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四話 “強勢交涉”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四話 “強勢交涉”

吃毒要連盤子一起。

有過這麼一句話。

這句話就是指吃下了毒的話,就要連盤子一起吃掉。

這句名言誕生的時候,拿烤硬的面包來代替盤子的情況很常見。

烤硬的面包,預先吸收了裝在上面的肉之類的主菜的味道,撕一小塊沾湯變軟之後再食用。

連盤子一起,這個部份,就是指全部吃完的意思。

即使端出來的東西是毒也要全部吃光光。

這樣珍惜食物的精神是也。

騙你的。

事實上,是指既然橫豎都是要面臨死亡的命運,干脆連平常不吃的東西也一起吃了再死,這種積極正面的精神。

畢竟盤子什麼的平常是不會吃的呢。

因為吃下磁器而胃穿孔身亡、或是因為毒發身亡,都沒什麼差別的意思是也。

以上說的,當然也是騙人的。

(譯注:原文是毒を食らわば皿まで,實際上是指既然事情已經做下去了,就要做到底的意思。)

再來。

現在,我在愛莎為了傭兵團的事務所而准備的設施里的其中一個。

位于商業區,歇業的酒店的地下。

周圍整齊地排列著裝有干糧的木桶,以及加工前的黑大衣。

是用轉移魔法陣的卷軸來移動到這里的。

雙方向通信的轉移魔法陣。

這可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技術力而設置的東西啊。

然後,我的眼前有一位女子。

平常舉動會刻意裝成很幼稚的女子。

實際年齡應該超過20歲的女子。

“還真是,相當有趣的地方呢”

神子正用女子坐坐著。

手腳並沒有被特地綁起來。

但是,在滿是灰塵的地面上,滿不在乎地坐著。

結果,我就那樣,帶著神子到了這邊來了。

“你到底在想什麼?”

“什麼意思?”

“在那樣的時間點出來,居然還不逃跑什麼的……”

仔細想想,神子出來的時機正好。

簡直像是已經在等待上場一樣的時機。

然後,非常老實地被抓住了。

“……會出來純粹是巧合。因為我,對于有那樣的打斗的事完全不知情……出來外面之後,還因為庭園被霧給覆蓋而嚇了一大跳”

照這樣來講,判斷得還真快。

“騙人的吧?”

“是的,騙你的。其實是,讀取了看護員的記憶,知道了泰蕾莎他們要做些什麼,才出來的”

“喔?……你是說為了要來幫我?”

“是的。然後,出來外面,看到了你的眼睛,馬上就了解發生什麼事了”

眼睛跟眼睛對上的瞬間,就能讀取記憶。

隔著魔導鎧居然還看得到啊。

既然是神子的特殊能力的話,大概就是這樣吧。

畢竟連紮諾巴怪力的秘密,也搞不太清楚。

“我,是你這邊的。我想成為你的力量”

“……”

我不發一語地將手指指向神子。

吃毒要連盤子一起。

既然已經拐來了,也沒有辦法。

已經不管是計劃還是什麼的都沒有了。

不行動的話不行。

這邊的牌只有兩張。

我,還有這家伙而已。

在這樣的認知之上,要先預想好最糟糕的情況。

教皇是敵人,樞機卿也是敵人、泰蕾莎也是敵人、克蕾雅也是敵人。

所有人都是人神的手下,而克里夫、愛莎、基司已經被抓住了。

雖然只過了大概一小時,但神殿騎士也開始動作了。

雖然感覺轉移的瞬間沒有被任何人看見,但實際上被看到了,神殿騎士團現在正在朝這邊過來。

魔導鎧‘一式’因為沒有空准備送還用的魔法陣,所以用泥沼沉到了地下,但已經被挖出來沒收了。

大概這樣子,就是最糟的情況吧。

糟糕過頭,變成這樣的話感覺只能束手就擒就是了。

我有自己的戰斗力,以及神子的卡片。

必須要用這兩張,打開這個狀況才行。

“神子,在我相信你所說的之前,先回答我的問題”

“當然”

為此該做的,就是尋問神子。

說想成為我的力量的女子。

不管是要相信她還是不相信她,首先不取得情報不行。

“把你身為神子的能力告訴我”

“你不是已經曉得了嗎?”

