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29 回家, 報告,下一次的舞台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29 回家, 報告,下一次的舞台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貼吧

翻譯: 553466abc

莉莉婭的視角

那天艾麗娜莉茲夫人像往常一樣來家中拜訪.

她每隔幾天就會過來看望太太,陪她聊天.

結婚後定居下來,生了孩子,丈夫現在卻遠在故鄉.您非常寂寞吧.我也是個女人,我明白的.

但是,從您平常的言行舉止中,很難看出您的心情.

您在忍耐吧.

因此您喜歡來和我們閑話家常.

諸如幾歲的孩子該如何教育等等這樣瑣碎的事情.

"愛莎,還要多久才能表現的像一個大人啊?"

"是呢,不過她自己覺得有必要時,就會像了吧."

"那是什麼時候?"

"比如有喜歡的男人的時候."

"盧迪烏斯少爺是不行的吧?"

"你也清楚吧,愛莎現在的看似幼稚的行為部分原因正是因為認為自己是盧迪烏斯的妹妹."

"大概吧"

"得給她找個不一樣的人,愛莎一見到就會自己乖乖做出大人樣的對手."

"嗯"

那天,您在和我閑聊.

艾麗娜莉茲夫人表面上看來比我還要年輕,但卻是個老于世故的人了,知道該怎麼應對吧.

"是啊……正因為年輕,所以現在還不成熟,她過度的憧憬著的對象太優秀了."

"過度的憧憬嗎?"

"是的,愛莎的話,還是讓事實來告訴她,她所憧憬的這種少年並不存在吧."

愛莎不能和盧迪烏斯少爺在一起我是明白的.

盧迪烏斯少爺也不願和愛莎超越現在的關系.

雖說如此,愛莎總是拒絕相親.

"先等等看吧"

"是……嗎?"

低頭答覆的時候,雷歐從餐廳跑了出來.

背上坐著露西醬和菈菈醬,

在玩馬先生的游戲?

"汪嗚!"

雷歐朝著我大叫.

咦?它很聰明的,不會沒事亂吠.

難道是希露菲夫人身體不適?

"汪嗚,汪嗚"

雷歐搖著尾巴,目光交替望向出口和我.

不對哦,這是高興的表情,如果希露菲少夫人有什麼問題的話不會這樣叫的.

看入口,是有客人嗎?

不,雷歐從來不向客人搖尾巴的.

啊,可能是洛克希少夫人回來了.

當艾麗絲少夫人回來時,雷歐只搖尾巴不會叫.

我這樣考慮著直起腰的時候,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果然是洛克希少夫人.艾麗絲少夫人用破門而入般的氣勢推開了門.

為了迎接她,我急忙向門口走去.

"啊,莉莉婭夫人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盧迪烏斯少爺……"

下一個出現在門口的是盧迪烏斯少爺.

簡妮絲夫人和愛莎也跟著進來了.

比計劃回來的早了呢.

不是計劃在米里斯要待半年的嗎?這才一個多月就回來了.

而且,盧迪烏斯少爺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嚴峻…….

我馬上明白了,這會是為什麼.

恐怕,是因為克蕾雅大人吧.

克蕾雅大人是位不太懂得"變通"的人.

此外,對諾倫小姐和愛莎也很嚴厲.

她作為一位虔誠的米里斯教徒,我覺得她並不算是一個壞人.但是,我也不想奉承她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她和盧迪烏斯少爺相性應該很糟吧.

恐怕,因為跟家人有關的事情意見不合,而沖突了吧.

"出了什麼事嗎?"

我這樣一問,盧迪烏斯少爺嚴峻的表情更加陰沉.

盧迪烏斯少爺也是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啊,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呢.

"……嗯,這個嘛"

盧迪烏斯少爺欲言又止(原文直翻:盧迪烏斯大人以優柔寡斷的態度,隱約其詞道)

"克蕾雅太夫人嗎"我這樣一問,盧迪烏斯少爺用呆然若失的回答道

"說來我和外婆是吵架了,不過已經和好了,所以沒問題了."

這句話,讓我倍感不解的同時,稍微放寬了心.

我認為我跟著去會成為一個麻煩,所以沒跟去.這一個多月來我始終提心吊膽,現在看來真是杞人憂天了.

但是,有事吧.

"發生什麼事了?"

