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4 第四人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4 第四人

各地魔王的拉攏終于完成了.

他們都答應做我的友方.

阿道菲的名字還真是好用啊.

如今是一切順利.

確實是吧.

靜的讓人很不舒服,什麼動靜都沒有.

基司保持著沉默,反而令人覺得毛骨悚然.

人神一點也沒來妨礙我的行動.

不斷回家探視,一點對我家人出手的跡象也沒有.

傭兵團收集來的各地情報也研究過了,卻沒一點不妥的跡象.

難道,我現在的行動是基司無法插手的嗎?

基司言之鑿鑿的那封信,難道是另有所圖…….

可是,猜不透是什麼.

不知道對手的目的,我就只能做好自己的事.

另外,基司的蹤跡還是沒線索.

很好的隱匿了蹤跡呢.

要找到他,看來得先找到克西莉卡.

找到那個克西莉卡只是早晚的問題吧.

在此期間,我決定先去拜見下一位大人物.

劍之聖地.

劍神格魯.法利奧.

奧爾斯蒂德說是個喜歡收集寶劍氣量很大的家伙呢.

向艾麗絲打聽了下,不像會敵對.

以前,也和妮娜.法利奧見過面…….

一定,會是和阿道菲相似的感覺吧.

根據經驗,還是做好強硬交涉的准備吧.

這次,還是得帶戰力高的人一起去.

但是,那是培養出艾麗絲和基列奴的地方啊.

恐怕不會再有像阿道菲親衛隊那樣,老板被K了都站著看的事了吧.

大量的劍神流劍士會一起襲來吧…….

這樣一考慮,頓覺壓力山大.

艾麗愛爾那強求下帶上基列奴一起去嗎…….

"你!趕快吃啦,要收拾盤子了!"

"嗯嗯,抱歉,馬上吃完."

不管俺怎麼想,畢竟現在是在家里和老婆一起吃晚飯.

"菠菜別剩下吃掉!"

"唉?菠菜也要啊!不喜歡吃!"

"菠菜不能剩下!大人不喜歡吃的東西也會強迫自己吃光的!"

老婆還小,才5歲.

在這個家的屋頂上,排著石制餐具,餐具里放著泥丸,盛著泥水.

看來,一定是我沒掙到錢.

讓你受苦了.

"哇嗚"

"諾倫醬,明明剛才才給你喂過奶,這麼快又餓了啊?真拿你沒轍."

那樣的女兒是15歲.

快要16歲了.

今年就要從魔法大學畢業.總是參加各種活動好像挺忙的.但是還在眷戀著媽媽的乳房呢.

"哇,媽媽,謝謝了."

"不行!小寶寶不能說小寶寶語以外的話."

"嗷……好的.哇嗚"

女兒還不能順暢說話.

畢竟還是嬰幼兒階段,沒辦法的事.

"汪汪!"

"愛莎已經肚子餓了嗎?沒辦法了,你看,有飯哦.別告訴大家哦!"

寵物也15歲了吧.

最近,總是在傭兵團和家兩邊奔忙,頗有職業女性的風范,只是,一般還是穿著女仆裝.

但是,還是跟狗一樣無法抗拒食欲.

"啊嗚!"

"肚子吃飽了,就讓諾倫醬和你一起玩哦!"

"真柔軟啊,好舒服."

"哇嗚……!"

"哈哈,好癢啊!"

寵物那興奮勁活像在發情,抱著老婆和女兒就往臉頰上舔.

關系真好啊.

我也參加個吧.

"哇爸爸也要爸爸也要."

"不行!不要爸爸!"

老婆斷然回絕.

我成了家庭中被歧視的對象了.

全家融洽,但是夫妻關系卻冷淡的情況呢.

冷淡的夫妻關系,這是倦怠期了嗎?

唉,為什麼我不是寵物呢?

明明想上去抱著舔或者…….

"嗚,討厭爸爸呀……"

"不要啊!爸爸是好爸爸啊!雖然在家的時候不多,不能常常抱寶寶,但是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相信爸爸啦!"

不喜歡我也無所謂,只想守護在你周圍.

這是沒辦法的事啊,從懷抱著小嬰兒你那刻就注定了.

親情是溫馨的.

因為溫馨,所以很幸福.

"喂,盧迪……能過來嗎?"

回頭一看,旁邊的窗戶伸出了"鄰家婆婆"的臉……好了啊.

"啊啊"

剛想站起來,衣服下擺被抓住了.

露西不安地看著我.

"爸爸,要去工作了嗎?"

回溯,一小時前.

劍之聖地帶誰去呢?干脆奧爾斯蒂德社長您吧.

應該怎麼談判呢?開始從《喧嘩》的《腰反》說起應該可以吧…….(原句喧嘩腰で行,能查到的是喧嘩上等刀劍堂擅于造腰反形制的刀具)

正在苦思冥想時,諾倫帶著露西過來了.