“我想從本人的口中再確認一次”

奧爾斯蒂德的情報說不定有錯。

要再確認。

“能夠看到,人的記憶的表層”

“表層?”

“是的。那個人腦中浮現的東西,還有與其關聯的記憶,些許的”

“那樣子,不就和所謂的讀心一樣嗎?”

“不,我所能看到的,只是過去而已。不過持續盯著眼睛看的話,能夠不斷地、不斷地追溯下去就是了呢……”

能看見記憶……。

與其這麼說,不如說是能看見現在所想的事情及其相關的過去。

這樣的感覺吧。

“只能看而已嗎?”

“是的,只能看而已”

“能將喪失自我的人回到原來的狀態嗎?”

“辦不到。不過和治愈魔法一起使用,或是想到什麼方法的話,也有可能就是了……”

讓簡妮絲的記憶複原之類的,辦不到嗎。

“……所以說並不是能讀取對方想法對吧”

“但是,可以推測出來”

看到不到現在所想的事情。

但是,能一邊進行對話一邊想著完全不同事情的人並不多。

畢竟被問到“早餐吃了什麼?”的時候,會跑出跟天空的藍色有關的科學文獻的人並不多吧。

“所以有做虧心事的家伙,才不想和你對上眼神是吧”

簡直就是測謊器。

她能夠將不中意的對象給定罪。

因為眼神對上了,光就這個理由就能定罪。

即使她自己說了謊,也沒人知道就是了……。

不過這也沒有關系吧。

所謂的神子,就是這樣的東西。

看一下紮諾巴就自然能理解。

只要由某個有權力的人,擔保其效果就好。

“盧迪烏斯大人的眼神並不會移開呢”

“因為我,並沒有什麼虧心事”

我從剛剛開始,就沒有把視線從神子移開。

也有一部份是因為稍微有點自暴自棄。

但是,既然說是能看見過去的話,只要像這樣眼神相交,就能省去說明的麻煩了。

“這樣好嗎? 虧心事之外的事,也全部會被我知道唷……”

“……”

“哎,奧爾斯蒂德大人有這樣子的詛咒啊……原來如此,人神……一開始的話是……哎呀?”

突如其來的,神子的臉頰紅了起來。

怎麼了?

連色色的東西也看到了嗎?

但是,那樣的東西在審問的時候,也很快就會看到了吧。

米里斯的神父偷腥之類的時候,應該會看到的才對吧。

“怎麼會,居然二個人同時……明明二個人愛卻……啊啊……啊,這個是祭壇……欸? …………欸?”

這時候,神子終究還是把眼神移開了。

她正流著冷汗。

呼吸也亂掉了。

好像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了呢。

“看到了什麼?”

“邪教……呃,咳,不是米里斯教的人在進行……那個、過激、不對、不可思議的儀式呢……”

“那個是我的靈魂(Soul)”

“嗯、嗯嗯”

神子壓著裙子的邊緣,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

放心吧。

洛克希教雖然並不像米里斯教如此的白,但也是美麗的藍色。

不會對你做出像H同人一樣的事情的呢。

“回到話題來吧”

“說的也是呢”

互相干咳了一下。

雖然也不是被看到會覺得困擾的東西就是了。

但再次為人所知有點害羞呢。

二人一起做的事情被看到的話,說不定我說的那句話也被聽到了。

不對啊。

那個只是一時興起才說出口的而已啊。

平常是不會說的啊……。

總而言之,繼續主題吧。

“首先,這次的事究竟為什麼會發生。神子大人,關于這次的事情,你認為首謀者是誰?”

“是教皇大人,或是想要陷害教皇大人的樞機卿所為的吧。我想跟人神並沒有關聯”

也就是,米里斯魔族排斥派的頭嗎。

是說和拉特利亞家的人有沒有關系嗎……?

