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八話 “被背叛者逃跑”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第二百二十八話 “被背叛者逃跑”

基司.奴卡迪亞。

名為奴卡族的種族最後的幸存者。

不擅長的事是戰斗。

擅長的事是除此之外。

即使不會使劍或魔法也無所謂,一直當著冒險者,現在的階級是S級。

這些,就是奧爾斯蒂德所知的基司這號人物。

‘……基司在目前為止,不管我做出怎樣的行動,他的動向都沒有改變。是故,我原以為他不是使徒’

奧爾斯蒂德。

他透過自己的行動得知了世界及世人會如何行動,

從里面找出使徒或其他的什麼。

有自己介入的曆史,沒有介入的曆史。

即使是知曉一切的他不管在哪次的輪回當中,基司的行動都可說是很有一貫性的。

做為冒險者而生,做為冒險者而死。

不管周圍發生了什麼事,也完全沒有做出奇怪的舉動。

奧爾斯蒂德,是很擅長找出隱匿起來的人神使徒的。

像基司一樣,沒有高超的戰斗力,正聽從人神指示與龍神戰斗的人里,也有看到奧爾斯蒂德便會保持沉默的人。

他們表面上沒有行動,卻在背地里像影子般行動,在各個重要地點幫助別的使徒。

而這麼做的使徒,奧爾斯蒂德把他們全部,都給殺了。

因為他能夠輪回,所以要把他們找出來殺掉,是很簡單的。

但是,只有基司是不一樣的。

只有基司,沒有特別奇怪的地方,也一次都沒有是使徒。

不管做什麼,他都沒有采取像是人神使徒的行動。

即使是,要被殺死的前一刻,也是。

‘但是,那家伙在每一次里都是使徒,而且都隱瞞到了最後啊’

在目前的輪回為止,

基司自(●)曝(●)是(●)使徒的事情,一次也沒發生過。

也曾經有懷疑,並殺死他過。

但是,即使是臨死之際,即使即將被殺害,到最後基司也都沒有說漏嘴過。

‘然後我,就誤以為這和曆史一樣……所以才一直贏不了……’

從只用文字的交談當中,能夠得知奧爾斯蒂德正感到消沉。

他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注意到基司是人神使徒的可能性。

人神現在,一定笑得停不下來吧。

那家伙,還沒有注意到基司啊,這樣。

嘛,或許一開始就沒把他認為是重要的棋子就是了。

‘不過,干得好’

但是,難以認為有許多像這樣的使徒。

畢竟,奧爾斯蒂德經曆著輪回,而人神並沒有輪回。

即使想做出類似的使徒,也不可能這麼輕易地作到。

‘那家伙就是人神的王牌。沒有下次了’

因此,基司就是人神的王牌,最後的堡壘,的可能性,我想十分之高。

人神藏起來的最後的使徒。

那就是基司……說是這樣說,還不太有實感呢。

奧爾斯蒂德,正覺得這樣一來就贏了。

的確是吧。

對他來說是有輪回的。

就算萬一這次輸了,下次只要把基司殺掉就好。

這樣一來,又離勝利更進一步了。

但是,對我來說卻很可怕。

基司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就因為是好像什麼都做得出來的家伙,所以才可怕。

“我希望在這個輪回中取勝”

