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3 惡戰 魔王阿道菲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3 惡戰 魔王阿道菲

"我乃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萊巴克!戰勝我的人可得到勇者稱號!

輸給我,就成為我的傀儡,氣絕前一直供我禦使!"

阿道菲發出壓倒性的殺氣.

然而她對面一人屹立著,那是勇者般的身姿.

"劍王艾麗絲.格瑞拉特."

艾麗絲手持劍神流七劍之一《鳳雅龍劍》傲然地立在阿道菲對面.

"劍神流嗎!"

阿道菲緊緊盯著艾麗絲,興奮地拔出了劍.

"先告訴你,光之太刀可對我沒用!"

"……"

聽了阿道菲的話,艾麗絲毫不為所動.

她清楚這件事的.

不死魔王的傳說早有耳聞.

不死魔王阿道菲絕不會倒下.

她沒什麼技術可言.

劍速也慢.

但她不會死.

無論被攻擊多少次,受多少致命傷,就是不會死.

無論被擊倒多少次都會又站起來.

最後總是獲勝.

這就是不死魔王阿道菲.

拉普拉斯戰役中能與她抗衡的只有包括打倒魔神的三英雄在內的十名猛人.

把作為恐怖的象征的她單獨打倒的只有北神卡爾曼.

艾麗絲能洞察對手實力的.

她現在的實力夠打倒眼前的魔王嗎?

不夠.

一個人不行.

打倒傳說中高度的存在,這樣的技術她還沒有.

但是,無需遺憾.

這樣的卡,自己手上有.

在來這里的路上已經討論過,有了結論.

"……"

"喂,想怎麼辦."

艾麗絲不說話.

"哎呦,和你一樣全神貫注一次性放出最強一擊.那樣的家伙……"

"……"

"嘿嘿,我記性很好的,記得呢.不過,那一擊根本傷不到我.偶用拳頭把那家伙砸了個稀爛."

阿道菲想起了那時的事情吧.

桀桀桀的露出恐怖笑容,狠狠得盯著艾麗絲.

"怎麼樣,艾麗絲.格瑞拉特.一生一次的賭注.知道了原來挑戰者的下場,你要怕的求饒……還是堅持你的榮譽."

"……"

"這里,把我的首級帶走的話,你將做為人族的勇士名存史冊!"

阿道菲咚咚地敲著自己的脖子.

那個表情充滿自信.

那個女人一副我死不了的臭臉.

姐就是自信.

周圍衛隊一片哀歎.

啊,阿道菲大人又疏忽大意了!歎息聲四起.

但是,和英雄對峙,硬要對方先砍一刀,這是不死魔王的血親們,無法更改的性格吧.

"那種名譽不需要."

艾麗絲斬釘截鐵地說道.

"但是,你腦袋我會砍下來!"

"好樣的!艾麗絲.格瑞拉特!那麼,來吧!"

阿道菲的呼喊聲回蕩在殿內.

太陽已經落下了山,四周變得更加黯淡.冒著紫色火焰的巨大燭台,映襯著二人的身姿.

阿道菲是炯炯的目光,而艾麗絲瞳孔放出不輸于她的光芒回瞪過去.

視線相交那刻,殺氣相互碰撞激蕩.

一觸即發!

"啊……"

但是,此時親衛隊並未看向二人.

而是艾麗絲身後.

在那,站著個巨人.

黯淡的光線中,只見一個三米高的石巨人屹立著.

到底從哪冒出來的?

召喚魔法?

不,並無那麼做的痕跡啊.

並且,巨人幾步之遙處,站著一個青色頭發的魔法師.

一臉成功後的雀躍表情,緊握雙手仰視著巨人後背.

"啊……"

脾氣急躁的劍神流的艾麗絲為什麼那麼冷靜,親衛隊都明白了.歎息的氣息在傳開.

艾麗絲在故意拖延時間,好讓盧迪烏斯做准備.

魔導鎧《一式》被召喚.

"啊……啊啊啊……"

阿道菲仰望著艾麗絲身後.

在哪見過.

那個鎧甲在第二次人魔大戰時見過.

被封印前,曾經見過.