被我問到的盧迪烏斯少爺面露難色,將視線轉向一邊.

站在旁邊的愛莎則是一臉的尷尬.

是另外的問題吧.

從愛莎的表情看,是她的問題吧?

"愛莎,疏忽了嗎?"

剛才我正和艾麗娜莉茲夫人商討關于她的問題,愛莎雖然15歲了,但是有大人樣嗎?

明明很有能力,卻永遠像個孩子.曾經是"神童",讓我能挺起胸膛說"可以向盧迪烏斯少爺報恩"的她,如果永遠都是"神童"的話……

"沒有,她做得很好."

"那是?"

一起往里走時,聽到回答便脫口而出繼續問到.

"嗯……說來話長了,所以等把大家聚集到一起說可以嗎"

"好的,對不起"

"沒事……啊,但是也不光是不好的事情,還有一個喜訊."

盧迪烏斯少爺說完勉強的一笑,快步朝屋內走去.

艾麗絲少夫人擔心地跟了過去.

剩下,愛莎和簡妮絲夫人.

愛莎還是一副尷尬的樣子,簡妮絲夫人是心理作用嗎?感覺心情很好.

"愛莎,有好好做事嗎?"

"……有點失敗."

與以往不同.

生著自己氣,情緒低落.

真意外啊.

愛莎,是從很早以前就少有失敗的孩子.

過去就算失敗了,也不太願意承認的孩子.

嗯,這樣痛快地承認失敗……這孩子,這孩子也有些大人的樣子了呢.

"嚴重的失敗?"

"不,哥哥很快幫我補救了"

"……"

那麼,還有什麼事吧?…….

畢竟盧迪烏斯少爺那種表情…….

還是不忙問了等家人都回來聽他說吧.

當務之急是先照顧剛剛到家的簡妮絲夫人.

"……?"

我這樣想時,簡妮絲夫人把臉轉向我.

然後,她顯然心情愉悅地向我伸出了手.

我握著她的手,陪她回到臥房.

到了晚上,家人聚集在一起開始開會.

盧迪烏斯少爺說了每一個人嘛.

在場的艾麗娜莉茲夫人自不必說,諾倫和洛克希少夫人也被從學校接回來.

當然,平時盧迪烏斯少爺完成工作回家後都會這樣召集家庭會議.

盡管是家族全員的聚會,盧迪烏斯少爺收集所有人的建議的時候並不多,一般都是諮詢洛克希少夫人和愛莎的意見.

今天,盧迪烏斯少爺神態十分嚴肅.

一定是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向我們全員宣布.

"報告.首先,米里斯的預定目標達成.克里夫前輩現在工作的也很順利.大家可以放心."

克蕾雅大人那的事情,雖然有些波折,但像當初預定的那樣克里夫先生成功在教團紮根,傭兵團分部也建成了.

而且,由于給了教團很大的情面,成功的將神子大人收做了奧爾斯蒂德大人的部下.

完美達成原來的目標這麼說也不過分.

聽到克里夫大人在米里斯教團站穩腳跟的消息,艾麗娜莉茲夫人也松了一口氣.

但是,問題是之後的發言.

"基司,是人神的使徒."

基司.

他是魔族,保羅老爺的前隊友.

他這次布置陷阱,最後發出宣戰逃離.

基司變成了敵人,聽說後一下子沒能反應過來.

我曾經在貝卡利特大陸和他有過長期的相處.那時的他一直在擔憂著保羅老爺和簡妮絲夫人.

另外,記憶中基司對于情報收集和迷宮探索的准備是認真的,他對大家的感情是真摯的.

基司為了幫助陷入迷宮的洛克希少夫人是拚命行動的.

勸誘精明強干的戰士加入救援的隊伍,自己繪制的迷宮地圖免費派送推銷,他拼盡全力默默得在幫助陷入低落的保羅.

那樣的他,卻是在為陷害盧迪烏斯少爺和洛克希少夫人而行動,聽起來讓人覺得難以理解.

"從我困在迷宮時他給你送信求援……那時候就是,沒弄錯吧?"

洛克希少夫人問到.

她是迷宮探索的老手,對基司的能力也很敬佩.

像他這樣可靠的隊友很難得,當然除了戰斗以外.

"真是弄錯的話……就太好了呢"

盧迪烏斯少爺苦笑著邊說,邊從懷里掏出一封信.