這次的襲擊跟拉特利亞家有關系吧……。

“你是說和拉特利亞家沒有關系嗎?”

“或許有被利用,但我認為不是主謀”

和簡妮絲的誘拐沒有關系嗎。

是這樣吧。

總而言之,教皇派和樞機卿派。

雙方的領袖都很奇怪。

“為什麼,你會說和人神沒有關聯?”

“萬一,教皇大人要是真的聽從了什麼人神的話,那對米里斯教徒來說會是非常嚴重的丑聞。因為教皇大人雖然是那般的壞人,但同時也是虔誠的米里斯信徒”

“但是,這種事你打算怎麼去判斷?”

“那些事,只要看到眼睛,就知道”

問了蠢問題嗎。

哎呀,但是,值得相信呢。

“要是不肯相信我的話,就把我當成人質,交換你想要的東西就好”

“要是想那麼做的話,手上的牌還不夠。神殿騎士團應該已經做好對策了才對。要是把你做為籌碼要求交換什麼,結果卻──”

“我,就是神殿騎士團的全部”

蓋過了我的話,神子這麼說了。

一邊浮現輕飄飄地笑容,一邊接下去。

“神殿騎士團……應該說,魔族排斥派,非常清楚要是我死了就失去勝算了”

“也就是說,不管對面說什麼,只要以你的安全當籌碼強勢的交涉,我方的要求就會全數通過嗎?”

“就是有那種程度的價值,這點我很有自信”

真的嗎……。

相信了這些話,結果愛莎在眼前被一刀兩斷之類的,我可不想看到喔。

“神殿騎士團那些笨蛋也並不是無能的才對。

說不定現在愛莎被抓住了,正要問出這個地方來。

不,就算不用特地抓住也沒關系。要是有在觀察我的動向的話,馬上就會知道這里很奇怪才對。

我為了要提出要求而前往教團本部的時候,你也有可能會被神殿騎士團給救走”

“那麼,提出要求的時候一起去不就好了嗎”

“雖然是很大膽的想法,但也有可能在路上被包圍,然後演變為總力戰”

“盧迪烏斯大人的話,把那些全部收拾掉也是辦得到的吧?

畢竟,都和那位奧爾斯蒂德大人及奧貝魯展開過那樣勢均力敵的戰斗了。

那里也看到了嗎。

嘛,辦得到的唷。

不是我自誇,就算要稱我為‘雜魚獵人’的盧迪烏斯也不成問題,我可是很習慣解決那些蝦兵蟹將的。

要是不去考慮下手輕重的話,

如果我帶著殺意去行動,剛才打倒的那些家伙的程度,根本不放在眼里。

“還有,要是有人來襲的話,我想那也不是神殿騎士團,而是教皇手里的人”

“這又是,為什麼?”

“神殿騎士團,就算有個萬一也不希望我出意外。

但是,教皇派是期盼著我偶(●)然(●)地死亡的”

教皇派,表面上的行動也是在保護神子吧。

但是,要是在混戰之中被殺死的話,那也是有利而無害。

“神殿騎士團會用結界魔法還是什麼的,安全地將你奪回也說不定”

“神殿騎士團里,對人能力最優秀的集團,已經敗在你的手下了。

從神殿騎士團的性格來想的話,應該不會投入新的戰力吧。

因為太危險了”

……最頂尖的集團,是說剛才那些人嗎。

這樣說來,是有說過最強什麼來著呢。

雖然是有漂亮地團隊戰斗,不過那樣子的是……。

不、不能說是那樣子的。

那可是有著能彈開我的岩炮彈的技量,還能夠連發魔法的一群人。

即使與魔導鎧戰斗,也毫不畏懼地拔出劍來。

每個人的平均值要是假設為‘劍神流上級、水神流上級、攻擊魔法中級、結界魔法中級、治愈魔法中級’左右的話,可說是能進行全方位高水准戰斗的一群人。

就算各別的強度應該有落差,也終究是聚集了7位那樣的人,看得出是能夠掌握如此漂亮的聯手行動的精銳部隊。

雖然只有泰蕾莎矮了一個頭,但她的指揮也是相當出色的。

即使不用上一式我也不認為會輸。

不過,很可能會受到某些傷害。

總之,說是打倒了最強的一伙的話,確實是……。

呀不過,那也只是在神殿騎士團里而已吧。

“可是我聽說還有教導騎士團及聖堂騎士團?”

