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二話 “將死棋局”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二話 “將死棋局”

隔天。

我又再次,在被結界所阻隔的個室中和教皇對望。

克里夫也在身旁。

“教皇大人貴安”

克里夫也得知了昨晚的事情。

關于沒把簡妮絲帶回來的事情,全部都說了。

向著對拉特利亞家的暴行而顯得憤慨的他,我表示“想要借重教皇的力量”。

而結果,就是連續二日的謁見。

教皇明明也不是很閑吧,但卻因為我的前來,而空出了時間。

“盧迪烏斯大人,看起來有些操勞呢”

“您知情嗎?”

我用手摸了自己的臉頰。

手上感受到剛刮不久的胡子的觸感。

昨天晚上也因為想起克蕾雅的作為,而惱火得難以入眠。

大概臉色看起來很差吧。

“是的。今天,難道就是為了那件事情嗎?”

像是看穿了一切的教皇的態度。

說不定,簡妮絲的事情已經傳到他耳中了。

“其實昨天晚上,我的母親遭到了綁架”

“喔? 那,是被誰呢?”

教皇的臉上仍然掛滿了笑容,盯著我看。

從他直接問是誰的這一點來看,果然,是知情的吧。

我是很希望教皇沒有在從中作梗就是了……。

“是拉特利亞家”

接著把昨天的經過講出來後,教皇眯起了眼睛。

“因此,希望我幫忙搜查嗎?”

“坦白說的話,是”

教皇像在盤算一般,撫摸著自己的胡須。

在像聖誕老人一樣的胡子上滑溜溜地摸。

然後,看著我。

臉上仍然帶著微笑,但是眼神卻沒有在笑。

“那麼,你又能為我做什麼呢……”

“教皇大人?”

對教皇的話發出不可置信的聲音的是,克里夫。

“他是我的朋友,這次並不是在談派系的事情,而是家族的事。要提出什麼交換條件的話我認為有點……”

“正因為如此唷。克里夫”

對著如此的克里夫,教皇用柔和的聲音,像是在告誡一樣的說。

“這次是拉特利亞家的問題。

我等雖然可以插嘴,但是就等于是干涉了別人家。

讓格瑞摩爾家來插嘴,這對拉特利亞家來說也不怎麼有趣對吧。

然而,考慮到教皇的介入,話還是會願意聽的。

畢竟說穿了,就是母親與女兒,還有孫子的事情呢。

接著,格瑞摩爾家,便欠下拉特利亞家一筆了”

所以說對拉特利亞家一方來說,會是一本萬利的狀況。

對吃虧的那一方來說,不再拿點什麼的話可不劃算。

“對教皇大人來說,希望我做什麼?”

“那麼,那個要說出口雖然很簡單……。

但是這一切我認為有點太順我的意了。

‘龍神的右腕’,滿臉愁容地在我眼前出現,向我請求幫助什麼的……。

說到底,拉特利亞家,為何會特地和被稱為‘龍神的右腕’的你采取敵對行動呢?”

“……我不知道。難道不是因為沒有得到那方面的情報嗎?”

仔細想想,感覺好像克蕾雅從一開始就在輕視我。

不管從對愛莎的態度來看,還是從一開始的問好被無視來看都是這樣。

“拉特利亞伯爵,還算是名擅長收集情報的人。

應該不會漏掉你這種武人的情報,也難以認為會對這部份疏忽吧”

說是伯爵,代表不是指克蕾雅。

而是指克蕾雅的丈夫,卡萊爾的事。

“……我和身為當主的伯爵沒有見過面。說不定是一無所知的伯爵夫人克蕾雅的獨斷獨行”

就算克蕾雅握有情報,人的價值觀也不盡相同。

我既不是貴族,也並沒有在哪個國家擔任要職。

即使聽說是龍神這個只聽過名字的程度的武人的部下,也難以理解。

就算說和艾麗愛爾有交情,也不知道親密到哪種程度。

說不定只是狐假虎威而已。

以克蕾雅的常識來判斷,我這個人說不定是沒什麼價值。

“拉特利亞家的克蕾雅女士,的確是稍微,有點太過于重視家門的人呢……你所說的,的確是有可能吧”

教皇摸著胡子思考,然後嗯的一聲點了頭。

“嘛,也好吧。

有道是不去冒險焉得寶錢。

那麼,盧迪烏斯先生……具體來說你能做些什麼?”