洛克希少夫人接過信來看,往常總是沒睡醒的表情變成了陰天.

但是,馬上接受了似的點點頭,把信遞給了我.

于是,終于明白了.

信確實是基司寫的.

輕飄飄的嘲弄的口氣確實是基司本人的風格

另外,對于盧迪烏斯少爺和洛克希少夫人他似乎並無恨意.至少一開始是沒有的.

仇雖然沒有,但是是敵人了,就是這樣的感覺吧.

"平時很隨便,但是偶爾這樣做出像個紳士的舉止還真像基司本人的風格呢……"

艾麗娜莉茲夫人歎著氣說道.

我回想起來,以前曾待過的阿蘇拉王國的後宮,這樣的事很常見.

權力斗爭激烈的那個國家里,人們互相憎恨著,盡管並不是真的有過節,但仇家卻日漸增多.

稍有不同的是,基司表達了要正大光明的較量的意圖.

這封信,是以這種精神為基礎的東西吧.

"我向諸位道歉了,雖然我們都受過基司很多恩惠,但是我不得不考慮和他戰斗……乃至殺了他."

發出這樣宣言的盧迪烏斯少爺的臉色顯得很痛苦.

基司也是盧迪烏斯少爺很敬佩的一個人.

從艾麗絲少夫人那里聽說,盧迪烏斯少爺和基司相互間以"前輩""新人"稱呼,關系特別要好.

基司也很喜歡盧迪烏斯少爺吧,他把盧迪烏斯少爺的事跡當成自己的事跡一樣到處宣揚.

也許盧迪烏斯少爺您是最痛苦的吧.

"盧迪……"

希露菲少夫人看著盧迪烏斯少爺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洛克希少夫人也是一臉的嚴肅.

她和我同樣跟基司搭檔過,受到過基司很多的照顧.

但是,洛克希少夫人已經下定了決心,臉上沒有迷茫.

倒不如說她臉上顯露著決心:盧迪如果下不了手,那麼我來.

"無論如何,我暫時會在家待一段時間.雖有雷歐的保護,但是不知基司會做出什麼來.大家都要多加留心,充分注意."

最後,盧迪烏斯少爺做出總結,結束了家庭會議.

當然勿需明言,我們不想成為盧迪烏斯少爺的累贅.

為了讓盧迪烏斯少爺安心地戰斗,我們全家當然會團結一致,注意保護每一個家庭成員,守護這個家.

我們的覺悟卻總被忽視.行動時不斷掛念著我們,這也算是盧迪烏斯少爺的一個優點吧,我們老是不被信賴,令人感到落寞啊.

在盧迪烏斯少爺眼里,我們也許是脆弱的存在吧.

"我知道了盧迪,既然基司已經成為了敵人,那就只能應戰了.有什麼需要我做的,請告訴我."

"我也是,雖然現在身體不宜作戰,但是我會成為盧迪你的力量的."

希露菲少夫人和洛克希少夫人堅決的說道.

艾麗絲少夫人和愛莎也是一臉理所當然的態度.

諾倫小姐也強有力地點頭,表示了支持.

"謝謝你們,我明天去拜見奧爾斯蒂德大人,家庭會議就到這里……"

"啊,哥哥"

當盧迪烏斯少爺正宣布家庭會議結束時,愛莎插話了.

"簡妮絲媽媽的事情,要說下吧."

"啊,差點忘了."

簡妮絲夫人的事情啊.

聽到這,我感覺身體發硬.

同時,我想到了愛莎所說的意想不到的失敗.

我不由緊張起來.

但是,盧迪烏斯少爺突然微笑了起來.

"現在母親所中的詛咒的問題已經搞清楚了."

好歹,看來不是什麼失敗的事情,應該是個好消息.

"能讀對方思想的詛咒,雖不是能看穿一切……但是,對我們的事是很清楚的."

盧迪烏斯少爺將米里斯教團神子所看到的一切告知了我們,

在簡妮絲夫人眼里的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到簡妮絲夫人對我的描述,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同時,一直以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像怒濤一樣湧現在眼前.

仔細想來簡妮絲夫人其實做了很多事.

主動做庭院的修整,露西還小時常常在她剛要開始哭前就搶先去哄她.

簡妮絲夫人連保羅老爺的事情也很清楚.