胸中滿是不安地,這麼寫下之後,傳回了‘我是指那家伙沒有下一手了,的意思’的文面。

辯解得太爛,讓我笑了一下。

────

從發現基司是使徒經過了一個月。

我在那之後,尋找著基司。

到騎士團通緝,在米里斯大陸中搜查。

米里斯教團和拉特利亞家,也積極地提供了協助,

雖然搜索的范圍還在延伸,但恐怕,已經被逃掉了吧。

當然,不光是米里斯。

馬上也和德魯蒂亞族取得聯系,在大森林中發布了通緝令。

也向艾麗愛爾通報,在阿蘇拉王國中發布了通緝。

更拜托了洛克希,替我向拉諾亞王國提出了請求。

只不過,感覺即使做了這麼多也抓不到。

中央大陸南部,還有中央大陸北部的東方。

貝卡利特大陸、魔大陸、天大陸。

我的手所不能觸及的地方很多,世界很寬廣。

也不知道往哪邊逃了。

北方嗎,西方嗎。

最少和王龍王國有來往的話,就能斷定逃到魔大陸方面就是了……。

國王死了以後各個地方正亂七八糟的王龍王國。

廣大,魔族也不顯眼的魔大陸。

要是基司使用了我不知道的轉移魔法陣來移動的話,也可能兩邊都不在。

基司被放出去了。

除了不好的預感之外什麼都沒有。

老實說,真希望能在這個時機點就把他給先抓起來。

已經抓不到了,領悟到這點的時候,我開始考慮自衛。

在基司的信里,說了下次會堂堂正正地。

用能夠贏過我的戰力。

這句話不能相信。

那可是老是說謊和詭辯的基司的話。怎麼能相信。

平常的會是會這樣想,但是……。

仔細想想,基司這次,應該能輕易地殺死我才對。

我信任著那家伙,而且也曾毫無防備的露出背後。

但是,他並沒有動手。

頂多只是用智略讓我掉進陷阱里。

將那個陷阱突破之後也是。

基司應該能夠綁架愛莎的才對。

雖然愛莎的劍術和魔法也有一般人的水准,他判斷辦不到也說不定。(連戰斗都會,老妹你是天才嗎)

即使如此,明明應該還是有機會才對,但卻沒做。

那麼,相信那封信的內容不是也好嗎。

雖說是人神的指示,至少要堂堂正正的,或許這就是基司的作法也不一定。

要殺誰的時候,不好好地選擇手段就失敗了。

這就是他的作風。

只不過,讓我這麼想實際上是相反。

基司躲在克里夫家的櫃子里之類的,等我睡著後用毒小刀噗嗤一聲,之類的也有可能。

讓我陷入像這樣的思考迷宮之中,使我沒有注意到某些事說不定才是目的。

即使去想也沒有用。

總之,沒遭到襲擊。

基司早已先集結好戰力了的這類事情並沒有發生。

所以現在,正在某處集結著能夠勝過我的戰力吧。

雖然想這麼認為,但不知道何時會襲來,的這種心情仍然無法抹去。

好可怕。

────

接著,在我尋找基司的時候,愛莎順利地成立了傭兵團分部。

分部長的挑選,團員的募集,工作的方向性的設定。

本來的話是要一邊跟我討論一邊執行的,但全部都讓愛莎代勞了。

一部份也多虧拉特利亞家幫忙照顧簡妮絲吧,不過還真是壓倒性的效率。

那樣的愛莎,真的考慮得很周全吧。

基司失蹤後過了一個月之時。

艾麗絲被派遣到米里斯神聖國來了。

通過轉移魔法陣,為了保護我而來了。

她是全副武裝的。

穿著平常不穿的,劍王所擁有的大衣,以及二把劍。

用這不管是誰看都能知道是著名劍士的裝扮,浩浩蕩蕩地前來。

“我來了之後,就沒問題了唷! 看我把每個人都切成兩半!”

艾麗絲像是要讓我打起精神一樣的這麼說。

“基司也很笨呢! 竟敢反抗盧迪烏斯! 明明老說著敵不過前輩、敵不過前輩的呢!”

看著活力十足的這麼嚷嚷的艾麗絲,我的恐懼也變得稀薄了。

至少,就算在這幾天里發生戰斗了,也不會被殺吧。

不禁這麼想。

“艾麗絲……”