“那些人,頂多算是米里斯神聖國的騎士團。

沒辦法對教團內部的事情插嘴或出手。

何況,教導騎士團現在,並不在這個國家里”

是嗎,不在嗎。

不過,聽到這些,總覺得好像有點辦法了呢。

帶著人質,光明正大地從正面開始交涉。

身為奧爾斯蒂德部下的本大爺,正因為突然遭到襲擊而心情不好。

本來的話是要將神子碎尸萬段,讓米里斯教團的威權掃地的,但我等是很寬宏大量的。

只要好好地賠罪並答應我方的要求的話,和神子的性命一起饒恕你們也可以,像這樣的感覺。

在這個過程中,一邊接受神子的協助,一邊揪出人神的使徒和犯人。

當然,會遺留下些許的禍根就是了吧……。

即使如此,按照交涉的情形,或許也能平安地走出這個國家吧。

傭兵團果然還是放棄比較好吧。

再過幾年,等克里夫真的爬上高位之後再重新拜托他就好。

按照事情發展的不同,假如教皇是人神的使徒的話,對克里夫來說,也有必要放棄在這個國家里往上爬就是了吧……。

變成這樣的話,也沒辦法。

雖然對克里夫很抱歉,但是沒辦法。

“要是擔心其他騎士團的話,我想早一點開始行動比較好。因為要是萬一盧迪烏斯的親人真的被抓住了的話,時間一久不知道會被做些什麼”

“也是呢”

誘拐之後只經過了一個小時而已。

最糟的情況是已經被抓住了,但是要找到愛莎與基司,抓住之後進行拷問……這種情況,還嫌太早了。

不過,躲起來的時間越長,對方也會越焦急吧。

一焦急起來就不知道會做出什麼這點,大家都是一樣的。

好。

接下來的,就是賭一把了。

不行的話,至少,和神子的性命做交換,讓誰去死。

這種程度的覺悟要做。

要做好覺悟。

但做不了覺悟……。

希望能再有一個,某種決定性的手段。

“……呐,神子大人”

“有什麼事嗎”

“你啊,到底為什麼會想成為我的同伴啊? 那麼干脆地讓我抓走”

神子愣了一下

然後,柔和地微笑了。

和米里斯教團的象征相稱的微笑。

“因為我現在,還能活在這里的因果,就是你和斯佩爾多族的戰士”

那是從我的記憶里看到的嗎。

還是說,以前在艾麗絲的記憶里看到的嗎。

雖然不知道,但以前把艾麗絲帶到米里斯來的,的確是我和瑞傑爾德。

不過,這個回答有點太順我的意了,有點可疑呢。

“要是這樣還無法接受的話,那就請認為原因是對于讓好不容易熟識的朋友,和感情已經很好的部下互相厮殺的這件事感到憤怒吧”

“…………”

“也可以說是因為你每天都講有趣的事情給我聽,還幫我畫了畫的謝禮。米里斯大人也說過“汝,不可徒失禮儀,不可擅忘恩義””

“………………”

“原本要是你來向我求助母親的事情的話,是我打算偷偷地助你一臂之力的唷……結果,都沒有來拜托我就是了”

沉默之後,神子像鬧別扭一樣噘起嘴來。

“多半,盧迪烏斯大人也一眼就確信我不是敵人,才會把我抓來的吧?”