能做些什麼,嗎。

換句話說就是“能做到什麼地步”的意思也說不定。

也就是你的誠意到什麼地步,的意思。

“這個嘛……”

想起的是,昨天突然靈光一閃的那件事。

突然地靈光一閃,理所當然地被否決的靈光一閃。

但是,是做得到的事情。

“例如誘拐神子大人之類的事情”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克里夫大喊。

“誘拐、盧迪烏斯! 你在說什麼啊!”

“也就是說,我能夠拿下魔族排斥派的要害的意思”

“不是指這個! 你要是按照這句話去誘拐神子的話也有可能會讓拉特利亞家垮台的! 你剛才說的可是要擊潰自己老家的意思啊!”

我緩緩地轉向克里夫的方向。

“那並不是,我的老家”

“……!”

我的眼睛從無言以對的克里夫身上移開。

教皇仍然是一臉笑容可掬。

“當然,只是因為問我做得到什麼,所以提出對教皇大人來說似乎有用的事而已。

要是想做的話,把一個城鎮化為灰燼,或是把森林夷為平地之類的事也是辦得到的”

頂多只是亮手牌出來而已。

但是,教皇又摸了胡子。

對他來說這些事看起來太劃算了嗎。

說不定感覺就像是某人設的陷阱一樣。

就算要我自白也無所謂。

至少,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隱情。

僅是以取回簡妮絲這個念頭來行動的。

“我反對!”

克里夫忽然大喊。

“誘拐可是犯罪。就算是敵人,只要由祖父大人從中介入的話,多半就能解決了才對!”

“……”

“盧迪烏斯,你也是! 你怎麼會想和對方做一樣的事情! 這不像你……你這不是怒血沖頭了嗎?”

怒血沖頭?

啊啊,應該是那樣吧。

我對克蕾雅的作法可是感到怒火中燒。

正生著克蕾雅.拉特利亞的氣。

沒有訴諸暴力都讓人覺得簡直不可思議。

若換成別人的話,我也不會氣成這樣。

不管是對北王之戰時艾麗絲受傷,還是對死神之戰時洛克希瀕死,我都沒有生氣。

她們,有自己的意志。

按自己的意志跟著我,也做好了覺悟。

而結果要是死了的話,我肯定會很悲傷吧。

尊重那股意志,並對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歎息吧。

但是,這次的簡妮絲並沒有自我意志。

按照信上寫的被叫來,連要去或不去都沒辦法說就被帶了過來。

再加上,要和沒見過的男人結婚,連小孩都有可能要生。

要是簡妮絲有自我意志,以自己的意志來到這里的話,另當別論。

拒絕之後戰斗,戰敗之後變成那樣的話。還能夠容忍。

說是能夠容忍,但也頂多就是‘不會憤怒’的這種程度。

到那個時候,我的心中會湧起某種讓人想要去自殺的東西吧。

和憤怒不一樣的,某種東西。

陰郁的,類似這種感覺的無力感。

那是比起憤怒,更為難受的感情。

沒錯。

我說不定是想要讓克蕾雅嘗嘗看那種感情的。

因為你的錯讓神子被綁架了。

因這個責任而被逼迫、被譴責、

什麼都做不到而苦惱、為難至極的克蕾雅。

我想看的說不定是這個。

簡單來說,就是報複。

……真是討人厭的家伙呢,我。

“盧迪烏斯。現在的話還來得及,再多多溝通吧。有必要的話,談判的時候我跟你一起去也可以”

“克里夫學長……”

“拉特利亞家,對你的母親的搜索也盡了一份力對吧? 那是應該是為你的母親以及妹妹們著想才采取行動的才對。那麼這次的事情也只是互相有點誤解而已,好好地交換雙方的想法的話,說不定就能諒解了不是嗎”

克里夫的話,讓我的心稍微動搖了。

但是,馬上又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就算是我,要是溝通能夠解決的話也想要那麼做。

但是,那個婆婆不是完全不聽我說的話嗎。

我並不覺得能夠和那個婆婆和解。

思考方式、價值觀上,相差太多了。

就像在講不同語言一樣的違和感。

“……也是呢”