放下心來的我,緊緊抱住了艾麗絲。

順勢搓揉了一下胸部,結果被揍死了。

在逐漸遠去的意識當中,我,領悟了。

這,就是基司的策略啊-

FIN -

玩笑話先放到一邊。

冷靜下來之後,試著整理一下。

總之,根據現況相信了‘基司會集結戰力,從正面來’這句話的情況下,我之後的行動有三項。

1、基司的搜索

2、魔導鎧(我本身)的強化

3、對抗戰力的搜查。

列出來一看,發現和目前為止所做的事好像沒什麼差別。

只不過是著眼于80年後的戰力,變成著眼于數年後而已。

不過,基司也不是普通的家伙。

就算說是堂堂正正地從正面來,也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形式。

是靠數量取勝呢,還是靠質量取勝呢。

奧爾斯蒂德說過,能贏過搭乘一式的我的人可說是不多。

但是,所謂數量的暴力,前幾天才剛體驗過。

能夠做到像神殿騎士團那樣的戰斗方式,而且是列強等級的人材數人。

能准備到這些的話,只不過是要贏過我,很容易吧。

我亂講的。

不過,要聚集那樣的人材,要花上不少時間才對。

而且,數量上也並不是那麼多。

一年或,二年。

可以視為最少也要花上這種程度的時間吧。

但是,要是被成功集結的話,我想我會輸。

被那種花上好幾年准備周到的陷阱給抓住的話,我也不可能不會輸。

就連神殿騎士團都能做到那種地步了。

我不認為人神的使徒會沒辦法做得更好。

所以說,我打算要事前去阻止。

要去周游世界各國,搶先一步去拉攏為同伴。

要是已經被投靠到敵方的話,各個擊破也好。

也就是說,接下來的工作里,會變成全部都要預想有敵人存在的行動。

至少,基司很可能在的地方是,王龍王國,還有魔大陸。

特別是魔大陸的機率好像很高呢。

畢竟阿多菲之類的,聽到要打倒我的話,似乎會很開心地參進來呢。

魔大陸雖然預定是最後進行,但看來不早點去的話不行。

不過,從優先順序來看,王龍王國要先吧。

在那里的死神蘭多夫能贏過身穿‘二式改’的我。

是很確實的棋子。

我想搶先一步,去抑制這種可能。

方向性已經決定好了。

傭兵團雖然還沒有上軌道,不過有拉特利亞家和教團的後援在。

只要能從二個大人物手中取得工作,就不會走不下去。

能夠最低限度的營運。

暫時回本部夏利亞一趟吧。

在那里,重新的,和奧爾斯蒂德一起研擬有關今後的行動。

不過,在那之前得先去各個地方道別才行。

────

前往拉特利亞家,為艾麗絲介紹的同時,告知要回家了。

“是這樣嗎”

克蕾雅即使看到了不太懂禮儀的艾麗絲也沒有皺起眉頭。

是在遵守我所說的話吧。

只是她,僅僅露出了很遺憾的表情。

“簡妮絲當然也要帶回去對吧?”

“是的。我會負起責任,照顧她”

“我明白了”

簡妮絲在這一個月里,接受了拉特利亞家的照顧。

簡妮絲從那以來,代替很忙碌的我和愛莎,在拉特利亞家中得到照顧。

她好像很懷念拉特利亞家吧,說是常常走動。

偶爾在屋子里晃晃,在庭園里轉轉。

每次有事,就帶著幫傭,到外面去散散步。

雖然還是老樣子,一臉癡呆的樣子,但飽嘗了久違的故鄉這點,很顯而易見。

看著那樣的她,拉特利亞家的各個紳士淑女,都擺出了傷心的表情。

長男愛德迦,還有長女阿妮絲……多虧基司,沒辦法和他們打聲招呼。

不過,姑且拜托幫忙轉達“再來的時候一定會去打招呼”的這句話了。

“最後,沒有看到諾倫的臉,心中有點遺憾就是了”

“還會再來的喔,下次我也會帶諾倫和我的孩子們來的呢”

雖然經過了一波三折……。

但克蕾雅也並不是壞人。

雖然是討人厭的人,但並不壞。

讓她看看妻子與小孩的臉而已,沒有什麼問題。

下次就真的只是打個招呼就結束了。

“不了,恐怕,以我的年齡來講,這次是一輩子的分別也並不奇怪”

一輩子的分別。

她的年齡,已經超過60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平均壽命,不過她還仍然很健壯。

但是,來回夏利亞的距離大概要4年。

並不是多近的距離。

何況也不可能去了之後馬上回來,下次見面,輕易地會超過10年之後。

那個時候,克蕾雅已經70歲以上了。

那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奇怪的歲數。

是,這麼想的吧。

轉移魔法陣的事情說出來也可以。

轉移魔法陣總是反複被用在公事上,說是這麼說,也不知道會受到來自何方的壓力。

畢竟姑且還是在世界上被當成禁忌的東西呢。

阿蘇拉王國里,王龍王國里,恐怕米里斯的王家里,都有為了預防萬一而有在使用就是了吧。

但是,連做為世界三大國家的他們都隱瞞著呢。

“盧迪烏斯大人。能帶簡妮絲前來。實在是萬分感謝”

克蕾雅這麼說著,低下了頭。

她在前幾天,好像和簡妮絲一起搭馬車,去看了看戲之類的。

克蕾雅雖然一直愁眉苦臉了,但幫傭說,已經很久沒看過那麼開心的大夫人了。

“近期,還會再來的”

注意到時,已經說出這種話了。

“可是……”

“我一定,會來”

腹部使勁,強而有力地說。

接著,克蕾雅的表情就突然松懈了下來。

“簡妮絲她,真的有個好兒子呢”