躲在諾倫身後,扭扭捏捏的露西說道:"那個……爸爸.一起玩?"

我滿口答應.

"哎呀,我有話要和媽媽說."

"……好的"

"我很快就回來,之前先跟姐姐們玩一會兒.乖."

"……嗯"

低頭盯著鞋子看的露西.

很戀戀不舍的樣子.

如果可以,真想這樣陪她玩一天.

像露西老公那樣.

但是,已經這樣在叫真正的老婆了,所以不行.

"怎麼了,希露菲."

洗淨手後,回到客廳坐在了希露菲身邊.

"嗯.那個……盧迪,最近很忙吧?本來不該這時打攪你,但是有些事我想聽下你的意見……"

希露菲搔著臉頰咬著嘴唇,一臉害羞的表情.

怎麼說呢,裝模作樣.

"就要動身去劍之聖地了嗎?"

"啊,還在准備,還要再過2-3天……"

就差,選定成員.

艾麗絲和誰好呢.

要去的地方,她清楚那里的人和事.

還是不勉強艾麗愛爾了,還是洛克希去吧,借基列奴不太好…….

"去多久呢?"

"我不敢肯定.10-30天吧.周邊也要去拜訪下."

劍之聖地附近,聚集著著名的劍術家和鍛造師.

這些家伙也想去結識一下.

"是嗎?……那還是來不及趕回來了."

"……怎麼?"

"孩子出生."

聞言我看向希露菲的肚子.

高高挺起的肚子.

稍微脹大的乳房.

和原本纖細的希露菲不相稱的身形.

"啊……臨近預產期啦?"

"是啊,你都沒記日子."

唉,當然不是沒記啊.

希露菲的事,我總是銘記于心的.

只是比我計算的日子有些提前了而已.不過,已經要…….

時間飛逝啊,真快.

"……肚子,我能摸下嗎?"

說著,就老實不客氣的摸了下去.

觸摸著隆起的肚子,感受著那深處生命的悸動.

能感到兩個心跳,不可思議的感覺.

不,希露菲現在擁有著兩個生命.

然後,他誕生,與希露菲分開,獨立于世間.

"馬上,露西的弟弟妹妹就又將降生了哦."

希露菲握住我在她腹部的手.

"這次,生產時,盧迪,不會在呢."

"不,會在."

"但是……盧迪."

為了將要降生的生命,請假在家陪護守候,雖然要做的事情會有產生變故的可能,但是無所謂啦.

"……謝謝盧迪,最愛你了."

"我也一樣."

希露菲閉上了眼,我將她攬入懷中.

哦哦,這就是幸福吧…….

因此,暫時不出差了.

雖突然,必須這樣做的心理准備還是有的

"啊,這樣的話.名字先告訴我吧.去米里斯時本來想跟我說的,卻沒說的名字."

我起身,在地板上正坐.

坐端後,低頭將沒想名字的事老實交代了.

希露菲氣的一時語塞.

她臉色發青,半晌無語.

一臉被背叛了的表情.

還好那表情很快消失了.無奈地說到"那麼,現在開始想吧."

對我失望的表情.

你這個騙子.

差點沖口而出的是這句話吧.

嗯,肯定是.

我相信,這半年以來希露菲一直都期待著這個小生命的降生吧.渴望著歡笑慶祝吧.

當然,我也想和她一起這樣做.

計劃著,也准備付諸行動.

至少,我詳細考慮過這件事.

"爸爸,你肚子疼嗎?"

"唉,不是,是你媽媽心疼.不這麼做不行."

面對露西,煩惱的我只能這麼說.

但是,希露菲想要我道歉吧.

她也只想要我口頭道歉.

為了某種必須的東西.

有點迷糊……嗯,是安心感.

"露西.不好意思啊,媽媽只是覺得心痛,其實並不是.已經沒事了啊."

"是嗎!爸爸,媽媽不痛了嗎?"

"是吧."

"那麼,媽媽原諒了吧!"

希露菲,一開始可能也想過我會這樣吧.

我實在是個健忘的人.

這樣的事情也能忘記,我也真行啊.

我明白她的心情.

她,一直都在容忍著我.

懷上露西,我前去救母親時;

和洛克希結婚時;和艾麗絲結婚時……

每次她都表示了支持,沒有任何怨言.

我喜歡就那樣做吧.

這次,她也容忍了.

對于名字沒想的事,也容忍了.

今後她也一定會這麼容忍我下去吧.

為了我,容忍下去.

現在還好.

但是,容忍是有限度的.

就像杯子裝不下整條河的水,人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那時,希露菲便會從我眼前消失吧.

就像日記里寫的那樣,希露菲失蹤了.

不願意那樣.

我要與她相伴終身.

相互扶持著相伴終身.

那時,因為我任性使得希露菲離去了,現在至少想讓希露菲感到安心,

我該怎麼做呢?

為這煩惱著,降生日到了.

