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間話“狂犬與神之子”  
   
第二十一卷 青年期 克里夫篇 間話“狂犬與神之子”

盧迪烏斯和克里夫正在告別的時候。

有二個人成功地再會了。

場所是教團本部,春天的庭園。

一到春天便繽紛綻放著各形各色郁郁蔥蔥花朵風光明媚的庭園。

雖然因為前幾天盧迪烏斯的泥沼而有許多樹稍微歪斜了,但即使如此那生命力也絲毫未減。

證據就是,像是要和莎拉庫樹接棒一樣,巴魯塔樹開始開花了。

在那樹的前面,有二名女性正面對著面。

金發,和紅發。

泰蕾莎,和艾麗絲。

還有,在泰蕾莎的後面。

像是躲在她背後一樣地,神子正站在那里。

她正一邊扭扭捏捏地蹭著雙腿,一邊縮成一團。

另外在其周圍,有幾名身穿藍鎧而來的男子們,不過那是像背景一樣的東西。

“來吧,神子大人。是艾麗絲大人唷。是盧迪烏斯幫您制造機會的”

泰蕾莎,對在自己身後的神子溫柔地出聲。

但是,神子只是扭扭捏捏地縮著身子而已。

“可、可是……那個,是艾麗絲大人唷?”

在她的心目中,艾麗絲曾只是憧憬的存在。

從懂事起便被關在白色的房間里,有什麼事時就被帶到外面,讓她看被逼到末路的大人肮髒的記憶。

在一切的自由都不存在的世界里,一切希望都沒有的活著的她。

在移動的途中掉進了陷阱,被刺客包圍,在生死垂危之時,也並沒有特別覺得恐怖,並沒有特別覺得不想死。

而在那時出現的,是艾麗絲。

高傲的氣息。

她的行動非常筆直,但卻誰也捕捉不到,只有紅色的頭發像殘影一樣,殘留在記憶之中。

印象深刻。

那個時候,神子還並不知道正在發生什麼事。

小孩沒事的話就好,艾麗絲這麼說。

知道小孩是指自己,是從回到教團本部開始。

而知道自己被救了,也是那時候。

然後神子回憶。

因為看到了眼睛,而知道了名字。

艾麗絲。

那個女孩名叫艾麗絲。

在口中不斷反芻的同時,開始對自己記憶中的艾麗絲抱起了強烈的憧憬。

自那以來,神子開始模仿她。

每當注意到什麼的時候就提高音量表達感動,

每當決定了什麼的時候就提高音量明確宣言。

反正就是用開朗又有朝氣的大音量。

從行為舉止變成那樣以來,經過了多少的歲月呢。

她並不認為還會和艾麗絲再見第二次面。

雖然想要見面,但她並沒有親口說出想要見面過。

她並沒有那樣的權限,這點她很理解。

但是,艾麗絲來到了米里西奧。

聽到這件事時,神子再也按捺不住了。

找樞機卿,找教皇,到各個地方拼命地拜托。

想和劍王艾麗絲見一面。

狂犬王雖然是名危險人物,但即使如此也想要見一面。

想要,道一聲感謝。

那個渺小的願望,十分簡單地就傳達到了。

而會嘗試著讓危險至極的狂犬王艾麗絲和神子搭在一起,則是多虧了盧迪烏斯“發生什麼事的話由我來負責”這一句保證才得以實現。

但是,真的到了眼前,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想著窺看記憶會很失禮,所以眼神也不肯對上。

“……”

艾麗絲在神子的眼前雙手抱胸站著。

她已經報完自己的名號了。

已經做完身為盧迪烏斯之妻,劍王的其中一人的宣言了。

之後,泰蕾莎報上自己姓名,並對以前的事致謝之後,過了約五分。

“來吧,沒有多少時間呢”

艾麗絲正端正地站著。

對性急的她來說實在是很罕見,但這次她被盧迪烏斯嚴格地吩咐過了。

‘因為對方是這次幫了我的人。拜托盡量不要失禮……雖然說不定會用有點高姿態的和你說些什麼,但是你絕對不可以揍她唷?’