克蕾雅最後這麼說著,笑了。

────

神子那邊也去道別了。

土產有兩個。

有著和我的護腕非常相似的裝飾的護腕,以及奧爾斯蒂德送來的守護魔獸召喚卷軸。

這個護腕,是愛莎在這一個月中,拜托米里斯的工匠所作的東西。

本來應該鑲著寶石的台座上,埋著一顆石頭。

這個是我用土魔法所作帶有黑色光澤的石頭,上面刻著龍神的紋章。

不管是誰看到,都會知道是龍神部下的證明吧。

帶著那些東西找神子出來,跟班們也出來了。

在里面,也有泰蕾莎的身影。

她免除了調職。

寫有我的名字的請願書好像發揮功效了的樣子。

嘛,取而代之的好像降階了,現在並不是隊長。

在新派遣來的隊長之下,位于類似副隊長的位置。

順便一提,新隊長好像是個不太柔軟的人。

護腕還好說,他對于要在教團內使用什麼詭異的召喚魔法嚴正拒絕。

只不過,被我用“此物乃是龍神奧爾斯蒂德大人,對替他保護了部下盧迪烏斯的神子所贈之物! 區區一介隊長沒有拒絕的權力!”這種感覺地強硬堅持到底就是了……。

這個隊長先生,這樣下去肯定沒辦法出人頭地的呐。

從卷軸里出來的,是銀色的貓頭鷹。

體長約1公尺。

雖然和雷歐比小了點,即使如此也充滿了存在感,金色的瞳孔里有著幾分莊嚴。

沒有跑出佩爾基烏斯的精靈系列出來。

因為那個稀有到極點,沒這麼簡單就跑出來吧。

畢竟這次是神子專用的,包裝也不同吧。

總之,跑出像聖獸的真是太好了。

要是跑出閃著黑色光澤的巨大蜘蛛之類的,說不定就沒辦法力壓隊長的反對了。

“我會珍惜的!”

神子對著那只貓頭鷹眼睛綻放著光芒。

伸出手來撫摸之後,貓頭鷹很舒服似地眯起了眼睛。

對召喚之後馬上就和自己親近的動物,神子似乎非常的中意。

“不,請好好地被珍惜”

又不是寵物。

所以,希望能老實的被它保護才是。

“那麼,有緣再見”

“是的,盧迪烏斯大人,也請多保重!”

最後,也對著泰蕾莎以下,‘聖墳墓的守護者(Anastasia Keep)’們低頭行禮。

和他們,也還會再見面吧。

────

最後,是克里夫。

說到克里夫,這邊的起步也很順遂的樣子。

前幾天的事,讓克里夫的名字廣為教皇派、樞機卿派兩方所知。

“克里夫.格瑞摩爾駁倒了龍神的右腕盧迪烏斯,救出了神子大人”

“在教皇、樞機卿的爭辯中高唱正義,直指正道”

“米里斯教徒的榜樣。了不起的男人”

諸如此類的傳聞煞有其事地流傳著。

有趣的是傳聞的出處。

就我所聽到的,好像是神殿騎士團的大隊長、聖堂騎士團的副團長這一類人所散布的樣子。

因此對下層的騎士和神父們可信度很高,好像被認為教皇得到了什麼厲害的親信的樣子。

然後,好像被那個傳聞推了一把一樣,克里夫本身,好像也被交付了許多實際的事務工作。

像是高官顯爵的婚喪喜宴之類的呢。

而且,克里夫不管怎麼說,在夏麗雅都累積了不少實務經驗。

雖說是新人但很能干,在現場也被視為非常優秀的人材的樣子。

好像也有疏遠他的家伙在就是了……。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吧。

突然來了一個優秀的家伙,而且還是教皇的孫子。

即使有燃起嫉妒之火的人在,也不奇怪。

而要對此想辦法,就是克里夫的責任了。

只不過,不用太過擔心。

現在的克里夫的話。

那一個克里夫的話。

不管被做了什麼,都會漂亮地跨過去給他看吧。

只是,還有一件令人掛心的事。

“那,克里夫學長。我先回去一趟了”

“嗯嗯……莉茲就拜托你了”

“當然沒問題。我會幫你跟她說不要偷吃的”