但是,稍微冷靜地想想看。

這些,也不過是克蕾雅和我之間的價值觀差異。

說不定和克里夫說的一樣,重新讓第三者居中調解的話,就會有解決的辦法。

教皇在立場上是不可能的。

要是站到中間的話,就會欠下人情了。

克里夫的話也很勉強。

他在這個國家里,還沒有任何的地位。

克蕾雅說不定根本不肯聽他的話。

但是,還有能夠商量的人。

可能能和克蕾雅溝通,而且不會造成派系之間相欠的人。

不是教皇,而應該先跟那邊商量才對。

“我去和泰蕾莎小姐商量看看……教皇大人,非常不好意思,但誘拐的話請當我沒說過”

“這樣也好吧”

教皇這麼說著,柔和地微笑。

“她即使在神殿騎士團里,也是思想特別正直的一位人士。

肯定,會成為你力量的吧……”

我對教皇的這句話點頭贊同。

克里夫也松了一口氣。

────

隔天,便開始和泰蕾莎進行商量。

不過,有些許的問題。

她是神子的護衛隊長。

所屬于神殿騎士團,擔任盾組的‘中隊長(Middle Leader)’的位置。

她從早到晚都和神子一起生活,片刻不離地保護她的安全。

而那個神子整天,要說在做什麼的話,其實也沒在做什麼。

神子和教皇他們一樣,類似被軟禁在教團本部中樞的狀態。

以前好像經常會外出,

但是也遭遇過暗殺,所以現在只要沒有教團的指示,就不會外出。

教團本部里有很多神殿騎士以及神擊魔法和結界魔法的使用者駐紮,

神子本身也有將近十名專用護衛跟著。

可說是非常安全的場所。

要和那個時常與這樣的神子在一起的泰蕾莎見面,十分的困難。

寄信也送不到,叫也叫不出來。

足以讓人覺得要是讓教皇來幫忙就好了,的程度。

只不過,也並非是做不到。

根據教皇的情報,

神子也並非是一年到頭都被關在房間里。

幾天一次,在短短的時間里,被允許出來到教團里的庭園。

那是神子的自由時間。

走到對一般信徒也有開放的庭園,看看花花草草、

和護衛們聊聊無關緊要的事情,聽聽偶爾會出現的普通人的對話。

這對只能生活在極端狹窄的范圍里的神子來說,是唯一的樂趣。

抓准這個時機來和泰蕾莎見面。

雖然這麼說,也不能太明目張膽地等,會遭到不必要的懷疑。

畢竟神子是VIP呢。

就算說是找泰蕾莎有事,要是做出了疑似跟蹤的舉動,理所當然的會被神殿騎士給盯上。

因此,我幾乎每天都會前往庭園。

做為克里夫的護衛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在本部出現,然後用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在庭園渡過。

表面上的理由,是因為很中意莎拉庫的樹,這樣子。

另外還帶了畫布來,開始畫畫。

畢竟繪畫一天是完成不了的,因此也能成為每天前來的理由。

在這段時間里,愛莎和基司也正在行動。

愛莎超特急地尋找建築。

基司則雇人一邊監視著拉特利亞家的傭人們的行動,一邊搜索著簡妮絲。

當然,還沒有成果。

在做著這些事的時候,碰上了神子的休息日。

“啊,盧迪烏斯大人! 今天也大駕光臨呢!”

神子一看到我的身影,便咻一聲地飛過來。

“約好了! 請告訴我艾麗絲的事情!”

我如其所願,把艾麗絲的事情說給她聽。

艾麗絲有很多有趣的插曲,神子也很開心地聽著。

而護衛正在警戒我。

他們的工作,就是讓可疑份子遠離神子。

只不過,我不是可疑份子。

畢竟克里夫的朋友這個身份曝露了,也和身為護衛隊長的泰蕾莎見過面。

和神子交談之後,與泰蕾莎商量了。

她好像已經聽說過有關簡妮絲被綁架的事情了。

認真地和我一起商量了起來。

“沒想到母親會用這種強硬手段呢……不管怎樣,馬上就是休假了。到了那個時候,我再和母親談談吧。放心吧,簡妮絲沒有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和別的男人結婚什麼的唷”

泰蕾莎砰一聲的敲了和簡妮絲差不多大的胸部,這麼向我說。

真可靠。

“不過,我在進入騎士團的時候也遭到了母親強烈反對呢,也不知道會不會願意聽我的意見”

“……要是不肯聽的話,那要怎麼辦?”

