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7 七星回家  
   
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7 七星回家

七星回家的時刻到了.

轉移魔法陣前只有我和佩爾基烏斯,以及佩爾基烏斯的仆從們.

七星不想有人來送行.

既然是永訣,再見牽掛的人徒增傷感.

程序一如既往.

我是魔力輸出器,由佩爾基烏斯們控制流量.

七星站到了魔法陣的中央.

面向著我站著,身上背了一個大背包.

背包里塞滿了為應付各種事態而准備的物品.

雖說如此,我和七星都沒在地球上做過出國旅行.

因此,她帶上了在任何地方都能兌現的東西和她的身份證.要是語言不通,不知道能不能用魔力結晶來進行滾動翻譯.

旅行時最需要的大概就是語言交流能力吧.

還有就是智慧與勇氣,總之想辦法克服吧.

"……"

七星看著我,我也看著她.

默默的.

該說的已經說完了.

無需多言了.

"盧迪烏斯,准備好了嗎!"

聽到佩爾基烏斯的話,我將手放到了轉移裝置上.

每次做得都一樣.

已經練習過多次了.

雖不是每次都成功,但是失敗的原因都被好好總結,為了下次不犯同樣的錯誤進行修正.

我和佩爾基烏斯已經很熟練了.

嗯,雖然我所謂的熟練就是當燃料而已.

"好了."

"七星,好了嗎!"

七星轉向佩爾基烏斯,點點頭.

"好了,佩爾基烏斯大人,這麼長時間,承蒙關照了!"

"沒必要道謝,我也學會了有趣的術式."

七星和佩爾基烏斯就這樣道別了.

語畢,七星又轉向了我,佩爾基烏斯也沖我使了眼色.

"開始."

佩爾基烏斯啟動了轉移裝置.

和往常一樣.

佩爾基烏斯和他的仆從們一起碰觸轉移裝置.

魔法陣邊緣光達到必要亮度時,我及時地供給魔力.

魔力被狠狠地吸走,好可怕.還好習慣了.

然後,與我供給魔力相呼應似的,魔法陣變得越來越亮.

青,綠,白各色光交替著,魔法陣不斷發出光芒.

在這炫目的光亮中,我要做的只是控制魔力的供應量.

托反覆實驗的福,魔力該怎麼供給的時機已經把握.

魔法陣也像往常一樣綻放出黑色的光芒…….

咦?

黑色的光?原來有嗎?

不祥的感覺湧起.

"盧迪烏斯!"

傳來佩爾基烏斯的呼喊.

黑色光芒愈發炫目.

繼續?停止?

控制不是我,我無法判斷.

"佩爾基烏斯大人指示!"

"加大輸出——"

我根據指示,注入了更強的魔力.

讓我腳軟,視線變模糊的更大魔力.

可是黑光沒有消退.

但是,有什麼已經到極限的感覺傳到了我的手腕.

這一個月以來還是第一次有這感覺.

不妙啊.

怎麼辦,我自行切斷魔力供應嗎?

但是,佩爾基烏斯說了加大輸出,信任專家吧.

——咔嚓……!

什麼裂開的聲音.

接著,魔法陣像是拉下了閘一樣失去了光芒.

一瞬間.

原來試驗中慢慢消失的光,這次在一瞬間消失了.

仿佛,魔力被什麼一下全奪走,突然不見了.

"……"

魔法光芒全消失了.

留下廳中四周燭光靜靜地照著.

大廳中,像是電腦被突然拔掉電源一樣寂靜.

必然的,

七星還在魔法陣中心.

全場呆然.

都困惑地四下張望.

"……怎麼回事!"

佩爾基烏斯大呼道.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干什麼呢!"

"唉?"

俺?

"為什麼中途停止了魔力供應!"

停止?

沒有啊.

"我一直在輸出魔力啊."

"是嘛,那怎麼會……"

魔力輸出消失了嗎?

但是,我不但沒有停止過,還增加了輸出.

怎麼搞的.

我把手移開了,所以魔力供應中斷?

但是,身體現在明顯感到疲憊,這是魔力大量使用後的感覺啊.