“算是吧”

第一眼看到的時候,就覺得不是敵人。

正因為如此,才會迅速地抓來,像這樣對話的。

好。

不管怎樣,都事到如今了。

我錯失了先機,陷入了這個狀況。

再繼續想東想西的,事態也不會好轉。

在下個場景里,必須要從更優位的立足點切入,達成自己的目的才行。

目的是以下幾點。

第一目的,奪回簡妮絲。

第二目的,確保愛莎、基司、克里夫的安全。

第三目的,盡量不要造成克里夫困擾。

第四目的,設立傭兵團。

第五目的,通過瑞傑爾德人偶販賣的許可。

第六目的,將米里斯拉入我方。

總之,目標先放在達到二為止。

很好,下次要搶得先機。

我現在,手中有牌。

名為神子的,非常強力的牌正在手中。

我自己本身的這張牌,也是相當強力的。

那麼,在別的誰。

還不太理解狀況的誰,准備好什麼之前。

趕快將回合輪替,進行先制攻擊吧。 (模擬刀の先制攻擊だべ!)

“這次的事情,要是漂亮地結束,沒有留下遺憾的話……我會帶艾麗絲來”

“好的,麻煩你了”

好,走吧。

────

接著,回到了教團本部來了。

戰斗開始之後二、三個小時了吧。

街道上,不可思議地沒有神殿騎士的身影。

這樣的話,基司或克里夫告密的這條線就可以消去了吧。

我是用轉移魔法陣的卷軸逃脫的。

轉移魔法陣的存在,並不被世間的一般人所知。

再加上神殿騎士團既然封鎖了入口的話,會認為“應該還在里面”也是正常的吧。

到現場的指揮官判斷已經逃到外面了吧要1小時。

要搜索外部,而向神殿騎士團的本隊請求援助,到搜索部隊完成編制要1小時。

再考慮到誰拖了誰的腳步而造成延宕,多花了1小時的話……。

城鎮的入口之類的可能已經被封鎖了也不一定,但要正式地開始行動還要再過一陣子吧。

這種大過頭的組織,一向都很辛苦呢。

克里夫和基司這二人知道轉移魔法陣的事情。

基司在我設置緊急逃脫用的魔法陣時有到場。

克里夫那邊,在我畫夏利亞的事務所地下的轉移魔法陣時,也有來幫忙。

只不過,他們要是背叛我的話,就算一開始轉移目的地就有神殿騎士團的人在等也不奇怪。

從一開始就消去的一條線呢。

不過,教皇或樞機卿那邊,就算已經察覺到我用轉移魔法陣移動的事情也不奇怪。

畢竟手中有那種程度的情報。

人神要是在暗中行動的話也是吧。

……這樣想來,不管怎樣都覺得很奇怪呢。

雖然只過了二個小時,但這種對方腳步沒跟上的感覺……

難不成,泰蕾莎他們也是獨斷獨行的嗎?

思考著這些事情的同時,我接近了教團本部。

接著,里面陸陸續續地走出了一群穿著藍色鎧甲的人。

“是神子大人……”

“盧迪烏斯帶著神子大人出現了喔!”

“呼叫支援!”

陸陸續續地,真的是陸陸續續地從里面走了出來。

從四周圍也是。

沒過多久就被包圍住了。

真的沒問題嗎。

“盧迪烏斯大人,麻煩您千萬不要把手從我身上放開”

“……”

我抓著做為救命繩的神子的上臂。

雖然並沒有特地拿刀架著,但神殿騎士們正顯得很緊張。

真的沒有攻擊過來之類的。

和神子說的一樣。

“對神子大人如此粗暴……!”

“渾蛋,這個盧迪烏斯……明明就連我都沒有碰過神子大人……”

“居然把神子大人挾為人質,這是米里斯教徒也不能容許的! 饒不了你!”

總覺得生氣的地方有點奇怪……。

但是,從什麼都沒說來看抓著人質的這件事被當成了確定事項。

嘛,當然的吧。

畢竟把護衛騎士全滅後帶走了神子。

會被這麼看也是莫可奈何。

就連這次事件的主謀,也是這麼看的吧。

“隊長,我們動手吧……! 和‘聖墳墓的守護者(Anastasia Keep)’戰斗之後,不管是什麼人,魔力都不會剩太多才對”

“等等,就算如此也應該還留有能對神子大人出手的力氣”

“沒問題的,只要數一二三一起攻擊,這個家伙肯定在對神子大人出手之前,會先選擇保護自己的……!”

