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一話 “裝蒜”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一話 “裝蒜”

抵達冒險者區時,大約是十幾分鍾之後。

愛莎的腳不停地顫抖,整個人跪坐在地上。

腰好像直不起來。

愛莎不擅長高的地方嗎。

做壞事了呢。

“哥哥,至少,在地面上跑嘛……”

我的親人里好像很多怕高的人呢。

希露菲也有懼高症,我也不太擅長高的地方。

只有艾麗絲喜歡而已呢,高的地方。 (俗話說笨蛋和煙都喜歡高……嗚喔!(兩半))

“在地上跑的話會出車禍唷。來吧,快點去找母親”

“嗚-……走不動”

“來吧,我背你”

“不會跳嗎?”

“不會跳啦”

背起跪坐在地上的愛莎,開始搜索。

雖說如此,冒險者區也很廣大。

該從哪里開始找才好呢。

“哥哥,去酒館看看。已經是吃飯時間了,說不定正在哪里吃飯”

“啊,說的也是呢”

接受了愛莎的建議,于是在馬路上小跑步。

觀察馬路上的幾間酒館,找尋簡妮絲和基司的身影。

因為是吃飯時間,客人很多。

但是,沒有必要像笨蛋一樣去確認所有客人的臉。

向店員打聽一下的話,在每個店鋪里都不會花太多時間。

有著恍惚表情的女人,以及猴臉的魔族。

應該很顯眼的。

冒險者區即使這個時間,人也還是很多。

抱著獵物從依賴中歸來的冒險者。

和那個冒險者進行交易的商人。

工作結束,出去吃飯的冒險者。

招攬那些冒險者的旅館或酒店的店員。

也聽得到不知是冒險者還是傭兵的吵架聲。

因為是這個時間嗎,來往的馬車很少。

這麼一來,簡妮絲六神無主的到處走時被馬車碾到的可能性也很低。

就這點能夠放心。

“猴子臉的? 啊啊,基司嗎?

那家伙的話,我在‘春之樹蔭亭’見過喔?”

在第三家中獎了。

基司到了這個國家後,也算是過了一段不短的日子。

那家伙的話,應該在各種地方都有人認識吧。

“有帶著女性一起嗎?”

“女性……? 有沒有呢……?”

店員歪著頭想。

不過,不論如何只要去看看就能明白。

我向店員詢問‘春之樹蔭亭’的位置後,

做為謝禮在他手中塞了一枚銅幣,然後便急忙趕往‘春之樹蔭亭’。

稍微,有點不好的預感。

────

‘春之樹蔭亭’所在的場所,格調很差。

街上站著感覺像娼婦的女人,還有帶著下流表情的男人們像在評價一樣地走著。

恐怕這里離娼婦街很近吧。

就算在這個米里西奧里,也有這樣的地方呢……。

說是這樣,男人們卻正像珍禽異獸一樣的看著我們。

我和愛莎這樣有著安靜氛圍的人,很突兀吧。

“哈、哈! 唷! 這是哪種玩法啊?”

“等等,哥哥,很丟臉快放我下來!”

搞錯了。

好像只是覺得被背著的愛莎很稀奇。

放下愛莎之後,視線就消失了。

‘春之樹蔭亭’。

店鋪的構造很普通,不過正出入著一群品性不良的人。

我到了這個世界來之後,也變得相當強了。

像這種店可以毫無恐懼的出入。

老實說,夏利亞的盧多傭兵團事務所那邊還比較有壓迫感。

但是,卻感受到了簡妮絲說不定會在這種地方的不安感。

渾蛋基司,到底在想什麼啊……。

要是那家伙不知道哪根筋不對要把簡妮絲賣到娼館的話,就算是基司也不會放過。

給我做好手跟腳大概各2只的覺悟。

“歡迎-!”