"魔力斷了,魔法陣應該失去光芒……"

"是啊……確實有魔力……但是,從我這感覺的流動……像是有什麼人控制了魔法陣."

魔法陣里有部分碎了.

裝置里某處鑽了條小蟲子進去所以短路了?

這怎麼可能.

那樣的低級錯誤怎麼會犯.

"不……"

佩爾基烏斯一臉悲傷的表情托著下巴.

七星從魔法陣走下來.

"……"

無言的走著.

緩緩的卸下背包,癡癡地走下魔法陣,宛如夢游般.

我看向佩爾基烏斯,他還在思索.

心理作用嗎?他的仆從們都顯得很沮喪.

怎麼辦.

很想知道失敗的原因…….

不對,這里應該先安慰七星.

我追著七星離開了大廳.

七星呆坐在自己床上.

聳拉著肩膀,低垂著頭.

任誰看到她,

都能讀懂她全身散發出的疲憊和絕望.

我對這次失敗其實有心理准備.

"……"

說起來,其實我知道會失敗.

這是來自未來的我說的.

那個最後失敗是指的現在,還是在未來呢.

到底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怎麼樣的失敗.

未來的我並未說清楚.

應該不是這次吧?

現在的情形能打聽清楚就好了,但是後悔也沒用了.

而且,來自未來的我,也沒寬慰失敗後的七星.

七星失敗後會變什麼樣呢?

日記對此含糊其辭,但肯定是一個悲劇.

所以,現在我必須做.

寬慰正在消沉中的七星.

但是該怎麼說呢.

誰都會有失敗,不用灰心下次一定成功……好老套.

那樣可能反而讓她更消沉.

你非常了不起,回不去沒關系做我的女人吧.這看起來是趁人之危.

……只會讓她更糟.

好好想想吧.

我該怎麼才能安慰七星呢.

唉……

希露菲是怎麼安慰我的?

希露菲這種時候總是會坐到我身邊,然後把手搭在我肩頭.

"這樣可以安慰別人吧?"

這時七星抬起頭,淚汪汪地看向了我.

……應該是這樣安慰人沒錯吧.

"抱歉了"

搭在七星肩頭的手看著像在膝蓋上方.

"那個,七星小姐.可否占用點您的時間?"

"什麼?我哪里忙了."

"哦,怎麼說呢……一個人悶著可不好,有心事向別人吐露下,也能讓自己輕松點.本不是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老悶在心里,是會生病的……"

說著低頭看著七星,她膝頭的一個筆記本進入眼簾.

封面用日語寫著《最後階段失敗的可能》.

"能事先聽你說關于失敗的情況真是太好了."

七星說著,在筆記本上記錄著.

"如果什麼都不知道,就失敗了話,一定是一頭栽到尋找魔法陣缺陷里面去了."

七星抬起了頭.

臉上毫無失落的表情.

剛才我以為的疲憊和絕望看來只是誤會.

果然七星也考慮到了失敗的可能.

這樣沒有安慰的必要了吧?

是呢,她不會消沉的……

七星又低下了頭,盯著手中的筆記本.

"那個前段時間我的假設還記得嗎?"

假設,假設?

那是什麼?

我真是個無可救藥的家伙.

不記得了.

"對不起,那是?"

"……"

七星小姐又淚汪汪了.

抱歉!

"那麼,概括的說就是……"

七星開始了說明會.

其實就是照著筆記本念.

"首先,菲托亞領的轉移事件(七星被傳送)本來不該發生."

"為什麼,本來不該發生的事卻發生了呢?我來自未來的話,是未來的誰送過來的……不,應該說是被放在了過去才對."

啊,確實聽過.

但是後來忙于生計,就淡忘了.

很荒誕的事……

不過她這樣很有精神的說話還真是讓我震撼啊.

不,也許她是有點精神錯亂了吧.

繼續吧.

"問題提出來了?"

"嗯."

七星翻動筆記本.

頁面上寫著:誰?為了什麼?

"現在進入正題,在未來誰會改變曆史進程.是為什麼而改變?能想到的是奧爾斯蒂德.他是被'過去’送來,在'現在’循環的.現在的奧爾斯蒂德是無法被干預的一直在'現在’循環的最強存在."