“那個時候,還有父親或兄長,能商量的人要多少有多少呐。交給我吧”

真的很可靠。

────

過了幾天。

仍然沒有找到簡妮絲。

根據基司所說,傭人里好像沒有做出詭異行為的人。

也沒有和外面的誰進行連絡。

當然,也沒有疑似簡妮絲的人進出。

因此,基司認為簡妮絲在拉特利亞屋子里的可能性很高。

要成為傭兵團分部的建築物也籌備好了。

在商業區角落的酒店舊址。

愛莎現在正在為里面要准備的干糧及衣物之類做安排。

我在那棟建築的地下,設置了通信石版及緊急用的轉移魔法陣。

這個轉移魔法陣采用了需要魔力結晶的系統,有我持有的卷軸的話就能通行,不過只能使用一次。

嘛,這個不會用到就是了吧。

總而言之,我火速地透過通信石版,和奧爾斯蒂德討論。

向奧爾斯蒂德描述了這次的事件後,

他告訴了我幾個情報,還有有關人神的想法的預測。

首先,是神子的情報。

神子。

沒有名字。

做為神子被教團給征召的時候,名字就被舍棄了。

之後,表面上是做為重要人員,背地里則被當成單純的道具對待。

而那個神子的能力是‘記憶的閱覽’。

她能透過注視別人的眼睛,而看見對方的記憶。

那樣的她的工作是,審問。

在教團內部的審問,以及國家的判決時被傳喚,去看嫌疑犯的記憶。

理應進行了完全犯罪的司教、貴族,卻會因神子一人的發言而被定罪。

強力的測謊器,這份力量經過國王的證明了。

樞機卿派推舉她,從而使教皇派虛弱。

這樣說起來,記憶嗎。

能看見記憶。

只是看見。

但是,心中有一部份總覺得。

說不定神子的話能夠取回簡妮絲的記憶……這樣。

奧爾斯蒂德說,神子的能力只是看而已所以多半是沒用的吧……。

不過,有機會的話,我想嘗試看看。

只是,那個神子的能力,外部人士似乎即使只想要稍稍地使用一下也不行。

神子的能力被米里斯教團,實際上是樞機卿派給獨占了。

要使用的話必須要有許可。

不管是王族,亦或是教皇,只要沒有樞機卿的許可,就無法使用神子的能力。

因為和我感情還不錯,所以幫我去拉特利亞家戳破克蕾雅的謊言之類的,當然是沒辦法這麼說。

順便一提,這名有強大能力的神子。

她卻好像有著非常脆弱的命運。

不管在哪次輪回里面,大致上在10歲前後,長壽一點的話也不過30歲之前就死了。

不管是從命運還是從能力來看,成為人神的使徒機率都趨近于零,奧爾斯蒂德這麼說了。

接下來,有關拉特利亞家。

拉特利亞家里現在已經成年的,除去簡妮絲之後是4個人。

現任當主,卡萊爾.拉特利亞伯爵。

其妻子,克蕾雅.拉特利亞伯爵夫人。

長男,神殿騎士愛德迦.拉特利亞。

四女,神殿騎士泰蕾莎.拉特利亞。

身為長女的阿妮絲,嫁去了巴庫拉特侯爵家。

巴庫拉特侯爵家,位于米里西奧的西方,大約一天就能抵達的城市里。

因此,她現在並不在米里西奧。

身為長男的愛德迦也一樣。

做為神殿騎士團的小隊長,似乎被發配到了和阿妮絲同一個城鎮里。

身為當主的卡萊爾,是神殿騎士團的大隊長。

這是相當繁忙的職位,工作時幾乎都住在宿舍里,只有約10天一次會回到家里。

泰蕾莎和前幾天調查的一樣,擔任神子的護衛,在教團本部里過夜。

基本上連休假也不會回家。

也就是說,屋子實際上是由克蕾雅一個人看管的。

關于克蕾雅這號人物,也向奧爾斯蒂德問過了。

克蕾雅.拉特利亞。

拉特利亞家的長女,出生時就是頑固的個性,因為家中的教育而成長為一個不管對自己還是他人都很嚴格的人,自己決定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妥協的性格,似乎持續到了她過世為止。