要遵守約定。

但是,果然還是不禁惱火了起來。

她可是很討厭等待的。

“可以快一點嗎?”

“是、是的!”

那句簡短的發言,讓神子跳了出來。

會讓艾麗絲生氣的不安感,戰勝了羞恥心。

“那個,我是神子! 以前救了我的命,非常感謝你!”

“以前……? 不記得了呢!”

“欸?”

對斬釘截鐵地如此大聲斷言的艾麗絲,神子反射性的,去看了她的眼睛。

“……啊”

然後,看到那記憶當中,完全找不到自己的蹤影時,臉上便浮出了哀傷的表情。

沒辦法。

這我早就知道了。

不可能會記得的。

但是,說不定,剛剛為止還是這麼想的。

說不定,艾麗絲也還記得一點點。

會向我說啊啊,那個時候的那個,長大了呢,之類的。

她也曾這麼想過。

畢竟自己是多麼的向往著她。

然而,艾麗絲即使看到了自己的臉,即使聽到了以前,也完全沒有想起來。

或許,再多花一點時間讀取的話,說不定會發現還殘留在記憶的一角就是了……。

但她的腦中聽到過去時所浮現的,只有泰蕾莎將盧迪烏斯抱在腿上來回撫摸的記憶而已。

神子是‘記憶的神子’是也。

她有記憶就是這樣的東西的認知。

但是,令人震撼的這件事仍然沒變。

“不過,你幫助了盧迪烏斯對吧! 很感謝你!”

雙手抱胸,挺著身子的艾麗絲所說的,開心的聲音。

對那像是要將震驚一掃而盡一樣的聲音,神子有如要把思考甩掉一樣搖了頭。

“不會……畢竟幫助艾麗絲大人的丈夫,是理所當然的事”

即使沒有以前的記憶,自己的憧憬與感謝也絲毫未變。

對著這麼想的神子,艾麗絲像是要追擊一樣地說了下去。

“還有,你的名字叫什麼呢! 因為盧迪烏斯說之後也會受到你照顧,所以我要記一下!”

“哎?”

名字。

自己並沒有名字。

神子至今對于這件事,並沒有感到不自由。

但是,現在,好不容易,艾麗絲說要記住,但卻沒有那種東西。

沒有擁有那重要的東西。

感覺好像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事情一樣。

“嗯……那個”

“神子就是指那個吧,和紮諾巴一樣的……所以,那個不是名字對吧?”

紮諾巴的這個詞,也從艾麗絲的眼中看到了。

看來,其他國家的神子,是有名字的樣子。

因為對那個神子,艾麗絲本身並不怎麼感興趣,所以只知道名字之類的而已。

但是,果然受到了一點打擊。

“你這家伙!”

“神子大人就是神子大人!”

“你在愚弄人嗎!”

“名字什麼的不需要!”

“你的心中有神嗎!”

但是,多虧了背景的騷動,稍微平靜了點。

畢竟目前為止也不會不方便,沒有的東西也是莫可奈何。

不禁這麼想。

“非常不好意思。我並沒有名字”

“嗯……是這樣嗎”

艾麗絲並不在意。

她在想些什麼,沒有看著眼睛的神子是不會知道的。

但是,如果看了的話,就能夠知道艾麗絲舍棄了“保萊阿斯”這個名字的由來了吧。

“嘛,名字什麼的不需要呢”

艾麗絲用鼻子哼了一聲,這樣的斷言。

神子暫且是放心了。

在至今的人生當中,如此迷惘著不知是否該看對方眼睛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話說回來,真令人吃驚。之前聽說您並沒有拜訪米里斯”

“因為盧迪烏斯說很害怕,所以才來的唷……那個,急忙的!”