從入口進去之後,店員有活力的聲音和喧嚷聲一起響了起來。

沒有什麼排他的感覺。

品格低劣的只有外側,里面是明亮的氛圍呢。

客群也並不都是所說的流氓,普通的冒險者好像也很多。

我一邊快速地掃過周圍客人的臉,一邊向店員──。

“這時候多虧了我機靈的一句話喔‘莫非,三個轉移魔法陣全都是陷阱,別的地方還有路嗎?”這樣呢”

有了。

在深處,猴子臉的男人一邊揮著酒,一邊向年輕的冒險者臭屁的說著什麼。

年輕人那邊也是不入流的感覺。

頭發尖得突兀的少年。

鼻子上有鼻環的長發少年。

上吊眼的少女。

三人。

沒有簡妮絲的影子。

向周圍看一圈,果然也沒看到簡妮絲的身影。

“接著,就和我的預料一樣,在地面上喔,總算是有了,往BOSS房間的隱藏道路……”

往桌子的附近一站,基司便注意到我了。

“啊”的表情。

“基司”

“唷、唷前輩。剛、剛好在講你的事情呢。你們看,他就是‘泥沼’”

三個人用驚恐的表情看著我。

尤其是女的,正按著自己的胸口連椅子一起將身體拉開。

什麼啊……。

到底說了些什麼啊。

嘛算了。

比起這種事情,不問不行的事還有像山一樣多。

從哪里開始問呢……。

好,首先,從與人神的關聯開始做點偽裝。

“基司……真遺憾啊。你居然是我的敵人呢”

“哈啊? 什麼啊?”

“你全部都得知了吧? 在夢中的神諭,那家伙所說的。還有在這種情況下,我會怎麼做也是”

“喂喂,你在講什麼? 夢? 哎?”

我將手指指向一直傻笑著在發茫的基司,注入魔力。

生成岩炮彈,開始高速旋轉。

唧咿咿咿的,像鑽頭一樣的聲音朝四周傳出。

年輕的冒險者們嚇得抬起腰來。

“不准動”

我出聲阻止他們。

接著,看著基司的眼睛,再說了一次。

“他唆使了你什麼,全部給我招出來。這樣的話還能饒你一命”

“等等,喂、喂喂,真、真的嗎,住手、快住手…………是我的錯!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都是我的錯,所以別再把那個貼近我了!”

手指稍微拿遠了一點。

接著,基司當場從椅子跳了下來,在原地下跪。

然後,毫不在意周圍的人眼光,卑躬屈膝地向我道歉。

“我好像,做錯了什麼事呢! 我道歉! 做了什麼惹盧迪烏斯生氣的事情吧! 但是我完全沒有頭緒啊! 請先告訴我是什麼吧! 要是不知道做錯了什麼的話,也沒辦法道歉! 真的不好意思!”

咦?

總覺得,和預想的不一樣。

我整個愣住了。

不是人神的使徒嗎。

無從判斷。

但是,一直以來受到照顧的人,在眼前這樣卑躬屈膝的樣子……感覺很對不住呢。

“……我母親怎麼了?”

“啊?”

基司把臉抬高,歪著脖子。

雖然是紅通通的醉臉,但卻是吃驚的表情。

這要是演技的話,還真高明呢。

“母親啊。我家的簡妮絲母親”

“……? 不,讓她逛一下那附近之後,馬上就回去了喔?”

“就是因為沒回來,我才會來這里的”

雙手交叉地這麼說完,少年的一人噗滋地笑了。

一看,原來愛莎在旁邊在用和我一樣的姿勢點頭。

現在不是開玩笑的場合,是巧合吧。

瞪了少年一眼之後,他發出“咿”一聲的僵住了身體。

“哎……可是,呐……確實是回去了啊?”

“回到哪里?”

“就算你問回到哪里,也就是冒險者區入口的那一帶啊。在那里,你們家的人來迎接了,然後就交給他們了喔”

…………欸?

使者?

我家的?

我和克里夫一直都在教團本部。

愛莎去買東西,溫蒂在家里……。

不對,搞錯了。

並不是我(●)的家。

“那個是,拉特利亞家的人嗎……?”

“沒錯沒錯,紋章也好好確認過了喔? 肯定沒錯,是拉特利亞家的使者”

心跳開始加快。

拉特利亞家的使者,把簡妮絲,帶回去了。

冷靜,整理一下。

首先,基司帶著簡妮絲出去了。

為什麼?

“追根究底,你把母親帶出去是為了什麼目的?”

“就算你問我為了什麼,畢竟跟簡妮絲和前輩都很久不見了,只是想說去稍微聊聊天而已唷……”

心血來潮嗎。

OK。合乎邏輯……。

不等等,很奇怪。

“你這家伙,為什麼會知道克里夫的家?”

“最初是去拉特利亞家打聽的唷。

嘛,雖然是不怎麼想去的地方喔,不過想說能幫我向前輩通報的話就沒問題……。

後來,他們和我說你和簡妮絲因為有事所以在別的家里過夜,叫我去那邊找。所以說,才特地去那里找人的喔”

“你不是不喜歡進到神聖區嗎?”

