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0 死神的煩惱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0 死神的煩惱

王龍王國.

這個國家顯得雜亂無章.

城市規劃根本不存在,貴族豪宅的旁邊就是冒險者的旅館,劍神流道場對面就是北神流道場.

五花八門,哪兒都不重複,雖然凌亂卻給人欣欣向榮的的感覺.

曆史是沒有定式的.

崇尚實力的帝國主義國家.

這樣的國家,我一直走向王城……還沒去.

"雖沒有定式,但是權威必須顯露出來."

這是我在米里斯學到的.

拜訪強大的組織,要體現出自己的實力和地位,否則會被輕視.入鄉隨俗吧.

……有點不同,為了表現善意,我這邊也必須做出相應的准備.

因此,先去了大使館.

哪個國家的大使館?

當然是阿蘇拉王國.

艾麗愛爾可是我們公司的大股東啊.

龍神集團背後是阿蘇拉王國的事情可是得好好宣傳啊.

不,剛好相反吧.

阿蘇拉王國後面是龍神才對.

嘛,反正借阿蘇拉王國的威勢,避免再出現米里斯那樣的事情.

考慮到這點,便前往阿蘇拉大使館借衣服和馬車.

我帶著蓋有艾麗愛爾印信的信件,當然也向艾麗愛爾通報了今後的方針,她也表示了支持.

她聽說了今後的方針當即對我表示"決戰近了,我這邊也一份力吧."

這幾年,她凝聚了國內人心,國力有了相當增長.

親衛隊也建立起來了,借出戰力頗有富余的樣子.

嗯,她的戰力用不用的上呢.

……

現在的狀況是我們在大使館的一個房間里磨磨蹭蹭,這都是因為一個人老在那選衣服的緣故.

"愛莎,喜歡的衣服帶回家就好,快選好吧,艾麗絲不耐煩了."

"但是哥哥,我挑花眼了呢……我還是選綠色的比較好嗎?艾麗絲姐姐選的紅色的,哥哥你選的灰色的……"

愛莎從剛才起就一直只穿著內衣,為今天怎麼搭配衣服而犯著難.

由于女性的服裝就是讓男性欣賞的東西.所以,愛莎希望"哥哥決定",便不顧其他女仆的白眼,拉我來幫她選擇禮服.

不過,愛莎雖然嘴上說希望我決定,但是也沒把選擇權完全委托給我.

我"穿這件如何"的建議,被她"和艾麗絲姐姐沖突"為由直接駁回,繼續挑選.

上次正是由于她的女仆裝束才引起的麻煩.所以這次對她仔細挑選禮服我沒有抱怨,……不過這也太久了吧.

輕飄飄的禮服被再三的選擇著.

我身邊的人們花費這麼多時間打扮還真是少見呢,不過也比我預料的要費時間的多.

"那個,我不是主角,還是樸素點好吧?"

"不用,華麗點也不錯,愛莎的可愛能把死神都迷倒呢."

"正經點!"

生氣啦.

不過,正經地說.

愛莎還沒有男朋友吧,在這里遇上也不錯啊.

比如,被王城里的貴族男子表白,直接花轎抬走!

這樣多好.

不過被奇怪的人帶走還是很麻煩的吧…….

愛莎自己認為為我工作是義務,但我不會干涉她戀愛.

"那穿那邊那條深綠色的裙子吧,和艾麗絲很搭配,而且也比較質樸.如何?"

"唉……這條,短了……腳都能看見了."

看見也沒什麼吧.

本想這樣說,可是瞥見旁邊女仆小姐一臉"那是失禮"的表情,確實不行.

"嗯……"

愛莎,又嗯嗯的重新開始選擇禮服了.

但是只穿著內衣的她一看就明白發育的很好啊.

肉都長在應該長的地方.

愛莎身材這麼棒,果然是我們家族優秀的基因呢.

物以類聚啊.

簡妮絲和莉莉婭也是.

保羅的老家諾特斯.格瑞拉特話,本來就是喜歡巨乳的一族呢.

所以我的祖母,也一定是爆乳醬.

遺傳的吧.

"……喂,哥哥"

"唉?"

"嗯哼"

突然,愛莎微微彎下腰,挺直上半身,一手叉腰,一手放在腦後.

在哪看過這姿勢.

"誰教你的?"

"普爾賽娜.這樣就能一下入魂了."

"騙你的.那家伙的姿勢,全部都不行……別信她."

"唉……!傭兵團里可是很受歡迎的……"

"別鬧了,快選定."

其實不急,時間還很充裕.

今天預約的是去拜訪公主班妮狄克和那個騎士蘭多夫的住地.

他們也沒什麼事情忙,整天都有空閑.

