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2 潛入毀滅要塞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2 潛入毀滅要塞

魔大陸,卡斯羅地區.

這是魔大陸最嚴酷的地區之一.

生活在魔大陸的魔物本來就比其它大陸要強悍.

然而即使在魔大陸魔物分布也是有區別的.

像利卡利斯地區有很多帶有膠囊能吐酸的狼,而卡斯羅的魔物則比魔大陸其它地區還要強大的多.

能噴出使受害者石化氣體的蛇怪.

能在空中自由翱翔,擁有強勁下顎和有毒利爪的黑龍.

能偽裝成巨大泥沼的變種史萊姆.

能抵禦魔法攻擊的鱗片覆蓋了全身行動迅捷的白牙大蛇.

以及遍布的噴湧著毒氣的沼澤,深不見底的幽谷,所有這些使得這里被稱為魔大陸最惡劣的地區之一.

城鎮數量稀少,有也是堅固的堡壘.

甚至冒險者對這里也望而卻步.

但是,武者修行的最終目標卻被認為正是此處.

因為這里有過去《五大魔王》之一不死魔王尼古拉斯克勞斯所建的魔大陸最大的要塞.

現在支配卡斯羅地區的是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

400年前戰爭中,在拉普拉斯手下勇猛異常,傳說中數次擊敗甲龍王佩爾基烏斯的猛將.

關于她,武藝修行者中煞有介事得流傳著一個傳說.

"希望得到力量嗎?去旅行吧.

希望得到力量嗎?去魔大陸吧.

踏破魔大陸,到達毀滅要塞就行.

踏破魔大陸,覲見魔王阿道菲拉道菲就行.

向那個魔王展示你的力量,你只需渴求著更大的力量就好.

你將獲得壓倒一切的力量."

結果,相信著這話而踏上征程的人誰也沒能再回來.

真相,誰也不知道…….

騙你的,俺知道原委.

絕大多數人倒在了旅途,有幸到達的基本上成了阿道菲衛隊的成員.

應該偶有一兩人能回去,但是真像卻隨著時間被湮沒了.

這個傳說,一定是阿道菲的親信摩爾流傳出來的吧.

可怕的陷阱啊.

玩弄修行者們純樸心靈的魔鬼陷阱.

然而,正往她所在之處去的成員,加我只有三人.

我,艾麗絲,還有洛克希.

愛莎為了王龍王國的事情,作為我的代表前往阿蘇拉以及米里斯進行交涉.

順帶一提,作為貢品,帶上了酒.

據奧爾斯蒂德情報顯示,阿道菲超級喜歡喝酒.

妾身盡管投其所好,但是還是得干架吧.(女性用語)

藏有轉移魔法陣的遺跡距毀滅要塞只有三小時的路程.

比那更近的是遺跡所在山中的黑龍的巢穴.

襲來的黑龍被大卸八塊.

用打倒的飛龍的肉和找到的飛龍蛋飽餐一頓後繼續上路.

走到稍高的位置,各種魔物不斷襲來,能閃就閃,閃不了就砍了.這地整天都這樣有魔物來襲的嗎?

有人居住的地方離轉移魔法陣這麼近還是第一次…….

或者說,魔力濃度如此高的地方有人定居還是第一次.

"哈,真愉快."

艾麗絲很享受地在斬趴襲來魔物呢,在驗證著每天訓練的成果吧.

也是,平常生活的地方也沒這麼多動真格的機會.

不過我沒注意的時候,她也跑到城外去狩獵魔物玩的吧.

"真不愧是最嚴酷的地方,是吧.……一個人到這來,我覺得毛骨悚然."

洛克希,看來很累了.

她是盡可能尋著不會遇見魔物的路前進.

她在全力守護著背後的禮品酒,真得好好感謝她.

"洛克希你不行啊!"

"冒險者時候經常鍛煉,不過,現在總是做文案工作……我不能就這樣被學生小看呢."

"啊,那這次練習下吧,注意安全."

"好的!"

艾麗絲和洛克希說話間,我俯視著眼前呈現的要塞.

要塞通身黝黑.

是和舊基西利斯城一樣的材質建造的吧.

只是兩者大小差距巨大.