我們一直都以為她不知道保羅老爺已經過世的事情呢.

當她回憶到以前的恩愛時,心里肯定很痛苦吧.

這些簡妮絲夫人都知道,她接受了這一切,努力生活到現在.

想著這些,我的眼淚不斷湧出.

"莉莉婭夫人"

"對不起,盧迪烏斯少爺……"

在場的人里,只有我一個在捂著臉嗚嗚的哭泣.

最近,我老是容易流淚.

年青的時候,我基本沒怎麼哭過.

我並不是一個容易傷感的人.

這是上了年紀的原因嗎?

愛莎撫著我的背安撫著哭泣的我.

我好不容易停下來,結果簡妮絲夫人開始摸我的頭,我忍不住又哭了.

盧迪烏斯視角

我做了家庭報告.

與其說得到了和平常一樣的支持,不如說得到了更大的信賴.

特別是莉莉婭和洛克希受過基司很多照顧吧,她們沒有提出任何異議,就支持了我向基司開戰.

接下來,該召開奧爾斯蒂德大人直屬部下們的會議了.

直屬部下的話,艾麗愛爾,克里夫,神子都不在.

盡管如此還有艾麗絲,洛克希,希露菲和愛莎在,祈禱紮諾巴也會出席吧.

使用傭兵團所有的馬車去事務所的路上,幸運的撿到了紮諾巴.

"——那麼紮諾巴,魔導鎧改進就拜托你了啊."

路上,談起了魔導鎧的改進計劃——重新開發"三式".

畢竟我得准備一張王牌.基司看到了我的魔導鎧後似乎領悟到了什麼.我也得有所准備.

"好的,現在工匠師傅增加了很多,制造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我也來盡一份力吧."

聽了我的方案,拍著胸脯"交給我沒問題"紮諾巴這麼表態時,洛克希跑來插隊了.

"這幾年關于魔法陣的知識我也學會了很多,我一定可以幫到忙的."

幫忙啊.

這確實是很困難的工作啊,沒問題嗎?說實在的,我現在對于魔導鎧複雜的組裝和調整已經感到棘手了.

"沒問題嗎,現在可是很艱深的階段哦."

"唔,盧迪.你在跟誰說話呢?有聽我說嗎?""失禮了."

我一下頓悟過來!

沒有洛克希老師不會的事情啊!

我在擔心什麼呢.

我是一個傻逼,好悲傷啊,讓我去死吧.

"我可是為了盧迪一直在學習啊.和克里夫,紮諾巴一起研究資料,一直在幫忙調整改良……"

"老師……"

說起來,她在卡隆寨時已經可以繪制火聖級的魔法陣了……

說不定就是回到魔法大學執教後才學習的.

"我明白了.對我性命攸關的魔導鎧就拜托老師您了."

"不負所托."

我一直以為克里夫不在的時候魔導鎧的改進已經是無法繼續進行的了,很太高興了,這是一個誤判.

穿著洛克希做的魔導鎧,必會信心百倍.

即使那是用紙板做的,三個奧爾斯蒂德也必定一擊秒殺.

"不過克里夫的水平我可比不上,還是別抱太大期望."

盡管這麼說著,洛克希卻挺起了胸膛.

很有自信的樣子啊,可能已經想到了改進的方法吧.

"是是是,師傅的師傅俺是不能比的."

紮諾巴插進的一句話,讓整個車廂被笑聲充滿了.

"……"

這氛圍中有個突兀的安靜家伙在呢.

艾麗絲.

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看著窗外.

在想著基司的事情吧.

不管怎麼說艾麗絲在大森林和基司混得很熟了呢.

回憶起了料理的事情吧.

艾麗絲是個跟誰都處不好的問題兒童,卻和基司十分的合拍.

"……?"

坐在我旁邊的希露菲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盧迪,沒事吧."

"哎?沒問題."

不明所以,先這樣糊弄過去吧.

基司的事雖然令人惱火,但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對吧.希露菲的肚子比起上次出門前又大了一圈.

當時已經有3個月左右的身孕了吧,這次出門一個多月,現在有5個月了吧?

"希露菲,你怎麼看基司?"

"我?我和大家不一樣,和基司先生沒有什麼接觸."

"是啊"

這樣的話,確實不會有什麼問題,

因此應對起來游刃有余吧.

可是,萬萬不能大意.

很久以前,人神也提過吧.