轉移魔法陣的事要當成秘密。

這一點,艾麗絲也知道。

只不過,因為神子已經知道了轉移魔法陣,所以輕輕地笑了。

“是這樣嗎,不愧是艾麗絲大人呢!”

“哼哼,當然啦”

艾麗絲的心情好轉,現場的氣氛也變得和緩。

注意到這點的神子,打算朝這個方向前進。

打算捧艾麗絲,讓現場的氣氛變得更好。

那是平常的神子絕對不會考慮的事情。

“那個,我,一直都很憧憬艾麗絲大人!”

“是、是嗎?”

“是的,要怎麼做才能變得像艾麗絲大人一樣呢!?”

這時,艾麗絲低頭看著神子。

看著那豐滿的臉頰。

胖胖的手、腳。

整體上都缺乏節制,不健康似的那個身體。

“想變成我這樣嗎?”

“是的! 我也想著要變得像艾麗絲大人一樣帥氣,用字遣詞之類的也……欸?”

注意到時。

注意到時,艾麗絲已經拔劍砍了下去。

能夠反應過來的人,在現場的人里,有二人。

在神殿騎士團中也是特別專精劍術的二人。

這二個人,在察覺的同時也感到了絕望。

艾麗絲已經出劍了。

因為那個劍閃雖然幾乎看不見,但是,卻讓人感受到砍了什麼東西的感覺。

被砍了。

誰?

那答案是肯定的。

“你這家伙!”

“竟敢──!”

啪搭落地的,是神子的手掌────的,大概一半粗細的巴魯塔樹樹枝。

“……”

“…………”

看到那個,神殿騎士們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變回了背景。

艾麗絲撿起那個,把礙事的細枝啪啪地折下。

神子則看著不知何時拔出來的艾麗絲的劍,真是厲害的劍呢,神殿騎士的人里也沒有人有像那樣的劍呢,的這麼想著的同時,恍惚地看著那個動作。

終于,旁枝全部處理完,變成了一根長度約100公分的棒子。

“來”

接著,艾麗絲把它交給了神子。

“……?”

對著愣著的神子,艾麗絲側身朝向她。

接著,將單手握著的劍改成用雙手握,將劍高舉過頭──一刀砍下。

乒、的一聲打破寂靜的破邪之音殘留在耳中。

“試著做做看”

“……欸? 啊,是”

神子也模仿艾麗絲,將木棒高舉過頭。

然後,小聲的喊著“欸呀”,揮了下來。

但是,100公分的木棒。

並沒有經過干燥,有一定的重量,重心也很奇怪,神子踏著小碎步不穩地向前歪倒。

看到這背景發出了“啊啊!”的聲音,不過別管他們吧。

“那個,像艾麗絲大人一樣的──”

“腰再放低一點,手肘的力量放掉,用背部去感受你的動作。再一次”

“啊、是!”

之後,神子就在不明不白之下,不斷揮著木棒。

艾麗絲在神子揮下木棒的時候,就會從口中說出建議。

“……”

“……揮的時候發出聲音,一、二、一、二!”

“一、二、一、二!”

神殿騎士們,並沒有制止這個景象。

雖然搞不太清楚,不過看來艾麗絲並沒有要加害神子,所以也沒有打算要阻止。

當然也有一部份是因為神子揮著棒子的樣子實在是很可愛。

盡管只有隊長想要上前制止,然後被其他跟班們架住了,不過這些說到底也只是在背景發生的事。

“哈……哈……艾麗絲大人……”

空揮的次數超過30左右時,神子發出了顫抖的聲音。

“手……已經……”

“是嗎,那夠了,停吧”

神子照著那句話,放下了木棒。

從背後連到手掌,有著和痲痹很像的疲倦感。

把耳朵靠近的話,會聽到肌肉正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吧。

“那、那個……”

神子用不安的表情,抬頭看向艾麗絲。

不明白為什麼要揮木棒。

說不定是在測試什麼。

讓她失望了吧。

說不定會斥責我說像這樣的我怎麼可能變得和她一樣。

心中湧起了這樣難過的感覺。

“明天開始,請每天都做。除此之外,在這座庭園里也可以,跑步吧”

“哎?”