厚厚的城牆保護著整個城市,這是這個世界常見的城市式樣.

要塞這個詞正是形容的這個城吧.

城牆分成五大塊,依次呈樓梯狀疊加.

下三層是普通的城區.

上面第二層沒有看到像生活設施的建築,只能看到廣闊的像是運動場一樣的建築,大概是練兵場吧.

最上面一層像是城一樣的建築巍然屹立.

天守閣吧.

我們好像是從這個建築的後面接近它,看起來後面毫無防備.

這是理所當然的,後面有住著黑龍的山脈保護嘛.

"啊,有人."

但是,我們接近之後還是被城牆上的衛兵發現了.

5個身著黑色甲胄的衛兵,應該是人類吧.

他們看到我們後,吵吵嚷嚷起來.

"從後面進城,違反了規矩了吧?"

"沒那樣的規矩.他們應該是在說從北面過來的旅人還真少見吧."

洛克希回答我疑問時,艾麗絲已經大步向城走去.

被城牆上衛兵攻擊怎麼辦.

還好,沒攻擊的意思.

不久,便到了城下.

看到了巨大的門,姑且是叫它後門吧.

門和城牆一樣是黑色的,在遠處看不出來,但是走近後一眼就能認出.

"英雄!恭喜到達毀滅要塞."

魔神語.

好久沒聽過了…….

據說自行車只要騎過一次以後就都能騎,說過的語言只要記住也不會輕易遺忘的吧.

唉?英雄是何意.

"翻過了惡魔山,真是令人敬佩啊!"

"你所追求的是勇者的榮譽?還是魔王的力量!?"

"哪個都可以!"

"打倒我們阿道菲的親衛隊就可以進去!"

換言之,先生這里不得通行的意思吧.

可不是嗎.

讓陌生男人從後門進入的國家是不存在的.

"我明白了,繞道從前門進."

入鄉隨俗.這里乖乖繞道去前門吧.

畢竟我們是來求人的.

"…………"

"……"

黑鎧們沉默了.

一臉怎麼辦的神色互望著.

我只問了阿道菲的事,但是這里進門規矩的事沒問.

我說錯了什麼話嗎……?

"呃,麻煩代為轉告摩爾先生,盧迪烏斯.格瑞拉特帶了貢品來覲見阿道菲大人."

與其被人猜測,不如直接道明來意.

這樣想著,正要轉身往前門走時,

"等一下,你這家伙是阿道菲大人的客人嗎?!"

一個聲音響起.

"是的,以前承蒙她照顧,現在特來問候."

"……明白了.稍候,打開大門!"

啊.

門打開了.

繞道還是覺得麻煩,能直接進去真是太好了.

"還想正面突進呢!"

艾麗絲是抱怨著,我暗自慶幸可以這樣就進去.

親衛隊四大天王依次打倒然後殺進去,這樣可有點煞風景.

毀滅要塞,謁見之殿.

殿頂沒有天花板.

露天的.

長長的樓梯上立著一根十分粗壯雕刻著惡魔圖案的柱子.

樓梯的頂端便是寬敞的謁見之殿.

大殿上圍了一圈跳躍著紫色火焰的巨大燭台,每一個燭台下都有一個身披黑色甲胄的士兵,巍然不動得站在那里.

大殿就是個露台.四周沒有圍牆扶手,站在大殿邊緣可以直接俯視城內.

在深處,有一座裝飾看著讓人覺得不祥的寶座.

不,這里不是謁見之殿吧.

這里更像是有事時,布置巨大的魔法陣,召喚一個上古惡魔什麼的場所吧.

然後,前來阻止的勇者和魔王戰斗.

肯定是這樣的地方.

沒什麼謁見之殿,是決戰場.

"英雄啊,好樣的,終于到了這里!"

寶座上坐著一個女人.

和周圍士兵一樣身穿黑鎧的女人.

身高和艾麗絲差不多.

她很開心的站了起來,因為披了披風身形顯得大了不少.

山那邊已經日漸西沉,給這個身姿籠罩上了深深的陰影.

這身影看著,給人一種莊嚴的幻象,對吧.

"吾乃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

我們從後門進去,被引見給了摩爾.