懷孕時命運會變弱,最適合趁機下殺手.

人神是這麼說,不過奧爾斯蒂德說過召喚了守護魔獸就沒問題了.

但是不安還是縈繞在我心頭.

怎麼辦呢?

我還是想做些什麼保證萬無一失.

我能做什麼呢?

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啊.

啊……

"解決基司前,我要禁房事."

我脫口而出的是我無法想像的話.

希露菲愣住了,洛克希一臉呆然,艾麗絲斜起眼,三個人都盯著我.

"嗯,盧迪決定就行,我沒關系."

"沒關系,不用牽掛我."

"由以前經驗可知,一旦懷孕就會變脆弱,人神垃圾專門選這時下手.基司也是瞄准這種時機下手吧.暫時停止同房吧."(紮諾巴表示我是空氣\("▔□▔)/)

她們一副第一次聽說的樣子.

之前說過吧……

我說過後她們忘記了也有可能啦.

"沒辦法的事啊."

艾麗絲看來不滿,但是也沒反對.

艾麗絲重新望向了窗外,同時說到:

"但是,盧迪烏斯才不會遵守那樣的誓言呢."

真是辛辣的發言啊.

我的下半身,就這麼沒信用嗎!

我自己也不信.

雖然現在我是子彈已經裝填了的男人,心卻並不想發射.但是一旦積累到一定的時候,還是會發射的吧.

"希露菲到時不會抗拒的."

"呃……既然盧迪這麼說了,我自然會幫助他遵守."

"騙人.盧迪只要說"偶爾"的話,你就會"那好吧"乖乖的就范的."

"……就范啊."

觸摸的話要好些吧,只是擁抱對于補充能量效果就……

只是那樣可就是致命的誘惑了.

"我從現在起會一直陪在盧迪身邊,他想做什麼就由我來阻止."

敢做H的事,就會被艾麗絲用拳頭救贖嗎?

俺意識遠離,吾誓言遵守.

真完美啊.

事務所到了.

這是一座發出像魔王城堡一樣詭異氣氛的建築,戴著頭罩的奧爾斯蒂德現在一定在里面.

不,只靠氣氛斷定是武斷的.

也許是錯覺,總覺得氣氛緩和了許多.

果然是這樣.

"啊!盧迪烏斯會長!愛莎顧問!辛苦了!"

剛進入大廳,坐著的孩子就立刻站起來,向我們低頭致敬.

長耳族和人族混血的女孩.

即使是擁有長壽的長耳族血統,年紀卻還是很輕的女孩.

她從幾個候選者中被精挑細選出來作為奧爾斯蒂德的秘書.

白天她一直待在這里,等候奧爾斯蒂德的傳喚,認真的履行著自己的工作.

名字叫什麼來著……

"你也辛苦了,社長在嗎?"

"在,這一個月一直都在這里."

一個月,也就是從我去米里斯就一直嗎?

最近,都沒離開事務所.

宅男的感覺.

不,很可能常去我家照看吧.

根據神子看到的簡妮絲的記憶,他常去我家……

"但是叫我會長,稱奧爾斯蒂德大人社長,怎麼感覺倒是我的地位更高似的."

"嗯……那麼我應該怎麼稱呼您呢?"

這個……

莉妮亞是團長,愛莎是顧問,而我是會長麼…….

"總長,怎麼樣?"

"問我啊?"

"是啊,隨便啦,我期待你好好表現了."

無論如何她都在努力的工作.

到現在沒出個什麼茬子.

工資也提高了,不過她也在忍耐著吧.(大概指龍神的詛咒.)

"其他沒什麼問題吧."

"沒別的問題了."

"如果有什麼需要的就盡管提出來.只要合理的都可以答應你."

"咦?……"

很吃驚的樣子.

為什麼會吃驚?

確實,雖然這個世界沒勞動法但是我家企業可是提供最佳員工福利的.

"我失禮了,因為奧爾斯蒂德大人也這樣說……"

"啊,是這樣啊."

"已經非常優待我了,感激不盡."

平時,如果提出這樣的提案,會給人一種明擺著是惡魔契約的感覺吧.

托克里夫前輩的福,他為奧爾斯蒂德做的頭罩已經能把詛咒緩和到這種程度了嗎.

幸甚,幸甚.

"被這樣照顧,卻不能見面真是遺憾."