奧爾斯蒂德嗎?他是被他父親初代龍神送到現在的.

那個龍神在奧爾斯蒂德身上施加了一個有時段的循環秘術.

奧爾斯蒂德認為只有打倒了人神才能擺脫這個循環.

現在雖未成功,但終有一日會打倒吧.

那確實是最強.

"我,我們.應該也是為了龍神和人神戰斗而被送過來的."

"為什麼?"

"我被轉移過來就遇見了奧爾斯蒂德.然後我又遇見了你,你使得奧爾斯蒂德的命運發生了很大改變.我們都介入了奧爾斯蒂德的循環."

奧爾斯蒂德為了打倒人神不斷轉生.

能否如願不得而知.

但是,如果失敗了,就用某種手段改變過去.

為了能夠勝利,將我和七星放置…….

一直失敗的是奧爾斯蒂德.

他還沒贏過.

因此,我們很可能是未來的奧爾斯蒂德召喚到這個世界的.

"但是,不是奧爾斯蒂德做的,他做不到."

是啊.

因為奧爾斯蒂德如果能這麼做的話,早就贏了.

他要可以做應該做些更有效率的事情.

比如第二次人魔大戰時,阻止拉普拉斯的靈魂分裂.

或者將多個自己循環到同一個時間點.

理由不是太清楚.

"具體出生地找不到.人神這個循環也勝利了……奧爾斯蒂德這麼說過."

奧爾斯蒂德沒發現基司的存在.

因此,認為只差一點就能取勝.

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小小的石子,所以從沒想過自己有什麼特別.

這個循環如果能打倒人神的話,就沒必要再改變過去了.

"那麼是誰?為了什麼?"

"現在說正題,說到底也只是假設……"

七星指向筆記本上寫著的名字.

上面寫著"筱原秋人".

然後下面寫著"黑木誠司",但是已經被劃上了大叉.旁邊還寫了"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昨天知道你是誰後想起來了.那時我被亞紀……筱原秋人抱著,然而黑木誠司被你推開了,所以不應該會轉移吧?"

"那天本應被車軋的三人,其中兩人在這里.但是還有一個人卻不在這個世界."

"然後,你比我早了十年轉移…….也就是說同時轉移的三人,卻在不同的時間轉移過來……"

俺,是轉生.

嗯,也不是大多變化.

"其實你比我先,還是比我後轉移都不重要.筱原秋人應該是被轉移到了未來.而且筱原秋人和奧爾斯蒂德相遇了.在循環中奧爾斯蒂德命運第一次發生了未知的變化.可是,成為奧爾斯蒂德伙伴的筱原秋人明白他們的力量不足以戰勝人神……便采取了新的行動."

未來的人物,干涉曆史的走向.

"……為此,連菲托亞領地都消滅?筱原秋人他是能改變過去的能力者?"

"不是.但是在這個時代我們遭遇了形形色色的人,他在那個時代也有很多奇遇吧.所以可以想像他和誰聯手改變了曆史進程……"

神子.

我腦中靈光閃現.

紮諾巴的怪力匪夷所思.

米里斯的神子可以通過眼睛讀取對方思想.

因此,有可以改變曆史進程的神子,也不奇怪.

"奧爾斯蒂德,有提到過什麼線索嗎?"

"說過.'恢複物體時間’的神子."

恢複物體時間…….

和想像的有些不同呢.

雖不同,但是確實是可以改變時間的神子.

"不過,這個神子命運十分弱,什麼都沒做就逝去了."

"他被筱原秋人救了吧."

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個筱原秋人什麼的,遇到了神子.

其後又遇見了奧爾斯蒂德,開發出了可將神子的能力增幅的魔道具,是這麼回事吧.

七星和佩爾基烏斯合作開發出了更強的轉移裝置.

俺和紮諾巴,克里夫相遇,開發出了魔導鎧.

大家都一樣.

只是,他們用能力改變了過去…….

"……可是,這和此次的失敗有什麼關聯嗎?"

"這"

七星又翻了頁.

寫著:如果沒能回去,如果我來自未來.