再到這決戰之地,大概過了兩小時.

在這間隙,特意准備了吧.

很可能為達到這個效果,特意等到黃昏的.

誰知道呢,這場景可以給四星.

"值得敬佩啊竟然到達了這里!"

"那麼你想得到的是勇士的榮譽?是英雄的稱號?……或是魔王的力量!"

無聊的游戲.

選勇士或英雄你會被揍成手下.

選魔王你就直接成為手下.

"是"這根本就是個沒得選的問題.

"哼……"

咦,總覺得艾麗絲躍躍欲試.

是啊,你喜歡吧,肯定喜歡.

"阿道菲大人……您那個嗯嗯……"

阿道菲身邊身穿黑鎧的摩爾費勁的在她耳邊低語著什麼.

在計劃著什麼事吧.

雖然我說是來道歉的,但是她一直英雄英雄的說著,看來是有什麼誤會.

"真啰嗦!這邊太亮了,我看不清楚!"

阿道菲暴擊!

摩爾桑飛了出去.

"臉給我看!"

阿道菲一拳把摩爾桑揍飛後,向我面前直直沖過來.

轉眼便到了我眼前.

"啊!"

看清楚我樣子後,阿道菲的臉一下子扭曲了.

然後,呻吟般的說道:

"是你啊……"

好像在說找到了的意思呢.好恐怖啊.

"和佩爾基烏斯勾結陷害我,你今天竟然自己跑到這里來了,真是自投羅網……"

阿道菲是一張貼滿凶狠的笑臉.

但是,正是為了應對這樣的狀況,我們專門帶來了貢品.

來這是為了道歉,這麼說也沒錯.

"我這次過來,就是為上次的事情謝罪的,所以……"

"好啊,比起原來多了男子氣概的一張臉.好一張下定決心的臉.像是挑戰的勇者那樣的一張臉."

阿道菲根本沒聽進我的話,只是一邊盯著我看,一邊逼近.

然後,露齒會心的笑了.

快樂的聲音從獠牙中發出.

"抱有必死決心的人的臉."

唉?那個.

好奇怪啊.

明明考慮過這種情況……咦?

為什麼腿肚子在打顫啊.

艹,慘了,渾身發抖……

"唉?"

我視線里突然染上一片緋紅.

紅色的頭發.

"後退!"

艾麗絲,立于我和阿道菲之間.

"誰啊?你."

"艾麗絲.格瑞拉特."

"哦."

阿道菲後退了一步.

然後,凝視著艾麗絲.

"好!好!好強的殺氣像是利刃一樣呢.光是眼神就能把我斬了似的,這種氣魄……"

阿道菲用銳利的目光盯著艾麗絲.

然而,艾麗絲也用野獸附體般的眼神回瞪著阿道菲.

緊張感爆表——

"你,是勇者?"

"是!"

不對吧.

你搞什麼飛機.

"那邊那個女人,你一直觀察著四周……是魔法師?"

"……是的.洛克希.格瑞拉特.能見到您非常榮幸."

洛克希拉低了帽簷,表示敬意.

她是一身明顯的魔法師裝扮.

"你那表情,也是准備好了和我一戰嗎?"

"……魔王您既然要殺我的弟子,那我只能盡自己的綿薄之力了."

啊啊,那個洛克希冷靜的態度,是要戰斗的態度呢.

就是說我現在表現的十分萎縮嗎?

她覺得必須挺身護衛我嗎?

這樣可不行啊.

對吧.

"嘿嘿嘿,三個人都是格瑞拉特……難得的名字相同的人一起出現在我面前,還真是有趣的事."

這個想法還真讓人噴飯.

艾麗絲和洛克希可是我老公和老婆啊.

嗯.

好的,冷靜下來.

"阿道菲大人,開戰前可以聽我說句話嗎?"

我強行移動顫抖的雙腿,走到阿道菲面前.

"為什麼?"

"我們需要談談."

"我不要,你們人族老是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今天是很簡單的話."

于是,我向洛克希使了個眼色.

她解下背上的包袱,取出里面的木箱.

我接過來,畢恭畢敬得呈給阿道菲.

"首先對上次的事情表示歉意,並呈上表示歉意的物品."

"什麼東西?"