"因為有詛咒的關系,你一看到臉就會從現在的感謝變成仇恨和猜忌."

"真是可悲的事啊."

"嗯,所以,奧爾斯蒂德大人在里面的時候別要擅自打開房間門."

"叫我才開門嗎?"

"正是."

嘛,有戴安全帽的話就沒問題了吧.

奧爾斯蒂德,平時不戴的吧.

"以後我會常使用會議室."

"明白了."

經過了前台後,打開了門.

奧爾斯蒂德總是那樣在寫著什麼.

戴著頭罩呢.

"盧迪烏斯?"

"我回來了."

我鞠躬寒暄時,奧爾斯蒂德闔上了手上那本有花紋的厚厚的筆記本.

"今天在記錄什麼呢?"

"整理往常的情報."

"接下來怎麼做?"

那個筆記本,奧爾斯蒂德不在的時候偷看過一次,用龍族的語言記錄的,完全看不懂.

奧爾斯蒂德只向我透露必要的信息,很多重要的事沒對我說吧.

雖然這樣說,日記這樣的私人物品,偷看還是不對的.

"下一站是去王龍王國吧."

"在這之前,我想先開一個報告會."

"重要的事情我們已經用石板聯絡過了,沒什麼其他重要的事情了吧"

"這次回來後,以後的工作重點會有變化,所以有必要報備."

"這樣啊……"

奧爾斯蒂德歎息般的說到,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我讓和我同行的人都坐下,我也跟著坐下.

"為什麼帶人來?"

"都是和基司有關系的人,所以從他們那里可以得到有用的意見."

說著掃視了他們五人,都是一本正經的臉.

像以前那樣的敵意在他們臉上已經看不到了.

只是艾麗絲看起來不太高興.

"那麼,簡要."

我清了清嗓子.

"石板通訊時我已經介紹過基司是說要集結戰力從正面來決戰.真假還不能肯定,不過做為對抗手段,我們這邊也應該召集強大的伙伴備戰."

"喔"

"暫且先聯合王龍王國的死神蘭多夫,然後和阿道菲和解.之後去找北神,北神在哪您知道嗎?"

阿道菲之後,計劃按列強排位順序勸誘.

第五位《死神》

第六位《劍神》

第七位《北神》

排序是如此,但是奧爾斯蒂德認為和北神更容易聯手.

所以北神比劍神優先.

"不知道,他們都是喜歡流浪的人,現在曆史已經一點點的在改變,他們必定會出現在(我已知)世界不同的地方,無法掌握他們的具體動向."

"您覺得大概在哪里."

"北神二世在貝卡利特大陸,北神三世應該在中央大陸的紛爭地帶吧."

無論哪個都是遙遠的連目的地都無法確定啊.

這樣的話,還是放棄聯合北神吧?

"現在以作戰為主的話,就不用先聯合礦神了.那家伙在戰爭中可以批量生產高質量的武器,但是一對一的作戰卻不是他的強項."

"好的,那下面先聯合劍神."

現在是死神,阿道菲,劍神的順序?……

希望能聯合更多的方面呢.

例如,列強的上位啦…….

列強的上位是《技神》,《龍神》,《斗神》,《魔神》的順序.

龍神以外都被封印或失蹤了.

咦?

"這麼說來……技神能拉攏成同伴吧.本來就是由魔龍王分裂成的,對抗人神的戰斗中也會是助力吧."

"沒用."

"因為記憶模糊了嗎?我們只要想辦法讓技神和魔神重新合體讓他恢複理智不就行了.這樣做可能佩爾基烏斯會很生氣吧.但是這樣做好處更大……"

"不要再說了!"

強硬地打斷了我的發言.

"我沒有和這幫家伙聯手的想法."

這幫家伙.

通過這句話,我理解到了在奧爾斯蒂德眼里拉普拉斯與佩爾基烏斯和他有同等的地位.

恐怕不只是這兩人,被稱作"五龍將"的人都是吧.

"……但是,有關拉普拉斯的事情,佩爾基烏斯不會保持沉默吧?"

"如果要敵對的話,我來處理."

"了解了……"

堅持這樣頑固的立場,原因我是已經隱約猜到了.

奧爾斯蒂德的詛咒對于佩爾基烏斯是沒有效果的.