僅僅才過去一周而已.

期間,希露菲像什麼都沒發生似的過著日子.

實際上也確實沒記著吧.

她,應該是不記恨的那種人吧.

前幾天的事只是個意外.並不重要,我也不想再提.

俺也不想老是沉迷于那件事里.

能和希露菲在一起就好,還有拚命給孩子想好了名字.

就這樣,分娩的陣痛來臨.

艾麗絲覺得是自己事一樣跑去找醫生了.

莉莉婭和愛莎做著接生的准備.

洛克希則是做為預備治療師.

雷歐帶著孩子們去別的地方玩.

俺將會一直在這陪著希露菲.

沒多久艾麗絲夾著醫生回來了.

放下胳膊窩里的醫生,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大家做生產的准備.

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對于希露菲是第二胎,對我已經是第四個了.

算上在場的愛莎已經是第5次見到了.

前世也算的話,就又多一些了.

醫生也是老手了,在場沒菜鳥.

令人放心的布陣.

那樣的布陣中,分娩開始了.

本來鎮定的事情,那誰怎麼慌亂起來了?

"啊!"

看到嬰兒的頭,醫生大驚失聲.

一瞬間安心感消散,不安傳遍全身.

按說,已經見慣生孩子了.

但是還是大意不得.

難產嗎?不是見到頭了……

難道是死產?!

洛克希趕忙舉著法杖跑過去.

"要用治愈魔法嗎?"

"不用."

醫生表示繼續生產.

希露菲只發出了必要的呻吟聲,就順利的完成了生產.

看來一切順利.

"……哇,哇"

安靜的房間里,響起了嬰兒的啼哭.

醫生默默地將嬰兒舉起.

看來孩子沒問題.

但是,醫生的表情很僵硬.

那表情,我看到孩子就明白了.

看到嬰兒第一眼時,就明白了.

醫生怪異的反應都明白了.

嬰兒頭發的問題.

露西,出生時長著明亮的茶發.

菈菈,出生時沒頭發.

亞爾斯,出生時沒在他身邊,但我看到的是紅發.

"……"

希露菲的第二胎是兒子.

孩子的頭發是綠色.

像翡翠一樣明亮.

是的,綠色.

和曾經的希露菲一樣…….

"這……"

希露菲,臉完全青了.

"這……這……怎會……"

洛克希,艾麗絲還有莉莉婭和愛莎,都沒覺得奇怪.

對于我家孩子們五彩的發色早已習以為常.

然後,在這里和拉普拉斯有緣的人.

綠色頭發的家伙的話.

是她——希露菲.

不對.

"……那個,恭喜恭喜,是位少爺."

"……"

醫生絕望的看著嬰兒,同時遞給了我.我接過孩子覺得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希露菲"

俺得向她表示祝賀.

祝賀的理由明擺著.

為祝賀給希露菲的慰勞品也必須准備.

我必須告訴她沒事.

我得笑,好讓她安心.

"沒事,沒事,謝謝了"(唉,豬腦子宅男.燒個水哪壺不開提哪壺.)

"……盧迪……對不起"

我還沒繼續說下去,希露菲卻向我道歉了.

"哪有什麼道歉的事啊,從來沒——"

沒說完,她的力氣像沒電了一樣消失了,倒了下去.

我一驚,孩子差點滑落,趕緊抱緊.

"唉?"

"盧迪!讓開!"

洛克希和醫生推開我沖到床前.

檢視著失去意識的希露菲.

我只能呆呆地看著.

"只是虛脫了."

醫生的話讓在場的人放下了懸著的心,房間里空氣開始流動了.

我抱著赤裸的嬰兒,僵立著.

只是僵立著.

愛莎拿著布過來.

"哥哥,這個,繈褓."

"啊,啊啊"

愛莎說著我接過了布.

希露菲很不安,一直都被莫名的不安支配.

現在,不安被驗證,孩子是綠發.

緊張的弦斷了,壓力達到了極限終于昏倒了.

俺該說些更讓她安心的話吧.

悔恨莫及.

但是,祝福的心是真實的.

雖然頭發是綠的,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一家人在一起.

第四個孩子的名字也好好考慮過了啊.

"……你為什麼在這里!"

突然,呆在角落里的艾麗絲發出嚴厲的話語.

說我嗎.

對我的窩囊她看不慣而爆發了嗎.

胃抽搐著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襲來,我轉向了她.

"唉?"

不應該啊.

俺啞然.

屋里何時多了一個人.

金發.穿著像是白色學生服那樣前扣式衣服以及長褲,戴著像是狐狸一樣的面具.

"阿魯曼菲……"

阿魯曼菲,一直盯著我.

正確的說是盯著嬰兒,綠色頭發的嬰兒一動不動.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佩爾基烏斯大人召你去空中要塞."

佩爾基烏斯找我……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間章 我們,結婚了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29 回家, 報告,下一次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