"阿蘇拉王國秘制的葡萄酒."

"酒嗎?!"

阿道菲臉色立馬舒緩了.

和聽說的一樣.

奧爾斯蒂德說過和她戰斗的勇者中,也有和她先比喝酒,想乘她酩酊大醉時乘機將她擊敗的人在.

雖然結果是他們輸了.

在喝酒大賽中.

"阿蘇拉新王加冕時,由諾特斯.格瑞拉特公爵獻上的物品.非常珍貴的物品."

"好喝嗎?"

"特別的."

這麼回答了,但是我還沒喝過呢.

艾麗愛爾說,這是百年前釀成的酒.

這種酒的制作者的倉庫和葡萄田,都是王家禦用,一下喝光那是浪費,所以全部深藏,只有重大活動時才會使用一些.

但是,100年很漫長.

王室重要活動也很多,窖藏的全部用完了.

當然只是王室的窖藏.

負責生產的諾特斯.格瑞拉特窖里還有剩.

艾麗愛爾加冕時,將窖藏的最後10箱(箱是包裝箱,應該指一瓶)進獻.

愛拍馬屁的腦殘粉.

現在一箱的價格,要阿蘇拉金幣300左右.

貴有其理由的吧.

所以,絕對很美味.

當然,不是我買的.

試著問艾麗愛爾有沒好酒?她就直接給了我一箱.

之後向其他人詢問了價值,嚇了一大跳.

王龍王國的事情和她一說就答應了,這段時間艾麗愛爾對我有求必應,真是越琢磨越害怕.

難道,真的是要我拿一個孩子來……

"是嗎!好啊!"

"是,上次的事還望海涵."

"原諒了,我比那個佩爾基烏斯寬大的多,那種事我不計較了."

"謝謝."

暫且,對于以前的事不計較了,是吧?

喝了也許就不記得了.

"但是,那個佩爾基烏斯,無論怎樣我都要宰了他."

那個您請隨意.

那是你們的問題了.

佩爾基烏斯特意前來,低頭服軟那是不可能的啦.

"就這事嗎?"

"不,還有事."

我從洛克希帶來的行李中,拿出了另一瓶酒.

這是奧爾斯蒂德給的東西.

既沒有包裝箱,也不知道廠家和價格.

酒色透明度很低,古舊的瓶子上刻著不知何意的花紋.

只是,奧爾斯蒂德說阿道菲很中意這酒.

"這是——"

"唉."

被搶劫了!

"沒想到,還能……竟有這種人呢……摩爾!"

突然的大叫,黑鎧們頓時騷動起來.

四周一片嘈雜中,一個人慢慢得走過來.

剛才臉被打陷,倒在血泊中的男人,摩爾.

"看!就是吧!"

摩爾拿著酒瓶仔細地端詳.

然後,審視了瓶中玻璃球般的沉澱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和以前看到的時候一模一樣啊."

"嘖!你從哪里搞到的!"

"這個是我主龍神奧爾斯蒂德大人為了和您阿道菲大人交好,特別准備的"

"龍神……!那就沒錯了……!"

阿道菲看著酒瓶全身劇烈顫抖,大聲叫喚.

"這個確實是我和卡爾曼結婚時,烏爾佩恩所送龍族流傳的虛幻秘酒."

哦,還有這樣的逸事.

難怪直接入套.

"其名為《龍神寶玉酒》."

哇,老板好厲害的必殺技啊,全身起雞皮疙瘩了.

那個,里面是淡色啤酒吧,但是瓶子顏色太深我看不出來.

"也只有那天喝過一次,以後到處找尋一無所獲,終于又見到了!"

格嘰格嘰.(テテレテー,是一種磁帶錄音機發出的聲音,找不到翻譯直接上一休哥了)

阿道菲拿著瓶子,發出效果音一般的聲音,開心著.

無論如何,能讓她開心,比什麼都強.

還是要誇獎我的老板厲害啊.

任何人的喜好,了然于胸.

艾麗愛爾固然厲害,但是奧爾斯蒂德壓倒性的勝利呢.

"為了這個酒——"

"決定了!為了這個酒我要打倒你,把酒搶過來!"