形狀稍有不同,顏色有點不一樣.(看來魔導鎧本就是這樣,傳說失真了)

這都是小事.

這樣的鎧甲在世界上存在些差異也可以接受的.

"斗神鎧甲……!"

抬頭仰望的阿道菲呆然嘟噥著.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

艾麗絲驟然出手了.

盧迪烏斯視點

艾麗絲的劍動了起來.

直取呆望著魔導鎧的阿道菲的脖子左側,那是最短的距離.

全力一擊,魔劍化作一道仿佛壓倒一切存在的銀光,橫切向阿道菲的脖頸.

然後,就這樣一刀兩斷——.

"啊?!"

停住了.

劍在進到阿道菲脖子一半的地方停住了.

"……"

阿道菲的劍深深陷入艾麗絲的右肩.

因此,艾麗絲的右腕動不了了.

劍停了下來.

被阻止了.

劍砍進右臂骨里.被稱為最強斬擊的光之太刀失去了支撐.

瞬間,艾麗絲放棄了右臂.

只用左手握劍.

本來光之太刀是能將頭一刀斬下的.

但是,單手威力就會減半吧.

阿道菲脖子還剩了三分之一黏在脖子上.

正常的話,這樣必死.

但是,對手是阿道菲.

不死魔王阿道菲拉道菲.

"啊等會啊啊啊!"

一副垂死樣子的阿道菲,一腳將艾麗絲踢飛.

在令人討厭的口哨聲中艾麗絲被踢飛,洛克希接住了她.

阿道菲用無比凶狠的視線望向肩頭流血不止的艾麗絲.

"啊啊啊啊啊啊!"

阿道菲沖著我的方向呐喊著.

把劍前傾做出防禦的姿勢.

加特林機炮准備完畢我開始突進.

艾麗絲被踢飛,使得我的射界被清空.

"射擊!"

岩炮彈如雨點般射出.

第一擊,阿道菲的鎧甲化為齏粉.

第二擊,阿道菲肩部以上四散,她的劍在空中飛舞.

第三擊,阿道菲成蜂巢狀的上半身,與下半身份離,飄散開去.

第四擊,沒啦.

下半身直接倒下去了,鞭尸的不要.

真是對心髒不好的景象啊.

不死魔王應該是沒血液的吧.

如果出血,那就要反胃了.

討厭殺人啊.

討厭.

近距離電離子炮飽和攻擊,是因為知道對手不會死.

糟了.

不會死吧.

"辦到了嗎?"

洛克希給艾麗絲療傷完畢後不安的邊環視親衛隊邊問到.

親衛隊沒阿道菲的命令就不會襲來.

他們也沒擔心阿道菲的安危.

對于主公的不死有絕對的信心.

"是吧."

我警戒著四周回答.

"我們大人掛了?"

"那是不可能的吧."

"看地板上.那個黑耀鋼鐵都打凹陷了."

"鎧甲什麼的遇到那個魔法沒意義吧……"

"以前和盧迪烏斯大人交手時曾經見過威力遠超一般的岩炮彈,大概是那個東西吧."

"啊?是岩炮彈啊.那個術里添加了什麼?"

"應該有加什麼,另外那個杖是魔道具吧?"

什麼啊在被分析.

可氣的家伙們.

但是,那個阿道菲怎麼都死不了的事都知道吧.

阿道菲複活了.

碎肉附著到更大的肉塊上.一點一點地結合,慢慢恢複人形.

和寄生生物不一樣,沒有生出絲線,而是一點點自己粘回去.(出自《寄生獸》謝謝qiqiqiqi036提醒)

而且,即使肉片全部回來,也不能感到像是從小小的細胞分裂成長起來所表現的生命力.

這種生物,穿鎧甲,學武術何用.

有特別重要的原因…….

這麼考慮時,阿道菲恢複了人形.

只是因為開始被打成蜂巢,現在赤裸上身.

比艾麗絲還要強健的肌肉,比艾麗絲還要大的波都看到了.

這樣的生物,卻要鍛煉肌肉有何意義?

對吧.

倒不如說,對人類來說比起鍛煉肌肉讓細胞不死亡更有用的多呢.

真有趣啊.

"還要打嗎?"

我問再生完成後,赤身站著的阿道菲.