其丈夫卡萊爾是入贅的。

生下了一名男孩,三名女孩。

就奧爾斯蒂德所知,即使在曆史上留下了姓名,也並沒有做了什麼大事,只是不管在哪里都能看到的普通的貴族女子。

喜歡堂堂正正的人,討厭犯罪。

並不是會強硬地把誰綁架的人,奧爾斯蒂德也這麼說了。

進一步的,有關米里斯教團的內部抗爭也詳細地告訴了我。

雖然這件事已經知道了,不過米里斯教團里教皇派和樞機卿派正分庭抗禮。

大約300年前發生分歧的。

在那之前米里斯教團遵從經典中“魔族當應全滅之”的記載,而排斥著魔族。

但是看到了“不論何種何族,米里斯之下眾為平等”的這個記載的神父提出了“魔族不是也平等嗎?”的發言,于是分裂。

在那之後,分為了魔族迎合派與魔族排斥派,持續地競爭著。

現在的話,就是以下的感覺。

教皇派:魔族迎合派。現在最大的派系。克里夫的祖父是教皇。米里斯國內所住的平民及教導騎士團,多半屬于這個派系。(教皇派、迎合派)

樞機卿派:魔族排斥派。握有神子的派系。拉特利亞家之類的古老米里斯貴族及神殿騎士團,多半屬于這個派系。(樞機卿派、神子派、魔族排斥派、神殿騎士派)

王族及聖堂騎士團是中立。

大約50年前為止還是排斥派的一方勝利,米里西奧里對其他種族的排斥聲浪很強,和大森林的住民,經常發生糾紛。

不過,迎合派藉由終結了獸族所發動的稍微大規模的抗爭,發言力也變強了。

之後大約30年里都讓迎合派恣意妄為,然而神子出生,並擁立她。排斥派的大司教升格為樞機卿,排斥派又逆轉了。

這樣的感覺。

最後,有關人神的事情。

照奧爾斯蒂德所說,現在的米里斯好像似乎什麼特別的重要人物。

名為米里斯的國家,不管如何發展,當拉普拉斯發動戰爭時,都不會去加入魔族一側。

不管是對人神,還是對奧爾斯蒂德,不管是教皇派勝利,還是樞機卿派勝利,都無所謂。

只不過,我的理想是,教皇克里夫的誕生。

人神也有可能為了妨礙這點而展開某些行動。

但,這樣來說的話行動有點微妙。

不太明白拐走簡妮絲這個行動的含意。

老實說,認為跟人神的關聯很低也可以,的樣子。

“迷惘的話,就殺。打破人神的算盤”

奧爾斯蒂德這麼說。

這一次,心情上真的覺得干脆就這麼干了吧。

總之,就先這樣。

這種程度的情報,應該要在事前就先得知呢。

嘛,畢竟這次的米里斯之行相當的唐突,而且也以為稍微打個招呼之後就會回來所以太樂觀了。

等到王龍王國的時候,再做得更確實一點吧。

────

又過了幾天後。

泰蕾莎帶來了好消息。

“母親私下承認把簡妮絲監禁起來的這件事了喔”

“喔喔!”

泰蕾莎利用短暫的休假,幫我去和克蕾雅見面了。

在各種的追問之下,利用部下欺負基司,拐走簡妮絲的這件事,間接地承認了。

還有,把簡妮絲關在某處的這點也是。

“但是,母親的樣子果然有點奇怪呢……看起來該說像是在隱瞞什麼呢,還是在迷惑呢。雖然我想並不會認真的要讓簡妮絲去結婚就是了……”

“原來如此……那,監禁的地點是?”

“啊不,抱歉,並沒有問到那麼多”

這時泰蕾莎的表情沉了下來。

她雖然想要挖出監禁地點,不過失敗。

之後,泰蕾莎好像為了把簡妮絲送還給我而試著說服了。

現在的簡妮絲雖然不知道狀況如何,

不過並沒有能夠去找守寡而且精神異常的女人的對象的余裕吧,之類的。

盧迪烏斯雖然沒有實感,不過畢竟是位于能輕易地讓教皇允許見面的立場上的男子,所以應該要更認真的對待,之類的。

那名男子既然都說了到死為止都要照顧好簡妮絲,那麼交給他不就好了嗎之類的。

但是,被克蕾雅不得要領的回答給呼嚨過去了的樣子。

“最後,被一句你什麼時候要結婚啊給轉移話題了……抱歉呐。被這樣說的話不管怎樣都會吵起來呢……”