中午過後慢慢溜跶去也行.

晚去一點,也不會就轉變成敵人吧.應該不會吧?

畢竟我現在的座右銘是事情盡早做好.

時間真的一直很重要.

不過這次時間寬裕,慢就慢點吧.

"太慢了!"

但是,有這個世間做事最迅速的人在.

有人一腳踢開了房門,飛進了房間.

艾麗絲.

她身著華麗的紅色禮服,下身穿了條黑色褲子.

王龍王國的貴族裝束,再加上馬尾辮還真是適合她的打扮.

威風凜凜的女劍士.

其實是一身男裝.

女仆小姐說男性使節可以帶劍,所以她立刻選了這套禮服.

"怎麼還在選!"

"啊,艾麗絲姐姐,對不起,有點挑花眼了."

"哦……"

她鮮紅的頭發在腦後搖晃著向禮服和愛莎所在方向走去.

掃視了那一堆禮服,猛地抓起一件.

像紅酒一樣鮮紅的連衣裙.

"就它!"

"唉!這不是和艾麗絲姐姐撞衫了嗎?"

"什麼嘛!我又不在乎."

"不是不在乎的問題啦,我這次是在幕後支持哥哥,艾麗絲姐姐要比較顯眼才好吧?"

"你也說這次是幕後啦!妹妹你穿這樣也不害羞嘛."

聽了艾麗絲的話,愛莎終于有點臉紅了.

然後,呵呵笑著從艾麗絲手上接過了禮服.

"艾麗絲姐姐都這麼說了話",愛莎臉上一副十分高興的表情.

因為被喊了妹妹嗎,很喜歡被這麼叫嗎?

少女的心還真是難以明白.

這樣一來,愛莎的禮服終于選定了,我們一起前往王龍王國的王城.

王龍王國的王城.

王龍王國的王城既不像阿蘇拉王城那樣巨大,也不像米里斯王城那樣簡潔.

一句話來形容就是不斷增建而顯得臃腫不堪.

雖說是根據具體需要而增加,但還是顯露出各種各樣的粗鄙感.

但是,就整體建築給人的感覺,

一種難以言表的壓迫感.

如果想攻進城去,一定會因為這種壓迫感而猶豫不決吧.

不過,這次我可不會被壓倒.

好好的准備了一番呢.

白馬所拉的華麗馬車,正式的使節身份.

而且,這個國家的形勢,重要人物的愛好,誰以後會有大用,都從老板那仔細了解了.

說不上完美,但是知道和不知道還是差別巨大啊.

很有自信.

"那麼,艾麗絲,愛莎,准備好了嗎?"

"嗯!"

"嗯."

順帶一提,只有我們三人前去.

"如果死神是敵人,我和艾麗絲拖住他,愛莎你負責召喚《一式》.我全力以赴用《一式》速戰速決."

"交給我就行!"

其實我想帶紮諾巴和洛克希來.但是我拜托他們兩幫我制作新的魔導鎧,他們現在忙得無暇分身.

因為這個原因,我帶來了艾麗絲,最高的戰力組合.

這是為預防死神是敵人而准備的.

艾麗絲的話,可以依靠她擋在前面.

帶愛莎來,主要是考慮出現複雜局面時有一個可以應對的人,而且從別的方向考慮也是必須帶來的.

這次估計傭兵團不一定能設立,將來再說了.

這個國家親自來一趟是正確的做法.

"……"

進行著這樣危險的對話的時候,我們已經到達了王城門口崗哨處.

我完全當上了甩手掌櫃.

和門衛的交涉都由阿蘇拉大使館陪同人員去做.

交涉十分順利,我們繼續向城內移動.

"請隨我來"

我們下了馬車,在侍者的帶領下在城里走.

但是,我們還是很顯眼吧.

身穿貴族服飾的人和騎士們都在注視著我們.

"大大方方的就好."

這次我是以班妮狄克朋友的立場,以及艾麗愛爾使節的身份來這里.

王龍王國的假想敵是阿蘇拉王國吧.

另外,我在西隆的卡隆寨參戰的事也知道了吧.

難道,老板殺了王龍王國原國王的事也察覺到了.

那事敗露的話,靠艾麗愛爾來和解吧.

被引導到的房間,在王城來說還真是簡陋.

僅夠生活的大小,只有必需的侍女.

"好久不見了.盧迪烏斯閣下."

然後,有著最強大的護衛力量.

死神蘭多夫.馬利安.

幽鬼一樣的他站在懷抱嬰兒的主人班妮狄克面前護衛著.

班妮狄克直直的盯著我,牢牢的閉著嘴,緊緊的抱著哭泣的孩子.

在蘭多夫之前先應該和她打招呼才對.

這是禮儀吧.