有一個正在煽動的家伙。

那個,就是這次事件的主謀的棋子對吧……。

“神子大人,那個,是誰的那邊的人? 是人神的手下?”

“不,那個是教皇大人那邊的人呢。和人神沒有關系。這次的事情好像也沒有了解得很詳細”

小聲地試著一問,得到了小聲的回答。

嘛,要是連那種都一個一個去懷疑的話,根本懷疑不完吧。

很好。

總而言之,讓我們開始吧。

“關于這次的事請,我有話想對教皇大人說! 把路讓開!”

我盡可能地提高音量。

因為我稍微有點盛氣凌人的態度,神殿騎士們開始騷動起來。

“你說什麼!”

“你這種貨色也想要去見教皇大人嗎!”

“現在馬上給我把神子大人放開,接受制裁!”

有幾名已經拔出了劍的人在。

但是,神子在我的手中打了一個哆嗦,那些騎士雖然有點遲疑但還是把劍收回劍鞘里了。

喔喔,好厲害,這就是神子的力量嗎。

只要看看‘聖墳墓的守護者(Anastasia Keep)’的那些家伙好像就能理解了就是……。

還真是超乎想像的公主(Idol)呢,這個人。

接下來……咳咳。

“吾名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龍神’奧爾斯蒂德的代表人是也!

以偉大的主君之名起誓,我沒有要傷害身為米里斯教團象征的神子的打算!”

我高舉右手。

從奧爾斯蒂德手中收下的護腕在那邊發出燦爛的光芒。

雖然當成身分證有點薄弱,但還是能虛張聲勢一下才是。

“然而,連要求對話都不被允許的情況下,我就無法保證了!

搞清楚如果和我為敵,就等于是米里斯教團和‘龍神’及其全體部下為敵!”

已經決定要強勢地進行交涉了。

台詞也好好地事先思考過了。

雖然擅自利用了奧爾斯蒂德的名字,不過應該沒問題吧。

部下也並沒有那麼多就是了,不過不成問題才對。

“……!”

神殿騎士們對此畏縮,退後了一步。

剛才的一句話,好像讓他們了解到我不是隨處可見的盜匪,而是組織里的重要人物了吧。

總之,吸引注意成功了吧。

“我要教皇大人,直接告訴我有關先前那件事米里斯教團的解釋!

為何,要謀取身為‘龍神’代表人的我的性命!

為何,要拘禁我母親的自由!

你們要知道按照回答神子也可能會沒命的!”

我頂多只是客人。

突然,背上了綁架犯的汙名,還被盯上了性命,正憤怒著。

火冒三丈的。

要求道歉和賠償。

順便連簡妮絲的事情,也當成米里斯教團全體的問題吧。

“……”

“怎麼辦……?”

“說怎麼辦,可神子不是正被當成人質……”

但是,神殿騎士並沒有讓開道路。

正在底下七嘴巴舌。

因為在這里的只是基層,對判斷感到為難嗎。

稍微等一下的話,指揮官就會出來了吧。

“把路讓開!”

“滾開!”

“想對神子大人見死不救嗎!”

才剛想著這些,深處忽然吵架了起來,出現了四名男女的身影。

那里面,有三個是認識的人。

是‘聖墳墓的守護者(Anastasia Keep)’的成員。

凹陷的鎧甲看起來好痛。

泰蕾莎的身影也在。

她一看到我,就像是很愧疚似地低下了眼睛。

還有一個人是留著白色胡須大概五十歲後半的男人。

盡管臉上刻著皺紋,但眼神卻很銳利,感覺不到一絲衰老。

沒印象就是了,是誰啊。

因為他也一樣身上穿著藍色鎧甲,所以知道是神殿騎士。

但是,鎧甲感覺設計的更加精心。

就像泰蕾莎的鎧甲再提升一個等級的感覺。

把現在包圍著我的這群稱為普通神殿騎士。

‘聖墳墓的守護者(Anastasia Keep)’那群人當成稀有神殿騎士。

再把泰蕾莎當成頂尖神殿騎士的話。

這個男的就是神殿騎士之王左右吧。

“神殿騎士團,劍組‘大隊長(Large leader)’卡萊爾.拉特利亞是也”