“不知道怎麼做的話,就問那些家伙吧”

艾麗絲筆直地看著神子。

神子像是被那雙眼眸吸引一樣,看見了艾麗絲的記憶。

在那里的是,在劍之聖地中,刻苦修行的每日。

不吃不喝的揮著劍,在雪中奔跑、叫喚、把自己磨利的過程。

“就能變得和我一樣唷”

斬釘截鐵地斷言的艾麗絲。

要是盧迪烏斯在場的話會苦笑著說“不,就算這樣也不可能吧……”也不一定。

不過,盧迪烏斯並不在場。

神子回頭,看向泰蕾莎的雙眼。

在她的記憶里,也刻劃著她自己的訓練。

其他神殿騎士們的瞳孔深處,也有雖然不如艾麗絲那樣,但也是努力的記憶。

辦得到,辦得到的。

肯定會很艱辛沒錯,誰都並不輕松。

但是,辦得到。

“就算是我……也做得到嗎”

“我認為沒問題。雖然不會讓您用劍和魔法,但只是鍛煉身體的話……大家都會一起教您吧”

回答的是泰蕾莎。

她雖然是看著背景這麼說的,但馬上就將視線轉回到神子身上。

一邊盯著她的眼睛,一邊說著真摯的話語。

“但是,請發誓萬一被刺客襲擊,在我們全滅之前也絕對不要輕舉妄動”

在那里,有著還一知半解就去挑戰敵人,因而死去的貴族的記憶。

就像是在說不要變成這樣的人,這正是泰蕾莎的溫柔。

“是的。我向米里斯大人發誓”

神子喜悅地點了頭。

在現場,飄著相當和諧的氣氛。

像是被其吸引一樣,在庭園里轉來轉去地走著的銀梟回來了。

歪著頭看著神子,發出了“咕嗚”的一聲。

“哎呀……怎麼啦?”

神子半蹲地伸出手來之後,銀梟像是要把癢的地方指出來一樣,將頭挺了出來。

神子用帶指甲的手輕輕地撫摸,那軟綿綿的羽毛一根根翹了起來,而銀梟很舒服似地眯起了眼。

艾麗絲看著這些,感到雀躍不已。

她非常的喜歡獸族。

但是,不光是獸族,只要是有著軟綿綿的毛的生物都不成問題。

接觸狗和貓的機會雖然很多,但鳥卻沒有。

雖然可以把正在飛的鳥給砍下來,但能不被這麼大的鳥警戒的靠近實屬罕見。

“……呐,我也可以摸嗎?”

“是的! 當然可以”

得到許可的艾麗絲,呼吸絮亂地蹲了下來。

這股氣勢,讓銀梟不禁倒退了一步。

艾麗絲在那時停下了動作。

“……”

這時候動作太快是不行的。野獸對于比自己更快更強的生物,本能上的會感到恐懼。

讓其完全屈服的話也許會表示服從,但要是想要培養感情的話不去避免讓對方認為是恐怖的生物不行。

這些話,是從身為寵物已經完全屈服的莉妮亞那邊聽來的。

小心地緩慢地,艾麗絲把手伸出去,摸了銀梟。

遠遠看來好像有點硬的梟的羽毛實際上非常柔軟,讓艾麗絲感到非常亢奮。

雖然想要就這樣抱住把臉埋進去,但那種程度是不行的。

要是做到那種程度,就會逃掉,雷歐、莉妮亞、普魯賽娜都是這樣。

不過,只要不做到那就沒問題。

一邊這麼想著,艾麗絲一邊來回撫摸著銀梟。

銀梟就宛如被老虎咬住的山羚一樣的害怕,但沒有一個人注意到。

“您還滿意嗎?”