"班妮狄克大人,您吉祥如意."

"……"

沒有得到答覆.

應該是不願吧.

她大概聽到過很多關于我的事吧.

我,紮諾巴和帕克斯之間的恩怨.

實在不敢相信那個帕克斯會說我和紮諾巴的好話呢.

"您和您兒子健康比什麼都好,紮諾巴知道也會很高興的."

"……"

"難道是位千金?"

班妮狄克輕輕的搖了搖頭.

男孩無疑了.

"能問下他的名字……"

"帕克斯……"

"跟父親同名,帕克斯二世."

蘭多夫補充道.

與父親同名.

帕克斯少年,小帕克斯這樣稱呼嗎.

原來如此,好名字呢.

"……"

"嗯,這是我的妻子和妹妹,請允許她們自我介紹."

"艾麗絲.格瑞拉特……呃"

"愛莎.格瑞拉特,您吉祥如意"

生硬的艾麗絲和得體的愛莎.

兩人都穿著紅色衣服,看起來像是姐妹.

不,本來就是姐妹.

愛莎是小姑子嘛.

"……"

班妮狄克沒有回答,只是仰頭不安的望著蘭多夫.

"盧迪烏斯閣下的妻子,我記得是魔族的人吧?"

因此,回答的是蘭多夫.

主人默默不語,就不管主人自顧自的說話,這樣總有點不太禮貌吧.

"我有三個妻子,洛克希是其中一位."

"豈不是……米里斯教很難容忍啊……"

"因為這事老是被做神父的朋友說教呢."

我說到這,轉向蘭多夫.

"好久不見了啊,蘭多夫大人."

他,依舊是一副沒表情的骷髏臉,

乍一看破綻百出的站姿.在嘟著嘴的艾麗絲眼里,確無隙可趁.

"您看來精神不錯啊."

"嗯,我一直都不錯啦.倒是盧迪烏斯閣下,似乎沒什麼精神啊."

"啊,熟人變成了敵人."

"我明白啊.我年輕的時候也遇到過必須斬殺朋友的事情呢,真是令人不爽啊."

蘭多夫這樣說著,卻很在意艾麗絲的動向,一邊點頭稱是一邊移動到艾麗絲和班妮狄克之間.

"艾麗絲,往後退一些."

"為什麼?"

"蘭多夫大人好像不太放心."

艾麗絲已經進到可以攻擊蘭多夫的距離.

與此同時我為了避免變成夾擊蘭多夫的形式,也移動了自己的位置.

兩人對峙著,像武士決斗那樣,迅速的以弧線的形式移動.

就這樣,雙方站到了最合適出手的位置,戰斗一觸即發.

"但是,這家伙可能是敵人."

"是敵人的話,不會讓艾麗絲帶劍進入這個房間吧."

順便一提,班妮狄克也在這個房間里呢.

要守護的人在這里的情況下,沒理由和劍王魔法師在房間里開戰吧.

他應該伏擊我們或是帶一隊人伏擊我們.

班妮狄克在這里,蘭多夫沒理由與我們開戰.

班妮狄克是影舞者裝扮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無論如何,設置陷阱才是合理的選項.

不過,老是疑神疑鬼這樣揣測下去可就沒完沒了了.

現在還是表現出合作的誠意比較好吧.

"明白了……"

艾麗絲心有不甘的向出口方向退去.

但是手還是按在劍柄上.

"抱歉,盧迪烏斯閣下."

"沒事,彼此彼此,還望海涵.稍微有些急躁……"

"剛才提到你朋友的事是什麼?"

"是啊,正是為此而來."

一氣將米里斯神聖國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魔族的基司成為敵人的事.

基司雖然沒有戰斗力卻很善于煽動.

做為人神的使徒正在召集強者.

為了除掉基司,我請求各國通緝.同時,表述了希望召集自己的伙伴的事.

"直截了當的正面宣戰呢."

"沒有什麼好的應對方法呢."

"不,很好的應對之策,把笨蛋們一一擊破,就算再聰明的人也無計可施."

蘭多夫快樂的桀桀大笑起來.

那,是他自己的經驗之談嗎?

不死魔族這樣的經驗很豐富吧.

"嗯正是如此,請將您的力量借予我."

"無論如何跟我沒有什麼關系吧,而且事關人神,不想牽涉其中,所以……"

"……人神,帕克斯陛下的仇也算沒關系?"

"這是怎麼一回事請詳細告訴我."

我將西隆王國事件中人神所為全說了.

使徒是誰,怎麼行動.

蘭多夫聽完後笑了.

令人毛骨悚然的顴骨顫動起來,酷酷酷的笑了.