我做好放手一搏的准備了.

不過,只是認真的比試,並非敵對.

這里真把阿道菲打消失的話,一旁觀戰的摩爾一定會認為我們是敵人.

摩爾一旦認為我們是敵人,就會率親衛隊圍攻我們.

可不是嗎,奧爾斯蒂德提醒過我.

真那樣的時候,還是能夠應對…….

嗯,還是多干幾次,讓阿道菲滿足就好.

真不清楚還會干幾次,等到對方精力耗盡就滿足了吧.(沒全按原文來)

"不用!"

正想時,阿道菲卻這樣叫到.

摩爾跑了過來,給阿道菲披上了斗篷.

"現在就去取鎧甲給您換上."

"哼!"

撲通一聲,阿道菲盤腿坐到地上.

並不像是要戰斗的樣子.

只是這樣坐著,恨恨地望著我.

還真是意外.

應該,複活後就直接沖上來或是命令部屬一起上來圍攻才對吧.

"……"

我和她之間,立著持劍警戒著的艾麗絲,她沒事了吧.

我斜後洛克希握緊了法杖,似乎在說該她出場了.

"……"

阿道菲一動不動地看著我.

暫時一言不發的呆在那里.

"摩爾,你記得嗎?"

然後,孤零零地說.

"那是,我在人魔大戰的時候……"

"是啊,記起來了."

以平時絕不會有的低沉的聲音,以平時絕不會有的不安的聲音,阿道菲小聲嘟囔著.

"那個時候,更加金光閃閃.力量和速度差不多.不過沒這樣的武器(格林機炮)."

阿道菲說得是正版《斗神鎧》的事吧.

拉普拉斯制作的最強鎧甲.

"但是,人族就是這樣的種族.

最初很弱.非常的弱.我率軍攻過去的時候,馬上四散而逃.但是,逐漸的情勢就發生了變化.等到注意時成員素質,武器,鎧甲都已經發生了變化.

戰斗方式也一樣.

或結陣對戰,或分散游擊,或在山中設伏,或在河岸堵截…….

這樣,一點一點變得強大.

卡爾曼,正是人族的代表人物."

這個,阿道菲一臉的平靜.

怎麼說呢?出奇得理智.

不死魔族,再生是會進入賢者模式的嗎?

"這是你做的嗎?"

"是!"

"是嗎?……真棒,你,好厲害."

阿道菲做出了一個如釋重負的表情.

"愉快的事呢.父親費盡苦心也沒能贏過的龍族,也被微不足道的人族追呢.所以……"

說著,她慢慢的站起來,在摩爾腋下像情侶似的挽著摩爾的手,仰望著我身後的天空.

我一頭霧水不知所云,阿道菲自顧自的繼續說到:

"我輸了.按照約定只要你活著,我就是你的部下."

這樣一來阿道菲正式加入.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你贏了我,是勇者了."

順便我成了勇者.

此後,在阿道菲的要塞中進行了宴會.

討伐了魔王的慶功宴.

由被打倒的魔王主辦.

侍者,親衛隊.

賓客,還是親衛隊.

宴會在巨大的練兵場進行.

訓練用具都被撤走,圍著中央的擂台,用獸皮做的地毯鋪上,護衛隊每個人都開始大吃大喝.

魔王阿道菲被打倒了.

雖說這樣,阿道菲所拘禁的人們還是沒能解放.

我覺得阿道菲的親衛隊戰力減少不是什麼好事,阿道菲也是這麼想的吧.

首先,現在這種狀況,奴隸全部解放是不可能的.

如果有人想回家,應該分批回去探親.

不過這樣,阿道菲的謊言也會被戳穿吧.

雖說如此,阿道菲親衛隊的家伙們只有打算享受宴會的,沒看到像是要趁機反叛的.

"今晚是個好日子!喝吧!唱吧!來比試吧!"

阿道菲輸了,卻興高采烈.

宴會正中間就是擂台.

于是部下們歡愉地跳入場中比試起來.

從每喝一口我送的酒就會大叫著"好喝"來看,是讓客人您非常滿意的饋贈吧.