克里夫好像還沒有跟任何人講明已經結婚了的事情。

似乎公開說過心中已經有決定好的對象就是了……。

真不像克里夫呢。

不過,也不是不明白要將和艾麗娜莉茲結婚了的這件事公開,有多麼困難。

即使是這一帶的冒險者,也廣為流傳著Erinarize de Bitch的傳說

特別是,現在做為老手而活躍的人里,也有被奪去了第一次的人在。

和那種人結了婚的事情……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吧。

等成為被背後指指點點也無所謂的大家伙之後再公開,這樣子也不壞。

總有一天。

也不可能打算一直隱瞞到死為止。

但是,今後,或許也會有一些相親之類的事發生也不一定。

溫蒂也是,身為家事幫傭,雖說到了晚上就會回家,但年輕的男女在同一個屋簷下……。

不,沒問題的。

那可是克里夫。

又不是我。

那麼了不起地說教的人,才不可能會拈花惹草什麼的。

畢竟又不是我呢。

……但,像這樣的強調說不定會豎flag起來呢。

真的,要多加油啊,克里夫學長。

“克里夫學長也千萬小心不要拈花惹草了。米里斯大人在看著唷”

“我不可能會吧。暫時,沒有那種閑時間呢”

克里夫最近似乎很忙。

工作很順利,而且也開始被人認為是教皇的右手。

也有認為是相當的實力者,而接近克里夫的貴族。

“真der嗎? 畢竟學長最近可是很搶手的呢。說不定會不小心把溫蒂醬她們給撲倒之類的”

“溫蒂是像妹妹一樣。又不是你,怎麼可能會下手”

就算是我也不會對妹妹下手啊!

太失禮了。

就當我裝出一副不高興的表情時,克里夫的視線突然掉了下來。

“話說回來……原本真的是希望只靠自己的力量就是了呢”

我笑著回答。

“這要不是克里夫學長的力量的話,那到底是什麼呢”

“哈哈”

原以為說了句帥氣的話的,卻被用鼻音笑了。

的確,由克里夫帶來的我引發了問題,而克里夫解決了。

有點自賣自誇的感覺。

但是,克里夫是在里面做出了像自己的行動,並因此被認同的。

果然是克里夫的力量對吧。

“……總之,先跟你說聲謝謝唷。多虧了你,我想是稍微得到認同了”

“彼此彼此,多虧你才能和米里斯的各位認識。而且傭兵團那方面也能設立了呢”

瑞傑爾德人偶的販賣……還稍嫌有點難。

照現況發展下去的話是能賣吧,但會買的人似乎很少。

傭兵團那邊也還沒安定下來所以問題好像很多就是了……。

要是發生了什麼問題,就當做讓克里夫出人頭地的補償就好了。

“在這之後,我要一個人干了呢”

“嗯嗯,加油吧”

雖然和預定有點出入,不過完成和艾麗娜莉茲的約定了吧。

克里夫他,已經沒問題了。

雖然還不知道其他的神父會以怎樣的方式對待他,

不過,就算說一開始的起頭已經有好的結果了也不算言過其實。

就在這次,交給克里夫吧。

教皇派和樞機卿派的戰爭還仍然會持續下去吧。

希望克里夫能在那里面,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得出成果。

嘛,不行的話,回來當我家的員工就好了。

希望能放輕松的干呢。

“這一個月里,沒幫上什麼忙真是不好意思呢……”

“不會,請不要在意”

我有我的戰斗,克里夫有克里夫的戰斗。

“但是,要是被人神的手下做了什麼的話,請麻煩在石版上留言。我會馬上趕來”

“當然”

克里夫堅定地對我點頭。

即使說不幫忙,他也是我的同伴。

但,也並不是我不保護他就不行那般的弱小吧。

“那,克里夫學長……保重……”

“嗯嗯,你也多保重啊”

“雖然這麼說,不過大概一年後還會再來露個臉就是了呢”

“到那個時候,我至少會爬到可以堂堂正正介紹莉茲的程度的唷”

沒錯沒錯,也有艾麗娜莉茲的詛咒的因素。

所以不會分開太久的。

“……到那時候,也麻煩你不要再叫我學長了呢”

“呀,那個已經是口癖了,我想我一輩子都改不了喔”

這麼說完,克里夫聳著肩苦笑出來了。

────

就這樣,在米里斯的戰斗結束了。

與拉特利亞家的沖突,米里斯教團內部的抗爭。

還有基司的背叛……。

雖然發生了各式各樣的事,但多虧于此,又下定另一個目標了。

接下來的敵人,是基司。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話『瓶頸』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番外 格瑞拉特家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