“鳥也很不錯呢”

在那柔軟之中滿足了一段時間的艾麗絲,兩頰潮紅地站了起來。

同時還想著毛皮雖然也不錯,但羽毛的柔軟滑順卻是不同等級的。

這時候突然,艾麗絲對某件事感到在意。

“這孩子,名字是叫什麼?”

“哎? 名字嗎?”

神子因這個問題歪起了頭。

哎,名字。

“養生物的話,取名字是常識唷”

“是這樣嗎?”

“嗯嗯,以前盧迪烏斯是這麼說的”

神子一瞬間陷入了苦惱。

說是名字,但既沒有取過,連自己也沒有。

自己雖然不被允許有名字,但的確有的話比較方便吧。

“名字……”

看著陷入了深深苦惱的神子,背景開始坐立難安。

我來決定,不對是我,可是不由神子大人決定的話,這麼爭執著。

“艾麗絲,結束啰”

那時,盧迪烏斯回到了庭園。

是和克里夫的道別結束之後,有點陷入感傷氣氛的盧迪烏斯。

但是,沒有時間沉浸在感傷中,之後又要戰斗了。

我是機器人。是想著不以哨兵的心情行動不行而繃起臉的盧迪烏斯。 (譯注:這里有個日文同音梗,所以翻成中文之後很奇怪)

他看著庭園的狀況,歪起了頭。

“那個,怎麼了嗎?”

“正在決定名字唷”

“名字……”

盧迪烏斯,環視著庭園里。

表情困擾的神子,坐立難安的跟班。

好像還沒進入狀況的新隊長。

僅僅在苦笑的泰蕾莎。

他馬上就理解了狀況。

那的確是很困擾吧,這麼想。

艾麗絲肯定也沒有惡意的吧,這麼想。

“啊,由盧迪烏斯大人來幫我決定如何呢”

這時,神子如此提案。

自己沒辦法決定,但讓盧迪烏斯來的話就沒問題吧,她正這麼想。

“哎? 讓我來可以嗎?”

“是的,當然可以”

說完,盧迪烏斯露出為難的表情。

交互看著艾麗絲和神子。

想著不要取太爛的名字,但又因為突如其來的事情而讓腦袋轉不太動。

“那…………叫納斯” (請參考219話捏它)

“納斯嗎,真是好名字呢! 你的名字,從今天開始就是納斯了唷!”

神子蹲了下來,摸著在腳邊的銀梟的頭。

看到這幕,盧迪烏斯輕輕的“啊”了一聲。

“怎麼了嗎?”

“不,沒事”

盧迪烏斯把視線從神子身上移開了。

就像有虧心事的人一樣,把臉別開了。

雖然對這件事感到疑惑,不過神子很滿足。

和憧憬的艾麗絲見了面,貓頭鷹的名字也決定了。明天開始該做的事也決定了。

今天真的是一個好日子。

“艾麗絲大人。今天真的非常謝謝您!”

“還會再來的唷,那個時候,再來看你”

“好的!”

艾麗絲也很滿足。

光是能摸到貓頭鷹,就非常滿足了。

背景也很滿足。

雖然艾麗絲拔劍的事,讓場面稍微有點緊張,不過對神子好像很滿足的這件事感到滿足了。

想著明天開始要由自己手把手地,教導神子鍛煉身體的方法。全部的人都是。

只有盧迪烏斯,以“慘了”的表情別開了臉。

而只有泰蕾莎,注意到了盧迪烏斯那個表情。

注意到了,他原本究竟是打算幫誰取名字。

然而,她並沒有把那件事說出口。

僅僅是苦笑著而已。

而這一切,都讓銀梟納斯歪著頭看在眼里。

就這樣,艾麗絲又多了一名弟子。

在那之後神子慢慢地變得苗條,在神殿騎士中受到了比現在還要更像偶像一般的待遇……但那又是後話了。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一話『離別』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特典〈人生的綠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