“就算沒有理由去那邊閑晃不知道會被怎樣對待,但也不是說無論如何都不想進去啊”

基司的說法,有點松散呢。

很模糊。

有可能是因為喝了酒,也可能是正感到混亂就是了。

“……”

但是,我明白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我明白了。

也就是說,故事的發展是這樣的。

首先是昨天,我從拉特利亞家憤怒地跑出來。

但是,在徒步走回去的我們身後,有一個人跟蹤著吧。

因為粗心大意,我沒有注意到他,導致逗留的地方被得知。

雖然如此,拉特利亞家和格瑞摩爾家在派系上是敵對關系。

就算出面去要求交出簡妮絲,也不難想像會被拒絕。

雖說如此,要對格瑞摩爾家發動襲擊,在情勢上也很困難才對。

就算說排斥派是優勢,出了事情也會成為垮台的種子。

在這里,拉特利亞家利用了基司。

漫不經心地在自己的地方出現的來路不明的魔族男子。

本來的話,是要回絕的。

然而,那同時也是魔族排斥派的自己理應不會去使用的棋子。

利用他,讓他將簡妮絲帶到外面來。

之所以沒有馬上接收基司所帶出來的簡妮絲,我想是考慮到護衛的關系。

但是,並沒有護衛。

我已經出門了,愛莎也很不碰巧的外出了。

結果來說拉特利亞家運氣很好,非常順利的就接收了簡妮絲。

接下來,我不管說什麼都可以假裝不知道了吧。

基司?

不認識的人呢。

那種肮髒的魔族我們怎麼可能會認識,之類的吧。

被拐走的簡妮絲,藏在某處就好。

有一名看護在身邊的話,要監禁她是很容易的。

“喂、喂,前輩,到底怎麼了啊……”

“…………沒事。你,得知我們住處的時候,拉特利亞家的家伙有說了什麼嗎?”

“欸? 嗯嗯,說什麼簡妮絲剛回來不久應該很思念故鄉吧,要是在家的話叫我帶她出門……”

無法責怪基司。

他什麼都不知道。

要去拉特利亞家的事情、要在那里逗留的事情都是我說的。

即使我想要是我在家的話,拉特利亞家是不會對基司這樣態度惡劣的,但並不會感到疑問。

在這種狀態下被唆使各種事情的話,被操縱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糊塗的人是我。

果然,應該今天先把簡妮絲帶回家的。

把會成為弱點的東西放在手邊是錯誤的。

等全部結束之後,再偷偷地帶簡妮絲來觀光之類的就好了。

然而,後悔也是沒有用的。

總而言之,現在不把簡妮絲取回不行。

“基司……實際上啊──”

我向基司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請求他幫忙。

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有這家伙的能力比較好吧。

雖說是被利用,但這家伙也有一部份的責任。

光就剛才的應答,我想並不是人神的使徒。

“……真的假的啊”

全部說完的時候,基司露出了苦不堪言的表情。

“是嗎,的確,我還覺得有點奇怪。在拉特利亞家既沒有前輩的仲介,還輕易地把住處告訴我……我還以為肯定是前輩把話講清楚了……但是叫我帶到外面,是因為這樣啊……”

情報有點不一致。

這點,被對方看見可趁之機了。

但是,不管是誰都會犯錯。

馬上去要回來吧。

“我知道了。既然事情是這樣的話,我也來幫忙”

“拜托了”

讓基司成為同伴後,我們急忙的往拉特利亞家去。

即使知道多半沒有用。

────

到達拉特利亞家時,周圍已經萬籟無聲了。

晚餐時間也結束,正在進入就寢時間的時間帶。

雖然是打算盡快過來的,不過畢竟是抱著二個人移動。

不管怎樣都要花上一些時間的。

愛莎哭喪著臉喃喃地說“哥哥這個騙子……”這點就先別管吧。

“還醒著呢”

接著,拉特利亞家依然燈火通明。

但是,門口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也沒有門鈴。

想要呼喚房子里的人時,該怎麼做才好呢。

大聲的喊就好了嗎?

……要是有客人來的話是打算怎麼辦啊。

不,這個時間要是有客人什麼的,從一開始就會准備趕走吧。

哎呀,管他的。

“我是盧迪烏斯! 有人在嗎!”

