經紮實地輸入愛莎的腦中了。

有能夠托付的人在,還真的是很可靠呢。

問題是簡妮絲的事情。

愛莎留下她外出的話,就沒有人能照顧她了。

說不定也教一下溫蒂比較好……。

嘛,這部份我一個人想也沒有用呢。

回去之後再討論吧。

────

我駕著在城里移動時使用的馬車,回到了位于神聖區的克里夫家。

時間已是黃昏時分。

剛好肚子也餓了,真期待晚餐呢。

這方面要是能吃到新鮮的雞蛋就好了呢。

水煮蛋、太陽蛋、歐姆蛋……。

嗯嗯,既然有面包,炸豬排之類的也行呢。

只要一蛋在手,料理的種類就能大增,我的期待也大增了。

有帶料理人愛莎來真是太好了。

“我回來了-。哎呀,肚子好──”

“到這個時間了還沒回來,是什麼意思!?”

回來的瞬間,響起了愛莎的怒吼聲。

急急忙忙的進入家中。

在那里,有著在逼問溫蒂的妹妹的身影。

“為什麼要允許她外出啊!”

“因、因為,他說沒問題啊”

“為什麼要相信外人說的話啊!?

昨天的對話,你也聽到了吧!?

為什麼不把事情跟對方講啊!?

要出去的話,明天再出去就好了吧!?

明明再多等一下的話,我馬上就會回來了!

明明也能跟哥哥商量一下的!”

“就、就算你這麼說,那個,其實昨天的對話,我不是聽得很懂,而且那個人,他說了沒問題的”

“從剛剛開始就只會這麼說! 我不是說有問題了嗎! 你這個人難不成是來妨礙我們的嗎!?”

愛莎憤怒地揮舉著拳頭,而溫蒂則縮著身子……。

暴怒的,大吼的愛莎還真是難得一見。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從後面握住了愛莎高舉的手。

“愛莎,稍微冷靜一點”

“給我閉嘴!”

被甩開了。

但,這時愛莎好像意識到我了。

“啊,哥哥……對不起……”

甩開的手握住了另一邊的手,愛莎低著頭。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總之先聽聽看。

想著要是吵架的話,就兩邊一起處罰。

但是,愛莎卻鐵青著臉,低著頭,沒回答。

明明一直是干干脆脆地回答的孩子的。

“那個……”

看不下去,而回答的是溫蒂。

“就是,白天的時候,叫做基司的人出現了……”

“基司……?”

“他說簡妮絲小姐也是好不容易才回到故鄉的,回去的話太可憐了,所以就帶出去之後──”

這時愛莎低聲的說了。

“就沒有回來”

一瞬間感覺血液從頭上往下掉。

怎麼會?

的感覺。

“愛莎,冷靜的,從頭開始,好好的和我說。可以嗎?”

“嗯……”

愛莎坦白了。

白天,基司好像到了這個家來。

他自稱是簡妮絲的朋友,到這個家來拜訪的。

愛莎雖然沒有見到面,不過從之後問到的長相、說話方式、體型、講話內容,還有裝備之類的來看,似乎可以確定是基司。

對,那個時候,我和愛莎並不在家。

“為什麼愛莎要出門……?”

“我想說要住在這的話需要很多東西,所以就出門去添購了……畢竟溫蒂又不識字,應該不知道我想要什麼東西,所以人家就……對不起”

“啊啊,不,別在意”

愛莎的判斷出錯了。

雖然是很罕見的事,但偶爾還是會發生吧。

總而言之。

一段時間里,基司好像和溫蒂一起,與簡妮絲進行了三人的談話。

但是,某個瞬間,基司說了。

‘好不容易回到故鄉來卻又要被關在家里,這樣簡妮絲也很可憐呢。干脆我帶她到那一帶去晃晃吧’

而溫蒂,答應了這件事。

很想抱著頭問為什麼要答應啊。

因為聽了昨天的談話吧,我想。

但是,並不能全怪溫蒂。

她既不是當事人,也沒看到拉特利亞家討人厭的部份。

沒有搞清楚狀況也沒辦法。

再加上,基司的話術也很了得吧。

那家伙不管怎麼說,對說服別人這件事都可以算是擅長。

而且,有時間要讓簡妮絲看看街上,我也這麼想過。

只不過一個小時左右就回來了,有這樣大意的想法,或許也是沒辦法的事。

“人家,雖然馬上就出去找了,但是沒有找到……”

愛莎好像馬上就從家里飛奔出去,去找人了的樣子。

但是,並沒有找到。

即使過了下午,到了黃昏也沒有找到。

想著說不定已經回來了而回家,身影卻還是沒有出現。

當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愛莎正在責罵溫蒂的時候,我回來了……就是這麼回事。

“該怎麼辦啊哥哥,都是因為之前人家說沒問題……這個,都是人家的錯吧……? 怎麼辦……怎麼辦!”

愛莎陷入平常所未見的驚慌失措,幾乎都快要哭出來了。

總之,首先必須要冷靜下來吧。

“你先冷靜下來。畢竟是基司,忘記了約定,正在各個地方打轉也說不定”

“但是,現在,簡妮絲媽媽可是連人在哪里都不知道唷!?”