從基司得知的,綁架之後,沒有進一步行動的氛圍的這個舉動。

不知道像是在隱瞞,還是像在迷惘的這個舉止。

奧爾斯蒂德的,不是會強硬地去誘拐誰的人的這個情報。

果然,里面有什麼吧。

……即使說是有什麼,我也沒有義務去考慮那些就是。

畢竟對方也沒有考慮我的事情。

因為被徹底瞧不起了。

“嘛,反正拉特利亞家連我的對象都找不到。要馬上找到簡妮絲的結婚對象是不可能的唷”

“……哎? 啊,是,說得也是呢。正如你所說”

雖然是不太能理解的理論,不過泰蕾莎既然這麼說,那就是這樣吧。

“總而言之,只不過是母親太頑固了而已。下次會先從周圍開始鞏固唷。事先和父親也談過了,也把哥哥和姊姊從外地叫來了。畢竟母親是相當愛面子的人呢。要是由父親和哥哥來說的話,應該也會願意聽的才對”

“這一切……都太感謝你了”

“不用道謝啦。畢竟錯的是母親那邊”

泰蕾莎正積極地替我行動。

簡直會讓人懷疑為什麼要如此犧牲奉獻的地步。

明明只見過一二次面而已……。

“泰蕾莎! 話談完了嗎?”

對話告一段落的時候,神子靠了過來。

“是,神子大人! 在任務中把時間花在私事上,非常抱歉”

“沒關系唷。畢竟是艾麗絲大人的丈夫的事情呢。不報恩的話不行。米里斯大人可是一直都在看著呢”

是嗎,泰蕾莎之所以會幫助我,也有艾麗絲的因素在呢。

艾麗絲干的事情被別人感謝好像還是第一次。

好,等到孩子再長大一點,把艾麗絲也帶來吧。

“神子大人,時間差不多了”

“請回到房間里吧”

“盧迪烏斯大人,也辛苦你了!”

那些跟班們,最近對我也變得比較松懈。

只有在一開始,因為和教皇派的人有來往這件事,護衛發出過無數次的殺氣,不過最近都沒有特別來頂撞我。

頂多只是被警戒著而已,不過認為我姑且是站在中立的立場,是安全的人的樣子。

不,我也是很努力的。

始終沒有露出想要危害神子的意思,

也沒有再和神子說些奇怪的事情,

也總是打算說有趣的話來逗神子開心。

只要有我在,神子總是心情很好。

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後,好像也衷心期盼著我的來訪。

這可是努力的成果唷。

再加上,護衛隊長泰蕾莎和我很親近的這一點也有影響吧。

既然隊長都不太警戒,警戒的話說不定會像笨蛋一樣。

老實說,我希望能更警戒一點。

這樣的狀態之下,好像很輕易就能把神子給綁走。

不過,要是泰蕾莎的努力也徒勞無功,簡妮絲沒有回來的情況下。

真的被逼到極限,沒有其他手段的情況下。

我,會做。

不管是誘拐神子,還是襲擊拉特利亞家,我都會做。

以結果來說,簡妮絲優先。

不這樣的話,就沒有臉去見死去的保羅,以及將希露菲托付給她的莉莉婭了。

因為這點,我正盡量不去和神子四目相接。

她那讀取記憶的能力,不知道能讀取對方的想法到什麼程度。

說不定被看到過的地方,還沒有辦法知道我有誘拐神子的選項的這件事。

也說不定已經被知道了。

不管怎樣,眼神不相交就不會發動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在護衛里面,我想還沒有人注意到我刻意不和神子對看的這件事。