我一邊硄硄地敲著門,一邊大聲喊。

打擾鄰居什麼的我才不知道。

雖說或許沒有大義,但是有名分。

萬一拉特利亞家誘拐了簡妮絲的話,錯的就是對方。

萬一拉特利亞家沒有誘拐簡妮絲的話,去基司那邊的拉特利亞家使者就是假貨,簡妮絲就是真的被誘拐了。

我雖然是打算和這個家斷絕關系的,但要是欺騙拉特利亞家的話,對這一家來說也是個問題吧。

“……”

然而,沒有回應。

我再次的敲門,繼續大聲地喊叫。

金屬制的格子門,受到了魔導鎧的拳頭敲打,略微歪斜了。

“我想談談有關我家母親的事情!”

然而,果然還是沒回應。

干脆直接破壞掉吧。

“不出來的話我就把門打破了唷!”

姑且,這麼中斷後,我朝右手注入魔力。

這種程度的門要是以為可以阻止我就大錯特錯了。

“喂、喂前輩等等啊! 破壞的話可不妙吧”

被阻止了。

稍微有點血氣沖腦的樣子。

但是,也是因為很焦躁。

昨天,克蕾雅說過要讓簡妮絲結婚生子,想這麼嘗試。

尋找對象、舉行婚禮、決定住處、制造孩子……。

這樣想的話,並不怎麼令人焦躁。

只要打探拉特利亞家的動向,總有一天能夠找到簡妮絲的所在吧。

但是,這里有一點。

把制造小孩這個部份單獨提出來講的話,哎呀真不可思議。

只要准備好男人和女人,放在床上30分鍾之後,就能夠辦到。

而且,這個世界上還有“既成事實”這個詞存在。

等找到簡妮絲的時候,可能已經被糟蹋過了。

對自己的女兒不會做到這種地步。

我是這麼希望,但准備把變成廢人的女兒嫁出去的瘋狂婆婆的想法沒人猜得透。

所以說不急不行。

然而,打破門也太性急了。

用岩炮彈打的話只要一發,但那巨響會吸引人過來吧。

雖然不太清楚這個國家的法律,不過把門破壞之後無罪是不可能的。

聚集了人群,衛兵出現,成為了犯罪者的話,也會對教皇和克里夫造成困擾吧。

要看清楚後果再行動才行。

“說得也是呢。這里就用土魔法解鎖之後偷偷的──”

“偷偷的,想做什麼啊?”

那個聲音,是從門的對面傳來的。

注意到時,不知不覺格子門的對面,已經站了五名男女。

士兵三人,管家一人。

還有,身穿品質精良的衣服的,老婆婆一人。

“在這種深夜里,到舍下來有何指教啊?”

“……”

克蕾雅.拉特利亞。

是聽到我的聲音才出來的嗎。

還是說,原本就做好了出來的准備的呢……。

“克蕾雅小姐……這作法是不是有點太肮髒了呢?”

“你在說什麼事情?”

“利用基司,綁架母親的事情唷”

這麼說完,克蕾雅看向基司,鎖起了眉頭。

“綁架嗎? 不是很清楚你到底在說什麼”

“會這樣裝傻,已經在預料之內就是了呢……”

對基司使了眼色。

他用點頭回應,接著朝三名護衛里的,其中一人比了過去。

“就是他。是他來接人的”

“……”

被指著的護衛。

那個家伙,很快的露出糊塗的表情,聳了下肩膀。

一副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表情。

“在本家里,因為教義的關系禁止和魔族扯上關系。

利用像那樣肮髒的魔族什麼的,根本不可能”

克蕾雅用冷冰冰的眼睛看了基司一眼,明確地這麼說。

“簡妮絲要是被什麼人綁架了的話,就派出搜索隊吧。

當然,也有可能要拜托那個魔族,

雖然想要把話問得清楚一點,不過……”

“嗚……”

這句話,讓基司發出了呻吟,退後一步。

要封口嗎。

這樣想想的話,有可能基司今晚就要被殺害了呢。

這樣一來,我也很有可能不會到這邊來了。

也就是說有提早行動真是太好了嗎。

“那麼,你的意思是說你們那邊,不論如何,都沒有母親所在的線索嗎?”

“沒有。就算真的有,也沒有義務要告訴和本家斷絕關系而出走的你”

為什麼老是要特地加上令人不愉快的事啊,這個婆婆……。

作戰嗎?