"事情真是這樣我收回之前的話,我也有為陛下報仇的義務,嗯"

邊笑蘭多夫邊說到.

令人毛骨悚然的臉看著像是在說"背叛",我對人的情緒判斷是不太准,但是,似乎是對我有利的發展呢.

照這個情形…….

"雖然想答應……但是這邊有些為難之處呢."

哎呀,看來有點麻煩了呢.

"是什麼呢?"

"嘿嘿嘿,你會很快就背棄我們吧."

這種自信滿滿的語調,讓我感覺被逼到了懸崖邊上.

蘭多夫坦率時說話的方法吧.

"要求還是占優的時候提出來吧."

"優勢就在于想借助我的力量吧."

確實他占優呢,提到要求我務必得做到呢.

是做不到的難題就砍砍價吧.

難道這是基司的圈套?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蘭多夫向後退了一步,從位置上看像是去守護著班妮狄克.

抱著嬰兒的班妮狄克,坐在那里總像是畏懼著什麼.

"大家也都清楚,這個國家現在正在混亂中."

王龍王國內亂.

這是西隆王國那件事時,老板刺殺了王龍王國前國王造成的吧.

雖說如此,這種事情早有防備,新的繼承人順利繼位.

新的國王繼位,國家開始恢複安定.

這只是表面的光景.

前王誰刺殺的.

他國的人.

宮里的人.

殺手是誰,什麼目的一概不知.

這種情況下,宮中維持著表面的團結.

疑神疑鬼的權利者們暗地里進行著各種交易.

"這個混亂本來和我們沒有任何關系……王妃大人的孩子卻被視為了麻煩的制造者."

蘭多夫關心的原來還是帕克斯兒子的事情.

班妮狄克雖是前王的女兒,並沒人關注她.

最終,麻煩的還是西隆王國的王子帕克斯.

不過,這也不是壞事.

做為聯姻工具的公主,被當工具使用了而已.

但是那個王子死于內亂,班妮狄克還為那個王子生下了兒子,這就得另當別論了.

西隆王國起義軍正忙于坐穩江山.

現在雖還沒有余力顧及.

但是他們恨帕克斯.

因為帕克斯屠盡了被尊崇的王族所以恨他.

"我個人看法,那個國家在重整前就會被北方鄰國吞並,但是很多人對此感到不安……"

王族的血統嗎?這是比什麼都麻煩的存在啊.

在西隆王國這樣的國家里,[王族的血統]決定能否有成為王的權利.

所在,在現在西隆王國掌權者眼里,帕克斯有兒子的這個現實,非常糟糕.

再過幾年一旦西隆王國安穩下來,便會提出有關班妮狄克孩子的交涉吧.

今後,王龍王國和西隆王國還想繼續友好吧.

小帕克斯是前王的孫子.

一旦做為屬國的西隆王國提出請求,由于事關國家尊嚴,王龍王國很難答應吧.

不答應西隆王國的請求,必然兩國關系惡化吧.

因此先把這個不確定因素抹除掉比較好.

也就是說除掉小帕克斯就可以避免戰爭.

西隆王國和王龍王國的顏面都可以保存.

只有蘭多夫沒面子而已.

"跟死神蘭多夫您作戰,想死嗎?"

"很多人看來覺得和我戰斗總比跟一個國家發生戰爭強."

哦,這樣啊.

現在王龍王國正處于內亂狀態,傘下屬國也已經遭到了攻擊.這樣的情況下,做為北部防波堤的西隆王國轉變成敵人的話…….

感到不安的人會很多.

如果是我的話,會覺得眼前的蘭多夫轉變成敵人更可怕吧.

"我認為暗殺者什麼的倒是無所謂,不過,這孩子的將來就……呃"

就算逃過暗殺,西隆王國提出正式交涉的話.

無論怎樣,小帕克斯是別想好好過日子了.

"……即使,我解決了這件事,和基司決戰時,蘭多夫大人也不會助我一臂之力吧?"

"嗯,是的……但是,王龍王國的盟友對你也是必需的吧."

"……"

"我的同伴們都很信任我,說我是個可以放心依靠的人."

"好的."

蘭多夫答應提供間接支持.

反之,也就不會聽信基司的花言巧語變成敵人了.

敵方的戰力不會增加就好.

這個選項對我來說很不錯.

和基司的決戰雖說他不參加,但作為在王龍王國的有力支持者這個事實不會改變.

那會是十年,二十年後發揮作用的楔子吧.

做為先期的投資.

龍神企業,可是有長遠目標的企業.

"我明白了,我來想辦法."

反正,是社長引起的混亂.

自編自演吧.

"嗯,感激不盡."

死神還真是會算計啊,性格好惡劣……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29 回家, 報告,下一次的舞台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1 王龍王國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