……啊。

這個人是……卡萊爾。

我的外公嗎……。

“在這樣的狀況下不好意思。初次見面,我是簡妮絲.格瑞拉特的兒子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反射地這麼回答後,卡萊爾用那有如老鷹一般的眼神看向我。

比克蕾雅更銳利的視線。

這就是所謂相似的夫妻吧。

要是在這里吵起來會很難辦就是了……。

“這樣子,好嗎?”

“…………不”

雖然一瞬間在想是什麼意思,不過想起了與克蕾雅的交談之後搖了搖頭。

現在的我是奧爾斯蒂德的部下。

雖然是簡妮絲的兒子沒錯,但並不是處在那個立場。

要是不主張對等的立場的話,就無法以對等的立場交涉。

“‘龍神’奧爾斯蒂德的代表人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我想和教皇大人見面”

“嗯”

抬頭挺胸,縮起下巴,一邊想著艾麗絲的姿勢一邊回答。

接著,卡萊爾在僅僅一瞬間,浮出了柔和的表情。

但是,馬上又繃起了臉。

“我來帶路,請跟上”

卡萊爾維持嚴肅的表情,轉過身去。

泰蕾莎也以複雜的表情,跟在卡萊爾身後。

“……如何呢,神子大大”

“…………泰蕾莎好像只是聽從樞機卿的命令而已。卡萊爾大人則沒有對上眼睛,所以不知道”

姑且,小聲地一問。

真方便呢。

也就是說卡萊爾,還在灰色地帶。

雖然沒有敵人的感覺,但感覺有點奇怪,注意警戒吧。

我側眼看了一下在遠處觀望的神殿騎士們,便跟上了他們。

────

筆直地被帶往中樞。

從途中開始,前後左右聚集起了‘聖墳墓的守護者(Large leader)’的其他成員。

頭盔已經沒有戴著了。

從確實地用二只腳走路這點來看,接受過治療魔法了吧。

雖然保持著警戒,心里也很明白他們並沒有打算要朝我攻擊。

我打破了他們自豪的王級結界。

再加上,從正面擊潰了他們。

雖然我想對面也沒有打算要下殺手,但也知道我這邊有手下留情的吧。

敵我的實力差距可說是昭然若揭。

再加上,我的手中有神子。

讓神子曝露在危險之中,去挑戰幾個小時之前才慘敗的對手,他們並沒有蠢成這樣。

話說回來,那些人的臉色看起來真的很糟糕呢。

特別是達斯特氏。

從剛剛開始就不敢看我的眼睛。

沒有惡意。

也沒敵意。

也沒怎麼被警戒。

倒不如說,是站在保護我一樣的位置。

“……”

從在中樞里走開始,僅僅過了數分鍾。

當我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失去方向感了。

雖然我想只有轉過幾次有點繞圓弧的通道,還有大概70度的轉角而已……。

之前來的時候已經這麼想了,這通道還真是扭曲。

簡直像迷宮一樣。

“看起來好像迷宮呢”

“是的。當發生意外的時候,為了讓我和教皇大人能輕易地逃跑,才蓋成這樣的唷”

神子告訴了我。

並不是特意用結界之類的造成的效果,這樣的意思吧。

總之,至少不會突然地感到一陣困意襲來之類的,我想。

“沒錯!”

“神子大人可是把這個通道全部都網羅了!”

“即使是我們,一開始的時候追逐比賽也是輕易地就被逃掉了!”