讓我不爽有什麼好處嗎?

難不成,這家伙,並不是人神的使徒嗎。

看不出有什麼企圖就是了……。

又或者是,可能真的不知道嗎?

這樣的話,是基司說謊?

基司為什麼要說謊?

那家伙雖然會說謊,但應該不會說會傷人的謊才對。

“克蕾雅小姐……”

“有什麼事嗎,盧迪烏斯先生。要是你認為我說謊的話,讓你進屋子里找也無所謂唷?”

克蕾雅用鼻子哼的一聲,送來了冰冷的視線。

有自信不被找到嗎。

還是說,已經轉移到別的地方了嗎。

“要是沒有其他事情的話,請回吧。你已經是和拉特利亞家毫無瓜葛的人了對吧?”

“…………”

我想我正露出痛苦的表情。

眼前的人明明很奇怪,卻沒有可以判斷真假的方法。

明明應該是正在對話,卻說不出話來。

很擔心簡妮絲。

但是,並不覺得能夠從眼前的婆婆口中,問出她的所在。

干脆,綁架克蕾雅,即使硬來的也要把所在地問出來的想法都正在沸騰。

不,不要干脆了,就這麼做吧。

毫無證據。

只有基司這麼說而已。

但是,要是被拉特利亞家綁架是事實的話……。

等等、等等、冷靜。

首先是,對話。

會裝蒜的這件事,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嗎。

“母親和……拉特利亞家,就有關系的意思嗎……”

“那孩子是我的女兒。對母親來說,有義務要去照顧脫離正軌的女兒”

“那是指! 無視本人的意願讓她結婚的意思嗎!?”

“……”

“我也是,簡妮絲的兒子。父親和我說過‘就算死了也要保護母親’。我有義務。我會負起責任照顧她到死為止。所以拜托你把母親還給我……”

“…………”

克蕾雅沒有回答。

只是,像按捺不住一樣躲開了視線。

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

果然就算是她,也是有感覺的嗎。

有自己在做的事情很奇怪的自覺嗎。

就算是泰蕾莎,也沒有說過是這麼差勁的人。

只是有點意見不合而已。

沒錯。

很好。

我再稍微忍耐一下,好好地談,只要問出意圖的話……。

“衛兵來了呢”

搞錯了。

克蕾雅的視線並不是飄走了。

他視線的一端,馬路的彼方。

那里有一群看來是衛兵的人,正一只手提著油燈在跑。

“要是打算再繼續在這里進行問答的話,就把你當成鬧事者通報,如何?”

我瞪向克蕾雅。

瞪向那個冷酷又頑固,我所說的話一句也不打算聽的婆婆。

我的腦中,浮現出把這個婆婆當成人質,要求歸還簡妮絲的光景。

像這種門,對我來說跟沒有一樣。

一口氣打破,握著婆婆的脖子舉起來,向周圍的人大喊“現在馬上把簡妮絲給我帶過來”。

連2秒都不用。

只要一瞬間。

但是,這樣簡妮絲就會回來了嗎。

看看這個婆婆冷冰冰的臉。

前一陣子,動粗了。

從之後聽到的話來看,好像也打飛了6∼7名衛兵。

現在,自己身邊的衛兵的兩倍的數量,就算加上正跑過來的衛兵也不如。

明明是這樣,卻出現在這種只隔著一道門的地方,

“……我,就算硬把你綁架問出簡妮絲的所在也可以喔”

“那就試試看吧。要是你以為這樣簡妮絲就會回來的話”

如此囂張地說著這種話。

這種膽量是哪來的?

明明應該知道我做得到,明明應該知道我是發飆的話會亂來的人。

自己變得怎麼樣都無所謂嗎?

為何,要做這種事?

該死,猜不出意圖。

是想要我動粗嗎……?

在衛兵的眼前?

“克蕾雅小姐,你莫非,是在夢中受到了什麼神諭是嗎?”

“……哈? 突然在說什麼? 神諭?”