不可思議的感覺,不過這里真有在庭院式啤酒屋玩野球拳的感覺.前世"決斗"前先喝酒唱歌的地方啦…….

還是姐弟對壘呢.

說不定不死的克西莉絲什麼的也是喜歡這口的人呢.

"歐歐歐歐歐,好啊"

"耿直點吧!"

"小心被掀翻!舉起來!舉起來!啊……"

擂台上正在展開格斗賽.

不拿武器,不穿鎧甲,赤手搏斗,頗具男子氣概的決勝負方式.

于是,親衛隊的強壯男人們緊握拳頭,互相對歐著.

啊,不,等等,那不是親衛隊間,也不是男人間的.

"勝者!艾麗絲!"

擂台上正在比試的是艾麗絲.

開始的戰斗還沒過癮吧.

像凶猛的野狗一樣的動作,要把阿道菲的親衛隊魔族士兵吃了一樣.

漂亮,一直獲勝.

親衛隊的精銳,艾麗絲也必須持劍才能打贏吧.

赤手空拳的比試,純粹角力的話,是會手下留情的吧 ……

不,沒手下留情.

擂台邊上,已經躺著幾個被打暈的選手了.

艾麗絲已經把三個人用要吃了對方一樣的氣勢敲倒.

沒有受傷吧?不過,旁邊有諾克希隨時可以用治愈魔法,所以沒問題吧.

艾麗絲變強了呢…….

"喲呵呵呵呵!好強!不愧是勇者的同伴!下一個誰去挑戰?!誰去?"

"一決雌雄!魔王阿道菲!你來!"

"喲哈哈哈哈!和我徒手搏斗,比力氣我可只輸給過克西莉卡!好吧,我很中意你!我來做你對手!"

阿道菲唰地一下扯掉了身披的披風,赤裸著上半身,躍入了擂台.

會場響起了雷鳴般的歡呼聲.

宴會已經達到了最高潮.

艾麗絲勝?還是阿道菲勝?

賠率是阿道菲占優吧.但是艾麗絲的話,艾麗絲的話——大冷門.

"盧迪烏斯閣下……盧迪烏斯閣下!"

"呃,失禮了"

我沒機會參加宴會啊.

在要塞的房間里和摩爾探討今後的計劃.

我明明是主角啊……宴會已經最高潮了啊.

為了什麼開的宴會啊.

"主要目的是如下:人神使徒基司搜尋和鏟除,發生戰斗提供援助.搜索克西莉卡,建立傭兵團,和魔神拉普拉斯作戰.就是這些吧."

"是."

和阿道菲不一樣,摩爾是個很聰明的人.

明白我的請求,總結著,積極研究著.

或者他是用阿道菲頭腦做出來的吧,可能就是從她那頭蓋骨的狹縫里蹦出來的.(雅典娜是由宙斯頭上誕生.鳴謝s0201228,殘響刻印兩位提醒)

"前兩個無所謂,但是後兩個尤其是與魔神拉普拉斯作戰不可能答應."

"果然不行嗎?對拉普拉斯有應盡的忠義……"

"盧迪烏斯先生,勝利的人是你,所以你壽終的話,我們的約定自然就失效.80年後,您還在世嗎?"

"……難呢"

完全是個人.

我,一個人.

全要洛克希背負我身後的一切,真是難為她了……

嘛,沒辦法.

這也是命運吧.

"也不能同意設立傭兵團."

"這,是因為地盤意識嗎?"

"阿道菲統帥著親衛隊,君臨這一帶.如果有別的組織存在會很麻煩."

"……明白了."

傭兵團也不行.

雖覺得只是可能,阿道菲有很強的領地意識,不願有別的組織在自己地盤.

問題發生時,解決問題固然需要智慧,但是解決問題的力量也是必須的.

她一定會做出把別的組織毀滅這樣的事來.

"克西莉卡大人搜索這件事,就給各地魔王以阿道菲大人名義送信去,讓各地魔王幫忙一起尋找吧."

"麻煩了."

"麻煩倒不會.盧迪烏斯閣下您傳送過來的吧.竟然知道我們都不知道的轉移魔法陣呢."

"啊,是的."

是嗎.說起來這個人清楚轉移魔法陣的事.這可瞞不過他.