"我在想,就像我在找筱原秋人,他也在找我吧?"

"……大概"

"嗯,假設…….我是要和筱原秋人一起回家所以現在不能回去;或是做完什麼事以後才能回去.也有可能是我胡思亂想."

在說什麼啊.

整理下思路.

在未來,由于某種原因,筱原秋人被召喚了.

筱原先生和奧爾斯蒂德是合作關系.

可是還是不能戰勝人神.

結果發現失敗的原因是過去.

因此將神子的力量放大,讓過去發生變異.

……恐怕,在那里我被召喚出來.

所以人神看到了被我的子孫所殺的未來.

看到的應該是被筱原秋人,奧爾斯蒂德還有我的子孫所殺的未來.

但是,這有個問題.

他還是沒法回到地球.

于是,筱原秋人又再一次使用了神子之力,將非常想回家的七星送過來.

好利用她回家的執念制作轉移魔法陣.

但,那時出了什麼差錯,所以,菲托亞領被毀滅了…….

想到這,對筱原秋人這個人不由心生恨意.

真如果是這樣,那麼菲托亞領的毀滅僅僅是因為一個人的私欲.(我曾提出過一個作為正當性的問題,為了打贏人神犧牲菲托亞領的無數無辜,作者在書中還是盡力把打倒人神描繪成正義事業,所以菲托亞事件會使得主角所做都變成為虎作倀.看來下部書會給出一個解釋.)

雖是假說,很不爽…….

他有苦衷吧?

或許筱原秋人逼于無奈只得改變未來.是在行將敗北時,迫不得已做出的決定.(洗地也忒快了些)

我在這個世界增加了很多寶貴的東西.

妻子,孩子,妹妹.

為了她們成為了奧爾斯蒂德的部下.

奧爾斯蒂德意外的讓人覺得是個好家伙,雖然可能我看到的只是表面.

他就算給俺殘忍的命令,為了保護家人俺也會執行吧.

最重要的東西,因人而異.

"是嗎……七星你相信這個假說的話,你准備怎麼做?"

"是呢……如果是做完什麼事以後才能回去的話,我已經完成了轉移裝置.我的作用算是完成了,下面也沒什麼想做的事了."

作用……嗎.

七星的作用是制造轉移魔法陣,那俺的作用又是什麼呢.

把奧爾斯蒂德導向勝利嗎?

或者就是要我除掉基司吧.可能這就是我的作用所在,老實說現在也正為這件事頭疼呢.

或許,在基司以外還有隱藏的使徒吧.

"但是,我回不去很可能是還有要做的事的開始."

"是啊."

"雖然我很想回去,但是也可能我來的目的是讓筱原秋人能回到地球,而不是我要回家."

"嗯?"

"都一樣吧?做好了這個裝置,但是不知道使用的方法,他也回不去啊."

妾身真笨…….(女性用語)

對啊,就算是像我這樣的大油田都不一定夠那魔法陣燒啊.

而且,那時佩爾基烏斯還在世的可能性也不大.

但是,也有很多別的方法吧.

制作使用手冊不就行.

"或者未來已經有我."

哦,這就能說得通了.

因為時間的悖論,所以返回失敗.

現在的七星回去,就不存在未來的七星.

因為是未來改變了過去,所以未來支配了過去.魔法裝置因而意義不明的停止了運作.

"但是,我沒法這樣活80年吧,會因病死亡的."

七星說著看向了房間一角擺著的茶杯.

確實容易忽略七星的身體會被魔力侵害.

那是這個世界的愛滋病.

雖說把索卡斯茶當日常飲料喝著,抑制了那個症狀.

但是說不定又會突然在什麼時候發病.

確實80年間不發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怎麼辦呢?"

"所以"

七星說出了解決的辦法.

"請佩爾基烏斯幫我把時間停止."

佩爾基烏斯的部下"時間的"斯卡科特.

佩爾基烏斯的精靈部下,擁有能將接觸到的對方時間停止的能力.

使用這種力量,七星就會進入假死的狀態.

但也不可能一直那樣.

一旦拉普拉斯複活佩爾基烏斯就不可能還讓斯卡科特閑置了.