但是奧爾斯蒂德確沒有和不受他詛咒影響的佩爾基烏斯成為朋友.

頑固的拒絕多做接觸.

能想到的原因並不多.

為什麼呢,不可以聽.

現在,也不想聽.

龍族傳說中的"龍族秘寶",是五龍將的生命吧?

這話一旦聽到,佩爾基烏斯和奧爾斯蒂德就會轉為敵對關系了呢.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只能放棄.

"繼續說吧."

"嗯."

改變話題吧.

強行推進沒法繼續的話題可不行.

我是奧爾斯蒂德的部下,奧爾斯蒂德的判斷我必須遵從.

"這次事件中,跟各方互動發覺奧爾斯蒂德大人像"權威"這樣的影響力有所不足.所有我有個提案."

"……什麼?"

"我在人前習慣自稱《龍神的右腕》,對方對我這名字感不到壓力.而且對于龍神大人的強大不清楚的也很多,所以…….我想取個讓別人容易明白我們實力的《龍王》名號,比較適合我的名號像泥龍王什麼的……"

嗯,名號而已.

奧爾斯蒂德的知名度是低了點,但是佩爾基烏斯卻是很有名的.

和那樣的佩爾基烏斯同樣的名號,會被認為是厲害的人物,交涉也能變得容易吧.

"不行!"

啊?那個?

"自稱龍王的人很多."

被盯著嗎?

被狠狠地盯上了!

雖然隔著頭罩,也能感到明顯的怒氣.

這是怎麼了.不妙啊,慘了,腿在哆嗦了.

"他們都因為自己那渺小的的驕傲和自私的目的,無聊的仇恨而喪命."

"……"

"你與他們不同,沒必要要這種名號.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啊……啊……是的."

真是意外.

這麼強硬的拒絕.

不妙啊,抖個不停.

"呃……"

"艾麗絲,坐下!"

艾麗絲因為被阻止而噘著嘴又坐下了.

沒關系啦,挨凶而已,沒啥大不了的.

因為和社長的經營理念有些背道而馳,被罵了而已.

所以握住腰上劍柄的動作還是停止的好.

"提出多余的方案,抱歉."

"沒關系."

點頭之後,怒氣退散了.

不斷轉生的奧爾斯蒂德,也有不能讓步的東西啊.

真是一腳陷進了泥里了呢.

稱呼怎麼樣都好啦.

權威就從別的地方借調些吧.

比如說……艾麗愛爾的阿蘇拉王國的威勢借來用下.

好吧,就這樣做吧.

"那麼,就借助艾麗愛爾的阿蘇拉王國的名號了……劍神之後去拉攏誰呢?"

"……畢堅利魯王國的鬼神吧."

鬼神.

這名字聽起來像是礦神的好朋友.

"鬼神能做同伴嗎?"

"不大可能,他極有可能是人神的使徒.如果考慮基司可能召集的棋子的話,還是先將他消滅比較好."

鬼神由于很容易會站到拉普拉斯的對立面.

而拉普拉斯是人神的對手,所以容易成為使徒.

做這樣的預想嗎.

原來如此,這樣下棋啊.

即使手中的棋子不變,減少對手的棋子就等于增加自己的棋子嗎.

不給對方五指握拳的機會,將他的手指一一斬斷.

"其它的,還有誰會是使徒呢?"

"這個,鬼神以外,沒有什麼厲害的了……天大陸迷宮《地獄》里居住的《冥王》韋塔,魔大陸的《不快魔王》凱芙拉凱芙,再把這兩個消滅就夠了.不過前者所在位置十分偏僻,最後再去處理好了."

很厲害的名號啊.

非得除掉他們嗎?

他們只是人神的使徒可能性"高"而已.

現在什麼也沒做.

是人神使徒關系也不大吧.

先拉來做伙伴.

不說丟車保帥嘛.

制造麻煩的時候,再開戰就好吧.

是因為關系好了,到時殺他們會難受嗎?

"拉攏他們成為伙伴,或者讓他們無法成為阻礙."

"是."

暫且,下一個目標已經確定.

"下面,做拜訪王龍王國的准備."

此後,討論關于拜訪王龍王國應該注意的問題後報告會結束.

因為提及龍族的事情老板會大發脾氣還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呢.

我以後得注意不要再提起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20.5卷 第二百十六話"接下來往米里西奧……"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0 死神的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