轉移魔法陣.

對人族是禁忌,但是對于魔族,尤其是壽命特別長的種族.

"克西莉卡大人,沒有特別的理由也不會顯露行跡,所以很難馬上找到."

"盡量早些."

"書信送達的時間有異……一年內,在哪可以找到吧?"

克西莉卡在哪里還是不清楚.

"為什麼,那個人總是到處亂轉?"

"像這等古老魔族的想法,我是搞不懂的."

"……啊"

在我看來,摩爾是一個古老魔族的人…….

他活了多少年,我是不知道啦.但是對于不死魔族來說,100或200年的話沒什麼不同吧.

"但是盧迪烏斯閣下,您真的變強了.和上次見面時簡直判如兩人."

"魔導鎧的力量."

"太謙虛了."

"不是謙虛.只是阿道菲大人沒拿出真本事,並不是我變得有多強."

《強》確實強了.

是魔法和技術的融合.

不過這個"強"不是我一個辦到的.

是靠我,紮諾巴,克里夫,以及最近加入的洛克希一起.

沒他們的幫助,魔導鎧是無法完成的,更不可能用于實戰.

"阿道菲大人只是一擊就願意加入您旗下,這可是自北神卡爾曼大人後第一次."

"那個是列強水平."

那樣反覆戰斗下去,最後倒下的人還會是我吧.

魔力可不是取之不盡的.

"個人能力不足,就用技術,武器和伙伴補充.

阿道菲大人對這些可全是認同的.

因為總是能統合這些,所以人族才強大吧."

人族強大是綜合素質……這個意思吧.

使用武器,依靠伙伴,周全的戰略,戰術.

對方再強大也不用懼怕.

正因如此,阿道菲承認輸給我,摩爾表揚我.

有點明白了呢.

"那個,盧迪烏斯大人,阿道菲大人還有我們親衛隊,北神流劍術也未施展.認真的對決勝負可未可知."

"銘記于心."

這次,只是阿道菲一個人的戰斗.

但是,那只是阿道菲最低限度的力量.

阿道菲還留有余力.

打算用于何時,不清楚.

未來的俺,也是沒計算摩爾的戰力,所以輸了.(參見16章的未來日記)

這次也考慮了和親衛隊戰斗,因此也做了相應的准備.

為此,洛克希她攜帶了對應各種事態的道具.

只要能在短時間內壓制摩爾,就能完成撤退的准備.

正考慮親衛隊參戰會很被動時,

"摩爾!摩爾!哈哈哈哈!把盧迪烏斯帶過來!"

在那里阿道菲大聲召喚著.

大叫摩爾的聲音,到處回蕩.

往窗外一看,艾麗絲正趴在地上,洛克希急急忙忙的跑過去.

輸了啊.

嗯,本該如此吧.

"該談的就是這些了,不過去不行了呢.到時需要聯系就用石板吧."

"好,但在這之前"

摩爾說著,把旁邊放著的箱子遞給我.

國語辭典大小的箱子.

刻著令人感到不祥的圖案,覺得一打開就會放出惡魔的箱子.

接過來,意外的輕呢.

"阿道菲大人預先要我轉交給您."

"……這是?"

"陷入絕境時打開可以給予盧迪烏斯閣下幫助吧."

打開看會有驚喜,這樣的道具吧?

"……走吧?"

"好"

我把箱子放進行李里,和摩爾一起離開了房間.

過去後在阿道菲旁邊坐下,是觀看擂台的特等席,還被分了一些帶來的酒.

親衛隊五對五的團體賽.

由摩爾他們組成的華麗的魔法雜耍.

另外像是中國的雜技和吟游詩人的音樂也依次表演.

不過,這都不是最令我開心的事.

坐在我旁邊的阿道菲,為什麼她一直赤裸著上身.

哎呀,眼睛被困住了呢.

禁欲的盧迪烏斯,正因禁欲,而變得欲望深重.

"……"

正忙著斜眼,不知不覺被坐在旁邊的艾麗絲揪了耳朵.

坐在膝蓋上的洛克希轉動身體封鎖了到阿道菲的視線.

快樂的宴會……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2 潛入毀滅要塞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間章 我們,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