雖然說不定是有的,

不過即使在教團里也有很多避免眼神相交的人在的樣子。

被看到記憶,不管是誰都不喜歡吧。

眼神從不相交這點,誰都不會覺得不可思議才對。

要誘拐是很簡單的。

在神子平常坐的椅子下,土的里面,設置轉移魔法陣的卷軸就好。

作戰執行時,只要我偷偷背著護衛的視線朝魔法陣里注入魔力,將神子轉移。

因為神子是在我的眼前消失,多半會被懷疑吧。

但是,並沒有證據。

墨水會消失,只剩下紙。

除了少數的人類,都不會注意到使用了轉移魔法陣吧。

轉移魔法陣連接到傭兵團分部。

在那里,有為了傭兵團活動而囤積的食物與衣物。

讓愛莎在那里監視神子,從而進行交涉。

然而,可以的話,我不想使用這個方法。

對負責神子警備的泰蕾莎也很不好意思。

她真的變得和我相當的親近。

對于克蕾雅的強硬手段,替我感到憤怒。

為了說服,還和與米里西奧有段距離的哥哥姊姊取得了聯絡。

雖然應該在近處的卡萊爾卿還不知道是怎想的就是了……。

不管怎樣,泰蕾莎是真心的想要替我說服克蕾雅。

利用她的善意來誘拐什麼的,我不想這麼做。

“泰蕾莎小姐。要是有時間的話,請把卡萊爾卿和舅舅、大阿姨介紹給我。畢竟不和他們打聲招呼不行,而且關于這次的事情我這邊也想要拜托他們”

“嗯,知道了”

但是,即使如此。

要是有意外的話,我會行動。

要是我背負汙名就能守住和保羅及莉莉婭的約定的話,也好。

但是,可以的話希望能在那之前先和泰蕾莎把話講明白呢。

等理解到說服泰蕾莎是不可能的時候,

至少我打算不用卑鄙的手段,而是從正面堂堂正正的突破護衛拐走神子。

和准備完全相反的感情。

“看到簡妮絲有這麼出色的兒子,我也希望能找到我的對象呐………………唉……”

朝著喃喃自語起身而去的泰蕾莎,我再一次地,低下了頭。

我可並不怎麼出色啊。

────

又再過了幾天。

到這個國家以來經過14、5天了吧。

從基司,以及完成設置據點後加入了搜索的愛莎那邊,傳來了新的消息。

昨天,服飾店的人,好像進出了拉特利亞家。

在愛莎雇人去徹底追問之下,

得知是因為有婚紗的訂單,所以到家中替女方測量尺寸。 (詳細希望!(誤)

因為說是有點邁入中年,有著空虛的眼神的女性,所以肯定是簡妮絲沒錯。

再加上,克蕾雅昨天,透過管家暗中和教團里的某人取得了聯絡的樣子。

按照對話的發展來看,是在挑選簡妮絲的結婚對象吧。

要是這樣的話,或許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也說不定。

但是,還不用著急。

現在,接受了泰蕾莎的邀請,拉特利亞家的長男與長女,正朝著這里過來。

之前寄到的信里的內容似乎寫著“不管再怎麼說,也不能讓連話都不能講的女兒結婚吧”。

和卡萊爾卿還沒見到面。

所謂的大隊長,是很忙的職位吧。

只不過,泰蕾莎說“並不是會允許克蕾雅這次做法的人”。

愛莎也記得“當主大人對我很溫柔”。

對這次的事情不知道會表示什麼意見,但是希望能早點見面。

要是包含當主全體家人都反對的話,克蕾雅也沒辦法恣意妄為吧。

就算是負責管理屋子,也並不是當主。

即使采取了什麼行動,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將軍了,可以這麼說吧。

對迅速行動的泰蕾莎,真是有說不完的感謝。

要是真的不行的話,簡妮絲的所在地,以及屋子里的戰力也已經掌握了。

事先和泰蕾莎說的話,也能得到屋子的平面圖以及監禁地點的預測吧。

只不過,要是當主是我方的話,就不會演變為襲擊的等級。

只是稍微強硬地找出簡妮絲,指責克蕾雅,的這種程度而已吧。

這樣一來,就只會演變成拉特利亞家與我之間的問題。

太好了。

總覺得,只會以拉特利亞家和我之間的問題的程度就解決了。

既不會對克里夫和教皇造成困擾,和克蕾雅以外的其他拉特利亞家成員也能建立關系。

雖然經過了三波四折,但看來逐漸趨向理想的形式了。

嗯。

果然那時候沒有當場動手是對的。

好好地和周圍的人商量,像這樣從外部開始解決就毫無問題了呢。

誘拐神子什麼的,也沒必要了。

那一天的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想要找出一舉解決問題的辦法,才想做這種沒頭沒腦的事情。