刹那間,跟班們開始自誇起來。

是嗎,這是為了讓重要人員逃跑的,嗎。

但是,變得有點搞不清楚道路了。

要是被帶到深處去的話,就逃不掉了呢……。

不對,把天花板破壞掉之後逃跑也行呢。

牆壁……應該附有結界吧,不過用吸魔石的話應該辦得到才對。

嗯。

雖然總覺得好像不用擔心了,不過沒問題吧。

“還沒到嗎? 走得太深可是會有點困擾的”

“還有一小段路”

卡萊爾頭也不回的那麼說。

是真的嗎。

不會是其實是要讓我掉進陷阱里的吧。

一邊警戒,一邊將視線移到後方的那群人身上。

接著,他們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開始大聲嚷嚷。

“卡萊爾大人! 太失禮了! 您不覺得至少應該轉過身來說嗎!”

“盧迪烏斯可是正抓著神子大人的手唷!”

“惹那家伙不高興的話要是神子的身體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

“請看這個,這個鎧甲的凹痕! 他可是擁有能將我等神殿騎士團的蒼鎧凹成這樣的怪力的人唷!”

“只要讓他有點不高興,說不定神子大人的玉手上就會留下難看的疤……”

“全部給我安靜!”

泰蕾莎的一聲大喝,讓跟班集團的叫喚停止了。

與此同時,卡萊爾停下了腳步,緩緩地向後轉。

“還有一小段路”

“……是的”

我也再次點頭回答,然後跟著他。

在這之後,大概僅僅十步路吧。

卡萊爾,在一扇門前停下腳步,敲了門。

“我帶盧迪烏斯.格瑞拉特來了”

還真的只有一小段。

好像太著急了有點不太好意思呢。

仔細想想,雖然失去了方向感,但其實轉角也只轉了2次而已。

想回去的話就能回去。

“歡迎,請進來”

從里面傳出來的,是教皇的聲音。

卡萊爾向著們輕輕地合掌禱告之後,打開了門。

側身地將門打開,並邀請我進入里面。

“請進”

“失禮了”

我緊抓著神子的手,進入了房間里。

總覺得,好像差不多放手也沒關系了。

不對不對。

可不能大意。

“……”

內部,像是會議室一樣。

長桌上,有十幾個人正面對面坐著。

其中有教皇,也有克里夫。

還有穿著和教皇類似,感覺很高級的法衣的老人。那個是樞機卿吧。

也有穿著看來比卡萊爾更高價的蒼鎧的男人。

穿著白鎧的人也在內。

再更深處,七名騎士正以稍息姿勢站著。

里面二個人的臉我有印象。

那是教皇的護衛。

全員正面向著我的方向。

到剛才為止還正火熱地爭論中,因為我的出現而中止了的樣子。

倒抽了一口氣,無言的,看著我的方向。

然後,長桌中偏遠的座位上。

在那里,坐著二個人。

一個人,是嘴巴抿成一直線的老婆婆。

她看起來正瞪著我。

克蕾雅.拉特利亞。

然後,她身旁。

有了。

總算是找到了。

用虛無的表情,抬頭看著天花板的女子。

差不多要邁入40歲的女性。

我的父親比誰都深愛著的女性。

我的母親。

簡妮絲正坐著。

咦?

稍等。

……為什麼這二個人會在?

這是怎麼回事。

我還沒有提出任何的要求才對。

還沒有說要把簡妮絲帶來。

乓的一聲。

響起像是要打破這陣寂靜的聲音。

背後的門被關閉了。

神殿騎士們站成了像要守住門口一樣的配置。

像是要和房間深處的騎士們對抗一樣,排成了一列。

只有泰蕾莎有列席。

“那麼,演員都到齊了,讓我們開始談判吧”

坐在最深處的教皇這麼說了。

看起來,在這數小時里,好像有什麼動作的樣子。

雖然想要搶得先機的,但還是被領先一步了嗎。

咕奴奴。

“盧迪烏斯大人,神子大人,歡迎,可以麻煩兩位入席嗎?”

我說不定也有慢別人一步的才能呢。

但是,狀況還不算壞。

就這樣上吧。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六話「尊敬的理由」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八話「遲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