阿道菲右手拿著葡萄酒,左手拿著龍神寶玉酒,發出了宣言.

想要的東西就搶走.

這正是魔王呢.

"送您!"

"什麼!"

"這是龍神奧爾斯蒂德對不死魔王阿道菲表示友好的小小憑證!"

大聲回覆道.

阿道菲頭上浮現出問號.

問號有三個吧,阿道菲的頭肯定爆掉了.

"你?膽怯了啊!來戰!"

"打就打吧!酒先給你!"

"我不明白你說啥!"

不明白啊.

是嗎.

還以為說得夠簡單了呢……

"不開席,不祝賀,不道歉.那麼,您為什麼送如此厚禮?"

在這里,摩爾巧妙地引出正題.

確實,這必須說明來意.

"是有所請.不久將和一個叫基司的男人戰斗.這可惡的家伙宣稱將會帶領強大的棋子來打倒我.所以……希望得到阿道菲大人的幫助."

80年後抹殺拉普拉斯的戰斗就不提了.

奧爾斯蒂德說過:不能和她提幫助討伐拉普拉斯的事情,一定會當場撕破臉.

也不是說她對拉普拉斯有多忠誠.

只是,這對于她來說太難理解而已.

奧爾斯蒂德知道的未來,她也是作為拉普拉斯手下參戰的.

說服她不是不可能,但是得講究方法.

以後細節上的事情,還是和摩爾談吧.

"好吧!我知道了!我是笨蛋!反正不懂!好吧!就這樣做!"

阿道菲,一定是完全不明所以吧.

明明是不知道卻說知道時,和艾麗絲是一樣的表情.

這樣回答話的阿道菲應該不會被基司的花言巧語所騙.

"那,話說完了?!"

"是的."

于是,我和阿道菲的聯盟成功了.

死神和不死魔王.

曾經擊敗過我的兩人拉攏成功,我有種大冒險取得優勢的感覺.

基司在哪里做著什麼完全不知道,但是現在看來我這邊一切順利.

哎呀,雖說如此,開始看那架勢以為會直接開戰呢.但還是(和死神一樣)不會參戰吧?——

"好!來決斗吧!"

——唉?

"好啦,"前次戰斗"結束!現在開始這次的戰斗!"

咦?在說什麼呢?

暈死,又來?

酒已經奉上,獲得了諒解.

和我方已經作了約定……沒戰斗的理由了吧.

奇怪?奧爾斯蒂德沒告知這種事啊?

"吾乃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英雄有三位吧!來挑戰我吧!"

搞什麼飛機……

我一時糊塗了.

洛克希也是一頭的問號.

親衛隊的人則是一副見慣不怪的表情,所以一定是阿道菲拉道菲常做的事吧.

盡管如此不合常理,摩爾也是"沒辦法"的神情.

有個人,僅僅片刻就反應過來.

"我做對手."

艾麗絲.

什麼也不說,對著阿道菲走過去,將臉湊向阿道菲.

"哦?這是要和我進行一對一的戰斗嗎?"

兩人已經如此之近,不知道的以為她們要百合呢.

"盧迪烏斯跟你打太浪費了."

"說什麼,小丫頭!"

阿道菲在那個明顯的挑釁下,露出了殺意.

"過去100年,只有你敢這麼和我說話."

手拿兩瓶酒這麼說話意外地很帥氣呢.

但是,戰斗的話,一定會把酒瓶打爛的…….

這樣想時,摩爾從旁邊走過來"我來保管"說著,拿走了.

"你這樣的家伙才與我的親衛隊相稱.我要收服你,把你也加入衛隊."

"如果你輸了,就得聽盧迪烏斯的哦?"

"好!"

戰斗,勝利,就成為伙伴.

這種簡單的事能理解嗎?

失敗了呢.

我理解錯誤了啊.

開始給禮品時,其中一個禮品是作為同盟用的,這種事對于阿道菲太難理解了!

無論怎樣,最終都會演變成戰斗吧,這是開始就注定的.

戰斗,勝利,魔王就會成為伙伴.

這是開始就做好的准備.

上吧.

因此,和魔王阿道菲拉道菲戰斗開始.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1 王龍王國國王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3 惡戰 魔王阿道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