拉普拉斯複活預計是80年後,至少也得50年後才會複活.

奧爾斯蒂德為了得到前往人神所在必然打倒拉普拉斯,而此時筱原先生應該在他旁邊幫忙…….

還真是七星蘇醒的絕好時機.

"盧迪烏斯.有事拜托你."

"……何事?"

我能做什麼.

"我擔心筱原秋人不知道我已經來到了這里,所以想留下些信息,書籍記錄也行,刻碑存留也行.

還有雖然轉移魔法陣是這個世界的禁忌,但是還是想把它公之于世,以便大眾研究."

"……這,有必要嗎?"

"畢竟現在這些都是推測,推測結果全正確不可能吧?極有可能只是我的妄想.保險起見做些安排,這樣80年後我也能返回去."

她的推測,我倒是覺得可信度很高.

也不是說全部都正確,但總覺得有什麼在前方等著.

不過,也是,一切都有變數.

像是筱原突然被轉移過來.

或者七星沒能返回成功,其實就是魔法陣有缺陷造成的.

雖然現在認為是完美的,但是也有可能存在必須取得相應突破才能解決的問題.

"當然,一年我也會蘇醒幾次確認狀況,這期間說不定還會有別的事需要我……"

事物是發展變化的.

現在的假設也未必正確.

我想幫助七星,將我的力量借予她.

只要我還活著.

希望她能把信帶回去.

"我知道了"

我點頭應允.

其後,又嘗試了一次.

在仔細檢查了一遍魔法裝置後,傳送七星.

魔法陣沒問題.

特別檢查了損壞的部分,也還是一切正常.

但是還是失敗了.

像有什麼人在干擾似的,魔力輸送又中斷了.

我是沒問題,難道是佩爾基烏斯在搞鬼,根本就沒人在妨害吧.(這話有點意思)

……人神搞的鬼,不可能.

最終,七星返回地球之旅失敗.

不,應該說告一段落才對.

總之七星向佩爾基烏斯請求幫她長眠.

佩爾基烏斯不同意,但也沒堅持.

一瞬間難得的露出了沮喪的表情後,嘟囔著"隨便你"就讓斯卡科特幫她了.

或許,他們早就談過,如果失敗就這麼做吧.

"那麼,佩爾基烏斯大人,盧迪烏斯以後的事情拜托了."

七星平靜地說完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里.

以後將在斯卡科特的魔力中沉眠.

大概每個月醒來一次.

這幾年她跟大家的疏遠也能明白了,這樣她就不容易覺得寂寞了吧.

搬到離我家比較遠的這種感覺吧.

我雖不覺得寂寞,但是心中有別樣的感情漩渦形成了.

是什麼呢?

無論如何,心情不佳.

"盧迪烏斯.格瑞拉特."

帶著失落的心情,向佩爾基烏斯道別,准備離開空中要塞的時候被叫住了.

"我討厭認命."

"……我也討厭."

突兀的話.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我不明白佩爾基烏斯的意思,我順著他說道.

到現在所做的一切全在別人的掌握之下,真是令人不爽.

"未來規定過去,這樣的蠢事怎麼會有."

佩爾基烏斯惡狠狠地盯著七星身影消失的門口.

"這種想法,嘲笑過去,貶低現在,我可不認同."

"您雖這麼說,還不是輕易就答應把斯卡科特的力量借給七星."

"哼"

佩爾基烏斯發出了一個鼻音.

他如此嚴厲的表情我還是第一次見.

"我始終相信是魔法陣的缺陷."

"……"

"七星雖已放棄,我可沒有.她睡眠期間,我一定要完成這個魔法陣.以甲龍王之名保證."

佩爾基烏斯干勁滿滿啊.

那眼神稍顯暗淡同時在最里面閃著光芒.

"但是,很可惜我的魔力總量遠不及你.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把你力量借予我!"

"……好的.只是好奇佩爾基烏斯您為什麼對七星的事情這麼在意."

我這樣一問,佩爾基烏斯一下恢複了常態.

為什麼呢,似乎他自己也不明白,後天養成的吧.

然後像是有什麼線索似的,煩惱的皺了皺眉.