克蕾雅僅僅一瞬間,冰冷的表情崩解了。

吃驚的表情。真心的,毫無頭緒的表情。

和剛才的基司非常相似的臉。

這個,搞錯了。

並不是人神的使徒。

但是,那個表情馬上就消失了。

“……哼”

她的臉從我身上移開,面向跑過來的衛兵。

“聖堂騎士團‘弓組’的街道警衛(City Keeper)! 聽到了很大的騷動,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些人是──”

“我明白了。今天就先回去了”

我像是榨干了最後的理性一樣這麼說了。

────

歸途。

意氣消沉地,在居住區的路上走著。

我的腦中咕嚕咕嚕地回轉。

我明白自己不冷靜。

徒勞無功,在憤怒與焦慮的漩渦之中。

“……”

結果,還是不知道簡妮絲的行蹤。

但是,從剛才的一來一往中。

從那個沉默的臉與回答之中。

我確信了。

克蕾雅利用了基司,拐走了簡妮絲。

這件事,不會錯。

雖然我也有不對的地方……但是連談話的機會都不給,單方面的綁架、裝蒜、然後拒絕。

渾蛋……。

“那個,對不起呢……我太不小心了”

“不,基司。不是你的錯喔。想著母親的事情,連不想進來的神聖區都進來了吧?”

“啊,嗯嗯……”

並不是基司的錯。

只是被利用了而已。

雖然覺得時機點也太好了,但就是這樣。

“基司……我的媽媽,能找出她嗎?”

“並不是辦不到的事情,但是很嚴峻喔?”

“也是呢……”

基司是魔族。

就算只是像這樣在居住區里走著,擦身而過的士兵也會投以詫異的眼神。

在這里面,以居住區和神聖區為重點進行搜查,會很嚴峻吧。

能夠把簡妮絲直接找出來的牌,我手上並沒有。

“……”

但是,盡管不是直接的,間接的方法卻要多少有多少。

對方要是有那種打算,要是不擇手段的做了卑鄙的事情的話。

那我也有我的想法。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從今天開始就是魔族排斥派的敵人了。

克蕾雅外婆,是你讓我這麼做的。

我要動手了唷……。

“愛莎、基司……我要做有點危險的事情,來幫我”

“當然會幫忙的……不過哥哥……你要做什麼?”

愛莎不安地這麼問。

我低頭看著愛莎,說了。

“綁架神子”

基司整個人跳了起來。

“哈啊!? 你突然說什麼沒頭沒腦的話啊!?”

他靠了過來,抓住我的肩膀一帶。

“這樣會很糟糕啊!”

“拉特利亞家和神殿騎士團的關系很深。神殿騎士團是樞機卿派。樞機卿派是因為擁有神子而擴散勢力的吧? 那樣的話,做為人質應該是最有效的。其他人的話說不定會被舍棄掉,但要是神子的話絕對能換回母親……”

也就是說,除了神子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可以用來交換的人質。

對方既然使用誘拐的手段的話,我打算要以牙還牙。

“那樣子是很有效啦,但考慮一下首尾啊! 就算那樣簡妮絲能夠平安地回來,說不定也會跟米里斯這個國家全員為敵的喔!?”

米里斯神聖國這種東西怎樣都好。

就用奧爾斯蒂德的暴力以及艾麗愛爾的權力擊垮。

放棄在這個國家里的活動。

對我來說,簡妮絲比較重要。

與人神的戰爭雖然重要,但也沒有打算要舍棄最想要守護的事物。

“前輩的話說不定會有辦法,但我是魔族啊。剛才和這件事有關的事情已經曝光了,肯定會被殺的!”

基司悲痛的聲音。

會被殺掉的這句話,稍微讓頭腦冷卻。變得冷靜。

確實和拉特利亞家,以及神殿騎士團為敵的話,先不說我,周圍的人也會陷入危險吧。

那可是有大量今天中午遇到的那種人在的軍團。

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教皇大概沒有問題,但克里夫會受到集中的狙擊吧。

仔細想想,在未來日記里殺死愛莎和紮諾巴的,也是米里斯的騎士團。

也就是說,和米里斯為敵的話,就算回到了夏利亞也並不安全。

再加上,對之後的發展也肯定會招來巨大阻礙。

米里斯教徒在中央大陸上到處都是。

打算要展開傭兵團活動的時候,說不定會受到妨礙。

本來的話,應該會最先成為我方的米里斯教團。

就在與其敵對的情況下,拉普拉斯複活的話……。

最高興的還是人神嗎……。

不,就算是人神也不會想到我要誘拐神子。

這只是單純的被害妄想。

不管怎麼說,誘拐神子,都是一步差棋。

不……等等喔。

希望能對神子做點什麼,教皇也暗中這麼說了。

充份行動的話,把拉特利亞家、樞機卿派擊垮,說不定就能取回簡妮絲了。

加入教皇那邊本身是沒有什麼關系。

不管怎樣,要是想販賣瑞傑爾德人偶的話,都是不得不選擇的道路。

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加入那邊的話,就會把克里夫放在第一吧,但是他的話應該會理解才對。

要說心里還有什麼芥蒂的話,就是泰蕾莎吧。

神子的護衛隊長泰蕾莎。

對10年前以及昨天兩次幫了我的她,將會恩將仇報。

……該死。

“愛莎,你怎麼認為?”