“好了,冷靜一點”

我也感到有點焦慮。

但是,帶著她的是基司。

那個人雖然毫無戰斗能力,但是個可靠又精明的男人。

有安心感。

嘛,畢竟是那個基司。

做了一些多余的事情,而花掉了時間也不一定。

再過一下下的話說不定就會突然回來,笑著說“歹勢歹勢,剛好遇到以前認識的人結果就渾然忘我了啊”什麼的。

“總之,先稍微再等他們一下吧”

我這麼決斷。

────

在那之後,即使太陽完全西下了。

即使帶著疲憊的表情的克里夫回來了。

簡妮絲和基司,也沒有回來。

只不過,犧牲了時間,我想我和愛莎都已經能夠平靜下來了。

“抱歉……不過,請不要太責怪溫蒂,我想她並沒有惡意……”

克里夫雖然斥責了溫蒂,但並沒有過份的責備,而且袒護了她。

他自己本身,也沒有預料到會變成這樣的情況吧。

原本就是為了幫忙家務才找來的。

再加上,聽到了她到這個年紀都還沒有工作的地方或是雇主,那就應該要事先理解到她是個相應的的庸材才是。

不應該去指責別人的無能。

比起責備,不如彌補失誤。

“我去找。克里夫學長就在這里待機避免擦身而過”

“啊、嗯嗯……”

我下定決心要出去尋找時,已經到晚餐時間了。

現在才決定要去找,說不定已經晚過頭了。

但是,如果要辯解的話,

要是簡妮絲是一個人出去的,那我也會馬上動身尋找。

然而帶她出門的是基司。

溫蒂所言的要是屬實的話,基司也在一起。

那個猴子家伙跟戰斗相關的事情雖然毫無自信,除此之外的事情都能做得有模有樣。

從情報收集、繪圖、采買、料理、道具整理、到隊伍成員的健康管理。

除去做為冒險者非常致命的,“戰斗中派不上用場”這一點的話,是個可靠的男人。

因此,有一種基司也跟在身旁的話就沒問題的謎樣的信賴感。

但是,仔細想想的話“戰斗中派不上用場”這點是非常致命的。

要是被卷入某種事件的話,並沒有能保護好簡妮絲的能力。

基司對事件的回避能力也很高吧。

但是,那也說不上是完全。

簡妮絲要是在某個巧合下踩到了凶惡的老爺爺的腳的話,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畢竟也有過剛見面稍微對上眼就揍過來的女生。

而且說起來,他是魔族。

要是拉特利亞,看到基司和簡妮絲二人在一起的話會怎麼想呢。

應該被我帶走了的簡妮絲,和魔族二人在一起,的話。

說不定會迅速地襲擊,准備把簡妮絲帶回去。

那麼,果然是拉特利亞家嗎。

拉特利亞家的話,有可能一開始的基司就是假的。

抓來長相和身材、說話方式很像的人,讓他偽裝成基司來蒙騙溫蒂……之類的。

雖然不覺得那樣的家伙到處都找得到就是了。

另外,雖然不想這麼認為,但基司也有可能是人神的使徒。

不情願進入神聖區的基司,為什麼卻會到這里來呢。

要是有什麼打算的話也好,但那是人神的建言的可能性也……。

即使煩惱也沒有辦法。

即使迷惘也沒有辦法。

會懊悔也是沒有辦法。

事情發生了,時間也浪費掉了。

不行動不行了。

我重新穿上魔導鎧和長袍,從家中出來。

“首先,要往哪里呢? 分頭找嗎?”

愛莎像理所當然一樣跟了過來。

簡妮絲失蹤的事情,好像讓她感到很焦慮。

既然她如此焦慮的話,那我不冷靜下來不行。

“不,你要是被拐走的話也會很困擾。一起行動吧”

“嗯、嗯。知道了……”

被拐走的這個詞,讓愛莎倒抽了一口氣。

考慮過簡妮絲被誘拐的可能性了吧。

畢竟這個世界里的人販子,很多呢……。

但是,那個可能性很低吧。

要把姑且算是S級冒險者的基司撂倒之後再讓簡妮絲成為奴隸,這樣太麻煩了。

要是我的話,會去找其他比較沒有防備的下手。

“……”

我往外走了幾步之後,突然停下了腳步。

首先,該去哪找才好?

不妙呢,好像還沒冷靜下來吧。

冷靜、冷靜的這麼說,人也是不會冷靜下來的。

深呼吸。

“嘶……哈……”

比我還要聰明的人,就在我的身旁。

和她討論一下。

“愛莎……你認為基司會在哪里?”

“嗯……會不會在冒險者區呢?”

“根據是?”

“基司先生,既然說過不能進入神聖區,那我想應該也不能去米里斯教徒很多的居住區。

商業區和冒險者區的話,畢竟基司先生是冒險者,我認為在冒險者區那邊的機率比較高”

“好,那就去冒險者區吧”

不愧是愛莎,頭腦轉得很快。

既然決定的話那兵貴神速。

“趕快吧”

“嗯,啊,對了。用馬會不會比較好呢? 馬車用的那個還在唷?”

“嗯?”

馬嗎……。

我直到現在還不會騎馬。

當然也不是完全不行。

畢竟多少練習過了,駕駛馬車的方法也知道。

但,我並不是在緊急情況下還能自由自在控制的高手。

不過,不需要擔心。

認真起來的話我的移動速度就和馬一樣。

“那種東西才不需要”

“唉?”

我將愛莎用公主抱抱起。

朝魔導鎧注入魔力。

腳部OK。

抵消著地時的沖擊的練習也進行過許多次了。

“愛莎,好好抓好喔”

“哎…………? 啊!”

愛莎的身體僵住,像要扯下一樣緊抓著我的長袍。

我將愛莎的身體牢牢固定住。

“……不、不! 不要! 住手!”

雖然最後好像聽到了什麼,但我已經跳進了夜空之中。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二話「感到退縮的女仆」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四話「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