"對于過去現在就是未來.過去的自己在做現在的事,然後現在的自己在創造未來.我弟子那明顯是愚蠢的想法,做好現在的事就行.在拉普拉斯複活前,我就當是消磨時間吧."

愚蠢的想法嗎?

大概,佩爾基烏斯不喜歡七星選擇等待的決定吧.

現在可能是做不到,但是將來有了新的突破,說不定就行了.

往好的方向考慮.

"……我明白了.會全力協助."

"感謝之至!"

"您客氣了."

這樣坦誠的交流真愉快啊,我笑了起來.

也許,在我有生之年,七星是回不去了.

但是,她就算回不去,也有能照顧她的人.

這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然後七星陷入沉睡.

未來再見了吧.

一切進行得很順利,但心中總覺得混亂.

很奇怪的感覺.

難道說在沒有七星的未來也有我嗎?

假如聽到佩爾基烏斯自殺什麼的這種不能公開的消息,未來的我也會很悲傷吧.(這里作者這里直接玩漂移,我實在翻不好.)

哎,不管怎麼說一件事落幕了.

佩爾基烏斯還在繼續研究,七星在未來似乎也有什麼打算吧……

結束,就是結束了.

心情必須切換.

這是七星自己選擇的道路.

我也有自己必須做好的事.

好了.

下面是去拜會劍神格魯.法利奧.

帶艾麗絲二人前去.

簡約至上先生.(感謝網友提醒,乍看以為是人名.其實是個梗吧,可惜刪掉了原帖不知道網友名字了)

人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據說劍之聖地的家伙們並不聰明.

這樣還是讓能用拳頭交談的人去比較好.

在那之前還得去向老板做報告.

七星做了什麼樣的選擇,還有她的假設,就算已經知道,還是得去報告 …….

這樣想著,我朝著老板的辦公室走去.

"啊,盧迪烏斯會長!您辛苦了!"

剛進入大廳,接待的女孩便起立迎接了我.

好有活力的孩子.

"社長在等您."

"嗯."

回答著進入了社長室.

進去後,關緊門,立正腳與肩寬,低下頭.

和往常一樣,面向桌子後坐著的奧爾斯蒂德低下頭.

"報告."

"……聽著呢."

"七星回家失敗了.她認為是未來的影響.現在用佩爾基烏斯部下'時間的’斯卡科特的能力進入沉睡狀態."

"這樣啊."

老板慢慢得取下了頭盔,手按在太陽穴上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佩爾基烏斯怎麼說?"

"他堅持認為是自己的魔法陣有缺陷,所以會一直改進魔法陣,直到把七星送回去……"

"就這樣?"

"還說了未來不該被過去所束縛."

"哦,佩爾基烏斯會這麼說啦."

老板的聲音?是心理作用嗎,總是沒有感情的感覺,

應該是一直都是這樣不用緊著臉平靜的聲音吧.

"七星的事明白了,下面你准備怎麼做?"

"七星的事就此告一段落,我下面前往劍之聖地.還是和以往一樣,請您詳細跟我說下格魯.法利奧的情況."

"是嗎?……格魯.法利奧的事情已經總結了."

奧爾斯蒂德從櫃子里拿出了一張紙.

這次也是一樣准備好了呢.

難得的好老板啊,這些資料本來該由我搜集的吧.

不過現在還是讓我偷懶吧.

"我會妥當使用."

"我在上面也注明了要避免和格魯.法利奧開戰."

"是."

"還有……"

突然,奧爾斯蒂德看向了一邊.

令人在意的視線.

那里有一排規則排列的石板.

看著像是墓碑,不過那是我在各地放置的聯系石板.

石板下部注明了通信地址.

開始就只有阿蘇拉王國,米里斯,王龍王國時還好,但是在魔大陸轉了圈後增加了許多石板.

社長室現在看起來更像是服務器室.

順著老板一起看去,一塊石板淡淡的發著光.

那是毀滅要塞的通信石板.

寫得內容很簡略

"克西莉卡・克西莉絲抓住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6 回家的魔法陣     下篇:第二十二卷 組織編 web版 238 第二只