凡事都是要腳踏實地的。

要是這樣做的話,你看,壞蛋不是被確實地逼到死路了嗎。

雖然沒辦法報複,不過也不是很執著的事情。

“……”

想著這些事的同時,我和往常一樣,前往了教團本部的中庭。

教團本部的莎拉庫,在這14、5天左右的時間里已經凋謝了。

不過,在我的畫中還是盛開的。

今天也飄散著粉紅色的花瓣。

這張畫,也差不多要完成了。

我想是幅連我自己都覺得糟糕的畫。

一開始的時候,那些跟班也一如預期地把我當成笨蛋。

但是,中途在畫里加上了穿著白色連衣裙的神子之後,那些家伙馬上改變了意見。

簡直贊歎不絕。

真是單純的一群人。

神子也和我說要是畫完成的話她想要。

要是喜歡我的畫的話不管是幾張都能送。

我還想順便偷偷地也做個人偶送給她。

仔細想想,就算不特別去削弱魔族排斥派的戰力並提升教皇派的發言力,

只要神子排除眾議地說“允許販賣人偶!”的話,感覺就能行了。

一開始先不要賣魔族的人偶,將人偶一個接著一個販賣之後,魔族人偶也能做為系列商品來……。

不,果然不可能吧。

畢竟神子好像沒有那樣的權限。

“……咦?”

突然,在庭園的入口察覺到了違和感。

有人的氣息。

“……已經來了嗎?”

一直以來,都是我進入庭園之後,過一陣子幾名護衛到庭園內巡視,接著神子才出來。

這個時間點的話,雖然應該沒有人在才對,但大概是已經開始巡視了吧。

還是說,是其他人呢。

我步入了庭園之中。

花已經落得一干二淨的莎拉庫樹。

放在其下的,是我的畫架和畫布。

沒有人影。

感覺有氣息就是了,難道是錯覺嗎。

沒有太深入思考,畢竟我可沒有像瑞傑爾德那樣的眼睛呢。

“嗯?”

只有一個地方,放著我不知道的東西。

畫架的上面。

在畫架的上面,放著點著的蠟燭。

孤伶伶地,單獨一根。

在日光之中隨風飄逸著。

靠近一看,看得出來地上還留著足跡。

足跡只有一條。

延伸到莎拉庫樹的背後。

在樹干的後面,有誰正躲著吧。

“……泰蕾莎小姐?”

我呼喚的同時,打開了預知眼。

沒有回答。

有點詭異。

“有誰在嗎!?”

發出稍微強硬的語句,同時向魔導鎧里注入魔力。

戰斗勢態。

一邊注意著四面八方,一面小心不靠近莎拉庫樹。

要是不出來的話就算了。

保持著距離,朝死角用魔法攻擊。

那棵樹神子很喜歡所以盡量不傷到的……用風魔法。

先手必勝。

“咦?”

朝右手注入的魔力煙消云散了。

有點奇怪。

這麼想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大大地向後一躍,結果直直撞上了後面的牆壁。

轉頭一看,什麼都沒有。

不對,有道看不見的牆壁。

“……!”

反射地朝腳邊一看。

在陽光之中,那里有一道散發著藍白色光芒的魔法陣。

“……結界嗎”

很熟悉的結界魔法陣。

想從魔法陣里出去的話,會被看不見的牆擋住。

想在魔法陣里使用魔法的話,魔法會被吹散。

“那是王級的結界。盧迪烏斯”

聲音,是從樹的後面傳來的。

從容地走出來的是,身穿藍色鎧甲的,一名女性。

本來有著和簡妮絲非常相似的頭的部份,被素面的頭盔給遮著。

不只是她。

從別的樹蔭下,草叢之中,陸陸續續地出現身穿鎧甲的男人。

聚集在宅男公主身邊的,禦宅們。

別名,神殿騎士團。

雖然這麼想,但他們的臉上蓋著奇怪形狀的頭盔。

“雖然很抱歉……但接到了你打算誘拐神子大人的情報”

目瞪口呆的我。

騎士們繞著結界將我包圍起來。

唯一曝露了所在的泰蕾莎,站在我的正前方,說了。

“因此,接下來讓我們開始異端審問”

戴著頭盔的男人們將帶鞘的劍豎立在地上。

響起了像是唦唦與慷鏘合在一起的奇妙聲音。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四話「師傅」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六話「尊敬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