也聽聽愛莎的意見。

她也正以認真的表情在煩惱著,但聽到我的話而抬起頭。

“綁架神子的話,我覺得做過頭了”

“是嗎”

“這不像總是沉著冷靜的哥哥……我覺得”

你的哥哥,從平常就不怎麼沉著冷靜。

不過嘛,她會這麼說,就代表我現在,並不算冷靜。

不冷靜的時候,判斷會很容易出錯。

說得也是呢……。

好,冷靜的……至少用冷靜的心情去思考吧。

首先,現階段而言要認為是人神在搞鬼,是想太多了吧。

和那家伙一扯上關系被害妄想就不停的擴大,

但這次基本上是我和拉特利亞家的問題。

就現在來說,就只是這樣。

雖然從那個反應來看我想可能性很低,不過也有可能克蕾雅是為了讓我跟樞機卿派對立而令我向她動粗就是了……。

但不管怎樣,我都是教皇派的人。

要做這種事的話,讓教皇派的人來做比較有效果吧。

由克蕾雅來做,只有反效果。

現狀,就算真的懷疑是人神在搞鬼,除了把懷疑是使徒的人全殺了之外也沒有其他方法。

但畢竟,這次我都身邊都是一些不能殺的對象,

更何況,可疑的家伙不會在我眼前現身的可能性很高,這件事在西隆學過了。

就算煩惱過頭也不會變成好事的這一點也是。

所以說,現在先以認為與人神沒有關聯來行動。

“知道了。綁架神子太超過了呢。放棄吧”

接著,也沒有必要現在馬上采取強硬手段。

已經向教皇請求成為後盾了。

泰蕾莎也是,就今天的感覺是友善的。

向二人講清楚的話,或許能夠幫我搭橋也說不定。

在孤注一擲地訴諸強行手段之前,應該還有能做的事才對。

為此,今天才去教團本部的。

就算那個頑固的婆婆有什麼企圖,馬上讓在問題中心的簡妮絲被陌生的男人抱制作出既成事實,之類的事情也不會發生。

不管怎麼說,拐了那麼大的彎誘拐走之後,不會用在這麼浪費的地方才對。

要是真的做了的話,我也就不客氣的把拉特利亞家變成空地……不,冷靜,使用武力是最後的手段。

“能夠商量的人很多。首先先試著從各種地方著手。畢竟在這之後拉特利亞家也會有所行動呢”

這麼說完,二人撫著胸口松了一口氣。

剛才的回答,看起來已經找回了冷靜的樣子。

“但是,以防萬一,我希望基司去試著找出母親的所在。雖然我想會很難找……但有需要的話,找其他人也可以。我有錢”

“喔唔。知道了”

“人家呢? 人家要做什麼才好?”

拜托基司之後,愛莎緊握著拳頭向我問。

說不定她也覺得有責任。

“……那,愛莎就去找好傭兵團支部用的建築”

“欸!? 不是要找出簡妮絲媽媽嗎?”

“我想把通信石版、還有緊急用的轉移魔法陣先設置好。畢竟關于和人神的關聯,我也想詢問一下奧爾斯蒂德大人的意見呢”

“啊,是嗎……也是呢。之後呢?”

“一邊輔助基司,一邊尋找母親”

“明白了!”

愛莎用力地點了頭。

只有身為魔族的基司的話說不定會很艱钜,但和愛莎聯手的話可說是如虎添翼。

有著連本來找不到的東西也會被找出來的安心感。

“……不過,要是真的母親情況不妙的話,我打算不顧後果的行動。所以說二個人都麻煩先做好出事的時候逃跑的准備”

“嗯嗯”

“這我知道”

二人強力的點頭。

明天再一次的,去教團本部吧。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三話「魔術課本」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五話「劍術與魔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